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2-0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张家口 宣化区 赤城县 >> 吴守枝(吴守芝,吴树技), 女, 45

吴守枝(吴守芝,吴树技)
吴守枝(吴守芝,吴树技)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东卯镇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2-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1-16: 河北农妇吴守枝曾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我叫吴守枝,今年五十二岁,家住河北省张家口地区赤城县三道营村。

河北省赤城县法轮功学员吴守枝
河北省赤城县法轮功学员吴守枝

我从小就疾病缠身,胃病,头疼好多的病,生活的无比痛苦,身体也日渐衰退,在生命关头,一九九八年九月,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人,身心受益巨大。

四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然而我炼功不到一年,江泽民流氓集团就开始迫害法轮功。我曾四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第一次是家人花五百块钱把我赎回来的,只要是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都要交钱或被强制奴工,才能逃去中共的迫害,我不交钱,后来他们就把我送去修村里的路,后来我家人给了五百块钱才把我放回家。

第二次我被绑架是因为修炼法轮功的姐姐去北京上访被警察绑架回当地,我又被骚扰,后来我和姐姐一起交了五十块钱才放我们回家。

第三次和第四次都是因为北京邪党开会,我又被当地恶人绑架,先后交了两次钱才把我放回家,第三次四次一共交了七百元。

二零零一年,我给当地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人举报,后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在看守所那里的狱警不让我们吃饱饭,我们十多个人吃半盆小米饭,我们十多个人拿勺子轮流地吃。

在高阳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一个月后,我被非法劳教三年。看守所狱警劫持到河北高阳劳教所,劳教所不收,乡里的恶人苏友给劳教所送礼、送旌旗和三千块钱,劳教所就同意关押我。

演示图:电棍电击

到劳教所的第一天,我被关押在四楼,狱警就开始迫害我,用电棍电我的手,电我的嘴。我站不住一下就坐在地下了,狱警又把我架住摔在地下,拉下我的袜子,两个电棍就插在我脚下电,我两个肩膀被两个狱警踩着,两条腿也被狱警踩着,我一点也动不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才被狱警拉起来了,弄到三楼的监室。

后来狱警指使犹大“转化”我。我被他们迷惑认为“转化”是符合法的所以就“转化”了。后来我去打饭的时候,头脑不清醒了,本来我是被关押在三楼,我走错了去二楼了。从那以后我的头里边就很疼,是被狱警电的。

在劳教所我还被强制奴工、喂猪、弄棉花、种西瓜,成亩地种玉米,干好多活。在屋子里边的时候还要被强制洗脑,还累,还吃不饱。

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我在劳教所写了重新坚定修炼的声明,之后,恶人又继续迫害我。女警樊苗璐(音)拿电棍电我的嘴,三根电棒都没电了,就换个手摇发电“千层棒”电棍电我。然后狱警就打了我两下,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狱警把我拉回床上。从那以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头脑里什么都没有,就大喊大叫的。

我后来一直神志不清。狱警就把我铐到了床上,好多犯人、“转化”的人打我,用脚踹我。在劳教所我一直是那个状态。一直铐了我八个月。还被铐到厕所。

后来同修出狱后,告诉我家里人我的状态。弟弟托关系,花了好几万的钱,还送了好多的礼,才把我从劳教所弄出来。我在劳教所被迫害了一年半。

回家后,家人先后四次把我送到精神病医院治疗。后来我才慢慢就神志清醒点了。后来我又修炼大法,慢慢地身体也康复了。乡里的恶人还来骚扰过我。

二零一五年,我也参与了诉江,控告江泽民对我犯下的罪行。

我是一个农村很普通不过的老百姓,只因为修炼法轮功,我和我的家人都承受了巨大的邪恶迫害。我们的家庭本来就不富裕,因我被迫害中,家里花了上十万块钱。

我没有什么文化,今天能写出这么多字,就是一念,曝光邪恶,目的是为了让世人明白中共是怎么迫害一个善良的农村妇女的。希望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不要再作恶,守住做人的底线,找回善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6/河北农妇吴守枝曾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337758.html

2015-05-07: 红色恐怖下的苦难岁月
张家口市赤城县法轮功学员遭残酷迫害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7/红色恐怖下的苦难岁月-308572.html

2006-08-06: 一个农民之家和本村学员受迫害的事实

我是吴凤银,河北省赤城县东卯镇大法弟子,1997年腊月得法。我妻子是1996年10月得法。她没有文化,不认识字,开始时《转法轮》无法读,只听录音、看录像,我就教她念书。我们一起学法修心,法轮功使我们全家身心受益,所以我们相信大法,坚定修炼。1999年7.20法轮功突然被迫害了,不让炼功不说,还那么严重的迫害我们。下面是我亲身经历过和发生在我周围的迫害,我把它写出来。

1999年7月21日夜间11点30分,中共刚刚开始全面迫害,县公安局就把我妻子带到镇政府大院看管起来,全镇有几十人,我村的王九有、明清华、刘淑琴、卢正莲、闫书梅、吴桂花也被抓了。后来又发出通知取缔法轮功,还给定罪,在全国电视播放。我们都是炼功人,知道中共政权说的都不是真的。7月24日中午,县公安局把我叫到村办公室,逼迫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7月29日村办公室通知说,炼法轮功的都被村干部监管了,规定了哪个干部看管哪几个炼功人,不准炼功、更不准外出。

1999年8月村政府擅自非法对我们罚款:去过北京的罚1000元,没去的500元,老年与儿童罚50元,不交钱就去镇里修道路。还说法轮功是什么“反革命组织”、“非法组织”。因为我上班,交了500元;女儿小交50元;妻子不交,被强迫去镇上修道路20多天。她在那里干活却没有住处,就住在荒废了的水电站里,自己买饭吃,每天还遭到镇书记苏友和610办公室主任李值文的辱骂。

10月29日村里的几个大法弟子被从北京抓回来,镇书记苏友把我的二姐夫铐在树上拼命打,他自己打不动了又让别人接着打,还辱骂他们。这次又对我们村的大法弟子罚款每人50元,还让我们每天都得到村里签名2次。我们家距离村3里山路,每天被他们折腾。2000年4月26日,我们村的10名大法弟子被弄到镇上,每个人都被打的很重,有的打完了很长时间都不清醒,后来又每人罚款150元,才让村书记去把村里的人接回家。

2000年6月2日,镇书记苏友、镇长陆安龙、县公安局去北京把大法弟子乔连英押回来,又把我们炼功人都弄到村办公室。乔连英被镇上的恶人暴打倒在地上,还不准我们拉她。镇书记苏友说不准动她,死了拉出去。乔连英被罚5000元,钱没借够,交了4300元才让回家。苏友他们还说什么不交罚款就要往看守所送,要判刑。

过了不久,由于大法弟子刘淑琴去北京上访,被从大兴女子劳教所押回,于是闫书梅、张书娥、赵玉娥、卢正莲和我都被叫去,镇书记向赵玉娥丈夫于河勒索钱。于河不炼功,还是个中共的党员。他说我找不着钱,苏友竟让派出所所长王方生打他,把他的脸都打成黑青的。苏友和王方生用一副铐子把于河和卢正莲铐在一起,拉到镇里,大小便都不给开铐子。一男一女一起去大小便,这都是东卯镇镇书记苏友干的卑鄙事。到26日中午才开铐子将人放回家。

6月26日晚上苏友和派出所的王方生把几个大法弟子打的死去活来,强迫她们交待谁是主谋。她们承受不住,说我妻子是主谋。

27日我在家施了一天化肥,28日去挖自来水沟,离家有6里山路,中午没回家,晚上5点还没下班,又饿又累。镇书记和派出所的又把我们俩带到镇政府大院,把妻子给铐在汽车前的保险杠上,起不来,也坐不下,要小便,苏友都不让开铐子。29日中午1点县公安局一科科长高全平把妻子带到县拘留所,7月6日把我和我姐姐也送拘留所。问我们还炼不炼了?我们都说“炼”,苏友一看勒索不着钱,又没法放,就回镇找我们亲人,编谎言骗说你们快去吧,要判刑呢,你们少交点钱,我给办理。就这样,孩子跟她舅舅去了又请高全平吃饭花了700元,又交苏友800元钱,车费饭费共花了2500元,才把我们俩接回来。

11月3日,村书记、610办公室的李值文、镇副书记马献玉又找我们说不让炼,还把刘淑琴、吴桂芳、闫书梅三人送去劳教了。3月3日,妇联主任、610的干部找我们去村里签名,每天两次,缺一次罚款50元,一直到3月15日。

4月的一天,镇“610”李值文、古卫东来我村骚扰法轮功学员,我妻子正在外地接树,没在家,他们租车硬是在夜里11点不出示任何证件,私闯民宅把她拉回来。在村妇联主任家里看着,不准她打工,不让回家。2001年4月27日,司法局的干部老王到村办公室给我们8名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逼我们从24日每天到村签名2次,一直到5月4日。

5月8日镇610李值文、古卫东闯到我家,我们正在吃饭。我们给他们讲真相,可他们根本不听。他们看到我家西屋有师父照片。过几天又把我们集中到镇里,他说我家有师父照片,就开车来我家找。我女儿没找到,他们就威胁孩子,还逼孩子骂师父,孩子不肯,他最后说,你要不骂你们师父,你骂我几句。这就是共产党的干部,竟逼孩子骂人。

5月9日晚,村干部、610来找我们5个法轮功学员去村里“开会”,说“开会”是谎言,目地是迫害我们。镇干部张树、明臣、古卫东在场。他们说明天要再加大力度看管。当时我们村唱戏,镇干部、县公安局、司法局的都来村里安“卡子”,让大法弟子每天到村办公室签名。上午签名出来,在马路上正碰上镇书记苏友和派出所米常帅,苏友开口就骂:你们他妈的谁踏出三道营子一步,我就砸折你的腿。我妻子问:书记,是谁规定的?他说就我规定的,说着上前就打了她两个耳光。

围观的人很多,有一个人拉他一下,意在提醒他别太过份。于是他让所长把我妻子铐上拉走。所长知道理亏,又加上马路上人太多,没有动手。接着把她们几个送回村办公室,关起来了。没有床,她们在地上坐了好几天。因为书记苏友家就在村旁边,一有时间就去骂她们一通,隔一会又去骂一通,一直关到12日。下午把我村炼过法轮功的都集中起来,共38人,让每个人骂我师父10句,骂了就放回家;不骂的站一边,最后还剩我们8人。13日上午拉到镇会议室,除了东卯镇的还有中碌碡湾的,共19人。白天让干活,晚上又打又骂。

县610在雕鹗镇办了一个洗脑班,食宿自理。把中碌碡湾张文生、王方亮送洗脑班了,后来剩11人,又要罚款,交罚款就回家,不交罚款就在那儿关着。黑夜在椅子上坐着。这次罚款全是威胁家人,说你们不交钱就往外送,这都是反革命,得判刑。有钱的多要,没钱的少要,最多的罚3000元,最少的200元。我妻子被关20天,因睡凉地、喝凉水,被迫害的走不了路,他们没办法只好给送回家,却不让我回去,只好由孩子看着她妈。后来孩子找他要人,镇书记一看剩我一人了,说少交点可以,告诉610的李值文,第二天孩子交200元把我接回家。我是最后一个,这次共被关28天,饭钱200元。

2001年2月2日,又让我们去村签名,不去的缺一次罚款50元。这次我和妻子没去,2月6日白天村书记李桂存给捎口信3次,说不来签名晚上我去拿罚款。到了晚上真的来了,问我怎么不去,我说:忙没有时间。他又说:我一汇报一会儿苏友就下来。我没有理他,他就回家了。后来听别人说他到街上就骂:他妈的共产党连法轮功都弄不了。

2002年9月13日,苏友带人闯到我村大法弟子的家中,将我村在家的8名大法弟子抓走(还有别的村2名,共10名)送劳教。苏友扬言说,我送的那10个人,每个人最低不能少于3年劳教,他还说我借钱送礼也要把他们送走。结果都判了3年。紧接着又把全镇所有大法弟子都集中起来办洗脑班,对大法弟子又打、又骂,前后迫害2个多月。

这10名大法弟子13日当天都被非法送到拘留所,11月1日又送保定市高阳劳教所五大队。当天,他们就不同程度的受到迫害,有的被打的大小便都失禁了。后来吴守枝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张树梅至今大脑不清醒;赵玉娥被迫害的血压高,保外就医。劳教所用尽各种酷刑,在野地挖2米深坑“活埋”;用火烤;冬天铐在外面冻,夏天在室外高温下暴晒;用电棍电;地上泼上水,用电话摇;捆绳等等。2004年3月3日上午10点,米常帅、石金龙、乔龙、小张、李桂存、李如,还有一个人不认识的,没有任何证件和手续,非法搜我家一遍,拿走一盘录音带,还让签“三包一”责任状。

每次到他们说的什么“敏感”日,元旦、中国新年、“4.25”、5月13日、7月1日、10月1日,还有什么两会啦等等,他们都会到大法弟子的家中骚扰一通,搞得大家鸡犬不宁。就是他们在破坏宪法和各种法律,执法犯法,贼喊捉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6/134942.html

2004-11-03:在2003年10月以后,吴守芝、曲小英、×景芝、一个有残疾的学员(姓名不详),分别陆续被同时用几根电棍电击,精神已失常。特别是吴守芝从2003 年10月27日被6根电棍电成精神恍惚,劳教所不但不给治疗,反而说她是装的,叫吸毒犯人看管,并唆使犯人每天打骂她、电她长达两三个月之久,使一个健康、清醒的人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随处拉,神志不清、精神失常,瘦得成了皮包骨。家人向劳教所要人,劳教所不但不放,还对家属说:“放人?拿一万元钱就放!”它们害怕承担责任,于2004年2月对其家属勒索钱财后放回。该学员至今尚未恢复正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3/88190.html

2004-10-07: 中国河北省高阳劳教所里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惨无人道的罪行,很多大法学员都受过各种非人的折磨。有的被九根电棍电好几个小时,有的将大法学员同时铐住双手,再用脚使劲踩手,使手铐嵌入肉内,大法学员徐素霞就是其中一例。有的恶警假惺惺的问学员以前哪得过病,然后就专往那个部位踢、电,大法学员武树花就是一例。更有甚者用活埋(真埋,但不埋死)来残害大法学员,肖长英就是─例。把人往火堆里推烧,刘艳香等人遭此酷刑。有的被恶警往眼睛、嘴上抹辣椒,有的恶警打大法学员打累了就叫刑事犯打,刑事犯打累了就用钳子拧肉。李文平是省劳动模范,××党员,也遭受了很多折磨:打、骂、电刑,八天八夜没让睡觉。易景芝、吴树技被折磨成精神病。吴树枝在办理保外就医时还被勒索一万元,家属才将人领走。还有承德市的王亚平和怀来县的陈红平,她们均因遭受迫害,于2004年回家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张秀英被打得耳聋,刘桂珍被打得嗓子发不出声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7/86004.html

2004-09-18:2002年9月××党16大前夕,河北张家口赤城县610办公室怕大法弟子進京上访,便带领该县东卯乡派出所所长米长帅、乡书记苏友等十余人于9月某日到我家欺骗我及家人说要接我到乡里“学习”,并答应晚上就送回来。我及大法弟子吴旭银、吴守枝、张书梅、乔连英、赵玉娥、闫书梅、芦正莲、刘书琴、翟桂花、张玉珍等11人被接到东卯乡里后,就被直接送到赤城看守所里,在那里大法弟子十几个人半盆饭,只够两三人吃,只有一个汤匙,二餐不得温饱,10月底的一天,他们让我们签名,问干什么,说不知道,后来才知道是把我们判了劳教,并且也未给家属和本人下判决书。
2002年10月31日,我及大法弟子吴旭银、吴守枝、乔连英、赵玉娥、张书梅、刘书琴、闫书梅、翟桂花、张玉珍及龙门所还有一人共11人连夜被送往高阳劳教(夜里走时说送我们回家),其中大多数被判劳动教养三年(这也是在高阳恶警给我们上刑时才说出来的)。

11月1日中午到高阳劳教所后,我们被强行扒光衣服、撕开被褥检查之后,又让我们十人(吴旭银在男队)在四楼排队站着等待处理,不让蹲也不让坐,我们中五十多岁老太太居多,从中午一直站到晚上干警们吃过饭,只要蹲,身边的干警就拳打脚踢,晚上以杨泽民为首,胡大队长、段广慧、魏红玲的丈夫、刘桂丽、马莉、叶队长、赵袁等十几个人闯進屋里,手里拿了七八根电棍一个个的审问,强迫“转化”,开始了对大法弟子们施暴,几个人把学员吴守枝电得晕死过去之后又揪起来接着电,其余人还不能看,只能听到吴守枝的惨叫声,恶警听到弟子不愿放弃修炼,仍要坚持炼功,一下就拳打脚踢,用电棍电人。电棍啪啪的闪光声,恶警疯狂的拳打脚踢声,学员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乱作一团,气氛恐怖至极。那里简直成了人间地狱。
我第二次被关進这里,恶警们变得更恶了。与我同被劳教的两个同乡学员很快被邪恶之徒折磨得精神失常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8/84465.html

2004-05-20: 有的大法学员被迫写了转化书后,又写了声明,声明转化书作废。恶警对这些大法学员更是长时间折磨。

大法学员吴守芝在2003年11月份写了严正声明后被拖到野地外打得精神失常,去厕所里拿起什麽吃什麽,尿也喝,屎也吃,直到家里听别的大法学员回来后得到消息才和村干部,乡派出所把人接回北京看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0/75116.html

2004-03-02: 高阳劳教所恶警从2003年11月开始对崔姓老年大法弟子进行两个多月的折磨,用铁钳子往她胸上、腿上、脚上等到处拧,往眼睛、鼻子、嘴里灌辣椒面;恶警们把大法学员吴守枝毒打得精神失常后,至今已昼夜铐在床上三个多月……

赤城县东卯乡的大法学员吴守枝,因2003年11月写了声明坚修大法,被高阳劳教所女子大队二中队队长段某等好几个人拉到刑房,一顿电棍毒打。吴守枝被打得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吃大便、喝厕所里的脏水。尽管如此,她被一天二十四小时铐在床上,看守她的普教(吸毒犯)每天还打她,人被折磨的不成样子。恶警不但不给去看病,还说她是装的,不理不踩,手铐铐在床上至今已经三个多月了,真是没有一点儿人性。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3/2/68998.html

2004-02-03: 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截止到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劳改队及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共17人,其中关押在劳教所13人、劳改队2人、看守所2人。
其中:

吴桂芳 女 现年53岁; 张树梅 女 现年48岁;
乔连英 女 现年52岁; 吴守枝 女 现年45岁;
刘书琴 女 现年48岁; 闫淑梅 女 现年50岁;
张玉珍 女 现年54岁; 吴凤银 男 现年50岁。

她(他)们8人都是东卯镇人。在2002年9月13日,县政法委副书记王崇辉带领公安人员与当地派出所人员,把他们绑架到县看守所,并都非法劳教三年,现仍被关押在河北省保定高阳劳教所。

张家口 宣化区 赤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313)

2022-09-19: 三道川乡派出所电话6315611

2022-05-31: 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永新18532270031
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张锦铭18532270035
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李伟18532270032
公安局国保大队队员李震乾18532270312
公安局国保大队队员张艳18532270036

2021-12-23: 某社区电话:0313—8256178
某大队书记电话:袁林宝 13703131089

大队会计电话:15733265818,赵某某,女,30岁不到,上任也就一年左右,村里人都不愿当官儿,她自告奋勇当上了现任的大队会计。



2021-08-24: 河北省赤城县
派出所骚扰电话;15612377159村书记电话;13833366175


2021-08-19: 河北省张家口赤城县龙关镇派出所警察王少云电话:138 3334 4181

2021-08-18: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三道川乡派出所
钟立国18532270321
范振兴18532270223
朱志华18532270341
沈帅13171650131

2021-08-15:
镇宁堡派出所警察电话:
所长 武建龙 152 3323 7688
指导员   杨小升 150 3313 7788
警察 李志鹏 151 2830 9111
郑亚楠 133 1533 7937
户籍员 兰孝华 185 3227 0492
东栅子村委会 杨小军 158 3034 4503
裴桂林  134 0046  2435
翟飞 150 3036 4660
赵玉芳 151 3238 7302
赵海军 150 3035 8051

中所村委会
曹光龙 134 0323 7888
曹永峰 150 3336 6698
曹真军 158 3059 7489
曹光英 135 8297 1744
曹丽娜 150 2832 7690

2021-08-05: 河北省赤城县马营乡大水坑村村书记电话号码是13833361754,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11-01: 高阳劳教所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41489.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