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9-2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南 >> 南阳市 >> 王凤琴(于风琴),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南阳市
迫害情况: 被恶人绑架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2-19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逵玉娟(奎玉娟)(父逵应祥,母王风琴)
夫妻/父母: 王凤琴(于风琴) 逵应祥(櫆应祥)(奎应祥)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4-11-27: 南阳市宛城区公安局国安大队恶警现已经绑架五名大法弟子,宛城区公安局国安大队恶警现在南阳市丝织厂后街,农业招待所内私设公堂,对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杜淑慧等人使用酷刑:“穿心槓”刑讯逼供暴力取证,执法犯法。

南阳大法弟子杜淑慧,女,50多岁,南阳市五交化职工,家住南阳卷烟厂三库家属院,2004年11月22日上午,在家中被河南省南阳宛城区公安局国安大队恶警绑架,家被抄,大法书、讲法磁带被抢走,她儿子今年结婚买的彩电也被抢走。

南阳大法弟子许凤莲,于2004年11月16日在坦克大修厂附近讲真象时被坦克厂保卫处邪恶之徒举报,后由铁西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并进行非法抄家,恶徒又向家人敲诈壹万元现金,没有任何手续,现不知许凤莲被关何处,详情待查。

王凤琴,女,60岁,2004年11月18日左右因讲真象被恶人绑架。

2004-11-25: 王凤琴,女,60岁,2004年11月18日左右因讲真象被恶人绑架,现非法关押在南阳市第一看守所(尚庄看守所)。

2004-11-11: 河南南阳大法学员于风琴受迫害的经历
文: 河南南阳大法学员 于风琴

有很长的时间,我想把自己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但苦于种种怕心,迟迟未敢动笔。怕写不好,怕当地恶人進行追查迫害,怕连累家人,怕自己再受迫害等等。这些要不得的心,阻碍着我的动笔。我突破了种种阻碍我的人心,下决心写出来。下面是我的亲自经历,写出来揭露邪恶,让世人知道我们受迫害的真象,窒息邪恶,挽救被毒害的众生。这是历史的见证。
第一次2000年3月1日,我的老伴逵应祥在家,有两学员到徐天赐家去不知路,叫他带路。走到徐天赐家碰上宛城区安保大队正在绑架人,把他也带去了,被非法关押45天放回。徐天赐被非法判了3年半,去年才回来。在他们被关押期间我和徐天赐老伴贾天才到北京信访办表达了我们的心意:“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被送到南阳驻京办,和他们单位的人一起被送了回来。

第二次是2000年11月份,我和老伴逵应祥、女儿逵玉娟到北京证实法。我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横幅,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很快我们被警察用警棍打,一同修很快被打的满脸是血。我被拎着头发用脚踹着押上了车,被送到门洞,几百人排成长队背《论语》、背《洪吟》,“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声响彻云霄。到了下午我们一车50人被送到河北密云看守所,已是下午2、3点了,我们没有吃饭。

在那里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凶残的场面。我被拉到楼上看见屋内几个警察正围攻一学员。我听到了被打学员的惨叫声、摔门声、桌椅的摔打声,当时我的怕心出来了,我在想这一关咋过啊。在上楼的一瞬间,我想到了来时的誓言,你不是来证实法的吗?师父慈祥的面容闪现在我的脑海里。一下子,我的心反而稳定了:我不怕。

果然一進屋,四个警察拿着手铐、警棍随后進来了,开始他们一声一个大娘的叫声不绝。说出来吧,是谁叫你来的,你叫什么名字,在哪住,同来的还有谁,说出来送你回家。我们谁也不告诉,就象没发生这件事一样。我闭口不答,他们大娘、大娘也喊了一个小时,我们也僵持了一个小时。他们狰狞的面孔也终于露出来了。不说就打,往死里打。重重的几个耳光震天响,当时我的脸火辣辣的象泼了辣椒水,随后打的我的脸不知是肉了,然后抓起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撞的我眼冒金星,然后拿着手铐把我铐在桌子腿上。一个大胖子恶警用脚踩着手铐,把我的头摁在地上,用脚踩。

审讯当天并没有结束,天早已黑了,他们用车把我拉到了另一个地方,不知是啥地方,上了一个大坡,他们换人了,又来了三个恶警把我从车上拉到屋里,问说不说,我不回答。“拉上来蹲马步”一个喊着一个拉,另一个把鞋脱了用臭鞋垫往我嘴里塞,把我手捆起来跪在水泥地上。他们见我依然不说话,有一恶警很高大猛的站起来抓起我的头发从墙的这一面摔到墙的那一边水泥地上,我半天都没有爬起来。他们害怕了,以为我摔死了,这才结束了审讯。这时已是夜里10点多钟了,把我送到监房里,同监的有几个女同修,她们有的被脱了鞋站在冷水里,有的被脱光了衣服吹电扇,总之他们使尽了招也没达到目地。在以后5天的绝食抗议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闯了出来。

回到家没到几天,2000年12月19日环城派出所指导员王连甫(现已退休)半夜12点“咚咚”的敲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是啥事,他们十几个人强行闯入我家,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就搜家。派人看着我他们楼上楼下翻,象一群盗贼把我家的收录机、大法书、师父法像、磁带,连一张纸都不剩的抢走了。王连甫还亲自把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口袋全挨个翻了一遍,目地是搜钱,可惜我们没有钱。我和老杜哥、老高姐在环城派出所被关了2天后又被送到看守二所,一月后被送永安路的审查站。

在永安路的审查站我们受尽了非人的待遇,白水的面条没有一滴油、一个菜叶,一碗照见人影的面水,一个馍。恶警每天恶声骂,不让炼功,不让看书,还不时的审问,很快我被折磨的不能睡觉不能走路,扶着墙,头昏站不着,两腿不能站立,同修们看着我都哭了。宛城安保大队队长王太成前来审问看我这样,他们依然不放人,我也依然不会向他们屈服。没过多长时间,所里怕我死里头担责任,无条件释放,到现在我依然没有完全恢复。

没过几天王连甫又带人来我家搜查一次,目地是抓老伴,他们派人蹲在建设路储蓄所等老伴去取工资时抓人。这样他的退休金被他们扣押了,至今已经4年多了,给我们生活和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困难。我老伴逵应祥不知在外面什么时间被绑架的,我女儿逵玉娟在新疆被他们绑架送回,并非法判刑七年,现他们俩分别关押在新密郑州监狱和新乡女子监狱。我们好端端的一个家被这么拆的七零八散。

我在2001年回来后,他们还经常派居委会、派出所人员到家里骚扰、威胁,扬言再炼把女婿的工资停掉。这是什么话,株连九族,有这样的法律吗?还经常拿什么表来叫我填,都被我严辞拒绝。

我们作为一名普通的公民,从未做对国家不利的事情,自从学法后我们严以律己,遇事向内找,哪做的不好找自己的原因,我们没学法前可不是这样的。我们努力向善做一个好人,有一个健康的身体,难道于国于民不利吗?哪个国家的领导人会如此无端的迫害自己的百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1/88893.html

2004-02-18: 王凤琴一家住河南南阳。那是2000年11月的一天,冬天寒风刺骨,王凤琴和老伴逵应祥、女儿逵玉娟决计到北京去证实大法,去给法轮功、给师父讨个清白。

我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口号。很快我们被警察用警棍殴打,一同修被打的头破满脸是血,我被抓着头发用脚踹着拉上了车,被送到了天安门分局。

下午我们一车50人被送到河北密云看守所,在那里我生平第一次受到惨无人道的凶残殴打。我被拉到楼口,我便听到了,各个房间里都有打大法学员的惨叫声、撞门声、桌椅的摔打声、吼叫声。当时我的怕心就起来了,我想这一关可如何过呀,可就在这一瞬间呼的想到了来时的誓言:你不是来证实法的吗?我仿佛看到了师父那慈祥的面容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为救我们,师父吃尽了千辛万苦,想到师父那寄予我们无限的希望与期待的目光,想到这些一下子我的心反而稳定了,我不怕。果然四个凶神恶煞的警察拿着手铐、警棍随后进来了,开始他们大娘、大娘的喊不绝口,说出来吧,是谁叫你来的,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同来的还有谁,我们不告诉任何人送你回家就象没发生这件事一样。可我不上当,闭口不答,这样我们僵持了一个小时左右。他们狰狞的面孔终于露了出来,不说就打,往死里打。重重的耳光震天响,当时我的脸火辣辣的,象泼了辣子水,随后脸被打木了,已不知是肉了。然后抓起我的头往墙上撞,撞的我眼冒金星,见我仍不说话用手铐铐在桌腿上,一个胖子恶警用脚踩着手铐,把我的头摁在地上用腿踩。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后来大概是他们打累了,换人,这时候我已经铁了心了,不知什么是怕,我反倒更加镇静了,仿佛看到师父就在我的对面慈祥地看着我。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走好这一步。这时审讯并没有结束,天已早黑了,他们把我用车拉到另一个地方(还不知啥地方),上了一个高坡,换了三个警察把我拉进屋,问说不说,我不回答。他们叫来一个顶不住的学员来劝我,可她什么话也没说出来。他们让我蹲马步把臭鞋垫塞到我嘴里,把我捆起来,跪在水泥地上,见我依然不说话,有一恶警五大三粗,猛地站起来抓起我的头发拉起来从墙这边一下子摔到对面水泥地上,我半天都没动,他们害怕了以为我摔死了。这才结束了审讯,已是夜里10点钟了,把我送到牢房里。同屋的几个女同修有的被脱光了鞋站在门外冷水里(河北的气候冷)衣服脱了吹风扇,总之恶警们使尽了招也没有达到目的。以后的五天里我们绝食抗议,在师父的呵护下冲出了牢宠。

回到家里没过多少天,2000年12月19日,南阳市环城乡派出所指导员王连普带领10几个恶警半夜12点咚咚的敲门,我还没问一声谁呀,门已被他们撞开,闯入我家,没有出示任何手续,抄家。还派人看着我,恶警楼上楼下乱翻,象一群盗贼,把我家收录机、大法书、磁带、连一张纸都不剩的全抢走了。王连普还亲自把我家挂的衣服口袋翻了一遍,什么也没翻出来,把我抓到了环城所和老杜哥、志高嫂关押了2天,送到看守二所,一个月后又送永安路看守所。在这里我吃了连猪都不吃的饭食(白水面条连一滴油,一个菜叶也难见)我很快被折磨的不能走路,不能睡觉,整天整夜的坐,扶着墙,头昏。同修们看着我都哭了。就这样王太成(宛城区安保大队队长)他们依然不放人,还来提审我,最后所里怕我死里面担责任,逼他们用车把我送回家,到现在我的腿依然没有完全恢复。当时已是2001年5月6日了。

王连普为了抓我老伴逵应祥,没过几天半夜又闯入我家来搜一次。他们还派人蹲到建设路储蓄所,等老伴去领工资抓人,别人谁去都不给,致使工资退回去了,直到现在已快三年了还没有给老伴的工资,给我们家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难。我已60岁了,还得每天晚上出夜市,挣点钱给老伴和女儿玉娟。

逵应祥在2001年9月7日被环城所恶警绑架,被宛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在绑架他时同时拿走了集资金6000元,现关押在新密市郑州监狱。(新密市蒿山大道车段61号)

逵玉娟单位(百货站)被罚款,将她开除了。他们找到我女婿单位骚扰,无奈女婿忍痛与玉娟离婚,当时留下7岁的孩子没有妈管,一个家被折散了。现逵玉娟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新乡女子监狱。

我的家被南阳恶警迫害的七零八散,他们不死心,还派居委会经常到家骚扰。有一次书记来了说:“你要再炼就扣你女婿工资”,这是什么话,什么地方有这种株连九族的法律。前一月居委会的许书记还带主任、委员到家里拿什么诬蔑大法的什么表叫我填,被我严词拒绝。

2001-02-19:  我父亲、母亲王风琴及我都是大法弟子。
阴历年24日,晚11点多钟,宛城公安分局,环城派出所,建西派出所,及大市公安局,将近20人左右到我家采取地毯式的抄家,连二楼楼顶堆放的杂物也扔的到处都是,家中的所有家俱被公安强行扳开,移位检查地下是否埋有东西,将家俱中所有衣服的口袋都检查检查,所有物品扔的满屋满地都是,床也拆了检查,连厨房盛粮食的桶、袋也倒出粮食检查,将我家做饭盘的炉子及厨柜也打烂拆掉检查,卫生间里的洗衣机及墙上挂的镜子也拿掉检查,看看墙后是否有东西,就连二楼楼顶的防棉瓦也拆下来检查。从晚上11点多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5点多钟,5个多小时的抄家,将家中私人财物大、小录音机强行拿走听,以及他们认为可疑的东西不管家人愿不愿意,明着是拿走,实质是抢走,比法西斯还狠,比当年侵华日军还残忍,仿佛又看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打、砸、抢,惊动的左邻右舍一夜都没有休息。当时家中只有我60岁的母亲,弟弟、弟媳三人。他们又将我母亲强行押走,至今在南阳市第二看守所关押,拒绝任何亲人探视、接见,理由是里通外国。我父亲被他们通缉悬赏,父亲与我现都无家可归,流离失所。警车停在我家门口24小时不间断,我也非常担心,我母亲的现状,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继杜旭在宛城公安分局被迫害致死到现在,我知道他们的残忍、卑鄙手段,什么也干得出来,更加叫我担忧我的母亲。我想恳请国际社会及所有善良人的帮助,一起制止公安分局继续作恶,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0/8194.html

2000-01-29: 河南南阳市近40名大法弟子近日被非法抄家。
何喜梅、王凤琴都被抄家,二人已被送进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9/7426.html

南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377)

2021-03-14: 南阳市公安局 李渊
电话:0377——61226180 18336690126
邮箱:nyshcejb@163.com

2020-11-19: 河南南阳执行上级指示庭审法轮功案子的法官贾震,电话:16637769865

2020-10-29: 宛城区东关社区片警魏虎电话,18336698785

2020-01-13: 南阳市政法委书记:张明体
南阳市政法委副书记:郭建国
南阳市副市长、公安局书记、局长:戚绍斌
南阳市公安局副书记、副局长:周浩然
南阳市公安局副局长:马建峰、魏玉廷、周长远、郝一克
南阳市中级法院书记、院长:秦德平
南阳市中级法院副院长:刘鹏
南阳市检察院书记、检察长:薛长义

2019-09-05: 南阳市市长霍好胜15137716166
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15737709599
南阳市政法委书记张明体

2019-05-19: 以下是参与迫害各负责人电话:

邓州市“防范办”(原610)主任刘雪峰 (幕后主导迫害作用)
李进 (主要迫害人,邓州市杨营派出所人员) 15137777679
内向县检察院 杨荣泰 17637755331 协助局长抓好公诉局工作(主要负责人)

邓州市公安局
马骁局长 18338317111
李晓(原杨营派出所所长,现调到邓州市公安局) 13938970827

邓州市检察院
检察长孙保平 15837766299
副检察长郑永奇 13937758468
公诉局秦检察长 13603770609

邓州市法院
院长杨俊华 13633996966
副院长 刘国磊 13803779369
庭长 沙岩林 13849707428

内乡县检察院主要负责人:
陈永辉 17637755269 副检察长
章和平 17637755268 副检察长
赵刚 17637755337 负责案件审查起诉 刑事审判监督 追诉漏罪、漏法工作
邢永理 17637755200 侦监局局长
郑潘柯 17637755266 驻检察院监察科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77)

南阳宛城区公安局国安大队:
队长 赵增玉
指导员:袁喜才

恶警成员:
段献成
杜思伟  手机 :13937766368
何庆松(音) 陈峰(音) 赵东升(音) 赵红伟(音) 张永毅(音) 等

南阳市环城乡,东关村村委会恶人永超林,参与迫害本乡多名大法弟子。
永超林 电话0377 3025228
手机: 1393895808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