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7-0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北京 >> 北京高等院校 >> 李艳, 女, 39

个人情况: 北京现代职业学院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5-05-18
交叉列在: 北京 > 北京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2-21: 原北京城市学院教师李艳被解除劳动关系(更正)
2021年8月,法轮功学员李艳被顺义分局绑架一个月,说是有人举报,胜利派出所不法警察都脱了警服进行迫害,可见违法心知肚明,对她上背铐。后来又被大兴绑架十天。城市学院以合同上“被公安部门治安处分……学校可以单方面解除合同”为由解除聘用关系,说“法轮功是什么,我们不去评判,我们就依据公安局的这个裁决”。李艳不能接受,没有去办理相关手续,但已失去生活来源。

李艳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老师,毕业于西南师大中文系,她具有教师的天资。但是在中共邪党的统治下,这样的好老师被剥夺上课,被整的没有立足之地连生存的基本权利都没有,我想问你们这些迫害者,你们忍心加害她吗?难道你们的孩子不愿遇到这样的好老师把他们培养成才吗?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21/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38910.html#22220225446-1

2021-08-01: 北京城市学院大法学员李艳再被骚扰
2021年6月4日,顺义法轮功学员李艳跟随女儿到东方时尚驾校考试,从里面出来一50来岁的河南妇女给李艳烟,让烟抽,被拒绝,说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不料被其举报。

6月7日下午,大兴国保一个姓李的黑大个中队长及黄村派出所李想和冯子豪一行五人赶到李艳所在的北京城市学院,李艳坚持先交接好工作,和他们一起到了家中,他们强行抢走三本大法书,师父法像和一张年画,后被带到大兴执法办案中心,期间李艳拒绝做核酸检测,表示自己明天还得上班,不能耽误,警察冯子豪调取了当时的监控录像,到晚上六、七点多开车把李艳送回顺义仁和派出所。

事隔多日,一天,北京大兴黄村派出所警察打电话给李艳,要到家里来一趟,李艳说“来了也还是那几句话。”他们表示可以在家里或者外面,李艳也不在小细节纠结,心想大老远过来,就家里坐吧。

2021年7月26日上午,李艳打开家门礼貌的接待了他们。警察冯子豪又说:“本来要去城市学院保卫处的,为你着想就在家里。”李艳苦笑了一下:“这两年顺义国保没完没了、没有节制的打电话、监视、监听、骚扰,那个单位不像个样子了,迫害很随意了。工作用的手机一通电话,脑袋就发炸,硬着头皮保持开机,风吹草动就打电话,迫害较严重。但是大法展现神奇,一学法就能安心有善念,能善良包容伤害自己的人”。还有家里也是,小区人员说:“一些人好几天来回到你家电梯里的监控,看你出来进去,不让我们说,还把我们拍的照删除了”。李艳说“没事,咱没做坏事”。

一到敏感日子就监视,李艳下班不愿回家就在外面呆很久,或者坐在公交车上转(多年来一人抚养孩子,现孩子外地读书),回家的路变得很艰难,被迫害的精神恍惚,有几次慌张的丢手机、丢钱丢物,但即使这样仍按照从法中生出来的善良无私去对待国保警察。

李艳又一次向他们索要自己的书,说按照新闻出版署50号令,自己的大法书是合法的,这个可以在百度搜到官方文件,冯子豪并不回言。李艳说:我说的那几句话也是合法的,法轮大法是正法。冯子豪说“你不签字是吧?没关系”。李艳劝他们也不要在那张纸上签自己的名字,“那是将来给你们定罪的证据”,另一个不知名的黑脸警察微微愣了一下。
李艳还说:“希望你们的领导和国保警察都有个好的未来,现在河南闹灾,行大善能度过灾祸”!冯子豪挑衅的说“我们都是党员”,李艳说:“退党是天象,修炼人只是劝善,退不退是自己的事,觉悟了的人自然知道怎么做,这个也能在百度搜关键词“藏字石”看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1/二零二一年八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28986.html#2173123317-15

2021-06-11: 北京法轮功学员李艳被非法传唤 已回家
北京法轮功学员李艳在东方时尚驾校外面的空地处休息,从楼里出来一个陌生女人,满脸笑容打招呼,并请李艳抽烟,李艳回答说:不抽,是修炼人,修炼法轮功的,不抽烟。不曾想,被这个女人打电话恶意举报。

6月7日下午,李艳正在上班,大兴派出所来了四、五个派出所和国保的人,强行带李艳到大兴执法办案中心所谓的传唤,还到现场调取监控,应该是没有调到,因为就是一走一过的一点时间,当天把李艳送回。

参与这次非法传唤的两个警察是李想和冯子豪。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11/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26857.html#21610205624-19

2017-06-26: 北京城市学院法轮功学员李艳遭骚扰近况
5月4日,北京城市学院老师、法轮功学员李艳正在办公室办公,门被推开一条缝,一个穿便装的年轻男子轻轻说了句:“李老师出来一下。”李艳忙走出去,一问才知道是顺义国保的警察,因为办公室老师们都在,张姓警察说:“就站在这外面说几句吧”。他们说了主要几个意思:

一、可以在家学炼。二、不能和其他学员接触。三、在单位不能再和同事包括领导说法轮功的事。还说:别逼我,别逼我,好好工作,然后没有恶意地提示:你是不是刚买了房子需要还房贷?如果要怎么样,我可以把你孩子送到一个地方去,一个学校……

李艳老师很友善地看着两个年轻的警察,但是对后面这话,她感到难过和忧虑,说把孩子怎样怎样,动辄拿别人的孩子放出狠话,但是,这样说话是多大的口业啊?造多大的业?她真的为他们忧虑,在她眼中,从这两个警察兄弟那能看到人性的善良,是被这个工作害成动辄放狠话?以致在迷中被所谓的“工作”带动的把“恶”当成理所当然,其实工作中可以有所为,有所不为。

他们很快就要走,李艳老师急着要送,他们一直阻止,李艳老师跟着下了两层楼梯,能说的话太有限,只是希望赶快释放工程师王彦彦父女,最后站在原地,一直望着他们急匆匆的走出学校大门(那段路很长),才怅然地回楼。

两警察兄弟,李艳老师一直惦念着从此失去踪影的你们,多做积德之事,积德自有福光照,哪怕是为此承受一些压力,失去一点利益,都是值得的,上天是公平的,三尺头上有神明,失去的都会回补上来或者更大的善缘在等着你们,善待法轮功学员,不是一句空话!天灭中共是天意,不是人们狭隘观念中的“反党”,谁见过这种手无寸铁的反党的?在修炼人那里有着更慈悲的意义,顺应天意走。道理很朴实,其实,年轻人就是在那个环境中被“斗和恶”的东西蒙蔽了,但愿,这些有限的话,能说到你们心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6/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1--350211.html#1762523421-1

2016-01-19: 三次被非法劳教 北京东城教师李艳控告江泽民
三十九岁的北京东城区教师李艳修炼法轮大法,三次被非法劳教。反复的被迫害,造成她的生活、工作不得安定,家庭破裂,孩子无人关心和照顾。二零一五年八月李艳女士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以下是李艳女士在控告书中陈述的个人经历:

一、被绑架经历

99年7月我大学毕业来到北京四十九中任教,刚来还能看到大街上有炼法轮功的学员,带学生军训回来,满大街却找不到人了,在没有明确目的的情况下,我来到了天安门广场(离着很近),有一人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周围几个人也是这样,被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当晚被单位带回来,江泽民犯罪集团的驱使,9月份开学,学校取消了原定给我的两个教学班的工作,让我在图书馆学习。

2000年元旦,我又来到天安门广场,碰到有几个人拉开了一幅九米长的黄色绸缎,上面工笔书写的李洪志师父的《洪吟》,警察在抢夺,我马上跑去帮着拉,一个警察一脚把我踹倒,抬脚就往我肚子上踹,我大声说:“我怀孕了。”我被带到丰台看守所,里面挤挤压压,关的都是来上访的学员,连回身的余地都没有,我的肚子大,挤得更难受,在这里非法关押了7天。

2001年3月,我因为在五棵树总后大院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两个藏身在车下的军人跳出来,带到总后大院的派出所,随后到家把大法书和资料抄走。在派出所呆了一天,总后坚决不同意我再在这个大院里居住,并且把我公公和丈夫全军通报批评。我单位曹仲泉校长同意在学校找一间房暂时让我住下。单位被要求每天派老师看着我这个怀孕6个月的人,门口的保安也接到命令不能让我出校门。我向领导说出想法,这是非法拘禁,他们也是无奈。

二、三次被非法劳教经历

2005年4月28日,东城分局的警察就来到我的单位,把我困在车里,他们去家里非法搜家,抄走大法书、电脑、若干真相资料。孩子当时只有四岁,我永远忘不了孩子被带走时那一步一回头的眼神。当晚我被送到东城看守所,因为我不穿号服,出来一个姓周的女狱警,劈手就抽我一个嘴巴。这一次我被非法劳教两年。

在调遣处,被强迫做奴工,高温酷暑下每天汗水淋漓地给一次性筷子包纸,把卫生巾装在袋子里,粘贴邮政快递的袋,上厕所回来不能洗手,没有任何卫生条件,没有车间,很多老年人跟大家一样干,一麻袋接一麻袋的筷子,在地上扔着,我体会到了什么是黑暗。

2008年6月,北京奥运会,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我被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这次我不仅是守住最基本的良心,不“转化”,我还发自本心真诚地喊出“法轮大法好”、“发真相材料合法”等,因而受到更严重的迫害。已进入深秋了,我还穿着单衣冻得直哆嗦,普教同情却不敢给我衣服,把破衣裤扔到垃圾桶,让我上厕所时捡回来穿上,但是一个姓杨狱警下午过来看到,马上让我脱下来扔了,晚上熬夜罚站。后来又一次给送到集训队,在集训队里,我被关押在非常狭窄的小黑屋里,夏天闷热难当,晚上她们故意打开门下方的小口放蚊子进来,大小便不给手纸,谩骂不断,都是平生没听过的污言秽语。后来又转到更为大些的房间,四面都用海绵包着,门也是包着海绵,说是为防止人受不了时自杀,屋里只有一个监控,我被要求每天坐在高椅子上达18个小时,汗水淋漓,头发都是湿的粘在脸上,室内温度在40度左右,一个普教都见不到。而且她们以点名为名义,每天都会进来七、八个或者更多女狱警,一窝蜂上来脱光我的衣服,扔在地上,有的还会说:“身材不错啊”,借此羞辱打击人的意志,每到这时我都会缩到墙边,在一群穿制服的人面前赤身裸体,一群警察在一个流氓的指挥下丧失了人性。后来每次大小便都要求提着自己的名字打报告,经常被憋得冷汗直滴,那时我唯一明白的一件事就是:用这种手段达到目的,太流氓了,真是流氓政权啊。我把这话告诉她们了。而且感到很可怜她们:这些女人总是歇斯底里地发疯一样骂人、折磨人,对象却是一群善良的修炼人,一点坏事不做的修炼人,被上面操控用各种下流的手段达到目的,这一辈子不就毁了?江泽民及其邪党真是害人啊!

2010年12月我劳教期满,刚回来的三个月里,我失眠完全无法入睡,经常发呆,看到熟人泪水瞬间就下来,那种侮辱总是感到无法活下去……孩子这时9岁了,她经常拿小手在我发呆的眼前晃一晃,让我回回神。

2012年3月,我刚上完电大的大课回到宿舍,顺义国保的孙某某来了,桌上有一本大法书和几张真相纸币,就这样我又一次被绑架,送到劳教所后直接给送到了集训队,此时的集训队已没了转化任务,直到劳教所解体,2013年7月回家。这次回来,我被剥夺了上课的权利,在办公室工作。

三、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孩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9/三次被非法劳教-北京东城教师李艳控告江泽民-322341.html

2015-05-17: 北京法轮功学员李艳被绑架
北京法轮功学员李艳,四十岁出头,北京现代职业学院教师,5月11日晚得知已被绑架,上初中二年级的女儿,被前夫带走,具体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7/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1)-309597.html

北京高等院校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2-02-21: 北京城市学院(顺义校区)
校长:刘林
书记:田培源
副校长:曾玉红
院长:秦世友 13801106758
部门主任:杨卓 13910054304
李秀柏:18610345170
保卫处长:杨林 13601177285
人事科:刘学功 15910766696
办公室主任:郭红霞 13810785939

2021-08-01:
大兴黄村派出所电话:010--6123962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