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6-1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抚顺市 >> 刘洪昌, 男

个人情况: 抚顺红透山矿坑口

紧急成度:
迫害情况: 判刑5年,现关押辽阳铧子监狱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2-13
家庭成员: 恋人: 杜金凤(杜金风,刘洪昌母亲)
其它亲戚: 刘洪昌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11-02: 辽宁清原县刘洪昌自述几年来被迫害的事实
我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邪党非法关押的五年,此期间,我的女儿在学校受到歧视,妻子也受株连下岗失业,没有能力再供女儿读书。我女儿被迫辍学,外出打工。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过早地承担起生活的重担。我的父亲和哥哥还有两个舅舅多次遭到恶警的威胁和恐吓,正常的生活不断受到骚扰,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忧虑成疾,先后去世。

我的母亲杜金凤是一位七十岁的老人,也是一名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和我一同進京上访,被清原县驻北京办事处恶警许金荣抓捕到清原县看守所。恶警逼她放弃信仰,遭到我母亲严厉拒绝。随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我母亲绝食抗议邪恶的非法关押。邪恶的政府又停发了老人的退休金,为了生活,她只能靠拾荒为生。二零零四年我母亲和另外一个同修到农村发真相资料,再次被红透山镇派出所拘留十五天。又被敲榨了三千五百元人民币,连收据都没给,我弟弟多次去要收据,派出所都不给。

以下是我被非法关押五年被迫害的经历,也是中国大陆邪恶之徒迫害信仰自由残害同胞的冰山一角。

我于1996年信仰法轮大法,大法的法理使我身心受益,1999年7月20日邪党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我因坚持修炼,1999年9月10日被矿山610头子耿会山和单位总书记张文达、支部书记吴振友,把我押到抚顺教养院一大队洗脑班一个月,一大队地址在“章党地区”202国道旁,逼迫我写保证,被非法敲诈2700元人民币,1999年10月10日才被放回。

2000年12月16日,我進京上访维护作为公民应有的信仰权利,我前脚刚走,随后清原县610和公安局到我家進行非法抄家,还威胁恐吓我的妻子女儿,把她们娘俩吓得抱头痛哭,这五恶警把我家翻的底朝天,把我的大法书和师父讲法录音带拿走,给我妻子女儿精神上造成重大伤害。

2001年1月23日上午,我和一位同修从西单商场购买摄像机,准备到天安门广场拍摄。在中山公园下车准备走進广场,这时来一帮警察把我们截住,不让我们進广场,让我们走地下通道过长安街。从天安门前人行通道走过时,我往广场一看,里面停满轿车,到处是警察,一个遊客也没有,气氛十分紧张。我俩没敢逗留,匆匆离去。晚上,我坐车去苹果园,路过天安门广场时,看见路边和道口站满了警察和武警。这天下午正是“天安门自焚”案发生的日子。

2001年2月9日,我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市海淀区旅店不幸被捕,一个姓杨的恶警一听我是信仰法轮功的,对我的头部猛击几拳,打得眼冒金星,头重脚轻的,随后一脚踢在我的裆部,把我踢得蹲下。又把我拉起来搜身,搜走了2300元人民币,一部呼机、五盘录音带,然后用我的腰带把我绑上,用车押送我,在车里按着我的头部不许我向外看,把我押送到东城区看守所。一進屋,里面有五个警察,其中一个矮个,50多岁,秃顶,走上前问我叫甚么名字,我没有说。他恼羞成怒,抡起手左右开弓,打了我一顿大耳光,把我打得双耳鸣响,身体直晃,站立不稳。另一个50多岁瘦恶警在我面前挥舞着我的腰带恐吓、威胁我,随后把我送進监室。一進屋,犯人逼迫我脱光衣服,逼迫我蹲下,打开水龙头用凉水浇我,浇的我浑身颤抖,两腿麻木,嘴唇发青。犯人发洩完了,才把我叫出来,问我進京干甚么,我说我是信仰法轮大法的,来北京上访讲真相、证实大法,犯人一听就对我毒打,把我的胸骨给打的骨折,晚上睡觉不敢翻身,连呼吸都困难,一使劲喘气胸里像针扎一样痛,疼痛成天陪伴着我,那真是度日如年。

我被非法关押到3月12日被清原县驻京办事处许金荣、康国境、杨××接出来,交给矿山保卫人员侯××、陆××,给我戴上手铐,押我上火车带回当地。到抚顺下车时,耿会山来电话说,把我押送到清原县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一天警察带我检查身体准备教养,我利用警察疏忽大意,趁机会走脱,随后当地邪恶政府发布通缉令抓捕我。我当时上访无路,伸冤无门,有家不能回。邪恶警察多次到我父母家進行威胁、恐吓,又到我家对我妻子女儿多次恐吓威胁,在我家和我父母两家长期蹲坑等我回家好抓捕,我被迫流离失所。为了信仰我到处散发真相传单,揭露流氓政府对法轮功的栽赃、诬陷、诽谤。

2001年6月25日,我在大连市区贴真相传单,不幸被捕,被铐在一个房间的老虎凳上,其中一个密探诱骗我,叫我骂师父,骂就放我,被我义正辞严地拒绝。我在老虎凳上被铐了3个小时,随后被大连市前進派出所一个大胖子恶警开吉普车押走。進派出所先搜一遍身,扣了我的手机、身份证、信用卡400元现金、通讯本,随后打了我,把我腮帮子口腔内侧打出一个口子,还用电棍电我,然后虐待我,让我双手平举下身弯曲,進行折磨3个小时,他下班前把我双手铐在暖气管上,我被罚站一夜。

第二天胖恶警和一个年纪比较大的恶警给我戴上背铐押送到分局,强迫我在刑事拘留单上签字,随后把我押送到大连市教养院,進了监舍遭到犯人虐待毒打。

2001年6月27日我被清原县看守所所长尹长江、恶警徐明艳、艾刚,给我戴上手铐脚镣,所长一看见我就露出流氓本性。在教养院大厅里就对我破口大骂,上车出了教养院要把我拉到海边推到海里淹死,到清原县境内所长又一次脏话连篇大骂,又想把我推到水库里淹死,见我一路不吱声也就作罢了。回到看守所晚上十点多钟了。恶警尹长江叫恶警徐明艳赶快去安排,指使犯人对我动刑折磨我,犯人在恶警的指使下,把我推到墙边,按着我的头,头朝下,双手上举贴到墙上,后背贴墙上,这种姿势飞着、控着和累着我。我被折磨得双腿颤抖,大汗直淌,半个小时。随后把我转过来把我按蹲下,犯人抡起胳膊使出全身力气狠狠抽打在我的头部和后背上,一直到这四个犯人发洩完了打累为止,我被打的全身像散架子,一点力气也没有,爬上铺昏睡了过去。

6月28日早上犯人叫我下地,戴着脚镣在地上来回溜,不许停,我忍着身上伤痛,在屋里走来走去的,随后逼我脱光了衣服蹲下,端了盆从地下抽上来的凉水浇我,一盆一盆,一共浇了我20盆,把我浇得全身麻木,嘴唇发青,浑身颤抖,全身从里到外凉透心了。

随后的日子里犯人警告我,不许脚镣铁环出声,一有响就打我,就这样在恶警的指使下刁难我,犯人还让我成天下地戴着脚镣来回溜,我用一根绳子绑在脚镣中间铁环上用手拽着,就这样一步一步成天在地上溜,脚脖子都出血了,脚后跟现在还有磨出的“伤疤”为证。这就因我还坚定信仰法轮功。

7月10日恶警徐明艳把我押了出去,一進办公室,恶警赵立华在屋里,他俩开始折磨我,让我半蹲双手平举,就这种姿势不许动,动就打我,累的我满身是汗,这俩恶警见我冒汗找来一个塑料袋套在我的头上,進行取乐2个小时。随后把我押到另一个办公室,让犯人看着我,还是那样姿势,我要动就让犯人打我。这时恶警艾刚来了,这3个恶警凶相毕露,每个人手里拿着电棍,对着我全身发疯似的狂电,直到没电发洩完了累了为止。共计4个小时,把我折磨得筋疲力尽,押我回监室,走路力气都没有了,手里还拽着脚镣绳,進监室就昏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浑身疼痛。

7月15日这天,恶警尹长江進来一看见我就对我耍流氓本性,脏话满口大骂我,随后叫犯人对我动刑,这次犯人把我拽蹲下对我毒打,把我的腰踢坏了,到现在还没有好,还有伤痛的反应,当时严重的不敢直腰,不能走路。

7月20日,恶警尹长江又進来,对着犯人说:“收拾他一顿”。就这样犯人对我拳打脚踢,拳打我一顿,把我打成内伤,现在后背还痛,这天还宣布对我刑事拘留。

7月30日,县公安局一个男的和县610头子阮力宣布对我逮捕,让我签字,我拒绝,我没有罪,强加罪名我不承认的,那个男的还威胁我,我态度坚定不签,最后那个男的代签了。

8月1日我自从到县看守所后,我一直要我以前在看守所被褥衣服等物品,遭到尹长江蛮横拒绝,不给我。就这样从大连被押回来一直睡光床板上。

8月10日,恶警尹长江又進来,又对我大骂一顿,随后犯人又把我毒打一顿。还给我一个收据,说是扣我在大连教养院三顿饭钱100元。

8月15日早晨,我在监室炼功,被值班恶警赵立华看见了,就叫犯人韩才打了我一顿。

8月23日,对我下第一份栽赃起诉书,我拒绝签字,不承认。

10月份一天看守所把我和大法弟子高长英五花大绑了起来,胸前挂了一个牌,把我俩押上汽车,和一些刑事犯一起遊街,到清原县火车站广场,对我俩栽赃公审,宣布逮捕,最后绕县城一圈,押回看守所。

11月13日对我下第二份栽赃起诉书,强加的罪名我不承认。

11月28日又对我和高长英秘密开庭,没有通知家人,只有两名公诉人和两名法院人,法庭剥夺了我辩护的权利,草草闭庭,不许我申辩。

12月25日,给我的判决书中强加的罪名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我5年徒刑,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条一款之规定的。大家请看刑法三百条一款是利用封建会道门骗取钱财,所以对我是栽赃陷害,强加罪名,所以我利用法律赋予我的权利上诉,2002年3月22日驳回我的上诉。这就在邪党独裁专制国家,自称人权最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现状,将我和千千万万为信仰“法轮大法”的合法公民投進监狱迫害,邪恶政府肆意践踏人权,违背在国际人权公约的承诺,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矿山单位乘机将我开除工作,我在清原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近11个半月,不许见家人,受尽了折磨迫害。

2002年5月12日,县看守所恶警尹长江、赵立华将我押送到沈阳大北监狱暂时非法关押。2002年6月7日大北监狱将我和大法弟子王江宁、王欣、曹阳一起非法押送到辽阳铧子监狱進行升级迫害。7月份是北方夏日,白天监狱让我们在烈日下练队列,走正步,晚上犯人江文杰、孙德春不给我水喝,渴我。一天我写信,孙德春说不许写,他把我私人信件夺了过去,撕了粉碎,说是副监区长许长海让做的,我找恶警许长海,他直言不讳的承认他让犯人干的,还虐待我们一个月才让洗一回澡。

2002年12月13日,监狱强迫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写保证,因为我没有罪不写,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利,所以被我义正辞严地拒绝,恶警王建军指使犯人毒打我,最严重的一拳打在我的右眼上,眼睛被打得充血,全肿了,给我的头部也造成极大伤害。

2002年12月25日,监狱又让我们写思想总结,我在落款署名写上大法弟子刘洪昌,犯人王宇一看大怒,让我改了,不许写上大法弟子,我坚决不同意改写,他就在恶警王建军的指使下,对我头部猛击数拳,打得我头昏眼花,站立不住,造成我的记忆力减退。这就是我们为了信仰自由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的法轮功信仰者,一点人权保障都没有。

2003年7月20日,我还有大法弟子任晓北、王江宁、田晓正绝食抗议政府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一天恶警王伯达威胁我说:刘洪昌你再绝食,我就把你押送到严管小号惩罚你。我堂堂正正对他说,我没有罪,罪名是强加给我的,我是不承认的。

7月28日开始给我灌食,我善意对他们说,灌食是非法的,在国际是被取缔的,属于侵犯人权的行为。犯人在恶警指使下,把我拽倒在床上,强行给我灌食。把有小拇指头粗的管子从我鼻孔向里插,痛得我眼泪直流,在到嗓子时就想呕吐,那种滋味真是无法言表,犯人在恶警指使下竟然黑着良心给我灌浓盐水,一天三遍,就这样折磨我们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

8月12日,监狱恶警李成新命令犯人安中和另外一个犯人把我们绝食大法弟子拖架到外面,在烈日下暴晒我们。8月的天是中国大陆北方最热的日子。我绝食20多天身体十分虚弱,天天给我灌少量玉米面,多数是浓盐水,我体力不支,被暴晒休克昏了过去。恶警指使犯人把我拖到草地上,用手往我鼻孔里滴水把我呛醒,见我们没有向恶警屈服,恶警命令犯人把我拖回监舍,成立一个集训队,对我们升级迫害,我拒绝他们灌食,恶警命令4个犯人姚祝贵、崔海峰、张桂新、包永生上来把我按住,我不配合,姚祝贵使劲捏我的两腮和口腔,都被捏溃疡了。

恶警王建军、郑小丰、许长海命令犯人给我戴上背铐,把我拽倒侧卧不许动,我的胳膊被压的又痛又麻,一阵一阵的酸痛,3天3夜时间,使我彻夜难眠。将任晓北、王江宁、田晓飞戴上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弯曲着身体,也不许动。

8月18日,大法弟子王江宁抗议他们迫害,恶警王建军命令犯人张桂新给王江宁戴上头盔,用床板猛烈击打,進行取乐,还不尽兴,命令犯人包永生把一个裤衩套在王江宁头上,進行人格侮辱,大法弟子刘莹说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们,被刚進屋的监区长恶警李成新听到,勃然大怒,对刘莹大打出手,直到打累为止。

王江宁受尽了迫害,为了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一头撞在暖气片上,抗议恶警对他的虐待,头上撞了一个口子,包扎后就進入迷糊状态,眼睛睁不开,恶警郑小丰叫犯人包永生用胶带把王江宁眼皮粘住,不许阖眼,進行折磨。

8月20日,恶警命令犯人周辉拽着我给我剪了光头,不到一个星期,恶警李大海又逼迫犯人王维志、张恒权强制又给我剪光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一点人权保障都没有,从被非法关押开始,每名大法弟子身边就有两名犯人看管,不许我说话,不许下床走动,上厕所都要向坐班犯人请示,同意后才能解手,不同意就得等着,走路不许走快,走快的被骂,走慢了也不行,也得被骂。

2004年2月29日这天是双休日,恶警王建军指使犯人张恒权不许我休息,我要休息,他和犯人张路、杨大志把我劫持到其它监舍毒打五次,共计一个半小时。把我打成内伤,现在伤处还痛。

4月恶警李成新指使犯人徐建维逼迫大法弟子干活,不干活就大打出手,我被迫参加手工劳动,从早晨6点干到晚上10点,还让我们糊一种塑料盒,外面粘一种特别轻的白色粉末物质,这物质还呛人。我在监舍里一连干了15天,整个走廊和监舍都是白色物质。

2004年7月大法弟子连萍在生产监区被迫害死了,他被解剖验尸了,监狱为了封锁消息,这个月不许所有大法弟子接见。

2004年8月末,家里给我捎来大法资料被发现,剥夺了我一年接见家人的权利。
2004年9月份大法弟子范学军在生产监区被迫害死了,他也被解剖验尸了,监狱为了封锁消息这个月还是不许大法弟子接见家人。

2004年9月份,大法弟子吕云清拒绝迫害,被恶警郑小丰指使犯人李广文、李旭仲、刘兴元打断肋骨,给他打得一个月下不了床,身体受到极大伤害。

2004年12月18日这天晚上我看大法资料,被犯人王家辉、崔科发现,来抢我不给,他们将我得腰再次打伤,19日早上犯人代宝海打了我。

2005年1月份我反迫害拒绝劳动,恶警指使犯人不给我热水一周,9月15日监狱逼迫我佩带身份牌,遭到我拒绝,监狱就规定不许我们接见家人,不许购买日用品,不许我们洗澡,我被非法关押那天开始,02年是一个月洗一次,这个浴池有4米长2米宽,03年后全监区150多人,我们这些大法学员50多人都是最后去洗,每次池内只剩下半池脏水,连凉水都不给我们,而且还把我们分批洗,只能洗半个小时,看我们的犯人就催不让洗了,用这个脏水洗完大家浑身发癢。

在购买日用品时,从02年到05年给我们规定不许购买超过30元钱物品,还得申请,恶警签字后才能购买,最严重时对我们大法学员是三个月购一次日用品,大法弟子任晓北在绝食期间2个月被敲诈1500元钱,一袋普通奶粉要20元钱,任晓北在灌食时呕吐出来的食物,恶警王建军没有人性的叫犯人周辉、姚国臣再抽起来,又给任晓北灌進肚子里。大法弟子田晓飞当时在场目睹了这一切。

在通信方面,监狱对我们严格限制,信里不符合他们的意图就扣下烧毁,不许揭露他们的邪恶现实的,在会见家里人时,他们在旁边监听,只要一说与法轮功和受到迫害有关的事,恶警就阻挠不让会见家人。

2006年1月份,我们二十一名大法坚定信仰者集体绝食,抗议监狱对我们的迫害,要求还我们的权利,恶警没理,做了部份让步。4月7日副监狱长申泽群领一群科长来,一个姓范的科长厚颜无耻的说监狱从来没有虐待迫害过大法弟子,话音刚落,大法弟子刘权站起来就把自己被恶警打的经过说了一遍,恶警许长海恬不知耻的说警察打你算白打,不算伤害。

4月10日,监狱将10名大法弟子押送到生产监区迫害,2004年就有两名大法弟子在生产监区被迫害致死,请全世界善良人士关注铧子监狱大法弟子的命运,铧子监狱从2002年到2004年累计总共被非法关押58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有5名,他们是连萍、范学军、杨自忠、周德伟,还有一个姓王的大法弟子。

2005年5月1日,恶警王伯达威胁我让我写这几年在监狱的思想认识,说不写到期不放我走。被我义正辞严地拒绝了。

2006年5月19日,我获得自由,回到家里和亲人团聚,因为我坚定对法轮大法的信仰,邪恶政府指使单位开除我的工作,现在我的生活举步维艰,没有经济收入,精神和身体在被非法关押的5年里被折磨迫害的受到严重伤害,精神要崩溃了,身体多处内伤,记忆减退。

我由于在监狱不转化,不配合恶警的命令,被释放后时刻受到流氓政府的监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141583.html

2006-07-15: 辽宁省辽阳市铧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2002年入冬的一天,辽宁省辽阳市铧子监狱监区开会传达邪恶指令,進行对大法学员的迫害,要求所有大法学员写保证,服从监狱的所谓管理。大法弟子刘洪昌坚决抵制监狱的这种无理要求,遭到犯人的毒打。邪恶的暴力摧残,并没有使刘洪昌屈服。12月25日监区逼迫大法弟子写思想认识,刘洪昌在上面写上了大法弟子刘洪昌并签名,犯人一看恼羞成怒,又一次毒打刘洪昌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5/132999.html

2004-12-22:2004年8月27日,法轮功学员刘洪昌的母亲给其带的经文被查出,事后刘洪昌被关禁闭,刘母被停止接见。沈阳法轮功学员荆渔(男,31岁,被非法判10年)因母亲给其带的经文被恶警发现,荆渔被停止探视半年。2004年夏,法轮功学员曹阳(男,30岁,被非法判7年)看了新经文,声明强化洗脑作废,表示坚定修炼。2004年7月19日,铧子监狱恶警把曹阳关進小号,蹲禁闭两个多月,曹阳后被非法加期2年。

2004-02-13: 坑口工人刘洪昌2001年4月因讲真象被抓,肋骨被打断,被劫持進清原大沙沟拘留所,判刑5年,现关押辽阳铧子监狱。

抚顺市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21-06-14: 开原看守所电话:04103712881

2021-06-14: 相关人员电话补充:
铁岭昌图检察院
铁岭昌图检察院主要负责此案人电话:0410 75920651 李辉13704107749
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检察院检察长:王洪彬 13504108311
董明龙 1864105121613704907836 办公室电话024-75920085
检察院主要人员:
张艳秋13591034569
高守兴13804105556
马英13591076611
骆志强13591017166
于洪涛13941061339
杨海波13841023999
姚野13941011668
王丽卉13941086888
李明13841000866
李宇18242627779
昌图县检察院:
检察长付振和 75920901 13904103548
副检察长赵希伟 75920233 13941046656
副检察长姚野 75920667 13941011668
侦监科长刘玉莲 75920685 13504100511
侦监科王选铎 75920091 13941006880
侦监科刘长录 75920105 13700106276
侦监科裴丽 75920102 13591075858
侦监科杨巍 75920085 13591019030
侦监科郭志德 75920091 15214247869
公诉科长井煜明 75920016 13470129960
公诉科宋景田 75920682 15141859900
公诉科刘洋 75920013 13470103039
公诉科卢瑛瑾 75920013 13704109713
公诉科杨举 75920662 13704908253
公诉科候巍巍 75920016 15214284110
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政法委
政法委书记:杨宗泽13314107999
政法委副书记:贾志国13591006000
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610
副主任:白雪飞024-75822627、1389859005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辽阳铧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5/10409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