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1-2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内蒙古 >> 包头 青山区 >> 江海莹, 女, 5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
个人近况: 2021年7月10日 迫害致死 (2014-09-1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4-09-1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86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10-03: 被持续迫害 内蒙古法轮功学员江海滢含冤离世
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法轮功学员江海滢遭受中共种种迫害后,于二零二一年七月十日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五岁。原本是一个圆满幸福的家庭,被中共邪党迫害的支离破碎,家破人亡。她的丈夫瘫痪,女儿十三岁左右,正在上六年级。

这是一起中共邪党政法委、公检法人员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导致家破人亡的惨烈案例。由于邪党的封锁,案发一年后,才得以曝光其邪恶。

江海滢,善良、淳朴、真诚,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被无端绑架,被非法关押了两年零三个月,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江海滢被释放回家,释放证上写着:“由于证据不足……”而被关押。从被绑架时起,她和她的家人陷入了巨大的苦难。现在,江海滢走了,她瘫痪的丈夫由弟弟和弟媳照顾,孩子成了孤儿,由年迈的姥姥照顾。

以下是江海滢生前所受的迫害以及她的亲人遭受苦难的部份经历。由于邪党封锁消息,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实施阴毒的迫害,更多的情况,有待核实后,再续报道。

一、回娘家乘车被绑架 江海滢被劫持两年、庭审四次

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内蒙古包头市法轮功学员江海滢在包头火车站候车,回赤峰娘家,在检票处,被非法扣押,被包头市青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头子陈惠君劫持。

包头市青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头子陈惠君,在当地检察院多次退卷的情况下,拒不放人,并多次凑黑材料,两次写信,督促青山区检察院非法逮捕江海滢,致使江海滢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初被非法批捕。

期间,610头子陈惠君用各种卑鄙的手段对江海滢诱供,欺骗她,让善良的江海滢承认他们凑的无中生有的材料是自己所为,叫江海滢在法庭上按照黑材料上编撰的情况说话,并承诺所有法律程序都走完,就释放江海滢。据此黑材料,青山区法院四次对江海滢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七月,律师接到江海滢再次开庭的通知,七月二十一日早,律师千里迢迢赶到包头,给法官孙锦民打电话却不接。七月二十一日上午,江海滢被第四次非法开庭。本次庭审时,法官孙锦民只是恐吓,威胁、逼迫江海滢承认有罪,不到十分钟便结束了,庭审时间之短、草率和中共体制下法官对法律和法庭的藐视堪称世界之最。

二、江海滢的亲人承受巨难

江海滢被非法关押的两年中,家人经历了无尽的苦难。

警察绑架时,在四岁的女儿面前带走了她的妈妈,这成了孩子幼小的心灵中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家人为营救江海滢,孩子恐惧去车站,恐惧见到警察,甚至出现了自闭的症状,不愿与别人交流。

江海滢的丈夫在工作忙和营救妻子期间,四处奔波。仅仅四岁的女儿曾有四天白天独自在家,每天早上她的丈夫离家时,留给女儿的是一杯水和充饥的饼干,并告诉女儿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后来女儿上幼儿园了,江海滢的丈夫因工作必须出差时,四岁的女儿只好寄养在老师的家中。

江海滢的老父亲是脑血栓后遗症。为了照顾江海滢的女儿,江海滢的老母亲带着老伴千里迢迢赶到包头市,帮助照顾孩子。江海滢的老母亲因担忧恐惧、想念女儿心切,心情极度不好,精神恍惚,没几天,在拖地时,摔跤摔坏了腿,好长时间不能走路。

此时,江海滢的丈夫一边营救自己的妻子,还要挣钱养家,还要照顾身体不好的岳父和摔伤的岳母,看着年幼的女儿无人照顾,更是心急如焚,没几天,头发全白了。

三、江海滢回家后持续遭骚扰 丈夫在压力下瘫痪

江海滢在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两年多,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回到家。此后,江海滢继续多次受到当地政法委、国保、综治委、派出所、居委会等部门的工作人员上门骚扰或打电话的方式骚扰。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一日,当地政法委、国保、综治委、派出所、居委会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八人,到江海滢家骚扰,让她签“不炼功的保证”。江海滢拒绝签字后,辖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还通过打电话,上门方式要求签“不炼功的保证”。

当初江海滢的丈夫为营救妻子,耗费了大量钱财,积下巨大债务。他的心情极度颓废,在家无心过日子,说,看到天都是灰的,给孩子养个猫为伴,家里屋外都是猫屎,卫生间里都进不去人。

江海滢回家后,因政法委人员的不断骚扰,江海滢的处境并没有改善多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三日晚上,她丈夫突然病倒瘫痪,原本艰难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

在她丈夫刚住进医院时,由于找不到医保卡,医院就催交钱,但江海滢手里没钱,就用了“水滴筹”,丈夫才暂时在医院住下来。

她的丈夫当时生命垂危,瞳仁都没了,当时医院就说,他不死,也是植物人,但是江海滢一直乐观细心的照料他。她丈夫单位领导去医院看望时,看他恢复的这么快,就跟江海滢说:“都是因为你这种乐观的态度,他才恢复这么快。“

江海滢也得到医院医护人员的高度评价,当得知当江海滢是名课外辅导教师时,护士当时就表示让她亲戚的孩子去江海滢那上课。医护人员说:一看你这个人,就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江海滢多年前曾带过一个研究生学生,学生的家长是体制内人士,见过江海滢后曾说:世界上就剩下一个好人了,就是江老师。在她丈夫住院期间,他们一家曾到医院去看望。

在江海滢的丈夫住院昏迷期间,有信用卡催债的人来了,江海滢才得知,在她被迫害期间,她丈夫不知往警察那送了多少钱,刷了好几张信用卡。丈夫一直说自己的工资低,是一千多,原来钱都还债了。后来,从亲戚口里才知道,她丈夫还向别人借钱了,她也不知道借了多少。她丈夫没告诉她,是心疼妻子,怕她有压力。

江海滢的丈夫在医院住了半年,医院距离家里很远,好心的朋友看到他们如此艰难,给他们送了一段时间的饭。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江海滢自己在家早晨炖点菜,带到医院,由于经济原因,她每天做的菜有很少的肉,留给她丈夫吃,她自己经常吃土豆。江海滢每天早晨把孩子送到学校,她就往医院跑,孩子中午只能放在托管班。

丈夫住院几个月,江海滢每天都是这样在医院和家里往返奔波。她丈夫回家后,由于不能自理,江海滢就雇佣了一个护工伺候。在狭窄的家里,江海滢给她丈夫顺墙安了横杆,每天很吃力的扶起丈夫,再搀着他一步一步的锻炼,希望丈夫能走起来。同时为了生计,她还得给几个学生上课,以维持生活。

五、江海滢被政法委、610多次疯狂骚扰 身体出现病症

江海滢每天都在多重压力下艰难度日,更为严重的是,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当地国保、六一零、公检法司、街道轮番骚扰她,持续四个月,甚至有一次去她家十几个人,其中就有当年造了无数假证据罗织罪名把她关进看守所的陈惠君。陈惠君是当时迫害江海滢的主谋,也是主要责任人,释放证上写着由于证据不足,予以释放。

陈惠君等人去骚扰时,江海滢不开门,他们就在外面疯狂地砸门,逼迫江海滢写“不炼功保证”。国保六一零的人时不时地就闯进家骚扰、威胁。有时警察伙同其他骚扰的人在她家呆几个小时。几个人亲眼目睹江海滢的丈夫瘫痪在床,江海滢一个弱小的女子不离不弃、悉心侍候丈夫的过程,也无动于衷。

江海滢当时的压力非常大,就是没有警察敲门的时候,她自己都时常出现警察在敲门的幻觉。每天还一门心思地想让丈夫身体康复起来,每天都和护工艰难地扶着丈夫做康复,甚至她明知自己乳房出了肿块的情况下,也无暇顾及。后来,她的左半身被带动得疼痛难忍。

由于病情的加重,江海滢不得不把年幼的女儿交给了护工照顾,她拖着被病痛折磨的虚弱身体,只身回到了远隔几千里的亲戚家,想在亲戚家快点调整好身体。出门前,看着年幼的女儿,她不舍得的流下了眼泪。江海滢颠簸了17个小时后,来到亲戚的楼下,她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步一挪地蹭到了楼上。

她离开包头几天后,包头青山区政法委又去她包头的家里骚扰多次,并且往她娘家打电话,确认江海滢的下落。

后来,江海滢不得不回了克什克腾旗的娘家,由近八十岁的母亲照顾她,母亲还要照顾近八十岁的脑血栓后遗症的父亲。

包头政法委的人得知后,又多次电话骚扰江海滢的娘家人,娘家人告知江海滢的病情,包头政法委要求娘家人上传医院的证明和江海滢的照片。包头政法委还不死心,五个人追到克旗江海滢的娘家,谎称说是在克旗开会顺便来看看。他们看到江海滢已经在床上起不来了,乳房僵硬肿胀,半个身子不能动弹,其中一个女人还流了眼泪,还说着你咋变成这样了?江海滢当时就和那几人说:都是你们骚扰我,把我吓的,我在包头时,你们的人天天去砸门。

包头政法委的一伙人来骚扰完江海滢回到包头后,就把照顾江海滢丈夫的护工强行撵走,把江海滢丈夫强行抬到小区里类似于收容站的地方,里面住着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人的地方,瘫痪的他在里面躺着,彻底失去了康复的机会。

六、江海滢含冤离世 家破人亡

身心不堪重负的江海滢,在中共邪党的迫害下,出现严重病态,撇下幼小的女儿、瘫痪的丈夫和年迈的双亲,撒手人寰。留给亲朋的是无言的痛苦和再也无法弥补挽回的悲苦。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0/3/被持续迫害-内蒙古法轮功学员江海滢含冤离世-450356.html

2020-10-10: 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青山区大法弟子江海滢遭骚扰
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青山区大法弟子江海滢,于2016年12月1日,在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两年多,回到家后,至现在,多次受到当地政法委、国保、综治委、派出所、居委会等部门的工作人员上门骚扰或打电话的方式骚扰。

2020年8月21日,当地政法委、国保、综治委、派出所、居委会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八人,到江海滢家上门骚扰,让签“不炼功的保证”。江海滢拒绝签字后,辖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还通过打电话,上门方式要求签“不炼功的保证”。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0/二零二零年十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13621.html#20109223853-1

2016-08-28: 四岁幼女四天无人陪伴 谁制造这般苦难
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内蒙古包头市法轮功学员江海莹在包头火车站候车回赤峰娘家,在检票处被扣押,被包头市青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头子陈惠君劫持两年,遭非法庭审四次。

包头市青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头子陈惠君在当地检察院多次退卷的情况下拒不放人,并多次凑黑材料,两次写信督促青山区检察院逮捕江海莹,致使江海瑛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初被非法批捕。期间610头子陈惠君用各种卑鄙的手段对江海莹诱供,欺骗江海莹,让善良的江海莹承认他们凑的无中生有的黑材料是自己所为,教江海莹在法庭上按照黑材料上编撰的情况说话,并承诺所有法律程序都走完就释放江海莹。据此黑材料青山区法院多次对江海莹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七月律师接到江海莹再次开庭的通知,二十一日早,律师千里迢迢赶到包头,给法官孙锦民打电话却不接,二十一上午,江海莹被第四次非法开庭,本次庭审时法官孙锦民只是恐吓,威胁、逼迫江海莹承认有罪,不到十分钟便结束了,庭审时间之短、草率和中共体制下法官对法律和法庭的藐视堪称世界之最。

江海莹的家人为营救江海莹四处奔波,耗费了大量钱财而无果。最为令人心酸的是,江海莹的四岁女儿在白天无人照顾陪伴下,恐惧孤独中度过四天。

四岁女孩的经历令人心酸,是谁丧尽天良,制造了这般苦难?罪恶的江氏集团及其追随者残害无辜民众,老者幼儿皆成为他们迫害的对象。

江海莹被非法关押的两年中,家人经历了无尽的苦难。江海莹的丈夫一边营救自己的妻子,还要挣钱养家,还要照顾身体不好的岳父和摔伤的岳母,看着四岁女儿无人照顾更是心急如焚,没几天头发全白了。

双方的家人都不在身边,迫害刚刚发生时,江海莹的丈夫因工作和忙于营救妻子,仅仅四岁的女儿曾有四天白天独自在家,每天早上江海莹的丈夫离家走时,留给女儿的是一杯水和充饥的饼干,并告诉女儿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后来女儿上幼儿园了,因工作必须出差时,四岁的女儿只好寄养在老师的家中。

警察在四岁的孩子面前带走了妈妈,这成了孩子幼小的心灵中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孩子恐惧去车站,恐惧见到警察,甚至出现了自闭的症状,不愿与别人交流。

江海莹的老父亲是脑血栓后遗症,为了照顾江海莹的女儿,江海莹的老母亲带着老伴千里迢迢赶到包头市,因想女心切,心情极度不好,精神恍惚,没几天在拖地时摔跤摔坏了腿,好长时间不能走路。

面对这些,当我们为了这些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人所承受的巨大灾难而惊叹、而哀痛时,我们更应该明白真相,了解造成这一切血泪灾难的真正原因。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不同于历史上的任何一种迫害,它是针对全人类的良知的一场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江氏集团采用了集古今中外之大成的种种酷刑和卑鄙手段来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通过威逼和经济利益的诱饵胁迫官员、警察出卖良知共同犯罪。

整个迫害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江氏集团利用整个国家宣传机器编造谎言和诬蔑法轮功的新闻报道、电影、电视连续剧及文章,甚至炮制第二个“国会纵火案”——“天安门自焚”案来诋毁、妖魔化法轮功,在全国乃至全世界范围(通过收买海外媒体)进行铺天盖地的洗脑运动,企图“从名誉上搞臭”法轮功,在国民之间和海外华侨之间煽动仇恨,使人们(政府官员、公检法系统、海外领使馆、单位、甚至亲友)在他们的工作职权范围和生活环境中,自觉或不自觉地参与犯罪。

那么,法轮功是什么样的功法?法轮功是造福民众的上乘高德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一九九二年从长春传出的一种修炼功法,五套功法简单易学,有着神奇的强身健体疗效。据大陆医学界统计,法轮功治病有效率在98%以上。全国人大的调查报告显示,对任何人都“有百利而无一害。”

法轮功在反迫害中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受到世界各国各种褒奖、支持议案和信函三千多项;《转法轮》被译成四十种语言;受到世界人民的喜爱。

目前社会的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值得人们去深思,值得继续迫害法轮功的人警醒。首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帮凶恶报频传。原中央政法委书记、迫害法轮功的前台总指挥周永康、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捞取政治资本的薄熙来、原公安部副部长兼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等一大批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高官在习近平的反腐中落马。

回首过去中共发动的任何一次运动没有一次是正确的,也没有哪一次能够长久,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也一定会结束。希望仍在参与迫害的人,立即停止迫害,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也希望没有正面了解法轮功的人,请理性的做出判断,假恶斗好还是真善忍好?人人都有知情权,为了有个美好的未来,请你了解真相、明白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8/四岁幼女四天无人陪伴-谁制造这般苦难-333625.html

2016-08-19:回娘家乘车被绑架 江海莹被劫持两年、庭审四次
包头市法轮功学员江海莹于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在包头火车站候车回赤峰娘家,在检票处被扣押,被包头市青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头子陈惠君劫持两年,遭非法庭审四次。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第四次庭审时,不到十分钟便结束了,法官孙锦民只是恐吓,威胁、逼迫江海莹承认有罪。此前,孙锦民说:这事早就不在我们这了,在陈惠君手里。

江海莹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包头市古城湾看守所已达两年之久,她四岁的女儿失去照顾。

劫持、构陷

江海莹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在包头火车站候车回赤峰娘家,在检票处身份证被查,被包头铁路民警扣押,后移交到青山区公安局。

包头市青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头子陈惠君在当地检察院多次退卷的情况下拒不放人,并多次凑黑材料,两次写信督促青山区检察院逮捕江海莹,致使江海瑛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初被非法批捕。

期间610头子陈惠君用各种卑鄙的手段对江海莹诱供,欺骗江海莹,让善良的江海莹承认他们凑的无中生有的黑材料是自己所为,教江海莹在法庭上按照黑材料上编撰的情况说话,并承诺所有法律程序都走完就释放江海莹。据此黑材料青山区法院多次对江海莹非法庭审。

四次非法庭审

第一次非法庭审时间是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一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庭审过程中,律师对青山区检察院的指控逐一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公诉人员对于律师的质问,慌乱的找法律条文,念出的竟然不是法律条文。法官对于律师的无罪辩护,也理屈词穷,十二点三十分左右庭审结束。

第二次非法庭审时间是二零一五三月二十七日。这次庭审包头市青山区政法委、公检法司机关人员悉数到场,参加旁听的人包括青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人在内达几十人,610头子陈惠君庭审前也出现在法庭现场。律师对青山区检察院的无中生有捏造的虚假事实逐一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台下鸦雀无声,政法委方姓书记频频点头,并和旁边的人低语说:瞅人家说的真好。

江海莹本人也推翻了此前610头子陈惠君等人对她的诱供,并陈述了公安局和法院的人对她实施的欺骗和诱供行为,致使公诉人恼羞成怒,几乎歇斯底里怒骂江海莹

江海莹被非法关押的两年中,家人无数次的奔波于包头市青山区法院、公安局、检察院之间,就在检察院已经对江海莹实施非法批捕并被法院两次庭审的情况下,青山区法院的法官孙锦民还和家属说:这事在(610头子)陈惠君手里,(我们不管)。

第三次非法庭审时间是二零一六年的元旦,庭审草草了事,无果而终。之后家属多次找法官孙锦民,孙锦民还说这事在老陈(陈惠君)手里。家属又去找陈惠君,陈惠君却说:(孙锦民)这事都办不了?给他送点(钱)人不就放了吗?

二零一六年春,家属再次找孙锦民法官,孙锦民说:这事早就不在我们这了,在陈惠君手里,我们早就不管了,去年冬天人就不在我们这了,就放了。而家人并没见到江海莹

孙锦民一方面对家属信口开河的推脱,一方面找相关人员商量如何了结这个无果冤案,托人捎话逼迫江海莹和其家人服软,暗示只有江海莹承认有罪才能了解此案。

二零一六年七月律师接到江海莹冤案再次开庭的通知,二十一日早,律师千里迢迢赶到包头,给孙锦民法官打电话却不接,二十一上午,江海莹冤案被第四次非法开庭,本次庭审时法官孙锦民只是恐吓,威胁、逼迫江海莹承认有罪,不到十分钟便结束了,庭审时间之短和草率和中共体制下法官对法律和法庭的藐视堪称世界之最。

家人经历无尽的苦难

江海莹被非法关押的两年中,家人经历了无尽的苦难。江海莹的丈夫一边营救自己的妻子,还要挣钱养家,还要照顾身体不好的岳父和摔伤的岳母,看着失去母亲的四岁女儿无人照顾更是心急如焚,没几天头发全白了。

双方的家人都不在身边,迫害发生时,江海莹的丈夫因工作和忙于营救妻子,仅仅四岁的女儿曾有四天独自在家,每天早上走时江海莹的丈夫留给女儿的是一杯水和充饥的饼干,并告诉女儿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后来女儿上幼儿园了,因工作必须出差时,四岁的女儿只好寄养在老师的家中。

警察在四岁的孩子面前带走了妈妈,这成了孩子幼小的心灵中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孩子恐惧去车站,恐惧见到警察,甚至出现了自闭的症状,不愿与别人交流。

江海莹的老父亲是脑血栓后遗症,为了照顾江海莹的女儿,江海莹的老母亲带着老伴千里迢迢赶到包头市,因想女心切,心情极度不好,精神恍惚,没几天在拖地时摔跤摔坏了腿,好长时间不能走路。

善良的江海莹被非法关押达两年之久,几个无辜家庭正常的生活秩序被打乱;多少人的生活被置于痛苦的混乱境地;多少人平静的生活被破坏;正常的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被践踏。谁是这个灾难的始作俑者?谁是破坏法律实施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些公检法人员。

江海莹冤案只是中国大陆人权惨案的冰山一角,呼吁海内外正义人士关注中国大陆善良人的疾苦,共同制止中共迫害善良民众的罪恶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9/回娘家乘车被绑架-江海莹被劫持两年、庭审四次-333178.html

2016-07-21: 江海瑛再次面临包头市青山区法院非法庭审
2014年9月1日,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法轮功学员江海瑛在包头市火车站检票口验票时,被包头铁路派出所绑架,家被抄。2015年,包头青山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因无迫害证据,无结果。江海瑛被绑架非法关押已近两年了,近日又定于2016年7月21日上午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1/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1655.html

2015-03-09: 包头市青山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江海莹时间更改
包头市青山区法院将于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一日上午八点三十分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江海莹。此前,包头市青山区法院曾告之的开庭时间(三月三日上午八点半)已在网上发布,两天之后,不知什么原因,该法院又推迟了非法开庭时间。

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内蒙古包头市法轮功学员江海莹在包头火车站候车回赤峰娘家,在检票处查身份证时被包头铁路民警扣押,后移交到青山区公安局。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包头市古城湾看守所。

包头市青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当地610头子陈惠君在当地检察院多次退卷的情况下,拒不放人,多次凑黑材料,江海莹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初被非法批捕。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9/二零一五年三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06059.html#1538233451-8

2015-02-28: 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青山区法轮功学员江海瑛面临非法庭审
江海瑛将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在包头市青山区法院面临非法庭审。

江海瑛,女,娘家在赤峰市。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上午,江海瑛带着四岁的女儿回赤峰,在包头火车站检票时,由于身份证被中共做了手脚,被非法扣留,后移交青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国保警察陈惠君几次罗织罪名,江海瑛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被非法批捕,现在非法关押在包头古城湾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28/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05687.html

2015-01-03: 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江海莹已被非法关押四个月之久
2014年9月1日,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法轮功学员江海莹在包头市火车站检票口验票时,被包头铁路派出所绑架,家被抄,后被劫持到包头市公安局古城湾看守所迫害至今。其他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二零一五年一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02626.html

2014-09-09: 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法轮功学员江海莹被绑架
2014年9月1日,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法轮功学员江海莹在包头市火车站检票口验票时,被包头铁路派出所绑架,家被抄,现在已经劫持到包头市公安局古城湾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9/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97220.html

包头 青山区联系资料(区号: 472)

2019-07-14: 包头市青山区法院
地址:包头市青山区自由路13号青山区人民法院 邮编014030
主审法官:郭建蒙 0472--3611050
书记员:吉超 0472-3611036
院长:呼德

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
地址:包头市昆区友谊大街91号中级人民法院 邮编014010
院长:范俊锋 副院长:张庆祥、王文林
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李首原
副主任:姚宏宇
刑一庭:
苏燕平 0472—5179820
刘志强 梁立众 0472—5179838
张连云 宋庆海 0472—5179922
胡玉刚 刘宜朋 0472—5179823
朱丽华 李清 0472—5179822
李勇 0472—5179837
郜媛媛 0472—5179821
翟伟 王云洁 0472—5179835

刑二庭:
张晓露 0472—5179985
刘伟(副庭长)
范艳 0472—5179819
张让先
崔砺锋 0472—5179816
武美琳
李佳 0472—5179833
姬鹏
马飞 0472—5179817
孙东 王姝
姜峰0472—5179818

阅卷室
0472—5179824
值班室:
总值班室 0472—5179869
正门值班室0472—5995738 0472—5995739
西门值班室0472—5179875
二楼大厅值班0472—5179926 后院值班室0472—5179974
调研员:
李淑萍 0472—5179963
肖强 0472—5179995
张树清 0472—5179984

秘书科:
贾宇飞 王振岭0472—5179967
宫宇 胡涛0472—5179975
张艳凤
辛昕0472—5179803
张宇 0472—5179911

机要室 0472—5179968
综合科: 杨佳 0472—5179984 苏之嵘0472—5995708
督查科: 胡建军 0472—5179961 韩天琦 0472—5179993
宣传科: 王彦军 陈茹 0472—5179876
档案科: 刘雅萍 闫亚苑 0472—5179871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5-01-03: 包头市公安局电话:0472-5362625
包头青山分局国安电话:陈13947218883    1532606889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