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2-0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遂宁市 >> 伍夕碧, 女, 7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遂宁市安居区聚贤镇书院沟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4-12-0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8-22:两年面对骚扰 四川遂宁市七旬伍夕碧善心讲真相
今年72岁的老太太伍夕碧,家住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聚贤镇书院沟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会龙镇派出所胡鹏带着一群警察,闯进伍夕碧老人的家里,进屋就拍照,问她去哪儿没有,并威胁她不要再去信那些×门×道,再炼的话就会直接影响儿孙的工作和前途,接着又诬蔑诽谤法轮功。

伍夕碧老人说:中国法律规定,中国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难道我不是中国公民吗?哪一条法律规定了修炼会影响儿孙的工作和前途?谁敢说真、善、忍是不好的呢?胡鹏接口到:我们这就要影响(儿孙的工作和前途)。

伍夕碧老人说: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你们硬这样做,我孙儿、孙女干农活儿,照样吃饭。警察听了,知道吓唬不了,就走了。

过了几天,村干部又来“唱红脸”,巧言劝伍夕碧老人放弃修炼,这样扛下去划不来。

伍夕碧老人坚定的说:“我决不放弃。我修大法身心受益匪浅,如果不炼功,身体不好,早就不在人世了,如今我重获新生,最划得着了。”接着又给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事件和四·二五真相,村干部没话说了,再也不劝了。

过了十天,镇长陈勇和治安办的蒋开洋又来伍夕碧老人家,又是拍照,又询问详细住址和电话号码。几天后,派出所警察又打来电话问同样的事,怀疑伍夕碧老人没说真话。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镇派出所的王姓警察又带着一个警察上门骚扰,又拍照、又诽谤大法。伍夕碧老人说:你们隔三差五轮流来骚扰我的正常生活,我们还有一点儿自由吗?!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罪吗?我在家身体很健康,你们把我抓去坐几年黑牢,害得我生命垂危,监狱医院发病危通知,我亲人急得不行,你们是知道的,而且我家遭受的经济损失达十多万。你们还这样没完没了,不让人生存了,是吗?王姓警察听了,赶紧离开了。

一想到刚才对警察说话时,语气不够善,伍夕碧老人知道自己应该修善,不应该这样对待他们。过了一会儿,那两个警察又转回来了。伍夕碧微笑着平和的说:请坐嘛!王姓警察说,你不恨我哪?伍夕碧答道:“其实也不怪你们,你们也是为了工作和妻儿老小嘛!但你们这样做,对你们自己是没有好处的。”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对伍夕碧纠缠不休。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镇长陈勇和治安办主任范恒平又去问伍夕碧老人还在炼(法轮功)没有,逼她与大法师父“决裂”。伍夕碧老人说:“这(法轮)功本来就好,我从中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治安办主任范恒平又去问伍夕碧老人:要是上面有人来问你还炼不炼,你咋说呢?伍夕碧老人爽快的答道:“当然要炼啦!”范感到很吃惊:“你还敢这样说,你就不怕再抓你进去?”伍肯定的答道:“不会的。很多警察都明白了真相。”

范又说:“真善忍是好,说炼法轮功不吃药,那简直是胡说!”伍夕碧接口到:“你不信吗?我曾经是半辈子的药罐子。但自从炼了(法轮)功,就再也没有吃过任何一种药,你看我身体多好!”

范说:“真的吗?那你医保都没买吗?” 伍夕碧老人自豪地说:“当然啦,我没必要骗你嘛!”范又问:“天安门自焚好惨啊!把自己亲生女儿都带去烧死(指刘春玲)。”伍夕碧知道他是听信了中共的谎言,才这样愚昧无知,人云亦云。

于是,伍夕碧老人耐心的向他解释:“天安门自焚纯属政府演戏,煽动世人仇恨法轮功。主角王进东身上燃起熊熊大火,为啥头发、塑料瓶烧不着?你舍得把自己亲女儿拉去烧吗?再说,小女孩儿刘思影喉管割开了,还当着记者的面儿清晰响亮的唱歌,这不违背医学常识、漏洞百出吗?他无话可说了。

下午,范又把镇长喊来了。伍夕碧老人又对他两人讲道:“这(法轮)功就是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要是不炼了,我一身的疾病又要返回来,那我就别再想活了。”镇长说道:“你觉得炼了身体好,就在家炼吧,不要三五成群到外面炼哈!”但他又叫老人表态说与师父没关系,伍没有配合表态。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治安办主任范恒平拿来了“四书”,硬逼伍夕碧签字,搞所谓的“清零”骚扰。伍夕碧老人坚定的说:“你打死我也不签。”范见伍夕碧老人态度坚决,就说:“你签了,我们就向上面说你没炼了,多好!你要是不签,就直接影响你儿女工作和孙儿孙女的前途!”

范为了达到目的,就使花招骗伍夕碧的丈夫代签。伍夕碧的老伴胆小怕事,见这阵式,哪经得起这种恐吓和威逼,被迫在“四书”上签了字。伍夕碧老人厉声说道:“你们俩都在犯罪!”事后,伍夕碧老人给她丈夫讲明签字的严重后果,他就痛悔自己做了错事和傻事,即时写了郑重声明。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镇长陈勇和治安办主任范恒平又带了三个警察到伍夕碧家打听,又非法拍照,连楼上的卧室都照了。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九日,陈勇和范恒平带一警察又来伍夕碧的家中问来问去的,楼上楼下拍照,强行登记身份证号。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四日,两人又闯进门,叫伍夕碧不要违法,要配合他们签字,还骗她说,其他人都签了字,今天你签了,我们以后就不来了。伍夕碧老人答:“这个字是绝对不会签的,签了对你我都没有好处。我也没做坏事,我根本就没违法,法律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

镇长陈勇说:“法轮功是×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就是不准炼!” 伍夕碧答道:“邪在哪里?你们是相信了中共的谎言。”两人又用恶毒的语言诽谤大法师父,伍夕碧都一一作了反驳。

至此这两人黔驴技穷,只好拿个本子和一支笔,摆在伍面前拍照,带回去交差了。这也是邪党绑架基层官员,造假自欺欺人。

后记

二十世纪一九九零年代,伍夕碧女士为了养家糊口,在遂宁市聚贤镇上开了一家照相馆,兼做打印服务。年轻时代的伍夕碧虚弱不堪,患有肠胃炎、冠心病、高血压、风湿、失眠症等多种疾病。特别是失眠症,很多时候,她通宵不眠,到了白天精神不佳,头昏脑胀,痛苦不已。她的心脏跳动缓慢,正常人70次/分,伍夕碧只有42次/分,胸口胀、肚子胀,再好吃的饭菜也难以下咽,更谈不上做体力活了,一年四季以药代饭。

二零零四年,伍夕碧听别人介绍法轮功,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去试试吧。谁知,刚炼了几天,她感到一身轻松,腿脚有力,走路生风,所有的病都不药而愈,心脏跳动也恢复了正常,干活儿一点也不累,心里别提多快活了。伍夕碧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直到如今,再也没吃过一粒药,为家庭彻底减轻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二零一五年三月,时年66岁的伍夕碧,因为信仰法轮大法,遭中共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到成都女子监狱,在那里,遭洗脑“转化”、欺辱、奴工迫害。

四年的冤狱、两年多的骚扰,伍夕碧仍然乐观、真诚的修炼法轮大法,因为正如她自己所说“这(法轮)功本来就好,我从中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22/两年面对骚扰-四川遂宁市七旬伍夕碧善心讲真相-429870.html

2018-06-10: 四川遂宁市69岁伍夕碧遭四年冤狱
四川遂宁市六十九岁伍夕碧女士,二零零四年被病痛折磨的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修炼法轮功,刚炼了几天就感到一身轻松。二零一五年三月,时年六十六岁的伍夕碧,遭中共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到成都女子监狱,洗脑“转化”、欺辱、奴工迫害,给她及家人造成难以弥补的身心伤害。

下面是伍夕碧自述遭受的迫害经历:

我叫伍夕碧,今年六十九岁,家住安居区聚贤镇书院沟村。九十年代,为了养家糊口,我就在聚贤镇上开了一家照相馆兼做打印。年轻时代的我就虚弱不堪,肠胃炎、冠心病(昏倒四次)、高血压、风湿、失眠症等多病缠身。特别是失眠症,很多时候通宵不眠,到了白天精神不佳,搞的我头昏脑胀,疼痛不已,连电视都不敢看,全身酸软,手连拧毛巾的劲儿都没有,走平路都感到两腿象绑着石头一样沉重,而且心脏跳动缓慢,正常人七十次/分,我只有四十二次/分,胸口胀、肚子胀,闷油,再好吃的饭菜也难以下咽,更谈不上做体力活了,一年四季以药代饭,别人老远就能闻到我口中的药味。附近的大、小医院都跑遍了,中、西药对我身上的病都无济于事。遂宁中医院的院长李恒明曾建议我换心脏起搏器,我舍不得花钱,就放弃了。

二零零四年,一位大姐在修炼法轮功,看见我常年吃药,就劝我去炼功,说这个功法很神奇。我想,死马当作活马医,只要还有一线生的希望,就去试试吧。谁知刚炼了几天,就感到一身轻松,腿脚有力,走路生风,所有的病都不药而愈,心脏跳动也恢复了正常,干活儿一点也不累,心里别提多快活了。正如李洪志师父在第二套功法口诀中说的那样:“生慧增力 容心轻体”,我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直到如今,再也没吃过一粒药,为家庭彻底减轻了沉重的经济负担,相馆生意也不错。

一、聚贤派出所对我的绑架、诬陷迫害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八日晚上八点钟左右,我被不明真相的人诬陷,遭到安居区派出所、会龙镇派出所、聚贤派出所及所长汪国烈及警察黄坤、谭兴(音)以及聚贤镇防邪办(综治办)徐福林和一个女人的绑架。门一开他们就一拥而入,在屋里乱翻一通,抢走我的大法书、师父法像(两张)、真相币、u盘、打印机、电脑、复印机、大型裁纸刀等私人物品。他们还把师父的法像扔在地下踩踏,然后把我的私人物品装在一辆车上,又用另一辆车将我直接绑架到了安居区派出所。

在安居区派出所,我遭到了黄坤和谭兴(三十多岁)的非法审讯,逼问我的打印设备从何而来?是谁教我的?u盘是谁拿的?还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不时用污秽恶毒的语言诽谤师父和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用“熬鹰”的形式将我非法审讯一个通宵,不让我合眼,还逼我摁手印、照相,最后又强行带我到安居医院去作体检,查出有高血压,也不放我,天刚亮就把我劫持到永兴看守所,非法关押到224号女监室。

大约一个星期后,聚贤派出所所长汪国烈与警察刘贤勇、黄坤、谭兴、安居法院杨院长一同来到看守所对我非法提审,将我的左手用手铐铐在坐椅上。为了不让他们对大法犯罪,我就不断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从我多病的身体一直讲到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发生的巨大变化,我说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没有瞎说。他们讲我在说鬼话、不认罪。刘贤勇还诬蔑法轮功,说我走火入魔、危害社会。我说:“全国多地火车站暴力杀人,有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 刘贤勇说那是人民内部矛盾。我接着说:“他们属于人民内部矛盾,那我们(法轮功)就是敌我矛盾吗?!”刘贤勇听后顿觉理屈词穷,搭不上话来。

不久,聚贤派出所所长汪国烈与警察又来对我第二次提审,所长汪国烈对我说:“我们去街上调查了,大家都说你是个能干人。”接着话锋一转:“你现在还不认罪,你信不信不到过年,我还要抓两个进来?敢惹我?把(法轮功)资料都扔到我派出所来了!”我说:“不是惹你,就是叫你了解真相,善待大法弟子会得福报的。”警察们见说服不了我,又过了一段时间,大概是十二月份,黄坤和谭兴第三次到看守所来提审。这次他们把抄家抢走的资料和真相币全部拿到看守所,一张一张分开摆在桌子上照相,黄坤一边照还一边假惺惺的对我说:“我们也不想把你关这么久,把材料重新整理了一遍,你用手指着材料照一照相。”他们为了达到构陷我的目的,叫我配合给材料照相,又让我签字。后来才知道是派出所补充整理我的黑材料,我上了当了。不久,派出所将我的构陷材料移交到了安居区检察院。

二、遭非法庭审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多钟,安居法院对我进行非法开庭。当我被车带到法院时,刚一下车,就被法院的人强行给我套上黑头套,被人拉到了庭上。非法庭审一个多小时,安居区公诉人李微微还带着她的老公参与非法起诉(这是违反法律程序的,她老公没有资格参与起诉),面对这种无理迫害,我说:“《宪法》允许公民有言论、集会、结社、出版、信仰自由,请问公诉人,我们炼法轮功,来去自由,没有任何组织,就是祛病健身,对别人好,没有伤害任何人,犯了哪条罪?”公诉人李微微的老公帮腔,说我是违法的,都是反共的。庭审无法继续,法院只好宣布休庭,未宣判结果。

二十天后的四月十六日,安居法院对我进行第二次非法开庭,家人为我代请了两位律师,两位律师在法庭上为我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但法院不予采信,却一意孤行。

审判长问我:“你承不承认法轮功是某教(中共才是真正的大邪教)?”我理直气壮的答道:“不承认!”他听后气愤的说:“拒不认罪,重判!”接着马上宣判我四年。我当场大喊:“法轮大法千古奇冤!你们做的事是为你们做的,要遭报应!”

我不服二审判决,依法上诉到市中级法院,要求中院撤销安居区法院对我的枉法冤判并对该案进行重审。五月,市中院派人送传票到看守所,同时还送了一张所谓的“优待通知”,说是最高法院出的,上面写着:凡年满六十五岁以上的老年人,要和未成年儿童同等对待,应轻判。当时我已年满六十六岁,但中院仍然罔顾事实,肆意践踏法律,照例执行江氏的迫害政策,执法犯法,终审裁定为四年。

三、永兴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冬天,法轮功学员邓燕刚一进去,监室在押人员在狱警的指使下,强行将她的衣服脱掉,身上只剩下一件内衣,罚站厕所数小时。我和射洪县法轮功学员王彩雨是监室内年龄最大的,却罚我们做苦工,我洗了四十五天厕所后又接着洗碗,王彩雨洗了九个多月,手都洗烂了。

四、在成都女监遭受的迫害

逼迫“转化”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日,我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五监区继续关押迫害。副监区长曹玉蓉(四十岁左右)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送去的当天就找我谈话,又指派犯人包夹龙志英转化我,龙志英将打印好的“四书”拿来叫我签字,我不签,把笔给她扔了,她又捡回来。我连续扔了很多次,龙志英说:“你心里怎么想我不管,你表面上要配合,这是我的任务。你们法轮功(学员)不是为别人着想吗?”

我知道这些犯人为了得表扬、挣分和减刑期,已经泯灭良知,沦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是狱警最得力的帮凶。她们“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要加十分,而且还有物质奖励,因此这些犯人对狱警是言听计从、卑躬屈膝。只要法轮功学员不转化,不签字,就打。我被逼得签了字后,放声大哭了一场。

炼功遭辱骂

事隔一个月,有一天,我正在监室里炼第一套功法,包夹龙志英看见了,她气得暴跳如雷,对着我又吼又骂,举起拳头就要打我。此时,我心里一点也不怕她,只是目不转睛的直视她,只见她手停在空中,最终没落下来。

欺辱

二零一六年五月,我转到一楼八监室。有一个五十岁的犯人叫苟连华(音),视我如敌,经常遭到她的无端谩骂,我将此事告诉了主管干部李毅(五十多岁)。之前,李毅收了苟连华的礼(很多犯人都知道),因此,她不但不秉公执法、主持正义,反而纵容苟连华的违规行为。

四个月后的一天,她见我要出监室门,就故意双手叉腰挡在门口不让我经过。见我过来,用胳膊肘儿使劲撞我,我个儿小,又不曾防备,一个趔趄,腰背一下子撞到门锁上,背部被撞破皮,我将此事报告给值班干部李玲,李玲马上拿着电棍过来,指着苟连华骂了一顿,并严管了她两个多月,苟连华遭到了报应。

在监狱,我还看到遂宁法轮功学员邓燕(四十岁左右),经常遭打骂,犯人用手指掐她的脸、拧她的胳膊,脸上经常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一位没转化的学员叫刘凤霞,也经常被毒打。

奴工迫害

五监区共关有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我的年龄最大,但分配的劳动任务却是最重的。我每天干的就是往棉袄里装棉花,只能站着做,每天要干十个小时的活,从上午七点出工到十二点十分收工,下午一点半干到晚上七点,长年累月为监狱赚取高额利润,而服刑人员的生活却非常的低劣和艰苦备尝。压力重,我的血压不断升高,天天累得精疲力竭,完不成任务,还要遭干部和技术员谩骂,说我们偷尖耍滑。

精神洗脑

凡是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监狱规定没“转化”的,每周要向监区写所谓的思想汇报,不符合包夹要求的,打回来重写,一直写到她们满意为止;“转化”之后,每月写一次。监区还每周把本监区的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一起洗脑,学习所谓的《古今中外的邪教》等书籍及光碟,以混淆视听,从而达到诬蔑诽谤法轮功的邪恶目的。

肉体摧残

我因长期受到精神迫害,奴工任务重,心理压力大达到了极限,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五日,我突然昏倒在监狱医院的厕所旁边,狱医还强迫我服大剂量的西药,导致我全身无力、头脑昏沉、心跳缓慢。

二月十七日,监狱强行把我送到金堂男子监狱中心医院,当时我身体十分虚弱,尽管如此,狱警还叫人给我戴上五斤重的脚镣和手铐。到了医院是我自己爬到病床上去的。

去的当天医生就给我输一种不明液体,第二天我就感到全身无力、发抖、心慌意乱,走路、说话有气没力。我抗议:我没有病,不需要输液,可没有一个医生愿意听我的,仍然强行给我输液。二十四天(三月十五日)后我回到了监狱,可人变的又黄又瘦,与刚去时的我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可狱警又叫我到医院住了一夜。于三月十八日结束冤狱回到了家。

结语

四年的牢狱生活使我的身心受到极度的摧残,曾经健康的我时常感到身体不适,记忆力衰退,容易健忘,没精打采。我虽已离开监狱,但却没有获得真正的人身自由。四月份,会龙派出所的警察胡鹏(音)又跑到我家里来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0/四川遂宁市69岁伍夕碧遭四年冤狱-368636.html

2018-03-24: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天津市高凤兰结束两年冤狱于3月17日从天津女子监狱出狱回家。

◇山东省淄博市王长青结束两年冤狱于3月22日从济南监狱出狱回家。

◇四川遂宁市聚贤镇伍习碧结束四年冤狱于3月18日从成都女监出狱回家。

◇3月21日被绑架的辽宁省抚顺市周玉芳、郭姨因体检不合格已于当晚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4/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63270.html

2014-12-07: 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伍夕碧被绑架的情况补充
四川遂宁市安居区法轮功学员伍夕碧,在2014年9月18日晚上八点多钟,聚贤乡派出所伙同安居派出所、乡政府七、八个人闯进家中,将伍夕碧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遂宁市永兴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7/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1182.html#14126235830-1

2014-12-04: 四川遂宁市安居区法轮功学员伍夕碧被绑架
四川遂宁市安居区法轮功学员伍夕碧,女,65岁。在2014年9月18日晚上八点多钟,聚贤乡派出所伙同安居派出所、乡政府七、八个人闯进家中,将伍夕碧绑架。同时抄家、抢走她开相馆用的电脑、打印机等。

近日,家人找聚贤乡派出所问情况,所长直言告知:材料已上报检察院,与我们没关系了。现被非法关押在遂宁市永兴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4/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01078.html

遂宁市联系资料(区号: 825)

2022-10-27: 骚扰人员使用的电话:
1388266008915082532744187825515711588250009919827675621
座机(0825)2668020

2022-09-07:相关信息:
遂宁市镇江寺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清平街65号
电话:0825—2223179
邮政编码:629000
警察:黄翠蓉 139 0906 6862
警察:刘凤琼 186 8251 5211
警察:陈林波 138 8253 8003
警察:陈 月 151 8255 3844
警察:刘 尹 150 8258 2515
警察:姚建国 135 0821 8366
警察:唐辉、姚建国、唐振洪(警号:102137)、吴启柏(警号:102109)、黄以云(警号:036497)
辅警:付蒙斌、陈俊宏(女)、王顶、陈中明

高升街街道办德胜路社区居委会人员信息:
地址:城河北巷6号
党委书记:王 勇 131 5848 8358
副书记:冯 霞 137 9587 0608
委 员:吴凌云、蒋岳连
主任:何小梅 189 8256 1800
副主任:谭 琳 135 5077 7464
社区工作者:
吴凌云:187 8252 1199
刘茜珍:135 5897 6237
卢 薇、黄国建、唐锐敏、谭皓
网格员:
宋利苹:181 1345 0198
邹雪芹:181 1345 0195
唐振富:181 1345 0193
蔡 伶:181 1345 0194
刘 丽:181 1345 0196

凯旋路街道办紫薇社区居委会人员信息:
书记:夏小玲 181 1345 0152
副书记、主任:余建军 137 7872 8711
副书记:郑晓亮 152 2866 1530
委员:
张跃平:134 1936 4117
谢 芳:158 2889 8860
吕 鑫:189 8250 8831
社区监督委员会:
主任:姚永辉 183 8258 67903
申清宇:158 8190 717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