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1-3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济南 山东省女子监狱(济南女子监狱) >> 孙玉娇(娇娇,姣姣), 女

孙玉娇(娇娇,姣姣)
父母亲被迫害致死 女儿孙玉娇被枉判七年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山东省蒙阴县东儒来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21-06-21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孙玉娇(娇娇,姣姣)
夫妻/父母: 孙丕进(孙佩进) 于在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9-15: 一个永远无法团圆的家
中秋佳节,万家团圆,但在山东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却有一户人家永远无法团圆。这个家的户主孙丕进在去年已经蒙冤而死,妻子于在花在多年前也已经过早的含冤离世,唯一的一个女儿孙玉娇不幸被当地法院枉判七年,重刑入狱。村民们每当路过这个空荡荡的家时,都会嗟叹不已。中秋来临,家家欢乐团圆,此时,这个孤独的家显得格外沉寂凄凉。夜幕降临,秋风一阵阵的吹打着这个苦难之家紧锁的大门,似在诉说着一个悲惨的故事。

大法救了无望的家

孙丕进、于在花,是蒙阴镇东儒来村老实巴交的村民,种地为生,但夫妻二人长年患有多种疾病,有一个女儿叫孙玉娇,也是身体虚弱。为了治病,家境搞得十分贫寒,全家人心情烦恼,吵架哭闹声经常从这个家传来,一家三口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尽头。

约在一九九七年,法轮功在当地弘传开来,祛病效果神奇,夫妻得知,随即学炼后,大人、孩子的病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同时夫妻从大法中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悟懂了人生意义。尤其是妻子于在花变得温和善良,努力孝敬公婆,从此家庭走向和睦,全家充满了欢声笑语。

显然,大法救了他们全家,原来无望的家一下子变成了希望之家。带着感恩的心,他们开始向亲朋分享喜悦和健康,家乡人包括婆家人看到了于在花得法后的身心变化,有很多人走向了修炼,他们身心受益,感慨多多。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对法轮功发动了政治迫害运动,从此一家三口遭到了空前的风霜磨难。

蒙受不白之冤

面对不公和陷害,百姓选择的路子只有上访,纯朴的于在花也是这样想的,希望上访和官员对话,讲出自己学炼法轮功受益情况,请上级停止打压迫害。可是这个真诚正义的举动,迎来的是一次次的抄家绑架和暴力转化。

一九九九年农历十一月初三,于在花和本村大法学员第一次到北京上访,遭到临沂市公安警察截访,后被劫持到蒙阴非法关押在二警区,当时二警区警长王志坚私吞了她五百四十元钱。两天后,把她转到蒙阴看守所,被非法刑拘一个月。回家后,被逼迫每星期要到二警区报到。在非法关押期间,当时分管政法的蒙阴镇邪党副书记公丕宝和二警区警长张志坚把于在花家的冰柜、彩电及小卖部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抄走。后来,公丕宝在镇洗脑班上说:“把于在花家抄得半袋子洗衣粉也没留下。”

紧接着,蒙阴镇官员把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全部绑架到洗脑班连续逼迫转化,参与迫害的恶徒官员主要是李枝叶、类延成、房思民、王世鑫、王欣、公丕宝、张志坚等。地点不断变化,由开始能回家到后来封闭式劫持,由诱骗转化不得逞到暴力折磨,他们夫妻和其他学员遭受了烈日下暴晒、关车库、坐在水泥地面上扳脚趾尖、手触着地九十度大弯腰、长时间罚站、男女关在一个屋里、痞子暴打等等。

在茶棚洗脑班,被毒打最严重的是孙丕进。他被打倒在地,两个痞子脚踩着孙丕进的头,手摁着孙丕进的身子不让他起来,毒打、折腾他,胳膊上被毒打的起了一个鸡蛋般大小的硬包。

农历六月初一,于在花又被非法关押到蒙阴县职业中专“610”。打手喝酒后毒打于在花,当时她被逼迫蹲在臭水沟里毒打了一阵后,又被弄上沟来,打手用脚猛踢她的头、颈,然后用穿着皮鞋的脚踩着她的头、脖子来回搓,直打得她鼻、口、耳朵出血。此后她眼睛流泪睁不开;脸肿得象胖娃娃,半月后才消肿。李枝叶和当时的“610”头目类延成不承认是打的,说是关押时间长缺乏阳光造成的。一周之后于在花开始眼痛,房思民让中医院大夫吴迪验伤后,才把她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三日,公安“610”李某(四十多岁,大眼睛,平头)和另一名恶警突然闯到于在花家中,把她劫持到二警区。恶警王伟等刑讯逼供,因不配合非法审讯,恶警王伟用脚踹她,三脚踹折了她的锁骨,她剧烈疼痛。最后恶警王伟恶狠狠地说:“于在花,你不用不承认,以后有你好受的时候,三电棍就把你电出来了。”

九天后她被转到县“610”,当时感到头疼。县“610”头目类延成说:“你不用疼,拉你梁头就不疼了。”然后强制让她双手举起,脸贴在墙上站着,站了两早晨。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农历)她被无条件释放回家。这次她被县“610”非法关押了十九天。

家已不家

进京上访遭受不白之冤,但于在花并没有对政府失望,天下总得有个说理的地方,为了讲明真相,她和丈夫商议,她决定再次进京上访,却遭到当地恶徒更加严厉的迫害。从此他们的家成了恶徒们时常作案的地方,家已不家。

二零零零年腊月十二日,她和学员张艾军再次进京请愿上访。在天安门广场他们打开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随即被恶警劫持天安门广场拘留所,后被村镇干部劫持回蒙阴,关押在二警区。腊月十八日,又被转到蒙阴县看守被非法关押二十八天。过完新年才回家。此后,恶徒们时常伺机迫害夫妻二人。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九日,恶徒公丕宝到于在花娘家找她,没找到。正月二十二日,恶徒姜怀忠等来到她家,让她收拾收拾到“610”,她趁上厕所的机会走脱。当天晚上,恶徒公丕宝、姜怀忠等翻墙跳进院里,毒打孙丕进,把孙丕进打的直吆喝。恶徒怕邻居听见,把孙丕进带到蒙阴北环路毒打,胁迫他到亲戚家找于在花,孙丕进趁恶徒不注意时也走脱。

同年三月中旬,于在花刚刚回到家中。蒙阴二警区恶警张志坚和孙付利来到她家中,骗她到了村大队,恶警张志坚二话没说,从腰里掏出手铐把她双手铐上,直接把她送到山东省 第一女子劳教所。年幼的女儿眼睁睁看着妈妈被带走。因于在花被迫害的身体不好,劳教所拒收。十三天后,蒙阴公安局不得不把她接回。

家和主人伤痕累累

连续遭到迫害,当地许多学员包括孙丕进夫妻二人认识到,中共恶党耍流氓不讲理,上访对话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但决不能叫中共谎言迷惑危害了乡亲们,更不能让他们与中共为伍而毁了未来。于是学员们想到的是尽快向乡亲们澄清谎言,以各种真相方式挽救众人。但这条路也是磨难重重,迫害不断。家和主人被打击的伤痕累累。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二日,由于做大法横幅被人举报,蒙阴二警区恶警张志坚等人又要抓捕于在花和丈夫,幸亏一位好心人给她捎信,她和丈夫顺利走脱。恶警张志坚等人非法抄家,抄走一本大法书,家中被抄的乱七八糟。他们夫妻被迫流离失所。年幼的女儿由七十多岁的老人抚养。

二零零三年二月初十,孙丕进带着真相资料、磁带在新泰被查出,随即被绑架。后转到蒙阴看守所遭毒打,最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潍坊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十,于在花和大法学员王付成在蒙阴镇西洼租的房屋内正钉着大法书,蒙阴二警区恶警孙付利带着一群恶警闯入她们租的房内,把她和王付成绑架到二警区。王付成被毒打的休克,脸上还有被抽打的四、五道手印。

于在花遭受了象拉死狗般拖拉、用针头扎腿、注射不明药物、橡皮棍毒打、手铐砸头等酷刑摧残,她被折磨的头疼、胸难受、背上、胳膊、大腿、脸上变成了紫青色,浑身麻木。县医院的大夫查体后作了鉴定:“小腿萎缩,再这样下去全身瘫痪。”恶人仍不死心,想从她家里讹钱,又让她躺了十天才让她婆婆接回家。

家破人亡

至此,面对伤痕累累的于在花,当地的政府人员只要还有一点人性,就不会再难为下手加害了,然而,那些追逐名利的恶徒们,在中共恶党谎言的迷惑下,哪有什么良知,只知道穷追猛打,最终导致于在花家破人亡。

回家后,蒙阴县法院恶人还是时常到于在花家骚扰。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法院和县“610”恶人企图再次绑架她,送往济南劳改队。趁他们翻东西时,于在花未来得及穿衣服,匆忙走脱,被迫再次流离失所。

为了追捕于在花,恶徒们耍尽花样,利用特务的伎俩,多次冒充法轮功学员到她婆家、娘家行骗,企图找到于在花的下落加害于她,最后,他们被识破骗术而未能得逞。

就这样,于在花在外流离失所了整整十一年。期间,她无法回家安心劳作生活,无法正常关心孩子上学,无法对老人尽孝道。长期的颠沛流离之难,艰苦的生活条件,加上对亲人的思念担心,导致她患上全身浮肿疾病,医院给出了病危通知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于在花不幸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永远无法团圆的家

妻子含冤而去,孙丕进悲痛万分,此时,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沉重的选择,是退避三舍,以免迫害,还是继续讲真相反迫害。平常日子里,这个性格比较脆弱的农家汉子,这时候,却表现的非常坚强,他怀着悲愤的心情,处理了妻子的后事,父女二人决定直面邪恶,放弃外出挣钱过安稳日子的机会,留在家乡,继续向乡亲们讲清真相,帮助人们认清中共的谎言,走出中共罪恶招来的劫难。可是,他哪里知道,邪恶的610人员早就视其为重点加害对象,已经对他杀心顿起。

二零二一年,蒙阴县610和国保又以所谓“清零”借口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六月十日和十八日,当地警察先后劫持了约三十岁的女儿孙玉娇和六十岁左右的父亲孙丕进,并抢劫部份财产。

第二天,家人突然被告知,孙丕进去世。下午两点三十分,孙丕进的二哥二嫂和四弟被通知到现场确认死亡。

当时现场有610人员和警察几十人,场面非常恐怖,用各种语言恐吓孙丕进的亲人,610人员说孙丕进是“跳楼自杀”,但不让亲人仔细验尸。亲人只看到孙丕进没了一个眼球,半边头塌陷,胸腔塌陷,疑被活摘器官。当时公安警察封锁中医院,封锁消息。孙丕进的遗体被停放在蒙阴县殡仪馆。

为了掩盖这起冤死案真相,当局还秘密的派出了党政人员和许多特务潜入到孙丕进所在村和他岳父的村,对他亲朋监视威胁,对他哥弟等家人强制封口,不许他们请律师打官司、上访、接触法轮功学员、说出真相,连处理赔偿费都不许说出。期间,许多特务在村里蹲坑、巡逻,村子被搞得一片恐怖。并在当月即六月二十六日,强制家人同意秘密火化了孙丕进的遗体。不久,孙玉娇被枉判七年入狱。

就这样,在中共连续迫害下,善良的于在花和丈夫孙丕进,为了维护神圣的信仰,先后蒙冤离世,唯一的亲人女儿孙玉娇被陷害入狱。这个原本能过上正常生活的希望之家竟被中共恶徒敲打的彻底破碎。这是一个多么残暴的执政党和政府及其执法者,这是一个多么炎凉的世道啊!

中秋佳节,万家团圆,但这个正义之家从此永远无法团圆了,凄凉的宅院和紧锁的大门,在证实着主人曾经遭受的一次次欺凌和冤屈,平常日里偶尔从这个苦难之家传出的一点点笑声,已经成为乡亲们永远的记忆了。

秋风拂泪,天地同悲,路人扼腕,悲愤难抑。可是巨难中,中共在中华大地上制造的家破人亡的悲剧,何止孙丕进这一家?!

中秋来临,倍加思亲,亲朋们在悼念那些冤死亲人的同时,一定会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愿正义尽快降临人间,愿诸多沉冤尽快平反,愿世界尽快回归祥和平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15/一个永远无法团圆的家-449557.html

2022-03-11: 父亲被迫害致死 女儿被枉判七年
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610和国保二零二一年以所谓“清零”借口,拉网式骚扰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娇六月十日左右在家中被暴力绑架,她父亲孙丕进六月十八日下午六点还在上班时被绑架,第二天被迫害致死。孙玉娇被劫持到临沂看守所,近日得知被非法判刑七年。

孙玉娇的母亲于在花,因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到当地中共警匪暴徒的多次迫害,曾被恶警王伟用脚踹折了锁骨,曾多次被关押在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被非法劳教,遭到多种酷刑摧残。历经生死磨难,被迫流离失所十多年,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孙丕进、于在花,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人,夫妻二人在学炼法轮功前,曾患多种病,孩子身体虚弱,家境十分贫寒。有幸学炼法轮功后,大人、孩子的病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于在花从大法中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悟懂了人生意义,她努力孝敬公婆,家庭和睦充满了欢声笑语。婆家人看到了于在花得法后的身心变化,有很多人走向了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大法后,孙丕进、于在花夫妇坚修大法,接连遭到蒙阴镇王世鑫、公丕宝、姜怀忠、王欣等恶党不法人员与蒙阴610类延成、房思敏、王欣(因在镇打人出名后调610充当打手)等打手的残酷迫害,家被抢劫一空,孙丕进在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潍坊监狱遭受了种种非人折磨。

二零二一年,蒙阴县610和国保又以所谓“清零”借口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在六月十日左右,蒙阴街道第一派出所突然窜到孙丕进的家里,乱翻乱抢,当场抢走了部份大法书籍、救人的真相资料一宗和打印机、电脑等个人物品财产。女儿孙玉娇则被暴力劫持到派出所审讯,后转到临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下午六点,蒙阴县国保大队及蒙阴县城郊派出所警察,把正在新亿达瓦厂上班的孙丕进绑架。第二天,家人突然被告知孙丕进去世。下午两点三十分,孙丕进的二哥二嫂和四弟被通知到现场确认死亡。当时现场有610人员和警察几十人,场面非常恐怖,用各种语言恐吓孙丕进的亲人,610人员说孙丕进是跳楼自杀,但不让亲人仔细验尸。亲人只看到孙丕进没了一个眼球,半边头塌陷,胸腔塌陷。当时公安警察封锁中医院,封锁消息。孙丕进的遗体被停放在蒙阴县殡仪馆。

为了掩盖这起冤死案真相,当局还秘密的派出了党政人员和许多特务潜入到孙丕进所在村和他岳父的村,对他亲朋监视威胁,对他哥弟等家人强制封口,不许他们请律师打官司、上访、接触法轮功学员、说出真相,连处理赔偿费都不许说出。期间,许多特务在村里蹲坑、巡逻,村子被搞得一片恐怖。并在当月即六月二十六日,强制家人同意秘密火化了孙丕进的遗体。

从六月十九日将一个好人害死到当月二十六日强制火化,还不许控告上访,蒙阴县不法之徒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完成了整个事件的处理,显然是在掩盖自己的杀人罪行。

现在,孙丕进的女儿被非法枉判七年,据悉已经被劫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
关于孙丕进、于在花夫妻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文章《妻子被迫害离世 山东蒙阴县孙丕进被迫害致死》、《丈夫被非法判刑五年 妻子流离失所》、《历经生死磨难 山东蒙阴县于在花含冤离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11/父亲被迫害致死-女儿被枉判七年-439919.html

2022-02-25: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孙玉娇被非法枉判
据悉,临沂市蒙阴县孙玉娇被非法枉判,上个月已经被劫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具体被非法枉判日期待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25/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38474.html

2021-06-29: 妻子被迫害离世 山东蒙阴县孙丕进被迫害致死
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东儒来村法轮功学员孙丕进,六月十七日在自家田里干农活时,被蒙阴县派出所绑架,第二天被迫害致死。家人查看其尸体时,发现脑浆溢出,一只眼珠没有了,身体平平的。

六月十八日,中共不法人员声称孙丕进在蒙阴县中医院,因不配合做核酸检测,跳楼,当场死亡。真实情况待查。当时公安警察封锁中医院,封锁消息。孙丕进尸体现在停放在蒙阴县殡仪馆。

此前,孙丕进的女儿娇娇(小名)在家被蒙阴县派出所人员绑架并抄家,抢劫走了不少的物品,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

孙丕进的妻子于在花,因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到当地中共警匪暴徒的多次摧残,历经生死磨难,被迫流离失所十多年,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孙丕进、于在花夫妇二人在学炼法轮功前,患多种病,孩子身体虚弱,家境十分贫寒,生活暗淡。有幸学炼法轮功后,大人、孩子的病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于在花从大法中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悟懂了人生意义。她努力孝敬公婆,家庭和睦充满了欢声笑语。婆家人看到了于在花得法后的身心变化,有很多人走向了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大法后,孙丕进、于在花夫妇坚修大法,接连遭到蒙阴镇王世鑫、公丕宝、姜怀忠、王欣等恶党不法人员与蒙阴610类延成、房思敏、王欣(因在镇打人出名后调610充当打手)等打手的残酷迫害,家被抢劫一空,孙丕进在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潍坊监狱遭折磨。于在花被恶警王伟用脚踹折了锁骨,曾多次被关押在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十,于在花和法轮功学员王付成在蒙阴镇西洼租的房屋内正钉着大法书,被蒙阴二警区恶警孙付利带着一群警察闯入绑架,王付成被毒打得休克,脸上还有被抽打的四、五道手印。正月十四左右,于在花被蒙阴看守所送往到中医院检查身体,县“610”头目类延成在医院等着她,他说:“让她装死,非给她灌食不可。”大夫给于在花做了心电图,她仍然极度难受。一名中医院大夫说:“她不呕吐,装的!”类延成便开始用针头扎于在花的腿,边扎边说:“叫你装,叫你装!”县“610”恶人类延成、房思敏说:“于在花,你想死吧,想死就让你死在这张床上。张德珍死在这张床上,孙某某也死在这张床上……”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八点多,一群自称是当地派出所的一行5人(4个穿制服、1个没穿)来到孙丕进家骚扰,让去当地县城的一个汶河大酒店所谓“学习”,还得做体检。孙丕进当时正好不在家,他们威胁说不去就强制执行。临走的时候,一个40多岁、个子在1米78、方脸的大个子男子(派出所的指导员姓王)拿出手机拍孙丕进家人的车牌号,当家人拿出手机要给他们拍照时,被此人一把抢过。一个也是40-50左右、身高1米70多点、圆脸的男子过来就用右手掐住孙丕进家人的脖子,左手指着,嚣张地说;你凭什么拍,你再拍试试。这时,邻居夫妻过来。那个人看人来了赶紧放开了孙丕进家人。

关于孙丕进、于在花夫妻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文章《丈夫被非法判刑五年 妻子流离失所》《历经生死磨难 山东蒙阴县于在花含冤离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29/妻子被迫害离世-山东蒙阴县孙丕进被迫害致死-427541.html

2021-06-21: 山东省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娇娇被非法关押到临沂市看守所
据悉,被蒙阴县派出所人员绑架的山东省蒙阴县东儒来村法轮功学员娇娇(或姣姣)(小名),现已被送往山东省临沂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21/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27235.html

济南 山东省女子监狱(济南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21-12-23: 山东省女子监狱:
邮寄地址:山东济南高新区孙村镇世纪大道3777号,822信箱100分箱
邮编:250104
电话:0531-85838066

2021-10-18: 参与对山东梁山大法修炼者陈秋香迫害的主要人员有:
国保大队 张敏(主要责任人)18615923228
国保1(男,不知姓名) 17686117627
国保2(男,不知姓名) 18615923170
检察院 马宏辉(开庭前改换的)
法院 郭长征(主审) 15753796063
所谓的证人:山东梁山马营乡派出所协警江海蛟、张继海。

据悉,陈秋香仍在济宁看守所被非法关押。

2021-05-09: 山东省女子监狱位于:济南市高新区世纪大道3777号,孙村中学东500米路北,

山东省女子监狱(济南女子监狱)参与迫害的责任人电话:
监狱长 赵来春:531-88928001
政委 隗建华:531-88928006
副监狱长 赵鸿燕:531-88928004(管迫害)
副监狱长 徐华:531-88928005
副监狱长 谢广文:531-88928002
副监狱长 刘永治:531-88928003
办公室:531-88928009
办公室主任 接金家(音):531-88928000
纪委办:531-88928026
驻监狱检察室:办 531-88928060 负责人 王选莉
狱政科 胡秀丽,付蓉、王淑英 办:531-88928028 531-88928029
教育科
科长室 531--88928036
办公室 531--88928035
心理咨询室 531--88928037
教育分监区 531--88928101
政治处
王尤春
办公 531--87072805
住宅531-- 82466123
手机 13953136326
唐应基
办公 531--87072835
住宅531-- 87072728
手机 13953130531
宁冬云
办公531-- 87072815
手机 1396900972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