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5-22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 鹿泉市 河北省女子监狱(石家庄二监狱,石家庄女子监狱) >> 朱素荣, 女, 45

朱素荣
河北省蠡县法轮功学员朱素荣被送往河北省石家庄市女子监狱迫害,好老师被绑架,老师们哭了,学生们哭了
个人情况: 河北保定蠡县中孟尝小学三年级的班主任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保定蠡县鲍墟乡东孟尝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9-11-0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1-28:孝女身陷囹圄 慈母含冤离世 老父身染重疾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河北省保定市蠡县鲍墟乡东孟尝村的宋小丫老人,怀着对大女儿朱素荣的思念含冤离世了。她的离世牵动了十里八乡的父老乡亲们的心,人们叹息着,抹着泪,诉说着老人弥留之际那让人心碎的一幕。

去年刚入冬,宋小丫老人突发脑出血,在医院的ICU住了两天,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医生说病人的肺衰竭、胃出血、脑出血,病人已不能自主呼吸,也就是呼吸机一拔人就死了。就这样老人带着呼吸机从医院回到家。几天过去了,老人的内脏开始腐烂,呼出的气是烂肉味儿,因为戴呼吸机的缘故,老人的嘴肿得老高。家人看她太受罪,就给她拔了呼吸机。然而让人震惊的是,老人并没有如医生所说,拔了呼吸机人就“走了”,而是睁开了眼睛。自发病十几天来,老人从没睁过眼。人们争先上前看望。她不能说话,当有人提到她大女儿朱素荣时,老人流泪了。

几天过去了,老人不吃不喝,已经没有了意识,但就是艰难的咽不下最后这口气。老伴守在她身边唠叨着:哎,受这么大罪,不愿走,我知道你就是想小荣啊!一天晚上,家人找来她女儿朱素荣的照片放在她的手里。已经多日没有意识的老人一下子把照片攥在手里,当家人想把照片从老人手里拿出来的时候,老人的手死死地攥着照片不放。第二天早上八点,老人带着对女儿的思念,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遗憾地走了。

看到此,您肯定会想:按理说,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为什么一个老人的离世会让那么多的人动容哪,这里难道有什么冤情,作为老人的长女,朱素荣为什么不来为老人送终哪?!

朱素荣原是中孟尝小学的优秀小学老师。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被鲍墟乡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抄家、绑架。原因是,一个入室盗窃的盗贼,偷盗时,发现朱素荣的家里有法轮功的书籍,就跑到鲍墟乡派出所把朱素荣给举报了。边继辉明知此人是盗贼,不但不抓他,反而带人到学校骚扰正在上课的朱素荣朱素荣回到家,边继辉带人尾随而至,不但抄了她的家,还绑架了她,当天就送到了保定看守所。

从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至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高阳法院对朱素荣,在网上进行了三次非法开庭,律师及家属辩护人为朱素荣做了有理有据的辩护,朱素荣也当庭揭露了警察办案时,几个人抓着她的手按手印的违法行径。面对有理有据的辩护,和警察那漏洞百出的证据。法官不敢当庭枉判。拖至两个月后,九月二十四日,高阳法院罔顾事实和法律对朱素荣进行了三年十个月、勒索罚金五万元的冤判。朱素荣目前被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

朱素荣被绑架后,老师们哭了,学生们哭了,乡亲、邻里听说后也掉下了眼泪。淳朴善良的乡亲们叹息着:多好的人啊,怎么会被抓走了……当知道自己的签名能帮助素荣早日回家,乡亲们纷纷响应,只几天功夫就征集到了300多人的签名(有许多人出外打工没在家)。然而让人遗憾的是,乡亲们的善心却被那些亵渎职责的公检法的官员们,一句话就给抹杀了。然而乡亲们的善举老天爷看到了,相信有此善举的人,一定会为自己换来无尽的福报。

朱素荣修炼法轮功前,患有浅表性胃炎。吃不了多少东西,还经常呕吐。几年内寻医问药也没看好。人越来越瘦。家里因她看病还欠了外债,那几年素荣心情不好,经常抱怨命运对她不公。

一九九九年初夏,本村的一个老奶奶看她气色不好,就给她介绍了法轮功。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学炼了法轮功。刚炼了十几天病就好了。素荣从此活得充实、快乐,她非常感谢法轮功师父,决心要跟着师父一修到底。然而好景不长,几个月后,江泽民因妒嫉修炼法轮功的人太多,竟然不顾多人的反对,一意孤行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无理打压。素荣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她没有放弃修炼,并严格用大法法理要求自己。

随着不断地学法炼功,素荣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就是要返本归真;而如何做一个好人,就是在日常生活中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从此,她工作更加认真负责,经常一个人默默地做别人没想到或不愿做的事情,平时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在学校她是好老师;在家里她是好儿媳、好闺女、好妻子、好妈妈,与妯娌和睦相处,与邻为善。就是在街上看到不认识的人,有困难,她也会出手相助。有一年,在鲍墟路口看到有父女俩,出外打工没挣到钱,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素荣很同情他们,把父女俩领回家吃了饺子,走时还送给他们二百块钱做路费。

她对待学生就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爱护。作为班主任,她对学生倾注了更多的心血,不仅在文化学习上教给他们知识,还在品德上给以正确引导,在生活上无私关怀他们。她对学生们都是一视同仁,对待学习差的学生也从不歧视。有的小学生把大便拉到裤子里,她会亲手把孩子收拾干净,令学生家长很是感动。

在学校里,素荣经常是最后一个离校,因为她要和学生们一起打扫完卫生,再回家。她的教室在三楼,从三楼往下一直到一楼的楼梯,她们班经常打扫的干干净净,她所在的班级,窗明几净,秩序井然,地上连一张纸片都没有。

素荣爱校如家,经常把散了把的笤帚拿回家,让丈夫给绑好,拿回学校再接着用。这些校长、老师们都有目共睹。

就是这样一位好老师,只因信仰就被关进监狱。让校长和老师们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迫于中共的压力他们却敢怒不敢言。

朱素荣在校为人师表,在家里她是个孝女。她娘家没有兄弟,就她姐妹三人,她是长女。虽说姐妹三人都嫁在当村,但娘家的大事小情几乎都是她和丈夫跑前跑后。有时赶上农忙,她也是先紧着娘家的活干。小女儿很小的时候曾问妈妈:“为什么姥姥家的活儿都是咱家先干,而两个姨就可以先忙自己家的活呢?”素荣慈爱地把女儿搂在怀里说:“因为妈妈先出生啊,所以得到姥姥、姥爷的爱比你姨她们要多得多,当然要比她们多干活呀。”

朱素荣的母亲宋小丫老人一生困苦,幼年时赶上大饥荒,母亲被饿死了,从小跟着奶奶长大,没上过学,不认识字,一辈子就知道干活。由于劳苦身体落下了一身的病。渐渐地就干不了家务了。好在女儿们孝顺,特别是大女儿朱素荣,被绑架前每天都会帮着老人洗衣做饭、拾掇家务。闲暇时,有时朱素荣也会为老母亲读几页法轮功的书,老母亲很爱听,并且感觉身体很舒服。渐渐地,出来进去的身体也有劲了。可是自从朱素荣被绑架后,没人再给她读书了。因为思念女儿老人经常以泪洗面,还要忍受着不明真相的人的耻笑,身体每况愈下。最终也没和爱女见上一面,带着遗憾走了。

朱素荣被绑架后至今没能和家人见上一面。河北女子监狱以疫情为由拒绝家人探视。只是有时能和家人手机视频聊几句,每次她都会先问母亲可好?家人为了让她放心,都会告诉她:很好!

母女连心,老母亲去世后,朱素荣再和家人视频时,要求见见老父亲和他说句话。老父亲很坚强,当素荣问起:我娘好吗?老人大声说:“好!”善良的素荣很欣慰,可细心的她,发现老父亲的一只眼有异样,当知道老父亲的这只眼睛已经看不见了。素荣禁不住失声痛哭。她哭着安慰老父亲:您现在就多受累吧,等我回去了,我再照顾我娘。老父亲也禁不住落下泪来,他不忍心告诉女儿:你娘已经走了,并且他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了(老人还不知道他得的是“血癌”,家人没敢告诉他。),经常会晕倒,也许说……唉!

如此人间悲剧,相信谁看了都会流泪。然而这一切是谁造成的呢?

如果不是当年中共和江泽民因为小人的妒嫉,而执意要迫害法轮功。相信因修炼真、善、忍而道德升华的人会越来越多,人们身心健康,我们的国家也将会国泰民安。相信这样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如果侦办此案的中共的官员们,真的恪守职责,良心未泯,真正按法律办事,而不是以权代法,警匪一家。相信这样的悲剧也不会发生。因为按照中国的法律:信仰自由。修炼法轮功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合法的,包括中国。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法律,没有一条说,修炼法轮功违法。对此,那些办案人员也心知肚明。实际上,如果没有这些人的推波助澜,相信只凭江泽民一人,也制造不出这么多的冤案。(在明慧网上,经常有类似的冤案报道)

其实,说来说去,江泽民再邪恶如果没有中共的撑腰,他也干不了这些坏事,也不会有人听他的。如果不是中共的腐败体制,也豢养不出如此多的贪赃枉法的腐败官员,一再制造出如此的冤案。如果不是中共的无神论洗脑,盗贼也不可能在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的意识支配下,去做偷了人家东西还把人家举报到派出所的恶劣之事。

法轮功被中共打压距今已有二十三年,通过全世界法轮功学员的不间断地讲清真相,很多中国老百姓早已明白了,

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然而迫于中共的压力及眼前的利益驱使,很多人认为法轮功被迫害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所以采取事不关己的心态,而噤若寒蝉。更有甚者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不但不同情还会说三道四,羞辱谩骂。所以象朱素荣家这样的悲剧才一再发生。

由此看来真正的罪魁祸首不仅是中共邪党和江泽民。也包括那些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和那些面对迫害而默不作声、或对法轮功学员指责谩骂的人。

也许会有人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改变现实的能力,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不想去多管闲事。可是,您知不知道,就是您的沉默,助长了邪恶,让良知被抹杀,让正义被压制,让象朱素荣家的悲剧一再发生。

在中国,《窦娥冤》的故事几乎是家喻户晓。窦娥是一位心地善良、孝敬老人的普通妇女,她几乎没有任何缺点,她最后之所以被处以极刑,完全是因为当时的社会极度黑暗、坏人横行、官吏贪污的结果。剧中讲述当时窦娥含冤被押赴法场,行刑之前,贪官问窦娥还有何话讲?窦娥说:一、请赐我三尺白绫挂在百尺高杆之上,如果我是冤的,一腔热血不会落地,而是溅在白绫之上;二、如果我是冤的,人头落地便会大雪纷飞;三、如果我是冤的,我死后三年大旱。那贪官撇嘴摇头连说“愚昧,荒唐”。心想:“这六月酷暑怎会下雪?人只见血往下流,我倒要看看血怎么往上飞的?哼……”于是就命人拿来三尺白绫挂在高杆上,他想证实窦娥所说的话是否应验。

刽子手手起刀落之际,窦娥的一腔热血奇迹般地飞溅到悬在半空的白绫之上,竟然一滴也没洒在地上。窦娥人头落地之时,竟真的阴风起、大雪飘。片刻前人还汗流浃背,顷刻间,一个个抱膀缩肩跑回家去,连说怪事、怪事。窦娥死后果真是大旱三年,颗粒无收。当地百姓人人皆知是上天在为窦娥鸣不平!多年后,窦娥的父亲金榜得中,做了高官。回乡省亲时,重审窦娥一案,杀了诬告的凶徒和贪官,为窦娥平反了冤屈,乡亲们纷纷来看望窦父,说:“我们早知道窦娥是冤枉的,怎奈畏惧贪官的权势,而敢怒不敢言。可是我们又没加害窦娥为什么要受这三年大旱之苦呢?”窦父说:“你们明知窦娥是冤的,却不敢说句公道话,是谓不义。更有人相信贪官,认为窦娥真的杀了人,而诬蔑忠良,是谓不仁。上天有眼,没有无妄之灾,天灾人祸就是在惩治不仁不义之徒哪!”

古人云:“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正所谓:人不治天治。由此看来从二零一九年年末一直到现在的这场大瘟疫,是偶然出现的吗?很多明智的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也有人说:老天爷就是想利用着法轮功被打压这件事在拷问着每一个人的良知善念,决定着每一个生命的留与留。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您还敢说这件事与您无关了吗?!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8/孝女身陷囹圄-慈母含冤离世-老父身染重疾-437385.html

2021-06-01: 河北蠡县法轮功学员朱素荣被劫入冤狱
河北省蠡县法轮功学员朱素荣于二零二一年五月一十八日被送往河北省石家庄市女子监狱迫害,监狱要朱素荣家人在入监通知书上签字,并把回执寄回去,并告知到监狱后要隔离,之后朱素荣给家人打电话后家人才能会见。

朱素荣是一个被老师、家长都认可的好老师,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修心向善,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被蠡县鲍墟乡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绑架、抄家,被送到保定看守所关押构陷,于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四日被河北省高阳法院冤判三年十个月、勒索罚款五万元。朱素荣上诉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保定市中级法院做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1/二零二一年六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26458.html#2153123628-1

2021-03-20:河北女教师朱素荣被二审维持冤判 家人申诉
保定市蠡县女教师朱素荣只因修炼法轮功、修心向善,被河北省高阳法院于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四日冤判三年十个月,勒索罚款五万元。朱素荣上诉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保定市中级法院做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家人不服正在申诉中。
朱素荣是一个被老师家长都认可的好老师,因身体有病修炼了法轮功。修炼后她不但身体健康了,而且工作更加勤勤恳恳。然而就因为不放弃修炼,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被蠡县鲍墟乡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绑架、抄家,并被送到保定看守所关押至今。

好老师被绑架,老师们哭了,学生们哭了

朱素荣被绑架后,老师们哭了,学生们哭了,乡亲、邻里听说后也掉下了眼泪。淳朴善良的乡亲们叹息着:多好的人啊,怎么会被抓走了……当知道自己的签名能帮助素荣早日回家,乡亲们纷纷响应,只几天功夫就征集到了300多人的签名(有许多人出外打工没在家)。

朱素荣老师对待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爱护。作为班主任,她对学生倾注了更多的心血,不仅在文化学习上教给他们知识,还在品德上给予正确引导,在生活上无私关怀他们。她对待孩子们都是一视同仁,对待学习差的学生也从不歧视。有的小学生把大便拉到裤子里,她会亲手把孩子收拾干净,令学生家长很是感动。在学校里,她经常是最后一个离校,因为她要和学生们一起打扫完卫生,再回家。

就是这样一位好老师,只因修心向善就被绑架、关押、构陷。这让师生、家长们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迫于中共的压力他们却敢怒不敢言。

三次网上开庭如同儿戏

自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到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在这期间高阳法院在网上对朱素荣进行了三次非法开庭。

第一次开庭时,律师就指出此案有许多违法之处。其中之一:“本案所谓“涉案数量”不具有真实性,在《证据保全清单》、《扣押物品清单》、《起诉意见书》中称涉案书籍977本、传单113张,但在《破案经过》、《提请批准逮捕书》中却是书籍985本、传单133张,真实数量存在矛盾,涉案物品存在混淆造假嫌疑。”

第二次开庭时,公安办案人员就此漏洞补充了一个文件,说涉案物品数量数错了,以起诉书的为准。

第三次开庭,办案人员又出了一个文件,说是涉案物品的数量是打印的时候打印错了。

针对此事,家属辩护人说:“来来回回,不是数错就是打印错,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说多少就是多少?要求边继辉出庭你们也不让他来,他怎么办的案?身为一个执法人员到底按不按法律去办案?而公诉人负有法律监督职能和审查案情的职能。前两次开庭怎么都没查清楚?不查清楚事实就起诉我母亲朱素荣,是联合边继辉制造冤假错案的行为。”(说到这,法官打断朱素荣女儿的话)但朱素荣的女儿没顾忌这些,继续说道:“无论相关物品数量有多少都不是犯罪证据,都不能证明我母亲朱素荣利用了什么X教组织破坏了什么法律实施,两次开庭都没有有效证据证明被告人涉嫌构成被指控罪名,要求立即无罪释放我母亲朱素荣。”

中共的公检法官员,在中共的体制下就是如此的无视法律,草菅人命,明知朱素荣无罪而对她进行枉判。

家人维权遭报复

蠡县公安非法抓捕、构陷朱素荣,涉嫌多处违法。先抓人再凑证据,办案程序违法;没有搜查证,非法抄家;没有传唤手续强行把朱素荣带走非法关押;涉案物品没有当场清点,没有扣押清单;在非法审讯过程中,恐吓朱素荣,摁着朱素荣强行让她按手印,涉嫌暴力取证,强行逼供等等,因此朱素荣的家人控告了边继辉等涉及的非法办案人员。

由于控告,边继辉协同蠡县国保对朱素荣的家人打击报复。朱素荣的大女儿是幼儿教师,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上午,接到学校的通知,说有人给学校施压,要学校开除她的公职。并于当天中午时分,蠡县国保把朱素荣的丈夫绑架到了蠡县公安局,对其又采指纹又验血,折腾了半天,办了非法拘留手续,并勒索罚款六百元。

控告无门 家人坚持申诉

原本高阳检察院想草草结案,给朱素荣定了三年十个月的刑期。朱素荣的女儿不服善良的妈妈就这样被冤判,她要为妈妈讨回公道,给家乡父老一个交代。更为了让那些参与绑架妈妈的警察少造些罪业,于是家人为妈妈请了律师,她自己申请做妈妈的家属辩护人。朱素荣女儿了解了整个案情后,又听律师为妈妈辩护时说,警察及公诉人侦办此案时处处违法,案卷漏洞百出。为了彰显宪法之威严,她将办案警察及公诉人一并提起控告。

朱素荣女儿提起控告后,蠡县国保对他们打击报复,绑架了她的父亲,并勒令她所在的幼儿学校解聘了她。朱素荣女儿明白,她提起控告,是一个公民维护宪法应尽的义务。她对高阳法官说:我妈妈是被冤枉的,如果你敢枉判我妈妈,我只好连你一起告了。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号,朱素荣的女儿拿回判决书回到家中,禁不住痛哭失声。再有三天就是中秋节了,别人家都是月圆人全,而自己家迎来的却是对母亲的一纸判决。最让她痛心的是,自己的母亲并没有犯法,却被冤判,而自己却无处为母亲申冤!

善良天真的她,把希望寄托在二审判决上。擦干眼泪,她仔细看判决书的内容。她发现本村的村书记李文洲的证言,在这桩冤案中起了一定的作用。她找到村书记问他是否说过“朱素荣炼法轮功时间不短了,并且中毒比较深,我经常给她做工作不让她炼了,但朱素荣不听。我听别人说朱素荣还经常要求周围的人们退党、退团,听说朱素荣还在村里集市上给人们散发过法轮功传单。”这样的话?李文洲当即否认说:要不是你妈出事,我都不知道她炼习法轮功。并表示可以出庭作证。朱素荣的女儿将该段对话的文件交到了保定中级法院刑二庭杨满增法官手中,并一再申请公开开庭,杨法官没有给她任何答复。(注:炼法轮功修心向善、讲法轮功真相等等,是在做好事,没有违法)

在申请二审开庭的同时,朱素荣的女儿到保定市检察院把参与构陷她妈妈的所有办案人员包括法官一并提起控告。控告他们滥用职权、违法办案。然而保定市检察院控申科的工作人员对她态度蛮横:我们有内部通知,法轮功就是犯法的,对法轮功的案子我们不管。朱素荣的女儿说:我妈妈犯没犯法是法院的事,你控申科是管法官的,就是我妈妈是一个真正有罪的人,法官不依法办案照样不行;而且我妈妈是无罪的。工作人员被问得哑口无言,怕她给他录了音,就试图动手抢她的手机。

朱素荣的女儿只好去了司法局,要求信息公开朱素荣一审法官李志勇和陈洪强的司法考试成绩。并控告保定市检察院控申科人员的不作为。找到纪检监察委反映情况,监察委工作人员让她去政法委和人大。来到政法委,政法委人员不承认此地就是政法委,只说反映情况都到纪检那去。来到人大,人大的工作人员让她上保定政协。她被支的转来转去,转了一圈也没人肯帮她解决问题。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二审的判决下来了,维持原判。知道判决结果,这一次朱素荣的女儿不再流泪。由于在控告过程中她的身份证丢失了,所以申诉状一直没能递出。近日,她在网上,向河北省高级法院网站为妈妈成功提交了申诉状。她表示一定不会放弃申诉的机会。

虽然她知道,即便申诉也不会有太大的转机,然而即便是有一线希望,她也会帮妈妈去做,她坚信人间自有天理在!

小草虽小,但它体现着大地的厚爱。在中国大陆,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地位虽卑微,但她心中的善念辉映着造物主的慈悲。那些位高权重的人们,是否会被这不屈的孝心所感动,被唤起那深藏的良知善念而做出明智的选择从而给予公正的判决呢?我们拭目以待!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20/河北女教师朱素荣被二审维持冤判-家人申诉-422300.html

2020-10-15: 河北女教师朱素荣被非法判刑三年十个月
河北保定蠡县法轮功学员朱素荣被绑架、非法关押一年,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四日被高阳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十个月、勒索罚金五万元,朱素荣已上诉。

朱素荣,现年45岁。家住河北保定蠡县鲍墟乡东孟尝村,在中孟尝小学任教。修炼前浑身是病,身心备受煎熬。一九九九年夏天修炼法轮功后,不但身体好了,人也变得更加贤良淑惠,众人有口皆碑。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正在学校上课的朱素荣,突然被鲍墟乡派出所警察骚扰,他们并尾随至家中抄家捕人,当天朱素荣就被送至保定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据悉,同村的一个小偷,偷了她家的电动自行车,偷车时发现她家中有法轮功的东西,于是到派出所告她。而派出所的警察明明知道恶告者是个小偷,却不惩罚他,反而把正在学校上课的朱素荣给绑架了。

从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至七月六日,高阳法院对朱素荣,在网上进行了三次非法开庭,律师及家属辩护人为朱素荣做了有理有据的辩护,朱素荣也当庭揭露了警察办案时,几个人抓着她的手按手印的违法行径。面对有理有据的事实,法官不敢当庭枉判。拖至两个月后,九月二十四日,高阳法院罔顾事实和法律对朱素荣进行了冤判。

朱素荣被绑架后,老师们哭了,学生们哭了

朱素荣修炼前,患有浅表性胃炎,吃不了多少东西,还经常呕吐,几年内寻医问药也没治好,人越来越瘦。家里因她看病还欠了债,那几年,素荣心情不好,经常抱怨命运对她不公。一九九九年初夏,经人介绍她学炼了法轮功,没想到,炼了不长时间,病就好了。素荣从此活的充实、快乐。然而,不久,中共恶首江泽民疯狂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打压。素荣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她没有放弃修炼,并严格用大法法理要求自己。

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素荣明白了做人的目的是返本归真,就是在日常生活中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从此,她工作更加认真负责,经常一个人默默地做别人没想到或不愿做的事情。在学校,她是好老师;在家里她做好自己的各种角色,与家人和睦相处,与邻为善。就是在街上看到不认识的人,有困难,她也会出手相助。有一年,在鲍墟路口看到有父女俩,出外打工没挣到钱,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素荣很同情他们,把父女俩领回家,吃完饺子,走时还送给他们二百块钱做路费。

朱老师对待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爱护。作为班主任,她对学生倾注了更多的心血,不仅在文化学习上教给他们知识,还在品德上给以正确引导,在生活上无私关怀他们。她对待孩子们都是一视同仁,对待学习差的学生也从不歧视,业余时间给学生补课也从不收费。有的小学生把大便拉到裤子里,她会亲手帮孩子收拾干净,令学生家长很是感动。

在学校里,素荣经常是最后一个离校,因为她要和学生们一起打扫完卫生,再回家。她的教室在三楼,从三楼往下一直到一楼的楼梯,被她们班打扫的干干净净,她所在的班级,窗明几净,秩序井然,地上连一张纸片都没有。素荣经常把散了把的笤帚拿回家,让丈夫给绑好,拿回学校再接着用。这些校长、老师们都有目共睹。

素荣在校为人师表,在家里她是个孝女。她娘家没有兄弟,就她姐妹三人,她是长女。虽说姐妹三人都嫁在当村,但娘家的大事小情几乎都是她和丈夫跑前跑后。有时赶上农忙,她也是先紧着娘家的活干。小女儿很小的时候曾问妈妈:“为什么姥姥家的活儿都是咱家先干,而两个姨就可以先忙自己家的活呢?”素荣慈爱的把女儿搂在怀里说:“因为妈妈先出生啊,所以得到姥姥、姥爷的爱比你姨她们要多的多,当然要比她们多干活呀。”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因为信仰真善忍,就被无辜绑架。朱素荣被绑架后,因牵挂行动不便的老母亲、即将分娩的大女儿、还有那些心爱的学生们,她经常以泪洗面。警察许诺:如果她要在保证书上签字,保证不炼了,她便可以马上回家。然而,朱素荣坚守自己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她拒绝在转化书上签字。

朱素荣被绑架后,老师们哭了,学生们哭了,乡亲、邻里听说后也掉下了眼泪。淳朴善良的乡亲们叹息着:多好的人啊,怎么会被抓走了……当知道自己的签名能帮助素荣早日回家,乡亲们纷纷响应,只几天功夫就征集到了300多人的签名(有许多人出外打工没在家)。

三次网上非法庭审暴露出中共司法官员处处违法

(一)第一次庭审中暴露出的违法办案罪证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下午两点半,高阳法院对朱素荣在网上非法开庭。法庭上,律师指出起诉书中多处违法:

1、非法抄家: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去朱素荣家抄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没留下扣押清单。

非法第二次去竟翻墙而入,抄走的真相台历,到派出所后过了一段时间,才清点,清点也没有证人在场。

2、涉嫌非法审讯、造假逼供:据朱素荣当庭揭露,警察恐吓、训斥,硬逼她承认她曾经散发过(真相资料),当他们训斥恐吓她时,就把录像设备关上,最后几个人强行摁着她按了手印。

3、作伪证:边继辉为了构陷朱素荣,竟找到本村书记李文洲做了这样的伪证,证词是:听有人说过朱素荣多次在本村集市上散发(资料),时间长了想不起来听谁说的了。这样的证词,高阳检察院也予以采纳,而众乡亲们300多个签字画押的联名保释,公诉人却说签名的笔体有雷同,不予采纳。

4、本案所谓“涉案数量”不具有真实性,在《证据保全清单》、《扣押物品清单》、《起诉意见书》中称涉案书籍977本、传单113张,但在《破案经过》、《提请批准逮捕书》中却是书籍985本、传单133张,真实数量存在矛盾,涉案物品存在混淆造假嫌疑。

5、对于律师的质询,公诉人没做任何回应,对于律师和家属辩护人提出的无罪陈述和证据,公诉方也没做任何回应。是无言以对,还是保持罪恶的沉默。

6、对于这样的低级错误,明显的非法构陷,法官本应秉公执法,当庭放人,然而很遗憾,法官却宣布休庭,草草结束。

经过两个小时的审理过后,朱素荣的家人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亲人没违反任何法律,而整个办案涉嫌人员都是在违法。为了替亲人伸张正义,朱素荣的家人将涉案警察边继辉等人和高阳县检察院公诉人侯智勇,分别告到了蠡县检察院、保定市中级检察院、高阳县法院,同时抄送了省高级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

(二)第二次非法庭审暴露出合议庭、公诉人、法官的沆瀣一气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九日上午,高阳县法院第二次对朱素荣进行网上非法庭审。庭审中,家属辩护人两次提出:我已对公诉人提起控告,公诉人应该回避。公诉人侯智勇两次请示上级后,都驳回申请,不予回避。

律师指出:申请复议后驳回申请一定要出具书面说明的,你们这庭现在就要立即终止,让公诉人回检察院出具申请。合议庭谁也不说话。法官直接让公诉人读起诉书,庭审强行进行。

庭审在朱素荣根本听不清公诉人说什么,对所谓“证据”也在看不见的情形下进行着。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律师要求终止开庭。律师说:如果合议庭不听取意见,强行开庭就是走过场,就是违法行为,请慎重考虑,立即终止开庭。合议庭依旧不做回应,只是让律师对公诉人的证据发表意见。

办案人员就上次提出的漏洞补充了一个文件,说涉案物品数量数错了,以起诉书的为准。

庭审大约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一开始公诉人就迟到二十分钟,期间休庭就达四、五十分钟。就这样第二次开庭又草草收场了。

(三)第三次非法庭审 律师和家属辩护人要求无罪释放当事人

之前高阳法院电话通知,说是应律师的要求,办案人员蠡县鲍墟派出所边继辉将到庭接受质询。可是当天边继辉并没有到庭。

对于涉案物品数量错误的问题,此次开庭办案人员又出了一个文件,说是涉案物品的数量是打印的时候打印错了。

律师针对这个说法指出:办案人员自行更改证据,无客观证据予以佐证,是不合法的。

家属辩护人针对此事说:“来来回回,不是数错就是打印错,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说多少就是多少?要求边继辉出庭你们也不让他来,他怎么办的案?身为一个执法人员到底按不按法律去办案?而公诉人负有法律监督职能和审查案情的职能。前两次开庭怎么都没查清楚?不查清楚事实就起诉我母亲朱素荣,是联合边继辉制造冤假错案的行为。”(说到这,法官打断朱素荣女儿的话)

朱素荣的女儿继续说道:“无论相关物品数量有多少都不是犯罪证据,都不能证明我母亲朱素荣利用了什么邪教组织破坏了什么法律实施,两次开庭都没有有效证据证明被告人涉嫌构成被指控罪名。要求立即无罪释放我母亲朱素荣。”

稍停了一下,她接着说:“《刑法》第三百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不适合法轮功,属于错用、滥用法律,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有什么能力破坏法律实施?没有犯罪客体,没有犯罪后果,没有受害人,没有社会危害,谈何犯罪?很明显是蓄意加害。”

开完庭,朱素荣的女儿留意庭审书记员是否记录了她说的以上这段话了没有?果然,书记员没有如实记录。书记员没有办法,不得不说:看看哪没记上你自己写上。

蠡县国保对朱素荣家人的打击报复

六月二十三号上午,蠡县国保闯入朱素荣的家,非法抄家,不但抢走一些私人物品,还留下传唤证。因朱素荣的丈夫当时不在家,只有朱素荣的小女儿一人在家。警察恐吓她小女儿,她爸爸若三次传唤不到,就网上通缉。

朱素荣的家人面对如此明目张胆的打击报复,怀着对政府的信任拨打了市长热线和12389热线,接线人让他们拨打当地110.110本来就和国保是一家,回复她家人说:国保手续齐全,没违法。

朱素荣的大女儿是幼儿教师,七月一日上午,接到学校的通知,说边继辉给学校施压,要学校解聘她。当天中午时分,蠡县国保队长刘丽把朱素荣的丈夫绑架到了蠡县公安局,对其又采指纹又验血,折腾了半天,办了非法拘留手续,并勒索罚款六百元。

朱素荣的女儿是个非常优秀的幼儿教师,对工作兢兢业业,教学能力让学生、家长、校领导都竖大拇指。年年学区出一个优秀教师去局里讲课,每次学校都是派她去。次次都得到上级领导的表彰,回回拿回荣誉证书。去年六一县领导来学校参观,她编排的六一开场节目把领导们都感动得落泪了,观看节目的好多家长都感动的哭了;有一次,本学区邀请留史学区那边的领导给这边的幼儿教师打分,在她跳完舞后领导们连连称赞:“你们这儿竟然有这样的人才!”

有一年,有个校外教育杯的活动,校长让她带队去参加。因她带的是小学那边的学生,幼儿园这边她还正常上课,每天上午放学了她再加班半个小时教学生舞蹈,中午比上学时间早去一个小时教舞蹈,就这样加班了将近两个月,没有一点报酬,最后以优异的成绩给学校争了光。

这样的员工要无理开除,学校领导舍得吗?她为孩子们付出了多少心血?给学校争了多少光?可别管她怎么优秀,鲍墟学区校长张小超迫于压力还是勒令学校把她无理解聘了。就这样她失去了热爱的工作,不得不离开她为之付出无数心血的孩子们。

中国老百姓的出路在哪里?

九月二十七号,朱素荣的女儿拿回判决书回到家中,禁不住痛哭失声。再有三天就是中秋节了,别人家都是月圆人全,而自己家迎来的却是对母亲的一纸判决。最让她痛心的是,自己的母亲并没有犯法,却被冤判,而自己却无处为母亲申冤!

真不知道,那些罔顾事实和法律,制造冤案的每一位官员们,在阖家欢乐的时候,是否还能听到、想到这痛彻心扉的哭声;在享受美味佳肴的时候,是否还有一丝丝良心上的不安?!

在这中秋月圆之际,在中共暴政的肆虐下,又一桩使法律蒙羞的冤案就这样出炉了。

培根曾说过:“在世间的一切灾难中,最大的莫过于枉法了,一次犯罪,其结果只是蔑视法律,就象污染了水流,而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了法律,如同污染了水源。”

众所周知:水,是人最基本的生命要素。在中国,被污染了水源的老百姓们的出路在哪里呢?!

结语:人间法律被贪赃枉法之徒肆意践踏,难显正义,然而天理惩治却是分毫不爽。天理昭昭,善恶有报是宇宙运行的铁律,只论来早与来迟。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恶贯满盈,无论罪魁祸首或帮凶从犯都难逃法律究责与天理惩治。

法轮功学员实践“真、善、忍”,只想炼功健身、做个道德高尚的好人,何罪之有?更不该无端遭受迫害与冤判。苍天为鉴,恶徒报应已经不远。我们相信总有一天,当暴政走向灭亡,光明从回大地的时候,正义也一定会姗然回到人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5/河北女教师朱素荣被非法判刑三年十个月(图)-413805.html

2020-09-26: 遭小偷恶告 河北教师朱素荣被非法关押
一转眼又到了秋高气爽,丹桂飘香的中秋佳节了。

古诗有云:“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在这阖家欢聚、风清月明的美好时刻,您可曾想到,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二十一年的血腥迫害中,有多少家庭被中共迫害得支离破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发生了多少生离死别的人间惨剧?又有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望着这残缺不全的家在默默的流泪……

此时此刻,河北女教师朱素荣的家人,就在承受着这每逢佳节倍思亲的离别之苦。

行动艰难的白发老母亲,一年前,还是朱素荣在榻前侍奉,嘘寒问暖。可就在去年的中秋节后不长时间,朱素荣被无辜绑架。一时间老人如天塌一般,整日默默流泪,寝食难安。马上又到中秋节了,这让老人情何以堪!

怀抱幼子的朱素荣的大女儿,望着怀里还没见过姥姥的宝宝,想起去年妈妈刚刚被绑架后,自己挺着即将分娩的身子,奔波在为母申冤的途中,还要忍受着警察的喝斥。再看看伴随左右,形影不离的还在上学的妹妹,因为妈妈不在身边,自己又是姐,又是娘。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她,不由的泪眼迷离……

朱素荣,今年四十五岁,是河北保定蠡县鲍墟乡东孟尝村的民办教师,在中孟尝小学任教,朱素荣修炼前,患有浅表性胃炎,吃不了多少东西,还经常呕吐,几年内寻医问药也没治好,人越来越瘦。家里因她看病还欠了债,那几年,素荣心情不好,经常抱怨命运对她不公。

一九九九年初夏,经人介绍她学炼了法轮功,没想到,炼了不长时间,病就好了。素荣从此活的充实、快乐。然而,不久,中共恶首江泽民疯狂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打压。素荣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她没有放弃修炼,并严格用大法法理要求自己。

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素荣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就是在日常生活中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从此,她工作更加认真负责,经常一个人默默地做别人没想到或不愿做的事情。在学校,她是好老师;在家里她做好自己的各种角色,与家人和睦相处,与邻为善。就是在街上看到不认识的人,有困难,她也会出手相助。有一年,在鲍墟路口看到有父女俩,出外打工没挣到钱,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素荣很同情他们,把父女俩领回家,吃完饺子,走时还送给他们二百块钱做路费。

朱素荣老师对待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爱护。作为班主任,她对学生倾注了更多的心血,不仅在文化学习上教给他们知识,还在品德上给以正确引导,在生活上无私关怀他们。她对待孩子们都是一视同仁,对待学习差的学生也从不歧视,业余时间给学生补课也从不收费。有的小学生把大便拉到裤子里,她会亲手把孩子收拾干净,令学生家长很是感动。

在学校里,素荣经常是最后一个离校,因为她要和学生们一起打扫完卫生,再回家。她的教室在三楼,从三楼往下一直到一楼的楼梯,被她们班打扫的干干净净,她所在的班级,窗明几净,秩序井然,地上连一张纸片都没有。素荣经常把散了把的笤帚拿回家,让丈夫给绑好,拿回学校再接着用。这些校长、老师们都有目共睹。

素荣在校为人师表,在家里她是个孝女。她娘家没有兄弟,就她姐妹三人,她是长女。虽说姐妹三人都嫁在当村,但娘家的大事小情几乎都是她和丈夫跑前跑后。有时赶上农忙,她也是先紧着娘家的活干。小女儿很小的时候曾问妈妈:“为什么姥姥家的活儿都是咱家先干,而两个姨就可以先忙自己家的活呢?”素荣慈爱的把女儿搂在怀里说:“因为妈妈先出生啊,所以得到姥姥、姥爷的爱比你姨她们要多的多,当然要比她们多干活呀。”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因为信仰真善忍,就被无辜绑架。而遭此劫难的始发原因却是因为一个小偷的恶告。她们同村的一个小偷,偷了她家的电动自行车,偷车时发现她家中有法轮功的东西,于是到派出所告她。而派出所的警察明明知道恶告者是个小偷,却不惩罚他,反而把正在学校上课的朱素荣绑架了。

朱素荣被绑架后,因牵挂行动不便的老母亲、即将分娩的大女儿、还有那些心爱的学生们,她经常以泪洗面。警察许诺:如果她要在保证书上签字,保证不炼了,她便可以马上回家。然而,朱素荣坚守自己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她拒绝在转化书上签字。

几个月后,她被构陷的案子转到了高阳法院。后经三次网上非法开庭,至今结不了案(因本案明摆着就是冤案)。

原本高阳检察院想草草结案,给朱素荣非法定了三年十个月的刑期。善良的妈妈就这样被冤判,朱素荣的女儿不服,她要为妈妈讨回公道;给家乡父老一个交代;更为了让那些参与绑架妈妈的警察,少造些业。于是家人为妈妈请了律师,她自己申请做妈妈的家属辩护人。在她了解了整个案情后,又听律师为妈妈辩护时说,警察及公诉人侦办此案时处处违法,案卷漏洞百出。为了彰显宪法之威严,她将办案警察及公诉人一并提起控告。提起控告后,蠡县国保对她们打击报复,绑架了她的父亲,并勒令她所在的幼儿学校解聘了她。这些并没吓倒朱素荣的女儿。她明白,她这样做,是一个公民维护宪法应尽的义务。她对高阳法官说:我妈妈是被冤枉的,如果你敢枉判我妈妈,我只好连你一起告了。

一个无辜善良的好人,就因为一个小偷的恶告,就被非法关押了近一年。这在法制健全的社会,是根本不会发生的事情。也只有在中共集权的统治下,才会发生法律如此错位的现象。

也许在这阖家欢乐的日子里,您无暇顾及他人的眼泪。好像这一切与您无关。然而看看这忽隐忽现的疫情,听听那年初武汉人的悲鸣,再看看南方的洪水,想想窦娥冤死后那三年的大旱。这一切的一切,难道不是天谴吗?如果是,那您还敢说,这一切与您无关吗?

希望良知尚存的您,在心中能给朱素荣及其家人一个正义的支持;如果您是一个权力在握的人,希望您能伸出援手帮朱素荣早日回家和家人团聚。您的善举将给您带来无尽的福德,您的家人也会因您的善举而福寿绵长。

在这明月渐圆的时刻,我们祝愿朱素荣在佳节到来的那一天,能悄然回到家中,为亲人拂去相思的泪水,抚慰亲人那伤痕累累的心。更希望她对信仰能更加坚定。

愿真、善、忍的佛光普照天地、恩泽十方!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26/遭小偷恶告-河北教师朱素荣被非法关押(图)-412300.html

2020-07-26: 中共公检法这样制造冤案
明慧网近日刊登一篇文章——《河北女教师第三次遭非法庭审 辩护人要求无罪释放》,介绍的是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县法院,对保定蠡县法轮功学员朱素荣的三次非法庭审。

什么“大案要案”需要三次庭审呢?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案子”,而是办案人员蠡县鲍墟派出所边继辉伙同高阳县检察院、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的一次恶意构陷,因为在庭审中漏洞百出,一次一次地被律师指出违法过不了关造成的。

朱素荣是个什么样的人?

对于不了解案情的人来说,首先应该了解被告上法庭的当事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她做了什么样的事?伤害了什么样的人?触犯了什么法律?

朱素荣女士是河北保定蠡县鲍墟乡东孟尝村的民办教师,在中孟尝小学任教,朱素荣修炼前,患有浅表性胃炎。吃不了多少东西,还经常呕吐,几年内寻医问药也没治好,人越来越瘦。家里因她看病还欠了债,那几年素荣心情不好,经常抱怨命运对她不公。

一九九九年初夏,经人介绍她学炼了法轮功,没想到,炼了不长时间病就好了。素荣从此活的充实、快乐。然而,不久,中共恶首江泽民疯狂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打压。朱素荣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她没有放弃修炼,并严格用大法法理要求自己。

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朱素荣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就是做一个好人,就是在日常生活中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从此,她工作更加认真负责,经常一个人默默地做别人没想到或不愿做的事情。在学校,她是好老师;在家里她做好自己的各种角色,与家人和睦相处,与邻为善。就是在街上看到不认识的人,有困难,她也会出手相助。有一年,在鲍墟路口看到有父女俩,出外打工没挣到钱,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素荣很同情他们,把父女俩领回家吃完饺子,走时还送给他们二百块钱做路费。

朱老师对待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爱护。作为班主任,她对学生倾注了更多的心血,不仅在文化学习上教给他们知识,还在品德上给以正确引导,在生活上无私关怀他们。她对待孩子们都是一视同仁,对待学习差的学生也从不歧视。有的小学生把大便拉到裤子里,她会亲手把孩子收拾干净,令学生家长很是感动。

在学校里,素荣经常是最后一个离校,因为她要和学生们一起打扫完卫生,再回家。她的教室在三楼,从三楼往下一直到一楼的楼梯,被她们班打扫的干干净净,她所在的班级,窗明几净,秩序井然,地上连一张纸片都没有。素荣爱校如家,经常把散了把的笤帚拿回家,让丈夫给绑好,拿回学校再接着用。这些校长、老师们都有目共睹。

就是这样一位好老师,只因修心向善就被绑架、关押、构陷。

第一次庭审中暴露出的违法办案罪证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下午两点半,高阳法院对朱素荣在网上非法开庭。

法庭上,律师指出起诉书中多处违法:

1、非法抄家: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去朱素荣家抄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没留下扣押清单。

非法第二次去竟翻墙而入,抄走的真相台历,到派出所后过了一段时间,才清点,清点也没有证人在场。

2、涉嫌非法审讯、造假逼供:据朱素荣当庭揭露,警察恐吓、训斥,硬逼她承认她曾经散发过(真相资料),当他们训斥恐吓她时,就把录像设备关上,最后几个人强行摁着她按了手印。

3、作伪证:边继辉为了构陷朱素荣,竟找到本村书记李文洲做了这样的伪证,证词是:听有人说过朱素荣多次在本村集市上散发(资料),时间长了想不起来听谁说的了。这样的证词,高阳检察院也予以采纳,而众乡亲们300多个签字画押的联名保释,公诉人却说签名的笔体有雷同,不予采纳。

4、本案所谓“涉案数量”不具有真实性,在《证据保全清单》、《扣押物品清单》、《起诉意见书》中称涉案书籍977本、传单113张,但在《破案经过》、《提请批准逮捕书》中却是书籍985本、传单133张,真实数量存在矛盾,涉案物品存在混淆造假嫌疑。

5、对于律师的质询,公诉人没做任何回应,对于律师和家属辩护人提出的无罪陈述和证据,公诉方也没做任何回应。是无言以对,还是保持罪恶的沉默。

6、对于这样的低级错误,明显的非法构陷,法官本应秉公执法,当庭放人,然而很遗憾,法官却宣布休庭,草草结束。

经过两个小时的审理过后,朱素荣的家人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亲人没违反任何法律,而整个办案涉嫌人员都是在违法。为了替亲人伸张正义,朱素荣的家人将涉案警察边继辉等人和高阳县检察院公诉人侯志勇,分别告到了蠡县检察院、蠡县法院、高阳县法院。

第二次非法庭审暴露出合议庭、公诉人、法官的沆瀣一气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九日上午,高阳县法院第二次对朱素荣进行网上非法庭审。庭审中,家属辩护人两次提出:我已对公诉人提起控告,公诉人应该回避。公诉人侯志勇两次请示上级后,都驳回申请,不予回避。

律师指出:申请复议后驳回申请一定要出具书面说明的,你们这庭现在就要立即终止,让公诉人回检察院出具申请。合议庭谁也不说话。法官直接让公诉人读起诉书,庭审强行进行。

庭审在朱素荣根本听不清公诉人说什么,对所谓“证据”也在看不见的情形下进行着。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律师要求终止开庭。律师说:如果合议庭不听取意见,强行开庭就是走过场,就是违法行为,请慎重考虑,立即终止开庭。合议庭依旧不做回应,只是让律师对公诉人的证据发表意见。

办案人员就上次提出的漏洞补充了一个文件,说涉案物品数量数错了,以起诉书的为准。

庭审大约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一开始公诉人就迟到二十分钟,期间休庭就达四、五十分钟。就这样第二次开庭又草草收场了。

蠡县国保对朱素荣家人的打击报复

六月二十三号上午,蠡县国保闯入朱素荣的家,非法抄家。不但抢走一些私人物品,还留下传唤证。因朱素荣的丈夫当时不在家,只有朱素荣的小女儿一人在家。警察恐吓她小女儿,她爸爸若三次传唤不到,就网上通缉。

朱素荣的家人面对如此明目张胆的打击报复,怀着对政府的信任拨打了市长热线和12389热线,接线人让他们拨打当地110。110本来就和国保是一家,回复她家人说:国保手续齐全,没违法。

朱素荣的大女儿是幼儿教师,七月一日上午,接到学校的通知,说有人给学校施压,要学校无理开除她的公职。当天中午时分,蠡县国保队长刘丽把朱素荣的丈夫绑架到了蠡县公安局,对其又采指纹又验血,折腾了半天,办了非法拘留手续,并勒索罚款六百元。

第三次非法庭审律师和家属辩护人要求无罪释放当事人

之前高阳法院电话通知,说是应律师的要求,办案人员蠡县鲍墟派出所边继辉到庭接受质询。可是当天边继辉并没有到庭。

对于涉案物品数量错误的问题,此次开庭办案人员又出了一个文件,说是涉案物品的数量是打印的时候打印错了。

律师针对这个说法指出:办案人员自行更改证据,无客观证据予以佐证,是不合法的。

家属辩护人针对此事说:“来来回回,不是数错就是打印错,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说多少就是多少?要求边继辉出庭你们也不让他来,他怎么办的案?身为一个执法人员到底按不按法律去办案?而公诉人负有法律监督职能和审查案情的职能。前两次开庭怎么都没查清楚?不查清楚事实就起诉我母亲朱素荣,是联合边继辉制造冤假错案的行为。”(说到这,法官打断朱素荣女儿的话)

朱素荣的女儿继续说道:“无论相关物品数量有多少都不是犯罪证据,都不能证明我母亲朱素荣利用了什么邪教组织破坏了什么法律实施,两次开庭都没有有效证据证明被告人涉嫌构成被指控罪名。要求立即无罪释放我母亲朱素荣。”

稍停了一下,她接着说:“《刑法》第三百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不适合法轮功,属于错用、滥用法律,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有什么能力破坏法律实施?没有犯罪客体,没有犯罪后果,没有受害人,没有社会危害,谈何犯罪?很明显是蓄意加害。”

开完庭,朱素荣的女儿留意庭审书记员是否记录了她说的以上这段话了没有?果然,书记员没有如实记录。书记员没有办法,不得不说:看看哪没记上你自己写上。

最后的判决书还没有下来,我们希望所有办案人员都能够回到良心办案,秉公执法的轨道上来,不要一错再错了,不要在执法犯法的路上越陷越深。朱素荣的家人控告你们并不是仇恨你们,而是为了阻止你们继续犯罪。迫害修佛的人罪业深重,将永远也偿还不起,而且还会殃及家人,他们真心是为你们好,为你们的真正生命负责。蠡县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的人太多了。远的不说就说今年那些因涉黑而被牵连的派出所警察们,哪一个没骚扰过法轮功学员?表面是受牵连,而实质上是因迫害佛法而遭了报应啊!希望你们好自为之。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你们自己!希望高阳法院能够无罪释放朱素荣,不要在冤案的卷宗上签上你们的名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26/中共公检法这样制造冤案-409306.html

2020-07-18: 河北女教师第三次遭非法庭审 辩护人要求无罪释放
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下午两点半,河北保定蠡县鲍墟乡东孟尝村女教师、法轮功学员朱素荣,第三次遭高阳法院网上非法开庭,历时不到两个小时。家属辩护人强调:没有犯罪客体,没有犯罪后果,没有受害人,没有社会危害,谈何犯罪?很明显是蓄意加害。要求释放朱素荣

之前高阳法院电话通知,说是应律师的要求,办案人员蠡县鲍墟派出所边继辉到庭接受质询。可是当天边继辉并没有到庭。

第一次开庭时,律师就指出此案有许多违法之处。其中之一:“本案所谓‘涉案数量’不具有真实性,在《证据保全清单》、《扣押物品清单》、《起诉意见书》中称涉案书籍977本、传单113张,但在《破案经过》、《提请批准逮捕书》中却是书籍985本、传单133张,真实数量存在矛盾,涉案物品存在混淆造假嫌疑。”

第二次开庭时,办案人员就此漏洞补充了一个文件,说涉案物品数量数错了,以起诉书的为准。此次开庭办案人员又出了一个文件,说是涉案物品的数量是打印的时候打印错了。

律师针对这个说法指出:办案人员自行更改证据,无客观证据予以佐证,是不合法的。

家属辩护人针对此事说:“来来回回,不是数错就是打印错,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说多少就是多少?要求边继辉出庭你们也不让他来,他怎么办的案?身为一个执法人员到底按不按法律去办案?而公诉人负有法律监督职能和审查案情的职能。前两次开庭怎么都没查清楚?不查清楚事实就起诉我母亲朱素荣,是联合边继辉制造冤假错案的行为。”(说到这,法官打断朱素荣女儿的话)

朱素荣的女儿继续说道:“无论相关物品数量有多少都不是犯罪证据,都不能证明我母亲朱素荣利用了什么邪教组织破坏了什么法律实施,两次开庭都没有有效证据证明被告人涉嫌构成被指控罪名。要求立即无罪释放我母亲朱素荣。”

稍停了一下,她接着说:“《刑法》第三百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不适合法轮功,属于错用、滥用法律,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有什么能力破坏法律实施?没有犯罪客体,没有犯罪后果,没有受害人,没有社会危害,谈何犯罪?很明显是蓄意加害。”

开完庭,朱素荣的女儿留意庭审书记员是否记录了她说的以上这段话了没有?果然,书记员没有如实记录。书记员没有办法,不得不说:看看哪没记上你自己写上。

朱素荣女士在中孟尝小学任教,是三年级的班主任。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号,只因修炼法轮功,她被鲍墟乡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非法抄家、绑架,并被直接送到保定看守所非法关押。学生们哭了,有的老师也哭了,淳朴善良的乡亲们叹息着:多好的人啊,怎么会被抓走了……

蠡县公安非法抓捕、构陷朱素荣,涉嫌多处违法:先抓人再凑证据,办案程序违法;没有搜查证,非法抄家;没有传唤手续强行把朱素荣带走非法关押;涉案物品没有当场清点,没有扣押清单;在非法审讯过程中,恐吓朱素荣,摁着朱素荣强行让她按手印,涉嫌暴力取证,强行逼供等等,因此朱素荣的女儿控告了边继辉等涉及的非法办案人员。

由于控告,边继辉协同蠡县国保对朱素荣的家人打击报复。朱素荣的大女儿是幼儿教师,七月一日上午,接到学校的通知,说有人给学校施压,要学校开除她的公职。当天中午时分,蠡县国保把朱素荣的丈夫绑架到了蠡县公安局,对其又采指纹又验血,折腾了半天,办了非法拘留手续,并勒索罚款六百元。

第三次开庭后,有人找到朱素荣的丈夫进行恐吓,扬言,再告,就要对他女儿及妻妹下手。

在这里再次善劝边继辉等人,不要在执法犯法的路上越陷越深。朱素荣的家人控告你们并不是仇恨你们,而是为了阻止你们继续犯罪。迫害修佛的人罪业深重,将永远也偿还不起,而且还会殃及家人。蠡县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的人太多了。远的不说就说今年那些因涉黑而被牵连的派出所警察们,哪一个没骚扰过法轮功学员?表面是受牵连,而实质上是因迫害佛法而遭了报应啊!希望你们好自为之,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你们自己!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18/河北女教师第三次遭非法庭审-辩护人要求无罪释放-409142.html

2020-07-06: 控告办案人员违法陷害 朱素荣的亲人再遭报复
朱素荣是河北保定蠡县中孟尝小学的老师,只因修炼法轮功,去年十月十一日被绑架关押,在今年五月十二日对她的非法庭审中,家人明白了亲人朱素荣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于是,将违法办案人员——警察边继辉等及公诉人侯志勇控告到河北省检察院和省高院。七月一日,朱素荣的大女儿和丈夫遭到国保警察报复。七月六日,将对朱素荣再次非法庭审。

朱素荣的大女儿是幼儿教师,七月一日上午,接到学校的通知,说有人给学校施压,要学校无理开除她的公职。当天中午时分,蠡县国保队长刘丽把朱素荣的丈夫绑架到了蠡县公安局,对其又采指纹又验血,折腾了半天,办了非法拘留手续,并勒索罚款六百元。

朱素荣女士在中孟尝小学任教,是三年级的班主任,只因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被鲍墟乡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非法抄家、绑架,直接送到保定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已八个多月。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下午,高阳法院在网上非法庭审朱素荣。庭审过程中,朱素荣当庭揭露警察在非法审讯中,恐吓、训斥,硬逼她承认她曾经散发过真相资料,当警察训斥恐吓她时,就把录像设备关上,掩盖违法办案,最后几个警察强行摁着她按了手印。

警察边继辉为了构陷法轮功学员朱素荣,竟找到朱素荣所在村的村书记李文洲做了这样的伪证:听有人说过朱素荣多次在本村集市上散发(资料),时间长了,想不起来听谁说的了。也就是,用了一个无法查证的传说的事件强加到朱素荣身上。这样的证词,高阳检察院也予以采纳,而众乡亲们的联名保释,公诉人却说签名的笔体有雷同,不予采纳。

朱素荣的家人知道冤案内幕后,为了替亲人讨还公道,把办案警察边继辉等人及公诉人侯志勇控告到了河北省检察院和省高院。

六月十九日上午,高阳法院第二次对朱素荣进行了网上非法庭审。由于本案本来就不成立,而且漏洞很多,在律师及家属辩护人的坚持下,第二次开庭又不了了之。

一审的时候,律师指出了本案的许多违法之处,其中有一条是:公安局给出的所谓证据的数量和起诉书的证据数量对不上。二审时,公安局出了个证明说他们数错了,并把证据的数量减少了一些。

六月二十三号上午,蠡县国保队长刘丽带着十来个警察,闯入朱素荣的家,非法抄家,不但抢走一些私人物品,还留下传唤证。因朱素荣的丈夫当时不在家,只有朱素荣的小女儿一人在家。警察恐吓她小女儿,她爸爸若三次传唤不到,就网上通缉。

七月一日上午,朱素荣的大女儿接到学校的通知,说有人给学区施压,要学校开除她的公职。

当天接近中午时分,刘丽带人把朱素荣的丈夫绑架到了蠡县公安局,对其又采指纹又验血折腾了半天。最后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警察宣布对其拘留十一天并处罚款六百元。刘丽等人逼朱素荣的丈夫承认曾张贴过揭露边继辉的小报,签字后,才放他回家。

七月六日下午,高阳法院准备第三次在网上对朱素荣进行非法庭审。高阳法院应律师的要求,准备要边继辉出庭,与朱素荣当庭对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6/控告办案人员违法陷害-朱素荣的亲人再遭报复-408637.html

2020-07-04: 河北省保定市高阳法院企图对蠡县朱素荣第三次网上非法开庭
河北省保定市高阳法院企图在2020年7月6日下午2:30点对蠡县法轮功学员朱素荣在网上进行第三次非法开庭。

朱素荣女士是河北保定蠡县鲍墟乡东孟尝村的民办教师,只因修炼法轮功,2019年10月11号,她被鲍墟乡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非法抄家、绑架,并被直接送到保定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4/二零二零年七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08553.html

2020-06-26:控告办案人员违法 河北朱素荣家人遭国保报复
6月23日,河北蠡县国保闯入蠡县东孟尝村朱素荣的家,非法抄家,抢走一些私人物品,并留下传唤证,扬言:若朱素荣的丈夫三次传唤不到就通缉他。

朱素荣是河北蠡县中孟尝小学的老师,只因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被鲍墟乡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非法抄家、绑架,直接送到保定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已八个多月。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下午,朱素荣遭高阳法院在网上非法庭审。公诉人侯志勇读起诉书又快又声小。律师指出起诉书中多处违法,如: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去朱素荣家抄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没留下扣押清单,第二次去,竟翻墙而入,抄走真相台历。到派出所后,过了一段时间,警察才清点抄家物品,清点也没有证人在场。

朱素荣也当庭揭露警察在非法审讯中恐吓、训斥,硬逼她承认她曾经散发过(真相资料),当他们训斥恐吓她时,就把执法记录仪关上,最后,几个人强行摁着她按了手印。

边继辉为了构陷朱素荣,竟找到她们村的村书记李文洲做了这样的伪证:听有人说过,朱素荣多次在本村集市上散发(资料),时间长了想不起来听谁说的了。这样的证词,高阳检察院也予以采纳,而众乡亲们的联名保释,公诉人却说签名的笔体有雷同,不予采纳。

对于律师的质询,公诉人没做任何回应;对于律师和家属辩护人提出的无罪陈述和证据,公诉方也没做任何回应。

庭审后,朱素荣的家人终于弄明白了:自己的亲人并没违反任何的法律,而警察在整个办案的过程中,都是在违法办案。为了替亲人伸张正义,朱素荣的家人把涉案的警察边继辉等人及高阳县检察院的公诉人侯志勇,分别告到了蠡县检察院、蠡县法院、高阳县法院。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九日上午,高阳县法院第二次对朱素荣进行网上非法庭审。庭审中,家属辩护人两次提出:我已对公诉人提起控告,公诉人应该回避。公诉人侯志勇两次请示上级后,都驳回申请,不予回避。

律师指出:申请复议后驳回申请一定要出具书面说明的,你们这庭现在就要立即终止,让公诉人回检察院出具申请。合议庭谁也不说话。法官直接让公诉人读起诉书,庭审强行进行。

庭审在朱素荣根本听不清公诉人说什么,对所谓证据也看不见的情形下进行着。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律师要求终止开庭。律师说:如果合议庭不听取意见,强行开庭就是走过场,就是违法行为,请慎重考虑,立即终止开庭。合议庭依旧不做回应,只是让律师对公诉人的证据发表意见。

庭审大约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一开始公诉人就迟到二十分钟,期间休庭就达四、五十分钟。就这样第二次开庭又草草收场了。

六月二十三号上午,蠡县国保闯入朱素荣的家,非法抄家。不但抢走一些私人物品,还留下传唤证。因朱素荣的丈夫当时不在家,只有朱素荣的小女儿一人在家。警察恐吓她小女儿,她爸爸若三次传唤不到,就网上通缉。

朱素荣的家人面对如此明目张胆的打击报复,怀着对政府的信任拨打了市长热线和12389热线,接线人让她们拨打当地110。110本来就和国保是一家,回复她家人说:国保手续齐全,没违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26/控告办案人员违法-河北朱素荣家人遭国保报复-408203.html

2020-06-20: 河北朱素荣被非法庭审 家人控告涉案警察和公诉人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朱素荣被网上非法开庭审理。两个小时的审理过后,她的家人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亲人没违反任何法律,而整个办案涉嫌人员都是在违法。为了替亲人伸张正义,朱素荣的家人将涉案警察边继辉等人和高阳县检察院公诉人侯志勇,分别告到了蠡县检察院、蠡县法院、高阳县法院。

好老师被绑架 乡亲们按红手印营救

朱素荣女士在河北蠡县中孟尝小学任教,是三年级的班主任。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只因修炼法轮功,朱素荣被鲍墟乡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非法抄家、绑架,朱素荣被直接送到保定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已八个多月。

朱素荣是个非常好的老师,她对待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爱护。作为班主任,她对学生倾注了更多的心血,不仅在文化学习上教给他们知识,还在品德上给以正确引导,在生活上无私关怀他们。她对待孩子们都是一视同仁,对待学习差的学生也从不歧视,业余时间,给学生们补课,从不收费。有的小学生把大便拉到裤子里,她会亲手把孩子收拾干净,令学生家长很是感动。在学校里,她经常是最后一个离校,因为她要和学生们一起打扫完卫生才走。

朱素荣被绑架后,有的老师哭了,学生们也哭了,乡亲、邻里听说后,也掉下了眼泪,淳朴善良的乡亲们叹息着:多好的人啊,怎么会被抓走了……

当乡亲们知道自己的红手印能帮助朱素荣老师早日回家,便纷纷签名、盖手印,只几天功夫,就有三百多人的签名,其中有的农民没文化,就请人代签,自己按手印。

网上非法庭审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下午,朱素荣已被非法关押七个月,遭高阳法院在网上非法庭审,下午两点三十分开始,大约两个小时,草草收场。

法庭上,公诉人侯志勇读起诉书又快又声小。律师指出起诉书中多处违法,如: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去朱素荣家抄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没留下扣押清单,第二次去,竟翻墙而入,抄走真相台历。到派出所后,警察过了一段时间,才清点,清点也没有证人在场。

朱素荣也当庭揭露警察在非法审讯中,恐吓、训斥,硬逼她承认她曾经散发过(真相资料),当他们训斥恐吓她时,就把录像设备关上,最后,几个人强行摁着她,按了手印。

边继辉为了构陷朱素荣,竟找到她们村的村书记李文洲做了这样的伪证——听有人说过,朱素荣多次在本村集市上散发(资料),时间长了想不起来听谁说的了。就是这样的证词,高阳检察院也予以采纳,而众乡亲们的联名保释,公诉人却说签名的笔体有雷同,不予采纳。对于律师的质询,公诉人没做任何回应;对于律师和家属辩护人提出的无罪陈述和证据,公诉方也没做任何回应。

庭审进行到此,作为法官就应秉公执法,当庭放人,然而法官却宣布休庭,庭审就这样草草收场了。

家属控告违法办案人员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下午的两个小时的网上审理过程中,朱素荣的家人终于弄明白了:自己的亲人并没违反任何的法律,而警察在整个办案的过程中,都是在违法办案。

为了替亲人伸张正义,也为了还众乡亲们一个公道,朱素荣的家人把涉案的警察边继辉等人及高阳县检察院的公诉人侯志勇,分别告到了蠡县检察院、蠡县法院、高阳县法院。

朱素荣面临第二次非法庭审

六月十七日,朱素荣的家人被告知,高阳法院将在十九日上午,对朱素荣进行第二次网上非法庭审。

此案件的涉案警察及公诉人已被控告,按照法律,就该回避。高阳县法院将如何审理此案,关心此案的乡亲们将拭目以待。

朱素荣的亲人劝告公诉人侯志勇、审判长李志勇、审判员陈洪强等人:你们是搞法律的,心里比谁都明白,法轮功是冤案,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是徇私枉法,是犯罪!审判卷宗中,有你们的签名,你们将永远对这件冤案负责。就象二战中的战犯,在已过去几十年后的今天,仍然接受审判。希望你们秉持正义和公道,释放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朱素荣,拒绝配合“上面”犯罪,给自己未来留下退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20/河北朱素荣被非法庭审-家人控告涉案警察和公诉人-407939.html

2020-06-18: 河北省保定市高阳法院企图对蠡县朱素荣进行第二次网上非法开庭
河北省保定市高阳法院企图在2020年6月19日上午8:30点对蠡县法轮功学员朱素荣在网上进行第二次非法开庭。

朱素荣女士是河北保定蠡县鲍墟乡东孟尝村的民办教师,只因修炼法轮功,2019年10月11号,她被鲍墟乡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非法抄家、绑架,并被直接送到保定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2020年5月12日下午2.30点,高阳法院对朱素荣在网上非法开庭。

法庭上,公诉人侯志勇读起诉书又快又声小。律师指出起诉书中多处违法:如: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去朱素荣家抄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没留下扣押清单,第二次去竟翻墙而入,抄走的真相台历,到派出所后过了一段时间,才清点,清点也没有证人在场。

朱素荣也当庭揭露警察在非法审讯中,恐吓、训斥,硬逼她承认她曾经散发过(真相资料),当他们训斥恐吓她时,就把录像设备关上,最后几个人强行摁着她按了手印。边继辉为了构陷朱素荣,竟找到本村书记李文洲做了这样的伪证:听有人说过朱素荣多次在本村集市上散发(资料),时间长了想不起来听谁说的了。

对于律师的质询,公诉人没做任何回应,对于律师和家属辩护人提出的无罪陈述和证据,公诉方也没做任何回应,庭审就这样草草结束了。

高阳县有关人员信息:
高阳县检察院(区号:031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县正阳路108号
电话:6656611
检察长王秀英6656601、13903127336
批捕科长马若舟6656095、15530263120
蔡立功0312-6656621、15530263136 (公诉人,迫害保定市多个法轮功学员)
姚素玲6656613
王仲良6656613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8/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07838.html

2020-05-19: 河北保定蠡县乡村女教师遭非法网上庭审
河北保定蠡县鲍墟乡东孟尝村女教师、法轮功学员朱素荣,被绑架、构陷七个月,2020年5月12日下午,遭高阳法院非法在网上庭审,2点30分开始,大约两个钟头,草草收场。

法庭上,侯志勇读起诉书又快又声小。律师指出起诉书中多处违法:如: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去朱素荣家抄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没留下扣押清单,第二次去竟翻墙而入;抄走的真相台历,到派出所后过了一段时间,才清点,清点也没有证人在场。

朱素荣也当庭揭露警察在非法审讯中,恐吓、训斥,硬逼她承认她曾经散发过(真相资料),当他们训斥恐吓她时,就把录像设备关上,最后几个人强行摁着她按了手印。边继辉为了构陷朱素荣,竟找到本村书记李文洲做了这样的伪证:听有人说过朱素荣多次在本村集市上散发(资料),时间长了想不起来听谁说的了。

对于律师的质询,公诉人没做任何回应;对于律师和家属辩护人提出的无罪陈述和证据,公诉方也没做任何回应。庭审就这样草草结束了。

朱素荣女士在中孟尝小学任教,是三年级的班主任。2019年10月11号,只因修炼法轮功,她被鲍墟乡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非法抄家、绑架,并被直接送到保定看守所非法关押。

朱素荣被绑架后,有的老师哭了,学生们也哭了,乡亲、邻里听说后也掉下了眼泪。淳朴善良的乡亲们叹息着:多好的人啊,怎么会被抓走了……

当乡亲们知道自己的红手印能帮助朱素荣老师早日回家,便纷纷签名、盖手印,只几天功夫就征集到了300多人的签名(有许多人出外打工没在家)。

朱素荣老师对待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爱护。作为班主任,她对学生倾注了更多的心血,不仅在文化学习上教给他们知识,还在品德上给以正确引导,在生活上无私关怀他们。她对待孩子们都是一视同仁,对待学习差的学生也从不歧视。有的小学生把大便拉到裤子里,她会亲手把孩子收拾干净,令学生家长很是感动。在学校里,她经常是最后一个离校,因为她要和学生们一起打扫完卫生,再回家。

就是这样一位好老师,只因修心向善就被绑架、关押、构陷。这让师生、家长们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迫于中共的压力他们却敢怒不敢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19/河北保定蠡县乡村女教师遭非法网上庭审-406532.html

2020-01-04: 河北保定蠡县大法弟子朱素荣被绑架一案,12月24号案卷转到蠡县检察院。蠡县检察院因证据不足,已退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4/二零二零年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98551.html

2019-12-10: 河北保定顺平县法院诬判屈素英等三位法轮功学员
11月29日(待核实)上午,顺平县法院秘密对唐县屈素英、蠡县朱素荣、望都刘淑敏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过程草率,匆匆走过场,12月初,对三人非法下了判决书:望都刘淑敏八年,唐县屈素英四年,蠡县朱素荣三年,三人都在上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10/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96878.html

2019-11-05: 河北省蠡县法轮功学员朱素荣遭非法批捕
河北省保定市蠡县检察院于10月24日非法批捕法轮功学员朱素荣

10月11日,蠡县鲍墟乡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到法轮功学员朱素荣工作的学校骚扰她,并给她录像,朱素荣为了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利就拿出手机也给他们照像。警察却说朱素荣态度不好。在朱素荣刚刚回家不久,边继辉便带人尾随而至,不出示搜查证件就非法抄了朱素荣的家,抢走很多个人财产。然后把朱素荣劫持到保定看守所。

几天后,为了构陷朱素荣,边继辉等人再次翻墙进院抢走朱素荣家早已坏了的电脑主机。并且到朱素荣所教书的学校去诱骗小学生说出朱素荣除了教书上的内容还说什么了?说白了,就是挖空心思罗列所谓的“证据”企图构陷朱素荣

朱素荣被绑架,至今二十多天了。朱素荣的家人非常着急难过,特别是她病重的母亲整天浑身哆哆嗦嗦、以泪洗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5/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95465.html

石家庄 鹿泉市 河北省女子监狱(石家庄二监狱,石家庄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22-03-24: 河北省女子监狱: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石铜路永壁村南500米处。
邮政编码:050222
联系电话:0311-83939604

2022-02-17: 河北省女子监狱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石铜路
通信信箱:河北省鹿泉区55信箱14分箱 邮编:050222

监狱长:郑晓英
副监狱长:杨玉芬(分管教育,包括迫害法轮功学员)、于福歧、刘义臣、马文章、李彦芳、郑伟森、胡熙群
政治部主任:刘永魁 办0311-83939625
监察电话:0311-83939635
咨询电话:0311-83939708
狱政科:0311-83939712
狱政科科长:付玉惠(女)13731123369
教育科:0311-8393726
教育科科长:葛曙光(女),原满城监狱女子中队教导员,0311-83939595 83939727 83939726 13722997678
刑罚执行科科长:康伟
生活科:商慧、王莉
十三监区工作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
张平  (女)1968年8月 13832181781
刘慧桃(女)1984年3月 18931185291
王秀  (女)2017年10月 13833183617
刘芳  (女)1968年10月 15227836199
谭晶  (女)1981年12月 15383998333
东利云(女)1990年9月 15203219380
马文硕(女)1986年10月 18231166116
田淑娜(女)1985年10月 15200159894
马丽  (女)1988年4月 15532996676
胡洋  (女)1986年8月 13930156533
孙海燕(女)1979年9月 15227836201

2021-10-03:
兴隆县司法局人员
霍文军(党组书记)
孙杰(副局长)
李建国(党组副书记、局长)
张立欣(党组成员、副局长)
勾春艳(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
贾惠丽(党组成员、二级主任科员)
金振民(主任科员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20-05-19: 责任人:
高阳县法院: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县正阳路96号
李志勇 高阳法院刑庭庭长(审判长)0312-6699703
陈洪强 法院刑庭副庭长(审判员)  0312-6699703
候志勇 高阳检察院起诉科(案件负责者)0312-6656621

蠡县鲍墟乡东孟尝村 书记:李文洲,13292931118

蠡县鲍墟乡派出所:
电话:03128620736
所长:边继辉 13731675166

蠡县检察院
起诉科:
张小红 科长 办15227033115 宅6221798 13832266999
王长乐 侦监科长 15227033116 6211778 13930811682

2020-01-21: 有关人员信息:
蠡县邪党委:
书记   史来顺 13630855666
副书记 张增祥 13603283018(主管迫害)
蠡县政法委:
书记   汤鞠敏 13323221122
副书记 张广亚 13623325568、办6215137、6211646
副书记 张春生 13011416909、6211646、
综治办主任 辛挺13931203976
鲍墟乡派出所:
电话:03128620736
所长:  边继辉 13731675166
副所长:任目达 13833286919
指导员:匙曙光 13503123458
警察:
白高猛 13803264119
刘震   13930822892
刘永胜 13780520882
王向东 18463119888
程小远 13400222959
李长根 13582261642
户籍警:
刘伟   15176232817
李康   13733388095
鲍墟镇:
王平  13731239099
刘占宁 18803125567
曹红朴 13463440401
冉小斌 15930237688
张秀吉 13582078882
李振铃 13102952365
韩丹丹 15188660289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