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1-2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市(哈市) >> 佟明宇, 男, 38

个人情况: 哈尔滨市双城区人,毕业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师范学院中文系,在北京中小学教材编辑部审批稿件处工作,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3年半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8-02-01
  1.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17-6-0 在 北京 > 昌平区(朝凤庵;南口) >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2-25: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佟明宇结束三年半冤狱迫害,于十二月二十一日回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5/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16983.html

2020-11-29: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大法弟子佟明宇即将结束冤狱
被泰来监狱迫害的大法弟子佟明宇将于12月21释放回家。

佟明宇被非法判刑3年半,绝食已有3年多了,身体虚弱,请大家加持他平安回家。他的家人去监狱看望他,泰来监狱以疫情期间不让会见为由不让见。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9/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15743.html

2020-04-10:佟明宇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
佟明宇,目前被非法关押于黑龙江泰来监狱十监区,现在用鼻饲管灌流食,只能在床上躺着。医院说他是感冒给点滴,已无力气说话。

佟明宇,哈尔滨市双城区人,三十八岁,在北京中小学教材编辑部审批稿件处工作,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在北京昌平区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由北京转到泰来监狱,至今两年,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七日,佟明宇被转到齐齐哈尔市冯屯监狱迫害,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又转回泰来监狱迫害,现在在泰来医院外科住院。期间,二零一九年八月佟明宇由泰来监狱医院转到省监狱管理局所属新康医院(此医院实则是医院性质的监狱),十一月又回到泰来监狱医院。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七日,泰来监狱给佟明宇的父母打来电话,告知佟明宇病危。佟母于八月二十日从千里之外的双城坐车赶到监狱。二十一日佟母见到了被监狱拒绝接见很久的儿子,佟母在见到儿子的那一刻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

当时佟明宇是植物人的状态,母亲呼叫没有反应,不会说话,不睁眼睛,鼻子插着灌食的管子,只有剩下喘着的一口气,证明他还活着。佟母问儿子身体哪痛?明宇一句话都不能说,只是眼角流出一点泪水。在一旁看着的狱警还讽刺说:“还有一点情感。”

佟母找到狱政科雄德会,要求做保外就医,雄德会回答说:“死了都不能做保外,因为他炼法轮功,绝食自残,上边有规定。”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佟明宇冤狱期满。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10/佟明宇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403626.html

2020-01-23: 请关注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佟明宇的情况
黑龙江省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佟明宇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冯屯)监狱。

佟明宇在北京遭迫害被冤判,从北京送到泰来监狱就始终在绝食抗议,长期在监狱医院灌食。被转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在冯屯监狱二监区,他还在绝食。

很久没有接见了,希望与他同城的同修关注一下,和家人沟通经常去接见一下,以免监狱为所欲为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3/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99673.html#201230132-1

2019-09-09:佟明宇生命垂危 泰来监狱称“死了都不能做保外”
三十八岁的佟明宇在北京中小学教材编辑部审批稿件处工作,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在北京昌平区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半,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齐齐哈尔泰来监狱。因不能炼功,佟明宇旧病复发、生命垂危,泰来监狱狱政科雄德会称“死了都不能做保外”。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七日,泰来监狱给佟明宇的父母打来电话,告知佟明宇病危,佟母于八月二十日从千里之外的双城坐车赶到监狱。二十一日佟母见到了被监狱拒绝接见很久的儿子,佟母在见到儿子的那一刻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

佟明宇已经是植物人的状态,母亲呼叫没有反应,不会说话,不睁眼睛,鼻子插着灌食的管子,只有剩下喘着的一口气,证明他还活着。佟母问儿子身体哪痛?明宇一句话都不能说,只是眼角流出一点泪水。

在一旁看着的狱警还讽刺说:“还有一点情感。”佟母问警察什么时候从齐齐哈尔冯屯监狱转回来的,警察回答说八月初。

佟母找到狱政科雄德会,要求做保外就医,雄德会回答说:“死了都不能做保外,因为他炼法轮功,绝食自残,上边有规定。”他说了不算,并说监狱准备把佟明宇送哈尔滨市中心医院“治疗”。

佟母以为到比较好的医院进行医治会好些,回到家中后觉得不对劲,九月六日,佟明宇父母来到哈尔滨中心医院一看,这所医院的原名叫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直属中心医院,医院条件非常差,医疗设施简陋,这样的医院根本不能治孩子的病。

于是佟明宇的父母来到监狱管理局,找到了信访办人员反映了情况,工作人员说佟明宇的两个条件都不符合保外就医:一是炼法轮功,再就是他不进食自残。经家属再三要求,工作人员给泰来监狱信访打电话,无人接听。最后工作人员把电话给了佟父、佟母。

佟父给监狱信访打电话,宫姓主任在电话中告诉佟明宇的父母去泰来监狱找狱政科科长雄德会,他管这个事。佟父按宫主任提供的电话号给雄德会打了电话,对方回答说他不是雄德会,就这样佟的父母提出的要求没能得到答复。

佟明宇,哈尔滨市双城区人,毕业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师范学院中文系,从小得一种严重胃病,经医生诊断为反流性胃炎,吃啥吐啥,多方医治无效,被病折磨得非常痛苦,上中学时,看到公园、街道、学校到处都是炼法轮功的,就跟着学起法轮功,身体很快恢复健康。大学毕业后自谋职业,在北京中小学教材编辑部审批稿件处工作。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佟明宇在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百泉园小区,被昌平区马池口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昌平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关押到北京公安医院;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转移到北京市大兴区天河监狱一个月(调遣处),四月二十五日被关押到黑龙江齐齐哈尔泰来监狱,同年八月被转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他父母接到齐齐哈尔医院附属三院打来的电话,让给佟明宇买奶粉、蛋白质粉等食品,在八月二十七日接见日送去。当佟明宇的父母坐几百里的火车赶到齐齐哈尔医院附属三院时,根本就没找到佟明宇,后来几经周折,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找到了齐齐哈尔冯屯监狱,看到了佟明宇

当时佟明宇的身体非常虚弱,瘦得皮包骨,脸色苍白,手是白色的,看不到一点血色,是严重的贫血状态;鼻子里插着皮管子,是灌食用的。年迈的父母还没和儿子说上几句话,会见就结束了。佟明宇的父母要求保外就医,狱方说不够条件,不给上报,说佟明宇从被抓就绝食,狱方说绝食不给办。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佟明宇的父母又一次见到了他,他的身体还是非常虚弱,还是贫血状态,鼻子里还是插着管子。同年十月十五日,佟明宇的父母第三次去齐齐哈尔冯屯监狱接见,被刁难,让去教育科开条子,只好伤心的返回家。几经周折,十二月十八日,佟明宇的父母终于又一次见到了他,看到佟明宇依然是煞白的脸,但嘴唇却发红(疑是给化了妆掩盖病情),双眼紧闭,一句话不说。他的父母想见监狱长办保外就医,监狱长室房门紧闭,几名狱警把守,谁都不许见。后来一狱警说:“我就是管保外就医的,佟明宇不允许办保外就医。”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七日,泰来监狱给佟明宇的父母打来电话,告知佟明宇病危。佟明宇为什么又被转到泰来监狱,情况不明。监狱以不能进食自残为借口拒绝保外就医。请国内外正义善良人士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9/佟明宇生命垂危-泰来监狱称“死了都不能做保外”-392472.html

2019-07-24: 法轮功学员佟明宇在黑龙江齐齐哈尔监狱被迫害昏迷状态,请关注
截止到2019年7月,法轮功学员佟明宇已经反迫害绝食20个月了 ,理由是法轮功学员没有罪。现在佟明宇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监狱狱内医院,监狱还是采取野蛮灌食。但请注意,灌的不是奶粉,也没有打高蛋白,而是用水泡过的馒头渣子,有时候也给点鸡蛋糕。齐齐哈尔监狱不顾佟明宇的死活,不无条件释放佟明宇不说,为了省钱 他们居然给他灌这么廉价没营养的东西,丝毫不在乎佟明宇的死活。

佟明宇现在处于昏迷状态,我们要求无条件释放佟明宇

注1:水泡馒头渣子是把馒头晾干,然后搓碎,搓成渣子,用水浸泡,然后将一根管子,从佟明宇的鼻子插到胃里,然后将泡过的馒头渣用一个注射器通过管子注射到胃里。

佟明宇是2017年12月开始绝食的,2018年4月,由北京监狱转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同年8月15日,由泰来监狱转入齐齐哈尔监狱,现在在齐齐哈尔监狱。

在泰来监狱与齐齐哈尔监狱期间一直对他进行野蛮灌食,在齐齐哈尔监狱期间,监狱不舍得花钱给他买奶粉灌,就让佟明宇的家属给出钱买,家属不出钱了,他们连奶粉都不给灌,给灌馒头渣子(监狱馒头每天都有剩余,馒头有的是)。

注2:李明其人:改造狱长李明在黑龙江省内很多监狱,如泰来监狱、北安监狱、齐齐哈尔监狱,都当过改造狱长。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不遗余力,此人贪污腐败,常常收钱办事,如哪个犯人要想调到后勤监区,得找人给他拿两万,病犯监区关押的竟是没病的,有病的人去不上,身体好的只要通过关系给他拿钱就能去上,因为病犯监区不用出工干活,很多在狱内违纪的服刑人员,只要找人给他拿钱,违纪的事儿就可以平。

李明规定法轮功不得去老年病犯监区,不管你年纪再大,只要是法轮功就不让去,如4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张玉堂,80多岁了,不让去老年病犯监区。李明还不让法轮功学员亲属会见,不让法轮功学员拨打亲属电话。狱内调换到好监区“明码标价”,后勤监区2-3万,医院监区1万(至少),集训监区2万左右(看找谁给你办,去集训队可以对新来的新犯人吃拿卡要骗,油水大,不干活)。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4/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90509.html#19723214946-39

2019-07-15: 佟明宇在齐齐哈尔监狱情况危急 家人探视被拒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佟明宇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冯屯)监狱,绝食反迫害已长达一年零六个多月,身体极其消瘦虚弱,不能说话,情况危急。

佟明宇家人很想救出自己的亲人,但是狱方态度强硬,佟明宇善良朴实的家人感到很担心很无奈。希望正义人士和当地有条件的法轮功学员帮助营救,同时理智注意安全。

二零一九年四月份,佟明宇的家人去监狱接见被拒,相关人员说是省里有关领导说:谁让接见谁负责。而这里的“负责”是要负什么责呢?观察人士分析:肯定是人在里面状况很不好了,不能让家人见到,怕家人一旦看到会追究责任。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佟明宇的父母几经周折,在齐齐哈尔监狱见到了他,佟明宇是被人背进接见室的,依然是煞白的脸,双眼紧闭,一句话不说。接见完后,他的父母想见监狱长办保外就医,监狱长室房门紧闭,谁都不许见。后来一个狱警说:“我就是管保外就医的,佟明宇不允许办保外就医。”

佟明宇所在二监区狱警侯彦斌为直接责任人。同时侯彦斌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张福海的责任人。

佟明宇今年三十八岁,哈尔滨市双城区人,毕业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师范学院中文系。他从小得一种严重的胃炎,多方医治无效,被病痛折磨的很痛苦。他上初中时,看到双城公园、街道、学校院内等到处都有炼法轮功的,就跟着炼起了法轮功,身体的病痛神奇消失了。佟明宇大学毕业后自谋职业,二零一零年在北京中小学教材编辑部审批稿件处工作。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佟明宇在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百泉园小区,被昌平区马池口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昌平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关押到北京公安医院;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转移到北京市大兴区天河监狱一个月(调遣处),四月二十五日被关押到黑龙江齐齐哈尔泰来监狱,同年八月被转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

佟明宇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已经一年零六个多月。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他父母接到齐齐哈尔医院附属三院打来的电话,让给佟明宇买奶粉、蛋白质粉等食品,在八月二十七日接见日送去。当佟明宇的父母坐几百里的火车赶到齐齐哈尔医院附属三院时,根本就没找到佟明宇,后来几经周折,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找到了齐齐哈尔冯屯监狱,看到了佟明宇

当时佟明宇的身体非常虚弱,瘦得皮包骨,是在两个人搀扶下,走得很慢的情况下到的接见室。佟明宇的脸色苍白,手是白色的,看不到一点血色,是严重的贫血状态。鼻子里插着皮管子,是灌食用的。年迈的父母还没和儿子说上几句话,会见就结束了。佟明宇的父母要求保外就医,狱方说不够条件,不给上报,说佟明宇从被抓就绝食,狱方说绝食不给办。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佟明宇的父母又一次见到了他,他的身体还是非常虚弱,还是贫血状态,鼻子里还是插着管子。同年十月十五日,佟明宇的父母第三次去齐齐哈尔冯屯监狱接见,被刁难,让去教育科开条了,只好伤心的返回家。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佟明宇的父母去了齐齐哈尔冯屯监狱,冯屯监狱戒备森严,几经周折,十八日,佟明宇的父母终于在冯屯监狱又一次见到了他,得知冯屯监狱只给佟明宇在齐齐哈尔附属二院做了身体检查,就又转回冯屯监狱医院监区。佟明宇是被人背进接见室的,背进接见室之前,佟明宇被背进别的屋子呆了一会儿,不知为什么。佟明宇的父母看到他依然是煞白的脸,但嘴唇却发红,怀疑是他们给化了妆掩盖病情,佟明宇双眼紧闭,一句话不说。

接见完佟明宇后,他的父母想见监狱长,给佟明宇办保外就医,监狱长室房门紧闭,几名狱警把守,谁都不许见。后来一狱警说:“我就是管保外就医的,佟明宇不允许办保外就医。”佟明宇的父母没办法只好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5/佟明宇在齐齐哈尔监狱情况危急-家人探视被拒-390029.html

2019-07-04: 黑龙江省哈尔滨大法弟子佟明宇在冤狱中情况危急
黑龙江省哈尔滨大法弟子佟明宇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冯屯)监狱,他绝食反迫害已长达一年零六个多月,身体极其消瘦虚弱,不能说话,情况危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4/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9557.html

2018-12-22: 黑龙江哈尔滨佟明宇狱中遭迫害近况补充
2018年12月17日,佟明宇的父母又一次去了齐齐哈尔冯屯监狱,冯屯监狱戒备森严,几经周折,18日,佟明宇的父母终于在冯屯监狱又一次见到了他,冯屯监狱只给佟明宇在齐齐哈尔附属二院做了身体检查,就又转回冯屯监狱医院监区,佟明宇是被人背进接见室的,背进接见室之前,佟明宇被背进别的屋子呆了一会儿,不知为什么。佟明宇的父母看到他依然是煞白的脸,但嘴唇却发红,怀疑是他们给化了妆掩盖病情,佟明宇双眼紧闭,一句话不说。接见完佟明宇后,他的父母想见监狱长,给佟明宇办保外就医,监狱长室房门紧闭,几名狱警把守,谁都不许见。后来一狱警说:“我就是管保外就医的,佟明宇不允许办保外就医。”佟明宇的父母没办法只好回家。

冯屯监狱侯姓警察1779061918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22/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二大陆综合消息-378764.html

2018-12-18: 佟明宇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冯屯监狱 生命垂危
今年八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的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佟明宇被转押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十二月十一日,佟明宇的双亲在齐齐哈尔附属二院见到了只有五、六十斤、瘦得皮包骨的佟明宇。只一个月没见,双亲看到儿子已被迫害得命悬一线。

佟明宇今年三十七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人,大学毕业,在北京工作。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在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百泉园小区,佟明宇被昌平区马池口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被北京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四月二十五日,被关押到黑龙江齐齐哈尔泰来监狱,今年八月,被转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

已命悬一线的佟明宇

佟明宇的父母家住哈尔滨市双城区,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未修炼法轮大法,佟明宇是家中的独生子。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间五、六点钟,佟明宇的父母接到一个电话,是齐齐哈尔冯屯监狱侯姓警察打来的。

侯姓警察说,佟明宇得去外面医院看病,检查身体的费用需要佟明宇的父母出,住院看病费用由狱方出,问佟明宇的父母什么时间去?佟明宇的父母说十二月三日去,侯姓警察说,三日,他没时间。十二月六日,侯姓警察又一次来电话,问佟明宇的父母什么时候去?佟明宇的父母说十日去。

十二月十一日,在齐齐哈尔附属二院,佟明宇的父母见到了已命悬一线的儿子,即使这样,佟明宇双手被戴着手铐,双脚戴着脚镣,一只脚穿着鞋,一只脚的鞋没提上,身上穿着监狱的服装,瘦得皮包骨,体重仅有五、六十斤。佟明宇的脸和手都冰凉,问话不吱声,没有知觉和反应,几乎就象个植物人,警察还说佟明宇心里明白。

佟明宇的父母把钱给了警察后,他们就让佟明宇的父母回家等着。

十二月十五日晚,佟明宇的父母给侯姓警察打电话,打听儿子怎么样了?侯姓警察说不知道。佟明宇的父母让他向上边反映一下情况,能不能办保外就医?侯姓警察没说行还是不行。最后佟明宇的父亲说:“这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那是一条人命啊!”侯姓警察说知道。

做真、善、忍的好人 遭迫害

佟明宇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镇内,毕业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师范学院中文系。他从小得一种严重的胃炎,母亲带他多方医治无效,被病痛折磨得生不如死。他上初中时,看到双城公园、街道、学校院内等到处都有炼法轮功的,他听人介绍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于是孩子就跟着炼起了法轮功。自从修炼开始,佟明定再也没有胃疼过,身体的病痛神奇消失了。

大学期间由于学业紧张,没有时间、也没有环境炼功,但他心里一直不忘大法给自己带来的健康,使自己的道德升华,于二零零八年又重新走回大法修炼。

佟明宇大学毕业后自谋职业,二零一零年,在北京中小学教材编辑部审批稿件处工作。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佟明宇为了更多的人明白法轮功真相,在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百泉花园小区内,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小区工作人员及佟明宇租住房屋的户主打黑举报,佟明宇被昌平区马池口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佟明宇被北京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后被劫持到北京大兴区天河监狱集训队迫害一个月,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医院监区继续迫害,泰来监狱却在一个月后通知家属。二零一八年八月,被转押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

绝食反迫害一年有余 狱方仍强迫“转化”

自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佟明宇被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开始绝食,抗议警察非法关押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佟明宇从被绑架到现在,绝食一年多,体重由原来的一百四十斤降到了五、六十斤。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佟明宇的父母接到齐齐哈尔医院附属三院打来的电话,让佟明宇的父母给佟明宇买奶粉、蛋白质粉等食品,让在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接见日送去。当佟明宇的父母坐几百里的火车赶到齐齐哈尔医院附属三院时,根本就没找到佟明宇,后来几经周折,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在齐齐哈尔三十公里外,没有人烟的地方找到了齐齐哈尔冯屯监狱,看到了佟明宇

佟明宇的身体非常虚弱,瘦得皮包骨,是在两个人搀扶下,走得很慢的情况下到的接见室。佟明宇的脸色苍白,手是白色的,看不到一点血色,是严重的贫血状态。鼻子里插着皮管子,是灌食用的。年迈的父母还没和儿子说上几句话,会见就结束了。

会见结束后,佟明宇的父母找到狱方,要求保外就医,狱方说不够条件,不给上报,说佟明宇从被抓就绝食,狱方说绝食不给办。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佟明宇的父母又一次见到了他,他的身体还是非常虚弱,还是贫血状态,鼻子里还是插着管子。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五日,佟明宇的父母第三次踏进了齐齐哈尔冯屯监狱的接见室,当他的父母排着队到跟前时,狱警却刁难不让进,让去教育科开条了,意思是不“转化”就不让见了,他父母找了几个科室,又找监狱长,都没有结果,只好伤心的返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8/佟明宇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冯屯监狱-生命垂危-378578.html

2018-10-24: 佟明宇被转入齐齐哈尔冯屯监狱、瘦得皮包骨
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佟明宇,二零一八年二月被北京市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四月被转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八月转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年迈的父母三次去探视佟明宇。看到三十岁的儿子瘦的皮包骨、鼻子里插着管子,父母非常伤心、担心。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佟明宇的父母接到一个电话,是齐齐哈尔医院附属三院打来的,让佟明宇的父母给佟明宇买奶粉、蛋白质粉等食品,让在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接见日送去。

佟明宇的父母坐几百里的火车赶到齐齐哈尔医院附属三院时,根本就没找到佟明宇,后来几经周折,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在齐齐哈尔三十公里外,没有人烟的地方找到了齐齐哈尔冯屯监狱,看到了佟明宇

佟明宇的身体非常虚弱,瘦得皮包骨,是在俩个人搀扶下走得很慢的情况下到的接见室,佟明宇的脸色苍白,手是白色的,看不到一点血色,是严重的贫血状态。鼻子里插着皮管子,是灌食用的。

年迈的父母还没和儿子说上几句话,会见就结束了。

会见结束后,佟明宇的父母找到狱方,要求保外就医,狱方说不够条件,不给上报,说佟明宇从被抓就绝食,狱方说绝食不给办。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佟明宇的父母又一次见到了他,他的身体还是非常虚弱,还是贫血状态,鼻子里还是插着管子。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五日,佟明宇的父母第三次踏进了齐齐哈尔冯屯监狱的接见室,当他的父母排着队到跟前时,狱警却刁难不让进,让去教育科开条了,意思是不转化就不让见了,他父母找了好几个科室,又找监狱长都没有结果,只好返回家。

佟明宇,大学毕业,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人,在北京工作。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在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百泉园小区,被昌平区马池口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昌平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被关押到北京公安医院;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被北京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判刑三年半,被转移到北京市大兴区天河监狱一个月(调遣处),四月二十五日被送到黑龙江齐齐哈尔泰来监狱。

泰来监狱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底给佟明宇的父母打电话,要他们看一眼佟明宇,说人已经无法喝水了。佟明宇的父母于五月三十日第一次会见,看到佟明宇身体已经非常虚弱,步履蹒跚,需要人搀扶,手上有打针的胶布。监狱要求父母配合监狱做工作让佟明宇认罪。会见室的人威胁其父母说,如果佟明宇还是不签字(四书),下次不给会见了,你们要让他认罪。

六月六日,父母第二次会见,见佟明宇时,发现他连说话都已经非常吃力,几乎说不出话来。佟明宇的喉咙受到严重破坏,在监狱内遭到野蛮灌食残酷迫害。佟明宇父母深感孩子的身体受到严重创伤,想让孩子保外就医。结果见了第十监区的大队长和教导员,教导员威胁说,佟明宇拒不认罪,以身抗法,要想保外就医,除非明天死人!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以法律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打压、迫害,违背天理、国法、公道、人心。在这一过程中无论以任何名义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采取惩治都是违法犯罪行为,这些伤天害理的罪行,一定会受到历史的审判。每个人都在这场大是大非面前检验着自己的良知底线,也将见证将来的结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4/佟明宇被转入齐齐哈尔冯屯监狱、瘦得皮包骨-376174.html

2018-06-20: 请关注在黑龙江泰来监狱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佟明宇
法轮功学员佟明宇在泰来监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已经瘦到70来斤了,多位亲属已经到泰来监狱,要求办急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0/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70030.html

2018-06-17: 佟明宇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奄奄一息
法轮功学员佟明宇,现年三十岁,大学毕业,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人,在北京工作。

佟明宇于2018年4月25日由北京天河监狱转入黑龙江泰来监狱,目前关押在泰来监狱第十监区。目前已经被迫害得无法说话,奄奄一息。

佟明宇被迫害的经过如下:

2017年6月25日被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昌平看守所绝食——因为绝食反迫害被关押到北京公安医院——2018年2月2日被北京昌平法院非法庭审,判刑三年半——被转移到北京市大兴区天河监狱一个月(调遣处)——2018年4月25日被送到黑龙江齐齐哈尔泰来监狱。

佟明宇从被绑架到现在,绝食近一年,体重由原来的140斤降到了70斤。

近况一:第一次会见。监狱给佟明宇的父母于2018年5月底打电话,要他们看一眼佟明宇,说人已经无法喝水了。

佟明宇的父母于2018年5月30日第一次会见佟明宇,监狱要求父母配合监狱做工作让佟明宇认罪。会见室的人威胁其父母说,如果佟明宇还是不签字(四书),下次不给会见了,你们要让他认罪。

父母会见佟明宇时,看到佟明宇身体已经非常虚弱,步履蹒跚,需要人搀扶,手上有打针的胶布。

佟明宇的父母对他的身体状况很担忧。从里面出来的旁边一个人说,这个人内心已经绝望崩溃了(指佟明宇),我们无法判断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可见佟明宇的处境是多么让人同情!

近况二:2018年6月6日,父母第二次会见,见佟明宇时,发现他连说话已经非常吃力,几乎说不出话来。佟明宇的喉咙受到严重破坏,在监狱内部遭到野蛮灌食残酷迫害。

会见完佟明宇佟明宇父母深感孩子的身体受到严重创伤,想让孩子保外就医。结果见了第十监区的大队长和教导员,教导员威胁说,佟明宇拒不认罪,以身抗法,要想保外就医,除非明天死人!一个姓熊的科长也说拒不放人,还在怪罪其父母当初不好好教育孩子!悲哀啊,难道被抓进了希特勒的集中营,是父母没有教育好的过错吗?!

现在佟明宇情况危急,其父母终日以泪洗面。他们没有怎么出过门,还得大老远倒好几趟火车去监狱看望孩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7/佟明宇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奄奄一息-369930.html

2018-06-16: 北京佟明宇被转入黑龙江省泰来监狱
法轮功学员佟明宇,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被北京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后被劫持到北京大兴区天河监狱集训队迫害,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劫持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医院监区继续迫害。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居住在哈尔滨市双城区的佟明宇的父母接到一个电话,是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的电话,电话里说:佟明宇长时间没有进食,生命很危险,要求家属去监狱会见一下。佟明宇的父母问狱方:佟明宇是什么时候送到泰来监狱的?一个姓黄的监区长说有半个月了。

五月二十九日,佟明宇的父母乘坐汽车、火车大约十小时到达了泰来监狱,五月三十日见到了日夜思念的儿子佟明宇,在见到儿子的那一刻,母亲泪流满面,原本一米七的个、体重一百五十多斤的佟明宇,已被迫害得皮包骨了,六个多月不能进食,话都说不出来。他手指着自己的脖子,告诉母亲,自己的嗓子疼得说不出话,浑身无力,说话声音非常弱,母亲问他一些事情,他所有回答的话,母亲一概听不清。半小时的会见后,母亲看着儿子艰难的挪动脚步离去的背影,心如刀割一样难受。

看到儿子遭受的迫害,他们找到监狱一姓熊的狱长,要求给佟明宇办保外就医。狱长见面的第一句话说:你们来干啥了?除了要人,啥都行,就是不能放人,并说他们这里是仓库,没有放人的权力,同时斥责佟明宇的父母没教育好孩子,让其炼法轮功等等废话,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老实厚道的父母只好含着眼泪回到家中。

佟明宇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医院监区,他的喉结节变大,有可能是灌食造成的。希望正义人士给予关注!

佟明宇被迫害事实回放:

佟明宇,男,三十七岁,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镇内。毕业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师范学院中文系。他从小得一种严重的胃炎,母亲带他多方医治无效,孩子被病痛折磨得生不如死。他上初中时看到双城公园、街道、学校院内等到处都有炼法轮功的,他听人介绍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于是孩子就跟着炼起了法轮功。自从修炼开始,佟明定再也没有胃疼过,身体的病痛神奇消失了。

大学期间由于学业紧张,没有时间、也没有环境炼功,但他心里一直不忘大法给自己带来的健康,使自己的道德升华,于二零零八年又重新走回大法修炼。

佟明宇大学毕业后自谋职业,二零一零年在北京中小学教材编辑部审批稿件处工作。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在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百泉花园小区内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小区工作人员张盛才、王立华、张华及佟明宇租住房屋的户主李海瑞、李峰夫妇打黑举报,被昌平区马池口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警察又闯入佟明宇的租住屋处北京昌平区城南街道水南路十号楼四零八室,强抢其大法书、资料、护身符、真相币、电脑等私人物品,以此为证据,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被北京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后被劫持到北京大兴区天河监狱集训队迫害,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劫持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医院监区继续迫害,泰来监狱却在一个月后通知家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6/北京佟明宇被转入黑龙江省泰来监狱-369877.html

2018-03-07: 佟明宇被北京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北京法轮功学员佟明宇被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二月六日下判决书,佟明宇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但判决书并未送给家属。

佟明宇,现年三十岁,大学毕业,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人,在北京工作。

二零一七年六月,佟明宇因为信仰法轮大法,被昌平区马池口镇派出所警察,在昌平区马池口镇百泉园小区,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

佟明宇一直不配合迫害,绝食反迫害二十多天,被送到北京公安医院。

佟明宇的父母家住哈尔滨市双城市,未修炼。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派出所警察到双城治国派出所寻找,才找到佟明宇父母家,和他的父母说,佟明宇一直不配合。

父母给佟明宇请了一个双城市律师。律师与佟明宇会见以后,律师说不能给佟明宇做无罪辩护,被佟明宇辞退了,他让家里给找做无罪辩护的律师。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佟明宇被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二月六日出判决书,佟明宇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由于路途遥远,佟明宇是家中的独生子,父母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去一趟北京非常不容易,所以家属没收到判决书,法院也未送给家属。

目前,佟明宇的现状不详,请正义人士给予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7/佟明宇被北京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362603.html

2018-02-03: 北京市昌平区法轮功学员佟明宇被非法判刑
2018年2月2日,北京市昌平区法院于上午9点30分非法庭审了法轮功学员佟明宇,由于父母从双城请的律师要为他做有罪辩护,被他辞退。家属又联系了正义律师,并当庭做了无罪辩护,佟明宇由于绝食反迫害已有20多天,面容消瘦,精神不佳。但依旧当庭陈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无罪,要求无罪释放。

法轮功学员佟明宇,因为2017年6月在昌平马池口住宅小区发放真相资料被举报后被非法拘留。

昌平区法院最终污判佟明宇有期徒刑3年6个月,佟明宇表示还会继续上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3/二零一八年二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60371.htm

2018-02-01: 北京市昌平区法院欲对法轮功学员佟明宇非法庭审(补充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1/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60292.html

2018-01-31: 法轮功学员佟明宇将面临北京市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
法轮功学员佟明宇, 大学毕业,30岁,哈尔滨市双城区人,在北京工作。二零一七年六月,在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百泉园小区,被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派出所绑架, 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冒平看守所。

他父母在双城住,他在看守所里给他父母捎信,让给他请律师。他父母未修炼法轮功,给他请了一个双城律师,会见以后,律师说不能给佟明宇做无罪辩护,被佟明宇辞退了,他让家里给请正义律师。

佟明宇一直不配合迫害,现绝食反迫害二十多天,在北京公安医院住院。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在北京市昌平区法院,法轮功学员佟明宇将面临非法庭审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31/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60257.html#18130204932-1

2018-01-17: 大法弟子佟明宇在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被绑架
在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百泉园小区被绑架的大法弟子佟明宇,因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派出所迫害,现以反迫害绝食20多天,在北京公安医院住院。

佟明宇的父母说,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派出所警察来双城治国派出所,才找到佟明宇父母家,说佟明宇一直不配合,大约2017年6月份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7/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9708.html#1811622305-1

哈尔滨市(哈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1-11-20:迫害参与单位责任人及电话:
双城区民主派出所电话:0451-53120704
民主派出所所长周俊红电话:13766986869
副所长尚延伟电话 13904661663
警察张金伟电话18704558752
警察孙逸彬电话18341545150
警察王东淼电话15245404342
双城区检察院
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 吕佳(音)
法官及工作人员:
丁一 18503601103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地址:道里区建国街118号 邮编:15007641
办案法官:简成,手机号码:18503601108 办公号码:0451-84869225
院长:李少波0451-84869200、13304500157
副院长孙伟庆0451-84869201、13945668121
副院长邹郅0451-84869202、13904637779
副院长张羽
纪检书记何治波
简成 18503601108
毕云亮 18503601109316
周宇轩 18503601121701
唐红 18503601151
刘永清 18503601138701
李春宇 18503601079316
王新明 18503601089701
檀东平 18503601023316
员雷 18503601039
赵德成 18503601038316
王丽 18503601025
李松青 18503601026316
李瑛 185503601029
戴月 18503601030
李竞男 18503601128701
刘国有 18503601237316
赵新利 18503601073701

2021-10-26: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长江路81号 邮编:150001
电话:0451-82377430

2021-07-21:南岗区公安局副局长 刘景陆 邢禹(高)波
哈尔滨市南岗区国保 0451-87664175
大队长:张绪民 133046411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