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9-28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南 >> 许昌 禹州市 >> 乔淑红(乔书红), 女, 30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河南省禹州市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20-05-1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6-13: 河南乔书红被枉判上诉 二审法官推脱欺骗
河南省禹州市法轮功学员乔书红、张志温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在许昌市看守所被非法开庭,二零二一年三月份收到一审判决书,乔书红被诬判一年半并处罚金三千元。张志温已于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在许昌看守所羁押期间被虐杀。

收到判决书后,乔书红委托律师及亲友辩护人上诉至许昌市中级法院。亲友辩护人就一审开庭期间当庭播放的视频中没有乔书红的情形及一审期间法官程序违法的问题,向二审法官依次递交了《公开开庭申请书》、《非法证据排除申请书》、《阅卷申请书》和《会见通信申请书》并强烈要求看视频证据。

但二审法官张恒和书记员孙润超,一直敷衍塞责、推脱欺骗,剥夺家属辩护人的权利,最后告诉家属维持冤判!

二审跟家属联系的人一直是孙润超。家属辩护人多次通过打电话和亲自打车去法院当面询问的方式找到孙润超,要求看视频,孙润超都说得请示领导,对家属递交的申请一直不予答复,孙润超却一直打电话给家属辩护人要辩护词。家属说视频都没看,怎么写辩护词?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家属又去法院向孙递交了《阅卷申请书》和《会见申请书》,同时要求看视频,孙说律师看过了。家属说我也是辩护人,你为什么不让我看视频?孙说:“我无权利让你看视频。”家属说你是办案人你没权利谁有权利?孙说:“我不是承办人。”家属问那你是谁?孙说:“我是书记员。”

家属一直追问法官是谁,孙一直不告诉谁是法官。最后说,你们问律师吧。家属打电话问律师,律师记的名字也是孙润超。律师远在外地,只在交手续时来过一趟。

不得已家属又来到大厅里查找办案人,这时候才知道真正的办案人是张恒。家属非常气愤,案子到中院都快两个月了,家属和律师都还不知道真正的办案人是谁,真不知道张恒法官藏在幕后究竟想掩盖什么?

家属来到信访办找到值班院长投诉,接待的院长张玉华说孙润超只是临时书记员,并让人联系张恒法官,电话通了,但张恒说他在看守所。院长安抚家属说,下午让张恒法官给你们道歉!

下午,家属接到了书记员孙润超的电话,孙说你们提出的两个问题(指会见、阅卷和看视频)得领导研究。家属问什么时候答复?孙口气强硬的说:啥时候?直接下判决书答复!家属说:“那你不是也剥夺了我作为辩护人的权利吗?”孙说,你可以辩护,但是你不能会见。家属说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九条、四十条有规定,家属辩护人有权会见。孙说你是辩护人不错,但同时也是家属,在判决书生效之前,按规定家属不能与当事人见面。

家属对法官张恒和书记员孙润超敷衍塞责、推脱欺骗的行为很气愤,表示要投诉他们。

面对他们无视法律规定,随意剥夺辩护人权利、滥用职权的行为,家属只好在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六日到信访部门投诉法官张恒和书记员孙润超。家属拿着控告书到中院信访办,接待的一位男性工作人员一听是控告,马上说你们可别往这搁,我可管不了他,我们是平级。并说你们去纪检办吧,这归那管。

家属又去纪检接待室,没有人在,就去问值班人员,值班的给了纪检办公室的电话,家属打这几个电话都通,就是没人接。后来过来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接待了家属,问家属反映什么问题,家属把控告信递给她看。工作人员问什么案子,家属说是法轮功学员的案子,家属又拿出公安部二零零零年三十九号文件和新闻出版署的五十号令给她看,说:按照现行法律规定,我家人根本不违法。工作人员又问你有什么诉求?家属说,按规定应该无罪释放乔书红回家。她面露难色说:这个我说了不算。最后她收下了家属的控告信。家属请她留下名字和电话,那位工作人员称自己叫赵平,给了检察室接待电话,整个过程中,这位女性工作人员态度语气都很温和。

二零二一年六月四日,家属辩护人再次来到中院找到信访部门,拿出法律文书,提出见值班院长,要求法官张恒回避审理此案。接待人员说张宝生院长开会,今天一天不在家。这个回避申请你们得直接交给法官张恒。

家属给张的办公室打电话,开始是一个书记员接的电话,说让等一下。过了好长时间,又打过去张才接了电话。家属说你就是张法官,我有事见你。张问什么事?家属说:我有材料交给你。张说:不需要材料了。家属问:为什么?张答:已经下过判决了,维持原判!

家属说:我给你送了那么多材料,你为什么不答复我?

张说:我们的一切东西都是秘密的,你无权知道!

家属说:我是辩护人,你为啥不让我看视频?张说:东西都给你们律师了,你去找律师看。家属说:律师远隔千里,我也得去找他吗?张说:那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

家属问张恒:我是辩护人你承认不承认?张对这个关键问题就是避而不答,一直咬定,我们的一切都是秘密,你无权知道。家属说:我辩护人的权利你给我剥夺了?张说:你是辩护人才给你寄了判决书,你不是还不给你寄呢!

后来,家属想问问判决书给寄到哪儿了,结果无论怎么打电话都没人接了。

人生在世,古今都有当官当差的。同样是当官当差,有的人心怀善良、为民造福,有的人却害人伤己、遗祸子孙。古语说“公门里面好修行”,是指身在嘈杂的衙门,能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保护百姓,不仗势欺人、不伤人害命,这其实就是在积德修行了。现代社会许多人不相信善恶有报,有些在公检法司等机构工作的人员,常常运用手中的权力诬陷、冤判无辜的民众,甚至酷刑折磨,制造许多人间冤案。本文特别提醒,今天还在被中共谎言欺骗、认为无佛无神的公检法司等机构的人员,今后在工作中遇到法轮功案件的时候,一定要三思慎行、选择良知。真善忍是天理,不该诽谤与加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13/河南乔书红被枉判上诉-二审法官推脱欺骗-426920.html

2021-03-20:非法开庭无果 河南禹州乔书红已被非法关押八个月
河南省禹州市法轮功学员乔书红女士是去年七月被绑架的,同年十二月中被非法庭审。律师为她做了无罪辩护,认为乔书红没有触犯法律,应予当庭释放,法庭也没有做任何判决,乔书红就这样一直被非法关押着,现在已经八个多月了。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乔书红在许昌市看守所内被非法开庭时,法庭播放了所谓证据:证人手机录像,小区的录像视频。律师看后指出:录像视频里的人根本不是当事人乔书红!法庭播放人员称:是张志温(已被迫害致死)。律师在充分论证了法轮功不是邪教、乔书红的行为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后,要求法庭无罪释放乔书红。公诉人于艳彩则在最后说:由于情节较轻,建议法庭酌情判决。开庭至今已有3个多月了,仍无结果,乔书红这样一直被非法关押着。

此前,乔书红的家人屡遭村委、社区人员的电话骚扰威胁。乔书红的父亲在恐吓和压力下,住进了医院。乔书红的两个年幼的孩子无人照顾。乔书红的母亲和妹妹连续几天到许昌去找法院副院长王琳和法官袁少武,结果他们以各种借口不见,百般推诿,根本不管乔书红一家人的死活。

乔书红女士被绑架、迫害的详情请见:《河南禹州市法轮功学员乔书红面临非法庭审》、《河南乔书红被非法庭审-亲人辩护权被剥夺》。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20/非法开庭无果-河南禹州乔书红已被非法关押八个月-422326.html

2020-12-20:河南乔书红被非法庭审 亲人辩护权被剥夺
河南省禹州市法轮功学员乔书红女士,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在位于许昌市西南郊的榆林乡看守所内被非法庭审。法官袁少武以疫情为由阻止家人进去旁听,并取消了乔书红母亲娄玉兰女士为女儿辩护的权利。

得知开庭日期后,十二月十六日早晨乔书红的家人就早早地从三十公里外的禹州开车来到许昌看守所外等候开庭,本想在法庭上见一下乔书红。当家人正准备随同律师一起进入看守所时,却被门卫当住,告知他们只让进两个人。律师给法官袁少武打电话沟通此事。谁知法官却说:只能进一位!律师说这毕竟是公开审理,按道理不应该限制人数,其它地方开庭都让进。法官袁少武就以疫情为由进行搪塞,并表示不耐烦。无奈,只有乔书红的弟弟和母亲(母亲是辩护人)跟律师进入看守所的法庭。

依据乔书红的委托,乔书红的母亲娄玉凤女士作为第二辩护人准备依法为乔书红辩护。法官袁少武向娄玉凤女士索要她和乔书红女士的母女关系证明,娄玉凤女士说因儿子结婚忘了这事。娄玉凤女士说:我是她妈,这还能有假吗?律师也说,等乔书红出来你让乔书红自己指认一下不就完了吗?娄玉凤女士又掏出身份证说,我有身份证,这还不行吗?无论怎么说,法官袁少武就是不认同,执意命令娄玉凤女士坐到了旁听席上。娄玉凤女士说:我准备的有辩护词。公诉人于艳彩说:那你等开完庭交给我就行了。就这样,娄玉凤女士被强行剥夺了辩护权。

上午九时,庭审人员就绪后,乔书红女士被强制戴着手铐脚镣带入法庭,律师马上请求法官命令法警给乔书红去除械具,法警只给乔书红打开了手铐,却不给她去除脚镣。检察官还示意两位法警:你们站在她身边。律师说:她们并没有暴力倾向,大可不必这样。庭审是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内举行的,况且乔书红是因信仰获罪,根本不存在任何伤害他人的可能性。不知他们究竟在害怕什么。

在庭审过程中,北京来的律师为乔书红做了充分的无罪辩护。法庭未打断律师的发言。公诉人于艳彩没有发表过多意见,只拿出了一个什么司法解释来指控乔书红。律师手拿着所谓的司法解释说,我这也有一份司法解释,咱们俩的应该是同一份,我这份里面没有一处写着法轮功三个字,所以不能证明我的当事人乔书红所修炼的法轮功是×教。面对北京律师的辩护,公诉人没有辩词。

法官袁少武在验明个人身份之后,询问乔书红女士:对起诉书中所指控的“犯罪事实”是否认同?乔书红女士说:我不认同。

乔书红女士也为自己准备了辩护词,法官却不允许她当庭宣读,屡次打断她,并责令她用几句话概括说明。乔书红女士只好用三句话为自己辩护:1、法轮功不是邪教。二、我没有破坏法律实施。三、我修炼的法轮功是教人按宇宙特性真善忍做好人的上乘佛法。

在质证阶段,公诉人说乔书红发放光盘有证人所拍摄的手机录像,还有小区的监控录像,还有公安局办案人罗栋峻、王晓伟的讯问笔录为证。律师要求证人出庭作证,同时要求当庭播放录像视频。对于证人出庭作证的要求,法官置之不理。对于律师播放录像视频的要求,则说等庭审之后再播。

最后,律师再次要求当庭播放录像视频,法官只好播放。律师看后指出,录像视频里的人根本不是当事人乔书红女士!法庭播放人员称:是张志温(已被迫害致死)。所谓某小区的录像视频根本就播放不出来!律师说,视频里根本就没有乔书红发放光盘的影像,对于询问笔录,我的当事人根本就是拒绝签字。所以公诉人所举证据属无效证据。

律师在充分论证了法轮功不是邪教;乔书红的行为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之后,要求法庭无罪释放乔书红

公诉人于艳彩则在最后说:由于情节较轻,建议法庭酌情判决。

庭审过程大约八十分钟左右,法官袁少武匆匆结束了庭审。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庭审结束后,乔书红的家人非常气愤,构陷乔书红的“案子”,从国保警察一直到检察院和法院,都是彻头彻尾的在制造冤假错案。家人表示要行使控告的权利,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0/河南乔书红被非法庭审-亲人辩护权被剥夺-416753.html

2020-12-07: 河南禹州市法轮功学员乔书红面临非法庭审
河南省禹州市法轮功学员乔书红在2020年7月16日被绑架到许昌看守所,之后很快被非法批捕。2020年11月,家人打听情况,没想到构陷她的“案子”已到了法院。乔书红面临非法庭审。

11月16日,律师赶到许昌市魏都区法院递交手续。主审法官袁少武告诉律师原定的是本周五开庭。律师告诉时间太紧,来不了。袁法官就把时间定到下周开庭。律师接着去许昌看守所会见了乔书红乔书红女士让律师带出了自己的一份委托书,请自己的母亲娄玉凤女士作为亲属辩护人为自己辩护。

11月23日许昌下着雨夹雪,天气格外寒冷。家属来到许昌魏都区法院希望见到法官袁少武。接通电话后,家属说有东西需要递给他,并说了乔书红家目前的困难情况。袁少武没让家人进去,说让把材料留在传达室,自己会去取。

接着,家属又来到魏都区检察院,打电话要求见检察官于艳彩。于艳彩问有什么事?家属问为什么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乔书红的案子递到法院了?于艳彩说,这是程序,就是这样走的。家属说,我们是冤枉的,乔书红是为了做一个好人。于艳彩说:我知道。你跟法官好好说说吧。家属说有材料需要交给她,于艳彩也吩咐让放到门卫那里……不知道公诉人于艳彩是真的心存善念还是为了应付家人而随口说说而已。

2020年5月13日,禹州市法轮功学员张志温与乔书红分别在家中无辜被国保大队的警察罗栋峻和王晓伟绑架并送进许昌市看守所。仅仅三天,张志温便被迫害致死。张志温家人非常悲愤,向相关部门讨说法,要求追查事实真相,并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张志温被非法抓捕和虐杀致死的消息被明慧网曝光之后,禹州市相关部门很恐慌。禹州市公安局为了掩盖真相、打击报复,2020年7月16日清晨5点左右,竟出动八辆警车、大批警察将张志温一家所住小区的楼房包围,对所有在此居住的法轮功学员骚扰、抄家,第三次绑架法轮功学员乔书红

之后,公安局就胁迫住建局的人勒令乔书红的丈夫搬出了公租房。乔书红的丈夫是个货车司机,之前开的车出了车祸,赔了好多钱,车也报废了,刚贷款买了一辆新车,每个月都有几千块钱的账需要还。现在公租房不让住了,她丈夫只好带着两个孩子租个便宜点的房子住。因为有债务在身,自己还必须得跑车,又因为没人带孩子,他只好把俩孩子带到车上送货。见到的人无不摇头叹息。

乔书红的公婆都快八十岁了,婆婆瘫痪在床,公公除了照顾婆婆还有一个神经病的老叔得照顾。开学之后,乔书红的母亲(近70岁)只好跟孩子住在一起照顾她们。爸爸跑车不常回家,妈妈被关在看守所里,俩孩子正是淘气的年龄,乔母说,书红不回来这个家眼看着就要毁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7/河南禹州市法轮功学员乔书红面临非法庭审-416112.html

2020-12-03: 河南省禹州市法轮功学员乔淑红再次被延迟非法开庭
构陷法轮功学员乔淑红的案子于2020年10月中旬被禹州市国保大队罗栋峻递交到许昌市魏都区检察院,由公诉科副科长于燕彩负责审查。半个月于燕彩就将乔淑红的案子公诉到魏都区法院,有刑庭袁少武法官审理。

11月6日,乔淑红家人和律师到法院见到法官袁少武,说是在11月20日上午开庭,律师据理义争,给延迟到11月27日上午9点开庭。后来家人到检察院、法院给于燕彩、袁少武讲真相,递交材料。20日法官告诉律师,准备在12月2日上午开庭。由于乔淑红的弟弟要在12月3日结婚,家人给法官打电话,家人不能按时参加开庭,要求延后开庭,法官同意,具体时间再通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3/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15931.html

2020-11-25: 河南省禹州市法轮功学员乔淑红被迫害信息补充
2020年11月23日,法轮功学员乔淑红家人到许昌市魏都区法院,找法官袁少武,给他送真相材料,打电话不见,说老忙,叫把材料放到门卫。而后到许昌市魏都区检察院,找公诉人于燕彩讲真相、送材料,也是不见人,叫把材料放到门卫。

许昌市魏都区检察院公诉人,于燕彩,电话,13937403767
许昌市魏都区法院
主审法官袁少武,电话0374—3399083
庭长:胡少华,13569996537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5/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15554.html

2020-11-22: 河南省许昌市禹州市法轮功学员乔淑红面临非法庭审
河南省许昌市禹州市法轮功学员乔淑红被构陷到法院,将于11月27日上午非法开庭。

其经过是:2020年10月10几号,禹州市国保大队罗栋峻,将法轮功学员乔淑红构陷到许昌市魏都区检察院,其家人委托律师会见乔淑红。律师到许昌市看守所,看守所人员不让律师会见乔淑红,说是禹州市公安局不让会见。律师据理以争,给看守所领导讲,不让会见,是不合法的。仍不让会见。

后来律师到检察院,找具体办理乔淑红案件的检察官,当着检察官于燕彩的面,给看守所打电话,看守所说是让会见,但说研究后再回答。其家人给检察官讲了乔淑红家庭情况,及乔淑红为什么炼法轮功。

11月6日,律师告诉乔淑红家人,案子已经到魏都区法院,16日,律师和家人到法院见法官袁少武,袁少武说已经给乔淑红指定了律师,准备在20日开庭。律师说,我的当事人我没有见到,不能开庭,法官就给推到11月27日(周五)上午9点半开庭。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公、检、法就把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准备非法开庭审判。

2020年5月13日8点多,禹州市公安局南城派出所警察伙同国保大队到法轮功学员乔淑红、张志温家中,在家中非法搜走大法书籍、周刊、护身符,绑架二人,说是2019年8月,两人给世人发放真相材料,被人举报的后续,因为当时她们两人已经被非法行政拘留15日,现在又被绑架。

张志温被非法刑事拘留,三天后,被许昌市看守所迫害致死,乔淑红当时因为身体不合格,看守所拒收,被放回。

2020年8月19日,乔淑红在家中又被国保大队教导员罗栋峻、中队长王晓伟带人到乔淑红家,非法搜查,并把乔淑红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2/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15424.html#20112202628-47

2020-08-26: 河南禹州市法轮功学员乔书红被非法批捕,国保警察耍阴谋
河南禹州市法轮功学员乔书红和张志温女士于2020年5月13日分别在家中被国保大队警察罗栋峻和王晓伟绑架,仅仅三天,张志温便被迫害致死。乔书红因体温超标被拒收释放后,2020年7月16日凌晨再次被禹州市国保大队的罗栋峻、王晓伟等绑架到许昌市看守所,仅仅十几天时间就被国保大队构陷到禹州市检察院批捕。

乔书红的丈夫是货车司机,经常出差在外,两个年幼的孩子被爸爸放在驾驶室里一同出差。认识的人看到两个无辜的孩子无不摇头叹息。

家人托人找到罗栋峻,把家中的困难讲述后,希望罗栋峻释放乔书红。罗栋峻一方面答应帮忙办取保候审,一方面授意家属将责任全部推给一同遭绑架的张志温,并说反正她已经去世了。就在家属信以为真要找人给乔书红捎信时,那边罗栋峻等人却已将乔书红的材料上交检察院批捕。

8月3日,家属按照乔书红的意愿给请来了律师,律师会见过乔书红走后,没想到罗栋峻又打电话找到乔书红的家人,说乔书红的事其实没啥,只要态度好就可以办取保,让乔书红的父亲写东西、录视频,让女儿按照警察的要求做(指栽赃给张志温),才能办取保。之后,乔的家人问罗栋峻,是否乔书红这样说了,就可以出来了?罗栋峻马上说:那不一定!

罗栋峻为什么这样出尔反尔,为什么非要乔书红将责任推给张志温?其实是为了给张志温罗织更大的“罪名”,这样好为自己开脱罪责。谁都知道现在张志温的家属一直在为她讨公道,已经将办案人罗栋峻和王晓伟以及许昌看守所告到了许昌检察院。

张志温从被入室绑架到死亡只有3天的时间,在关押期间非正常死亡无论如何是无法掩盖的事实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26/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10965.html#20825232038-5

2020-07-19: 害死张志温 河南禹州市国保再次绑架法轮功学员
2020年7月16日清晨5点左右,河南省禹州市公安国保出动八辆车、大批便衣警察将禹州市一小区的一栋楼房团团围住,疯狂绑架居住在这栋楼的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

法轮功学员乔书红再次被绑架,同时遭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巧云,她未修炼法轮功的儿子徐孟良也被绑架走。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19/害死张志温-河南禹州市国保再次绑架法轮功学员-409187.html

2020-05-21: 河南法轮功学员张志温被警察入室绑架三天致死
河南省禹州市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志温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被警察入室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五月十七日上午家人被告知张志温已去世。

五月十三日上午九点左右,禹州市国保大队指导员罗栋峻、中队长王晓伟等人伙同南城派出所警察分别将张志温与法轮功学员乔书红(女,三十来岁)绑架,张志温遭绑架时正在家中扫地。不法警察非法搜走大法书籍、周刊、护身符等私人物品。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20/河南法轮功学员张志温被警察入室绑架三天致死-406571.html

2020-05-16: 2020年5月13日8点多,禹州市公安局南城派出所警察伙同国保大队到法轮功学员乔淑红、张志温家中,在家中非法搜走大法书籍、周刊、护身符,绑架二人,说是2019年8月,两人给世人发放真相材料,被人举报的后续,因为当时她们两人已经被非法行政拘留15日,现在又被绑架,已非法刑事拘留,被非法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16/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06412.html

许昌 禹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374)

2021-07-16: 禹州市公安局相关电话:(区号0374)
俎建军 局长 18637462166 13569965166
吕振杰 政委15939922379 18839966669
臧禹生 副局长 8195536 8181866 13608487296 18839906777
肖学敏 副局长 8199718 8181189 13949803969 18839906969
连志安 副局长 33830 8188186 13937468728 18839906868
王明君 副局长 8150999 8191911 13673815999
刘禹锋 副局长 8202771 13937483168 18839906168
张晓娟 副局长 18839906966
石志强 副局长 18839906688

国保大队
禹州市国保大队相关人员的电话:
大队长 李红伟 13782348886
指导员 罗栋峻 15803745666
中队长 王晓伟 18839906119
夏雨霄 13700895361
王卫国 13837456999 18839906665
耿松涛 13569946697 18839906672
赵乃成 13700899351 18839905589
李松山 15993687677 18839906006
贾伟龙 13783746886 18839906661
潭栋 13569988787 18839905587
蔡磊 13700890885 18839906662

法制室(审批谁该被拘留)
主任:郑春伟 18839906991
指导员:何晓飞 18839906967
副主任:侯彦超 18839906968
副主任:陈峻峰 18839906237
副主任:吴迈 18839905755
刘金明 18839906993

西城派出所
所长:彭俊红18839906026
指导员:王浩18839906686
副所长:闫三郎18839906212
副所长:靳时磊1883990618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