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2-07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江苏 >> 南京 玄武区 >> 汪建巧, 女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6-08-07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1.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16-5-31 在 江苏 > 南京 玄武区 > 南京610肖凌键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8-03: 法院外被暴力绑架 汪建巧腰椎骨折
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南京玄武区法院在锁金村第一法庭非法庭审熊桂珍等六名法轮功学员,张赞宁等多名律师的辩护有理有据,令法官与公诉人哑口无言。

南京市610与公安局不惜浪费人力物力,动用上百武警荷枪实弹阻止民众旁听,法院四周布满南京市及各地区610人员及便衣警察。南京法轮功学员汪建巧女士当时有事路过,被绑架迫害致腰椎骨折,并被非法关押二十三天。

下面是汪建巧女士诉述被绑架迫害经过:

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听说当天要庭审法轮功学员,有著名律师张赞宁和北京律师要出庭辩护,正好有事路过板仓村花园路玄武区法院,认出了八年前认识的南京国保大队的肖凌键,就主动和他打招呼……

谁知他(肖凌键)突然问我:“你怎么来了,你一个人来的,你干什么来了?”我说我是路过,一个人来的,听说律师张赞宁要为法轮功人员辩护。”他说:“你认识张赞宁吗?”我说不认识,一边走一边说,他又问我四个月前的某天的事情,我说记不得了,谁知他突然对另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说:“这个人交给你了。”

那个人随时就对另一个人说把车开过来,几秒钟后车子开过来,不说什么原因就叫我上车。我当时一下子就愣住了,不肯上车。当时就上来了二、三个男子强行拉扯我上车。我不肯上车,并说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凭什么强行叫我上车。这时有个中年男子把我左手臂反背架飞机式往下压,另一个男子拉住我另一个膀子强行往车里拉,强行抢下我的背包,另一个女的也上来把我拉上车,当时鞋子都被他们拉掉了,腰部当时就被强扭压着硬往车里拉,造成当时腰疼的很厉害。到了车上,二个人架着我一直开到湖南路派出所,到派出所就把我带到审讯室里,叫我坐在审讯椅子上,检查我的包,在包里翻出法轮功书和《明慧周报》、《法网在收》、护身符等。当时我的腰越来越疼,疼得腰都直不起来,他们不顾我腰疼,并且非法盘问我,叫我讲出宣传品和书的来源,我不肯说,又问我四月某天的事情。后来,过了一会儿又强行上来两个人,可能是湖南路派出所的人抓住我两手臂,强行验血,我把手放在口袋里,他们硬把我的左手拉出来强行验血。

听说随后中午就派人非法抄我家和我母亲家,在我家抄走了三十几本大法书和师父的照片以及我抄的大法书,修炼心得和发正念的内容,在我母亲家又非法抄走了几本大法书和真善忍好挂件和师父照片。我母亲已是近九十岁人了,修炼法轮功已有十九年了,当时身体患有多种疾病,医院无法治好的骨质性关节炎、(两手指关节肿得握不起来痛)全内脏下垂、胃十二指肠溃疡、肩周炎,腰椎也不好(经常腰疼)、大脑四面缺氧供血不足、白内障,眼睛要戴四百五十度老花镜炼功后都逐渐好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失去集体炼功的环境,就一直在家炼,没有出来过。二零零八年我被非法抓捕后,受到惊吓,精神受到刺激,这次又非法抄她家当时莫名其妙,看着他们搜走了她看了近二十年的大法书说不出话来。

当天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就把我关在湖南路派出所,办案人员是鼓楼区国保大队的潘军和一个姓徐的女子,还有刘静波,整个一个夜晚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在这天夜里我腰疼得坐也不行,睡也不行,站也不行。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来人说要拘留我,并且送我到南京市看守所。当时我丈夫来了,我告诉了他我腰受伤,疼得很厉害的情况。我丈夫当时就提出要检查腰的情况,鼓楼国保送我到看守所的人说不行,在我丈夫坚持下,他们说请示领导,后来同意了叫我丈夫到武警医院去等。一共三个人把我戴手铐押到武警医院,到了那儿检查了他们需要的监管人员体验表的项目后,不同意检查腰了并说到看守所会检查的。我丈夫当时就不同意,但没办法。把我押到看守所时,看守所医生看我腰疼得直不起来,就问了情况说看守所没有拍片子设备,还是要到医院查检一下,并说六十多岁人了,骨质疏松很难说。后来他们没办法就又把我带到武警医院拍片子。片子结果出来时,他们说没问题吧,拍片子医生说有问题,他们又到外科医生那里写诊断病历说是陈旧性扭伤,当时病历也不给我看,又把我带到看守所,看守所医生看了以后说,我这腰要平躺卧床休息。

在看守所的七天中,我腰疼得很厉害,无法正常按照看守所规定的要求做,看守所还是按照他们的规定按手印留指纹、照像、提审,在这期间鼓楼区国保大队办案人员潘军和一个姓徐的女的,二、三提审,在我腰极度疼的情况下,还是坚持的提审,我没有说出他们想追问书的来源和宣传品来源。

六月八日也就是被非法拘留一个星期后,看我腰实在不能正常在看守所里呆,我也多次提出腰很疼的情况。一个星期都无法洗澡,生活不能自理,就同意让我回家,潘军和姓徐的女的就来说“取保候审”送我回家养病,可是后来就直接把我送到鼓楼区豆菜桥洗脑班,并说你不交待我们问的问题就叫你到这里来说。当时到洗脑班我腰疼得直不起来。这一切洗脑班的陪护人员都亲眼所见。

当时我又要求打电话叫我丈夫过来,他过来后我告诉他腰的情况。他并不知道,因为办案人员一直告诉他没问题。后来他看我腰疼的情况,提出要做CT检查,洗脑班王科长当时同意了。到六月十三日做了CT检查,CT报告出来诊断L2腰椎压缩性骨折,医生又要坚持再做核磁共振检查。到六月十九日又做了核磁共振何时,结果仍然L2腰椎压缩性骨折。

我丈夫又问了医生伤情程度,医生说属中度,要求静养卧床平躺三个月后复查。在这种情况下610洗脑班还要我写承诺书才放我回家养病。在610洗脑班里,每天还要接受所谓转化交谈和办案人员潘军非法审问,潘军到洗脑班来叫我上楼去接受审问,我不同意,他威胁吼叫说,网上曝光了这件事,你炼法轮功我就抓你。在生活上还要坚持天天上楼上厕所,在强忍疼痛的情况下,坚持自理,洗澡尽量不愿意麻烦陪护人员,洗衣服是说好陪护人员去漂洗,晾晒,一直关押了半个月,看我腰疼厉害实在不行,才在我要求下同意我回家养病。

临离开洗脑班之前,办案人员又换了一个姓刘的。那个姓徐的说你先回家养病,如果你回去后,网上有我被迫害造成腰椎骨折的情况就算在我头上,并威胁我不准和功友接触。据姓徐的说那个刘静波当时反背我手臂压着伤了我的腰,他的腰都疼了,还贴了伤湿止痛膏,可想而知他强行压我腰时用了多大的力。

这就是整个二十三天中,我腰椎骨折后受到的折磨和造成我腰椎骨折的原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3/法院外被暴力绑架-汪建巧腰椎骨折-332357.html

南京 玄武区联系资料(区号: 25)

2021-12-01: 涉嫌犯罪的单位与警察:
南京市公安局 地址:白下区洪公祠1号、电话025-84420114、025-84421982;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 地址:南京市浦口区江浦街道黄山岭路19号,电话025-58140014
浦口分局珠江派出所,
地址:南京市浦口区江浦街道珠江路8号
电话025-58882292 /58140700
玄武区检察院 地址:玄武区花园路6-18号
电话:025-52317668 83604426
南京市公安浦口分局珠江派出所十七人:陈元(负责人)、彭永林(报
案人)、王天明、杨光、肖子雄、张祥、廉斐、王斐、张江德、夏天宇(音)虞传健、王晓华、张楠、孙旭,
主办警察:王衍、李梦吟(女)、张中副所长;
浦口分局物证鉴定二人:方冰、李龙;
现场勘验三人:张平(分局刑警副大队长)、张钒、张占东;
浦口分局网安大队三人:缪中秋(副大队长)、姜开锋、经国;
玄武区检察院检察官:马忠文 电话:025 -52317611
玄武区法院法官:方田法官 电话:025-83185115

2017-11-16: 玄武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025-84418110
玄武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徐恒,18061781898
玄武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队长:李建华 18913861900
玄武区政法委,地址:玄武区红山路196号,邮编210028,电话:025-83682458
玄武区610办公室,电话:025-84482044
杨益民,玄武区610主任
杨长轮,玄武区610副主任
戴景伦,玄武区610办公室成员 18913861227
李新庄,玄武区610综合处
玄武区公安分局,地址:红山路196号,邮编:邮编210028电话:025-84421114
冯苏,玄武区公安分局局长 18913839666
吴晓马,玄武区公安分局政委:
宋建军,玄武区公安分局副局长18913860285
王光明,玄武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韩祺,玄武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