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0-01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内蒙古 >> 赤峰 巴林左旗(左旗) >> 郭福生,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22-07-1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李圣君(李胜军) 郭福生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7-11: 内蒙古巴林左旗“610”成员高延国恶行录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赤峰市“610”成员陈晓东、图布新、巴林左旗“610”成员高延国和东城区人员宋某某闯入法轮功学员李圣军家骚扰。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610”策划,公安局副局长王春江亲自坐镇指挥黄健、赵森、李海利、齐柏林、赵森等在一天内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圣君郭福生夫妇、赵玉张桂芝夫妇及郭文、胡云鹏,并非法抄家;第二天又绑架了鲁志红并非法抄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7/11/内蒙古巴林左旗“610”成员高延国恶行录-446085.html

2021-07-25: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社区、综治办、片警骚扰多名法轮功学员
7月15日上午,两个警察去法轮功学员李树杰家,正好李树杰在楼道里。警察问:你是李树杰吗?李树杰没有回答。他俩就给李树杰照相,李树杰不让照。两个警察说:不要出去(贴)。李树杰就进屋了,等李树杰从家里再出来,发现自家门上贴的真相福字没有了。

7月19日下午3点左右,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去法轮功学员李圣君家按门铃。李圣君开门问他们有事吗?他们说反诈骗的事。进屋,女的拿着手机就给李圣君照相;男的就在桌子上写什么。李圣君说不准照,并问他们姓名。男的说我叫王占伟,是东城派出所所长。女的叫王晓丽。要李圣君家的户口本、老伴的身份证、手机号等,说是建一个联系方式。李圣君没给,并说反诈骗这事跟我们没有关系。王占伟、王晓丽让李圣君在纸上签字,李圣君不签,他们就走了。

前些时间一天的晚上,一社区人员给法轮功学员陈庆新打电话,问她在哪儿?他说是社区的。另有一天,一综治办人员给法轮功学员季云芝打电话,刚一说法轮功,季云芝就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给他讲了真相。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5/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28668.html

2017-07-31: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警察骚扰18名法轮功学员
近段时间,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派出所警察及部份乡镇、苏牧派出所一帮警察以查户口为名敲门骚扰18名法轮功学员。警察带着摄像头随处乱照,问着问那,索要法轮功学员的户口本、身份证、电话号码。

遭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马鸿慧、郑桂芝夫妇、王晓燕、张雅娜、李圣君、于占华、季云芝、高老师、刘香玉、吴景刚、赵春华夫妇、侯桂兰、张立新、吴国华夫妇、潘秀英、杨翠艳、杨翠玲、赵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31/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1878.html#17730235441-19

2016-07-24: 内蒙赤峰巴林左旗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6年7月11日,内蒙赤峰巴林左旗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黄健给法轮功学员李圣君的老伴老郭打电话,叫李圣君12日去公安局,李圣君说不去。

7月12日上午8点多,李圣君的老伴去了左旗公安局,黄健说让李圣君来签个字,把取保候审的事结了。李圣君的老伴告诉说:她说她不签字,也不来公安局。黄健说那我们就去你们家。李圣君的老伴说:你们去年从大街上,突然窜几个男人冷不丁的抓住她,又捂嘴,又卡脖子,她的心脏受不了了,你们还想去家,不行。李圣君的老伴刚到家,黄健打来电话,李圣君跟老伴要过电话,给黄健讲真相,并劝他不要再干坏事了,还没说两句,黄健就连说好好,就挂了电话。时间不大,李圣君家门口对面就来了一辆白色轿车,从车里下来左旗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时玉国、齐柏林、双喜、还有一个男的、还有一个女的是东城区东石桥社区孙某,都穿便衣。李圣君的老伴正在门口玩扑克。时玉国等人下车后,让李圣君的老伴开门,他不开,时玉国说我们让李圣君签个字。李圣君的老伴说:她已经说了不签。这时同车来的那个男的、齐柏林和李圣君的老伴吵了起来,李圣君的老伴手指着齐柏林说:去年你从我身上抢走钥匙抄了我们家,看你们把我家祸害的,纱窗给掰坏了,衣服被子全在地下,院子、屋里、小房上到处是烟头、矿泉水瓶子、扑克牌。你们还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审讯室1天,我们俩都不在家,你们拿走我们家多少东西,连个清单都没有,今天还想进家,不行。时玉国等看进不了家,把曾在李圣君家抢走的小平板电脑留下走了。

黄健也给郭文的大女儿打电话,叫郭文去公安局国保签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4/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1837.html#16723233248-55

2016-04-14: 多次被绑架、劳教 内蒙古李圣君控告元凶
多次被绑架,遭酷刑折磨、二次被劳教迫害,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五十九岁的李圣君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控告状在二零一五年六月初邮寄到最高检察院,已经签收。

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当任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起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修炼法轮功的李圣君女士曾被非法抄家多次、绑架七次、非法拘留五次、劳教二次(四年)、强制关押洗脑一次。

李圣君女士控告说:“无数次的骚扰、跟踪、监视居住,给我及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我母亲患食道癌,因我被绑架、母亲听到后一着急就说不出话来了,使病情加重,天天盼望我回来,到死也没见到她的女儿一面。因我被绑架、我孩子无人管,离家出走,丈夫在乡下上班起早贪黑,吃不上饭,大冬天睡凉炕,病倒了也无人管。”

下面是李圣君女士陈述的部分控告事实:

我是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人。九六年我从朋友的孩子那借了一本《法轮功》,看后觉得非常好,心里想以后一定要学此功。九八年一月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胆囊炎、神经衰弱、胃病、妇科病、浮肿等多种疾病都好了。我觉得这个功法太好了,不但教人修心向善,还能祛病健身,真是一部好功法。从此以后,我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亲朋好友也都说法轮功真好。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被控告人江泽民出于个人意志,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江泽民以其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的讲话为标志在中央政法委及旗下的各级政法委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而且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被告人在法国接受《费加罗报》采访时污蔑法轮功为×教。自此,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进行审查、抓捕、劳教、起诉、判刑均以利用某教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实施。我因不放弃法轮大法修炼,说真话遭受了如下残酷的迫害:

多次绑架、抄家、关押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原左旗公安局国安大队长图布新、白秀珍、鲍胜、左旗林东镇派出所姜海山、刘艳林、公安局的齐柏林、刘建国等人,不分白天黑夜、半夜三更,跟踪、监视我,去我家骚扰,都记不清多少次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国安大队刘建国和林东镇派出所蔡福云非法将我和吴国辉绑架,公安局长黄景祥、国安大队教导员白秀珍非法审讯我,黄景祥满脸酒气的问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黄说:炼就拘你。当天夜里我就被关进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一天,被逼迫不让炼功。同时被绑架的还有:陈艳平、吴国辉、李玉芬、李玉梅、王春华。吴国辉被非法拘留,其余的人交罚款三千元放回。

二零零零年秋,我和陈艳平、吴国辉被左旗公安局副局长汪其格、国安大队的人绑架到公安局,汪其格大骂我说:“你不要脸,今天我让你脱光上衣到广场上去炼,什么时候说不炼了,我再放你。”后来汪其格、图布新等强迫我、陈艳平、吴国辉给公安局擦门窗、擦玻璃、拔草、给原公安局政委崔凤国洗内衣内裤,强迫我们做三天奴役才放人。

同年十月末,巴林左旗公安局长黄景祥、图布新、白秀珍以所谓的法轮功学员串联、追查大法书籍的出版、印刷等为由,绑架了我,并非法抄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吴国辉、李玉梅、王春华、李玉芬、陈艳平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审讯到凌晨三点多才把我放回。

二零零一年六月,巴林左旗三中校长张素芝接到法轮功学员寄来的真相信,交到了公安局,原巴林左旗公安局政委崔凤国认为升官的机会来了,背着巴林左旗旗委、政府、政法委把这件事私自向赤峰市报告,赤峰市610政法委、国安局、公安局成立了联合调查组,来到左旗,定为大案、要案,开始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六月二十一日,赤峰市公安局的王某某和左旗林东镇派出所的蔡福云、巴林左旗林东镇八居民区执勤人员李洪云,到我家非法抄家,并把我绑架到左旗公安局。以赤峰市国安局柳云山、“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鲍晓宇为首的四人调查组,轮番对我非法审讯。之后我被关押在左旗看守所行政拘留七天。

吊铐在国安大队窗户七天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原左旗公安局国安副大队长刘志军等,又一次非法将我绑架到左旗公安局,追问大法资料来源。在鲍小宇、崔凤国的指使下,公安局警察每天早晨和晚上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或自来水管上,每天上午九点以后,冲着太阳将我双手吊铐在国安大队的窗户上暴晒,警察王志春把我的手铐铐进肉里,渗出血来。我大声抗议,王志春才给松开一点。看着我的警察分黑夜、白天两个班,白天他们热得不行,叫苦连天,可我被这样吊着暴晒,更别说换换衣服、喝一口水了。

这些天来我一直被这样铐着、吊着、暴晒着,还不让睡觉,不让喝水,每天只让吃一顿饭。法律规定传讯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特殊情况也不得超过四十八小时,可我却被崔凤国等人吊在左旗国安大队办公室近一个星期。

从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十日,左旗公安局从各乡镇派出所、刑警队调来大部份警察,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左旗公安局从一楼到三楼几乎所有的房间里都吊铐、关押着大法弟子和家人。同时被绑架的有:季云芝、(已送赤峰)李树杰、陈艳平、林淑萍、吴国华、王秀芝、田育林、孙志军、郑桂芝、张雅娜、李玉芬、张凤兰、刘春艳、马凤芝、陈庆新。还有季云芝的丈夫、侄子、外甥女、吴国华的丈夫。(王晓燕已走脱)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日中午,八名警察喊着口号,象游街一样把我、李玉芬戴着手铐押送到左旗看守所迫害。在这个所谓的“国家级文明”看守所里,很长时间不许家人探视、天很凉了,也不许家人送衣物、行李,看守所郑义还扣压我弟弟给我送去的钱物。

在劳教所遭受种种折磨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我、段学芹、张雅娜、李玉芬、王秀芝、被秘密押往赤峰园林路看守所。第二天左旗国安大队教导员白秀珍,原左旗公安局国安副大队长刘志军来到赤峰园林路看守所,逼迫我等人在劳教通知书上签字,我等人拒签。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我与法轮功学员王晓燕、李树杰先后被押送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左旗法轮功学员段学芹、季云芝、张雅娜、李玉兰、李玉芬、王秀芝、陈庆新也被关押在内蒙兴安盟图牧吉劳教女队迫害。

我被关押在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每天干十八个小时以上的奴役活,包装卫生筷子,手指都磨出了血,为了赶活连着干一天一夜也是常有的事,出工和收工看到的都是满天星斗,很少看到日出和日落。后来又在手套车间打包,每天都要干到夜间十二点。因劳累过度,我的大拇指到现在还经常肿痛。因包筷子和包手套都是坐在小凳上,长时间一个姿势,导致两腿肿胀的很厉害,静脉曲张,血压升高。就这样因没完成他们的定额任务被加期七天。

在这所“文明”的劳教所里,处处充满伪善和邪恶,法轮功学员不让说话,包夹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无故加期、罚站、冬天冲着北风唱歌、不让上厕所,更不允许学法炼功,随时就搜身、搜行李、搜衣物、搜包找经文。

二零零二年五月,此劳教所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放弃法轮功。大队长郭香枝、副大队长彭玉梅、武晶等把我关进库房,不让睡觉,逼迫我抱头蹲在地上等多种方式折磨、迫害我。

不断的骚扰

二零零三年,我从劳教所出来后,“610”头子张荣山、片警刘艳林、刁春江及林东镇司法所和东石桥社区的人员多次去我家中骚扰。

二零零五年,林东镇派出所副所长田立成、公安局国安大队杜义、巴林左旗东城区东石桥社区执勤人员史秀霞等人对我监视居住、跟踪半年之久。我去同事的门市部,杜义就跟到门市部;我去买菜,杜义就跟踪去菜店;我回家,杜义就去我家的对门家去监视。史秀霞经常以看户口本、查户口为名进家骚扰、监视。

被迫害得极度虚弱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六日,我与丈夫上街刚回来,东石桥社区的史秀霞和邻居周景玉马上打电话报告公安局。张荣山、原国安大队长那顺带领多名警察闯进我家,将我和前来串门的本家兄弟郭文一起绑架。那顺、杜义、汪成等人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炼功带和录音机、塑封机、订书器等个人财物。事隔二、三天,那顺、杜义又一次窜入我家,再次抄家,搞得家中一片狼藉,这件事对我的丈夫及家人伤害极大,都快承受不住了。同一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杨翠艳、杨翠星、李玉兰、李玉梅。

我等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被看守所法医汪吉拉等用手铐铐在床腿上野蛮灌食,由于被迫害,我的血压上升到一百八十。我喊“法轮大法好”,证实大法、抗议迫害,左旗看守所警察鲍白音、文玉林等四人齐上,将我按倒在地,铐在床架上,直到我休克了才打开铐子,才把我扔到床铺上。十二月十八日,我、李玉梅等人已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看守所警察把我们送到旗医院住院部三楼病房,急忙给我输氧气,又输两瓶液,下午把我放了。

我的母亲患食道癌,当听到女儿被绑架后,一着急就说不出话来了。我从看守所出来后,身体一直很虚弱,又得陪着母亲去外地看病。

再次被劳教迫害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日,我才陪母亲回到家中,四月五日就被监控我的史秀霞举报到派出所。四月六日,那顺、左旗国安大队长李冰再一次将我绑架,非法直接关押到看守所。此次参与迫害我的还有东石桥社区书记桑志芬。

在看守所里,我被迫害得血压、心脏都出了问题。看守所的张凤文曾是我丈夫的同事、好友,此刻竟毫无人性地和乔长亮,用野蛮、强制的手段将我的胳膊拧背过去,按到床上强行照相,我的胳膊被拧的青、肿、麻很长时间,手不能提东西。

四月十一日下半夜三点,我又被非法劳教二年。付秀云、原左旗公安局长德格日吉夫、副局长唐国志等指使法医汪吉拉、张凤文等把我和王晓燕,李树杰、李玉芬押送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途中怕我身体不行了还给我打了一针。到了劳教所后,不管身体如何就收下了。我、王晓燕被关到二大队,李树杰、李玉芬被关到一大队迫害,当时就被关进库房,由包夹、犹大二十四小时监控迫害。每天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听犹大的歪理邪说,强迫放弃修炼,另外每天还要做十多小时的奴役。

我刚到劳教所不长时间,母亲病危,一直想看看自己的女儿,却不能如愿。因为我还在被非法关押。我的可怜的母亲怀着对女儿深深的思念,就这样带着遗憾与不安走了。

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日,我被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释放,由原左旗政法委副书记、“610”头子邢树新去呼市把我又劫持到左旗白音沟洗脑班,遭到赤峰犹大焦秀峰等人的洗脑迫害。白音沟洗脑班建在白音沟乡敬老院内,从外边看就是一个敬老院,有些孤寡老人在院中散步,可里面有一个黑洞洞的铁门,铁门紧闭,里面有610人员、帮教、犹大、警察对我洗脑迫害,住的屋子里面没有暖气。

我刚从白音沟洗脑班回来,林东镇东城区书记雷玉刚就找我,要求每个星期向他汇报一次,遭到我的强烈拒绝。

根据《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希望最高人民检察院能匡扶正义,惩恶扬善,将罪大恶极的江泽民逮捕归案,受到法律和道义的审判!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修炼环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4/多次被绑架、劳教-内蒙古李圣君控告元凶-326310.html

2015-12-15: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国保大队黄健等人恶行
黄健自二零一五年上任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国保大队长以来,在巴林左旗“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局副局长王春江授意下,多次带人对法轮功学员布控、监视、蹲坑、绑架、抄家。在绑架、抄家时,这些警察不着装,不出示任何证件,不许当事人和家人在场,抄家后不给当事人出具抄走物品清单。

六月份黄健亲自带人在法轮功学员郭文家居住小区蹲坑一个多月,意图绑架郭文妻子吴国辉(被迫害长期流离失所)。七月七日黄健亲自带人去郭文单位直接绑架了郭文。

六月下旬黄健指使国保警察赵森、李海利、于海等人,在法轮功学员李圣君家门口监视蹲坑半个月。

七月七日,在王春江的指挥下,黄健亲自带着“610”的王立新、张晓东、国保警察赵森、于海、齐柏林,特警李磊及林东镇派出所等七、八个便衣警察,对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进行集中绑架——在一天中绑架法轮功学员李圣君、郭文等六人及李圣君的丈夫郭福生(未修炼法轮功),并同时对李圣君、郭文、赵玉进行非法抄家。七月八日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鲁志红,并非法抄家。

十月二十九日,黄健、于海、齐柏林、罗晓峰等七、八个人,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马洪慧,并非法关押五天。十月三十日,“610”高延国、王立新,国保于海、罗晓峰又去看守所逼迫马洪慧写保证书。

十月三十日上午,巴林左旗公安局四个便衣警察到法轮功学员杨翠玲的水果店,说是核实诉江情况,而把杨翠玲绑架,非法拘留十天,关押到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看守所。后又绑架了杨翠玲妹妹杨翠星及儿子耿志波(未修炼法轮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5/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国保大队黄健等人恶行-320476.html

2015-08-23: 内蒙古巴林左旗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经过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610”侯志军、王立新、高延国、公安局国保大队黄建、李海利等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圣君、郭文、胡云鹏、唐淑玲和赵玉、张桂芝两位老年夫妇和李圣君的丈夫郭福生

警察在李圣君家绑架四人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早晨七点多钟,法轮功学员李圣君骑自行车上街,出门时看见一辆白色无牌照猎豹牌汽车,停在离她家五十米左右的地方,路边站着两个穿便衣的人。李圣君八点多钟从街上回来路过此车时,两名男子突然冲上来,一男子凶猛地掐住李圣君的脖子,用手捂住她的嘴,把李圣君的假牙都捋下来卡在喉咙上,她当时就感到四肢无力。他们抢走李圣君的钱包、钥匙等,并打电话请示巴林左旗公安局副局长王春江后,将李圣君塞进汽车绑架到巴林左旗公安局审讯室。

特警李磊等人则打开李圣君家门蹲坑,谁来抓谁。李圣君的老邻居唐淑玲前来串门,被便衣警察们扣留不让出去。李圣君的丈夫郭福生从街上散步回来,一进门就被李磊等人摁住,架住两个胳膊搜身。然后将郭福生和唐淑玲一同绑架到公安局。法轮功学员胡云鹏去李圣君家,也被绑架。

下午三点多,有目击者称,李圣君家的门开着,“610”的王立新、张晓东、黄建、赵森、于海、齐柏林等七、八个便衣警察,在李圣君家随便出入搬东西,门前围了很多人,还有车。至今李圣君和丈夫都没有收到警察抄家的一张字据。究竟还有啥东西被抢走,到现在还不清楚。目前仅知道被非法抄家抢走的东西有,家中所有的银行存折、银行卡和现金(后退回),抢走的真相币未退还。抢走大法师父法像一个,大法书五十本,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两台、平板电脑一台、电脑散热器一个、MP5一个、MP3三个、听书机一个、播放器三个、内存卡四张、手机两部、手机卡三张、EVD一台、电话本两本、订书器一个、玉石项链两条、读卡器两个、卫星接收大锅一个、机顶盒一个、U盘两个、光盘、还有李圣君丈夫的通讯录。

唐淑玲被绑架后心脏病发,被送去医院,后回家。

郭福生有糖尿病、肝病,刚出院不久,身体还很虚弱,结果被非法关押了一天,大约晚上七点左右才放回家,看到屋里象被土匪洗劫了一样,大哭一夜。

李圣君被非法关押到公安局审讯室,被铐到铁椅子上,一姓黄的警察和刘建茹非法审讯她,问:告江泽民干啥?诉状谁写的?

警察把李圣君、胡云鹏拉到二医院体检,李圣君心律过速、血压高,胡云鹏肺结核,但警察仍把他们几个非法关入看守所。胡云鹏绝食三天,出现严重病业,被送进医院,几天后被家人接回。李圣君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最后以所谓的“取保候审”让家人接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3/内蒙古巴林左旗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经过-314566.html

2015-08-16: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李圣君2015年7月7日在自己家被绑架,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郭文2015年7月7日在工作单位被绑架,他们俩在巴林左旗看守所非法拘留30天,于8月6日由家人取保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6/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4073.html

2015-07-10: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巴林左旗李胜军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5年7月7日上午8点多钟,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李胜军在他们家附近街上站着,被巴林左旗“六一零”侯志军、王立新、高延国、公安局国保大队黄建、李海利等人绑架,这些人在他们家蹲坑,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唐淑玲到她家串门被绑架,这突如其来的绑架使唐淑玲犯心脏病,被他们送到医院治疗。

法轮功学员胡云鹏到她家串门被绑架。还有赵玉、张桂芝两位老年夫妇同修到她家串门也被绑架。

当天9点多钟,李胜军的丈夫郭福生从外边散步回家也被绑架。郭福生被带到巴林左旗公安局,齐柏林和一个姓于的警察还有一个男警察审讯郭福生,问都有谁去他家,把郭的钥匙抢走,抄了他的家,抢走现金一万多元,存折五、六个,大约十多万元。当晚六点多把李胜军的丈夫郭福生放回家。

赵玉、张桂芝两位老年夫妇同修也被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当天下午五点多钟放回家。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郭文7月7日早上到单位上班,被巴林左旗“六一零”人员绑架。郭文被抄家,抢走电脑、大法书、优盘等学习资料。目前法轮功学员李胜军,胡云鹏和郭文还在公安局被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0/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12038.html

2015-07-08: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郭文、胡姓老人被绑架
2015年7月7日上午9点多,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610”王立新、公安局张晓东等人在法轮功学员李圣君家绑架了前去串门的法轮功学员胡姓老人。法轮功学员郭文在单位被戴上手铐绑架。目前在人在哪里还不清楚。

直到下午3点多,李圣君家大门外还围了许多便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8/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12100.html#157722565-12

2013-06-01: 警告应验:赤峰市巴林左旗恶警遭恶报猝死
王志春,男,曾是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恶警,近年,被调到左旗看守所任副教导员,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七月,正在上班的王志春坐在椅子上,忽然倒地而死,后拉到医院,医院也回天无力。
多年前,王志春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施酷刑、高额勒索,就有法轮功学员当场警告过他:王志春,你不遭报,天理不容。时隔十一年,也是他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相同的七月份,命归黄泉,死时四十二岁。下面是王志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二零零一年二月,王志春和其他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张凤兰,王志春勒索张凤兰人民币三千元,没有任何手续。

二零零一年三月,左旗国保大队长图布新、王志春到左旗白音诺尔铅锌矿,逼法轮功学员张雅娜、甄玉霞放弃修炼法轮功,遭她们拒绝。后他们强行勒索张雅娜三千元钱,非法拘留甄玉霞一个月,勒索甄玉霞三千元钱。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恶警张荣山、图布新、刘建国、王志春和公安局翟亚杰等十多人,到法轮功学员李玉芬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她家的播放器和炼功带,把她劫持到左旗公安局。

二零零一年七月,公安局一警察到单位找法轮功学员张雅娜,将她野蛮绑架到公安局。警察将她铐上,罚站,不给饭吃,让所谓的交待事情。晚上,恶警王志春等人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不说,就不让睡觉,王志春打她的嘴巴。后来,张雅娜被关入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恶警王志春把法轮功学员李胜军的手铐铐进肉里,渗出血来。李胜军大声抗议,王志春才给松开一点。

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王志春等人到法轮大法学员陈庆新家绑架她,于当日晚十时非法抄家。王志春采取哄骗手段骗取了他们要的所谓的“口供”,勒索陈庆新一千元钱。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下午五点多,恶警王志春、刘志军、白秀珍又绑架了正在给学生上课的陈庆新,并直接将她劫持入看守所,晚饭也没给吃。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三日,王志春等恶警再一次绑架甄玉霞,非法拘留一个月,勒索三千元钱。

古语有云:“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古往今来,迫害正信的哪有一个落得好下场?我们为这些生命的悲剧而叹息,同时希望还有机会赎罪悔过的人,抓住所剩不多的机会尽可能弥补自己的罪错,为自己有个好的未来创造理由。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珍惜他人的生命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警告应验-赤峰市巴林左旗恶警遭恶报猝死-274752.html

2012-07-26: 内蒙古巴林左旗国保大队长田立成迫害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6/内蒙古巴林左旗国保大队长田立成迫害罪行-260743.html

2011-07-21: 赤峰市恶警崔凤国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内蒙报道)崔凤国,男,赤峰市宁城县人。他在担任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政委期间,极力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六月,林东三中校长张××拿着自己收到的法轮功真相信去左旗公安局进行诬告。崔凤国觉的自己往上爬的机会来了,便费尽心思的策划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他背着左旗的领导机构,把三中校长诬告一事直接报到赤峰市政法委、六一零。为此,赤峰市公安局、国安局,六一零等组成了联合调查组,由柳云山当头目,加上赤峰市公安局某大队长鲍晓宇及两个王姓警察共四人来到左旗,伙同崔凤国、黄景祥等调动公安局及乡镇派出所警员,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吴国华、李树杰、李胜军、季云芝、王晓燕,并非法抄家。季云芝被绑架到赤峰市园林路看守所。在那里,她和先被羁押在那里的左旗法轮功学员李玉兰遭受酷刑折磨:上吊铐、悬空吊铐、毒打、电击等等。

吴国华、李树杰先后被放回;三天后,王晓燕被勒索800元后也被放回。李胜军被非法拘留七天。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1/赤峰市恶警崔凤国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244198.html

2010-01-17: 赤峰市恶警杜义假扮乞丐,监视大法弟子
......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六日,张荣山、原国安大队长那顺带领多名警察闯进大法弟子李胜军家,将她和前来串门的本家兄弟一起绑架。那顺、杜义、汪成等人私闯民宅,抢劫了李胜军家的大法书籍、炼功带和录音机、塑封机、订书器等个人财产,事隔二、三天,那顺、杜义又一次私闯民宅,到李胜军家乱翻一通,搞的家中一片狼藉,这件事对李胜军的丈夫及家人伤害极大,身体都快承受不住了。李胜军被非法关押在巴林左旗看守所十二天。

二零零六年四月七日,法轮功学员李胜军、李玉芬、王晓燕、和李淑杰四人被绑架,杜义参与其中。她们的电脑等物品被抢劫。非法劳教二或三年,非法关押在呼市女子劳教所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7/216414.html

2009-09-11:内蒙古李胜军两次遭非法劳教
内蒙古巴林左旗公安、司法官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李胜军,绑架六次、劳教二次、多次抄家、罚款、无数次的骚扰,跟踪、监视居住等严重迫害。

李胜军,女,五十三周岁,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人。她因身体不好,于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胆囊炎、神经衰弱、胃病等多种疾病都好了。她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却在十年多来遭到了严重迫害。

(一)违法绑架、骚扰与奴役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原左旗公安局国安大队长图布信、白秀珍、鲍胜(现已退休)、左旗林东镇派出所姜海山、刘艳林、公安局的齐柏林(音)、刘建国等人不分白天黑夜、半夜三更,跟踪、监视李胜军、去她家骚扰、都记不清多少次了。

二零零零年秋,李胜军、陈艳平、吴国辉被左旗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人绑架到公安局,原公安副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汪其格大骂李胜军说:“今天我让你脱光上衣到广场上去炼,什么时候说不炼了,我再放你。”

后来汪其格、图布信等强迫李胜军、陈艳平、吴国辉给公安局擦门窗、擦玻璃、拔草、给原公安局政委崔凤国洗内衣内裤,强迫他们做三天奴役才放人。

(二)遭酷刑迫害、非法劳教

赤峰市公安局的王某某和左旗林东镇派出所的蔡福云,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到李胜军家违法抄家,把她绑架到左旗公安局。以赤峰市公安局、“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鲍晓宇为首的四人调查组,轮番对李胜军审讯。之后李胜军被关押在左旗看守所七天。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原左旗公安局国安副大队长刘志军等,又一次将李胜军违法绑架到左旗公安局,追问大法资料来源,李胜军不说,在鲍小宇、崔凤国的指使下,公安局警察每天早晨和晚上把李胜军铐在暖气管子上或自来水管上,每天上午九点以后,冲着太阳将她双手吊铐在国安大队的窗户上曝晒,警察王至春把李胜军的手铐铐进肉里,渗出血来。她大声抗议,王至春才给松开一点。看着李胜军的警察分黑夜、白天两个班,白天他们热得不行,叫苦连天,可李胜军被这样吊着曝晒,更别说换换衣服、喝一口水了。

四天来李胜军一直被这样铐着、吊着、曝晒着,还不让睡觉,不让喝水,每天只让吃一顿饭。法律规定传讯时间不得超过24小时,特殊情况也不得超过48小时,可李胜军却被崔凤国等人吊在左旗国安大队办公室近100小时。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日中午,八名警察把李胜军、李玉芬戴着手铐押送到左旗看守所迫害。在这个所谓的国家级文明看守所里,很长时间不许家人探视、送衣物、行李,看守所郑某还扣压李胜军弟弟给她送去的钱物。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在不告知家人的情况下,李胜军被秘密劳教二年,与法轮功学员王晓燕、李树杰先后被押送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左旗法轮功学员段学芹、季云芝、张亚娜、李玉兰、李玉芬、王秀芝、陈庆新也被关押在内蒙兴安盟图牧吉劳教女队迫害。

李胜军被劳教后,家人得知郑某扣压钱物之事,才要回这50元钱。李胜军被关押在二大队,每天干18个小时以上的奴役活,包装卫生筷子,手指都磨出了血,为了赶活连着干一天一夜也是常有的事。后来又在手套车间打包,每天都要干到12点。因劳累过度,李胜军的大拇指经常肿痛。因包筷子和包手套都是坐在小凳上,长时间一个姿势,导致两腿肿胀的很厉害,静脉曲张,血压升高。

二零零二年五月,此劳教女队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放弃法轮功。大队长郭香芝、副大队长彭玉梅、武晶等把李胜军关进库房,不让睡觉,逼迫她抱头蹲在地上等多种方式折磨、迫害她。

(三)释放后的不自由

二零零三年,李胜军从劳教所出来后,“六一零”副主任张荣山、片警刘艳林、刁春江及林东镇司法所和东石桥社区的人多次去她家中骚扰。

二零零五年,林东镇派出所副所长田立成、公安局国安大队杜义等人对李胜军监视居住、跟踪半年之久,李胜军去同事的门市部,杜义就跟到门市部;她去买菜,杜义就跟踪去菜店;她回家,杜义就去她家的对门家去监视。

(四)再次被违法劳教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六日,李胜军与丈夫上街刚回来,东石桥社区的史秀霞和邻居周景玉马上打电话报告公安局。张荣山、原国安大队长那顺带领多名警察闯进李胜军家,将她和前来串门的本家兄弟一起绑架。那顺、杜义、汪成等人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炼功带和录音机、塑封机、订书器等个人财产。

事隔二、三天,那顺、杜义又一次窜入李胜军家,再次抄家,搞得家中一片狼藉,这件事对李胜军的丈夫及家人伤害极大,都快承受不住了。同一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杨翠艳、杨翠星、李玉兰、李玉梅。

李胜军等绝食绝水抗议违法关押,被看守所法医汪基拉等用手铐铐在床腿上野蛮灌食,由于被迫害,李胜军的血压上升到180。她们喊“法轮大法好”,证实大法、抗议迫害,左旗看守所警察鲍白音、文玉林等四人齐上,将李胜军等按倒在地,铐在床架上,直到李胜军休克了才打开铐子,把她扔到床铺上。十二月十八日,李胜军、李玉梅等人已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看守所警察把她们送到旗医院住院部三楼病房,急忙给李胜军输氧气,又输两瓶液,下午把她放了。

李胜军的母亲患食道癌晚期,当听到女儿被绑架后,一着急就说不出话来了。李胜军从看守所出来后,身体一直很虚弱,又得陪着母亲去外地看病。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日,她才陪母亲回到家中,四月五日就被监控她的史秀霞举报到派出所。四月六日,那顺、左旗国安大队长李冰等再一次将她绑架,非法直接关押到看守所。此次参与迫害她的还有东石桥社区书记桑志芬。

在看守所里,李胜军被迫害的血压、心脏都出了问题。看守所的张凤文曾是李胜军丈夫的同事、好友,此刻竟毫无人性的伙同乔姓警察,用野蛮、强制的手段将李胜军的胳膊拧背过去,按到床上强行照像,李胜军的胳膊被拧的青、肿、麻很长时间,手不能提东西。四月十一日下半夜三点,李胜军又被违法劳教二年付秀云、原左旗公安局长、唐国志等指使法医汪基拉、张凤文等把她和王晓燕,李树杰、李玉芬押送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途中还给她打了一针。

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日,李胜军在呼市劳教所被释放,由原左旗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主任邢树新去呼市把她接回,直接送到左旗白音沟洗脑班,遭到赤峰人焦秀峰(电话:0476--6259653)等人的洗脑迫害。

李胜军的母亲在病危期间,一直想看看自己的女儿,却不能如愿。因为李胜军还在被关押。她的可怜的母亲怀着对女儿深深的思念,就这样带着遗憾与不安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1/208084.html

赤峰 巴林左旗(左旗)联系资料(区号: 476)

2022-07-31: 韩颖:巴林左旗政法委书记 电话:15804866611
孟凡驰:政法委副书记 副旗长、公安局长 13484768788 13354760515
徐剑峰:公安局政保大队队长 13804766985
韩东栋:公安局政保大队 19804760505
黄 建:林东镇派出所 所长 13848360002

2022-07-17:
现补充一下目前知道的部分所在单位人员及电话:
巴林左旗政法委:
韩颖:政法委书记 电话:15804866611
王利国:委政法委副书记、法院院长 13947667055
孟凡驰:政法委副书记 副旗长、公安局长 13484768788 13354760515
于守中:政法委副书记 610成员 13500669660
池建学(富河镇乌尔吉生人):政法委610人员 13947667643 13848067662
昭日格图:政法委610成员 办公室主任 13947632530、04767861673
巴林左旗公安局:
孟凡驰:公安局长 副旗长、政法委副书记13484768788 13354760515
杨晓旭:副局长 13947666728
杜敏军:副局长 13804766519
徐剑峰:公安局政保大队队长 13804766985
韩东栋:公安局政保大队 19804760505
黄 建:林东镇派出所 所长 13848360002(据悉现已调到巴林左旗公安局)

2022-07-15:翁牛特旗公安局人员电话号码(2019年4月)
局长杨立功 13947625597
副局长:
庄九州岛 13754137888
万金生 15947696766
吉应涛 13947605860
王国瑞 13500663909
刘佩阁 13947686587
苏日塔拉图 13624868598
国保大队:
大队长刘彩军 13722163966
李显儒 13947633899
张瑞东 15947557018
派出所:
所长崔彦峰1384769758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