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24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陕西 >> 汉中 宁强县 >> 牟彩英, 女, 59

个人情况: 原宁强县代家坝林业站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3-11-0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10-12: 曾被陕西女子监狱灌尿迫害 宁强县牟彩英再遭骚扰
法轮功学员牟彩英,家住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二零二一年九月六日,宁强县汉源镇综治办主任郑亚辉及街道办事处、羌州社区王主任等到牟彩英家中,要她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三书”。牟彩英拒绝。

他们就恐吓牟彩英,一会儿说要把她送进监狱,一会儿,又说把她送进洗脑班;还说要取消她的低保和公租房;又说把牟彩英的女儿叫来,以开除她女儿的公职相威胁。

最后,他们问牟彩英有没有私章,让牟彩英拿印泥。牟彩英说没有。他们让牟彩英拿口红,并在牟彩英家里乱翻。迫于无奈,牟彩英只好拿出一支用完了的口红瓶。两个人强行将她的手指塞进口红瓶,转了几圈,然后在他们打印好的“三书”上按了指印,致使牟彩英右手几处发紫、发青。其中还有一人在违法拍照。

今年以来,牟彩英受到三次骚扰。二零二一年元月,汉源镇羌州社区赵南成、张书记(女)两人以看望为由到家中骚扰。今年五月,汉源镇白丽(女)、社区书记、王主任和综治办郑亚辉两男两女以“关心”为由,打开牟彩英家的柜子,到处查看。

牟彩英,今年五十九岁,原是宁强县代家坝林业站职工,离异,一人独自生活。牟彩英因被迫害失去公职。自二零一六年结束冤狱后,靠打工维持生活。当地“六一零”依然不放过对她的骚扰迫害。她换了三个打工的地方,被骚扰三次。二零二一年,因迫害留下的后遗症让牟彩英力不从心,腰疼、腿疼、脚痛,以前的老毛病犯了,无法坚持打工。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牟彩英被绑架到洗脑班三次,非法劳教两次(共三年三个月),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在看守所、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陕西女子监狱遭受诸多残酷折磨,其中,在陕西女子监狱,曾十一小时禁止她如厕,最后,又把从地上撮起的浑浊尿液给她灌下去,在那里,牟彩英遭受两年两个月毫无人性的折磨。

具体事实如下:

一、上吊铐,睡死人床,毒打致左耳失聪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二日至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一日,牟彩英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宁强看守所、陕西女子劳教所遭受毒打、体罚等严重的酷刑迫害。

牟彩英遭绑架后,被一伙人暴打,将她打昏,不知多长时间,她才醒过来,发现自己的鞋子在桌子底下,她穿上后,走出去,他们吃惊的问,你怎么醒来了。在看守所,多次遭受毒打,双耳失聪。将她单手吊在大门上,并推拉撞击直到左手腕露出白骨;又改换右手,推撞门,见她不动了,才放下来。又将她按在死人床上。因她个子矮,就给她的双腿套上脚镣,再用手铐加长拽到床头下锁上,四肢全部固定。脖子枕在大约一公分高的木棱上,仰面朝天,牟彩英正是经期,经血浸透了她的衣裤。

牟彩英绝食抗议,连续躺了两天三夜,才把她放下来。造成牟彩英脑袋麻木,梳头没有知觉。又给她戴上手铐和十五斤重的脚镣,一个星期才取下来。因牟彩英的朋友来看守所看望,他们担心恶行暴露,就强行给她换了满是经血的白色裤子和衣服。半年后,牟彩英的右耳才渐渐恢复听力,左耳依然耳鸣不止,留下后遗症。

在陕西女子劳教所,牟彩英遭受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超强度劳役迫害等酷刑折磨。罚站时间近一月之久。

二、暴力殴打,戴脚镣,无劳教决定书遭受诬判

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至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牟彩英被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北京奥运会前夕,宁强县“六一零”将牟彩英绑架到汉中洗脑班非法拘禁,剥夺人身自由。几天后,发生地震,又将她送至宁强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因牟彩英认为信仰合法,无罪无错,不背监规,不写保证,所长廖宁兰就用三棱皮鞭抽打她,直到打累了才住手,回到监室,室友看到她双肩和背部都变成了紫色,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后来又给她戴了十天三十斤重的脚镣。

在没有任何书面材料的情况下,口头通知劳教她两年(迫害一年零三个月后回家)。同年十月,牟彩英被送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把她关进小号,天天打骂,指使她在不用工具的情况下用手给干部洗厕所。此次劳教扣罚牟彩英两级工资。释放证和第一次的劳教决定书也在后来抄家时被抢走。

三、再次被欺骗遭非法拘禁两个月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回到家中,上班没两天,六一零主任李克俭指使不明真相的林业局领导将牟彩英欺骗到宁强县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两个月。牟彩英给单位局长李清宝写了一封信,讲明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完全是迫害陷阱,关押的都是上访人士。局长明白后,想接牟彩英回单位上班,“法制学习班”(宁强县司法局局长)负责人燕斌坚决不放,说这里关两年、三年的都有,你刚来,那是不可能的。后来局长想办法将她接回。

四、荒唐的庭审,丧失人性的摧残

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日,当时牟彩英正在上班,来了大约十个公安人员,把她绑架,而后羁押到汉台看守所。在汉台看守所,遭受宁强县检察院、法院几次非法审讯。并于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宁强县法院开庭。因构陷罪名不成立而中途休庭,一小时后再次开庭,不允许牟彩英答辩讲话,强行枉判三年六个月,又将她带回汉台看守所。

之后,宁强县法院来人,要求牟彩英在判决书上签字,并威胁说“不签也要把你送走(指监狱)”。过了几天,来了四个人,告诉牟彩英,说要把她送到监狱。牟彩英说她有上诉的权利。他们说:“你在五分钟之内把诉状写出来,我们就允许你上诉。如果你写不出来,我马上送你去监狱。”

牟彩英只能简单的写了“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更没有违法犯罪,本人强烈要求上诉。”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过了几个月,汉中市中级法院再一次把牟彩英拉到宁强县法院重新开庭,走了过场,草草了事,维持原判。二零一四年元月,牟彩英被送进陕西省女子监狱。

在陕西省女子监狱,天天不让牟彩英睡觉,不让上厕所,牟彩英只能尿在裤子里,穿着冰冷的湿裤子。有一次她实在憋不住了,就便在自己的洗脸盆里,被包夹知道后,遭到闫红利、李某的拳打脚踢,致使牟彩英的左腿被打伤,无法伸缩,疼痛难忍,不能入睡。

又一次,包夹以各种借口不让她上厕所,她已经憋尿十一个小时,无奈中,牟彩英就便在擦地的抹布盆里,还没上完,就被闫红利看到,飞起一脚,将她踢倒在地,尿撒了一地。闫红利大声吼叫,让牟彩英用抹布把地上的尿拧到盆子里,然后,她们逼牟彩英把尿喝了。牟彩英不喝,她们一伙几人按着牟彩英,把浑浊的尿给她灌下去。接着,又是一顿拳打脚踢,牟彩英的脸被打肿,鼻、嘴青紫,门牙松动(回家后自动脱落)。

在监狱遭受两年两个月无人性的折磨,牟彩英受尽屈辱,生不如死,身心严重受损。她虽然活着出来了,却留下了诸多后遗症,至今身体不能恢复正常,精神伤害更是难以愈合。

五、无理开除公职,老无所养

二零一二年,牟彩英遭绑架后,单位即停发她的工资。二零一四年下发文件,将牟彩英无理开除公职。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林业局领导从陕西女监接她回家时,至汉源派出所告知牟彩英,并将文件给了牟彩英牟彩英领取的最后一月的工资是3168元。

牟彩英一九八八年开始工作,到退休年龄,无法办理退休手续,还要让她补交三年的社保费,牟彩英哪有钱交呀!二零零零年,林业局由企业转为事业单位,以前的交费哪儿去了?这场迫害使牟彩英老无所养,只有靠打工维持生活,艰难度日。

二零一九年,牟彩英办理了低保,还被社区人员以取消低保等威逼其放弃信仰。

牟彩英辛辛苦苦在基层工作,到退休时,却没有退休金;公、检、法就是这样对待信仰民众的。作为一个单身女性,牟彩英没有人身安全,随时面临抄家、绑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12/曾被陕西女子监狱灌尿迫害-宁强县牟彩英再遭骚扰-432450.html

2021-06-05: 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法轮功学员郑君遭绑架 牟彩英遭骚扰
郑君,今年五十七岁,是宁强县邮政局退休职工。二零二一年五月六日早晨十点多钟,汉中市宁强县六一零带领钟鼓楼社区主任郑小辉、伙同派出所一行十几人,到法轮功学员郑君家骚扰,抄家,抢走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等私人物品,郑君不配合他们的非法行为。

他们打电话叫来派出所警察,给郑君戴上手铐,全然不顾郑君穿着睡衣,几人强行将她抬走。还把她丈夫、儿子叫到派出所,以停职、扣工资等恐吓,威逼她家人配合他们签订“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责任书”,下午四点左右,才让郑君回家。

郑君手腕被警察戴铐后呈紫青色。警察对她的迫害给一家人带来严重的身心伤害。第二天再次叫郑君的儿子去公安局。

当天受到骚扰的还有牟彩英。六一零、社区人员一伙四、五人以“关心”为由,打开牟彩英家的柜子,到处查看,呆了十多分钟后离开。

牟彩英,今年五十九岁,原是宁强县代家坝林业站职工,离异,一人独自生活。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牟彩英曾两次被非法抄家、劳教,均枉判两年。在看守所、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牟彩英遭受诸多残酷折磨,耳朵失聪。

牟彩英因迫害失去公职,近年来靠打工维持生活。去年办了低保,勉强度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5/二零二一年六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26615.html

2015-12-13: 陕西宁强县牟彩英屡遭看守所、劳教所酷刑迫害
陕西宁强县现年五十四岁的牟彩英,二零零三年在北京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分别于二零零五年、二零零九年两次被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多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遭受酷刑迫害。

绑架

牟彩英从事林业工作,二零零五年二月回宁强县。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二日,宁强县公安局徐云、贺大文等四个恶警强行闯入牟彩英室内,把她的资料点的二台电脑、打印机、音响、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抢劫一空,把牟彩英和另一个男法轮功学员一起带到汉源镇派出所,把他们俩分别铐在二个长排椅上,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恶警吃完早餐,把男法轮功学员叫出去,约几个小时回来后,男法轮功学员被电伤,手、背、腿被电成紫黑色。后来,牟彩英和男法轮功学员分别被带到公安局非法审讯。

看守所:毒打、吊铐、睡死刑床、镣铐等

二零零五年八月,牟彩英被公安局非法审讯完毕,被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她由于不配合,遭到恶警毒打,致使右耳被打聋,至今耳鸣不止,接着,双手轮番吊铐在大铁门上,右手腕骨头都露出来了,后来,牟彩英双手半年抽筋、麻木难受,强行睡死刑床三天三夜。

在看守所的小院里,日晒夜露,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颈椎上的肉都磨烂了,血肉和衣服黏在一起,大脑三分之二麻木,半年后才恢复,戴脚镣十天,脚背、脚后跟的肉被磨烂。

在看守所被迫害五十七天后,被送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不让睡觉、罚站等

等送到汉中,警察一走,牟彩英就遭到恶警张晓玲辱骂,骂的话非常难听。为了强行“转化”她,专门派二名吸毒人员(其实是打手)做“帮教”,不让睡觉、罚站、不让上厕所、不让用水。因为牟彩英坚持不“转化”,后来也不让两个“帮教”上厕所了,二个“帮教”就把怨气撒到她身上,疯狂的折磨她。

看守所:训骂、皮带抽打、三十斤脚镣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邪党要召开“十七大”,汉中市六一零又把牟彩英绑架到郑县大河坎金土地庄园,软禁十四天后放回。

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宁强县公安局奉汉中公安局之命,又来到牟彩英的住处非法抄家,将她买的不到两个月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耗材等一起带到汉中。

在看守所,有一天上边来检查工作,问牟彩英为啥进来的,她说炼法轮功的。他说那就在这好好接受“教育”吧。她说法轮功教育的就是最好的。

事隔三天,看守所所长廖宁兰亲自来到监舍,说上面来检查,你敢顶嘴,训骂了牟彩英一顿。后来以一在押人员私带违禁品(戒指)为由,把牟彩英叫到她的办公室发泄私愤,指着桌子上的戒指问:“知道是怎么回事吗?”牟彩英说:“不知道。”她说:“我再问你三遍,你不说,我就抽死你。”说着,就拿起桌子上的皮带抽打牟彩英,边抽打,边说:“你们法轮功不是爱告状吗?你告去呀?”牟彩英说:“(法轮功学员)是讲道理,不是告状。”她更凶狠的抽打,叫嚣着:“你告去呀,这是共产党的监狱,哪容你说了算!你在明慧网上去告呀?”气急败坏地说让牟彩英睡死刑床,最后,虽没睡死刑床,但给她戴了副三十斤的脚镣。

再次劳教两年

恶人又一次非法劳教牟彩英两年,检查费还下在她的账上,找廖所长,她不露面。几天后,牟彩英被送陕西女子劳教所加重迫害。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晚,刚从三大队调二大队的郭妮对法轮功修炼者牟彩英训话说:“看你精神还挺焕发的嘛!”牟彩英答:“焕发啥哟,这几年被共产党迫害,身体严重受损。”郭妮顿变脸色和语调:“你又胡说了,你知道我的脾气不好!”牟彩英笑着继续说:“我说的都是实话。”郭拉着脸说:“再胡说!小心让你难受!(意思体罚)回房给我乖乖的呆着。”

二零零六年、二零零七年在劳教所三大队时,牟彩英曾遭到郭的体罚迫害,也没收过牟彩英的私人生活用品。

二零一二年八月下旬,牟彩英被宁强县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汉中市汉台区看守所一年之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3/陕西宁强县牟彩英屡遭看守所、劳教所酷刑迫害-320396.html

2013-11-02: 法轮功学员赵力、牟彩英遭迫害近况
北京法轮功学员赵力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看守所,无人上帐看望。

当时失踪的牟彩英,四十六岁,宁强县代家坝林业站职工,二零一二年八月下旬被宁强县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汉中市汉台区看守所一年之久。牟彩英曾在二零零九年在陕西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82082.html

2012-09-05: 陕西勉县新铺镇赵力被绑架 牟彩英失踪
在宁强县新铺镇的北京法轮功学员赵力被迫害后,宁强县法轮功学员牟彩英也受到骚扰。9月3日,邻居发现牟彩英失踪,门未锁,买的水果还在桌上。

参与绑架赵力的派出所有勉县新铺派出所、宁强县胡家坝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5/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62411.html

汉中 宁强县联系资料(区号: 916)

2013-11-02: 宁强县公安局:邮编724400
局长李刚、政委陈晓华、副局长:张建国、王贵昌、杨振强
政委办公室0916-4221205
副局长办公室0916-4221281
国保科0916-4221135
宁强县看守所0916-4221194
新铺派出所:
电话 0916-3516712、0916-4455358传真0916-4455358
所长13992676978
附陕西宁强县公检法司等机构信息

宁强县公安局
治安科0916-4221216
巡警队0916-4222612
刑警大队0916-4221156
办公室0916-4221005、4227505
法制科0916-4221034
政工科0916-4221035
国保科0916-4221135
值班电话0916-4221005
指挥中心0916-4221154
报警服务台0916-4223110
纪检委0916-4222612
治安大队0916-4221216
户政0916-4221304
刑侦大队(禁毒)0916-4221156
经侦大队0916-4221115
交管大队0916-4221075
事故科0916-4221084
车管所0916-4225388
交管科0916-4225038
巡警大队0916-4228110
出入境0916-4221135
汉源派出所0916-4224061
二郎坝派出所0916-433711
巴山派出所0916-4433306
代家坝派出所0916-4455358
安乐河派出所0916-4369110
高寨子派出所0916-4335780
铁锁关派出所0916-4357306
胡家坝派出所0916-4356048
阳平关派出所0916-4468110
大安派出所0916-4372422
毛坝河派出所0916-4437110
燕子砭派出所0916-4324305
广坪派出所0916-4366341
舒家坝派出所0916-4439545
黄坝驿中队0916-443817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