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8-18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东营市 >> 白兴文, 女, 7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孤岛镇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21-07-17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季英梅 季英萍
夫妻/父母: 白兴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8-09: 胜利油田六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非法庭审
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九日,在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法院第十三审判庭和第二审判庭,东营区法院法官分别对六位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进行了两次非法庭审。他们是:刘燕美、李学荣和郭运芳夫妇、孟凡云(一说孟繁芸)和韩丹(法轮功学员家属)夫妇和孤岛镇法轮功学员白兴文。他们中年龄最大的75岁,最小的也66岁了。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刘燕美等五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几乎同一时间被警察绑架。此后刘燕美及李学荣夫妇被所谓“取保候审”,孟凡云和韩丹夫妇则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东营市看守所至今。

白兴文,东营市河口区孤岛镇法轮功学员。她是在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被绑架的,被非法关押在河口看守所九天后被所谓“取保候审”,遭东营市公检法人员构陷一年多。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白兴文在东营区法院第二审判庭被非法庭审。

非法庭审过程

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在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法院第十三审判庭,东营区法院对五位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进行了非法庭审。孟凡云、韩丹夫妇此前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东营市看守所,被采用非法视频开庭方式。

庭审开始,审判长纪鹏辉宣布庭审规则,当问及法轮功学员是否要求回避时,刘燕美即行使回避权,要求法官纪鹏辉和书记员史媛媛回避,理由是自己与他们之间已经形成控告与被控告的关系。之后,法庭休庭。

休庭期间,公诉人任耀海完全无视法庭规则,在法庭上走来走去,并且态度十分傲慢。匪夷所思的是,他不谈法律,大谈起共产党的政治,说些自己都不信、别人完全听不懂的鬼话。并且在法庭上教训起这些几乎和他父母同龄的人,说什么:“你们吃着共产党的,喝着共产党的,还反党。”“你们吃饱了撑的,放着好日子不过……”之类的话。他的话令人瞠目结舌,有律师私下议论说:“公诉人用党文化的那一套去套别人,既然是讲中共的决策、文件,那还需要走什么法律形式?”

七月二十九日对白兴文非法庭审时,法官纪鹏辉当庭哈欠连连,一会儿发呆一会儿到处乱看,全无法官的威严。公诉人赵鹏全程读稿,语速飞快且声音很小,根本听不清楚,不给予思考的时间,导致法官问话时,白兴文都不知道公诉人说了啥。

针对公诉人任耀海、赵鹏“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的指控及所谓“证据”,刘燕美、李学荣等完全不予认可,因为《刑法》三百条跟修炼法轮功没有关系。七月二十九日的庭审中,公诉人赵鹏以《刑法》三百条为罪名诬告白兴文,律师从构成此罪的两个要素,邪教及破坏法律实施入手,进行了有力的驳斥,力证白兴文无罪。

白兴文质问法官及公诉人,自己犯了什么法,哪一条有明确的规定。公诉人竟以“1400例”假案及“众所周知”的说词来污蔑法轮大法是×教。

当公诉人发表意见时,书记员全程都在记录;但是到了当事人及律师辩护之时,书记员却在选择性的记录。有好几次律师辩护时,书记员并没有打字动作,且庭审结束后也没有让当事人确认庭审笔录的内容是否属实。

纵观两次非法庭审,公诉人和法官沆瀣一气,用正常的庭审程序来完成走过场式的非法审判,其违法犯罪之处显而易见。

公诉人任耀海、赵鹏构成诬陷罪、诽谤罪、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等多项犯罪。

公诉人任耀海、赵鹏在公诉书中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六位法轮功及家属提起公诉,却未能出示法轮功定性为“×教”的法律依据。

在公诉书中,这六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行为侵犯的犯罪客体,就是哪一部法律、行政法规的实施遭到了破坏,造成了怎样的严重程度(这个法律是执行不了了,还是名存实亡或者作废了)?如果不能证明到底哪个法律被这六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给破坏了,那么,本案就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七月二十九日的庭审中,当白兴文质问法官及公诉人赵鹏,自己犯了什么法,哪一条有明确的规定。赵鹏竟以“众所周知”及“1400例”假案的说词来污蔑法轮大法是×教。

公诉人赵鹏说“众所周知法轮功是×教”,这是理屈词穷的法盲式辩解。“众所周知”是法律依据吗,可以作为判罪依据吗?

......

非法庭审前,刘燕美、白兴文分别委托朋友和亲属做她们的亲友辩护人,均被东营区法院法官纪鹏辉和书记员史媛媛百般阻挠和威胁恐吓,纪鹏辉等人的违法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司法公正。

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六日,当庭审进行到当事人自我辩护环节,审判长纪鹏辉直接说:“不用辩护了,把文字版的交上来就行。”七月二十九日,白兴文在庭审过程中陈述自我辩护意见,被法官纪鹏辉不耐烦的打断,声称明白了白兴文的意思,不用再说了。最后陈述时,白兴文刚刚说了一句话,法官纪鹏辉就以不能宣传法轮功为由强行打断,庭审草草结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8/9/胜利油田六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非法庭审-447445.html

2022-07-24: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法院将非法庭审多位大法弟子
中共“20大”前夕,在山东省东营市政法委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设立的非法组织)的操控下,东营市东营区法院预谋在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十四点二十分和七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对东营市胜利油田五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进行非法庭审,他们分别是:刘燕美、孟繁芸、李学荣、郭运芳、韩丹(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另外,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九时,东营市东营区法院预谋对东营市孤岛镇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白兴文进行非法庭审。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7/24/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46659.html#22723233435-1

2022-04-21: 母亲白兴文被绑架构陷 姐妹俩还原事实真相
山东省东营市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警察采用欺骗、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等手段,迫害年近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白兴文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白兴文与大女儿季英梅和刚回娘家的二女儿季英萍被绑架。在审讯过程中,警察采用威胁、引诱、欺骗的手段,迫使姐妹俩在构陷母亲白兴文的询问笔录上签字。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二日前后,家人接到东营区检察院的电话,得知白兴文被海滨分局构陷到了检察院。季英梅和妹妹季英萍的询问笔录竟然被海滨分局作为指控她们母亲“犯罪“的“证人证言证据”提交给了东营区检察院。

查询法律后,姐妹俩分别郑重地向检察官递交了一份《关于被威胁、引诱、欺骗作证的笔录无效声明》,以期还原事实的真相。

白兴文母女遭海滨分局警察绑架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清早七点多,白兴文和回娘家的二女儿以及两个外孙正在家中,听见外面传来奇怪的敲门声。敲了一阵,又听见粗暴的撬门声。女儿忍不住隔门责问,有个自称是老年办的人说:“要找白兴文了解点情况。”一个警察从猫眼处给白兴文的女儿看了他的警官证,他是国保大队大队长任安远。

任安远也说要找白兴文了解点情况。前后僵持了十来分钟,白兴文的女儿打开了房门,忽的闯进来七、八个人,皆着便衣,随后又来了几个着便装的男子,开始非法搜查,翻箱倒柜,抢走了几十本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音频播放器、DVD播放器、许多打印纸等等许多私人财产,把白兴文与二女儿季英萍绑架。与此同时,白兴文的大女儿也被非法抄家、绑架。

警察先是对白兴文母女俩进行了一番非法搜身检查,然后就把她们母女分开,各自到不同的审讯室。白兴文和女儿被强迫坐在犯人的冷铁椅上,先后有人带白兴文和女儿去采集个人信息,包括采血、采集手指指纹、面部信息、声纹采集、剪下头发采集DNA。

警察在非法审讯白兴文母女的时候,一直是哄骗带施压。后来他们把白兴文的女儿放回家。白兴文被送进河口区看守所。九天之后,白兴文被所谓的“取保候审”回了家。

十月十九日,白兴文母女依照法律规定向上级公安机关和检察院各个法律部门及政府多个部门提交了法律文书:要求上级公安机关、检察院依法监督撤销她们的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还她们母女自由和清白,并且依法控告警察的违法行为。

控告之后仅仅过了十多天,白兴文突然被海滨分局警察做出行政拘留十三天的处罚决定。

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七日,白兴文向东营市东营区法院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诉海滨分局行政处罚行为违法。

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四日,白兴文收到东营区法院的多条短信通知,告知该行政诉讼已经成功立案,此案将于三月二十三日在东营区法院开庭。

正当白兴文和律师等待开庭时,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四日,白兴文又突然接到东营区法院立案庭的电话,立案庭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口头通知行政诉讼被销案了。

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二日前后,家人接到东营区检察院的电话,得知白兴文被海滨分局构陷到了检察院。从辩护人处得知,季英梅和妹妹季英萍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的询问笔录竟然被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作为指控她们母亲犯罪的证人证言证据提交给了东营区检察院。

审讯过程中,姐妹俩被警察威胁、引诱、欺骗作证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白兴文大女儿季英梅被带到海滨分局办案区,海滨分局警察对她进行了信息采集,采集完后把她带进审讯室,让她坐在铁椅子上,留下两名护卫队员看着她。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左右进来了一男一女两名警察,开始了对季英梅的审讯。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非法审讯期间,警察对她连哄带骗,声称有清楚的照片为证,还有监控,欺骗她说别人都说了,她不说不行,老实交代。警察说:“你妈都揽到自己身上来了,你好意思吗?你良心上过得去吗?”“敢作敢当,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你妈都七十岁的人了,你赶快说了就放你妈回家睡觉去了。”在警察的疲劳审讯和诱骗之下,季英梅身体和精神状况越来越差,高度紧张,精神恍惚,小腿开始浮肿,稀里糊涂地按着警察的意思完成了审讯。

所谓的“审讯”完成后,警察拿笔录和“认罪书”让季英梅签字并按手印。随后一直在铁椅子上坐到了七月十六日上午九点左右,有两名警察带季英梅去指认他们说的现场,总共带她去了四个地方,照相并让她指认。完成后回来才让她签字回家。

二女儿季英萍被带到审讯室后,警察殷军和刘录英也不具体讯问与他们所诬陷白兴文的所谓罪名有关的事情,刘录英对她说了一些类似“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要做违法犯罪之事,你如果做了错事会影响到孩子以后的学业、工作……”“你家庭条件也不错,孩子也很优秀,要珍惜现在的一切……”等等诸如此类的话,殷军说:“不要好心当成驴肝肺,乖乖配合,一会儿就没事了。” 表面看似关心、实际上在用这种方式对她进行威胁施压。季英萍当时心里感到巨大的压力,担心老人孩子受牵连,也不愿再做过多思考,配合他们完成了审讯并签字。临走前在分局院里殷军警告她:“回去不要到网上乱说话!”季英萍说:“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殷军说:“你不知道,到时候有人会找你,会告诉你说什么!”

律师普法之后姐妹俩如梦方醒

经咨询律师得知,《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刑诉法解释都规定了解案情的人都有作证义务,但第一百八十八条等规定近亲属有强制作证的豁免权,这体现了国际公认、我国历史传统所确定的“亲亲相隐”的法律和道德原则,其目的是稳定和维护家庭和睦、社会和谐,避免作证的近亲属和被指控的人长期处于无法和平相处的状况,有的还导致家庭关系破裂。

“亲亲相隐”是传统中华法律体系中一项规定,指“禁止亲属之间互相控诉或者作证,以保护传统的伦理秩序”的规定。《刑事诉讼法》2012年修改时将这一原则做了引用,即“经人民法院通知,证人没有正当理由不出庭作证的,人民法院可以强制其到庭,但是被告人的配偶、父母、子女除外”(《刑事诉讼法》2018年第一百九十三条)。这表明,法律不但不允许嫌疑人自证其罪,也不允许司法机关强制家属旁证其罪。但是在本案中,办案人员仍不改逼人“大义灭亲”的旧习,将家属不知情且被胁迫情况下做的笔录,作为构陷亲属的证据使用。

《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规定,以刑讯逼供、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它非法方法收集证据,为非法证据,依法应予排除,不得作为判案的依据。

根据上述规定,季英梅和季英萍是白兴文的近亲属,警察在做姐妹俩的询问笔录时,应当告知她们近亲属有强制作证的豁免权,在放弃豁免权自愿作证的情形下才能询问她们。

季英梅和季英萍事先不知道有豁免权,警察做询问笔录时根本没有告知她们有豁免权,使作为女儿的她们违心地配合其询问,作为构陷母亲的证言证词,侵犯了姐妹俩的合法权益,并对两人的精神造成了极大伤害。

还原真实的母亲:母亲是女儿们做人的榜样

“善良的母亲年已七旬,一生清白。她根本不懂得如何破坏法律的实施,也没有能力、没有条件去破坏法律的实施。”季英梅、季英萍说。

据姐妹俩回忆:“从记事起就知道母亲身体非常差,身患多种疾病,严重的胃病,头晕,浑身无力,蹲下起来就头晕目眩,走几步路就得靠墙歇一歇,经常卧床不起,家里的抽屉里堆满了各种药物,西药、中药、各种偏方都用了,身体也不见好。因为病痛的折磨,母亲的情绪也不好,经常烦躁、爱唠叨,很少看到她的笑容,严重的时候甚至想到轻生。”

“一九九五年,有位老乡向母亲推荐法轮功,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由于受无神论观念的影响,母亲开始并不相信,但是病痛的折磨迫使她后来不得不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开始修炼法轮功。令人惊奇的是,修炼了法轮功没多久,她就变成了一个完全健康的人,所有疾病不翼而飞。直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母亲从没生过病,没住过院,也没吃过一粒药,给国家节省了许多医药费。”

“更重要的是她的人生观也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小的时候,我们家在农村,生活条件很差,父亲在天津当兵,很长时间才能回家探亲一次。母亲带着年幼的我们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母亲每天既要在家忙活做饭、洗衣、推磨、喂牲口等繁琐的家务,又要去地里干繁重的农活,日子过得非常艰辛。比起身体的痛苦,心灵的伤害更让母亲感觉到人生的困苦。母亲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因为父亲不在身边,她受尽了婆家人的欺负,爷爷奶奶经常挑她的毛病, 稍不满意就大加指责,月子里也没人伺候,大冷的天里没出月子就去冰凉的水里洗衣服,导致后来落下了各种月子病。我们的大爷大娘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泼辣,经常刁难谩骂母亲,看我母亲软弱无能就连他们家的孩子也一起欺负她。那时我们姐妹年纪小,不能替她分担任何痛苦,可想母亲的日子过得有多么的艰难。那些年母亲心中充满了怨恨,以至于我们多年以后才知道母亲每次和我们说起的‘土匪家’原来是大爷大娘一家。身心的痛苦让母亲吃不好睡不好,身体变得越来越差。”

“自从母亲修炼了法轮功,她从以前的心烦易怒、怨天尤人、牢骚满腹,变得乐观开朗、善解人意、宽容忍让。母亲常教导我们如何处理家庭关系:‘人与人之间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我们要为别人好,遇到矛盾找自己的问题。’因此她也原谅了大爷一家,放下了仇恨。有一年大爷家的儿子因意外去世,母亲回老家看望他们,母亲发自内心的关心安慰他们。我们感到不解和震惊,要知道母亲过去对他们是多么恨之入骨,提起来都咬牙切齿的啊。但是我们又感到由衷的敬佩母亲,她真的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了升华,放下了过去的怨恨,原谅了曾经严重伤害她的人。修炼让她变得正面积极,过滤伤害,只留善良。母亲是我们姐妹最好的榜样。”

“我们看到的母亲,就是每天早晚炼炼功、打打坐,然后开始忙活一天的家务,打扫卫生,洗衣服、买菜、做一大家人的饭,闲暇时间读读书。”

姐妹俩表示:父爱如山,母爱如水。父亲已离世多年,母亲一生苦难,她们只想好好孝顺和陪伴母亲。母亲---这个作为每个儿女心中最神圣的称呼,不容玷污。
查询法律后,姐妹俩分别郑重地写了一份《关于被威胁、引诱、欺骗作证的笔录无效声明》,递交给了检察官,希望检察官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慎重判案,维护人间公平正义,还母亲以清白。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21/母亲白兴文被绑架构陷-姐妹俩还原事实真相-441415.html

2022-04-17: 山东东营市白兴文就被绑架案依法提起控告始末
山东省东营市法轮功学员白兴文,日前就自己于去年被当地警察绑架、关押一案,向东营市中级法院递交起诉书,该法院一度立案,又突然无故撤案。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白兴文与女儿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海滨分局警察绑架,白兴文被非法关押在河口看守所九天后,被以所谓“取保候审”的形式回家。

针对在此过程中警察的违法行为,白兴文母女向有关法律部门依法提起控告(请详见《修炼法轮功获新生 胜利油田母女被构陷》)。控告发出后仅仅十来天左右,海滨分局警察突然对白兴文做出行政拘留十三天的处罚决定,后因她血压高被拘留所拒收回家。

因分局警察在此过程中再次出现多处违法行为,白兴文遂于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七日依法向东营市东营区法院提诉公安机关行政处罚违法。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四日,白兴文收到东营区法院的多条短信通知,告知该行政诉讼已经成功立案。

正当白兴文和律师等待此案将于三月二十三日在东营区法院开庭时,三月十四日,白兴文又突然接到东营区法院立案庭的电话,立案庭人员在电话中口头通知行政诉讼被销案了。

为讨回公道,白兴文委托代理律师向东营市中级法院递交了《行政起诉书》,请求法院依法自行立案和审理、或指令除东营区法院以外的本市其它基层法院立案和审理原告起诉。

案件回溯:

一、被海滨分局做出非法拘留的处罚决定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六日八点多钟,海滨分局国保大队警察任安远和朝阳派出所警察韩传宝还有一个不知姓名的女警来到白兴文家,他们拿着传唤证说要传唤白兴文,要她跟他们走一趟,去了解点情况。白兴文说:“我不会再跟你们去的,我去了派出所六趟了。”正跟他们讲理的时候,白兴文的小女儿和她小妹正巧来到家里,她俩一進门看见警察要带走白兴文,两人就和警察争执起来。白兴文小妹问他们:“你们闯到别人家里来要干什么?”韩传宝拿出传唤证说:“白兴文涉嫌利用邪教(中共才是邪教)危害……”小妹打断他说:“什么邪教?哪条法律说了?”拿不出法律条文,任安远拿出警察证亮给白兴文看,白兴文认为自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所以坚持不跟他们走。警察一直哄骗她是正常传唤,白兴文有义务配合调查。白兴文的小女儿和小妹则一直坚持让警察拿出法律条文,否则不让警察带人走。一直僵持了大概到四十多分钟时,任安远威胁说她们是在妨碍公务,然后用手机打了个电话,一会儿进来四个穿制服的警察,还是把白兴文带走了。

任安远临走前威胁白兴文的女儿:不要把拍的视频乱发。女儿大声说:“我就是要把你们做的这件违法的事录下来!”

坐在警车上,白兴文发现车不是往派出所方向开,就问韩传宝这是要去哪里,他说:“这不是疫情吗?要去给你做个核酸检测。”然后他们就把白兴文带到了孤岛医院,强迫白兴文做了核酸检测和抽血。从孤岛医院出来他们又带白兴文去了仙河镇医院,在那里又做了心电图、抽血、量血压。做完这些检查他们就把白兴文带到朝阳派出所,让白兴文在一个小房间里一直坐到下午四点左右,朝阳派出所警察宋铭轩进来给白兴文读了拘留十三天的行政处罚决定,晚上八点左右白兴文等五位学员及家属被送到滨海公安局拘留所。白兴文因为查体结果显示血压太高拘留所拒收。最后她被带回孤岛派出所,女婿把她接回了家。

二、依法向东营市东营区法院诉公安机关行政处罚违法

白兴文,年近七十岁,家住山东省东营市胜利油田孤岛地区。修炼法轮功以前,她体弱多病,身体每况愈下。一九九五年,法轮大法弘传到孤岛小镇,白兴文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进了法轮功修炼。炼功不到半年,身上所有疾病不治而愈。生活中,白兴文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邻里和睦。

就是这样一位一心向善的老人,在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遭遇海滨分局及朝阳派出所警察非法绑架和拘留及后来的多次非法传唤以后,本来其乐融融的家庭气氛给破坏了,全家上上下下笼罩在重重阴影中。

经咨询律师和查询现行法律,修炼法轮功完全合法,恰恰相反,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各种打压行为才是违法的,应当受到法律制约。十月十九日,白兴文母女依照法律规定向上级公安机关和检察院各个法律部门提交了法律文书:要求上级公安机关、检察院依法监督撤销她及母亲的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还她们母女自由和清白,并且依法控告警察的违法行为。控告之后仅仅过了十多天,白兴文突然被海滨分局警察做出行政拘留十三天的处罚决定,执行期限是十一月六日到十一月十九日。

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七日,白兴文的代理律师向东营市东营区法院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诉海滨分局违法。律师认为:公安机关对白兴文做出的处罚决定违法之处在于:

1、该行政处罚决定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并错误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条规定,治安管理处罚必须是具有社会危害性的行为。

白兴文从小得了严重胃病,每年从立秋开始几乎每天都疼,十八岁时体重才六七十斤。又添了胀肚子、贫血的毛病,蹲下起来就头晕目眩,生完三个女儿身体越来越差,经常卧床不起,走几步路就得蹲下或靠墙下歇歇,全身酸痛,到处看病没有效果,痛苦不堪。一九九五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就可轻松走上二楼。炼功不到半年,身上所有疾病不治而愈,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感觉到是法轮功救了自己,给了第二次生命,身心健康,也提升了道德水平,爱抱怨的心没有了,变成了一个乐于助人、善良本分的人,二十多年来从没生过病住过院也没吃过一粒药,给社会节省了许多的医药费,年近七旬眼也不花,为孩子们忙碌着也不觉得累。可见修炼法轮功有益于人们身心健康,有利于社会,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没有社会危害性的行为不可能是违法犯罪。

2、处罚的程序也严重违法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条规定处罚的程序必须合法。

程序上,本案存在诸多违法之处。如没有任何白兴文违法的证据就立案和检查搜家;检查人员没有出示检查证;扣押的物品未经白兴文清点,也没有给白兴文一份清单;行政处罚前未告诉白兴文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未告知白兴文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剥夺了白兴文的知情权以及陈述和申辩权;剥夺了白兴文行政处罚前要求听证的权利;海滨分局已经对同一“违法事实”对白兴文刑事立案,目前是取保候审阶段,不应该再对白兴文行政处罚,或者在行政处罚前应当撤销对白兴文的刑事立案,但目前并未撤销,违法一事二罚,刑事和行政案并处。

海滨分局警察违反法律显而易见。

三、法院立案又销案、请求出具案件销案的书面通知,法官互相推诿

鉴于公安机关对白兴文的行政处罚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严重损害了公民的合法权益,破坏法律的正确实施,构成重大违法,依法应属无效。

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四日,白兴文收到东营区法院的多条短信通知,告知该行政诉讼已经成功立案,案号为:(2022)鲁0502行22号;立案日期为: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收案登记人:李炎;承办人:王桂丽;案件进展显示:您的案件已安排庭审排期,庭审时间为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三日。白兴文按照短信提示成功缴纳了诉讼费五十元。

正当白兴文和律师准备此案将于三月二十三日在东营区法院开庭时,三月十四日,白兴文又突然接到东营区法院立案庭法官李焱的电话,李焱在电话中口头通知:“白兴文诉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一案被退回了,诉讼费已经退回原来账号了。”问:“不是已经立案并定好开庭日期了吗?”对方回答:“因为不符合立案条件,现在销案了。”问:“为什么?”对方回答:“不知道,我只是负责通知的,具体情况自己问行政庭。”家人随后多次拨打行政庭电话,一直没有人接。

三月十八日,白兴文收到东营区法院的短信通知,内容为:“2022年3月18日东营市东营区法院向您开具一张退费票据,退费人:白兴文,票据代码0500021255,校验码9ca9a9,查验网站:http://pjcy.sdcz.gov.cn/billcheck??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17/山东东营市白兴文就被绑架案依法提起控告始末-441382.html

2021-11-08: 胜利油田孤岛法轮功学员白兴文等被邪恶迫害情况
山东省东营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朝阳派出所为打击报复白兴文前段时间的起诉,2021年10月6日,任安远、刘录英等一伙人,非法闯入白兴文(女),杨姓(女)法轮功学员家,和季英梅,王英,李龙等一起,谎称带她们去仙河镇医院做核酸,实际上带去拘留所,在体检过程中,由于白兴文和杨姓法轮功学员血压过高,拘留所未收;李龙在仙河镇医院拒绝体检,被恶警打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大半夜强行带到东营鸿港医院做体检,直到晚上李龙,白兴文,杨姓法轮功学员才回到家中,王英和季英梅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牛庄拘留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8/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33339.html#21117225254-1

2021-10-10:修炼法轮功获新生 胜利油田母女被构陷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正在家中和回娘家的二女儿以及两个外孙团聚的法轮功学员白兴文,被孤岛海滨分局国保大队长任安远等警察和社区人员骗开门绑架。被“取保候审”后,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六日,白兴文再次被劫持,赶去要人的大女儿季英梅也被非法扣押。

目前,她们的家人正在依法要求公检单位撤销案,还她们母女自由和清白,并控告绑架迫害她们的公安人员。

法轮大法给白兴文和女儿第二次生命

白兴文,年近七十岁,家住山东省东营市胜利油田孤岛地区。修炼法轮功以前,她体弱多病,打记事起,就得了严重的胃病。到了十八岁时,白兴文的体重才六、七十斤,又添了胀肚子、贫血的毛病。生完三个女儿之后,白兴文身体更是越来越差,经常卧床不起。吃了许多药和偏方也没有效果,身体每况愈下。

一九九五年,法轮大法弘传到孤岛小镇,人传人、心传心,炼过的人都说:“法轮功太好了!祛病健身效果神奇。”白兴文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进了法轮功修炼。没有想到,看了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仅仅六、七天后,她上楼时惊奇的发现:怎么自己上楼一点不难受了?她象个孩子一样兴奋,又重新上楼试了一下,发现是真的:身体不难受了!

就这样,炼功不到半年,身上所有疾病不治而愈,白兴文知道什么叫无病一身轻。从此以后,她坚定了自己这一生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在生活中,白兴文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邻里和睦,家中三个女儿、女婿也很孝顺。日常的家庭氛围就是儿孙绕膝、其乐融融。人们平时见到白兴文这个和善的老人,总是一张笑眯眯的脸。

二十多年来,白兴文从没生过病,没住过院,也没吃过一粒药,给社会节省了医药费。如今,白兴文年近七旬,眼也不花,为孩子们忙碌着,也不觉得累。

白兴文的大女儿季英梅早年也修炼过法轮功,曾因外界压力放弃。二零一九年,因患严重宫颈癌晚期,再次修炼了法轮功,才从根本上遏制了病情。

因真相横幅 白兴文和女儿们被绑架

二零二一年五月八日,孤岛小镇出现“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横幅。

两个月之后,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七点多,孤岛海滨分局国保大队长任安远,带七八个警察和社区人员,以诱骗、威胁、撬门等方式,强行进入法轮功学员白兴文在东营市河口区孤岛镇的住处,违法搜查。

白兴文的十二岁的外孙拿出手机录像,想保留监督证据,被任安远大声训斥、威胁并强迫删掉录像。从白兴文家中非法搜走法轮功书籍、《明慧周刊》、光盘、炼功用的MP3和光盘播放器,以及期刊、护身符等。

随后,白兴文被带走,关进山东省滨海公安局孤岛海滨分局以及朝阳派出所,被以连续讯问的方式,逼问五月初有人在孤岛镇挂几条法轮功纸质条幅的事。白兴文被非法刑事拘留七天后,因身体健康等原因,在当地律师介入下,被所谓“取保候审”。

七月十五日晨,警察宋铭轩等非法搜查白兴文的大女儿季英梅的家,非法扣押了她学习用的法轮功书籍和《明慧周刊》几十本以及价值近万元的平板电脑一台,她被带去海滨分局办案区做笔录二十四小时以上。

七月十五日晨,以上部份警察同时对白兴文二女儿季英萍的私家车非法搜查,扣押了一台打印机、一个亚马逊电子阅读器、一捆新的十元人民币共一万元(后返还)等。

海滨分局警察将白兴文母女三人先后带进海滨分局、朝阳派出所讯问或询问,都被强制采集血样、毛发、指纹、面部息、声纹、验尿(该项法律规定只针对涉恐、涉毒的违法犯罪嫌疑人)。

此后,母女三人和亲属均未收到刑事拘留决定书和通知书、“取保候审”决定书和通知书(白兴文)、扣押物品清单、传唤证(仅白兴文和季英梅于九月十六日再次被传唤时,索要了一份)。

国保、派出所警察构陷 女儿维权

二零二一年九月三日,朝阳派出所警察马玉强、宋铭轩再次登门入室,要求白兴文在两张纸上签字,并说是上次漏签的,让她补上。白兴文指责他们:“上次就被你们警察骗了,签了字,还把我关了好几天,还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连我都忘了的二十多年前的东西,都翻出来,全给我抢走了,我不会再签了。”宋铭轩威胁她说:“不签的话,改天还把你带到派出所关几个小时。”

咨询律师后,九月初,白兴文的女儿向海滨分局国保大队长任安远依法索要传唤证、刑拘决定书和通知书、物品扣押清单、取保候审决定书和通知书,均被任安远无理拒绝,这是肆无忌惮地违法。

二零二一年九月八日,白兴文小女儿依照法律规定向国保大队任安远、殷军递交《解除取保候审、撤案申请书》的法律文书。任安远看到申请书,责问:“谁叫你们来做就这件事的?这是谁的意思?”女儿说:“难道我们应该什么都不做,在家等着你们把我妈送进监狱里吗?”三天后,任安远做出答复,不同意解除取保候审、撤案申请,还要继续侦查。

白兴文和大女儿被非法关押

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六日,海滨分局警察刘录英和朝阳派出所警察宋铭轩再次登门传唤,劫持白兴文到朝阳派出所,白兴文的三个女儿赶到派出所询问要人,岂料大女儿季英梅当时就被非法扣押在派出所。

孤岛海滨分局及朝阳派出所警察的多次骚扰绑架,打破了白兴文一家原有的幸福平静,给全家老老少少、亲朋好友的心里蒙上了重重阴影。

事实上,法轮功教人向善,是能够彻底改变人心的高德大法,法轮功教导修炼者以“真、善、忍”为准则,有利于民族、国家和社会,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

家属要求撤案并控告迫害责任人

作为警察的职责是惩治违法犯罪行为、保护良善。孤岛海滨分局及朝阳派出所部份警察在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人的前提下,不仅没有保护良善,反而迫害良善,这是真正的违法犯罪。

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人受追诉”,构成徇私枉法罪。最高检侵权渎职罪立案标准也规定:“1、对明知是没有犯罪事实或者其他依法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人,采取伪造、隐匿、毁灭证据或者其它隐瞒事实、违反法律的手段,以追究刑事责任为目的立案、侦查、起诉、审判的”,应当按照徇私枉法罪予以立案。孤岛海滨分局警察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对白兴文立案、侦查、逮捕、移诉追究刑事责任,已涉嫌徇私枉法。

目前,白兴文和她的家人依照法律规定向上级公安机关和检察院各个法律部门提交了法律文书:要求上级公安机关、检察院依法监督撤销白兴文及其女儿的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还她们母女自由和清白;

针对孤岛海滨分局及朝阳派出所警察违法立案、违法检查和搜查、违法采集个人生物信息、讯问或询问、采取强制措施等种种公然执法违法行为,依法控告参与此次事件的任安远、殷军、马玉强、宋铭轩等十多个警察滥用职权、徇私枉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10/修炼法轮功获新生-胜利油田母女被构陷-432377.html

2021-09-08: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白兴文遭当地警察绑架抄家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山东省东营市胜利油田孤岛海滨分局警察采用欺骗、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白兴文
白兴文,胜利油田孤岛地区法轮功学员,年近70岁。修炼法轮功以前,她体弱多病,打记事起就得了严重的胃病。一到立秋就胃疼,几乎每天都疼,不知道人活着没有病是什么感觉。到了18岁时,白兴文的体重才六、七十斤,又添了胀肚子、贫血的毛病,蹲下起来就头晕目眩。

生完三个女儿之后,白兴文身体更是越来越差,经常卧床不起,上个二楼都觉得很困难。吃饭咽不进去,嗓子堵的慌。吃了无数的药和偏方也没有效果,身体每况愈下。

一九九五年,法轮大法在孤岛小镇洪传开来,人传人、心传心,当年炼功的人,各阶层都有。炼过的人都说:“法轮功太好了!祛病健身效果神奇。”

受无神论的思想影响,当时的白兴文什么也不相信。可是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在很无奈的情况下,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进了法轮功。没有想到,看了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仅仅六、七天后,她上楼时惊奇的发现:怎么自己上楼一点不难受了?不会是搞错了吧?她象个孩子一样兴奋,又重新上楼试了一下,发现是真的:身体不难受了!就这样,炼功不到半年,她终于知道什么叫无病一身轻,这时她才真的相信法轮功太好了!从此以后,她坚定了自己这一生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

在生活中,白兴文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邻里和睦,家中三个女儿、女婿也很孝顺。日常的家庭氛围就是儿孙绕膝、其乐融融,令人羡慕。人们平时见到白兴文这个和善的老人,总是一张笑眯眯的脸。

这样一个善良慈祥的老人,近期却遭到海滨公安分局及朝阳派出所警察的迫害。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清早七点多,白兴文和回娘家的二女儿以及两个外孙正在家中,听见外面传来奇怪的敲门声。敲了一阵,又听见粗暴的撬门声。女儿忍不住隔门责问,有个自称是老年办的人说:“要找白兴文了解点情况。”一个警察从猫眼处给白兴文的女儿看了他的警官证,他是国保大队大队长任安远。

任安远也说要找白兴文了解点情况。前后僵持了十来分钟,白兴文的女儿打开了房门,忽的闯进来七、八个人,皆着便衣,不知是何身份。为首的一个穿白T恤的男子,手拿着笔和一张表格,进门拿两张证件晃了晃,然后对白兴文女儿说:“我们根据‘某某某条款’要对你家进行检查。”白兴文的女儿有点懵了,小心探问:“这个条款是什么意思?” 这个人训斥道:“我没有义务给你科普法律知识,自己查去!”

这时白兴文和女儿请进入家中的这些人都坐下,给他们打开了空调,泡了茶,想与其平和的对话。可这些人并不象他们开始在门口对话时说的那样,要找白兴文了解点情况,他们没有想沟通交流的意思。任安远打了通电话,随后就又来了几个着便装的男子,对白兴文的每个房间翻箱倒柜,开始非法搜查。

之后,有两人拿过一个写着“证物箱”的大纸箱,他们抢走了几十本大法书、大法师父的三幅大法像和三幅小法像、五个音频播放器、一个DVD播放器、一个视频播放器、一个小法轮章、一个重型裁纸刀、一千多元钱、许多打印纸等等许多私人财产。这些人边装箱,一边拍照。整个非法搜家过程持续了近三个小时,家里的每个角落包括卫生间、床底、橱顶、床缝等地方他们也不放过。把橱顶存放的二十年前的磁带都翻出来拿走。

当他们开始往外搬东西时,白兴文奋力冲去阻拦,被警察推开。白兴文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不禁悲从中来。白兴文的女儿看到母亲痛哭,忍无可忍,情绪激动的指着警察呵斥他们:“你们不是说文明执法吗?!这叫文明执法吗?!你们不懂得尊重别人吗?就这么硬抢,这样对待一位老人吗?你如果别人对你母亲这样,你是什么心情?!”

白兴文的小妹早上去上班路过白兴文家,小妹刚进门,也被他们非法扣住,不让她上班,并强制白兴文小妹打电话给公司请假。

白兴文的外孙拿了手机,对警察的所作所为进行录像,想保留证据。他们以“不想上学了”相威胁,强迫孩子删掉录像。

他们搬完了白兴文家中的物品,又搜查白兴文女儿的汽车。白兴文看见他们从车里搜走了一台激光打印机、一捆新的10元人民币,共一万元、一个亚马逊电子阅读器等。

等车里搜查完,他们就要把白兴文强行带走。白兴文的女儿替母亲说话,他们就要将她女儿一起带走。他们再次欺骗她女儿说:“没有事,就是去派出所走一趟,了解一下情况。”

到了派出所,就完全不是他们口头答应的了。警察先是对白兴文母女俩进行了一番非法搜身检查,然后就把她们母女俩分开,各自到不同的审讯室。白兴文和女儿被强迫坐在犯人的冷铁椅上,先后有人带白兴文和女儿去采集个人信息,包括采血、采集手指指纹、面部信息、声纹采集、剪下头发采集DNA。

他们在非法审讯的时候,一直哄骗带施压。后来他们把白兴文的女儿放回家。白兴文被送进河口区看守所。十天之后,白兴文被所谓的“取保候审”。白兴文年近七旬,一生清白,现在竟成了犯罪嫌疑人,真是黑白颠倒了。

与此同时,白兴文的大女儿家、王英母子家及杨永珍家都被非法抄了家,警察抄走了私人用的电脑及其它物品。

后来了解到,海滨分局此次绑架、非法抄家的原因是,今年五月八号有人发现在孤岛地区五个地方挂起了五个大型的“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横幅。海滨分局警察随后就根据路口的监控锁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两个多月的监听、监控、跟踪调查,部署了7·15绑架抓捕计划。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8/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白兴文遭当地警察绑架抄家-430569.html

2021-07-29: 被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警察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消息
2021年7月15日,被山东省东营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河口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白兴文,被以所谓“取保候审”的形式,于7月23日回到家中。

其余几位同时间被绑架的同修和亲属也已经回到家中。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9/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28847.html#21728234956-1

2021-07-28: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河北省平山县法轮功学员孙三龙于2021年7月23日午夜12点多被平山县公安局恶警绑架,于2021年7月25日11点左右回家。

江西省九江市法轮功学员范路杰于2021年7月14日两年冤狱结束己回家。

江西省南昌法轮功学员胡水英已于4月份回家。

2021年6月23日被公安绑架的湖北麻城法轮功学员刘继清在被关押18天后,于7月11日已回家。

2021年7月24日,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李秀云平安回到家中。

山东莱钢集团王传英已于今年三月份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河北省蠡县法轮功学员闫小格在上海陪同丈夫看病被绑架,2021年7月7日已回家。

2021年7月15日,被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河口看守所的孤岛地区法轮功学员白兴文,被以所谓的“取保候审”形式,于7月23日回到家中。其他几位同时间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也已经回到家中。

河北省平山县法轮功学员孙三龙于2021年7月23日午夜12点多被平山县公安局恶警绑架,于2021年7月25日上午11点左右回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8/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28829.html

2021-07-22: 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孤岛镇7.15绑架情况补充
7月15日早6:00,山东省东营市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国保大队绑架白兴文和两个女儿、王英及其儿子、杨永珍共六人,目前70岁白兴文被绑架至河口区看守所继续迫害,其他人均已回到家中。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2/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28543.html#21721232742-1

2021-07-17: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孤岛镇协作村母女三人被绑架
7月15日早六点,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孤岛镇协作村白兴文、季英梅、季英萍母女三人被绑架抄家。15日,两个女儿都在母亲家,和母亲一起被绑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17/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28279.html

东营市联系资料(区号: 546)

2021-11-16: 滨东分局分局:
电话0546-8506810
国保大队大队长王长祝13561063717
副大队长周司勤15166216777
滨东派出所0546-8506879、0546-8506878



2021-10-12: 责任人电话:
供水河口分公司:
指导员:王云国 17660780625
主任:张洪华 13854626639

2021-09-26:
部份责任人:
闫晓辉 法官 0546-7035198
东营区法院刑庭:0546-8265152
庭长纪鹏辉 0546-8265069
周忠华 0546-8265069、05468261585、13780766169
检察院公诉科 0546-3012158、0546-8268958、18661396300、0546-3012109
检察官 王莎莎
东营区国保大队0546-8926043 徐广焕 王厂 徐广顺 任文涛
东营市国保支队 纪宁
东营分局党委书记、局长 张红军
东营市公安局 于友强

2021-09-08:相关责任人信息
国保大队大队长任安远:18205461991
国保大队及朝阳派出所警察刘录英:0546-8506636(办);18505461988、15666219779
樊永平:18562956626
宋铭轩、马玉强、万德胜、张鲁勃、赵传勇、殷军、张瑞

2021-06-21: 张景山(河口区国保警察)电话:18706665016
东营区检察院赵鹏:0546-3012158
东营区法院:0546-8265070 审判长:纪鹏辉 书记员:史媛媛

2021-05-04: 山东省滨海公安局 0546-8554198 0546-8553443
副局长张吉平(主管国保):0546-8506026
国保支队副支队长郭文杰:13176632658
国保支队政委曹发亭:0546-8506376、18205461102、13361515983、宅0546-8777183
科通派出所 0546-855286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