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6-15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攀枝花 米易县 >> 辜兴芝, 女, 64

辜兴芝
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辜兴芝贴真相传单而被警察绑架,后被送到米易看守所。辜兴芝绝食抗议迫害,遭野蛮灌食一个月而死

出生时间: 1938年9月19日
个人情况: 农民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回龙镇七社
个人近况: 2002年10月7日 迫害致死 (2003-03-1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3-1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97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0-19: 四川米易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非法劳教判刑案例
据不完全统计,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来,四川省米易县有近三千人次遭绑架,抄家、罚款;多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几十人流离失所;至少三十四人次被非法劳教;至少四十三人、四十六(其中罗江平、张洪英、张正焕三人被判刑两次)人次被非法判刑;至少十一人被迫害致死。

(一)至少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1、辜兴芝

辜兴芝,女,1938年9月19日出生,生前系米易县白马镇原回龙村七社农民。辜兴芝修炼前多种疾病缠身,痛苦不堪,1997年辜兴芝喜得大法,修炼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无病一身轻。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辜兴芝为了说明法轮功真相,多次遭“610”、国保的迫害,2002年11月7日在看守所辜兴芝被米易县公安局恶警迫害致死,时年64岁。

2002年3月8日小街派出所恶警毛太宁、郭强非法闯入辜兴芝家抄家,抄走了辜兴芝的《转法轮》等私人物品。辜兴芝为了要回《转法轮》,随警察追到小街派出所,看到派出所办公桌上的《转法轮》,辜兴芝立即拿到手里准备回家,可是恶警却将辜兴芝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辜兴芝绝食7天抗议,致使人极度虚弱,恶警怕承担责任,才将辜兴芝放回家。

2002年4月2日政保科和小街派出所警察杨正富、单波、毛太宁、王应中等人非法闯入辜兴芝家,非法抄家,抢走了辜兴芝的录音机一台、银行存折2张8000元人民币。辜兴芝被抓后关押在小街派出所,遭到单波、毛太宁、王应中等人的毒打,再送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其间,辜兴芝遭到政保科和看守所警察的毒打、体罚等残酷折磨,辜兴芝绝食抗议迫害,遭到恶人恶警野蛮灌食一个月。辜兴芝被固定在刑床上或几人按住,看守所狱医用妇产科用的扩宫钳将辜兴芝的嘴撑开,把塑料管从鼻孔插入体内,将稀饭倒进塑料管流入胃中。灌食时,辜兴芝的肺部被塑料管刺破,造成肺部出血,因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导致肺部感染并持续高烧,出现病危状态。10月中旬辜兴芝再度出现生命危险,看守所又要把她送县医院抢救,当时由几名刑事犯扶出监号,双脚是拖着出来的,鞋被拖掉了本人都不知道。家人前来看望,见此惨状,要求保外就医,遭到拒绝。

11月6日早上,辜兴芝已经不省人事,说不出话,脚手无力身体极度虚弱,由一名刑事犯背着,两名刑事犯扶着(不然的话要滑下地),又一次被送县医院强行插鼻管灌食。回到牢房也没有取出鼻管。为防止她自己用手拔鼻管,管教彭永春将辜兴芝的手用手铐反铐在死刑床上一天一夜,由一名刑事犯看守,于2002年11月7日上午8点,64岁的大法学员辜兴芝在米易看守所的死刑床上咽下最后一口气,含冤而死。

辜兴芝死后,米易县公安局当晚通知辜兴芝的家人,谎称辜兴芝是脑出血而死,并急于要将辜兴芝的尸体送去火化,在家人的强烈反对下,辜兴芝的尸体才得以留下。公安局强迫其家人按手印、写保证(保证内容:不准闹事,不准说是公安局迫害死的,不准透露消息,尸体要按他们要求的时间埋土),否则以“妨碍公务”罪抓起来。家人不得已才答应公安局的要求,才把辜兴芝的尸体运回家。公安局还不放心,随后又派了政保科3个警察,与白马镇的3个工作人员亲自监视,跟随其家人,并一直守候在其家,不准其他大法弟子参加葬礼,11月8日辜兴芝被安葬后,恶人才离去。辜兴芝死后,家人要回了8000元的银行存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9/四川米易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非法劳教判刑案例-413847.html

2013-09-25: 11年前冤死案 家人被强行封口 如今要上告
六十四岁的四川米易县法轮功学员辜兴芝老人,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上午八点,在米易看守所的刑具——死刑床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当时她的家人被恶警强行封口。最近,辜兴芝的妹妹辜兴凤决定向米易县法院控告凶手——米易县看守所狱警朱成龙、林海、米易县看守所狱医陈清等人。以下是辜兴凤的诉讼状的主要内容:

辜兴芝生前系米易县白马镇原回龙村七社农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她把法轮功真相传单拿给她的侄儿去发给同学们,被老师看见了,老师把侄儿叫去,问出辜兴芝,于是打110报告警察。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政保科和小街派出所警察杨正富、单波、毛太宁、王应中等人非法闯入辜兴芝家,把她推倒、踩在地上,抢她的钥匙,然后翻箱倒柜,抄走录音机一台,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八千元存折、四百多元现金。

辜兴芝先被关押在小街派出所,遭到单波、毛太宁、王应中等人的毒打,后她被劫持到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辜兴芝遭到政保科和看守所警察的毒打、体罚等残酷折磨。后来她被非法批劳教一年半。由于她岁数大了劳教所不收,警察又把她拉回来米易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

辜兴芝开始绝食抗议。遭到恶警和恶医野蛮灌食一个月,人奄奄一息,可是恶警林海还把她铐上手铐,铐在刑床上,没几天,辜兴芝就死在刑床上。

后来经过陆续披露的消息证实,辜兴芝当时被固定在刑床上灌食,被几人按住,看守所狱医陈清用妇产科用的扩宫钳将她的嘴撬开,有时直接用拇指粗的塑料管从鼻孔插入,灌入粥状物。野蛮的灌食,导致辜兴芝的肺部被插破,造成肺部出血和持续高烧,十月份时,辜兴芝生命垂危,由县医院和妇幼保健站医生轮流到看守所每两天给辜兴芝输液及注射不明药物。十月中旬辜兴芝再度出现生命危险,看守所又要把她送县医院抢救,辜兴芝当时是由几名刑事犯扶出监号,双脚是拖着出来的,鞋被拖掉了都不知道。家人前来看望,见此惨状,要求保外就医,遭到拒绝。 十一月六日早上,辜兴芝已经不省人事,说不出话,脚手无力,身体极度虚弱,又一次被送县医院强行插鼻管灌食,这次是由一名刑事犯背、两名刑事犯扶着。从医院回到牢房,也没有取出鼻管。狱警为防止她拔鼻管,将她的手反铐,绑在死刑床上一天一夜,由一名刑事犯看守。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上午八点,六十四岁的辜兴芝在米易看守所的死刑床上含冤而死。

米易县公安局警察将消息拖到当晚才通知辜兴芝的家人,并谎称辜兴芝是脑出血死亡,并急于要将辜兴芝的尸体送去火化。悲痛欲绝的家人坚决不同意,坚持要将遗体运回家下葬。于是警察强迫其家人按手印、写保证,威胁:不准说是警察迫害死的,不准透露消息,遗体要按他们要求的时间下葬。随后,公安局派了三个政保科警察,伙同乡上三个人员跟随其家人将遗体运回家,并一直在辜家看守,不准其他法轮功学员参加葬礼。警察一直监控着家人在十一月八日将辜兴芝安葬后才离去。

辜兴凤在诉讼状中表示,我姐信仰“真善忍”,对国家、社会、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有什么罪?她要求米易县法院从新审理辜兴芝的案件,逮捕法办迫害死辜兴芝的凶手。米易看守所狱警林海、女狱医陈青等人参与了对辜兴芝的迫害,此二人应有直接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5/11年前冤死案-家人被强行封口-如今要上告-280306.html

2011-04-13: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四)
....
(三)
梁晋川用暴力非法剥夺公民的上访权利,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绑架、关押,
自九九年七月以来,中共恶党利用 掌握的国家机器,开足马力打压法轮功,靠造谣和谎言抹黑法轮功和大法师父,靠暴力禁止群众修炼法轮功,靠强权改变群众对真善忍的信仰。为了澄清事实,讨回 公道,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说明真相,是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可是,公检法司、六一零、政法委对上访法轮功学员以“进京滋事,扰乱 治安”为借口,肆意抓捕、关押、罚款、酷刑折磨,甚至判刑、劳教。梁晋川更是极尽邪恶之能事,组织指挥公安警察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用暴力剥夺公民的正 当权利。1999年10月至2001年,据不完全统计,米易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有记载的有136人次遭到非法抓捕。
....
辜兴芝:1999年11月到北京上访遭绑架,被政保科接回来,在看守所关了9天,罚款500元。2000年9月辜兴芝又到北京上 访,回来后被小街派出所毛太宁、扬正富等把她弄到小街派出所关了一天才放回家。2002年4月2日,64岁的辜兴芝在米易县贴真相传单被绑架到公安局政保 科,遭到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人的毒打,后被送到米易看守所。因绝食抵制迫害,被米易看守所邪恶之徒灌食一个月。(灌食非常野蛮,人被固定在刑床上或几 人按住,看守所狱医用扩宫钳将人的嘴撬开、或直接用拇指粗的塑料管从鼻孔插入,被灌食者往往被插破肺部,造成窒息和肺部大出血,被灌食者处于极度痛苦状 态),10月4日早被送到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晚晚上去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3/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四)-238744.html

2010-06-26: 四川省米易县“六一零”罪行累累
...六十四岁的辜兴芝于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被警察绑架,后被送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辜兴芝遭绑架、关押期间遭到政保科和看守所警察的毒打、体罚等残酷折磨。辜兴芝绝食抗议迫害,遭野蛮灌食一个月,(灌食非常野蛮,人被固定在刑床上或几人按住,看守所狱医用妇产科用的扩宫钳将人的嘴撬开、或直接用拇指粗的塑料管从鼻孔插入,被灌食者往往被插破肺部,造成窒息和肺部大出血,被灌食者处于极度痛苦状态),十月四日早被送到医院抢救,晚上在米易看守所关押期间含冤而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6/226009.html

2006-07-02: 四川米易辜兴芝被迫害致死前所遭受的迫害
四川米易县64岁的法轮功女学员辜兴芝,2002年4月因张贴法轮功真相被警察抓捕送米易县看守所,遭残酷灌食一个月,于11月7日上午被迫害致死。以下是我们了解到的更多的迫害情况。

1999年11月,四川米易大法弟子辜兴芝到北京上访,被政保科接回来,在看守所关了9天,罚款500元。

2000年十一前,辜兴芝再次到北京上访,自己回来后被小街派出所恶徒毛太宁、杨正付等把她弄到小街派出所,关了大半天放回家。

2000年7月,乡政府恶人左明芳等把辜兴芝绑架到洗脑班关了一天,罚款300元放回家。参与的恶人:小街派出所所长杨正付、乡长刘相明、毛太宁及一姓刘的打手。

2000年4月,辜兴芝在大法弟子叶成华家开法会,村中的恶人王争华及乡上的恶人将她绑架到乡政府,在院坝中被雨淋了一宿,第二天罚款500元放回家。

2000 年12月14日,辜兴芝在攀枝花女儿家,邪恶打电话威胁她女儿,她就自己到米易政保科,恶警向金发非法审问她,又吼又骂,恶警柴发祥将她铐在楼梯的栏杆上铐了一宿,又在走廊上铐了3天3夜。后她被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10个月,期间因炼功、不背监规,遭恶徒吴学明、刘启朝、林海戴手铐、顶墙,竹条打等肉体折磨。

2002年三八妇女节,恶人毛太宁、郭强到辜兴芝家抄家,抄走了《转法轮》,辜兴芝为了要回《转法轮》追到小街派出所,她看到桌子上的《转法轮》,拿到手里不放,邪恶将她绑架到看守所,关在戒毒所,她绝食抗议7天,恶徒看她不行了才将她放回家。

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大法弟子辜兴芝于2002年4月2日被警察绑架,后被送到米易看守所。辜兴芝绝食抗议迫害,遭野蛮灌食一个月,10月4日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131955.html

2006-05-29: 四川米易县辜兴芝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四川米易县64岁的法轮功女学员辜兴芝,在2002年4月因张贴法轮功真相被警察抓捕送米易县看守所,遭残酷灌食一个月,于11月7日上午被迫害致死。此事明慧网已经报导,这里是我们了解到的更多的迫害情况。

2002年4月2日,米易县公安局小街派出所警察杨正富、单波、毛太宁、王应中等人闯入辜兴芝家将其绑架。并非法抄其家,抄走录音机一台、银行存折2张8000元人民币。辜兴芝被抓后关押在小街派出所,遭到单波、毛太宁、王应中等人的毒打,再送米易县看守所关押。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辜兴芝不配合邪恶,遭到恶人恶警的反覆迫害,她以绝食的方式抗议对她的迫害。2002年9月,辜兴芝生命出现危险,被看守所副所长朱成龙、管教林海、狱医陈青、刑事犯小宝、小赵、小阙等押送到米易县医院门诊由医生强行插鼻管灌食。

10 月份辜兴芝生命垂危,由县医院和妇幼保健站医生轮流到看守所每两天给辜兴芝输液及注射不明药物。10月中旬辜兴芝再度出现生命危险,看守所又要把她送县医院抢救,当时由几名刑事犯扶出监号,双脚是拖着出来的,鞋被拖掉了本人都不知道。家人前来看望,见此惨状,要求保外就医,遭到拒绝。

11月 6日早上,辜兴芝已经不省人事,说不出话,脚手无力身体极度虚弱,由一名刑事犯背两名刑事犯扶着(不然的话要滑下地),又一次被送县医院强行插鼻管灌食。回到牢房也没有取出鼻管。为防止她自己用手拔鼻管,管教彭永春将辜兴芝的手用手铐反铐在死刑床上一天一夜,由一名刑事犯看守,于2002年11月7日上午 8点被活活迫害致死,死时人仍在死刑床上。

辜兴芝死亡后,家人要回了8000元的存折。

参与迫害人员有:县长沈钧,610头目何洪佩、邝绍明,公安局长刘太明、政保科长向金发及周林、杨梓华、廖红彬(女)等,参与单位还有县医院、县妇幼保健站,参与医生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9/129108.html

2006-05-20: 米易县看守所恶警狱医陈青,女,40岁左右。凡是在米易看守所绝食抗议过的大法弟子,都知道此人极其阴险歹毒,平日里说话细声细气的,可是给大法弟子灌食时却是心狠手辣。被灌食迫害死的大法弟子辜兴芝就是她的亲自动手,辜兴芝死时鼻子里还插着胶管子。陈青在给大法弟子阙发秀野蛮灌食时,拿着扩宫器对着阙发秀的嘴乱搓,橡胶管插進食管还不准取出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0/128331.html

辜兴芝(Gu, Xingzhi),女,64岁,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法轮功学员。辜兴芝于2002年4月2日被警察绑架,后被送到米易看守所。辜兴芝绝食抗议迫害,遭野蛮灌食一个月,于10月4日早被送到医院抢救,晚上便含冤而死。

辜兴芝生前是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回龙镇农民。2002年4月2日,辜兴芝因在攀枝花市米易县贴真相传单而被当地警察带到公安局政保科,期间遭毒打,后被送到米易看守所。因绝食抵制迫害,被米易看守所狱警灌食一个月。10月4日早被送到医院抢救,晚上死去。辜兴芝死后,看守所当晚通知其家人去医院停尸房看尸体。家人到后,公安局告知说是因为辜脑出血、头晕抢救无效而亡,但说话时却吞吞吐吐。公安局怕他们的犯罪行为曝光,急着要将尸体送去火化,遭到辜家人的强烈反对。家人坚持要将尸体运回家。看守所便强迫其家人按手印、写保证,保证内容:不准闹事,不准说是公安局迫害死的,不准透露消息,尸体要按他们要求的时间埋土(下葬)。之后,有六名警察亲自监视并跟随其家人将尸体领回家,并一直守候在其家,不准其他法轮功学员参加葬礼,直到10月5日辜被安葬后,警察才匆匆离去。

据了解,辜在被抓前身体状况一直很好,被抓后,在辜去世前的10天左右,家人去看望辜时,辜却是被人扶着出来的,身体极为虚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连自己的鞋掉在身后了都不知道。在辜被抓后,警察曾到辜的家中抄家,将辜的儿子8000元的存折抄走,后又扬言再要2000元才放人。

2002-12-17: 64岁女法轮功学员辜兴芝被四川狱警虐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17/41141.html

2002-12-14: 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大法弟子辜兴芝于2002年4月2日被警察绑架,后被送到米易看守所。辜兴芝绝食抗议迫害,遭野蛮灌食一个月,10月4日被迫害致死。

辜兴芝,女,64岁,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回龙镇农民,生于1938年农历九月十九日。

2002年4月2日,辜兴芝因在攀枝花市米易县贴真相传单而被当地恶警带到公安局政保科,期间遭毒打,后被送到米易看守所。因绝食抵制迫害,被米易看守所邪恶之徒灌食一个月,10月4日被迫害致死。(当事公安声称“辜兴芝10月4日早被送到医院抢救,晚上死去”,事实上据当时与辜兴芝被关在一个监号、和医院在现场的护士讲辜在送去医院之前己死亡,事后医院及着守所内知情人被米易公安威胁:不准透露辜在抢救之前已死亡的实情)

那么实情是怎样的呢?2002年4月2日,辜兴芝因在米易县贴真像传单而被当地恶警带到公安局政保科,期间遭毒打,后被送到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判劳教后因绝食抵制迫害,被米易看守所邪恶之徒灌食一个月。隔数天由看守管教林海带几个杂犯将辜兴芝架到县医院灌食,辜兴芝被迫害致死前倒数第二次灌食,公安与县医院医生嫌插鼻饲管麻烦,灌完后不给她取出塑料管,为防她自己取下,公安将她双手反铐在背后。回监号后因为呼吸困难,极度痛苦她想取下鼻饲管,请同号的人帮助取下,但所有同号杂犯受到公安威胁:不准帮辜兴芝取下鼻饲管,所以没有人敢帮她。她只好非常困难的侧身扯下插管。因为这样所以公安最后一次灌食后,把她带回监室为防她再取下插管,就把她绑在死囚床上,人呈大字型被四肢固定不能动弹,当日晚(2002年10月3日晚)同号犯人听辜兴芝痛苦的呻吟了一夜,第二日(10月4曰)早上6时许同号杂犯看她时,人已经去世,于是她们才喊来管教,慌乱的才把她送往医院抢救,送到医院时,在场医护人员对公安说:“这个人己经死了,还送来干甚么?”

辜兴芝死后,邪恶之徒在当晚通知其家人去医院停尸房看尸体。家人到后,公安局告知说是因为辜脑出血、头晕早上送医院抢救无效当晚死亡,掩盖它们虐待辜兴芝致其痛苦死亡的事实,但说话时却吞吞吐吐、没有底气。公安局怕他们的犯罪行为曝光,急着要将尸体送去火化,遭到辜家人的强烈反对。家人坚持要将尸体运回家。邪恶之徒便强迫其家人按手印、写保证,保证内容:不准闹事,不准说是公安局迫害死的,不准透露消息,尸体要按他们要求的时间埋土(下葬)。于是,有6个恶警(政保科3个,乡上3个)亲自监视并跟随其家人将尸体领回家,并一直守候在其家,不准其他大法弟子参加葬礼,10月5日辜被安葬后,恶人才匆匆离去。

认识辜的人都知道,辜在被抓前身体状况一直很好,被抓后,在辜去世前的10天左右,家人去看望辜时,辜却是被人扶着出来的,身体极为虚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连自己的鞋掉在身后了都不知道。在辜被抓后,恶警曾到辜的家中抄家,将辜的儿子8000元的存折抄走,后又扬言再要2000元才放人。

米易看守所管教林海、狱医陈青(女)等人参与了对辜兴芝的迫害,此二人应有直接责任。

攀枝花 米易县联系资料(区号: 812)

2020-10-17: 攀枝花市米易县国胜的刘所长 15984555316

2020-10-01: 四川米易县法轮功学员王富国被构陷到检察院的信息再补充
盐边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卢松远8128653589
副检察长李子华
检察院办公室8128653825,案管中心8128656290
检察长周树明13419327683 8128655000
法警大队8123980979
专职检委会委员孙勤
承办人段世群8123980971,副检察长邹继柏8128653730
第一检察部主任梁艳8123980968,副主任林均
盐边县检察院尤方平(在追查国际名单) 13982367785
盐边县检察院曾静 13419325710

2020-09-29: 检察院办理构陷王富国案件的人姓段(座机号:0812—3980971),女,40多岁,邹姓检察长,男,50多岁。

2020-09-10: 攀枝花盐边县公安局 8128653504 8128655102

2020-09-08: 梨树县法院刑事庭副庭长崔仁负责,电话:0434-319604718543416026

2020-02-20: 米易县新山乡
迫害人及乡镇府人员电话:
韩国富 职务 新山乡安监所 13547613501
贺树湘 职务 高龙村监督员 13982342682
周崇刚 职务 坪山村正科级干部 13551757899
卢仲勇 职务 坪山村干部 13982391150

其他人
温浩 职务 新山村党委副书记 13882367024
孔德国 职务 人大主席 13982321108
刘魏 职务 新山乡党委副市记 18982348756
贺桂雄 职务 乡长 13458105152
陈涛 职务 党委书记 13982384477

2019-11-07: 1、610头目舒洪武(shu,hongwu),男,1961年出生,现年58岁,家住米易县清河苑小区2栋一单元6楼。现使用手机号码:1390814583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12)

2006-05-29: 参与迫害人员有:县长沈钧,610头目何洪佩、邝绍明,公安局长刘太明、政保科长向金发及周林、杨梓华、廖红彬(女)等,参与单位还有县医院、县妇幼保健站,参与医生待查。

参与迫害的恶人:
99年至2001年的县委书记严文洪
2001年至2003年李群林(县委书记)
2001年至2003年县长沈均,调到攀枝花,2004年底因召开东旅会又将他从新调回米易任县委书记,2005年底遭恶报被调到攀枝花西区。
法院院长唐炬州2001年至2005年
检察长亢锋99年底至2003年
610主任吴天华99年至2001年
610主任何洪佩 2001年至2003年
610副主任邝绍明99年至2005年
公安局局长梁晋川 2000年至2003年公安局局长刘明
99年至2004年政保科科长向金发
副科长廖红彬99年至2001年
2004年至2006年政保科科长杨梓华
大队长李雪松
政保科成员:周林 陶和刚 柴发祥 饶显文
99年至2004年城关派出所所长蒋启兵
看守所所长吴学明99年 至2002年
副所长朱成龙99年至2002年
2002年至2006年所长朱成龙
99年至2001年指导员刘启朝

恶人榜:
迫害责任人;向金发(公安局政保科)刘太明(公安局局长)电话:(0812)8171988
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看守所
向金发(公安局政保科)刘太明(公安局局长)电话:(0812)8171988
看守所所长朱成龙,医生陈青,管教林海。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