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1-3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东营区(东营市) >> 耿守田, 男, 64

个人情况: 东营市胜利油田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东营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21-11-0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耿守田 何泊清(何伯清,贺伯青,贺柏青)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10-06: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法院欲对贺柏青非法开庭
东营区法院欲对胜利油田70岁的退休女职工贺柏青非法开庭,时间定于二零二二年十月十日。

贺柏青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当天山东省滨海公安局各分局对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抄家和大抓捕,其丈夫耿守田被非法取保候审。在被极度紧张的审讯后,他被迫害的做了心脏手术,后又因脑梗住院。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0/6/二零二二年十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50487.html#2210522498-1

2022-09-14: 丈夫被迫害致脑梗 妻子面临非法庭审
——山东东营市法轮功学员耿守田、何伯清夫妇遭迫害事实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法院本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五日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耿守田、何伯清夫妇。但耿守田在非法庭审前一天被迫害致脑梗塞,东营区法院改于二零二二年九月十五日非法庭审何伯清。

耿守田,六十多岁,胜利油田退休职工,于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妻子何伯清(又音贺柏青),年届七旬,胜利油田汽修总厂退休职工。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出动大量警力绑架了胜利油田二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耿守田、何伯清夫妇也被绑架、抄家。耿守田因身体原因被所谓“取保候审”回家,何伯清则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东营市看守所。

警察在清单上造假

据悉,警察从耿守田家抄走大量私人物品,但其中面包车、二十多箱打印纸和一万五千元现金没有记载在扣押物品清单上。
之后,夏广斌等警察将耿守田拉到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办案中心,非法审讯三个多小时,直到凌晨。夏广斌临走命令手下:“看好他,不要让他睡觉。”耿守田在审讯椅上坐了整整一夜,一直坐到第二天早晨警察换班。

四月二十四日下午四时左右,夏广斌安排三、四个警察把耿守田拉到胜利油田采油培训中心的“胜采关爱中心”(中共私设的黑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关了两天,期间二十四小时有人看着耿守田,不让他出去。

四月二十六日,警察马建要耿守田在重新制作的一份扣押清单上签名。该清单比四月二十三日的清单上的扣押物品多出约五十个。很明显警察在其中掺了假。

经法律咨询后,耿守田于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五日依法向上级公安机关和检察院各个法律部门及相关政府部门控告基地分局警察违法行为,要求相关机关维护自己作为公民的合法权益,依法惩治办案警察岳千里、夏广斌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责令他们返还被其违法扣押的非涉案物品。

控告发出后,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耿守田被基地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岳千里打电话叫到基地分局办案中心,被带到一间审讯室。警察岳千里、夏广斌对耿守田进行讯问,追问耿守田和律师的关系以及控告书是谁写的,并且开始训斥耿守田耿守田表示不接受。岳千里和夏广斌污蔑耿守田是在诬告警察。耿守田回答他们说:“我说的都是事实,是你们在违法犯罪!”

检察院与公安局沆瀣一气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中旬,东营市东营区检察院检察官任耀海的助理吴凯电话通知耿守田到该院去一趟,说耿守田的案子被公安局送到检察院了。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九时多,耿守田和亲友辩护人一起到了东营区检察院。吴凯和一名女检察官(不知姓名)做耿守田的笔录,任耀海在检察院接待大厅接待亲友辩护人。做完笔录,任耀海过来劝耿守田另外委托一个律师代理案子,或他给介绍一个法律援助的律师,不用花钱。耿守田说自己已经委托亲友做亲友辩护人了。任耀海说了一通,言下之意是耿守田委托的亲友辩护人不行。

任耀海在检察院接待大厅对亲友辩护人的态度非常蛮横无理,连拍桌子带吼叫地威胁说亲友做辩护人不行,必须是律师。亲友辩护人严正告诉他:耿守田依法有权委托自己担任辩护人,辩护人的任务是帮助监督检察院依法办案、减少冤假错案。但是任耀海仍然拒不收取亲友辩护人递交的辩护委托书、无罪证明等作为亲友辩护人的有效证明,只是收了上述复印件,不认可亲友辩护人身份,让亲友辩护人十二月二十日后再联系他。

对于任耀海剥夺当事人辩护权,破坏法律的正确实施,妨碍司法公正一行为,耿守田和亲友辩护人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三项等规定,对任耀海提出控告,依法申请东营区检察官任耀海回避耿守田案审理,更换愿意依法办案的检察官办理本案。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下午,耿守田被警察岳千里叫到基地分局,他被带到一个审讯室,见到一男一女,男的叫李德智,说是第三检察室检察官;女的没出示工作证,笔录上的签名是李亚萍。李德智对他宣布了两件事,一是耿守田聘请的亲友不能做他的辩护人,理由是不符合法律规定,却不讲哪一条法律规定。二是耿守田和亲友辩护人要求承办检察官任耀海回避该案的申请予以驳回,也不告知驳回的理由。耿守田要求李德智给出书面的决定,也遭李德智拒绝。

耿守田不得其解的是,检察院明明有办公场所,检察官找他宣布决定,竟然要基地分局警察转通知,还要到基地分局的审讯室来宣布。李德智说自己是第三检察室检察官,后得知他是东营区检察院副检察长。

耿守田被迫害致脑梗塞

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绑架事件发生后的一年间,耿守田一直在寻求法律公正方面做着坚持不懈的努力,另一方面他又为被非法关押的妻子何伯清奔波、焦虑,并且不断地遭受来自公安局和检察院人员的骚扰、迫害。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至六月,基地分局警察共非法审讯耿守田六、七次,使用的手段对耿守田身心健康造成极大损坏,导致耿守田在二零二一年五、六月的短短的两个月中,被迫动了两次心脏手术,做了五个心脏支架。

二零二二年四月初,耿守田接到东营区法院通知,称要在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庭审耿守田、何伯清夫妇。四月二十四日,即非法庭审的前一天,邻居发现耿守田昏倒在屋里。他被送医后被诊断为脑梗塞。他的妻子何伯清目前面临东营区法院二零二二年九月十五日的非法庭审。

何伯清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东营市看守所。此前有消息传出,因为背不过监规,年届七旬的何伯清从大年初三起开始被狱警罚站,也不知被罚了多久;大冬天不给她热水喝,一直让喝凉水。

丈夫被迫害成脑梗、生活无法自理。如今,作为妻子的何伯清又将面临非法庭审,一个好端端的家被迫害成这样。

做好人何罪之有

耿守田、何伯清在修炼法轮功前都身患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夫妻双双恢复了健康。他们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做事,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耿守田因为身体好了,一个人能干三个岗位的工作也不觉得累。他不贪不占,曾多次拒绝贿赂,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首恶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运动,各大媒体开足马力对法轮功污蔑造谣,因为坚持说真话,无数的法轮功学员遭受无理的打压、迫害。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耿守田夫妇都曾经遭受过洗脑班的强制洗脑迫害。

(更多详情请见九月九日和十日晚,部份欧洲法轮功学员云集波兰首都华沙克拉科夫郊区街举办了烛光悼念活动,呼吁波兰政府及民众共同制止中共迫害。、《山东东营市耿守田夫妇遭滨海公安局警察绑架迫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14/丈夫被迫害致脑梗-妻子面临非法庭审-449588.html

2022-04-21:山东东营市法轮功学员耿守田被绑架构陷一年多
山东省东营市法轮功学员耿守田、何伯清(贺柏青)夫妇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被东营市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警察绑架。现已知,东营市东营区法院欲于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对二人进行非法庭审。

据了解,耿守田因身体原因,以“取保候审”名义回家。何伯清女士则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东营市看守所。此前有消息传出,看守所警察不给她热水喝,大冬天一直让她喝凉水,因何伯清背不过监规,逼她罚站,从大年初三起开始罚站,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耿守田被绑架后,曾依法控告迫害他的基地分局警察和社区人员的违法行为。警察反诬耿守田是诬告,耿守田平静回答:“不,我说的都是事实,是你们在违法犯罪!”

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道德提升

耿守田,六十多岁,山东省胜利油田退休职工,于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

耿守田在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多种疾病:胃溃疡、痔疮、神经性头痛等,痔疮患时坐立不安,头痛患时痛不欲生,总之是吃不好睡不好,全身无力,面黄肌瘦,医生建议他做手术切除胃部的三分之二,因害怕手术就一直拖着;后来又患上食管憩室,为防止癌变,医生建议他最好早做手术。

就在这个时候,耿守田听说了法轮功,人们口耳相传着法轮功对强身健体、净化心灵的效果特别好,当时全国的广播电视也都在介绍、推广法轮功,全国各地都有法轮功辅导站。耿守田就这样走進了大法修炼。

耿守田修炼法轮功后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身上所有的疾病全部消失,他体验到久违的无病一身轻的幸福,他从心底赞叹法轮功的神奇。从那以后,耿守田再也没吃过药、没去过医院。

法轮大法教导弟子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遇事向内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耿守田修炼法轮功以后,心性提高,道德升华,与领导、同事之间的关系融洽了,工作上任劳任怨,经常被评为先進工作者。他拒绝收受他人的小贿赂,比如有人来买旧轮锯片,要给一千元钱让他多给十个旧锯片,耿守田拒绝了。类似这样的事情很多。而平时谁碰到困难有求于他,耿守田都会热情相助。

耿守田遭迫害情况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七时许,东营市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夏光武带着七、八个警察,都穿便服,闯入耿守田租住的东营区辛鸿家园28号楼1-201内,既不出示警察证,也没有搜查证,肆无忌惮的疯狂搜查了数小时。

耿守田回忆,家中被扣押抄走若干私人物品包括五菱宏光面包车(鲁EC2920)一台,放在家中准备开打字社房租用的一万五千元(都是一百元的)也被警察拿走,后来警察马建找耿守田在空白的传唤证上签字,耿守田问钱被拿走的事,马建只承认拿走九千元。

之后,夏广斌等警察将耿守田拉到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办案中心,非法审讯三个多小时,直到凌晨,他们自己都困得受不了了,夏广斌临走命令手下:“看好他,不要让他睡觉。”耿守田在审讯椅上坐了整整一夜,一直坐到第二天早晨警察换班。

四月二十四日下午四时左右,夏广斌安排三、四个警察把耿守田拉到胜利油田采油培训中心的“胜采关爱中心”(中共私设的黑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关了两天,期间二十四小时有人看着耿守田,不让他出去。看押的人有胜利油田西城协调服务中心的彭辉(外派任东营市东营区东旭社区居委会副主任)和盖爱风。另外还有三个,一个四十岁左右,可能是该居委会的,另两个保安,都是二、三十岁左右。

胜利油田采油培训中心的“胜采关爱中心” (中共私设的黑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
胜利油田采油培训中心的“胜采关爱中心”
(中共私设的黑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

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至六月,基地分局警察共非法审讯耿守田六、七次,使用的手段对耿守田身心健康造成极大损坏,在二零二一年短短的两个月期间,耿守田就动了两次心脏手术,做了五个心脏支架。

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警察严重违法

刑法和最高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案件立案标准规定:非法拘禁罪是指以拘禁或者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非法拘禁罪的从重处罚,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 1、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二十四小时以上的……

警察法第九条,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等规定:警察履行职务应当主动出示工作证件;搜查还应出示搜查证,扣押物品应经持有人清点、扣押清单应当给持有人一份;与案件无关的物品不得扣押,发现已扣押物品与案件无关应当立即返还;应当出具传唤证给被传唤人;不得连续讯问,要保证被讯问人的休息时间;取保候审决定书应当送达被取保候审人。但是,两次取保候审决定书都没给耿守田,他多次索要,马建、岳千里拒绝,说不能给。拿走一万五千元现金未告知耿守田也不给收据,有贪占私分的嫌疑;扣押明知与案件无关的物品拒绝归还。以上做了六七次笔录的办案警察等都不出示警察证、传唤证,问也不告诉姓名和工作单位,不告诉耿守田权利义务,他们自己签名时还故意遮挡其姓名处。警察夏光武、岳千里、马建、胜利油田采油培训中心负责人、彭辉、盖爱风等人,明知没有法律依据非法限制耿守田人身自由长达两天。

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五日,耿守田依照法律规定控告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夏光武、岳千里、马建等警察,胜利油田西城协调服务中心彭辉、盖爱风等人共同贪污、玩忽职守、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行为。

控告发出后,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基地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岳千里打电话叫耿守田去一趟基地分局办案中心。耿守田到了之后,被带到一间审讯室。岳千里和夏光武对耿守田进行讯问,追问耿守田和律师的关系以及控告书是谁写的,并且开始训斥耿守田耿守田表示不接受。反过来岳千里和夏光武污蔑耿守田是在诬告警察,他平静地回答他们说:“不,我说的是事实,是你们在违法犯罪!”

耿守田、何伯清夫妇原本可以有安稳的退休生活,但是为了可贵的中国人不再受蒙蔽,他们勇敢地走了出来,讲述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相信会有越来越多善良的人会站出来,谴责和制止这场迫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21/山东东营市法轮功学员耿守田被绑架构陷一年多-441550.html

2022-04-15:山东胜利油田退休职工贺柏青、耿守田面临非法庭审
山东东营市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绑架了至少二十名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其中胜利油田退休职工贺柏青、耿守田将于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面临非法庭审。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滨海公安局各分局出动大量警力,一天之内非法抄家、肆意绑架了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其中六人(孟昱、孟繁芸、郭红炎、陈晓红、贺柏青、周德勇)现仍被非法关押,五人(耿守田、刘燕美、陈国华、李学荣夫妇)被非法“取保候审”,其他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抄家、拘留。

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左邻右舍和单位公认的好人,遭到警察的非法抄家;有的学员在上班时被带走。他们的家人不知道亲人为何被抓,很长时间不知道人被关在哪里,打国保办公室电话无人接,到公安局找国保被门卫拦住不让进,亲人的生死都无从知道。漫长的煎熬几天后,家人们接到一个通知电话说人已拘留,但始终没有收到拘留证。一直到三十多天后,国保才通知家人签一纸“逮捕证”,然后又是毫无音讯的漫长等待。

根据《警察法》,警察办案必须先出示工作证,然后出示法律条文依据和犯罪证据,然后才能抓人。而这帮人实施绑架时,都是穿的便衣,工作证都用黑色夹子盖着,其它什么也没有。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这些所谓“执法人员”犯下“绑架罪”;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公安人员犯下“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和“非法搜查罪”。

几位法轮功学员先是被关在“610”洗脑班(集输洗脑班和胜采洗脑班),在洗脑班被非法审讯之后又转入看守所。集输洗脑班和胜采洗脑班是违法的黑监狱。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相关警察犯下“非法拘禁罪”、“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

二零二二年一月底,胜利油田退休职工刘燕美、耿守田、贺柏青等人被东营区检察院构陷到东营区法院。

对贺柏青、耿守田提起非法起诉的是东营区检察院案管中心主任任耀海,负责非法审判的法官是东营区法院闫晓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15/山东胜利油田退休职工贺柏青、耿守田面临非法庭审-441293.html

2022-01-29:山东东营多位大法弟子被构陷到东营区法院
2022年1月底,胜利油田退休职工刘燕美、耿守田、贺柏青等人的案卷被东营区检察院送到东营区法院。

2021年4月23日,滨海公安局各分局同时绑架了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至今仍有六人(孟昱、陈晓红、郭宏炎、孟繁云、贺柏青、周德勇)被非法关押,三人(耿守田、刘燕美、陈国华)被非法取保候审。

耿守田、刘燕美、陈晓红及家人聘请正义律师,对滨海公安局、国保、东营区检察院相关责任人依法进行了控告。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9/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37830.html

2021-11-01: 山东东营警察非法抓捕耿守田并抄家
山东省东营市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出动大量警力搜捕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其中法轮功学员耿守田被非法抄家、绑架,之后被所谓“取保候审”。过程中,东营市滨海公安局警察公然涉嫌多项违法犯罪。耿守田已依照法律规定向上级公安机关和检察院各个法律部门及相关政府部门提交了法律文书,要求相关机关维护自己(公民)的合法权益、依法惩治夏光武、岳千里、马建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

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夏光武、岳千里、马建等人滥用手中权力迫害耿守田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晨,东营市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国保中队长夏光武带领七、八名便衣男子,以查燃气为名骗开耿守田家门,强行闯入耿守田家中。进屋后不仅非法限制耿守田的人身自由,并且强行搜家,历时数小时。期间并无人员出示任何的个人身份证明,相关证件及文件。非法搜查的物品不但没有让耿守田清点,应依法给予耿守田的“物品扣押清单”也没有给。

随后将耿守田带到山东省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办案中心,夏光武伙同分局警察对耿守田非法审讯。期间审讯者行事畏畏缩缩,面对耿守田的询问不但不回答,签字时还故意遮挡住自己的名字。这次非法审讯整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夏光武困得受不了离开时,还命令看守之人:“看好他,不要让他睡觉。”一名年已六旬的老者就这样在审讯椅上坐了整整一夜。

四月二十四日下午四时左右,三、四个警察把耿守田强行带到胜利油田采油培训中心的“胜采关爱中心”,被关了两、三天,期间二十四小时有人看管,限制人身自由。看管的人中有彭辉(原职:胜利石油管理局有限公司西城服务协调中心,现职:东营区东旭居委会任副主任,男,45岁左右,18654607267),还有一名人员叫盖爱风(男,56岁,职务同上,13705468321)。另外还有三人,一人40岁左右,可能也是该居委会的人员,另两个不知哪儿找来的保安,都20到30岁左右的年纪。

四月二十六日下午,三名基地分局的国保人员(其中一人35岁左右、身高一米八左右、方脸、中等身材,另两个人记不太清了)又把耿守田带到了分局的办案中心。基地分局国保副大队长岳千里和另外一个人(三、四十岁左右,一米七左右、略胖、倒梯形脸)再次对耿守田进行非法审讯。直到晚上九时,一个自称国保大队的男警(约50岁、不到一米七)拿着耿守田的银行卡去银行取了一万元保证金,给耿守田做了所谓的取保候审。

五到六月份月份期间,耿守田又被非法审讯三次,由基地分局副局长马建和岳千里非法执行。六月份,岳千里以重新办理取保候审为名,把耿守田的一万元保证金又重新转了另一个账户。两次办理取保候审,都没给取保候审决定书,耿守田多次索要均遭马建、岳千里无理拒绝。

九月三十日,夏光武和岳千里又一次非法审讯耿守田

这六、七次的审讯过程中,警察都未出示警察证、传唤证,没有告知耿守田的权利义务,面对耿守田的询问都是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他。

事后据耿守田回忆,被抢走的物品有大法书籍三十多本,护身符和小标贴十几个,炼功用的播放器三个、DVD播放器两个、数年前节目光盘五六个、手机TF卡五六个;打印机十几台,都是别人拿来维修的,大部份是坏的;准备开打印社的各种打印纸二十箱左右、墨水几十瓶、三四个硒鼓、裁纸刀、订书机、电脑4台(其中一台笔记本是耿守田儿子不用给的,有的是别人拿来维修的);U盘三个;四部手机(智能机三星、小米,天语,和一部不记得是什么牌子);五菱宏光面包车(鲁EC2920)一台。还扣押了耿守田的身份证、三张银行卡。还有就是放在床头柜里的一个棕皮钱包里面一万元不见了,还有一个白色无纺布包也不见了,里面有五千元,这一万五千元钱都是一百元面值的,是准备开打字社交房租的。耿守田到基地分局询问马建,得到的答复是只拿了九千元,并且还拍照留证了。

耿守田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工作出色

耿守田,男,汉族,今年64岁,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之前耿守田身患多种疾病,胃溃疡、痔疮、神经性头痛等,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全身无力,面黄肌瘦,医生建议做手术切除胃部的三分之二,因害怕手术就一直拖着。后来又得了食管憩室,医生说这个病容易发生癌变,最好早做手术。痔疮每年都要犯,患病时坐立不安,头痛使人痛不欲生,这些病令耿守田觉得人生痛苦,活在世上太难了;当他听说法轮功对强身健体、净化心灵的效果特别好,就开始修炼起法轮功,在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 耿守田身上所有的疾病全部消失,体重从一百二十斤增加到一百五十斤左右,工作起来有使不完的劲,心情特别舒畅。

在工作中,耿守田与领导和同事之间的关系很融洽,工作任劳任怨,一个人干三个岗位的工作不觉很累,经常被评为先进工作者,还曾多次拒绝贿赂。比如有一次一个外地人来买旧轮锯片,想给耿守田1000元钱多给10个旧锯片,被耿守田严厉拒绝。过去耿守田所在的班组是出了名的难领导,勾心斗角,为一点小利争斗。身为班组长,在耿守田的带动下,改变了人们的不好印象,得到了大家的普遍赞许。修炼法轮功对身心健康有利,二十多年来耿守田没吃过药、没去过医院。

夏光武、岳千里、马建等人公然违法犯罪,其行为已触犯法律

这次警察的迫害,导致耿守田心脏病复发,不得不动了两次手术,装了五个心脏支架。

事先戒备谓之“警”,见微知著谓之“察”。警察本是侦察、缉拿之意,是守护正义,打击邪恶的勇者。但是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夏光武、岳千里、马建等人不但行事猥琐鬼祟,还肆意滥用手中权力,迫害善良之人。其所作所为已经触犯了法律。

警察法第九条,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等规定:警察履行职务应当主动出示工作证件;搜查还应出示搜查证,扣押物品应经持有人清点、扣押清单应当给持有人一份;与案件无关的物品不得扣押,发现已扣押物品与案件无关应当立即返还;应当出具传唤证给被传唤人;不得连续讯问,要保证被讯问人的休息时间;取保候审决定书应当送达被取保候审人。

刑法和最高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案件立案标准规定:玩忽职守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不履行或者不认真履行职责,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8.严重损害国家声誉,或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9.其他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非法拘禁罪是指以拘禁或者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非法拘禁罪的从重处罚,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1、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24小时以上的……

根据法律规定,夏光武、岳千里、马建,违法隐瞒其讯问人、搜查人身份,不向耿守田送达多份传唤证、扣押物品清单、取保候审决定书,破坏法律实施,严重损害耿守田的合法权益、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涉嫌玩忽职守罪;拿走一万五千元现金未告知耿守田、也不给收据,有贪占私分的嫌疑;扣押明知与案件无关的物品拒绝归还,涉嫌滥用职权。夏光武、岳千里、马建、胜利油田采油培训中心负责人、彭辉、盖爱风等人,明知没有法律依据非法限制耿守田人身自由长达两天,构成共同非法拘禁罪,其中夏光武、岳千里、马建和培训中心负责人在犯罪中起策划和主要责任,为主犯,送耿守田去该关爱中心的三四个警察、彭辉和盖爱风起次要作用,为从犯。

目前,耿守田已依照法律规定向上级公安机关和检察院各个法律部门及相关的政府部门提交了法律文书,要求相关部门机关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惩治夏光武、岳千里、马建、胜利油田采油培训中心负责人、彭辉、盖爱风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1/山东东营警察非法抓捕耿守田并抄家-433088.html

2021-10-31:山东东营市耿守田夫妇遭滨海公安局警察绑架迫害
山东省东营市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出动大量警力,非法抄家、绑架了至少十二名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与家属,其中法轮功学员耿守田夫妇被非法抄家、绑架。因身体原因,耿守田被所谓“取保候审”回家;老伴何伯清被非法关押在东营市看守所。

耿守田,年逾六旬,东营市胜利油田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这之前他身患多种疾病,胃溃疡、痔疮、神经性头痛等,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全身无力,面黄肌瘦,医生建议做手术切除胃部的三分之二,因害怕手术就一直拖着。后来又得了食管憩室,医生说这个病容易发生癌变,最好早做手术。痔疮每年都要犯,患病时坐立不安,而头痛时痛不欲生,这些病使耿守田觉得人生痛苦,活在世上太难了。

一九九六年耿守田听人介绍说,法轮功对强身健体、净化心灵的效果特别好,当时全国的广播电视都在介绍、推广,各地都有辅导站,修炼的人非常多,少说也有几千万。他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始修炼了法轮功。在短短的不到两个月时间,耿守田身上所有的疾病全部消失,体重从一百二十斤增加到一百五十斤左右,工作起来有使不完的劲,心情特别舒畅。修炼法轮功对耿守田的身心健康有利,二十多年来耿守田没吃过药、没有去过医院。

修炼法轮功后,在工作中,耿守田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与领导和同事之间的关系融洽。因为身体好了,一个人干三个岗位的工作也不觉得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他不贪不占,曾多次拒绝给他的小贿赂。记得有一次一个外地人来买旧轮锯片,那个外地人想给耿守田一千元钱,让耿守田多给他十个旧锯片,都被耿守田严词拒绝。过去耿守田所领导的班组是出了名的难领导,勾心斗角,为一点小利争斗,在身为班组长的耿守田的影响带动下,班组同事也改变了,变得宽容忍让,整个班组风气都好了,耿守田的所作所为得到了大家的普遍赞许,他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首恶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运动,各大媒体开足马力对法轮功污蔑造谣,因为坚持说真话,无数的法轮功学员遭受无理的打压、迫害。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三年,耿守田曾经遭受过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强制洗脑。本以为退休后可以颐养天年,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耿守田却再次遭受滨海公安局警察的迫害。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七时许,有人借口查燃气为名,到耿守田租住的辛鸿家园28号楼1-201,骗耿守田开门。耿守田刚打开门,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国保大队中队长夏光武就带了七、八名便衣男子闯了进来,一进来就把耿守田控制在沙发上。紧接着就非法搜家,期间没人出示警察证和搜查证,搜查了数小时,扣押物品没让耿守田清点,扣押清单没给耿守田一份。

然后把耿守田拉到基地分局办案中心,夏光武等人审讯耿守田,做了两份笔录,他们把耿守田放在审讯椅子上,做笔录是晚上审讯三个多小时到凌晨,他们自己都困得受不了了,夏光武临走时告诉监管耿守田的人:“看好他,不要让他睡觉”。耿守田在审讯椅上坐了整整一夜,一直坐到第二天早晨警察换班。

耿守田回忆,他被抢走的物品有大法书籍三十多本,炼功用的播放器三个、DVD播放器两个、数年前节目光盘五六个、手机TF卡五六个;打印机十几台,都是别人拿来维修的,大部份是坏的;准备开打印社的各种打印纸二十箱左右、墨水几十瓶、三四个硒鼓、裁纸刀、订书机、电脑四台(其中一台笔记本是耿守田儿子不用给的,有的是别人拿来维修的);U盘三个;四部手机(智能机三星、小米,天语,和一部不记得是什么牌子);五菱宏光面包车(鲁EC2920)1台。还扣押了耿守田的身份证、三张银行卡。还有就是放在床头柜里的一个棕皮钱包里面一万元不见了,还有一个白色无纺布包也不见了,里面有五千元,这一万五千元是准备开打字社交房租的。

四月二十四日下午四时左右,三四个警察把耿守田拉到胜利油田采油培训中心的所谓“胜采关爱中心”,关了两三天,期间二十四小时有人看着耿守田,不让耿守田出去。看的人中有彭辉(胜利石油管理局有限公司西城服务协调中心原某加油站劳务输出到东营区东旭居委会副主任,男,45岁左右),还有一个叫盖爱风(男,五十六岁,该协调服务中心原信访办劳务输出的居委会副主任)的。另外还有三个,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可能也是该居委会的,另两个不知哪儿找来的保安,都是二十至三十岁的年纪。

四月二十六日上午,听说采油医院的人给耿守田体检。四月二十六日下午,基地分局国保的三个警察把耿守田拉去办案中心,其中一人三十五岁左右、身高一米八左右、方脸、中等身材。基地分局国保副大队长岳千里和另外一个人(大约四十岁左右,一米七左右、略胖、倒梯形脸)又对耿守田做了一次笔录。晚九时,一个自称国保大队的男警(约五十岁、不到一米七)私自拿着耿守田的银行卡去银行取了一万元保证金,然后通知耿守田被所谓“取保候审”。

耿守田已经六十多岁了,在经受滨海公安局警察的各种施压迫害后,心脏病复发,于二零二一年五、六月份不得不动了两次手术装了五个心脏支架。

耿守田心脏手术后,即使身体状况变得很弱了,基地分局副局长马建和岳千里仍然没有放过他,强迫他配合警察做了两次笔录。六月份,岳千里又审讯他一次,重新办理所谓“取保候审”(第一次案号),他们私自将耿守田的一万元保证金又重新转到了另一个账户。

与此同时被滨海公安局绑架的,还有耿守田的老伴何伯清,她如今仍旧被非法关押在东营市看守所。

请善良的人们一起来关注这两位老人正在遭受的迫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31/山东东营市耿守田夫妇遭滨海公安局警察绑架迫害-433050.html

东营区(东营市)联系资料(区号: 546)

东营区法院 闫晓辉 法官 0546-7035198
东营区法院刑庭 庭长纪鹏辉 0546-8265069 0546-8265152
东营区检察院案管中心 任耀海
东营市东营区宁阳路99号 东营市公安局东营分局
东营市公安局东营分局党委书记、局长 张红军
东营分局副局长牛庆荣
东营分局国保大队0546-8926043

东营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扈美华、徐广焕、王厂、任文涛、孙峰、李忠华、马丁;东营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警察成明、冯营军、杨希、杨敏;东营分局新区派出所王青涛、谢玉洪、赵广义;东营公安分局纪宁、岳义栋、孙岩强、薛新东;东营市公安局陈占明、孙峰;电子检查人员市局网安支队崔崇、王智勇

宁阳路89号 东营区政府

东营区政府 东营区政法委书记 张汝淮

东营市府前大街100号 东营市政府 东营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成秋林

东营市中级法院(前几年的号码):

杨宪银13706366676

路学玲13562286787

张江涛13954670380

李强文13954671863

魏金青13455718360

李爱玉13562275068

姜晓艳13589989559

杜延伟13589968991

杜某13805468015

周一民13054696358

宋某13356649599

孙某13562276288

宋某13954618513

王某13561018199

巩振和13506369786

李延华13963350076

胡某13562290999

王道敏13054675666

武某13054622686

李某13954609109

王立东13954671867

盖本华13325037859

王本昌13954609009

武秀杰13864711977

尚玉磊13589959888

赵边疆13210376888

陈 鹏13589952183

吕立东13054669770

宋朝晖13361505667

刘亮亮13012915333

李某13854697599

毛某1310546578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