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7-0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丹东 东港市 >> 王长龙(王昌龙), 男, 46

个人情况: 东港市孤山镇政府干部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孤山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2-1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6-30: 辽宁省丹东市王长龙遭迫害事实
辽宁省丹东市孤山镇法轮功学员王长龙,男,今年四十六岁,原辽宁省丹东市孤山镇政府职员。王长龙坚持法轮大法(法轮功)“真善忍”信仰,曾遭中共当局非法拘留、劳教、判刑。

以下是王长龙从二零一六年六月到二零一九年六月所遭受迫害的情况。

一、在丹东市看守所被迫害四个月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王长龙在东市市区内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人恶告,被丹东市六道沟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丹东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月。

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丹东市振兴区检察院对王长龙非法起诉。二零一六年九月九日,振兴区法院对他非法庭审,诬判他三年徒刑,罚金五千元。

在丹东市看守所期间,看守所强迫王长龙和其他关押人员一起做锡纸活,锡纸本身就有毒,正是初夏,看守所里面很炎热,汗流浃背,加上心情压抑,诱发他以前癫痫病发作,昏死过去,全身抽搐,醒来后头非常痛,恶心呕吐,半天不能吃东西,胳膊和大小腿的肌肉都抽得很疼。

二、在沈阳监狱里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月中上旬,王长龙被辽宁省丹东市看守所非法送到辽宁省沈阳监狱城,先在“服刑人员新收处”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王长龙被非法分到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第十九监区。第十九监区又叫高戒备监区,内设禁闭室(小号)、集训室、新收服刑人员培训室。王长龙在这个监区的“新收服刑人员培训室”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期间,王长龙亲眼目睹了法轮功学员胡占亭(男,七十多岁)被迫害的情景:胡占亭喊“法轮大法好”并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狱警派服刑人员中的几个杂役折磨胡占亭,其中有个杂役的小头目姓车,人称“小车子”,是第十九监区的宋监区长手下的残酷打手,他恶狠狠的把胡占亭铐在了老虎凳子上,连人带凳拖拽到了禁闭室(小号)里,一个恶警拿着高压电棍,来到胡占亭跟前,“啪啪啪”的恶狠狠的电击胡占亭十多分钟。王长龙当时在隔壁的新收人员培训室,听到胡占亭依然高喊“法轮大法好”。

胡占亭至今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第十九监区。三年来 ,胡占亭坚决不“转化”(放弃法轮功信仰),被多次非法关入禁闭室,被十九监区恶警用高压电棍电击七次,但他坚决不承认罪犯身份,不穿罪犯服。

当时王长龙和法轮功学员刘喜安被关押在第十九监区新收人员培训室,刘喜安亲口对他说:“我刚来到这里(新收人员培训室)的时候,被小车子强行铐在了老虎凳子上,一连铐了四、五天,白天晚上铐着,非常难受,刚下老虎凳时腿都不会走道了。小车子抽烟时还用燃烧的烟头,烫我的脸好几下,我脸上好几个地方都被烫伤了,非常疼,他在旁边看着还觉得挺有意思,拿我取乐。”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王长龙被劫持到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第七监区,直到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共被非法关押两年半。

在此期间,他被强制劳动,在服装车间里做奴工,做服装,他用大铁剪子“剪兜口”,右手的手指被磨出血泡,硌的非常疼,后来只好戴手套干活。

每天早上六点出工,晚上六点到六点半收工,每天工作十个小时。车间里,夏天热的汗流浃背,冬天冷得腿脚发凉。每个月只发三、四十元人民币的所谓劳动报酬。食堂伙食极差,几乎天天土豆、萝卜、白菜。

王长龙的心情压抑,癫痫病复发,在狱中发作十几次,最多的一次是二零一九年三月份,一个星期内癫痫病发作三次。每次发作,他都要昏死过去,全身抽搐,醒来后头非常痛,恶心呕吐,半天不能吃东西,脖子、胳膊和大小腿的肌肉抽得很疼。

二零一九年春天开始,每天晚上七点到八点,狱方就逼迫王长龙和其他人员在监室里坐在小塑料板凳上进行所谓学习一个小时。白天干了一天的活,他本来就觉得很疲劳、腰疼,晚上还要在小塑料板凳上坐上一个小时,腰更发板、更疼痛。

按照法律规定,服刑人员白天收工后,晚上回来是休息时间,而沈阳第一监狱却剥夺了这些人的休息权。

法轮功学员王长龙被中共迫害的事实,再一次告诉世人:不要听信中共改善人权的谎言,认清中共邪恶的本质,早日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等邪恶组织。并请国内外人士关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30/辽宁省丹东市王长龙遭迫害事实-388967.html

2018-03-28: 王长龙被恶警用高压和特高压电棍长时间全身电击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非法打击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丹东恶党操控以教养院长兼书记孙书科为首的丹东教养院不法恶徒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极其残忍的酷刑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教养院的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疯狂毒打、暴力洗脑、高压和特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长时间不让睡觉、狂扇耳光等各种酷刑手段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2002年7月,当时在教养院被非法劳教迫害的丹东东港市法轮功学员王长龙因坚持修炼“真善忍”宇宙大法被教养院恶警孙殿成用10万伏以上特高压电棍毒打电击。作恶地点在教养院八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严管大队)的编织袋车间的仓库里。孙殿成同时指使四个吸毒在押犯人将王长龙全身衣服扒光,死死的按在地上,此时恶警孙殿成拿了据说是全教养院恶警使用的电压最高的一根电棍电击王长龙全身敏感部位,从头部-眼睛-嘴-脖子-两腋窝下-心脏-肚脐-两肋神经-小腹-生殖器-大腿根-脚心-后背-肛门,就这样依次转着圈反复电击,翻来覆去电了长达20分钟,王长龙疼的死去活来。最长一次电棍不离皮肤电击近1分钟。王长龙因疼痛难忍而使劲憋气近1分钟差点儿憋死。 同年秋天(中秋节前后),王长龙因晚上炼功又被恶警胡大明用高压电棍毒打电击。作恶地点在恶警办公室里。恶警胡大明将办公室的门关严以后,把王长龙双手背铐靠在在后腰处,扒下上衣,上身裸露着,用高压电棍电击他的头部、眼、嘴、脖子、肩膀、前胸、心脏、后背等敏感部位,疼痛难忍。最残忍的是,胡大明用电棍猛击嘴唇,直接电击他的嘴长达一分多钟,象无数条带针尖的火舌一样凶狠的扎烫着他嘴上的血肉,他紧闭嘴唇,使劲憋气,极度的疼痛、恐惧与缺氧使他感到好象要被打死了一样的难受。他的嘴当即红肿,起了大血泡,疼痛至极。男人的疼痛使他上下嘴唇不敢碰,一碰就象针扎一样疼,吃饭喝水都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8/辽宁丹东法轮功学员遭迫害十八年综述-362559.html

2016-08-28: 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孤山镇法轮功学员王长龙被非法批捕
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孤山镇法轮功学员王长龙,6月13日下午1点在丹东市内发放真相资料,被丹东市六道沟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丹东金崮看守所,非法刑拘30天。6月23日,被丹东振兴区公安分局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8/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3644.html

2016-06-17: 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孤山镇法轮功学员王长龙被绑架
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孤山镇法轮功学员王长龙,于6月13日下午1点,在丹东市内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丹东市六道沟派出所警察绑架。随身带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串钥匙,一部手机等物品被抢走。下午4点左右,家中被丹东市公安局国保人员、丹东市大孤山经济区公安分局警察抢劫,抢走大法书、大法资料等物品。

6月14日中午11点,六道沟派出所打电话通知家人领取归还本人随身带的电脑、钥匙、手机衣物等物品。王长龙现已关押在丹东金崮看守所,刑拘30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7/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0116.html

2015-10-31: 辽宁丹东东港市孤山镇王长龙遭警察骚扰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半左右,辽宁省丹东市大孤山经济区孤山公安分局孤山派出所两个年轻的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王长龙家中骚扰。家中只有王长龙的父亲一人在家。

警察问:“王长龙在家吗?王长龙的父亲说:“不在。”警察又问:“王长龙哪去了”王长龙的父亲说:“不知道上哪去了。”两个警察没问出什么。随后就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30/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18313.html

2015-04-22: 辽宁省东港市孤山镇王长龙家被蹲坑 王长龙在外平安
2015年4月21日傍晚六点左右,有三个恶警在辽宁省东港市孤山镇法轮功学员王长龙家附件蹲坑,想要绑架他。王长龙傍晚没有回家,现在外面很安全。其它具体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22/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07871.html

2009-03-10: 东港孤山镇政府年轻干部王长龙被迫害的真实情况
王长龙,1973年1月生人,大专学历,东港市孤山镇政府干部。1995年,他曾被评为东港市优秀大中专毕业生。1998年,年仅25周岁的他喜得大法。得法前,他经常眼疼、头疼,晚上睡觉爱出虚汗,严重时还出现过晕厥。得法后,不但这些症状不见了,身心越来越健康。而且他在工作中按大法的要求认真勤奋、兢兢业业的做好本职工作。2001年他因在全国人口普查工作中成绩突出,被评为丹东市级先进个人。

1999年7月20日,中共和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后,王长龙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而遭中共残酷迫害。

1999年7月22日,他和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半个多月后,他们被东港市公安局的周恒臣、政保科的王盛乙等人,劫持到东港市拘留所,非法羁押15天,失去了人身自由并被勒索伙食费200元。

2000年末,当时的孤山镇长兼党委书记尤泽军(现东港市副市长),指使当时的孤山镇副书记宁成良,把王长龙办公桌里的几本大法书撕掉。

2001年9月,孤山镇副书记宁成良叫王长龙到东港市参加“法制学习班”,结果到了东港一看,原来是给法轮功学员办的洗脑班,地点在东港市桥东老年福利院。有公安、陪教人员10多人。法轮功人员10多人,都被限制人身自由,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象。王长龙在政府正常上班,被欺骗到这里后,不但每天都被逼迫看侮辱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相带,而且被限制人身自由,一言一行都被严密监视。气氛沉闷,精神压抑,不到两天,就昏死过去,于是被放回家。

2001年11月10日,他再次上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打出“真、善、忍”横幅时,被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一个便衣恶警(个头一米七左右,微胖)绑架到天安门广场的一辆警车上,然后被警车送到在天安门派出所的笼子里关了一天。几天后,被东港市公安局孤山分局非法羁押在东港市看守所。刚入看守所,牢头手下的一个打手就打了王长龙一个大嘴巴子。在看守所,吃的是粗玉米面窝窝头、不干净的白菜、萝卜汤,伙食极差。

2002年1月,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孤山分局共同捏造黑材料,伪造“进京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劳教王长龙三年。不公开宣判,只在看守所里口头通知。王长龙第二天被非法关押到丹东教养院时才看到劳教单上盖的公章是丹东市劳动教养委员会。

王长龙先被非法关押在丹东教养院,后来转到本溪教养院继续非法关押。

在丹东教养院期间,王长龙因不放弃法轮功信仰,先后两次被当时八大队恶警孙殿成、警戒科恶警胡大明残酷的用高压电棍迫害。

第一次,在2002年7月,教养院疯狂迫害法轮功,采用高压电棍毒打、不让睡觉、打耳光等手段,同时暴力洗脑。王长龙因写声明坚信法轮大法,而被丹东教养院的恶警孙殿成用10万伏以上特高压电棍毒打。地点在8大队编织袋车间的仓库里。孙殿成指使四个吸毒劳教人员,把王长龙全身衣服扒光,赤裸着身子。然后就指使这四个人,死死的把王长龙按在地上,每人分别按一只胳膊、一条腿。恶警孙殿成拿了据说是全教养院电压最高的一根电棍,猛电击王长龙全身最敏感部位,依次从头部-眼睛-嘴-脖子-两腋窝下-心脏-肚脐-两肋神经-小腹-生殖器-大腿根-脚心-后背-肛门,就这样转着圈,轮回反复电,前身后身翻来覆去电了20分钟,疼的王长龙死去活来。每次电王长龙时,都疼得他使劲憋气,最长一次电棍不离皮肤电了近1分钟。王长龙因忍痛使劲憋气近1分钟,差点缺氧憋死。

第二次,是2002年秋天(阴历8月15前后),王长龙因晚上炼功,被恶警胡大明用高压电棍毒打。地点在他当时的办公室里。恶警胡大明关严门,用手铐把王长龙双手背铐在后腰处,扒光上衣,裸露上身,用电棍再次电他的头部,眼,嘴,脖子,肩膀,前胸,心脏,后背等敏感部位,疼痛难忍。最残忍的是,胡大明用电棍长时间电王长龙的嘴达一分多种,电棍直接猛击嘴唇,象无数条带针尖的火舌一样凶狠的扎烫着他嘴上的血肉,他紧闭嘴唇,使劲憋气,极度的疼痛、恐惧与缺氧使他感到好象要被打死了一样的难受。嘴立即红肿,起了大血泡,疼痛至极。上下嘴唇不敢碰,一碰就象针扎一样疼,吃饭喝水都困难。因打架而被劳教的同宿舍的犯人说:“我在丹东监狱都待过,从监狱到教养院,还头一回听说电棍还有往嘴上电的!这也太狠了!”

夏日炎炎,教养院强迫法轮功学员搞所谓的队列军训。当时,一个近六十岁的丹东老年学员老邵和凤城农村来的四十多岁的学员刘成果,因没走好正步,每人都被恶警胡大明照后腰猛踹一脚,老邵的腰从此不敢弯,一弯就疼。

丹东教养院在肉体上用武力、暴力迫害的同时,还在精神上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摧残。每天都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相,主要放的是由恶人蔡朝东污蔑大法的内容。一次上面来检查,因王长龙和几名学员在回答提问时,被认为有洪扬大法的内容,每人都被恶警胡大明打了一个嘴巴子。

在丹东教养院期间,当时八大队的大队长刘华林、教导员秦德才、副大队长孙殿成等恶警还强迫王长龙和别的法轮功学员外出劳役干小工,出大力。大夏天火辣辣的太阳长时间晒着,象火烤似的,头昏眼花,脸都晒爆皮了。被强迫加工编织袋时,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

下面是具体迫害详情:

1、刚被绑架到丹东教养院时,王长龙先被关在特管队新收班。因为坚持真、善、忍做好人、维护正义而被教养,心里非常压抑。一个所谓管事的被教养的犯人,强迫王长龙给干警洗警服。从政府机关到这10多人挤在一起的10几平方米的牢房里,又要给这帮人洗衣服,王长龙在精神上很苦闷,感到很憋气,压抑、郁闷,加上长时间不让学法炼功,使他得法前的昏厥症状又出现了。有一天当他刚要洗衣服时,就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一个多小时后才苏醒过来,连呕带吐,头痛、眼疼、嗓子也疼,浑身酸软。

在后来的被非法教养期间,由于身体、精神长期遭受着残酷的迫害,心理压力非常大,曾先后昏死过数次。

2、王长龙在教养院八大队被强迫上夜班时,干的活是用编织机编织聚乙烯编织袋半成品(编织袋没封口前的桶状编织品),一干一宿,聚乙烯难闻的气味,加上机器噪音大,使他头晕眼花、恶心。王长龙被迫一直干了一个多月。

3、在八大队的夜班结束后,他又被强迫上白班,用装订器装订编织袋两端封口,任务是每人每天700---1000个,每天最少干12—13个小时,最长一次加班到半夜。累得胳膊、脖子酸疼,手掌磨出了血泡。在这期间,他和另一个丹东姓王的法轮功学员被抽到夜班帮着包装编织袋成品,一干一宿,白天干了12个小时,晚上又干了12个小时,白天晚上连轴转,累得头昏眼花、腰酸背痛。在当天晚上包装编织袋的,还有东港市椅圈法轮功学员王金海,他第二天就到期回家了,可晚上还是被强迫干了一宿的活。

4、在八大队二楼宿舍里,法轮功学员集体睡大木板长床。屋里阴暗、潮湿,当时包括王长龙在内的好几个人都得了疥疮,全身鼓起了红色的小脓包,又痛又痒,比针扎还难受。

5、编织袋买卖因不景气停工了,教养院又强迫他们法轮功人员出外劳役(到外面出大力)给他们挣钱。

1)2003年春天,被强迫到丹(东)本(溪)高速公路抬石子,从路这边一直抬到路那边,两人一组用土篮子抬,一土篮四、五十斤,来回一百多米,一天抬了近一百土篮子,手磨出血泡,胳膊、腰、腿累得酸疼。晚上七八点钟才回来。一连干了好几天。

2)2003年春末夏初,到建筑工地抬粗钢筋,一根80斤,两人一组。年轻的人被强迫每次抬两根160斤,年老的抬一根。从钢筋堆抬到两米多高的大木板平台上,一个来回300多米,从早晨一直抬到傍晚,大伙算了算,一天来回走了好几十里地。往那么高的大木板平台上放钢筋,要登上一个由几根长木板搭的搭桥,还得一溜小跑才能上去。天若是下小雨,木板发滑,往上跑时一不小心就会滑倒。王长龙当时就是因为滑倒手被磕破了一块大皮,鲜血直流。就这样从早到晚一整天的干,还不让休息。

3)2003年夏天,被强迫到东港市政府前四、五百米处挑选垃圾,这些垃圾都是从日本用船拉回来的,有几十吨,生活垃圾中夹杂着铁、钢、铜、铝、电线、塑料等,要从垃圾中把它们选出来,非常难。用手拽、搬、拉,用铁锹铲、挖、切,王长龙被强迫一个人搬一百斤重的一块铁板,因太沉,手勒得生疼,腰被累弯,已经精疲力竭,想放到地上歇一会儿,就遭到辱骂。正值仲夏,烈日炎炎,太阳光象火一样烤在脸上、身上,热得汗水直流,脸被晒的一层层爆皮。

2003年8月31日,王长龙和丹东教养院中被迫害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集中转移到本溪教养院。刚到教养院的第二天,就有十几个犹大男女帮教人员来转化他们。白天由所谓的帮教人员来转化,晚上播放侮辱大法师父和大法的录相。近一个月的轮番“轰炸”,外加几名女“帮教”(两个四十多岁,其一微胖、一米六左右;其一微瘦,一米五多一点。一个三十岁左右,一米六多一点,不胖不瘦)伪善的说辞,“你只有转化了,才能早点出去。 ”2003年9月底,被非法劳教折磨近两年的王长龙终于不堪忍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在本溪教养院违心的所谓“转化”。

王长龙在本溪教养院,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强迫加工手工艺品,有毒的气味刺激鼻子,头痛、恶心,一干就是半年多。本溪教养院还经常逼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相,强行给法轮功学员洗脑。

在两个教养院干活,一分钱也不给。恶警们只顾挣钱,不管别人的死活,榨取这些人的血汗钱。

2004年5月,王长龙终于回到家中。他找到单位要求恢复工作,所在单位孤山镇政府的领导表面上答应给他安排工作,但一直拖到现在也没解决,造成他失去工作,在经济上很困难。

王长龙后来到人事部门一打听才知道,已经按辞职处理了。王长龙于2001年11月进北京上访之前,为了不连累朝夕相处的单位领导和同事,给本单位领导写了个小纸条,但他本意并不想真辞职。没想到单位竟以此为依据,没通知王长龙本人就给他办理了辞职。

从法律上讲,根据《行政法》的相关规定,行政机关对当事人的处理,应把处理结果立即通知当事人,以便当事人如果对处理结果不服的话,可依法在复议期(一般为 15-30天)内向上级行政机关提起行政复议。而当时单位没有通知王长龙本人,王长龙当时还被非法关在教养院里迫害,根本就不知道这事。等两年半回来时,复议期早已过去了。王长龙就这样被非法剥夺了公职。

2000年12月,王长龙因公事到县城出差。母亲问儿子去哪儿了,王长龙的妻子因相信了中共污蔑法轮功的宣传,对王长龙的母亲说:“你儿子上北京了。”老人被中共历次搞运动吓怕了,一听说儿子去北京了,担心再被抓,就四处打听,因担惊受怕,一时间急火攻心,心脏病突发,于2001年1月离开人世。2001年6月,王长龙的妻子由于受不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与王长龙离了婚,当时女儿才2周岁,由王长龙的妻子抚养,王长龙每月拿150-200元生活费。就这样,一个完整的家庭又一次被中共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从2001年11月到现在,王长龙的单位孤山镇政府累计拖欠他的工资约十万元左右。

被非法剥夺公职的王长龙,既失去了工作又失去了家庭,有理无处说,有冤无处诉,堂堂男子汉年轻有为,只因心中有坚定的信仰,只因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就被中共剥夺了自己该有的一切权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0/196893.html

2004-02-25: 在2002年阴历2月13日我(张显胜)去丹东宽甸县镇江乡散发传单,让人们了解法轮大法的真象,被恶警跟踪到我哥哥家把我抓走。当天被送到宽甸县看守所,关押了34天,罪名是煽动闹事,因此被非法教养三年,送往丹东市教养院.有一次下午5点钟我发正念被值班科长王东军看见,打了我两耳光,没几天他就住院了,眼睛差点瞎了,这是迫害大法弟子的结果,现世现报。丹东大法弟子邵忠业(音)在集体训练走步没走好,恶警胡大明在后面冷不防上去一脚,他差一点儿扑倒,结果腰被踢坏,一年多了至今不能弯曲。大法弟子王长龙因晚上炼静功被胡大明叫到办公室用电棍电嘴,嘴唇都起泡了,好几天吃东西都很困难。大法弟子高天红因不背监规被恶警孙电成用电棍电击1个多小时,在大家共同抵制下从此不让我们背监规了。

2004-02-17: 法轮功学员王长龙因上访,给法轮功讨公道,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期间,恶警指使犯人对其进行毒打,蹲小号。在劳教所期间,恶警更是人性全无,把他秘密带入仓库内扒光衣服,用电棍电击全身,毒打,折磨长达数小时。

2004-01-07: 辽宁丹东教养院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近三十人,岁数大的66岁,小的27岁,亲兄弟有3名,有4名被关押的男大法学员的妻子也曾因修炼大法,被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丹东教养院管教警察明知道炼功人素质高,是好人,但仍以“政府的规定”为借口,坚持执行江氏迫害指令,迫害法轮功学员。

王昌龙曾因声明在恶警的迫害下违心写的“三书”作废,被恶人扒光衣服,犯人在恶警指使下用卑鄙的手段电击其敏感部位,痛苦难忍。现在由于长时间关押,王昌龙身心遭到严重摧残,身上生了疥疮。犯人们从内心也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却麻木干着昧良心的事。一些犯人在大法弟子慈悲的行为感召下,也想做好人,却经常被逼着做一些觉醒后不愿干的坏事,不法警察有时也给这些刚想转变的犯人制造恐怖气氛。

2002-10-17: 辽宁丹东教养院不法警察毒打、折磨大法弟子
...将大法弟子一起关进笼子中50多天,说我们是主要顽固者,同时并用两电棍往眼睛、嘴里、耳边、脚心、手心、还有小便等要害部位电击,一次长达3小时多。同时遭受迫害的弟子有:王丙林、邵中业、王长龙、宋积威、高天洪。同修宋积威、王丙林被逼上下楼扛砖头(80~100斤),中午36~37度高温体验等等。被关笼的时间从6月10日开始(60天、50天、40天、20天不等)。恶警的邪恶口号是:“打死算白死(算自杀)”,这就是中国邪恶之首江XX的政治流氓团伙苟延残喘的悲劣行径,也是他们穷途末日的真实面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7/38152.html

丹东 东港市联系资料(区号: 415)

2022-04-13:东港市向阳派出所警察:
警长:陈永康手机18424535255.
周警察:18242495858
栾守军:警号604059手机15041594359
赫伟:警号602053手机15104158181
李开成:警号602204手机13050357129
程显利:警号602826手机13504154828
周兴宇(电话18242568678手机13050357129)
副所长 13941557334 肖景焕 13842571515
于海洋,东港市向阳派出所所长,警号604283
于本,东港市向阳派出所电话0415-7178736

2021-12-23: 相关人员:
邵长江15941566668,兼任东港市公安局党委书记、东港市副市长
东港市国保支队队长唐殿良:18841535353
东港市向阳派出所警察:
警长:陈永康手机18424535255.
周警察:18242495858
栾守军:警号604059手机15041594359
赫伟:警号602053手机15104158181
李开成:警号602204手机13050357129
程显利:警号602826手机13504154828
周兴宇(电话18242568678手机13050357129)
副所长 13941557334 肖景焕 13842571515
于海洋,东港市向阳派出所所长,警号604283
于本,东港市向阳派出所电话0415-7178736
向阳派出所指导员,警号604309

肖联滨 原公安局局长 手机 13841538977
孔宪敏 公安局副局长,宅电7136155手机13842578888
关志华 副局长 113942501958办公电话7144277
孙晓峰 纪委书记 13941567111住宅电话656106

宋诗和 副局长 办,7149617 手机 13898511777
冯忠国 副局长 手机 13604151555
徐福安 副局长 手机 1824151999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6-06-20: 丹东市公安局
18304159999 0415-2103201 (办) 杨耀威 局长
15804159266 0415-2103204 (办)毕亚平 副局长

丹东国保支队
13942552111 0415-2103101 (办)0415-3991555(宅)孙云涛 支队长
13704255189 0415-2103216 (办)王艳云 政委
13841593886 0415-2103440 (办)0415-2143886(宅)沙月霞 政治处主任
13842503900 0415-2103392 (办)0415-3991350(宅)杜国军 反×教大队大队长
15141575757 0415-2103395 (办)0415-2219696(宅)皱德东 反×教大队副大队长

六道沟派出所
13841596363 陶洪宇 所长
15841518666 王广成 教导员
15841557553 季平云 副所长
18741588899 高晓飞 副所长

丹东市看 守 所
13050397788 0415-6250326 (办 )0415-2885068(宅)王晶 所长
13842517800 0415-6250315 (办 )0415-4133899(宅)温志韬 政委
13050368141 0415-6250318 (办 )0415-2133528(宅)李彤 副所长
13841516691 0415-6250324 (办 )0415-2165633(宅)郎振山 副所长
0415-6250317 材料内勤
0415-6250324 值班电话

丹东市大孤山经济区公安分局
焦承君 局长,手机13904950007,住宅:6818899
尚 书 政委,办公:7508877,手机:13842529818 虚拟:658818
潘宝昌 副局长,住宅:7186228,手机:13941531233
林 伟 政治处主任,办公:7508051 手机: 13904159551 虚拟:7319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