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1-3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省女子监狱(沈阳女监,第二女监,马三家监区,原大北女监) >> 徐桂娴(徐桂贤), 女, 6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10-12:遭四年冤狱 锦州徐桂贤自述狱中被迫害经历
辽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徐桂贤二零一八年七月被警察绑架,后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在狱中,她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一度被迫害致突发心脏病。
徐桂贤被绑架、非法判刑经过

徐桂贤(徐贵贤),六十多岁。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徐桂贤去锦州凌海给母亲上坟,下午回到家,就被锦州铁新派出所一个自称叫李锦东的警察等人绑架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三十六天后被释放。之后她到派出所索要被李锦东抢走的手机,她丈夫也几次去索要手机。到派出所后,看到墙上警察的照片和姓名,徐桂贤才知道这个自称叫李锦东的警察,真名叫汪成,汪成一直到现在也没归还手机。

八个月后,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七日晚,徐桂贤又被锦州铁新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至锦州市女子看守所。之后,派出所负责提审的警察(不知姓名)拿了几摞光盘到看守所,摆在窗台上,叫徐桂贤用手指着光盘,警察给拍了照,又编造了几句口供,将徐桂贤构陷到锦州市凌河区检察院。之后,锦州市凌河区法院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诬判徐桂贤四年刑期。
二零一九年三月,徐桂贤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到五监区六分队。由于徐桂贤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坚决不写所谓“五书”,受到了令人发指的折磨,一直遭到残忍迫害。

下面是徐桂贤自述在狱中遭迫害事实:

▼高晓航任队长期间对我的迫害

我被劫持入狱后,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五监区六分小队,当时六分小队队长是狱警高晓航。

在监狱里,头两天给我发了床垫子和被子,让我自己写借条说是借的。两天后,高晓航等狱警和犯人就开始对我实施强制转化,让我写决裂法轮功的“五书”,我拒绝放弃法轮大法,她们就开始迫害我。

三月份(正是农历正月)东北的天气还很冷,白天犯人出工,我就被带到车间站着,不让我去厕所,我憋的没办法,把尿尿在裤子里了。晚上睡觉之前或休息日,又让我在窗口旁站着,打开窗户让风吹我,冻我,不让我穿棉衣。有一天竟让我只穿一件单的囚服,站在走廊里的窗口下,开着窗户冻我。

初春的晚上,天气很冷,在狱警的指使下,睡觉的时候,犯人把我的被子和床垫子都拿走了,叫我躺在床板上,床板上泼上水,门开着,不让我闭眼。

为了达到转化我、让我放弃信仰的目的,在队长高晓航的授意下,犯人又让我一天二十四小时站着,不让我去厕所。队长高晓航利用六小队六十多犯人,两人一班,轮流看管我。

如此迫害下,十三天后,我突发心脏病,被送到监狱医院,狱医给开了药(丹参)。这才让我在床上坐着,不许躺着,不许闭眼,只要我一闭眼,犯人就打,掐,把我的头往墙上撞,扒眼睛,按眼睛。犯人们还往我的头和身上泼水。

有一天,犯人把我拖到晾衣间打我,因为晾衣间里监控看不见。在往晾衣间拖我的过程中,我高喊:“报告队长!”那天的值班队长是陈天磊,她听到声音就出来了,看看没管又回屋里去了。

一次,在403监号,几个犯人打我,踢我,踩我的腿,把我腿踩瘸了,三个多月才好。

以上是高晓航当队长期间对我的迫害,这样的迫害持续了五个多月。

▼牛静静任队长期间对我的迫害

后来,高晓航生孩子就换了牛静静队长,牛静静上任就对我开始了迫害。第一次她利用六小队生产组长犯人张晓萌对我迫害,不让我洗漱,一点水不让沾,去厕所不让用卫生纸,把水往我的衣服箱里倒,不许晾,致使箱里的物品发霉,变臭。张晓萌对我坦言:队长不让我干,我也不敢。我去问牛队长,牛队长不理我。后来因为疫情牛队长要换班回家,才停止了对我的迫害。这次迫害持续了九天。

第二次的迫害是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在这前几天,五监区监区长王宏云找到我,说:五监区法轮功都转化了,就剩你了,我在生产上第一,在法轮功上我也要争第一,你给狱里录个视频。我没有回答她。她让我站了一个多小时,然后说,你回去等着吧。

接下来,在牛静静等人的旨意下,从别的小队调来了打手娄爽、李晶春、王艳(因王艳很忙没参与)。

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早晨,狱警把我和娄爽、李晶春、王艳,(因王艳忙没参与)安排在一楼装服装辅料的库房,娄爽和李晶春对我进行殴打。因库房里摆着一排排装辅料的箱子,在里面打人监控看不见。这两个犯人告诉我:“李妍科长下了死命令,采取任何办法,转也得转,不转也得转,这次你是逃不过去了。”就这样她们在里面打了我三天,

第二天早上,我到警务台告诉牛静静队长娄爽打我,牛队长说:“不转化就不行。”

第三天晚上,在404监号,犯人看完中央新闻以后,屋里犯人都被哄出去了。犯人生产组长肖淼拿着装上开水的塑料雪碧瓶,随后宋兰杰、娄爽和李某,把电视柜挪到一边,她们把装上开水的塑料雪碧瓶放到我的后背上烫,她们拽着我的两只手和两个衣角不让我动,一直到开水不太热了才松手。我的后背被烫出了大炮,之后淌着的血水浸透了外面穿的衣服。烫后的第三天,牛静静队长带我到监狱医院上药,后来,又感染化脓了,烫伤持续了三个多月才渐好。为了掩盖罪恶怕别人看见,狱警让包夹犯人带我单独洗漱。我后背被烫伤的痕迹至今清晰可见。

在我出监狱之前,队长说:“监狱里来人要找你谈话。”可直到我出狱也没人找我谈话。狱警还给我录视频,但不让我说被迫害的事。

五监区监区长王宏云上任后,除了我之外,其他法轮功学员也遭到了迫害。二零二零年四月,我所在的楼层,六小队阜新市法轮功学员张玉红被打,在403监号六小队执行员张晓萌带领三个犯人用鞋底抽打张玉红头部。几天后,张玉红就出现脑出血症状,被送进监狱医院,听说做了两次开颅手术,瘫痪在床,现在不知怎样?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三日,二小队队长陈天磊把阜新市法轮功学员王金凤叫到办公室,二小队执行员王苏,杀人犯孙文英殴打王金凤,陈天磊队长在旁边看着不管。

以上是我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简述。作为修炼人,我们对残忍迫害我们的狱警和犯人没有仇恨,揭露迫害是为了阻止迫害继续发生,阻止众生对大法犯罪,因为对大法犯罪会造下无边罪恶,不仅会受到神的惩罚,也会受到未来人间正义法律的审判。请还在参与迫害的世人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远离中共恶魔,不再参与迫害,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为自己赎回未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0/12/遭四年冤狱-锦州徐桂贤自述狱中被迫害经历-450702.html

2022-06-22: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徐贵贤已于六月十一日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河北省保定市蠡县法轮功学员黄丽六月二十日晚8点以安全回家。

湖北省随州市法轮功学员谢文清于六月七日下午4点30左右在住宅区附近被蹲坑警察绑架。取保候审缴拿1万2千钱保证金与8号下午回家。

辽宁抚顺法轮功学员唐红艳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九日8年冤狱期满,结束辽宁女子监狱迫害已经回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22/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45269.html

2022-04-27: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徐贵贤将结束冤狱
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一日,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徐贵贤将结束冤狱,请正义人士给予正念关注。

徐贵贤于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被绑架,非法刑期四年,在监狱中饱受酷刑虐待,但她一直坚守正信。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27/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41694.html

2021-05-04: 沸水烫后背 辽宁省女子监狱残忍迫害徐贵贤
辽宁省女子监狱五监区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徐贵贤女士进行第三轮的所谓“转化”,惨无人道地折磨她:电棍毒打、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等等。六月四日晚八时左右,在狱警的怂恿下,犯人肖淼、宋兰杰、李菲菲,把徐贵贤按倒,将饮料瓶装满滚烫开水,残忍地倒在徐贵贤的后背上……

徐贵贤(徐桂贤),六十多岁,锦州市凌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共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向最高检察院提起了对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此后遭当地派出所警察骚扰。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晚六点多钟,锦州市凌河区铁新派出所副指导员和两警察闯到徐贵贤的家中,把她绑架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家属到铁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警察说:只管抓人,别的不管。

二零一九年三月初,徐贵贤遭凌河区法院诬判四年,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到五监区六分队,一直遭到残酷折磨。在副科长李泽的授意下,队长高晓航指挥犯人疯狂迫害徐贵贤,每天罚站二十四小时不让她睡觉,眼睛一闭上,犯人就把她的眼皮扒开,不让她上厕所,逼得她不敢吃饭。

三、四月的东北仍然很冷,恶徒们把徐贵贤衣服扒光,只剩一件劳改服,将她拖到床头监控看不到的地方,逼她双脚站在冰冷的盆中,然后往她身上浇冷水,衣服浸透,外面盖上棉衣。连续六天,致老人昏迷,送医抢救,医生什么也没问,只说这样下去会有生命危险的。狱警将徐贵贤从医院拉回监狱后,让老人躺在床铺上,床单浇上冷水的光板床上,只穿一件劳改服,然后上面盖床单,而且每天犯人掐、打、骂不断。队长高晓航当众宣称,任何人不准给徐贵贤一点东西,不论吃的还是用的。

徐贵贤刚入监时和入监半年左右的时候,狱警迫害她的邪恶迫害手段是:1、指使犯人扒下她身上穿的保暖衣裤和秋衣秋裤,穿着单衣把她推到衣间里三面开窗冻到晚上十点多;2、睡觉时让她睡床板,不让盖被,狱警安排小队犯人轮流值班骚扰,达到不让她睡觉的目的;3、不让洗漱,一个多月不让沾水,不让用卫生纸,多次看到她用便池里冲出来的水洗屁股;4、大冷天包夹强行把她拽到水房浑身泼上凉水,衣服箱里、床上都泼上凉水;让一些不明真相的犯人围着她进行辱骂、推打等。

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狱警开始对徐贵贤实施了又一轮的强制转化。六月一日至三日,三天三夜不停止的对她体罚站立,不让倚靠;三天三夜不让她合眼;三天三夜不让徐上厕所。白天犯人娄爽、李晶春把她带到一楼库房监控看不到的地方,一闭眼就打,站不好就打。晚上在监舍狱警让徐贵贤所在的六分队犯人轮班站岗不让她闭眼、不让靠着,对徐掐、踢、打、骂、扒眼睛等。

三小队刑事犯李晶春、六小队刑事犯娄爽与徐贵贤一个行动组(监狱里也叫互监小组,至少三个人,互相监督,不许单独行动)。白天大家出工的时候,他们在车间一楼的一个仓库里,娄爽拿着一根电棍,电棍上抱有毛巾,仓库里没人的时候,娄爽就拿电棍打徐贵贤,有人进去的时候,他就不打了。只有六月一日,有人见过徐贵贤出来上厕所,而后从六月二日到四日的三天,没有人再见过徐桂贤女士出来,整个出工期间,徐桂贤女士一直被非法关在仓库里,不许方便。

从六月一日到三日,晚上收工后,徐贵贤被关在五监区监舍四楼的食品间(装食品柜子的房间)内,遭六小队的部份刑事犯打骂。晚上就寝后,三小队刑事犯李晶春、一小队刑事犯王艳被狱方安排在徐贵贤住的404室内(李、王二人均不住在此室),她们整宿折磨她,让其以固定姿势站立,打瞌睡就打她,姿势稍有变也打她。在监舍期间,依然不让徐上厕所。

从六月二日到四日,至少三天三夜,徐贵贤没能睡一点儿觉,未被允许上厕所,以至于徐女士便在了裤子里;四日白天,有人说徐贵贤已经被折磨得认不清人了。

徐贵贤老人坚决不写所谓“五书”。六月四日晚八时左右,在404监舍内,在刑事犯肖淼的主导下,肖淼、宋兰杰将饮料瓶装满滚烫开水,残忍地倒在了徐的后背上,同时李菲菲强行按住徐贵贤,使其不得动弹。当时监舍内有很多人亲眼目睹。当时值班科长是李哲、李妍,干事是杨敏,六小队分队长牛静静。

第二天早晨,人们都看到了徐贵贤后背淌着的血水浸透了外面穿的衣服,血水淌了好几天。为了掩盖罪恶怕别人看见,狱警让包夹带她单独洗漱。

后来徐贵贤女士后背大约宽10厘米、长20厘米左右面积的皮肤全部脱落。虽然狱方带着徐贵贤到狱内医院医治了烫伤,但是,同时强迫徐女士录像承诺不对相关人员追究刑事责任。五监区监区长王宏云虽然没当班,但她对此事也是事先知道的,也负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

二零二零年八月开始,徐贵贤老人绝食两个月抗议迫害。

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直奉行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如:开水浇身、打毒针、电击、灌辣椒水、辣椒皮塞阴道、吊铐、扒光浇凉水、超强奴役等等,其迫害手段极其残忍、卑劣,令人发指。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名的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被迫害致疯、致残。辽宁朝阳市朝阳县法轮功学员李国俊女士,依法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被非法判刑11年,在朝阳市看守所与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李国俊遭惨无人道的迫害,致生命垂危,保外回家六个月后,二零二零年五月五日含冤离世,年仅53岁。

沈阳市法轮功学员李桂荣,原沈阳市大东区合作街小学校长,曾被誉为“区十佳优秀校长”。二零一五年二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老残队五小队迫害。狱警为了逼迫她“转化”,指使狱霸和包夹毒打她,拳脚相加,横踢乱踹,并用硬底鞋猛跺她的双手,李桂荣浑身被打的变成了青紫色。有一次,恶人薅住她的头发满屋跑,大把大把的头发被薅了下来。李桂荣女士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终年78岁。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4/沸水烫后背-辽宁省女子监狱残忍迫害徐贵贤-424150.html

2020-11-26: 锦州法轮功学员徐桂贤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
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法轮功学员徐桂贤现在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五监区六小队遭受强逼转化的迫害。为了反迫害她在众多犯人面前呼吁出监的人,让她的家人打电话到监狱管理局反映情况,曝光邪恶,制止迫害。请同修协助:

1、往监狱打电话问情况。
2、直接到监狱敲大铁门,会有狱警出来问,他们都能有反映,这样做能直接减少或解除迫害。

辽宁女子监狱恶警:
负责迫害“验收”的监狱管理中心:李艳;五监区恶警:李岩,高晓航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6/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15603.html#20112601836-1

2020-10-15: 辽宁女子监狱惨无人道的折磨法轮功学员徐桂贤
辽宁省女子监狱2020年6月1日开始对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徐桂贤女士实施了又一轮的强制转化,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电棍毒打、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开水烫等等。

三小队刑事犯李晶春、六小队刑事犯娄爽与徐桂贤女士一个行动组(监狱里也叫互监小组,至少三个人,互相监督,不许单独行动)。白天大家出工的时候,他们在车间一楼的一个仓库里,娄爽拿着一根电棍,电棍上抱有毛巾,仓库里没人的时候,娄爽就拿电棍打徐桂贤女士,有人进去的时候,他就不打了。只有6月1日,有人见过徐桂贤女士出来上厕所,而后从6月2日到4日的三天,没有人再见过徐桂贤女士出来,整个出工期间,徐桂贤女士一直被非法关在的仓库里,不许方便。

从6月1日到3日,晚上收工后,徐桂贤女士被关在五监区监舍四楼的食品间(装食品柜子的房间)内,遭六小队的部份刑事犯打骂。6月2日(或1日)到4日,晚上就寝后,三小队刑事犯李晶春、一小队刑事犯王艳被狱方安排在徐桂贤女士居住的404室内(李、王二人均不住在此室),她们整宿折磨她,让其以固定姿势站立,打瞌睡就打她,姿势稍有变也打她。在监舍期间,依然不让徐桂贤女士上厕所。

李晶春、王艳都不是徐女士所在的六小队的人员,他们是几个月前从十二监区(集训矫治监区)调到五监区的,狱方可能认为她们做强制转化工作有“经验”、有“手段”,所以利用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

从6月2日到4日,至少三天三夜,徐桂贤女士未被允许上厕所,没能睡一点儿觉。以至于徐女士便在了裤子里;4日白天,有人说徐桂贤女士已经认不清人了。

6月4日晚8时左右,在404监舍内,在刑事犯肖淼的主导下,肖淼、宋兰杰将装满滚烫开水的饮料瓶残忍的烫在了徐桂贤女士的后背上,同时李菲菲强行按住徐桂贤,使其不得动弹,导致徐桂贤女士大面积严重烫伤。后来徐桂贤女士后背大约宽10厘米,长20厘米左右面积的皮肤全部脱落。当时监舍内有很多人亲眼目睹。

事后,虽然狱方带着徐桂贤女士到狱内医院医治了烫伤,但是,同时强迫徐女士录像承诺不对相关人员追究刑事责任。

刑事犯娄爽手中的电棍是从哪里来的呢?那种种泯灭人性的折磨方式又是谁默许的呢?监狱是一个让犯了罪的人接受惩罚并改过自新的地方,而不应该是纵容这些人继续犯罪、伤害他人的地方。监狱内到处都是摄像头,从监舍到车间再到监狱医院,更有无数双眼睛,都可以证明他们犯下的罪行。

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徐桂贤2019年3月初遭凌河区法院诬判四年,2019年4月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到五监区六分队,一直遭到残酷折磨。

狱方主要责任人:五监区六小队队长牛静静、监区长王宏云。
刑事犯:肖淼、宋兰杰、李菲菲、李晶春、娄爽、王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5/辽宁女子监狱惨无人道的折磨法轮功学员徐桂贤-413803.html

2019-11-08:徐贵贤在辽宁女子监狱遭摧残 家人担忧
锦州法轮功学员徐贵贤自二零一九年四月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后,一直遭受残酷迫害。长期的折磨,令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身心备受摧残,度日如年。家人非常担忧。

狱警为达到使徐贵贤放弃修炼“真、善、忍”的目的,采取了各种流氓手段,实行各种酷刑,比如大冬天将她推到室外冻着,往衣服里浇凉水,不让睡觉,铁板床上什么也不铺,倒一被子凉水,把人捂在被子里,导致出现生命危险,去医院抢救等等。但这些都没能改变徐贵贤的信仰。

锦州市凌河区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徐贵贤(原写徐桂贤),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共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向最高检察院提起了对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此后遭当地派出所警察骚扰。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晚六点多钟,锦州市凌河区铁新派出所警察闯到徐贵贤的家中,把她绑架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家属到铁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警察说:只管抓人,别的不管。

徐贵贤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看到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对参与迫害者说:“你们这样对待她,我出去后一定在明慧网上曝光你们。”就这一句话,徐贵贤被看守所的警察关到小号迫害。

二零一九年三月初,锦州市凌河区法院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枉判徐贵贤四年非法刑期。

徐贵贤二零一九年四月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到五监区六分队。在副科长李泽的授意下,队长高晓航指挥犯人疯狂迫害徐贵贤,每天罚站二十四小时不让她睡觉,眼睛一闭上,犯人就把她的眼皮扒开,不让她上厕所,逼得她不敢吃饭。

四月天气(东北的天气仍然很冷),恶徒们把徐贵贤衣服扒光,只剩一件劳改服,将她拖到床头监控看不到的地方,逼她双脚站在冰冷的盆中,然后往她身上浇冷水,衣服浸透,外面盖上棉衣。连续六天,致老人昏迷,送医抢救,医生什么也没问,只说这样下去会有生命危险的。

狱警将徐桂贤从医院拉回监狱后,让老人躺在床铺上,床单浇上冷水的光板床上,只穿一件劳改服,然后上面盖床单,而且每天犯人掐、打、骂不断。

徐桂贤在四月份被劫持入狱,什么日用品都没有。队长高晓航当众宣称,任何人不准给徐桂贤一点东西,不论吃的还是用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8/徐贵贤在辽宁女子监狱遭摧残-家人担忧-395577.html

2019-06-11: 浇凉水、罚站、剥夺睡眠……辽宁女子监狱暴行
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徐桂贤二零一九年三月初遭凌河区法院诬判四年,二零一九年四月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到五监区六分队,一直遭到残酷折磨。

在副科长李泽的授意下,在队长高晓航的指挥下,徐桂贤遭犯人疯狂迫害,每天被罚站二十四小时不让她睡觉,眼睛一闭上,犯人就把她的眼皮扒开,不让她上厕所,逼得她不敢吃饭。四月天气(东北的天气仍然很冷),恶徒们把她衣服扒光,只剩一件劳改服,将她拖到床头监控看不到的地方,逼她双脚站在冰冷的盆中,然后往她身上浇冷水,衣服浸透,外面盖上棉衣。连续六天,致老人昏迷,送医抢救,医生什么也没问,只说这样下去会有生命危险的。

狱警将徐桂贤从医院拉回监狱后,让老人躺在床铺上,床单浇上冷水的光板床上,只穿一件劳改服,然后上面盖床单,而且每天犯人掐、打、骂不断。

徐桂贤四月份被劫持入狱,什么日用品都没有。队长高晓航当众宣称,任何人不准给徐桂贤一点东西,不论吃的还是用的。这样没有任何人敢帮助她。

迫害徐桂贤者:犯人郑楠楠、董晶、秦丽、杨娟、赵霞、张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11/浇凉水、罚站、剥夺睡眠……辽宁女子监狱暴行-388571.html

2019-04-04: 遭非法判刑四年 辽宁锦州徐桂贤被劫持入狱
辽宁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徐桂贤女士于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晚被锦州市凌河区铁新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九年三月初被锦州市凌河区法院枉判四年,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共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徐桂贤向最高检察院提起了对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在起诉江泽民后,徐桂贤遭当地派出所警察骚扰。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晚六点多钟,锦州市凌河区铁新派出所警察闯到徐桂贤的家中,把她绑架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家属到铁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警察说:只管抓人,别的不管。

徐桂贤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看到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对参与迫害者说:“你们这样对待她,我出去后一定在明慧网上曝光你们。”就这一句话,徐桂贤被看守所的警察关到小号迫害。

二零一九年三月初,锦州市凌河区法院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枉判徐桂贤四年非法刑期。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徐桂贤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4/遭非法判刑四年-辽宁锦州徐桂贤被劫持入狱-384732.html

2019-01-18: 辽宁省锦州市女子看守所把徐桂贤关小号迫害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徐桂贤,2018年7月19日晚,被锦州铁新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如今非法关押在锦州市女子看守所已经半年。

期间,只因她有一次看到一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说了一句话:“你们这样对待她,我出去后一定在明慧网上曝光你们。”看守所的狱警就把徐桂贤关小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8/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80536.html

2018-08-27: 辽宁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徐桂贤被绑架
据悉,2018年7月19日晚上6点多钟,辽宁省锦州市铁新派出所副指导员和两警察开着普通车、没穿警服强行把锦州法轮功学员徐桂贤从家中带走,非法关押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后来家属到铁新派出所去要人,他们说:只管抓人,别的不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7/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64911.html#18827164-1

2017-10-18: 辽宁省锦州法轮功学员徐桂娴被非法抓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8/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6466.html#17101723206-11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省女子监狱(沈阳女监,第二女监,马三家监区,原大北女监)联系资料(区号: 24)

2022-11-20: 辽宁女子监狱十二监区024-31236316、024-31236313
狱政科024-31236086
狱务公开024-31236096

2022-10-31: 辽宁省第二女子监狱信息地址: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八号,邮编110145
二监区:024-024-31629699
三监区:024-31629727、024-31629353
四监区:024-31629376(大陆时间晚7、8点会有人接)
狱政科:024-31629646
狱务科:024-31629651、024-31629306
接见室:024-31629308
举报:024-31629710

2022-10-18: 片警赵孟电话:18341100253

2022-10-13: 辽宁省第二女子监狱信息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八号
邮编:110145二监区电话:024-31629699
三监区电话:31629727 31629353
狱政科电话:31629646
狱务公开电话:31629651 31629306
接见室公开电话:31629308
监狱举报电话:31629710

2022-08-29: 辽宁女子监狱
监区长刘屹立 警号:2105290
教导员李晓婷(原管教科长现提升为教导员)警号:2105541
管教干事 魏俊男 警号:2105450

现在一监区七小队责任干警叫韩金蒙 警号:2105473(不太确定)

2022-07-25: 辽宁省第二女子监狱由于疫情原因,在二零二二年四月份以后超市才可以购买食品和物品。二零二二年六月份下旬新入监106人,七月份中旬新入监45人。

狱警:王慧敏、徐美加、张昱松、宫佳铭、陈佳旭、李昕、李楠、方舟、周玲、王淼、赵钰、李炎忆、王佑夫、黄春岩、任梦、张美涵、杨晓翠、金一铭、吉雪琦、王丹、李肖依、张菡、张家宁、初佳珈、李乐怡、李玲玉、黄艳斌、肖晶、常雨秾、张彤彤、韩蓉、崔莹、赵田粮子、许晖、孙倩倩、李睿譞、原薇、李欣蔚、艾鑫、张宇、肖美琪、杨珊、张晗、李雪、王雨欣、张琳琳、佟子娇、颜杨、初箐青、杨帅、张乐、范悦华、许迪、邵琳杰、付笑笑、王一迪、徐碧莹、王一彤、肇昌茹、冯青、于佳艺、郭雨迪、董婉莹、杨贺、季筱杭、赵天姝、李蕾、乔瑞、向楠、陈莹莹、郭阳、刘颖、王一卓、孙乐乐、高悦、李佳菁、樊容、李聪、刘晓婷、张锐、杨茜萌、齐珈卉、叶映池、仉颖、李爽、陈雪婷、崔铭珊、王晓菲、高源、吕晓杰、于洋、杨旭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