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7-05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西 >> 大同市 >> 戴秀荣, 女, 70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山西省大同市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20-04-01
案例分类: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非法庭审/监狱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其它亲戚: 戴秀荣 李艳琴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3-13:山西大同市七旬法轮功学员戴秀荣遭非法判刑
山西省大同市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戴秀荣女士,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被大同市云冈区法院非法宣判冤刑两年。这是她第二次遭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她还曾两次被非法劳教。

遭绑架、诬判经过

戴秀荣一九五二年生,退休工人,住大同市云冈区。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中午,大同市云岗区公安局和口泉派出所一车特警外带一辆救护车,冲入仍在狱中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李艳琴的住处,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戴秀荣

戴秀荣是李艳琴的大姑姐,由于李艳琴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日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戴秀荣帮忙李艳琴照顾家和孩子。戴秀荣质问警察原由,对方狡辩称是扰乱公共秩序。警察的突然绑架,造成戴秀荣血压升至130/200,心律达130-140。戴秀荣坚决抵制无理迫害,于当晚十点左右被放回家。

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五日,大同市公安局云冈区分局警察对戴秀荣做了所谓“取保候审”;二零二一年四月六日,大同市云冈区检察院非法批捕戴秀荣,二零二一年六月七日,大同市公安局云冈区分局警察绑架戴秀荣,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大同市云冈区法院对戴秀荣非法宣判两年徒刑,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戴秀荣坚持法轮大法修炼,曾遭中共人员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等迫害。以下是戴秀荣叙述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美好及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修炼法轮大法 全家获新生

在娘家我们姐妹兄弟六人,父亲一九八零年得膀胱癌,曾在北京协和医院做过两次大手术。母亲体弱多病也常住医院。两个弟弟陆续成为盲人,一个妹妹住院打卡那霉素中毒成为聋哑人。这个家是个多灾多难的家庭,在家中我是老大,所以从小就担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一切事务我挑大梁,从小理财理家。养成了吃苦耐劳、争强好胜、刚强、倔强、视恶如仇、宁死不屈的性格。

我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是一个多病缠身的人。婚后因为感情不和,夫妻之间矛盾很多,家庭暴力时有发生。日积月累落下一身疾病,胃病、贫血、低血压、低血糖、严重的妇科病、脑血管扩张、关节炎、心绞痛、常年头疼头晕,晚上吃冬眠灵药也睡不着。也曾得过肾炎、美尼尔综合症、抑郁性神经症。痛苦不堪,曾多次萌发自杀念头,只想一死了之,后因自杀未遂,又看着幼小的女儿,最终放弃了自杀,可我活得好苦好累。

父亲从一九八零年得了膀胱癌后,每年都要到北京看病。当时我拖着病弱的身体,带着幼小的孩子。为父亲治病,奔波于医院与旅馆之间,身体的劳累还可承受,内心痛苦的煎熬使我彻夜难眠。

一九九四年初,父亲突然病情恶化,当时是刚刚拔掉输液管就赶火车。二月二十八日我们从北京回家,三月一日父亲、母亲、妹妹和我坐车到石家庄参加李洪志先生开办的法轮功学习班。

修炼法轮功后,我们全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父亲从此再没有去过北京看病,母亲也从此再没有吃过药、住过医院,给国家节省了太多的医药费和差旅费。我与丈夫的关系也融洽了,家庭和睦了,身体健康了。是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中共迫害 遭绑架、拘留、劳教、判刑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教人向善,使人道德回升,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高德大法。因为江泽民以个人意志凌驾于宪法、法律之上,操控国家机器和社会资源,对法轮功实行灭绝式的打压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在口泉公园,我还没有晨炼就被口泉派出所警察带走,他们没收功放机、喇叭、条幅、简介等物品,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中午老父亲步行两里多路送的午饭。派出所警察说:“上级有命令不许炼法轮功。”我被非法关押十几个小时后,傍晚回家。

一九九九年九月有人说,在北京你只要说是炼法轮功的就抓起来,我不相信。一个人说,两个人说,三个人说,我想怎么可能?怎么能平白无故的抓人呢?我不信,果真如此不是没有王法了吗?我要到北京去看看。我去了,还没有走到天安门广场,一个持枪的巡逻警察问我:“你炼法轮功吗?”我没有回答。他说:“你没有炼法轮功,你就骂李洪志。”我说:“我们幼儿园的孩子都知道骂人不是好孩子。你一个堂堂男子汉,头顶国徽,在广场上让人骂人,你不羞吗?”这时,他边抓着我不放边打步话机说:“这里有个法轮功。”马上过来好几个便衣,然后把我推到车上。车内已经有好几个被抓的人了,我们都被送到天安门派出所,之后被驻京办接走。九月十六日被非法关押在大同市矿区拘留所,说是关押二十五天,实际关押我一个月。行政拘留规定十五天,超期关押已属违法。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 日,我第二次上京,当时被非法关押天安门派出所,后送石景山看守所关押。之后被单位接回大同直接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被关押期间市看守所政委指使他人给上背铐,而且是几人连铐,我昏死过去。后又被多次戴背铐,去除背铐时胳膊都不会动,只能靠别人把胳膊慢慢搬到身前。

在看守所期间,警察多次逼单位、丈夫、子女、兄弟姐妹来说服我放弃修炼。他们说:“只要你写个保证不炼了,就马上放你出去。”我拒绝了他们。当时外孙四岁多点,从小一直我带。因为孩子母亲身体不好,有病没奶,从满月起孩子一直我抚养,一天单位拉来他们一家人。孩子从粗粗的、冰冷的铁栅栏钻进来,抱着我的腿哭着喊着:“姥姥,回家吧。咱们回家吧,你怎么不要我了?”女婿满眼含泪说:“妈,写个保证,咱们回家吧。在家您偷偷炼。孩子一到晚上就哭闹说要找姥姥。您是咱们家的太阳,家里没有您,我们都不知道该咋办了。”女儿只有哭的份,伤心得一句话也说不出。丈夫也捂着脸痛苦地蹲在地上。他们利用家庭、亲情,摧残人的精神与良知,邪恶至极。

二零零零年年初,我从看守所回家。同年三月八日我单位公安处用车把我接去,说是有事情核实。下午直接送到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同年年底回家。

回来后我再次进京,刚进天安门广场,一个警察问我:“你炼法轮功吗?”我说:“我炼不炼法轮功与我站在广场上有什么关系?”“唿”一下当时围过来四、五个便衣就往车上拉我,我不上,他们就揪着我的头发、连打带踢,把我拖上警车。当时广场到处是警察和便衣,警车就在广场上停着,真是红色恐怖一片。这次我又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底回家。

在两次被非法劳教期间,我被二十四小时包夹、监控,多半宿多半宿坐在走廊里“转化”你,不让睡觉。一段时间把我单独关押在另一处,并且强制洗脑“转化”。一天,几个吸毒犯在指使下用衣服蒙着我的头拳打脚踢,还说用针要穿住我的嘴。被打后起不来床,每天只能拉着床边的暖气管才能慢慢起来。一个月后腰腿还是疼痛的。对法轮功修炼者各种方式的“转化”,不仅仅是肉体上的迫害,更是一种精神上的摧残,是一种更邪恶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五日,我在怀仁毛皂发真相资料,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送到怀仁看守所。当时我身体出现不适,看守所不想收,毛皂派出所要让收押。看守所叫来狱医(姓麻)他大致看了看、问了问说没事。就非法关押在怀仁看守所。半夜我心脏病突发,被送到医院急救。在怀仁看守所我心脏病多次突发。一次半夜又突发了,麻医生不让送医院,让其他关押犯把我抬到一间房里。我虽然心脏跳动极速,不能说话、睁不开眼睛,但我意识清醒。麻医生用大拇指压住我脖子一侧的大动脉,很痛、很难受。我当时只感觉心脏快不跳了。生命的本能使我用力挣扎,终于挣脱了他的魔手。我想如果那天真的让他害死,他一定会有一个冠冕堂皇的说辞,可周围当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险恶用心。(麻医生几年前车祸死亡)

看守所通知十月二十一日开庭,丈夫为我聘请了律师,庭上律师的意见没被采纳。法庭诬判我六年。本人不服,上诉。

遭残酷精神打击 两家人去世

第一次警察到家抓我时,幼小的外孙受到了惊吓。在以后的当地派出所警察、社区居委会的骚扰中,孩子一见生人就抓住我的衣服寸步不离。特别经过市看守所的经历后,孩子的心灵受到深深的创伤。特别是警察穿着警服进家,孩子就吓得躲在我身后紧紧抱着我不放,唯恐他们再把我带走。

父亲在法院工作多年,我第一次被非法行政拘留时,父亲精神上受到打击,开始担心不安。我被非法劳教后,父亲的精神就彻底崩溃了,整夜整夜地不睡觉,在雪地里走来走去,担心、害怕、思女心切,父亲终于病倒了。我在家时,父母的生活基本上是我在照顾,家里家外的事也大部份是我操持,此时二老受到的打击有多大,有多痛苦。

听说我要从劳教所回来了,父亲早早地就到路口等着,一趟一趟又一趟,从九点到下午一点半,还不见我回来,父亲喃喃自语道:“骗我呢,骗我呢,回不来了。”瘫坐在床上。午后我突然出现在老父亲面前,他抓着我的肩膀,从头上看到脚下,又从脚下看到头上说:“我以为你回不来了,他们骗我呢。吃饭,吃饭,赶快吃饭。”这时的全家人才有心思吃饭。

我几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对父母亲的精神打击太大了。长达几年的精神打击,老父亲身体又出现了膀胱癌的症状,一便盆一便盆地尿血,身体健康每况愈下,于二零零三年离开了人世。

我在被绑架、关押的同时,丈夫也受到了株连。他从一个刑侦科长,被调到民事调解当一名职员。当我再次从北京被接回的路上,单位公安处长说:看我回去怎么收拾贺连生(我丈夫的名字)。当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回来前,丈夫就被彻底踢出公安处,到退休办公室当一名职员。对他的种种打击,都默默承受了。丈夫说:“我知道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只要你能平安回来,什么我都认了。”他在单位曾多次被评为先进,是受过三等勋章的人员。因为我的个人信仰,他身心竟然要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二零零九年他得胰腺癌,现已去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13/山西大同市七旬法轮功学员戴秀荣遭非法判刑-440015.html

2021-10-21: 山西省大同市法轮功学员戴秀荣被迫害情况的补充
大同市法轮功学员戴秀荣自6月7日被非法逮捕至今,公检法部门以及看守所非法超期违规关押,非法构陷起诉于10月12日强行开庭。当戴秀荣指出他们的种种违法。依照现行法律行使诉讼权利,公检法处处刁难对当事人及其辩护律师的合法控告申诉申请置之不理强行剥夺,执法犯法一味的行恶,致使戴当庭心脏病发作危及生命不得不休庭。

在看守所非法羁押期间,戴几次心脏病发作,看守所公然违背其规定继续非法拘禁,完全不顾当事人的身体危险状况,10月22日法院试图再次强行在看守所开庭。望本地同修加强发正念。

主要参与迫害人员:

大同市公安局口泉派出所所长:李伟民 办案警察:刘淑英 葛文斌
大同市云冈区法院法官 :刘菊霞
大同市云冈区检察院公诉人:于君
大同市反邪教支队长:孙文龙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21/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32747.html#211020224553-1

2021-08-23: 山西省大同市大法弟子戴秀荣被迫害情况
山西省大同市大法弟子戴秀荣被非法批捕。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山西省大同市陈庄看守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23/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29920.html

2021-06-12:山西省大同市戴秀荣近期被绑架经历
一、第一次绑架未果

二零二一年六月一日上午9时多,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公安局国保口泉派出所警察和市或区610两个头目开着警车、救护车,消防车,带领部下20多人上门绑架戴秀荣戴秀荣不开门抵制,警察把她家团团围住,试图侵入她住宅绑架,戴坚决不开门,强烈指出公安执法违法,没有任何法律依据,非法屡次骚扰其正常生活,一直僵持到中午,公安不了了之离开,劫持未成。

二、第二次绑架48小时

六月二日上午9点多南郊区口泉派出所突然又来了6、7个警察,把正在平房忙于家事的戴秀荣围住,说是要带她去检查身体,欺骗她说:“体检完身体就让回家。”警察强行把戴秀荣带到派出所,当时所长正在忙别的案子,一直拖延时间,后来将她劫持到带到大同市第五人民医院检查身体(负责公安办案体检的部门),家属打电话给戴秀荣询问情况,所长说:“是上一次的案子没有结案,这次检查完了就回家”。

家人亲戚担心她年长受不了这样大的惊吓,现在又是疫情危险期,他们给戴秀荣打电话询问情况,戴说:“昨晚睡得晚,现在头晕着呢。现在还没有体检,所长一直在忙另一个案子,我们还在等。”家人不放心又打电话询问所长情况,所长说:“你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她的,体检完了就送她回家,你别担心,还有最后一项检查。”后来警察又说:“办事得有个流程,你这个事情派出所里早有安排了”。

在大同第五医院,检查出来戴秀荣有肺结核,要转去大同市传染病医院,由于来回折腾颠簸,戴秀荣当时心脏很难受,到了医院,没检查成,又回到矿区医院。家人又打电话询问情况,警察回答还是原来的话:“把正常的手续办完了就回家了”。那时候当事人身体更加难受,手抖得厉害,像心脏病的表现。下午又去传染病医院检查,戴秀荣一直在车上等着,所长告诉戴秀荣说:“我的手机都给打爆了,美国的,英国的,都是国外打来的电话……”

这会儿医院早就下班了,可他们一直没有给当事人看体检报告,警察自己拿着,显然,这是公安强制当事人体检在走所谓的办案流程。晚上派出所人员说是查出戴肺部有个黑点,肺结核,而且钙化了,正在活跃期,并测量出戴的血压:低压124,高压202。戴秀荣当时意识很清楚,只是身体非常难受,她听到警察和医生在说情况很严重,随时有血管爆裂的危险,马上要给戴秀荣输液,被戴秀荣拒绝,之后警察架着戴秀荣让她在矿区中医院睡了一夜,之后又说:“所长暂时过不来,处理完别的案子再过来医院。”

他们在传染病医院检查完后,又要去市医院检查,公安一直是想把她送进看守所,原因还是因为她修炼法轮功,晚上11点左右,她女儿说要到医院接戴秀荣,但过去后,他们根本不放人,当时戴秀荣检查出高血压,肺结核,处于极度状态,就这样他们还是不放人,又说什么马上要百年大庆了,要把她判刑,警察就放心了。六月三日下午四点,派出所拿着体检报告去看守所,检查结果不合格,有高血压肺结核症状等症状,看守所拒收,后来戴秀荣被派出所送回家。

这次大同市南郊区公安局国保和口泉派出所警察,在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是他们在执法犯法,虽然没有送到看守所,在整个48小时内,对法轮功学员所谓强制体检当中,公安和派出所事实上已经造成了变相的拘留,整个过程,他们连执法的程序也不讲了,执意维护和配合邪党迫害善良百姓,打着伪善的面目在支持邪党制造的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

三、第三次强行绑架

六月七日上午大同市南郊区公安局国保口泉派出所警察,又一次强行绑架戴秀荣,他们把她带到派出所,想把她再次送进看守所,目前获悉戴秀荣被拘留在大同市中医院,警察说她的案子今年四月份就已经下了逮捕令了。

以上是这次邪党安排“清零”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罪证。

四、警察违法办案

这次绑架法轮功学员,警察违法办案行为明显:

1.大同市参与策划绑架戴秀荣的参与者公然欺骗,并在没有出示拘留证的情况下违法进行收押体检;已经造成事实的非法拘禁。

2.在身体明显出现严重情况不符合收押条件的情况下,企图继续进行收押体检;在身体明显出现危险的情况下继续非法拘禁,不及时通知家人来照看,草菅人命。公安没有任何权利强制任何人体检,没有出示任何法律依据。

3.他们这些参与人员对戴秀荣未出示拘留证,也没有进行笔录,未出示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告知书,也没有宣布案由,就直接想送看守所,这个本身是违法,而且是蓄意违法,已经不再具备合法办案的能力和资格,所以建议戴的家人和当事人要找驻检和警督,同时要求所有参与这次绑架与非法拘禁的人员回避。

4.法律规定,事实上非法拘禁,传唤行政不超过8小时,刑事不超过12小时。要找警督或公安驻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12/山西省大同市戴秀荣近期被绑架经历-426880.html

2020-04-01: 山西省大同市法轮功学员戴秀荣、王淑文被绑架经过
2020年3月25日中午,大同市云岗区公安局和口泉派出所一车特警外带一辆救护车,冲进法轮功学员李艳琴(2017年3月30日被非法判刑3年,3月25日仍被非法关押在山西女子监狱)住处,强行非法抄了李家,再次非法抄走李的笔记本电脑、手机,其中4个特警还把帮李艳琴照顾家和孩子的大姑姐法轮功学员戴秀荣抬上警车绑架,致使其血压升至130/200,心率130-140,戴质问原由,公安说是扰乱公共秩序,做好人被非法判刑,在家成了扰乱公共秩序,显然是中共治下的黑帮流氓行径,戴坚决抵制无理迫害,于当晚10点左右被放回家。

同天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王淑文,也于当晚被放回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1/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03245.html#20331232845-3

大同市联系资料(区号: 352)

2022-03-13: 山西省大同市云冈区法院:
地址:山西省大同市南环西路1509号 邮编:037001
院长孟增迎 办0352-5391159、13303421159
刑事庭庭长赵昊 办0352-5331069、13803428929
法官刘菊霞 办0352-5331090、15934219305

山西省大同市云冈区检察院:
地址:大同市云冈区泉落路10号 邮编:037007
检察长王永明0352-4505840
员额制检察官张献伟
公诉人于君

大同市南郊区口泉派出所:
所长李伟民 133-83423032(迫害戴秀荣)

大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孙文龙 18903424096

大同市矿区中医院:
地址:大同市云岗区平泉路161号
旧地址 :山西省大同市矿区校南街
电话:0352-7019203、0352—7014591
院长郭雁斌

山西省大同市看守所:
电话:0352-7175210
监督电话 0352-7175511
所长办公室0352-2323220
所长姓魏

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口泉街派出所:
地址:口泉泉新路18号附近
电话:0352-4053110
值班室:0352-4052231
王民富 教导员 警号022598、13383423138
王亮亮 副所长 警号026096、13383428948
刘德元 案件办理队队长 警号022474、13383423126
常文革 综合内勤室主任 警号022494、13383423181
朱炳林 社区警务队队长 警号026096、18935212389
马逢君 社区警务队警察 18935215991
曹廷福 社区警务队警察 警号022489、13383422984
白玉平 社区警务队警察 警号022332、13097547549
张 清 社区警务队警察 警号022592、13383423017
鲍 飞 案件办理队警察 警号026069、13700527019
张 熊 案件办理队警察 警号024784、1383525543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