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7-04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北京 >> 东城区(天坛地区) >> 李立鑫(李立新),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门头沟区永定镇惠康六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20-07-23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非法庭审/监狱  受迫害程度:高
交叉列在: 北京 > 北京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1-24: 北京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二至八年
包括北京画家许那在内的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因发北京的疫情照片给网络媒体,遭中共当局非法拘捕、关押构陷一年多,于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四日被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非法判刑:

许那,非法枉判八年,勒索罚金二万元;
李宗泽、李立鑫、郑玉洁、郑艳美,都被非法枉判五年,勒索罚金一万元;
邓静静、张任飞、刘强、孟庆霞,均被非法枉判四年,勒索罚金八千元;
李佳轩、焦孟娇,被非法枉判二年,勒索罚金四千元。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五日,北京东城区法院非法对他们开庭。五位维权律师,从程序和实体两个方面,为许那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做了有理有据的辩护,要求无罪释放。律师指出,这个公诉人没有法律依据、没有事实、没有证据来证明她的那些错误定罪,于是就把自己的想象当作事实来说。很多事情都没有事实根据。如,在这些法轮功学员家里抄出的法轮功书籍等等,那是他们自己学法修炼用的,检察官却说是“用于传播而持有”,这是明显的恶意构陷。

这次开庭没有送达传票,仅凭这一点,庭审就立不住脚。律师指出,此次庭审的程序有多处违法,如,不立案就起诉。最初的罪名是“寻衅滋事”,后来改成触犯《刑法》第三百条。如果罪名变了,就要重新立案。作为检察院,如果发现不是原来的罪名,就应该退捕。又如,在检察院阶段,不让律师阅卷,违反了法律规定,侵犯了律师的辩护权利,致使律师们在检察院不能提出有效的辩护。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上午,许那在家中作画时,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顺义区公安局国保大队以及顺义区空港派出所警察协同绑架,第二天警察去家中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手机、摄像机等私人物品。

当天绑架的还有李宗泽、李立鑫、郑玉洁、郑艳美、邓静静、张任飞、刘强、孟庆霞、李佳轩、焦孟娇等十三人。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及东城区公安分局等部门策划了此次大规模绑架。参与绑架警察的数量是按照每个人十个警察配置的,有数百警察参与了这次大绑架。据称,二零二零年六月,许那等因发“北京疫情”图片给海外媒体大纪元,被北京国安、国保在大纪元网站看见这些照片后,通过监控器记录,看到有许那、李宗泽在监控器下走动,随即采取对他们的跟踪、监控。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许那、李宗泽、李立鑫、邓静静、张任飞、李佳轩、焦梦娇、郑艳美、郑玉洁、孟庆霞、刘强被非法批捕。王宇、付文以取保候审形式放回家。十一月,许那、李宗泽等11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到检察院。十一月二十一日,东城区检察院因证据不足将案卷退回至东城区公安分局。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日,东城区检察院将此案构陷到北京东城区法院。在检察院阶段,律师阅卷权利被限制、阻挡,只准看卷、抄卷,每位律师只给四个小时的阅卷时间。东城区法院也对辩护律师阅卷提出苛刻条件,如:要求十一位当事人的律师须同时到场阅卷;不许对当事人卷宗拷贝、复印和拍照,也不向辩护律师提供光盘、优盘等电子案卷。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五日,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非法对上述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开庭。律师们从程序和实体两个方面,为这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或轻罪辩护,指出此案存在多处的违法之处。

许那的辩护律师指出:“许那的行为系行使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立案、批捕、证物扣押、鉴定等工作存在程序违法,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罪名适用法律错误”;李宗泽律师称:“本案存在批捕等程序违法”;郑玉洁的律师称:“其拍照的目的不是为了编辑和向境外网站传播”。

李立鑫的辩护律师称:“本案存在侦查程序违法,没有证据证实其实施了拍照、编辑、向他人提供的行为”;张任飞的辩护律师称:“其拍摄疫情期间北京街头照片的行为是为了艺术创作”;李佳轩的辩护律师称:“其练习法轮功是自发的、没有组织”等。

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四日,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非法枉判许那、李宗泽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二至八年,并勒索罚款;同时没收他们大量个人财物:修炼人必备的大法书籍,还有日常个人使用的笔记本电脑十四台、手机四十部、硬盘七个、移动硬盘十个、U盘二十九个、照相机、录音笔等。

判决书指控当事人有关报道的行为,正是言论自由是受到《宪法》保护的,他们的行为不在法律指控的范围之内。

判决书对当事人的指控中,污蔑大纪元网站是“×教境外敌对媒体”,并从大纪元网站及从当事人手机、电脑中提取所谓“证据”。这是恶意构陷及拼凑证据。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4/北京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二至八年-437194.html

2022-01-20: 北京画家许那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枉判
北京画家许那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因发北京的疫情照片给网络媒体,被非法枉判。

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三日开始,他们的家属及律师分别接到法院的电话告知非法枉判的具体情况。许那,八年;李宗泽,五年;李立鑫,五年;郑艳美,五年;郑玉洁,五年;邓静静,四年;刘强,四年;焦孟娇,二年;张任飞,四年;孟庆霞,四年;李佳轩,二年。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0/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37033.html#22119233513-1

2021-10-21: 北京画家许那等1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庭
包括北京画家许那在内的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因发北京的疫情照片给网络媒体,遭中共当局非法拘捕、关押构陷一年多。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五日,北京东城区法院对他们非法开庭。五位维权律师,从程序和实体两个方面,为许那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

法庭外如临大敌 严防死守

从十五日清晨开始,东城区法院附近几乎进入半戒严状态,警车、警察非常多,尤其在律师和囚车出入的法院后门周围,警戒森严,一片肃杀。

有很多戴红袖箍的“革命群众”,在街上执勤,便衣就更数不清了。有过路的人被拦截,被盘问、查身份证。据说,当天有的公交车都改线了,改为不经过敏感地区而绕道行使。

法院以疫情为借口,禁止家属旁听。在北京多地,这十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友在同一时间被堵在家中,不许出门。

许那指定的辩护人谢燕益律师表示,十四日中午,他就被国保叫去喝茶。而当天半夜之后,他们整个家庭都被当局看管起来、全天候上岗。

有位家属当天上午想在法院门口等消息,被执勤人员发现后,把他带到当地派出所,一度非法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

在山东德州,从十五日凌晨两点开始,李宗泽的父亲就被监控起来……

十几个修炼“真、善、忍”的人,何至于就让一个泱泱大国武装到牙齿,大动干戈呢?

政法委、司法局、检察院头头亲自坐镇 法庭不许当事人讲话

据说,十五日当天,北京市政法委、北京市司法局、检察院来了很多人,包括东城区检察院副检察长等,坐在楼上所谓“旁听”。

有律师反映,“当天也有其他案子开庭,但都得给这个案子让道,让这个案子的律师先进去。”显示当局对这个案子高度紧张和重视。

“这次安检特别严格,我觉得比在机场还要严格。我的玻璃杯,空的玻璃杯不让带,电脑不让带。”一位律师说。

“裤腰带都解开了,让律师解开腰带这是头一回呀!”七十多岁的老律师,也是头一次遇到这个情况。

上午是法庭调查阶段,每个法轮功学员当事人被单独一个个带进来。他们全被强迫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口罩,基本上认不出谁是谁,只能靠听声音辨认。他们中的一位对律师说,她问了同监室的人,“别的人出来开庭,都没有像我们这样,为什么要对我们这样?”

下午进入质证、辩论阶段。应该是,对公诉人的发言和提供的证据,当事人和律师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

可是,在辩论阶段,法官基本没让律师们展开,故意不停的打断律师的发言。律师尽量把写好的辩护意见读完,并向法庭声明,这样挑着读,不能完整表达自己的意思,但法官不予理会,仍然不断的打断,不断的打断。

到了许那等法轮功学员自辩的阶段,就基本不让他们说话了。许那、李宗泽、郑玉洁、李立鑫等人都想说自己为什么信仰法轮功,但法官不让他们说,那个法警故意把麦克风拿的距离他们特远。

郑玉洁说,她在里面被单独关押了二十八天,然后被人抓住头发打……她还没说完,法官(审判长)白崇伟就打断她说:“你想说什么?你就直说你的意见,你有没有罪?”

李宗泽自己写了一个很理性的发言,但法官说,这不应该在质证的时候说。而到了辩论阶段,法官还不允许他说。

检察官(公诉人)对有利于警方的陈述,不让对方提出质疑;而她举证的全是给这些法轮功学员定罪的所谓“证据”。有律师当时就觉得这是一种恶意操作,非常偏颇。

公诉人张莉表现得很恶,她给这些法轮功学员定罪的量刑建议很重。她无法解释为何说这些法轮功学员“破坏法律实施”,就罔顾法律和事实,扯到中共邪党造谣污蔑的所谓法轮功“自焚”、“残害人性”之说上去。有法轮功学员当场要戳穿“自焚”谎言,但是法庭不让其讲出真相,说什么,“你在法庭上还宣扬法轮功?”而只许公诉人大放厥词。

其实,这场庭审就是一场迫害真、善、忍信仰的流氓表演,政法委、检察院、司法局的好多“领导”在楼上督战,法官、检察官就是牵线木偶,只是在作秀给上级看,让领导满意。中共的法官、检察官根本不懂法律,或者把法律抛在一边,甘愿做政治傀儡。尤其在有关法轮功的案件上,中共完全不讲法律,判案都是由610非法机构在背后决定、操纵。所谓的“法治社会”、“法制建设”纯粹是欺世的谎言。

此次庭审中间发生了一件典型事例:这十一位法轮功学员穿的防护服是一次性的,脱了就得换一身新的,法庭就拖了很长时间不让他们上厕所,还说,“你们就忍着点吧”。最后有位律师站起来跟法官说,这样不行,这样强行推进庭审是不人道的,你必须要保障这些人的生理需求,这是人最起码的尊严。

在律师多次要求之后,审判长才说要请示一下这个事。请示了半天,上级批准调来一批防护服,才休庭三十分钟,解决了这十一个人上卫生间的问题。为了不让他们上厕所,法庭一直不给他们水喝,直到换完防护服,又有律师出面要求,才给他们喝了一点水。

也就是说,当事人上卫生间,法官都做不了主,还得向上级请示。法警信口胡诌,“他们都穿尿不湿了”,可是后来律师问郑艳美,她说,她们没有穿尿不湿。

法轮功学员抵制中共迫害

这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都表现出了法轮功学员应有的正气。

给焦梦娇提供法律援助的不是维权律师,他发表的辩护意见对法轮功学员不利,甚至有侮辱性语言,焦梦娇就什么话都不想让他说了,当场阻止说,“你别说了。”

郑艳美一发表自辩意见时,就举起右手说,“大法弟子郑艳美要说说”。

法官说,审讯刘强的笔录上,有记录说“法轮功是×教”,立即被刘强揭穿:“我没有说法轮功是×教!”法官被驳斥的哑口无言。

正义律师的精彩辩护

在十一位当事人的家属聘请的辩护律师中,有五位是维权律师,他们表现出很强的正义感、勇气和专业素质,从程序和实体两个方面,为许那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做了有理有据的辩护。

在质证阶段,一位律师宣读了《世界人权宣言》第十八条、第十九条,对普世价值做了很好的阐述。

辩护律师指出,此次庭审的程序有多处违法,如,不立案就起诉。最初的罪名是“寻衅滋事”,后来改成触犯《刑法》第三百条。如果罪名变了,就要重新立案。作为检察院,如果发现不是原来的罪名,就应该退捕。

又如,在检察院阶段,不让律师阅卷,违反了法律规定,侵犯了律师的辩护权利,致使律师们在检察院不能提出有效的辩护。对这条有力的指控,检察官无可反驳。

还有律师提出,这次开庭没有送达传票。律师问这些法轮功学员,你们接没接到开庭通知?他们都说没有接到。没有通知就是违反法律程序,仅凭这一点,庭审就立不住脚。但是,尽管律师对此提出质疑,法庭却不给做记录。

律师说,法庭指控当事人有关于报道的行为,然而言论自由是受到《宪法》保护的,他们的行为不在法律指控的范围之内。

针对检察官重复中共国家的邪恶定义,污蔑大纪元网站是“×教境外敌对媒体”,有律师指出,大纪元网站是在海外合法注册的网站,它不只是有法轮功的内容,还有很多其他(客观公正)的新闻报道。

律师们还说,法轮功学员的炼功、交流心得体会等行为,这些也不被法律禁止。他们在一起讨论《小玉讲故事》等弘扬传统文化的节目怎么做,还有很多关于艺术、美术方面的探讨,这些行为何罪之有?

检察官解释为什么抓孟庆霞,“因为你以前判过刑,所以这次你有一点活动,参与交流了,就得抓你。”辩护律师说,你检察官连基本的法律常识都不知道,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也没有宣传交流罪。法律面前应该人人平等,难道就因为对象不一样,国家法律的尺度就得改变吗?

有律师指出,这个公诉人没有法律依据、没有事实、没有证据来证明她的那些错误定罪,于是就把自己的想象当作事实来说。很多事情都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如,在这些法轮功学员家里抄出的法轮功书籍等等,那是他们自己学法修炼用的,检察官却说是“用于传播而持有”,这是明显的恶意构陷。

公诉人张莉在第一轮辩护的时候乍乍呼呼,说话咄咄逼人,不像公诉人在审理案件。到第二轮辩护的时候,不管是正义律师还是其他律师都在跟她讲法律,指出她不懂法、以及她在法律上的错误。

除了做无罪辩护的律师,辩护人当中也有做有罪或轻罪辩护的。经过这场庭审的较量,他们中有些人受到触动,内心发生着变化。

开庭前,司法局给一位女律师打电话施压,她就不敢来了。十五日当天刚刚新换了一个律师,他连卷都没来得及阅,来的时候连起诉书都没有,是休庭时跟别的律师要的起诉书。开完庭之后,他对一位做无罪辩护的律师说,“我在你的辩护意见上签名吧。”对方问:“你到底是做有罪辩护还是做无罪辩护?”他回答:“我以前不敢辩,现在你说是无罪,我也做无罪嘛。”

那位维权律师就对这个新来的律师说:“你看这个案子办的,虽然把很多孩子都关起来了,但对(中共)公检法来说是失败的。”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21/北京画家许那等1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庭-432744.html

2021-10-14: 北京市许娜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面临北京东城区法院非法开庭
2020年7月19日,北京市许娜、李宗泽、郑玉洁、李立鑫、郑艳美、邓静静、张任飞、刘强、孟庆霞、李佳轩、焦梦姣等11人被绑架构陷,2020年4月初非法起诉到东城区法院,到现在非法关押一年多,原定于2021年8月19日开庭已推迟。

将定于2021年10月15日上午9点30分,在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非法开庭。法院不允许旁听。
请同修们正念加持关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14/二零二一年十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32516.html#21101323350-1

2021-10-01: 北京市许娜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面临北京东城区法院非法开庭
2020年7月19日,北京市许娜、李宗泽、郑玉洁、李立鑫、郑艳美、邓静静、张任飞、刘强、孟庆霞、李佳轩、焦梦姣等11人被绑架构陷,2020年4月初非法起诉到东城区法院,到现在非法关押一年多,原定于2021年8月19日开庭已推迟。

将定于2021年10月15日上午9点30分,在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非法开庭。法院不允许旁听。请同修们正念加持关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1/二零二一年十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32059.html

2021-07-28:北京市许娜等11人将在东城区法院被非法开庭
2020年7月19日,北京市许娜、李宗泽、郑玉洁、李立鑫、郑艳美、邓静静、张任飞、刘强、孟庆霞、李佳轩、焦梦姣等11人被绑架构陷,到现在非法关押一年多,将于2021年8月19日上午9.30分在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非法开庭。

请广大民众和关心此案的各方人士关注此案庭审旁听。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8/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28829.html

2021-05-31: 被关押十月余 北京优秀青年李立鑫被构陷至法院
李立鑫,家住北京市门头沟区永定镇惠康六区,只因休息时间去同学家串门,遭到警察跟踪。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李立鑫正在家中休息,被和平里派出所武惟扬和国保警察非法抄家、绑架。李立鑫被关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里已十个多月,现被构陷到北京东城区法院。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同一天,还有十位北京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今都关在同一看守所里。他们是许娜、孟庆霞、刘强、李宗泽、郑玉洁、邓静静、郑艳美、张任飞、焦梦娇、李佳轩。

此后,李立鑫的家属去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派出所询问情况和要家门钥匙,都被遭到无理拒绝。家人为李立鑫聘请了律师。据律师说,到现在法院还没有安排律师阅卷。

阅卷权是当事人辩护权的重要组成部份,也是律师执业的基本权利之一。阅卷权受到损害,既侵害了律师执业权,又侵犯了当事人合法辩护权。北京东城区法院就在侵害李立鑫和辩护律师的辩护权。

一件刑事案件当事人的辩护权能否得到合法保护,辩护律师能够翔实、仔细地全面查阅、复制、研磨案卷是核心与关键。北京东城区法院不仅限制限制李立鑫的辩护律师的阅卷权,同时,也限制许那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辩护律师的阅卷权。

东城区法院提出苛刻条件:要求十一位当事人的律师须同时到场阅卷;不许对当事人卷宗拷贝、复印和拍照,也不向辩护律师提供光盘、优盘等电子案卷。

据律师说,这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起诉的主要原因“是往网上发疫情期间的照片和文章”。

拍摄几张北京街头的照片,就被扣上“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先拘留、后找所谓“证据”,立案程序违法。按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九条规定,必须先发现犯罪事实,才可以立案。

修炼法轮大法 学习工作出成绩

李立鑫的长辈曾经这样教育他,上大学后,要和系里的教授搞好关系,要争取当班长,这样,会增加拿奖学金的几率;碰到个人利益的时候,就要去争取,做人要圆滑等等。虽然他内心有时也会鄙视这种行为,但在生活中却经常把这些经验当成做事的信条。

直到李立鑫知道了法轮功真相,他才意识到人活着不能违背良心,不能糊里糊涂在生活中迷失了自己。他知道了很多有关修炼中的真实故事,说法轮功能让人按照真善忍修炼心性,提高生命境界。他的内心变的敞亮,升起了对修炼的向往。

开始李立鑫不清楚修炼的内涵,觉的买些佛珠、手串挂上,就能信佛了。后来,他看了法轮功的书籍,明白修炼不在形式,关键是要修心。在学习工作中,李立鑫随和多了,做事处处为他人考虑,脸上常常是笑容,谁都愿意和他聊天,工作中踏踏实实,乐意帮助别人,也做出很多成绩。

法轮大法给家人带来福益

李立鑫老家在北方一个小县城,家家户户也多供奉着各类“地仙精灵”的造像,他家也不例外。

几年前,差几天就要过年了。李立鑫的父亲为了看运势,找了邻县一个算命先生。那人来家后,见到立鑫母亲就说:“你身上有‘好东西’,家里应该摆个堂子,把家里的佛像开光,以后能给人看病赚钱。”随后那个算命先生给家中关公、太上老君、观音菩萨等造像“开了光”。

三天后的半夜里,母亲从梦中惊醒,摇醒父亲说,有个东西慢慢侵入她,她感觉很难控制自己。没等父亲缓过神,说方言的母亲突然用尖锐的普通话说:“你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这个身体的,我只是来帮她的!”她面无表情,眼睛也没了神儿。父亲顿时吓得睡意全无。父亲问道:“怎么回事?你这是要干啥?”“我要出山,给人治病,帮助别人,而且还可以给你们家里赚钱。”被控制的母亲冷冷的说道。它说自己是只狐狸,能帮人们发财,看母亲身体不错,就上来了。

随后几天,立鑫给母亲打电话,电话里“母亲”说的都是标准普通话:“小伙子,别管我的事,我就用用你妈的身体。”一瞬间,立鑫的每个汗毛都倒竖起来了。直觉告诉他,母亲是被附体了。他急急忙忙往家赶,路上他一边发正念清除干扰母亲的邪恶因素,一边不断提醒自己要平和冷静的去面对这些事情。

到家后,父亲说:“你妈这一整天都被那个东西控制着,手脚也冰凉。”立鑫心里很难过。他对母亲说:“妈,您要这东西,它就会让你失去正常生活,有了钱也没命花,如果您不想要,就尽力在思想里排斥它。”

不一会儿,母亲说起熟悉的家乡话:“妈是由不得自己啊,我一想不要它,它就折腾我,让我身体难受,一顺应它,它就不折磨我啊。”母亲哭着说:“之前想要它,现在后悔了,我听你的,不想要它了,不要了。”但一会儿,母亲表情一变,又被控制了。

立鑫冷静下来对那东西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我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你要干什么,为什么呆在人身上不走。你现在是在做坏事,神佛不会饶你的,不管你修了多长时间,你都不可能修成,你要想修,那就转生成人,快离开吧。”

说着,立鑫就把母亲手上算命人送的“雪镯”给拿下来,顺手扔了出去,只听镯子摔碎的声音,却没见那些碎石。母亲便自己从地上起来,用方言说:“没事了,它走了。”再次谈话时,母亲已经恢复了正常,象以前一样和大家交谈了,也不再讲普通话了。

亲戚们非常奇怪,为什么附体这么快就能走?立鑫给他们读了大法师父有关附体以及开光的法。大家都觉的很震撼,都明白了大法是真实不虚的,都说要把家里算命人“开光”的佛像送走,这切身的体会让父母很感激大法师父。

十一位好人被北京公检法人员迫害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音讯皆无,他们的家人,心情十分焦急,四处寻找,在相当一段时间(约三十天)后,家属们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及法律文书。家属们只好请律师问明情况。整个绑架、关押过程不但违宪、违法操作,同时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秘密审讯,强制洗脑的迫害,诱骗写“悔过书”、“保证书”等。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李宗泽、许娜、李立鑫、邓静静、张任飞、李佳轩、焦梦娇、郑艳美、郑玉洁、孟庆霞、刘强被非法以破坏法律实施(刑法第三百条)为由批捕。他们中,有多次被迫害的,更多的是九零后年轻人。他们中很多是知名高等院校毕业的研究生、大学生,有画家、艺术家等,是国家的栋梁之才。他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在生活和工作中,他们都是对家庭、对社会有益的好人。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31/被关押十月余-北京优秀青年李立鑫被构陷至法院-426413.html

2021-05-05:北京11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 法院限制律师阅卷
北京地区许那、李宗泽、李立鑫、郑艳美、李佳轩、孟庆霞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前后被绑架,目前已由北京东城区检察院构陷到东城区法院。

日前,辩护律师的卷宗阅卷权遭到北京东城区法院无理限制。辩护律师接到相关通知,要求十一位当事人的律师须同时到场阅卷。同时东城区法院还对辩护律师阅卷提出苛刻条件,如:不许对当事人卷宗拷贝、复印和拍照,也不向辩护律师提供光盘、优盘等电子案卷。

许那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相关细节,请见《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等11人被构陷到东城区法院》。

一、北京东城区法院严重违背法律及规定

北京东城区法院对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当事人的律师提出的限制,严重违背法律及规定:

1.违背《刑事诉讼法》第四十条关于辩护律师自检察院对案件审查、起诉之日起,可复制本案的案卷材料之规定。

2.违背了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等五部门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联合印发的《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第十四条之规定。规定要求“检察院、法院应当为辩护律师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提供便利,有条件的地方可以推行电子化阅卷,允许刻录、下载材料”,“检察院、法院应当为辩护律师阅卷提供场所和便利,配备必要的设备。”“辩护律师可以采用复印、拍照、扫描、电子数据拷贝等方式复制案卷材料,可以根据需要带律师助理协助阅卷。”

3.违背最高法院、司法部二零一七年十月联合出台的《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的办法》之规定,办法要求检察院和法院不得限制辩护律师阅卷次数和时间。北京东城区检察院和法院要求许那等十一位当事人辩护律师同时到场阅卷,属于变相限制辩护律师阅卷次数与时间。

二、北京东城区法院严重侵害当事人和辩护律师的辩护权

阅卷权是当事人辩护权的重要组成部份,也是律师执业的基本权利之一。阅卷权受到损害,既侵害了律师执业权,又侵犯了当事人合法辩护权。

法律界众所周知的是,一件刑事案件当事人的辩护权能否得到合法保护,辩护律师能够翔实、仔细地全面查阅、复制、研磨案卷是核心与关键。北京东城区法院上述限制许那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辩护律师阅卷的行为,是给当事人行使辩护权人为设置障碍,最终结果是严重侵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辩护律师们集体查阅、草草看卷、不允许复制案卷材料等不正常的阅卷形式,客观上严重限制了辩护律师对办案过程中违法操作的发现与审查,将严重影响律师在法律公平的角度上思考和辩护,使律师在法庭上可能“盲眼”辩护,不仅使当事人的合法权利受到损害,也严重影响案件审判结果的公正性,为冤假错案的滋生提供了温床。

据悉,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同样存在限制当事人辩护律师阅卷的违法行为。有律师投诉无果。依据《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五十七条,当事人家属和律师依法保留控告权利。

三、北京东城区法院、检察院屡屡参与迫害法轮功

目前,国家三令五申要求全面落实依法治国方针,地处首都北京的东城区法院、检察院,理应积极响应,公平公正公开审理任何一起案件。但不知为何,东城区法院、检察院在法轮功学员的案件上,却阳奉阴违,以权代法,非法审理案件,屡屡制造冤案。

据明慧网报道,北京法轮功学员藏利珍因给一名顺丰快递员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快递员恶意举报,遭到当地派出所警察的非法抄家,后东城区检察院将其构陷到法院,辩护律师阅卷遭到拒绝,最终被东城区法院冤判。

另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七年至今,东城区检察院、法院参与起诉冤判的法轮功学员多达十多人。东城区检察院主要涉案人员为检察官张莉,东城区法院主要涉案人员为白崇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5/北京11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法院限制律师阅卷-424206.html

2021-04-18: 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等11人被构陷到东城区法院
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李宗泽、李立新、郑艳美、李佳轩等11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关押在东城区看守所大半年,现在已经被构陷到东城区法院。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在北京多个地区发生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绑架,共绑架13人之多。他们是:许那(顺义区)、李宗泽、李立新(门头沟区)、邓静、张任飞、李佳轩、焦梦娇、郑艳美、郑玉洁(海淀区)、王宇(东城区)、付文(西城区)、刘强(朝阳区)、孟庆霞(昌平区)。

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及东城区公安分局等部门策划了这次大绑架。参与绑架警察的数量是按照每个人10个警察配置的,有数百警察参与了此次大绑架。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画家许那在家中作画,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顺义区公安局国保大队以及顺义区空港派出所警察协同绑架,第二天警察去家中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手机、摄像机等私人物品。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在北京海淀区自由度小区,邓静静、郑玉洁、张任飞、李佳轩4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后被送至北京东城区北新桥派出所迫害。办案人员:刘澜波、张素。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上午,法轮功学员郑艳美在地铁被非法抓捕。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在北京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李宗泽、李立新2人,在门头沟区惠康六区家中被北京市门头沟区永定派出所和国保大队警察入室绑架,后被送至北京东城区和平里派出所迫害。办案人员:武惟杨、李晨曦。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孟庆霞在家中被绑架,并被非法抄家,电脑等私人物品被抢走。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北京市东城区法轮功学员王宇被北京市东城分局警察非法抓捕,并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大法书籍、电脑、手机三部、身份证、U盘等诸多私人物品。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许那、李宗泽、李立新、邓静、张任飞、李佳轩、焦梦娇、郑艳美、郑玉洁、孟庆霞、刘强被非法批捕。王宇、付文以取保候审形式放回家。

上述13人绑架至东城区看守所后,其中有几位法轮功学员体温特别高,看守所的人就给她们喝凉水、吹电扇降温,邓静静因为温度很高,曾被带去医院检查。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获悉,上述法轮功学员被构陷的案子已递交到东城区检察院。 在检察院阶段,律师阅卷被严格限制,不给光盘、U盘,阅卷不许复制,不能拍照,只能看卷,抄卷,有律师打电话投诉,但是,也没有改变。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东城区检察院因证据不足将案卷退回至东城区公安分局。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一日,东城区检察院因证据不足,第二次将案卷退回至东城区公安分局。涉案检察官:张莉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日,东城区检察院将此案构陷到北京东城区法院。涉案法官:白崇伟。

许那等11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期间,公检法各部门,都参与了对他们的洗脑迫害,甚至还怂恿律师参与洗脑,用诱惑、欺骗的手段要求写悔过书等,遭到法轮功学员的抵制和拒绝。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18/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等11人被构陷到东城区法院-423488.html

2021-04-14:北京许娜等十一位学员近日已被构陷到北京市东城区法院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北京法轮功学员许娜、孟庆霞、李宗泽、李立鑫、郑艳美、郑玉洁、张任飞、刘强、邓静静、焦梦姣、李佳轩等,被绑架到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

4月初,案件已构陷到北京市东城区法院。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14/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23362.html

2021-01-31: 北京许那等十一位学员被非法关押 检察院近日二次退卷
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李宗泽、孟庆霞、郑艳美、郑玉洁、张任飞、刘强、邓静、焦梦姣、李立新、李佳轩等,于2020年7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机关以“寻衅滋事”为由绑架,2020年8月28日被非法批捕。

2020年11月21日,东城区检察院因证据不足将案卷退回至东城区公安分局。

2021年01月21日,东城区检察院第二次因证据不足,将案卷退回至东城区公安分局。

法轮功学员孟庆霞,认真负责,是所在街道评价极高的好人;法轮功学员李宗泽,以真、善、忍为标准要求自己,在校期间获得荣誉证书十余项。工作上尽职尽责,被家长评价为“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老师”;法轮功学员郑玉洁、邓静、郑艳美等,将修炼后得到的纯净、祥和、美好心态溶入到待人接物中,深受小朋友们的欢迎。在法轮功修炼群体中这样的好人比比皆是,让这群善良的同胞受难是民族的不幸和耻辱,必须立即停止!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31/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19315.html#2113022538-23

2020-12-04: 北京许那等十一位学员被绑架 检察院退卷
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画家)、李宗泽、孟庆霞(画家、教师)、刘强、李立新、邓静、焦梦娇、李佳轩、郑艳美、郑玉洁、张任飞等,于2020年7月19日被绑架,并被构陷到东城区检察院。11月底,检察院核实认为证据不足,已退回北京市东城分局。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1998年8月11日,《北京日报》载文介绍京城晨练,特别提及法轮功并配以法轮功学员炼功的压题照片。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关押起诉。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2020年7月19日,在北京多地,突然发生了一起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绑架,共绑架十三人之多。他们是:许那(顺义区)、李宗泽、李立新(门头沟区)、邓静、张任飞、李佳轩、焦梦娇、郑艳美、郑玉洁(海淀区)、王宇(东城区)、付文(西城区)、刘强(朝阳区)、孟庆霞(昌平区)。他们又被各区派出所劫持到北京东城区办案中心,因疫情原因,其中几人出现体温高现象。几天后,转入到北京东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期间,郑玉洁被关过小号,邓静一直停留在北京东城区办案中心,直到37天后,才被移至看守所内。参与绑架单位:北京市国保、北京市国安局、北京市公安局、北京东城区北新桥派出所、北京东城区和平里派出所、北京东城区东直门派出所等。7月20日,仅部份家属接到了警察的通知电话,并拒绝透露相关情况;更多家属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形式的通知书或告知书。

2020年8月28日,许那、李宗泽、李立新、邓静、张任飞、李佳轩、焦梦娇、郑艳美、郑玉洁、孟庆霞、刘强被非法以破坏法律实施(刑法第三百条)为由批捕,王宇取保候审形式、已放回家。付文在北京的家里被绑架,8月26日,警察通知取保候审回家。他们中,有多次被迫害的,更多的是90后年轻人。他们中很多是知名高等院校毕业的研究生、大学生,有画家、艺术家等,是国家的栋梁之才。

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的美好追求使他们摆脱了社会大染缸对心灵的侵蚀,修炼后,他们改掉了年轻人身上心高气傲,争强好胜,强调自我的不足,学会了站在对方立场想问题,考虑别人的感受,内心变得纯净祥和。在生活和工作中,他们都是对家庭、对社会有益的好人。他们的年轻、阳光、善良、智慧、美丽,散发着真、善、忍的美好,令律师及办案人员震惊!

2020年7月19日,这些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音讯皆无,他们的家人,心情十分焦急,四处寻找,在相当一段时间约30天后,家属们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及法律文书。家属们分别请律师问明情况。直到今天,整个绑架、关押过程不但违宪、违法操作,同时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秘密审讯,强制洗脑的迫害,诱骗写悔过书、保证书等。

2020年11月,律师分别打电话给检察院询问,得知整个案件已被构陷到检察院。律师曾被告知可以给电子光盘,但直至11月11日,已阅卷律师均没有拿到光盘,只能部份拍照、摘抄。目前案卷因证据不足已被检察院退卷。其中很多所谓证据仅是因个人兴趣、特长及生活需要所拍摄的照片。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3/北京许那等十一位学员被绑架-检察院退卷-415930.html

2020-11-22: 北京许那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已四个月
2020年7月19日绑架的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孟庆霞、刘强、李宗泽、李立新、邓静、焦梦娇、李佳轩、郑艳美、郑玉洁、张任飞等,已被构陷到东城区检察院。现检察院核实认为证据不足,已第二次退回北京市东城分局。

7月19日上午,北京市顺义区学员画家许那在家中作画,被北京顺义区空港派出所警察伙同国保绑架,第二天警察去家中抄走许多个人物品,有电脑、手机、摄像机等。目前许那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在看守所许那曾一度绝食反迫害。

7月19日,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孟庆霞,与两位不知姓名的女学员一起被警察戴着手铐到她位于昌平区沙河镇于辛庄村的家里抄家,据说一台电脑被抢走。

孟庆霞,女,48岁,毕业于中央工艺美院服装系,画家、教师。她工作认真负责,还是所在街道评价极高的好媳妇。1999年7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先后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关押迫害,并被非法判刑五年,出狱后长期被骚扰、恐吓、监视迫害。

7月19日上午,在北京海淀区自由度小区,邓静、郑玉洁、张任飞、李佳轩等四名学员被非法抓捕,郑艳美也于同日被非法抓捕。被非法抓捕后,五名学员被送至北京东城区北新桥派出所迫害,现均被关押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办案人员:刘澜波、张素。

7月19日上午,在北京工作的李宗泽、李立新等四人在惠康六区家中被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派出所和国保入家绑架。办案人员:武惟杨、李晨曦。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2/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15424.html#20112202628-47

2020-11-08: 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孟庆霞、刘强等已被构陷到东城区检察院
2020年7月19日绑架的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孟庆霞、刘强、李宗泽、李立新、邓静、焦梦娇、李佳轩、郑艳美、郑玉洁、张任飞,已被构陷到东城区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8/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14794.html

2020-09-10: 在北京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李宗泽被非法关押五十多天
7月19日,在北京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李宗泽、李立新被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派出所武惟扬、李晨曦等人绑架,并抄走私人物品。律师几次查询东城区检察院,没有此案件。后听说他们已被非法批捕。

家属多次致电和平里派出所问谁负责此案,但武惟杨转告不管了,至今50多天,没有任何部门给家属任何变更通知文书。

李宗泽、李立新现被非法关押在东城区看守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1/二零二零年九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11670.html

2020-07-22: 在北京工作的李宗泽、李立新等四人在惠康六区家中被绑架
7月19日上午,在北京工作的李宗泽、李立新等四人在惠康六区家中被北京市门头沟区永定镇派出所和国保入家绑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22/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09407.html#2072204115-5

东城区(天坛地区)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2-05-19: 东城区安定门外派出所片警电话:19810231550 (姓 :魏 )
丰台区成寿寺派出所警察:纪永新电话:18518866298
海淀北太庄派出所电话:010-82588100(座机)
所长:杨奎 62250011(座机)
警察:杜新伟
海淀北太庄派出所电话:010 82588100
所长:杨奎 010 62250011

2022-01-20: 相关责任人信息:
北京市公安局局长 亓延军:010-85225050(总机)
北京市政法委书记 张延昆:010-63088463、010-63088501
北京市东城区公安分局局长
田静,女,中共邪党党员,(2020年5月上任)
电话:010-84081016、18514801388

北京东城区法院:
地址:住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1号
电话:010-84190716010-84190716
涉案法官:白崇伟,男,回族,中共邪党党员,电话:84190716
助理法官:王欣,男,中共邪党党员,电话:84190722

北京东城区检察院: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珠市口东大街10-3号
电话:010-59558830
涉案检察官:张莉,女,1972年10月24日,中共邪党党员, 电话:18911018593
住址:北京市朝阳区慈云寺1号院东区国际公寓3号楼A座620室

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七里渠乡豆各庄村645号
邮编:102206
电话:010-80712462、010-84081719
所长:丛健010-84081716

北京东城区北新桥派出所责任警察:
刘澜波,男,中共邪党党员,电话:18668756929
住址:河北省三河市阳光小区西15号楼141号
北京东城区北新桥派出所责任警察:张素
北京东城区北新桥派出所责任警察:
吕鸿翔,男,中共邪党党员,电话:13381026885
住址: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建华北里甲1号楼4单元102室
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派出所责任警察: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21-10-01: 相关责任人信息:
北京东城区法院:
地址:住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1号 邮编100007
涉案法官:白崇伟,男,回族,中共邪党党员,电话:010-84190716
助理法官:张若枫,女,中共邪党党员,电话:010-84190276
助理法官:徐伊薇,女,电话:010-84190252
北京东城区检察院: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珠市口东大街10-3号
电话:010-59558830
涉案检察官:张莉,女,1972年10月24日,中共邪党党员,
电话:18911018593
住址:北京市朝阳区慈云寺1号院东区国际公寓3号楼A座620室
北京市东城区公安分局局长
田静,女,49岁,哈尼族,云南建水人,中共邪党党员, 北京东城区副区长,北京东城区公安局局长,北京东城区政法委副书记。
电话:010-84081016、18514801388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1/二零二一年十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32059.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