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7-29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贵州 >> 贵阳 云岩区 >> 王东香, 女, 8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贵阳市云岩区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20-09-1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6-12: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王东香被骚扰迫害
2021年6月7日上午,贵阳市云岩区王东香(女,81岁,独居)买菜回家时,看见自家附近停了两辆警车,其中一人是荷塘派出所专门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张惠娇,周围有十来个陌生人在走动。当王东香拿钥匙准备开门时,身侧面站着三个小伙子,其中一人问王东香叫什么名字。说他是荷塘派出所警察,要到王东香家里查看。王东香拒绝。警察说:“你不开我们会找人来开。”

这时不远处的七、八个便衣陆续朝王东香围过来。王东香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本单位有很多围观者,王东香向所有在场的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讲本单位从1999年起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并殃及家人。警察全都上警车跑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12/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26883.html

2021-04-27: 修大法绝处逢生 八旬王东香屡遭迫害
贵阳82岁的法轮功学员王东香,修大法后绝处逢生,一身疾病不药而愈;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屡遭迫害、骚扰,被非法劳教三年。

下面是王东香老人诉述她的遭遇:

我叫王东香,女,一九三九年生,贵阳人,一九九六年三月修大法时已是年过半百(57岁)的人了。

一、苦难人生因修炼大法而改变

回首修炼前的大半生,一言以蔽之:就是苦!我深切的感受到:人生就是苦!当人就是苦!前半生我一直是浸泡在苦水中,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我出生于四川偏远山区一户极端穷苦的农民之家,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从小到大、一年到头,终日在田间土地上辛苦劳作。在我孤陋的人生记忆里,人生就是:贫苦、穷困、饥寒、劳累、病痛等,如影随形、终身相伴,永远也摆脱不了。

小时候,我只是断断续续的读过几年初小,每天一面上学读书,一面还得抓紧时间上山割草来饲养家中的牛羊,读书与割草,后者是主要的,只有割够数量才能去读书。

结婚后丈夫当兵在外,退伍后一直在外地工作,除每月寄回不足十元钱之外,其它也一概不管不问。婚后接二连三,共生了三个孩子(一女两男),全由我一人抚养,地里的农活、全家的牲畜(牛、羊、猪)全部家务,里里外外一切皆由我一人独立承担。

日子过得多艰难啊!每天从清晨忙碌到深夜,疲于奔命、不堪重负、应接不暇、顾此失彼。记得一次在田里插秧,把老二(儿子)放田埂上,孩子跌进一旁的大水沟里险些送了小命。

当时一些奔赴山区搞巡回医疗的女医护人员,目睹了当时农村的现状,非常感叹的说:穷困农家的妇女太苦了!比牲口还不如,牲口夜间还能充分休息,而贫苦农妇终日劳累,直到深夜还在剁猪草、熬猪食,睡眠时间少得可怜,身体早已拖垮了,显得特别衰老。

我每次生育后第二天就得下地干活,无论是严冬酷暑,还是雨雪风霜都得面对。就是民间说的“坐月子”一定要保证充分的休息和营养,并有许多禁忌,否则,劳累失血,或受到风、寒、湿、邪等而患上月子病,则无药医治,终身不愈。这真是经验之谈,早已被无数实践所证实。我从未享有过坐月子,终身劳累,身体亏损太大,以致年轻轻的就得了一身的病,从头到脚都不自在。正值二十七八的青壮年,就患有多种疾病:头疼、头晕、产后风寒,腰痛得直不起,风湿性关节炎、腰椎间盘突出、胃病、妇科病等等。由于无钱医治,在痛的无法承受时,就采用四川民间的“烧灯花”(灯草浸于桐油中、点燃灼烫患处)也只是暂时缓解。多种疾病缠身,拖了我二十八年。

丈夫婚后从来不顾家,后来发展到不回家、不要这个家了,原来丈夫早有外遇。我一个农村弱女子,没有能力抗争,只得认命,听天由命!

一九九六年三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按大法要求实修,一个月后,不知不觉之间一身疾病不药而愈!对我来讲真是喜从天降、绝处逢生,从此结束了五十七年的痛苦人生,结束了二十八年之久的病魔缠绕,全身心的感到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轻松愉快,深深感激师尊的再造之恩!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真正人生的目的,“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当人”[1]、“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1]、“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使人改变他的一生,这是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这个人从此以后走上一条修炼的路。”[1]

二、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的日子里

1、北京上访

迫害突然发生时我一下子懵了!这个政府怎么啦?肯定是搞错了!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我与两位同修乘上了去北京的火车;期间我们不断得到鼓励:我天目看见师父穿着给学员讲法时的西装衣服,盘坐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空;我们三人分头在三个窗口买的火车票,居然会在同一节车厢,甚至是同一条凳子的三个位置上,座号都是连着的;车上也没被查票,打坐也没被干扰等。我去北京信访办就是想把自己修炼身心受益的切身体会,向政府去说:法轮大法是好的!李洪志师父是好的!请求政府停止利用电视、广播等攻击诬陷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收回禁止修炼法轮功的“命令”,恢复正常炼功环境等。

结果到北京就听说“上访”被拒绝,我们就去了天安门广场。到天安门广场刚坐下开始打坐,周围的人群立即围拢上来,随后一群警察冲破人群二话不说,就把我们三人架到“天安门派出所”。警察们在早已挤满了法轮功学员的屋子里,一个个的询问登记。我们登记后,很快被贵州驻北京办事处人员带走,关进办事处的地下室。

三、四天后我被(我所在的派出所警察欧兴、居委会主任陈先连,和老伴单位保卫王志洪、科长 刘昌勇)这四人带回贵阳,送云岩百花山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后放回家。老伴被单位通知:四人去北京来回的花费6000元,将从老伴的工资中逐月扣除。

2、在小关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三月到四月,我被王志洪绑架到小关洗脑班。从贵阳市某派出所抽调的女警察胡举芝,天天给我灌输诬陷大法的那一套歪理邪说,逼我签“不再炼功”的字,我不听、更拒绝签字,在洗脑班结束时仍然坚持不签字。胡举芝气急败坏的说:你不听,也不签字,看我怎么找机会收拾你!胡举芝在之后不到两个月期间,对我还真下毒手,在一个夜晚,我被绑架离家后,坐牢狱一关就是三年。

3、在遵义县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晚十点,在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后(就我与7~8岁的小外孙女在家),又是王志洪带一群警察冲进家门。遵义乌江单位保卫人员李文华冲(已遭到恶报:患上喉癌不能说话,老婆疯疯癫癫不正常,儿子去别人家敲门,玻璃门窗从头顶上掉下来,当场被打死。)到我身后:将已过60岁的我双手扭向反背,用脚猛踢脚腕后我被踢跪倒在地,再铐上手铐,开始抄家。

在抄走了师父法像和一些大法真相资料后,把我带上警车,身后的小外孙女哭喊着:“我要外婆,我要外婆!”(几年后得知,当晚是隔壁邻居收留小外孙女,再与女儿取的联系后,小外孙女才有了着落),下半夜两点左右我被绑架到遵义县看守所。

女狱警强逼我脱下外面的两件衣服和鞋,搜走我身上的钥匙和不多的钱,我被推进监室。

我在看守所一个多月里,睡在便坑旁边。二十平方米左右的监室,挤满了几十个各类犯人,牢头指定我睡的位置在便坑旁边,只穿一件单衣光着脚的我,当晚就直接睡便坑旁的水泥地上;女儿送来被子后,也铺在便坑旁边,几十人一个便坑,夜晚睡在那里,有时小便会往身上、脸上溅。

第二天牢头叫背“监规”我不服从,牢头指挥犯人毒打我、拽头发等,头发被她们大把大把的拽下来。

警察一次次提审就是强调“政府叫不准炼,就不能炼,要炼就是违法的”,就是强调签字“不炼功了”就放回家,否则就送劳教所、监狱,我就是一次次的说“我不签!”

一个多月后,我被带到说是“戒毒所”的地方:靠山的房子,很破旧、没有任何东西,连灯都没有的一长间大屋子里。在那里又是半月之久。

4、在中八劳教所被迫害

在“戒毒所”半月后的一天,又叫收拾东西,等上警车后,又叫把被子留下。我问:又要送哪儿?“大黄山”,警察回答说(后来才知道“大黄山”是原来经常枪毙人的地方)。实际是,当天被非法送到“贵州省中八劳教所”。

在中八女所的几年里,别人看我已经是精神病人了。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云岩区法院(钟兆林)来劳教所,要我在离婚书上签字。老伴是邪党党员,也害怕,加上在外面早有外遇。我修炼后一直想:和老伴是结发夫妻,三个孩子虽也长大成家,希望爸妈能白头到老,我也在顾及孩子们的愿望,也就强忍着。在中八劳教所,警察就利用“不想离婚”来要挟我“转化”。先是单位、派出所、居委会人员找老头做工作后,由老头提出“离婚”要求,法院积极办理,就有了云岩区法院(钟兆林)来劳教所,要我在离婚书上签字一事,并说,“只要你放弃修炼,我就不判‘离婚’。”最后,我在离婚书上“签了字”,我就这样解除了多年来与老伴在感情纠葛上一直存在着的一块心病,轻松多了。

三、多年不断的骚扰

二零零四年六月九日我回家后:开始是说从劳教所出来要“回访”是规定;接着是每年的节假日、敏感日等上门或电话就是在“打招呼”;二零一三以后的一次次上门“抽血”。

二零一五年“诉江”后,我被三天两头的上门骚扰。过程中,我想来家的派出所、居委会人员他们也是不情愿的,我应该给他们讲真相:我问:我做错了那些事情?你们是管好人还是坏人?等等。

贵阳市从二零二零年三月开始,邪党大搞所谓“清零”运动;我家门口也从三月九号开始,到九月的半年里,每天都有人守着一直到九月才离开。

开始是荷塘派出所(电话:8484411)罗忠灿、片警 莫文俊,荷塘居委会人员来家里敲门,我就不让进家,我说:有什么话在外面同样可以讲清楚!片警莫文俊非要进家看看,我不让看。我说看什么?你们要看什么我知道,你们是来找资料的,我没有!

后来,就是从“保安公司”雇人来家门口守候着,有三男一女(潘姓、穆姓、翁姓三男,苏姓一女)每天每人80元,不分双休日、节假日,从上午九点到晚上九点;只要我在家就行,离开家就必须跟着;过程中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他们表示是不情愿的,但瘟疫期间找不到活干,还望能理解。后来,每当酷日和大雨时,我请他们进家,给他们喝水,让进家上厕所,搬凳子放门口给他们坐等;这些保安到九月离开后,居委会的后来跟我说,这些保安对我的评价非常好。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27/修大法绝处逢生-八旬王东香屡遭迫害-423841.html

2020-05-22: 贵阳市云岩区荷塘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三月十三日,贵阳市云岩区荷塘派出所警察罗宗灿和居委员会人员杨廷萍到法轮功学员王东香(八十一岁,女,独居)家骚扰,被王拒之门外。

三月十九日,罗宗灿和杨廷萍又带四人软硬兼施闯入法轮功学员王东香家,借口是看望,谈话中作记录,被王东香撕毁。

五月九日,杨廷萍和云岩区荷塘派出所警察莫文进又带一大帮人在王东香家敲门,王拒开。他们要王去居委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22/贵阳市警察和居委会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406666.html

贵阳 云岩区联系资料(区号: 851)

2021-06-12:贵阳市云岩区荷塘派出所:0851-84844110
贵阳市云岩区荷塘派出所法律顾问姜倩倩:18785159697
贵阳市云岩区荷塘派出所管段片警张惠娇:13765167770
贵阳市云岩区荷塘派出所警察罗忠灿:15519596182
贵阳市云岩区荷塘派出所警察牟文俊:13984019656



2020-11-10: 贵阳市云岩分局国保大队:张柱 13984861205

2020-07-25: 云岩公安分局:
李安 电话 13595026785 警号 008089

姓 名 陈林
电 话 0851-87160238
职 务 云岩公安分局党委委员、政工室主任

姓 名 冯伟
职 务 云岩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电 话 0851-86762336

姓 名 李刚
职 务 云岩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副政委
电 话 0851-87160297

姓 名 林超
职 务 云岩区政府副区长、云岩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
电 话 0851-86822110

姓 名 刘闯
职 务 云岩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电 话 0851-87160296

姓 名 刘年一
职 务 云岩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电 话 0851-87160253

姓 名 卢颖
职 务 云岩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电 话 0851-87160290

姓 名 舒毅
职 务 云岩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
电 话 0851-86822110

姓 名 谢宁
职 务 云岩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电 话 0851-87160288

姓 名 许华
职 务 云岩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电 话 0851-87160251

姓 名 岳红
职 务 云岩公安分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
电 话 0851-87160236

2020-05-22: 贵阳市云岩区荷塘派出所警察:罗宗灿电话:15519596182

注:以下几个电话号码是骚扰上述法轮功学员的人的号码:
13984006324
18685054073
18166724846
1337851872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