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2-0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天津 >> 滨海新区(塘沽区) >> 王琨翕, 女

个人情况: 天津滨海职业学院的一名大学教师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21-09-0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9-02:天津警察、滨海职业学院、大港街道人员迫害王琨翕
王琨翕,天津滨海职业学院的一名大学教师。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在王琨翕工作的天津滨海职业学院,院方领导教职员工滨海新区塘沽警察大港街道等部门人员联合行动,非法拘禁王琨翕30多个小时。

期间先后约计有30人对王琨翕轮番迫害,采用剥夺人身自由、剥夺睡眠,恐吓、诡辩、人格侮辱、株连胁迫王琨翕丈夫与她离婚等手段,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并用暴力手段强取王琨翕的手印。以下是王琨翕自述遭迫害的经过。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我部门主任接到学院党委宣传部主任于泓的电话,说要主任亲自押送我去学院行政楼101会议室。(我在二零一五年实名起诉江泽民,二零一八年学校开始迫害我,所以在单位我大法弟子的身份是公开的。)学校领导找我谈过很多次话,但是这次,校领导找我谈话和往常不同,以往都是于泓打电话叫我自己去找校领导谈话。这次是要别人押着我去约谈。我也没多想,就跟着主任来到101会议室。

刚进行政楼,我便看见学院两个保安坐在门口守着,一男一女。进了101会议室,我看见于泓坐在里面,只有他一人,主任和于泓说人带到了,就走了。我就再一次告诉于泓千万别参与迫害法轮功。正说着,忽然感到屋里又进人了,回头一看,来人是天津市大港街综治办主任孙立辉(着便装),塘沽的三名男警察(没带执法记录仪),以及大港区春晖里居委会的刘润艳(女)。其中一名自称是派出所所长A(40岁,属鸡,聊天中,他自己说的)。孙立辉和所长A坐在会议桌北面,面对我,刘润艳坐在我左边,一名年轻警察B坐在我右边,都与我有一定距离。另外一名戴眼镜微胖的年轻警察C则坐到了较远的后排座位上。

我一看他们进来,就打开了手机录音。可是,所长A发现了,让我关闭手机录音。当时警察C在给我们拍照。我就说:“那你别给我照相。”他就把照片删除了,我说要永久删除照片,警察C翻他手机屏幕给我看说:“怎么删除?”他手机,我当时看是没有照片恢复功能的。所长A说:“你懂的还挺多。”他还不放心,让我关闭手机录音,我说关闭了,他不放心,还要看。这时,刘润艳抢走了我的手机,说她看看。我要拿回我的手机,刘润艳却不还给我,还说我们的手机全部上交,一起都放在角落的桌子上(其实只有她的放了,一会也拿回去了)。她这一举动,让我强烈感到没有人权。

孙立辉说:“王琨翕,三年了。我们又从大港来塘沽找你。”我开始和一屋子人讲真相,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警察B说:怎么没有依据,没有依据我们不会来找你。我就讲公安部的公通字第39号文件14个邪教中根本没有法轮功。孙立辉说:公安部规定的22个邪教中第一个就是。我说请你告诉我是公安部的第几号文件,他说不出来。刘润艳还拿手机查了22个邪教,我让她是告诉我是公安部的第几号文件,她强词夺理说我较真。

警察B还说:“我不相信现在警察还会打死人。”孙立辉拿出带的关于邪教的宣传品,我不看。他说:香港最近的暴动是法轮功教唆的,还说他都能看到国外的新闻。他说我是单纯炼功的,和他们(指同修)不一样。早就监控了我家网络。后来,他拿出一本真相小册子,我印象中好像是《天地苍生》和几张真相币,给我看,说:“你看见了吗,他们现在都印什么?天灭中共,这不是你印的吧?”我说不是。

刘润艳让我谈谈为什么修炼法轮功,我说修炼大法以前,脑袋曾受过创伤,有了后遗症。发病的时候,眼睛就会出现大片大片的“雪花”闪烁,一开始“雪花”是一个点,然后会发展成一条线,半个小时左右会发展成一片“雪花”。“雪花”就像电视机调不出台时闪烁的屏幕一样。等“雪花”消失后,紧接着会脑袋疼,胃恶心。这个病不管天冷天热都会发病,而且越来越严重。后来我通过炼法轮功炼好了。还有我的性格变化很大,能为别人着想,孝顺父母。

孙立辉说我是纯炼功的,不想把我怎么样,只要我签字,我在家愿怎么炼还怎么炼。被我拒绝了。孙立辉说他以前也炼法轮功,我问他哪年炼的,他说96年,我当时眼睛就湿润了,为他惋惜。

后来,屋里又来了三个学校同事,分别是人力资源部主任刘水娟(女);教务处的王伟(男)和机电系的陈天祥(男),他们是来做转化工作的。(后来我才知道,这次学校安排了22个老师和我谈,三人一组,每2小时换一组,24小时和我谈,不让我休息,不让我睡觉。老师名单见附1)。我不听他们的,就是给他们讲真相,劝善。告诉他们千万别参与迫害。

2个小时后,换了第二批同事,分别是物流管理系主任刘永新和另外的同事(记不清具体是谁了,但当时参与的同事名字,我都记下了)。刘永新说:“小王,你工作不像别人一样高高在上,每次都亲自找我办公……”中午,刘永新买了中午饭,大家都在吃,包括警察们和孙立辉。我吃不下,刘永新劝我吃一点,我再三推辞,刘永新说她是特意给我买的,我一听,立刻拿起一兜饭吃起来,其实我是吃不下的。

下午,孙立辉又威胁我说要判我刑,我不为所动一一指着三个警察说,这个,这个和这个都和我没有关系。孙立辉把三张纸放到我面前,说:“你先看一看。”我说“我不看”。他又让我看,我说我不看,他又让我看,我站起身来,瞬间就把三张纸给撕了,扔到地上。孙立辉立刻抓住我的右手腕,眼睛瞪得老大,大声吼道:“你给我捡起来!”我平静的说“我不捡”。他又吼:“给我捡起来!”我说“我不捡”。他又吼。我就开始挣扎想摆脱手腕,因为我们争执起来,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所长A站到我俩旁边。挣扎的过程中,我的手碰到了所长A,所长A说:“唉,你别打人。”我和他说声:“对不起。”孙立辉的手还是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腕,我也有点急了,冲他喊:“你是文明执法吗?”他说他不是执法人员。我问:“那你是什么?”他说他是老百姓。他说:“你让人家都看看,你还是大港的,你给大港丢脸。”说着松开我的手腕,自己弯腰去捡纸。还说做这么多工作,还没有像我这样的。

同事告诉我,教育局通知我丈夫(也是老师),来我单位做我转化工作,这几天就算在我单位上班,他单位领导不算他请假。下午3点多,我看见我丈夫站在了101会议室,这时又换了一批同事,分别是艺术系主任,教务处主任柴智,体育部主任王琳。这时,警察B和警察C已经走了。我听见所长A打电话叫了2个警察和巡逻车,说我再不签字,就要带我去派出所,我不为所动,说我不去。2个警察到了,我看到了他们都带着执法记录仪,他们让我签字,我不签,把三张纸又团在一起。所长A说“走吧”。我丈夫紧紧抱着我,说:等等。同事也害怕了,和我说:“琨翕,这回和往常都不一样,你还看不出来吗?由不得你。”我不为所动。

所长A就带着两个警察走了。屋里只剩下了孙立辉和同事们,还有我丈夫(后来,丈夫告诉我,警察和他说实话,他们没有权力带走我。)我想到了师父的法,瞬间就定下来了。我把手机拿回来,给了我丈夫保管。丈夫威胁我,我不为所动,丈夫说他走了就不回来了,我也不为所动。丈夫出去了,我也不为所动,我知道他在演戏,一会还会回来的。

两个小时过后,同事换成了金鑫,后勤管理处主任王俊杰和经济管理系主任徐公仁。这时已经是晚上了,孙立辉命令我坐在他指定的座位上,桌上放了三张纸和印泥。我把印泥扔了,徐公仁说我破坏学校公物。我坚持不坐,孙立辉一下把我抱起来,强行按在了座位上。他抱我的时候,我的衣服从下面被撸到了胸部以下,肚皮都露出来了。我瞬间站起来,他还要动粗,我说等会。我把衣服下摆塞到裤子里,把外套的拉锁拉上。

后来孙立辉被于泓请去休息了。晚上,我丈夫又回来了(其实他根本没走,就在楼上)。这次,丈夫对待我的态度,升级了。冲我大吼大叫,把我数落了一通,还把我的手机摔了好几次,手机屏都摔弯了。这次威胁我要和我离婚。我有点心动,就追着丈夫说不离婚。丈夫出去了,我也要出门,同事们阻拦,我才知道,他们不让我离开101会议室,我仍然追了出去,看了看离开行政楼的丈夫,我坚定的转过身回到了101。

晚上10点多,换了就业指导中心主任马辉,建筑系主任姜香梅和党委宣传部罗颖。这时在隔壁的孙立辉也睡醒了,还是命令我坐在指定的座位上,面前有3张纸。我不坐,孙立辉就用摔跤的姿势,把我的右手往身后背,腿钩住我的右腿,把我摔在椅子上,我瞬间站了起来。后来同事换成了党委组织处主任王洪月和学生处的管众,管众拍着桌子冲我大吼大叫,王洪月捅我的胳膊不让我睡觉,还骂我无赖。说实在的,一天下来,面对这么多人,我有点累,可是他们不让我睡觉。

深夜,换了副院长王洪军,信息工程系贾瀛和国际语言系王佳。那时候,我已经很困了,他们不让我睡觉,我一闭上眼睛,他们就把我叫醒。有一次,我睡着了,王洪军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好大的声音,我一下子就被拍醒了。我还是给他们劝善,让他们别参与迫害。

这期间,孙立辉只要醒了,就强拉我的手要强行按手印。我就把手攥的死死的,他抠我右手食指,可是抠不开。抠我左手食指,也抠不开。我觉得攥拳的力量好大,他根本抠不开。他就死劲捏我的手,都捏肿了,也捏不开。无论他怎么折腾,我一点也不疼。他看抠不开我的手指,就拉着我的右小臂,使劲按压上面的三个很麻的穴位,想让我松开手,我的手攥的更紧了,我也团了不知多少三书。

后来到了深夜,我就发现我的右手大拇指指甲里有了红色的细线。由于困累,我的脑袋已经不是很好使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是什么,后来明白过来是血。由于攥拳太用力,指甲出血了。左手中指,左手大拇指,右手大拇指也都出血了。

副院长刘一波也来了,把纸的字盖住,说:“这样签了吧。”我不同意。刘一波就说:“这样,你不签三书,你就把解聘书签了吧。”我不签,他说不签也没用,他们照样可以往教育局报。12点是给我的最后期限,过了12点就辞退我,我的工作就丢了。我知道,这只是在吓唬我。

到了晚上2点多,院长杜学森和学生处的王晓旭来了,说的还是老一套。这时孙立辉又醒了,来到我身边,他把笔死劲想戳到我的右拳里,戳不进去。他就用右手狠狠的打了一下我戴的发卡,第一次没打掉,他又打了第二次,给打掉了。他还用他的左手肘死死抵着我的右锁骨,玩命往外拽我的右手,要掰开我的手指强行按手印,可是他没得逞。那时,右锁骨很疼,有点喘不过气来。我就咬牙坚持着。孙立辉就问我:“你为了什么?”我脱口而出:“为了你呀。”那一霎那,我发现他呆住了。这期间,学院大书记刘雁红也来了,说如果我坚持,工作就没了。

到了早上7点多,刘水娟,王伟和陈天祥又来了。新的一轮。

到了上午9点半左右,刘润艳又来了,还带了2个男的。我问他们是哪个部门的,那个矮个的男人说:“你管我哪来的。”说完,孙立辉拉住我的左胳膊,一个男的抓住我的右手,一个男的掰我的右手手指。我玩命的挣扎,来回抽我的胳膊,就不配合。刘润艳就拿这印泥来印我的右手食指,拿纸来按我的右手食指。我就挣扎,用腿把纸给顶破了。孙立辉就摘掉我的眼镜,用手按住我的眼睛,不让我看。另一个男的用腿压住我的右腿。我就玩命的踹腿,踹到了这个男的。他说:“唉,你别踹人。”我说:“你还压着我的腿呢。”他就放下了腿。我不知道被强行按了多少手印。

当他们放开我的时候,由于一晚上没睡觉,再加上抗衡,我整个人都瘫在椅子把手上,双手耷拉着。我好一会才缓过劲儿来。我站起来,戴上眼镜,就看到那个矮个男的一脸奸笑的看着我。他们强行按完我的手印,就大声欢呼,“噢,你师父不管你了”。他们还围在我身边,想拍照。我不让他们拍,到处换座位。刘润艳给我念他们的邪恶宣传,我一个字也没听到。

孙立辉还坐到我旁边说:“你在家不还是愿意怎么炼就怎么炼。”我没理他,换了个座位。他们坐我旁边,我同事帮忙拍照,我不让他们拍,就用右胳膊挡住了脸。还不行,就趴在了椅子扶手上。刘润艳在我旁边捅我肚子,说:“看你胖的跟个猪似的。快起来,别给脸不要脸……”于泓也坐了过来,笑的可开心了,说我快点签了。刘润艳还说她要和我丈夫生个三胎,哦,二胎还没有呢。还说她有我丈夫微信,回头给他介绍几个别的女人。

到了中午了,他们几个恶人在吃饭,同事喊我吃,刘润艳说:“不让她吃”。他们还强迫我坐在椅子上照相,面前是三张纸。我不坐,他们就拉着我坐下。我用脚踹椅子,不让他们得逞。他们说我破坏公物。他们几人拉着我的左胳膊,几人拉着我的右胳膊,把我按在椅子上。因为我挡不住脸,我就尽力低头,不配合照相。

然后,这几个人就坐下不动了。换我同事管众还和我谈,我让管众看我已经肿了的右手。管众说:“你活该。”我丈夫又来了,在白纸上写下了离婚协议书几个字,签了名,并按了手印,说:“学校说了,你要出了这个门,就不用来上班了。等到下午5:00,他就不等了,一定要回家。”然后,他就跑到厕所里(101有独立厕所)发疯似的大吼。我去厕所,他哭的都不行了,拉着我的手按了手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2/天津警察、滨海职业学院、大港街道人员迫害王琨翕-430335.html

滨海新区(塘沽区)联系资料(区号: 22)

2022-07-10:
滨海新区法院电话
刘清华:(审判长)电话:022--65270960、022—63306577
沈祯旸:(书记员)022—66306005
毕诗轶:(法官助理)022—25230018

天津市人社局电话
022—83218243

天津市社保中心大港分中心负责人
张凤梅(主任)电话:13820626800、18622678678
张志超(副主任)
姜洋:(稽核风控科科长)15522355777
天津市社保中心大港分中心电话
022—63377320
022—25989404
2022-06-06: 滨海新区法院电话:022—66306005、022—25230018、022—63306577

天津市人社局电话:022—83218243

天津市社保中心大港分中心负责人 张凤梅电话:13820626800
天津市社保中心大港分中心电话 022—63377320、022—25989404

2021-09-02: 天津滨海新区大港区春晖里居委会刘润艳:18722433114
天津滨海职业学院参与迫害我的同事名单及电话
于泓:家庭住址:天津市滨海新区融科贻锦台6栋1门1单元401或402.邮编:300459
手机:13602126002办公室电话:022-25215048(党委宣传部)
刘雁红:手机:13002251859办公室电话:022-25215106(学院书记)
杜学森:手机:13820902177办公室电话:022-(院长)
刘一波:手机:13920993909办公室电话:022-25215528(副院长)
王洪军:手机:18920281010/13820186560 办公室电话:022-25212155(副院长)
王俊杰:手机:13512931728 办公室电话:022-25214865(总务处)
王洪月:手机:13512287651 办公室电话:022-25212304(党委组织部)
刘水娟:手机:13821381858 办公室电话:022-25215038(人力资源处)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