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9-28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重庆 >> 渝北区(黄金堡) >> 江信美,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渝北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4-04-2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8-25:重庆市渝北区法轮功学员江信美被迫害信息补充
2021年 8月13日,重庆市渝北区法轮功学员江信美被迫害的所谓案件,已被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国保警察王国江、陈丽、屈炼构陷到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

8月16日,检察院通知江信美去拿“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告知书上没有公章。并在8月17日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经办人刘杰就案件内容,已经传唤了江信美并做了询问笔录和录像。诉状以江信美涉嫌罪名《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 起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25/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30012.html

2021-07-07: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江信美被拦截绑架、非法审讯经过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江信美,家住重庆市渝北区双龙路111号川煤九处大院。2021年6月8日上午7点50分,江信美出门上街,快走到九处大门时,突然窜出一个人来,把江信美拦住,问:“你叫江信美吗?”江信美说:“什么事?”

马上又窜出一个女的把江信美死死抓住。江信美说:“你们要干什么?”

这时,又窜出3、4个人,抢走江信美提的包,开始翻江信美的包,有三个人把从江信美包里的人民币摆在地上,做样子数钱并录像。没数完钱,他们就把江信美推上小车。这些人全都是穿便装,车也是小轿车、不是警车。

江信美被绑架到渝北两路派出所。在审讯室,叫江信美坐到审犯人的铁椅子上,江信美说:“我不坐,我没有犯法!”他们就给江信美拿了一个胶凳子坐。江信美坐下后,他们给江信美录像、录音。

江信美叫什么名字?江信美问他们叫什么名字?王国江不说全名,只说他姓王。一个人说他姓屈,都不说全名。另一个是片警何建平,他们只是晃一下警官证,根本看不清姓名。最后在他们拿他们签名的时候,江信美看清了这三个人的名字, 叫王国江、屈炼,女的叫陈丽。因为江信美不签字,他们替江信美签了。

他们又开始数江信美包里抢的钱,一会儿说10元的少10张,是不是江信美拿了?三人数了很长时间,没有数对,才想起用验钞机,共7100元。数完了,他们一一照了像。他们问江信美钱是哪来的?江信美不回答。

然后他们就把江信美带去非法抽血、照像,按手印采样、采声音。还叫江信美说两分钟的话,江信美不说话。他们就叫江信美说你是谁?叫什么。拿印有江信美的名字、出生日期、住址的纸叫江信美念,江信美不念。

当时好几个人围着江信美大声呵斥、凶狠的吼叫。因为江信美还是不念,片警何建平就骂了一句脏话,还拿手里的东西重重的打了江信美的后背。片警何建平还威胁说要把江信美的养老金扣了,还说一会儿把江信美的家人都叫来。陈丽说:“他们是你们社区的警察。”

下午一点过后,他们要把江信美带到重庆市江北第一人民医院,江信美不配合他们,警察屈炼就拿一副手铐把江信美双手铐住。上车后,直接把江信美拉到了江北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核酸检查、抽血、查尿、心电图等各种检查。

体检后,又把江信美拉回两路派出所。屈炼和陈丽又把从江信美包里抢的钱摆在江信美面前,又给江信美照像。屈炼说看守所不收。他们又把江信美带到审讯室,又开始问话录像、录音。他们又把给江信美照的像打印出来,叫江信美签字,盖手印。

江信美被监视居住半年,什么手续都没有给江信美,直接把江信美送回了家。到家后又录像、录音。他们还抄了江信美的家,抢走了江信美家人的一个手机、一个炼功卡。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7/二零二一年七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27853.html

2021-06-13: 重庆法轮功学员江信美遭绑架至两路(原双凤)派出所
2021年6月8日早上八点钟左右,重庆市渝北区北大街川煤九处法轮功学员江信美,正要出小区门时,突然窜出一个男的,问道:“你是不是江信美?”江信美问:“什么事?”这时已窜上来一个女的(后来知道叫陈丽)一下死死的抓住江信美的手臂,又冲上来五、六个男的,抢走了江信美手里的包。

他们打开一看,是真相币,他们一窝蜂涌上围住江信美,说是警察。就在地上清钱、录像,没等钱清完,就把江信美推上警车,绑架到渝北区北大街两路(原双凤)派出所。

没有出示任何正规手续文件,便衣把江信美非法关在审讯室,又开始清钱。警察强抢现金七千零一百元,一千零四十张。

他们叫江信美坐犯人的铁椅子上,江信美说:“我又没有违法,我不坐这个铁椅子。”他们就拿了塑料凳叫她坐。后进来三个便衣,像审犯人一样,问江信美的姓名、住址等,江信美没有回答,发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他们拿出警察证。他们分别叫王国江、屈炼和社区警察何建平,都是三十几岁男的,着便衣。

在非法审讯时,王国江、屈炼追问江信美:“钱是哪里来的?” 江信美不回答,他们说: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从哪里来的。随后就胡编说什么什么地方是陈明喜给你的。

他们又拿手机要江信美认一个人,问认不认识。江信美仍不回答。他们说:“你不回答,我也知道,六月五号,你到陈明喜家去,十几分钟后,出来时提了一个包。”江信美仍然不回答他们。

王国江又说:“你不说,我就叫那边的人动陈明喜了。”一会儿,他们故意在手机里说:“搜到了电脑、打印机等等。”后来他们就叫江信美采样印手纹,又录音的,江信美不配合录音,社区警察何建平重重的一掌打在江信美的背上。后来江信美被录了两分钟的音……

他们非法审讯后,就强迫江信美到医院做多种检查,医生看到很多的检查项目,都觉得奇怪,问:“怎么做那么多检查呢?”便衣歪曲说:“是‘轮轮’。”查出低压180,高压220,又换医生检查,还是很高。他们不管不顾,硬要强送江信美到看守所。江信美心想:“你说了不算,大法师父说了算。”他们送江信美到看守所时,看守所看到血压很高,就不敢收,后来他们才把江信美送回家。这时,他们跟土匪一样又非法抄家,抢走了江信美家里的手机一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13/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26935.html#21612235135-5

2021-05-30: 重庆市渝北区大法学员江信美再次被骚扰
2021年5月22日晚上8点30分左右。我们小区警察何建平带着两个女警察到渝北区大法学员江信美家骚扰。当时江正在卧室发正念。她丈夫听到敲门声,就去开了门,一看是何建平,就大声说道“何建平来找你。” 江信美赶紧出来说,找她干什么?何赶紧说:“我来看看,身体好不好?” 江信美说“我身体好得很。”

说话间,有个女警拿手机就要给江信美照像。江信美大声说,你不能照,你这是违法的。她赶快说没照没照。江信美就问她叫什么名字,那女的不说,何建平说是他助理。江信美仍然追问那女的,那女警说她叫王红。江信美说我也给你们记个名,照个像。说着,就去拿丈夫的手机。何建平三人见状,就说走了。临走时,问江信美还在那个没有。江信美说信仰自由。何赶紧说“别说,录着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30/二零二一年五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26371.html#2152923810-25

2020-07-25: 重庆市渝北区大法学员江信美家被骚扰
7月20日早上7点多钟,有人敲大法学员江信美家的门,婆婆开门后,对方说,是他们社区公安的(双凤派出所),其中有两人穿的警服(包括何建平),有三人是协警,另有两个女的穿的便衣。进屋就说江信美是炼法轮功的,不由分说,就开始在三间卧室翻找,没找到任何他们满意的物品,就又问江信美的婆婆,江信美在家是否打坐,是否看书。婆婆说不晓得,我吃了饭,就出去耍去了。约十分钟后,这帮人才离开。

何建平:1822353826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25/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09552.html

2019-09-13: 重庆市渝北区多名大法学员被骚扰
近段时间重庆市渝北区两路镇的派出所片警到每个大法学员处骚扰,有的要和学员照相,有的又说要签什么字。被骚扰的大法学员有江信美、尤章凤、陈明禧、何秀容等。

骚扰的警察是何建平(电话:18223538266)、何利华(电话:13002370400)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3/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93010.html

2019-05-09: 重庆渝北区法轮功学员江信美再次被骚扰
五月六日下午四点多钟,渝北区法轮功学员江信美刚从外面回家,双凤派出所片警何建平和一女警察再次到江信美家中骚扰,开始何建平在随意问话,那个女警察就用手机在屋里摄像,被江信美发现并制止,说她未经本人同意在居民家中摄像是违法行为。那个女警察于是停止了摄像。何建平问江信美还在炼没炼,江信美回答说这功法这么好,当然在炼。何说在中国炼是违法的,好在家炼就可以,但是不要出去发资料,刻录东西。随后把江信美丈夫的电话号码拿去了。何建平还要求江信美七月份到他那里报到。江信美没理他。在他们走后,江信美才想起何建平左臂下部有个仪器的红灯一直在闪烁。后问起知情人才知那是执法仪,具有录音录像功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9/二零一九年五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86396.html#195821399-12

2019-04-23: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江信美遭骚扰
2019年4月1日,重庆市渝北区双凤派出所、街道共三人闯到渝北区法轮功学员江信美家骚扰,有社区警察何建平,有个姓黄,还有一个女的,江信美的丈夫说不在家,打工去了。何建平说定期要查。江信美的丈夫没理他们,直接就把门关了。(何建平在到江信美家之前打电话到江信美的姐姐家找江信美,因之前江信美在给她姐姐带孙子,何曾多次到江信美姐姐家骚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3/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85478.html#1942311010-16

2017-05-18:重庆市渝北区法轮功学员江信美受骚扰
重庆市渝北区法轮功学员江信美,到其姐家(住南岸区南坪松藻小区)帮姐带孙。2017年5月4日,渝北区两路派出所何所长、警察、居委会王书记等四人,跟踪到松藻小区骚扰江信美。骗取了江信美姐姐的电话号码,敲门时把门上的猫眼蒙住,骗开门后一进门就非法录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8/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48333.html

2016-08-15: 重庆法轮功学员江信美疑遭绑架
重庆市渝北区法轮功学员江信美于2016年7月20日左右外出未归,后警察非法抄家。江信美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5/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33016.html

2015-10-26: 重庆渝北区曾慧群、江信美、郑晓琴等五人被绑架到洗脑班
9月重庆渝北区公安分局国保伍永东、邹胜勇、李某等23日中午对法轮功学员郑晓琴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等;并强迫郑晓琴去派出所,她没配合。10月十几号左右,警察强行把郑晓琴绑架到渝北区长河洗脑班迫害。原因是诉江。

重庆市渝北区曾慧群、江信美及王姓(七十多岁)、梁姓等四位法轮功学员于10月中旬被渝北区国保警察协同双龙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渝北区长河洗脑班(重庆双裕原度假村)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6/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8128.html

2014-04-21:
主页 > 大陆消息 > 更多迫害案例
重庆江信美在派出所、劳教所和洗脑班的遭遇
按: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江信美女士,二零零一年被渝北区双凤桥派出所绑架、劳教,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酷刑迫害;二零一三年十月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下面是江信美女士自述她遭受的部份迫害:

我是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江信美。二零零一年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疯狂时,为了证实法轮功是最好的功法,我白天上班,天天晚上出去贴自己用图画本,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等真相标语。

被绑架、劳教

一次我用油漆在我们单位的围墙上写上“真、善、忍好,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的标语,每个字有一尺多那么大。下午610就找到我打工的单位,把我绑架,非法抄了我的家。

我被绑架到渝北区双凤桥派出所审问,我不说,他们折磨我,铐了个苏秦背剑,就是右手从肩上往背心下,左手从后面向背心上,在把两手铐在一起。这种酷刑时间长了,手会残废的。我还是什么也不说,610的恶人王勤还威胁我:我们马上打电话到你儿子的学校,让你儿子上不了大学。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苏秦背剑”)

后来他们又把我关进了一个一米宽的正方形的地牢里,没有铐手了,那时已经是晚上了,地牢里就放了一点草,我就坐那里开始炼静功,被管牢笼的看见了,说:你还敢炼功。过来就把我铐在门上,我就这样站了一晚上。第二天把我送到渝北区一碗水看守所,在那里呆了一个星期,就非法劳教了我一年,送到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劳教所里,警察安排吸毒人员二十四小时看着我不准炼功,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接触,狱警罗川梅天天强制转化,逼我看污蔑大法的电视,狱警罗川梅还说:只要你转化,可提前半年出狱。我还是不转化,她就又将我关在小间,关了一个星期小间,我还是不转化,就把我和那些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天天罚坐,不能说话,不能动。后来调来了一个男恶警,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外面搞“军训”折磨,站军姿,蹲军姿、跑步、走鸭步。吸毒的人对我们一个个地检查,要是没站好、蹲好,不符合他们的要求,吸毒的人就会拽你一下,踹你一脚的折磨你。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几号我从劳教所回家了。但是双凤桥派出所的恶警一到“敏感日”,他们就会来家骚扰。后我到綦江县小渔沱我妈妈家,他们也来骚扰。迫害给我家造成很大很大的伤害,我丈夫,我父母、兄弟、姐妹都在担惊受怕中过日子。

被劫持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下午两点左右,我在渝北区胜利路一小区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门卫构陷,当时我还给门卫讲真相,她的电话响了,我还在给她讲真相,一会儿功夫就来了几个便衣,把我绑架到双凤桥派出所,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告诉他们,他们没有办法,就在网上查。找到了我的名字之后,八、九个恶警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像、光盘、mp3、mp4、收音机、读卡器、手机、TF卡两个、真相币三十多元,最后连我装真相资料的自封袋二百多个都抢走了。还强行给我录像、强迫我在上面签字,又把我带回双凤桥派出所,给我做笔录、照像、扎手指的血化验,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放我回家。

十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左右,居委会的王盛武和另一人敲开我的家门,那人没进来,拿去王盛武的手机在外面打电话,打完电话把电话还给王盛武走了,我就把门关上了,就给王盛武讲真相,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刚讲了一会儿,又有人敲门了,我也没有多想,就开了门,一看有两车恶警闯入我家,强行要把我带走。我家人说:把她带哪去?恶警头说:去完善手续。

恶警强行把我带上车,直奔重庆渝北区双裕园度假村洗脑班迫害。进去之后门紧闭,两个人二十四小时监视着我,不准炼功。迫害参与人有610、姓刘的、陪教胡金珠,还有我们原单位川煤九处姓彭的,没过两天换了一个姓郑的六十多岁。

第一天的时候,晚上我就在床上把腿用被子盖上,盘着腿,被陪教胡金珠看见了,她说:不准盘腿。我没有理她,她说了三声,我也没有理她。不知道她按了什么机器,结果门开了,进来两个人,一个是姓刘的和另一个跟土匪似的人,说不准盘腿,我说了一句,脚冷。他说我给你拿电来烤,给你上夹板,拿火烤。

这就是共产党的“法制洗脑班”,各种酷刑具备,真是人间地狱。

迫害我的人有:双凤桥派出所的女警察王勤、水井湾居委会王盛武、川煤九处公安科的曾凤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1/重庆江信美在派出所、劳教所和洗脑班的遭遇-290263.html

渝北区(黄金堡)联系资料(区号: 23)

2021-06-17: 柴璐是双龙派出所的,上次抄周继容家她也参与了的。柴璐电话:12123192773

2021-05-30:
何建平:18223538266

2021-05-06: 江北检察院刘杰,刘杰办公电话:67560523

2020-10-31: 刘波: 书记 电话:18623025337
费小岚: 副书记 电话:18623026525
综治: 苏美红 电话:15023169563
网格员:熊美 电话:18723353428
社区警察:江波 电话:18580062947

2020-10-29: 渝北区仙桃街道办事处兰馨社区居委会王鑫,男,13996094122
石国显,女,17830036747
双凤街道派出所刘智勇,警察,13883240951,17823397687
另一位女性警察,18225094278

2020-10-24: 王鑫电话:18225094278
女性工作人员电话:13996094122

2020-10-20: 重庆渝北区花卉东路社区:
地址:重庆渝北区龙华大道1918号附3号 电话023-67089052 邮编401120
党委书记 颜运玫 13368352307
社区综治办专员 杨屾 15808042023

2020-08-12: 重庆渝北区检察院:
检察长钟勇023-67181601、13908259616
副检察长姜飞023-67181603、13908359846
副检察长王治023-67181606、13908333285
副检察长许世兰023-67181675、13500360655
副检察长周朝祥023-67181686、13609417599
纪检组长谢会云023-67181618、15823038166
办公室主任马琳琅13996310000
张明18996007021
渝北区检察长电话:023─67821818
检察一部(管起诉),直接参与迫害
专委黄镔(管检察一部)023-67181628,新号码135003850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