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15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甘肃 >> 兰州 安宁区(高新开发区派出所) >> 李贵鸾(周巍的母亲), 女, 8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银滩社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20-01-16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周巍(周伟)
儿媳: 周巍妻子
夫妻/父母: 李贵鸾(周巍的母亲)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1-01: 兰州八旬李贵鸾被持续骚扰与迫害
兰州八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李贵鸾,是兰州航空航天飞行控制研究院(兰飞厂)的退休职工。二零二零年八月份以来,一直被中共不法人员骚扰。安宁区银滩路街道书记王霞、街道综治办主任薛妍、街道人员韩卫东、银滩路派出所副所长焦某和片警郭仁安等人,要么自己上门,要么安排社区人员上门骚扰李贵鸾老人。这些人在上班的时间准时到李贵鸾的家门口守候,一段时间还搬着小凳子坐在家门口,到下班的时间他们才走。只要是来找李贵鸾的人,他们都会盘问,并对其照相。

为逼迫李贵鸾老人签所谓不修炼的“保证”,这些不法人员不仅跑到上海,给老人上海的儿孙挨个打电话、发短信恐吓、威胁,还撬老人在兰州安宁居住的房屋门锁,直接进屋抄家。一次,把李贵鸾老人劫持到社区,单独非法关在一个大厅里,把诽谤大法的录像声音调到最大,强制老人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从早上七点半折磨到下午三点,几个人轮番折磨老人,对老人又掐又捏;还使劲掰老人的眼睛强迫李贵鸾老人看录像;在老人头上用拳头猛捶,把老人直接捶倒坐在地上。见到李贵鸾老人脸色不对,叫来护士量血压,发现老人血压很高,心脏也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对八十岁的老人没有任何的救助措施,又用三辆车将老人挟持到报恩寺让和尚给老人上课。

为了避开安宁区银滩路街道、社区、派出所的持续迫害,老人去了儿子周巍的家中。周巍也是法轮功学员,刚刚结束四年的冤狱迫害,九月十八日才回到家中。

老人到儿子周巍家中后,先有两个女人以普查人口为名到周巍家中,谈话中询问周巍家老人的情况。第二天,安宁区这些人又来到周巍的家中,先由周巍辖区派出所的一个女警上门以给周巍拍照为由进门。在周巍不开门的时候,该女警还多次以威胁的口吻问:你不配合?进门还是核实老人是不是在周巍家中。

该女警拍完照离开二十分钟左右,周巍下楼,在家属院拐角处被安宁区的这些人围了上来,其中还有周巍辖区派出所的片警和刚刚拍过照的女警。这些人中除了周巍辖区派出所的片警杨警察、上门拍照的女警外,还有银滩路街道的韩卫东、银滩路派出所的副所长焦某、安宁国保的一个人(佩戴执法记录仪),还有一位穿警服,其余人便服,不明身份。这些人最后以“看看老人”为名派了所谓的代表,由焦某、韩卫东两人进了周巍的家中,见到了老人。还一再保证以后不让老人再受之前社区人员对老人的骚扰,也给周巍做了保证。

几天后,焦某带着银滩路派出所的所长和另一位被称为跟周巍母亲很熟的人来到周巍家中,听说老人已经离开兰州去了上海,就又开始查询老人去上海的航班,还告诉周巍,可以让老人住在儿子这里,他们准备安排人在儿子这里给老人做“转化”,把周巍的家准备办成家庭洗脑班。

安宁区银滩路街道以及派出所人员又跑到上海,骚扰老人上海的女儿。在这期间,七里河区建兰路派出所的警察也出面配合。

以下是李贵鸾老人自述遭受的部份迫害事实:

我十几年来一直在上海跟女儿一起生活。儿子周巍因修炼法轮功被冤判四年,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八日出狱。为了接儿子回家,我提前回到兰州,住在安宁。从八月份开始,安宁区银滩路街道、社区、派出所人员持续上门骚扰,我不让他们进门,在门外给这些人讲大法真相。

后来,他们到上海去骚扰我的两个女儿、女婿、外孙、孙女,让他们替我签不炼功的字,他们都不替我签。为了去女儿单位和女儿见面,他们在电话中威胁我女儿。女儿说:“好,我所在的单位是一家美国企业。你们来了,刚好我们通过国际社会来曝曝光。”他们给我外孙打电话说:“你姥姥炼功,会影响你以后的学习”如何如何。又给我孙女打电话,孙女说:“只要我奶奶愿意炼就行,那是她的权利。”

九月初,他们连续三天砸门骚扰,搅得左邻右舍没办法休息。没人开门,他们就停电三天。第三天晚上,他们又来了一个大个子男子,搬了一叠凳子,准备守夜砸门找我。物业找到片警郭仁安,我问:你们谁负责,我要找他理论。薛、郭、韩等人一概否认扳电闸,说是掉闸。我说:我有旁证,是你们特意扳闸。

九月六日,姓焦的副所长,姓郭的片警,韩卫东,薛妍,还有一个政法委的人员,共六人来家里。我允许他们进家门。他们还是说:“政府不让炼,你就签个不炼了的字就行了。”他们就翻东西,在书架上找出一本二零一三年的师父讲法和两本真相册子。我说:“你们到我家来,不能随便翻找我的东西。没有搜查证,你们是违法的。”

九月二十一日,这一群人又来敲门,我正好外出回来。他们要求我开门,我不开,他们就叫了一个修锁匠,拆了我的门锁,到处乱翻家里的东西,抢走了大法师父的法像、裁纸刀、一个炼功播放器、家庭装修用的U盘、一台女儿中学时使用的外文打字机。女婿和女儿追要的时候,他们说:“要通过鉴定。”至今没有退还。

韩卫东说:“我三天两头都要来的,你都要给我留把钥匙。”然后,他们把我带到银滩路派出所的审讯椅子上,我不接受审讯。

九月二十二日一上班,他们又带我到刘家堡派出所,放诽谤大法的录像,我说:“这是胡说。”我闭目不看。

九月二十三日,我又被强行绑架到街道办事处一个放诽谤大法录像的大厅。韩卫东说:“你今天必须写三书。你不写,我有的是办法。”这时,有三男两女就开始骂大法和大法师父,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的小伙子,患糖尿病,因为我不转化他回不了家,骂得最凶,把我的祖宗三代都骂了。下午三点左右,他们两个小伙子,强掰着我的手按手印,还有一个女子,拿过一支笔签了我的名字。最后还说,明天政法委的还要叫我去认证。

星期五,他们到家里说:“去政法委认证。”我说:“字是你们签的,我不认证。”
十月十二日早上七点半,他们在楼下等我。我一出门,就被绑架到银滩路社区,韩说:“你不承认也不行,给你照上相了,你得承认。”还说:“我有的是办法。”
并将污蔑大法的录像声音放的最大,并捏我的手,比打得还疼。使劲掐,用手使劲掰我闭上的眼睛,叫:睁开眼睛看。反反复复的谩骂。

从早上七点半一直到下午三点,不让动,让我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一会过来变相地打我、捏胳膊。一个大个子小伙恼羞成怒地用拳头使劲捶在我的头顶上,我一下子倒在地上。他们叫了个大夫给我测量血压,高压170,低压110。血压很高,心脏也不好。

十月十五日,我儿子周巍听到有人按门铃,一问说是普查人口的,来了两个小姑娘。周巍就让进了屋。这两人问周巍:“家里有没有老人?如果有老人,居住半年以上要申办临时户口。”

十月十六日,周巍又听到有人按门铃,到门口按门禁,看到来人用手捂住外面的门禁,不让周巍看清是谁。周巍还是看到了,是一个女警。说是建兰路派出所的,给周巍一个月拍一次照。周巍说:“没听说过一个月一拍。我好着哩,你回去吧。”门外的女警竟用威胁的口吻说:“你不配合?”她后来进了屋,给周巍拍了张照片就走了。

二十分钟左右,周巍拿着我的手机下楼去修,到楼下拐弯处,出来七个人,围上了周,四个穿制服,一个是之前进屋拍照的建兰路派出所的女警,一个是建兰路派出所管段的片警姓杨,一个身穿国保衣服的人,胸前戴着执法记录仪,还有一个穿着警服,其余都是便服。

周巍迎上去问:“你们干啥?你们这么多人啥事?”他们说他们是安宁的。问周巍:“老太太在不在?” 周巍说:“在。你们今天休想把老太太带走。八十岁的老人了,你们家也有老人。”

十月二十一日下午三、四点钟,有人按门铃,周巍看到门口站三个人。后来三个人还是进屋了,问周巍:“你母亲呢?”周巍说:“走了,去上海了。”问:“怎么不给焦警官打电话说一声?”周巍说:“老太太怎么了?我给你们打招呼,老太太犯什么法了?”他们说:“你母亲在你这儿,我们十天半个月给老太太照个相,然后在你家里给老太太做工作。” 周巍说:“你们想啥呢?”

这些人又开始查李贵鸾老太太的航班,以为是儿媳送老太太走的,也查儿媳妇。

如今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就是针对中共来的,也是针对跟中共站队的那些痴迷不悟的人的。在瘟疫以及各种灾祸面前,兰州本地的政府人员和执法人员,你们可知道自己如何能安全的躲过这场天惩的劫难?只有快快了解真相,退出中共恶党组织,善待法轮功学员,真心忏悔,弥补过错,方可得到神佛的原谅。法轮功学员劝你三退的声音,是为了将你从邪党的魔掌中解救出来,是为了你能躲过各种灾祸,能够保命。时间,对你们真的不多了。停止作恶,留住你做人的那一点点良知,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你能在最后一刻得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兰州八旬李贵鸾被持续骚扰与迫害-414452.html

2020-10-19: 甘肃兰州市兰飞厂退休职工、八旬李贵鸾被持续骚扰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一日,年过八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李贵鸾的家门,被街道、社区以及派出所人员撬锁强行打开门,抄走了老人的私人物品,连老人家中留作纪念的一个老式打印机也抄走了。

这些人几乎天天上门对老人持续骚扰,还给老人在上海居住、工作的女儿、女婿、外孙多次打电话、发短信息恐吓、骚扰。这些人还直接去了上海,要求居住在上海的老人女儿跟他们见面,老人的女儿在电话中拒绝了这些人的要求,还说:你们拿着纳税人的钱就这样从兰州到上海的,究竟是旅游还是工作?还给老人的孙女,法轮功学员周巍的女儿打电话骚扰。

这些人还找到上海老人女儿居住地的社区,由当地社区人员上门找老人的女儿做工作,当上海社区的工作人员听到老人已经八十岁了,就扭头走了,再也不参与兰州本地街道、社区人员对老人在上海的家人的骚扰了。

直到现在,街道、社区、派出所人员仍然持续上门骚扰老人,使老人无法正常生活。期间还在老人家中,强行让老人按手印,让老人在他们写好的东西上签字,而后说,市政法委的人要来验收等等。老人不签字,也不配合政法委的验收,就被这些人,拿着纳税人的钱天天象上班一样,到老人的家门口持续骚扰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9/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13982.html

2020-09-11:兰州市80岁法轮功学员李贵鸾家被断电、持续骚扰
法轮功学员李贵鸾,八十岁,原兰州航空航天飞行控制研究院(兰飞厂)的退休职工。今年八月份以来,安宁区社区、街道、派出所人员到李贵鸾的家中,要求李贵鸾签字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李贵鸾老人拒绝签字。

八月份,社区、街道、派出所人员这些人陆陆续续一直上门骚扰李贵鸾老人,后来老人不让他们进门,给在门外的这些人讲大法真相。

为了逼迫李贵鸾老人签字写“保证”之类的东西,社区人员找了基督徒来劝说老人,还说给老人介绍老伴,后来找佛教徒来说服老人,李贵鸾老人不见。

九月初,这些人到李贵鸾老人家门口敲门两小时,直接就是砸门,搅的左邻右舍没办法休息。

九月四日开始,这些人每天有四人,拿着小凳子,坐在李贵鸾老人的家门口,从早上八点,一直守到晚上十点多。

九月四日这天,这些人把李贵鸾老人家中的电断了,李贵鸾老人没办法生活,就到儿媳家中呆了一天。

九月六日晚上,片警才找到物业,把电给李贵鸾老人通上了。李贵鸾老人家中的电冰箱因断电,冷冻室的东西全溶化了。

银滩路街道书记王霞,女,四十岁左右。
街道综治办主任姓薛,女。
银滩路开发区派出所片警姓郭,男。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1/兰州市80岁法轮功学员李贵鸾家被断电、持续骚扰-411657.html

2020-01-15: 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银滩社区、派出所多次骚扰八十多岁的老人
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周巍的母亲、八旬老太太说:今年七月三十日下午,银滩社区一群人(三男一女),来敲我的门,我刚一开门,一高个男人准备了照相机对准我,一群人挤门。我说不准照相,先报身份、单位、名字,为什么照相?他们不答,只说上级叫照的。我告诉他们,不说清楚来历不准進家门,就在外边讲话。我穿着居家便装、拖着鞋强挤出去关了门。他们说上边指示按个指印、签个字、说不炼就行。我给他们讲了我为什么不按手印的道理,说法轮功是合法的,真善忍是好的。直到下班他们才散去。七月三十一日,一帮人又来了,我没开门。

八月一日下午,我看到他们送来放在我门口的一箱牛奶和水果,我说大法师父让我们修善,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叫小区物业人员送给看大门的保安吃了。

八月二日,他们又告诉我领导要来,我开门让他们一群四人進屋,我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我告诉书记,前天来的一个小伙子骂我,说我吃共产党的却不按它的做,骂大法师父骂大法,说下流话,很难听。

八月三日领导来了,说只要给他签个不炼的字等于救他们。我说那不是救了他们,是害了他们,而且我也没说真话。

九月四日,他们一群人又来了,我坐门口处不回家,要求在大庭广众下谈。他们说,我们还是那件事,还说外边影响不好。我说,蹲坑影响好吗?敲门撒谎说楼上跑水了好吗?

九月十一日又要来,九月十二日又说来(都是打的电话),我说我不在家。

九月十六日上午十点又来了,我刚开门,咔嚓,照相机对着我就拍我,是两个人,我很快关了门,对他们说,偷偷摸摸的,不证明身份照什么?

我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不能过一个安静的日子,难呐!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5/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99024.html

2017-09-06:甘肃兰州法轮功学员李贵鸾在通过铁路安检后在扣押 已回家
2017年9月3日7点20分,法轮功学员李贵鸾(女、77岁)在兰州西客站准备乘火车去河南老家奔丧,通过安检后,被铁路公安一个女警察拦住,打开行李箱检查,拿走大法书籍等物品,说是违禁品,并将李贵鸾扣押到晚上,才由李贵鸾的小女儿接回家,同时还交了500元所谓罚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6/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53436.html#1795221754-24

兰州 安宁区(高新开发区派出所)联系资料(区号: 931)

2021-01-07: 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国保大队队长:石怀忠 男 1964/3/15 13399315846/13399315864
兰州市安宁分局国保大队 赵晖 男 13399315912
兰州市安宁分局培黎派出所电话:09314550190
兰州市安宁分局培黎派出所所长 史君峰 男 13399315971
兰州市安宁分局培黎派出所副所长 李峰军 男 13399318014
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培黎派出所微信公众号:“培黎派出所”
兰州安宁区公安分局电话:09317667353
兰州安宁区委政法委 牟进年 男 1965/2/ 8 13619366529
兰州安宁区检察院办公室:09317750324 7679576 政工科 09317679511 传真:09318472260
兰州安宁区司法局局长肖顺禄 4919918(办)13150014785(手机)
兰州市安宁分局培黎派出所 片警 阎瑛 男 13399311870
兰州市安宁分局培黎派出所片警 吉亚丽 女 13399319833
兰州市安宁分局培黎派出所 尚挺 治安/文职 男 13893417855
兰州市安宁分局培黎派出所 万永楼 治安/文职 男 18153998072
兰州市安宁分局培黎派出所 刘杨 社区/文职 男 15002697184

2020-11-01: 安宁区610副主任刘继英:13519613707
银滩路街道书记王霞:13519440224
银滩路街道魏万东:18919807479
银滩路街道韩卫东:13919058972
银滩路街道张惠同:18693189989
银滩路街道综治办主任薛妍:18194284050
银滩路开发区派出所片警郭仁安:13399315939
银滩路派出所副所长焦某:13919156706
安宁区银滩路街道机关党支部刘成良:男,1957/1/11,13893223866
安宁区银滩路街道机关党支部任建峰:男,1958/1/1,1351964625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