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2-0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江苏 >> 苏州第三监狱(苏州监狱,男) >> 张明毅(张鸣一), 男, 50

个人情况: 江苏省金陵石化建安公司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6-09-18
交叉列在: 江苏 > 南京市
  1.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1999-10-0 在 江苏 > 南京市 > 南京610
  2.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6-2-25 在 江苏 > 南京市 > 南京板仓派出所,南京国保肖宁健
  3.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11-11-1 在 江苏 > 南京市 > 南京国保肖宁健
  4.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15-4-4 在 江苏 > 南京市 > 南京国保肖宁健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7-31:屡遭迫害又被枉判五年 南京张明毅被劫入苏州监狱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南京市玄武区法轮功学员张明毅,在单位办公室,被单位保卫科两个人带四个警察绑架、非法关押。近日获悉,二零二一年三月下旬,张明毅被枉判五年,现被劫入苏州监狱迫害。
张明毅先生,四十八岁,江苏省金陵石化建安公司职工,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原则做好人,身心受益。修炼后,张明毅对母亲也不再顶撞了,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

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张明毅曾三次在洗脑班、两次在精神病院被关押迫害,一次被非法劳教二年。以下是张明毅被中共邪党迫害的部份事实。

两次和平请愿 在洗脑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张明毅进京和平请愿、说明真相;同年十月,张明毅再次进京和平请愿,被单位派人从北京找到劫回,非法关押在单位的安澜宾馆洗脑迫害。张明毅被逼看诬蔑法轮大法的谎言电视新闻。

张明毅拒绝向警察写“保证书”。在警察的压力下,家人着急万分,听说有的法轮功学员上访后,被警察残酷迫害,出于对张明毅的保护,把他送到南京脑科医院(精神病院),医院强制他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张明毅的身心受到很大伤害,痛苦不堪,六个月才从医院出来。

两度遭非法关押 野蛮灌食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五日,张明毅在单位正常上班,被几个警察绑架到南京市板仓派出所,当晚被劫入南京市玄武区看守所关押迫害。二月下旬,被转到南京市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

期间,张明毅绝食绝水抵制迫害,被警察强制野蛮灌食。更甚者,在张明毅被非法关押期间,他妻子也被南京国保带到派出所,并且恐吓诈骗她,说张明毅这样顽固,至少得判七、八年,还叫张明毅妻子揭发他,不然也是同犯。张明毅妻子当时说:那我就等他七、八年!

张明毅岳父到派出所找到女儿,他们问张明毅岳父对张明毅的看法,岳父说:明毅是个好孩子!就因为这句话,警察到张明毅岳父东北老家查他的档案,并且去了解是否也修大法。

二零零六年四月左右,张明毅被劫持到南京市“六一零”在南京新联机械厂伯乐宾馆的洗脑班,关押迫害。

张明毅被南京市“六一零”派人强制灌食,他继续绝食,最长的一次是连续绝食了近三十天,人几乎脱形。南京市“六一零”看到这样仍不能“转化”张明毅,就把张明毅的亲人找去,让张明毅的亲人看他绝食后的惨样。

当时,张明毅父亲看到张明毅消瘦的身形后,痛不欲生。接着是张明毅的妻子,看到后大哭,跪在张明毅面前近两个小时,要他吃东西、喝水,洗脑班的人就在旁边看着,没人上来搀扶一下他妻子。

被非法劳教 家庭破散

二零零六年六月左右,张明毅被南京市“六一零”劫持到南京脑科医院(精神病院)关押迫害了大约三十天。

二零零六年七月左右,张明毅再次被劫持到南京市“六一零”在南京新联机械厂伯乐宾馆的洗脑班关押迫害。张明毅被非法关押期间,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警察野蛮灌食。

洗脑班耍花招,利用亲人万分煎熬中想让他早点回家的心,欺骗他们,让他们以为张明毅只要配合洗脑班,就可以回家,不然就要被严惩判刑。张明毅妻子信以为真,为此专门辞了工作,来帮洗脑班“转化” 张明毅张明毅没有同意。妻子绝望状态下,精神崩溃了,疯了似的冲到张明毅面前,打他耳光,要和他离婚。洗脑班的人就站在旁边看戏,没人来拉他妻子。

经过几个月的迫害和折磨,看到家人痛苦万分的样子,当时张明毅整个人已经精神崩溃,神志不清,不辨是非了,违心的做了让他终身痛悔的事。

二零零六年九月左右,张明毅被非法劳教二年(所外执行)。期间,板仓派出所警察骚扰他,要他每月写“思想汇报”,不写就得去劳教。

略带一提,南京“六一零”把在洗脑班迫害张明毅的所有费用(包括找所谓“帮教”人员“转化”张明毅的费用)全部都由张明毅所在单位承担,并且在张明毅回单位上班后,他们还给单位施压,要加强监管。回来后,张明毅和妻子不得不离婚了。

持续骚扰、经济迫害

在非法劳教二年(劳教所外执行)期间,张明毅每月上班只发给八百元基本工资和五百元奖金,工作的担子却越来越大,板仓派出所警察还打来电话来,要他每月写“思想汇报”,不然就得去劳教。张明毅回答说:我什么也不写,你们看着办吧!在单位,提干、评职称都不可能,涨工资也受影响。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日,张明毅在上班途中,被国保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强行取指纹、采集血样、抄家。劫走了他父亲的电脑(后在他父亲的催要下归还),还到张明毅单位办公室搜查,把张明毅存放在电脑里师父的照片给删除了。警察因为一无所获,当天下午,将张明毅送回家。

中共邪党十八大期间,南京市“六一零”和国保给张明毅单位施压要加强监管,十八大结束才让他上班。

现如今,张明毅因坚持信仰,再被非法判刑五年,现被劫入苏州监狱迫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31/屡遭迫害又被枉判五年-南京张明毅被劫入苏州监狱-428947.html

2021-07-26: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法轮功学员张明毅被关押在苏州监狱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法轮功学员张明毅,男,今年50岁。2019年9月底在单位办公室被恶人绑架带走,随后被抄家,抄走了打印机及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后一直被非法关押。直到2021年3月下旬被枉判5年,现被关押在苏州监狱。详情有待了解,请有知情的同修补充信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6/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28721.html

2019-10-05: 张鸣一,男,四十多岁,江苏省金陵石化建安公司职工, 9月27日下午3点多,建安公司两个保卫科人员带四个便衣警察闯到办公室绑架了张鸣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5/二零一九年十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94222.html#19104232847-23

2015-09-24: 被关洗脑班和精神病院迫害 南京张明毅控告江泽民
江苏省南京市法轮功学员张明毅,是一位工程造价员,他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他经常遭到骚扰、绑架,两次被关洗脑班、送精神病院,还被非法劳教,妻子也被迫离婚。张明毅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现年四十二岁的张明毅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正式修炼法轮大法的。在此之前因我对修炼挺感兴趣,和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还专门去拜了师,但是总感觉没有什么太大的提高,好多事情还是不明白。后经过朋友介绍开始接触法轮大法,只看了二遍《转法轮》,以前在修炼中不明白的事情一下全明白了,又看了几遍后,感觉整个人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有一种说不出的超然愉悦的感觉,非常美妙,同时也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返本归真的道理。当时就恨自己怎么这么晚才得法。

修炼以后,我母亲说我不再跟她顶撞了。我在单位工作也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我父亲对此非常高兴。而且在工作中,遇到什么问题,感觉智慧总是源源不断地出来,使我很快找出问题的原因解决掉。单位的同事们也都象对待家人一样对我很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我得知开始迫害法轮功时,我当时天真的以为是国家领导人不接地气,不了解情况,于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到北京上访,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在北京遇到很多同样目的的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因为不知道怎么去做,所以大家各自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了,有的去了信访办,有的去了天安门,我去了在金水桥的外国大使馆,我觉得外国大使说的话应该会引起国家领导人的重视。在大使馆外,我遇到了一位黑人小伙子,他会汉语,知道我的来意后,友善的对我说:我是大使的儿子,你回去吧,(电视诬蔑的报道)我们都已经录像了。我听了很高兴。后来因为我带的钱也快花完了,于是就回南京了。

回来后的一个月,迫害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更严重了,于是我决定再去北京上访。第二次上访被带回南京后,我也没能幸免,和亿万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一样被卷入长达十六年的浩劫之中。

说明:下面写出的我被迫害的具体情况,只是作为起诉被告人江泽民的犯罪事实和依据,里面涉及到的所有人员和单位不是我起诉对象,因为他们(甚至我的家人)中很多人都是被谎言欺骗的,也是被迫害的,也是受害者,我真心希望他们也能跟我一同起诉被告人江泽民。

家人被迫将我送进精神病院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第二次去北京上访被带回后,非法关押在单位的安澜宾馆,由单位派人日夜看管。

一九九九年十月底甘家巷派出所警察毛某等人到安澜宾馆,逼我一起看诬蔑法轮大法的谎言电视新闻,并问我是什么想法?我当时回答他们:正的邪不了,邪的正不了。他们互相看看后就回去汇报了。我父亲知道后,着急万分,他早就听说有的法轮功学员上访后被警察残酷迫害,出于对我的保护,把我送进了南京脑科医院(精神病院),在医院待了半年才出来。

两次被关洗脑班及精神病院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五日,我在单位正常上班,被几个警察绑架到南京市板仓派出所,并被非法抄家。南京国保大队肖宁健抓着我的衣服就要施暴,被我推开。当晚我被送到南京市玄武区看守所。期间我绝食绝水抵制迫害。

二零零六年二月下旬,我被送到南京市看守所,期间我继续绝食绝水抵制迫害,被警察强制野蛮灌食。更卑鄙的是: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妻子也被南京国保带到派出所,并且恐吓诈骗她,说我这样顽固至少得判七、八年,还叫我妻子揭发我,不然也是同犯。我妻子当时说:那我就等他七、八年!我岳父到派出所找我妻子,他们问我岳父对我的看法,我岳父说:明毅是个好孩子!就因为这句话,他们到我岳父东北老家查他的档案,并且去了解是否也修大法。

二零零六年四月左右,我被转到南京市610在南京新联机械厂伯乐宾馆的洗脑班。期间我绝食绝水抵制迫害,被南京市“610”派人强制灌食,我继续绝食,最长的一次是连续绝食了近三十天,人几乎脱形。南京市“610”看到这样对我不行,就把我的亲人找去,让我的亲人看我绝食后的惨样。先是我父亲,老爸看到我消瘦的身形后,痛不欲生。后来是我妻子,她看到我的惨样后大哭,跪在我面前近二个小时要我吃东西喝水,洗脑班的人就在旁边看着,没人上来搀扶一下我妻子。

二零零六年六月左右,我被南京市“610”送到南京脑科医院(精神病院),大约三十天。

二零零六年七月左右,我再次被转到南京市“610”在南京新联机械厂伯乐宾馆的洗脑班。洗脑班耍花招,利用我的亲人们万分煎熬中想让我早点回家的心,欺骗他们,让他们以为我只要配合洗脑班,就可以回家,不然就要被严惩判刑。我妻子信以为真为此专门辞了工作来帮洗脑班“转化”我,我当然没有同意。我妻子绝望状态下,精神崩溃了,疯了似的冲到我面前打我耳光要和我离婚,洗脑班的人就站在旁边看戏,没人来拉我妻子。经过几个月的迫害和折磨,看到家人痛苦万分的样子,当时我整个人已经精神崩溃,神志不清,不辨是非了,违心的做了让我终身痛悔的事。

被非法劳教 家庭破散

二零零六年九月左右,我被非法劳教二年,有一位良心警察出面帮助办理了劳教所外执行。

回家后,我情绪一直很低落,修炼也放松了,一直处于这种消沉颓废状态当中,不能自拔,好几年都没有振作起来。心里极度痛悔和屈辱也不想跟别人说话。虽然对家人也是百依百顺,但是跟他们交流很少。

南京“610”把在洗脑班迫害我的所有费用(包括找所谓“帮教”人员转化我的费用)全部都由我所在单位承担,并且在我回单位上班后还给我单位施压要加强监管。回来后我和妻子还是离婚了。

绑架、骚扰、经济迫害

在非法劳教二年(劳教所外执行)期间,我每月上班只发给八百元基本工资和五百元奖金,工作的担子却越来越大,板仓派出所警察还打来电话来要我每月写思想汇报,不然就得去劳教,我回答说:我什么也不写,你们看着办吧!在单位,提干、评职称都不可能,涨工资也受影响,我现在的工资在本科室里只比一位八十八年出生的新同事高一点。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日,我在上班途中被国保人员绑架,带到南京市一家派出所(整个过程很突然,我都没记清是哪个派出所),派出所几个警察在我严厉拒绝的情况下,强行取指纹,采集血样。期间被非法抄家,拿走了我父亲的电脑(后在我父亲的催要下归还),还到我单位办公室搜查,把我存放在电脑里师父的照片给删除了。警察因为一无所获,当天下午将我送回家。

中共十八大期间,南京市610和国保给我单位施压要加强监管,一直到中共十八大结束才让我上班。

二零一五年四月四日,我陪父母回老家,在南京火车站被几名便衣拦住非法搜查行李。我问他们干什么?其中一个带头的说:怕法轮功上北京自焚。我说:天安门自焚是造假,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现在已经遭报了。他们一无所获就让我走了。

在这十六年的浩劫之中,我的家人也受到很大的精神伤害,整天担心我出事。过年过节或敏感日相关部门还打电话骚扰我的家人。我父亲是厂工会主席,经常要去协调职工的矛盾,有职工对结果不满意就对我父亲大声吼叫:你儿子还炼法轮功!我和家人在社会上无辜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4/被关洗脑班和精神病院迫害-南京张明毅控告江泽民-316200.html

苏州第三监狱(苏州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571)

2019-03-28: 苏州监狱电话:
监狱长室:0512--65215988
办公室:0512--65225635
政委室:0512--65212988
狱政科:0512--65212386

2011-11-17: 苏州监狱:
政委夏苏平,副监狱长吴伟、教导员唐勇俊、副教导员王壮进张传叶,主任刘京龙,教育科科长薛全虎、教育科副科长丁志军。方强劳教所:书记于永海,大队长季华及教导员魏云、恶警魏红惠、潘月华,孙强。

苏州市政法委前书记陈振一,现书记邱玲梅。
苏州市公安局前局长邵斌华,迫害大头目副局长姜苏委已遭恶报死亡。
苏州市六一零:前主任顾利群、现主任陈度,副主任李立国,处长何小弟包勇,苏州吴中区公安局长:张璇,吴中区六一零主任仇全官吴中区六一零副主任张震华李秋才、国保大队长包建方,吴中区法院院长钟毅,郭巷派出所。

2008-03-24:
相关恶警情况:
吴伟: 副监狱长
王壮进:副教导员,电话 0512——65241051
唐勇俊:教导员, 电话 0512——65241051
刘京龙:主任, 电话 0512——65241051
薛全虎:教育科科长 , 电话 0512——65212067
丁志军:教育科副科长,电话 0512——65212067
2006-12-25:
相关电话:

苏州大学附一医院脑神经外科:0512--65223637转8162
医院主治医生 :王峻峰、电话:13013870656
苏州大学附一医院院长室:0512----65238033
苏州大学附一医院总机:05612--652233637

恶警名单: 苏州监狱副监狱长:姓吴 警号:3205006
苏州监狱教改科科长:姓薛 警号:3205066
苏州平江区检察院住监狱监察室江科长

苏州监狱电话:
苏州监狱监狱长室:0512-65215988
苏州监狱政委室:  0512-65212988
苏州监狱狱政科:  0512-65212386
苏州监狱办公室;  0512-6522563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