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陕西 >> 宝鸡 岐山县 >> 刘红枢(刘红书)(刘宏书), 男, 54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陕西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村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3-08-0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9-27: 陕西岐山县刘红枢被秘密枉判三年 老父亲悲愤离世
陕西省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红枢刘红书)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家里被岐山县610人员绑架、非法抄家,关押在岐山县看守所,后来被秘密开庭枉判三年。八旬父母多次去公安局要儿子回家,被无理拒绝,老父亲悲愤交加,在岐山县公安局院内摔倒昏迷,没多长时间含冤离世,最终没有见到儿子一面。

刘红枢刘红书)先生,今年54岁,岐山县京当镇祝家庄社区西戢村营西组人,一九八九年三月三十一日被祝家庄乡政府汽车撞成严重脑外伤,两次手术后留下后遗症,需要不定期服用脑心舒、脑复新等药物。由于身体原因,刘红枢错过了适婚年龄,与父母和一个长期身患疾病需要抚养的弟弟一起生活。一九九九年,刘红枢修炼法轮大法后,不知不觉中脑外伤后遗症不翼而飞,而且从此无病一身轻,一直到今天不着凉,不感冒,不生病,当然也不用吃药了。

在法轮大法遭受邪党迫害的最初那几年,刘红枢在新疆打工,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在讲真相中被当地“610”人员绑架、失去了正常工作的机会,被非法劳教。此后经常受到岐山县、祝家庄乡政府人员的骚扰、非法关押。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刘红枢用手拉犁刚种完半亩小麦,正在家休息。岐山县“610人员陈颖年、国保局王井鹏等两车警察突然闯入家中,呼延井泉出示警官证而非搜查证,而后他们强行开锁随意搜查住所,最后抢劫大法书籍、手机、dvd、播放器等私人财物,并绑架刘红枢至岐山县公安局四天四夜,而后非法拘押在岐山县看守所。

为了抗议岐山县公安系统的迫害、唤醒相关人员的良知,刘红枢绝食绝水十天十夜。然而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对刘红枢的生命安危不闻不问、漠不关心,企图使其自生自灭。识破邪恶的企图后,刘红枢放弃了绝食。

二零二零年十月中旬,岐山县看守所来了岐山县检察院的一男一女,他们给了刘红枢一沓资料叫带去看,并叫刘红枢在另一沓资料上盖指纹。刘红枢还没反应过来就糊里糊涂的按了几下指纹。那个女检察官忽然说:“你认罪认罚吗?”“我有什么罪?我认什么罚?”刘红枢吃惊的反问道。那个女检察官出示“逮捕证”说“你违反了《刑法》三百条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利用了什么邪教组织?破坏了哪一条法律实施了?” 刘红枢正色反问她,她竟无言以对。刘红枢继续对他们讲真相,他们借口有事匆匆走了。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八日下午,那一男一女又来看守所问话。当刘红枢质问他们利用什么邪教、破坏了哪条法律实施时,那个女的随口污蔑法轮功。至于破坏了那条法律实施,她没有回答、也回答不了。刘红枢说二零零五年公安部认定的14种邪教组织中没有法轮功,二零一四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及公安部重新认定的14种邪教组织中也没有法轮功,并让他们上网搜查,那个女检察官心虚,很无奈的说“不查。”他们还想让他签字,刘红枢利用她说过的话反问她说:这不是威逼利诱吗?她生气的让刘红枢走人。刘红枢说:“我已经被非法关押了快三个月了,放我回家。”她说“关了那么多法轮功,全都放吗?”“对,全都放,违法犯罪有四大要件,缺一不可,迫害法轮功的案件全是冤假错案。也就是说,无法判定我们违反了什么法律?无法证明我们伤害了什么人或什么人的利益?既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也不存在被害人,如何能构成违法犯罪?”对刘红枢的回答,检察院的人哑口无言,若有所思。

刘红枢是家中的唯一依靠,在其被非法关押期间,八旬父母多次去公安局要儿子回家,被无理拒绝。老母亲思儿心切,患病住院做了一次手术,出院后又去看守所要儿子,才被允许视频会见,老母亲看到儿子满脸浮肿,泪水涟涟,母子相对流泪。二零二一年夏季六月份收割麦子时,老父母及家人又去公安局要儿子回家收麦,老父亲悲愤交加,摔倒在岐山县公安局院内,当场头破血流,昏了过去,神志不清,被家中亲人送去医院抢救。诊断为脑梗住院十天,因无钱缴费回家,没多长时间老人就含冤离世,最终没有见到儿子一面。

刘红枢后来在看守所被秘密开庭,没有任何旁听者,虽然近在咫尺,也只见话筒和法院派来的两个警察。刘红枢被非法判刑三年(“(2021)陕0323刑初21号陕西省岐山县法院刑事判决书”),至今仍然被非法关押。唯一孝顺的好儿子没有送老父亲最后一程,至今亲人们不忍心告诉他父亲离世的实情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27/陕西岐山县刘红枢被秘密枉判三年-老父亲悲愤离世-431919.html

2021-07-12: 陕西岐山县沈红奇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劫入冤狱
陕西省岐山县法轮功学员沈红奇、徐明侠、焦炳南、刘红书,于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四日被劫持到陕西省杨凌监狱继续非法关押。沈红奇被枉判七年,徐明侠四年,焦炳南三年;刘红书被枉判情况待查。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岐山县公安系统跟踪绑架了在岐山县桃源聚小区在一起学法的十名法轮功学员焦炳南、徐明侠等,随后暴力抄家。徐明侠多次被迫害,这次在非法抄家中家中窗户玻璃被打碎,墙壁被暴力开门时出现裂缝。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沈红奇被岐山县公安系统从他经营的家电维修部绑架。警察随后抄了他在县城的住处和老家,抢走了属于沈红奇家里的不少合法私人财物,把沈红奇绑架到岐山县星期五宾馆迫害。沈红奇被绑在铁椅子里四天四夜,刑讯逼供。之后在岐山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刘红书种完麦子,在家里休息被岐山县610人员绑架并非法抄家,610人员抢走了用于救人的真相资料。那些人逼问刘红书这些资料是谁给的?刘红书反问那些人:“你们问这想干啥?”后被警察劫持走,被非法关押在岐山县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八日,宝鸡市岐山县法院非法对岐山县法轮功学员沈红奇、徐明侠、焦炳兰、王亚兰、李会琴、王瑞芹、曹录侠、王会会、邵启虎九人开庭。沈红奇、徐明侠家属分别请了北京律师为自己的家人和其他人都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从方方面面驳斥了公诉人的枉法起诉,并当庭呈交了法律依据。沈红奇、徐明侠本人也为自己做了自我辩护。焦炳兰没请律师、自己辩护,王亚兰、李会琴、王瑞芹、曹录侠、王会会、邵启虎分别由指派的律师辩护。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十日,岐山县法院枉法冤判沈红奇七年,罚金14000元;徐明侠四年,罚金8000元;焦炳南三年,罚金6000元;李会 2年6个月,缓刑3年6个月,罚金5000;王瑞芹 2年,缓刑2年6个月,罚金4000;曹录侠1年9个月,缓刑2年6个月,罚金4000;邵启虎1年6个月,缓刑2年6个月,罚金4000;王亚兰 1年5个月,缓刑2年,罚金3000;王会会 1年,缓刑2年,罚金2000。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12/陕西岐山县沈红奇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劫入冤狱-428061.html

2021-05-27:陕西岐山县刘红书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陕西省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红书,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家里被岐山县610人员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岐山县看守所。最近得知,刘红书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生命垂危,看守所拒不放人。

前些时间,刘红书八十多岁的母亲在岐山县看守所见到了日夜思念的儿子,母子相见,相对流泪。母亲看到儿子脸带伤痕,面目浮肿,心中非常难过。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刘红书在家里被岐山县610人员绑架并非法抄家,610人员抢走了用于救人的真相资料。那些人逼问刘红书这些资料是谁给的?刘红书反问那些人:“你们问这想干啥?”刘红书被610警察带走,非法关押至今。

刘红书刘宏书),男,50多岁,宝鸡市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人。一九八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刘红书被祝家庄乡政府汽车撞成严重脑外伤,两次手术后身体一直欠佳,需要不定期服用脑心舒、脑复新等药物。由于身体原因,刘红书错过了适婚年龄,与父母和一个长期身患疾病需要抚养的弟弟一起生活,当时父母压力重大。一九九九年,刘红书修炼法轮大法后,他脑外伤后遗症痊愈,身心健康,经常外出打工。

在法轮大法遭受邪党迫害的最初那几年,刘红书在新疆打工,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在讲真相中被当地“610”人员绑架、失去了正常工作的机会,被非法劳教。此后经常受到岐山县、祝家庄乡政府人员的骚扰、非法关押。

二零一三年七月份,刘红书去宝鸡市中级法院和检察院状告新疆“610”地方组织,申诉几年前对他的迫害的冤情,刘宏书的正义之举不仅没有受到当地公检法部门的支持,反而被宝鸡“610”非法扣押,他们叫来了祝家庄乡政府谭涛等七、八个人,和戢武村邪党书记曹红星、主任曹白星,还有营四队队长等人,把刘红书从宝鸡软硬兼施,哄骗到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企图迫使他放弃对真、善、忍佛法真理的信仰。刘红书绝食抗议迫害,在生命奄奄一息时被释放回家。

刘红书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得到恢复,为了生活,又去外地打工。期间,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祝家庄乡派出所三个警察来到他的家,抢走刘红书的私人物品,威逼家中八十多岁的父母签字画押,造成老人受惊吓,大病一场。

刘红书从打工地回家,得知在他打工期间,祝家庄乡派出所三个警察突然无缘无故地窜到他家,拿出所谓的“搜查证”,吓得近八十岁的老父亲、老母亲呆若木鸡,人家叫干啥就干啥,警察威逼善良的她的母亲打开了他的房门,搜走了他的法轮大法经书、师父法像等许多物品,没有开任何清单,并拉着吓蒙了的老父亲手,在一张他不知道写着什么的纸上面强按手印,还哄骗老人在上面写上了名字。为此,刘红书去岐山县公安局检举控告违法者--祝家庄派出所三警察滥用职权,严重涉嫌非法搜查罪。他们无缘无故侵犯公民住宅权,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滥用职权,恐吓百姓,抢劫财物,应当按法律受到从重处罚。但公安局不予受理。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刘红书应聘从陕西杨凌去浙江某厂打工,他们一行一百多人同乘一辆大巴车。车经过河南西峡县二郎坪检查站时,因为刘红书修炼法轮功,他的身份证被没收,检查站警察对刘红书恣意搜身、翻行李,甚至上手铐,不让上厕所,连夜把他胁持到西峡县公安局。西峡县公安局再次非法搜身并打骂刘红书,并把他铐在箱子上坐一宿,由两个警察看守。翌日(十月二十四日)他们对刘红书严刑逼供,警察群起压制,强迫他按指纹、强迫采血、强迫体检。傍晚刘红书被送进拘留所非法拘禁。自十月二十三日当天,刘红书就绝食绝水抗议对他的迫害;十月二十六日,河南西峡县公安局长常杰有亲自指挥给刘红书强制灌食,导致他口腔流血不止才停止灌食。使他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十月二十八日傍晚,河南西峡县公安局招来刘红书户籍地陕西岐山县祝家庄派出所所长等人来接他。扣押了刘红书三本法轮大法书及三张手机内存卡,以罚款为名非法没收他随身携带的一千元生活费。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刘红书又被从家中绑架,而他八十多岁的父母需要赡养,多病的弟弟也需要他操心。

刘红书已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岐山县公安部门还想非法构陷他。刘红书被迫绝食反迫害,现在生命垂危,希望社会各界伸出援手营救刘红书,不要再让悲剧重演。

现在岐山县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共有六人:沈红奇、徐明侠、焦炳南、刘红书、蔡拉翠、蔡拉贵。三位男性学员沈红奇、焦炳南、刘红书被非法关押在岐山县看守所;三位女性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凤翔县看守所。沈红奇、徐明侠、焦炳南已经被非法判刑,刘红书、蔡拉翠、蔡拉贵正在被公检法人员构陷中。二零二一年四月三十日,宝鸡中院对沈红奇、徐明侠、焦炳南的上诉,没有开庭直接给本人下发了仍维持冤判的裁定书。

此外,岐山县被枉判缓刑的法轮功学员李会琴、王瑞芹 、曹录侠 、韶启虎 、王亚兰、王会会等被公安24小时专机监控,随时骚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27/陕西岐山县刘红书被迫害致生命垂危-426264.html

2021-03-08:  陕西岐山县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近况
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法轮功学员沈红奇、焦炳南、刘红书,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岐山县看守所;徐明侠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凤翔看守所。沈红奇、焦炳南、徐明侠被非法判刑,上诉。刘红书情况待查。

刘红书的父母已80多岁,刘红书是他们的唯一依靠,儿子被绑架后老母亲整天以泪洗面,视力严重下降。多次去看守所要人,一次在公安局院子里碰巧见到了儿子,看到儿子面目浮肿,不知道儿子在里面受到了怎样的折磨,老人很伤心和担心。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刘红书种完麦子,在家里休息被岐山县610人员绑架并非法抄家,610人员抢走了用于救人的真相资料。那些人逼问刘红书这些资料是谁给的?刘红书反问那些人:“你们问这想干啥?”后被公安带走,被非法关押在岐山县看守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8/陕西岐山县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近况-421829.html

2020-10-18: 陕西岐山县刘红书再次被绑架、下落不明
陕西省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红书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家里被岐山县610人员绑架并非法抄家,610人员抢走了用于救人的真相资料。那些人逼问刘红书这些资料是谁给的?刘红书反问那些人:“你们问这想干啥?”后被公安带走。

现在刘红书下落不明,不知道人被关押在何处。

刘红书的父母都已八十多岁,多次经历儿子被绑架关押迫害,精神承受不了打击,他老母亲说最近眼睛也越来越看不清东西。老父亲前一阵还住院治疗。

刘红书刘红书),男,50多岁,宝鸡市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人。一九八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刘红书被祝家庄乡政府汽车撞成严重脑外伤,两次手术后身体一直欠佳,需要不定期服用脑心舒、脑复新等药物。一九九九年,刘红书修炼法轮大法后,他脑外伤后遗症痊愈,身心健康。

在法轮大法遭受邪党迫害的最初那几年,刘红书在新疆打工,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在讲真相中被当地“610”恶徒绑架、失去了正常的工作,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三年七月份,刘红书因为去宝鸡市状告新疆“610”组织对他的劳教迫害,被宝鸡“610”非法扣押,祝家庄乡政府谭涛等七、八个刘红书叫不上名字的人,和戢武村邪党书记曹红星、主任曹白星,还有营四队队长等人,以给刘红书找工作为由,把刘红书从宝鸡软硬兼施,哄骗到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企图迫使刘红书放弃对真、善、忍佛法真理的信仰。刘红书绝食抗议中共的邪恶迫害,最终被释放回家。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刘红书为了维持家庭生活,去外地打工。期间,祝家庄乡派出所三个警察来到他的家,抢走刘红书的私人物品,威逼家中八十多岁的父母签字画押,造成老人受惊吓,大病一场。

刘红书从打工地回家,得知在他打工期间,祝家庄乡派出所三个警察突然无缘无故地窜到他家,拿出所谓的“搜查证”抄家,吓得近八十岁的老父亲、老母亲呆若木鸡,人家叫干啥就干啥,警察威逼她善良的母亲打开了他的房门,搜走了他的法轮大法经书、师父法像等许多物品,没有开任何清单,并拉着吓蒙了的老父亲手,在一张他不知道写着什么的纸上面强按手印,还哄骗老人在上面写上了名字。为此。刘红书去岐山县公安局检举控告违法者,公安局不予受理。祝家庄派出所三警察滥用职权、非法抄家、抢劫财物,执法犯法,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他们无缘无故侵犯公民住宅权,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滥用职权,恐吓百姓,抢劫财物,应当按法律受到从重处罚。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刘红书应聘从陕西杨凌去浙江某厂打工,他们一行一百多人同乘一辆大巴车。车经过河南西峡县二郎坪检查站时,因为刘红书修炼法轮功,他的身份证被没收,检查站警察对刘红书恣意搜身、翻行李,甚至上手铐,不让上厕所,连夜把他挟持到西峡县公安局。西峡县公安局再次非法搜身并打骂刘红书,并把他铐在箱子上坐一宿,由两个警察看守。翌日(十月二十四日)他们对刘红书严刑逼供,警察群起压制,强迫他按指纹、强迫采血、强迫体检。傍晚刘红书被送进拘留所非法拘禁。自十月二十三日当天,刘红书就绝食绝水抗议对他的迫害;十月二十六日,河南西峡县公安局长常杰有亲自指挥给刘红书强制灌食,导致他口腔流血不止才停止灌食,使他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十月二十八日傍晚,河南西峡县公安局招来刘红书户籍地陕西岐山县祝家庄派出所所长等人来接他。扣押了刘红书三本法轮大法书及三张手机内存卡,以罚款为名非法没收他随身携带的一千元生活费。

刘红书上有八十多岁的老父母,还有一个长期身患疾病的弟弟,生活压力很大,由于外出多次被公安机关骚扰,这几年为了照顾父母,他在家乡上门卖货维持生活。安稳的才生活了几年,现在又遭绑架、非法关押,再次使两位老人悲痛欲绝,因为刘红书是二位老人的唯一依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8/陕西岐山县刘红书再次被绑架、下落不明-413928.html

2019-10-02: 14、刘宏书 男,五十岁,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人。
在法轮大法遭受邪党迫害的最初那几年,刘宏书在新疆打工,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在讲真相中被当地“610”恶徒绑架、失去了正常工作的机会,被非法劳教。回来后经常受到岐山县、祝家庄乡政府人员的骚扰、非法关押,曾被关押在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遭受迫害。

二零一三年,刘宏书去宝鸡市中级法院和检察院状告新疆“610”地方组织对他的非法劳教,当地公检法又非法绑架了刘宏书,还唆使岐山县“610”恐怖分子上门骚扰刘宏书年近八旬的父母,使两位老人悲痛欲绝。刘宏书是二位老人的唯一依靠。

二零一三年七月初,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张恒先后窜到铜川市、汉中市、安康市的公安局和“610”以及国保等处指挥。二零一三年八月,岐山县610又绑架刘宏书。把他非法关押在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迫害。刘红书绝食闯出。

二零一七年四月以来,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公安局开着黑车到处寻找法轮功学员并非法上门骚扰,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抄、抢法轮功书籍、师父法像、诉江稿件、手机、电话本、明慧台历、挂历、真相币,非法进行拍照并威逼写所谓“保证书”、签字等,恶行气焰十分嚣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2/陕西宝鸡市岐山县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迫害情况-394079.html

2017-11-15: 刘红书乘车途中被河南西峡县警察绑架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刘红书应聘从陕西杨凌去浙江某厂打工,他们一行一百多人同乘一辆大巴车。

车经过河南西峡县二郎坪检查站时,只因为刘红书修炼法轮功,他的身份证被没收,检查站警察不容分说,随便搜查他的身体、行李,还给他戴上手铐,不让上厕所,最后连夜送到西峡县公安局。

西峡县公安局再次搜身并打骂刘红书,并把他铐在坐箱子上整整一夜,由两个警察看守。

第二天(十月二十四日)他们严刑逼供,几个年轻力壮的警察一起上,强迫他按指纹、强迫采血、强迫体检。傍晚刘红书被送进拘留所非法拘禁。

刘红书,陕西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人,今年五十岁,一九八九年三月三十一日被祝家庄乡政府汽车撞成严重脑外伤,两次手术后身体一直欠佳,需要不定期服用脑心舒、脑复新等药物。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他脑外伤后遗症痊愈,身心健康。

多年来,刘红书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经常受到本地县、乡政府人员的骚扰、非法关押,曾被关押在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遭受迫害。

刘红书上有八十多岁的老父母,还有一个长期身患疾病的弟弟需要抚养,生活压力很大,他想外出打工补贴家用,没想到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就被迫害。

十月二十三日当天他就绝食绝水抗议对他的非法迫害,十月二十六日河南西峡县公安局长亲自前往坐镇指挥给刘红书强制灌食,导致他口腔流血不止,才不得不停止灌食。使他身心受到很大伤害。

十月二十八日傍晚时分,他们叫来了刘红书所在地陕西岐山县祝家庄派出所所长等人来接他。

河南西峡县公安局扣押了刘红书三本法轮大法书及三张手机内存卡,还将他随身携带的一千元生活费作为罚款被没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5/刘红书乘车途中被河南西峡县警察绑架-356738.html

2017-04-24: 陕西岐山县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抄家
二零一七年四月以来,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公安局开着黑车到处寻找法轮功学员并非法上门骚扰,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抄、抢法轮功书籍、师父法像、诉江稿件、手机、电话本、明慧台历、挂历、真相币,非法进行拍照并威逼写所谓“保证书”、签字等,恶行气焰十分嚣张。

已知被骚扰迫害的学员有:窦姓学员夫妇、宋红旗、刘宏书、淑琴、李英、惠霞、召霞、徐明霞、五锁、张录英、余金玲、唐玉莲、焦炳南、王岁玲、曹录霞、李姓学员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4/陕西岐山县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抄家-346077.html

2015-04-17:遭乡镇政府迫害 陕西岐山县刘红枢检举恶人
陕西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刘红枢,四十九岁,一九八九年三月三十一日被祝家庄乡政府汽车撞成严重脑外伤,两次手术后身体一直欠佳,需要不定期服用脑心舒、脑复新等药物。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她脑外伤后遗症不翼而飞,身心健康。多年来,却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经常受到本地县、乡政府人员的骚扰、非法关押,曾被关押在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遭受迫害。

鉴于现政当权者又在宣传依法治国;二零一三年八月,媒体宣传中央政法委要求公检法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建立冤假错案的责任追究机制;对于刑讯逼供、暴力取证、隐匿伪造证据等行为,将依法查处。

鉴于中国《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中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非法剥夺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情节严重的,处……有期徒刑或者……”。

刘红枢将当地近年来迫害他的当事人及相关机构,向县相关公检法部门做了检举。但几个月以来,几个部门互相推诿,都没有给答复和处理。

下面是他关于祝家庄镇政府工作人员覃涛、戢武村书记曹红星等干部绑架非法拘禁公民、祝家庄派出所三民警滥用职权严重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检举信:

检举人:刘红枢,岐山县戢武村营四组人。

被检举人:祝家庄镇政府工作人员覃涛、戢武村书记曹红星等干部。

被检举人:祝家庄派出所三民警。

反映问题的性质:被检举人涉嫌绑架、非法拘禁罪、滥用职权非法侵入他人住宅、非法搜查罪。

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我在宝鸡办事,遇到了祝家庄镇政府工作人员覃涛、戢武村书记曹红星等一行多人,曹红星关切的对我说,他替我找了一个好工作,叫我跟他一块回家,正好有便车。我正好也想找工作,有熟人介绍当然更好。于是我随他们回到岐山,曹红星只字不提工作之事,却很诡秘的把我软禁在岐山县某招待所。等天黑以后,他们凶相毕露,强行把我绑架到汉中市蒲镇皂树村洗脑班。至此我才知道他们是有预谋的跟踪绑架我的。

洗脑班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当着我们这些乡亲的面野蛮暴力控制我的一举一动,由一个身着警服的人搜身,还单独搜查我的行李,扣押了我的随身财物:一百元钱、大法书籍、我上告新疆六一零迫害我的上诉状、还有我随身携带的法律手册等等,也没有给我开任何清单。后来我追寻财物时,他们矢口否认那“一百元钱”。可悲可叹啊,这就是当今中国的所谓“人民警察”?!

就这样我被非法拘禁了一个多月,他们为了让我放弃信仰,手段使绝,机关算尽,使我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他们声称,不转化就不能自己打饭,必须接受特殊照顾。

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他们要把我转化到哪里去?当时我下决心宁死也不做坏人,我要堂堂正正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好人。

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听出,他们最后要把不转化的学员也就是这些真正的好人送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有一天给我打饭的小伙子笑着对我说:“我给你稀饭里加了些糖”。“你咋知道我爱吃糖?”我猛然惊觉,想起了他们往往在饭里下药导致人神志不清、精神错乱,给他们送精神病院打基础。这样的“特殊照顾”我不能接受,于是我开始绝食,七天七夜后他们才很不甘心的把我送回家。
二、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我去外地打工。祝家庄派出所三个身着警服的人,突然无缘无故窜入我家,高举所谓的“搜查证”威逼我快八十岁的善良胆小的老娘打开儿子的房门,肆意抄家。抢走了我们师尊的法像、我的大法书等许多东西,也没有留下任何清单。他们还哄骗威逼八十岁的老父在一张他不知道写着什么的纸上写下名字,并强行拉住吓蒙了的年迈老人颤抖的手按上了手印。他们的到来,吓得我年迈的老父老母曾经大病一场。当时在祝家庄医院和岐山县医院就诊。

由上述可知,祝家庄镇政府与汉中洗脑班合谋绑架并非法拘禁公民强制洗脑,逼迫放弃信仰,严重侵犯了公民合法权益。祝家庄派出所三民警滥用职权、非法抄家、抢劫财物,执法犯法,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因此被检举人应依法承担行政责任和法律责任,同时,祝家庄政府、岐山县公安局按法律应对受害人做出国家赔偿。

按照中国“《宪法》和法律,被检举人违反《宪法》第三十七条:人身自由权。 违反《宪法》第三十六条:信仰自由权。 违反《宪法》第三十九条:住宅权。

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 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滥用职权罪。

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绑架罪。 触犯《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抢劫罪;触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非法搜查罪;犯《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

《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它方法剥夺或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身体。”

中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由上陈述可见祝家庄镇政府工作人员覃涛、戢武村书记曹红星等人公然践踏《宪法》,触犯《刑法》多项条款,作为国家公务员公然以身试法,辱没法律,应依法严惩,以维护《宪法》和法律的尊严。

《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规定: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司法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犯前款罪的,从重处罚。”

中国《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可以看出,祝家庄派出所三民警作为司法工作人员,滥用职权,严重涉嫌非法搜查罪。他们无缘无故侵犯公民住宅权,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滥用职权,恐吓百姓,抢劫财物,应当按法律受到从重处罚。

在本检举书呈递的同时,本人还保持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控告,诉讼等权利,直至水落石出。敬请检察院等机关从速处理。严加查办。为公民主持公道,以维护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普世价值。

此致

歧视性检察院、法院、公安局、县人大、县政府等

检举人:刘红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17/遭乡镇政府迫害-陕西岐山县刘红枢检举恶人-307623.html

2014-05-27: 陕西刘红枢遭610骚扰 八旬父母被恐吓
三月二十五日,陕西岐山县祝家庄乡法轮功学员刘红枢,为了生活,去外地打工。期间,祝家庄乡派出所三个警察来到她的家,抢走刘红枢的私人物品,威逼家中八十多岁的父母签字画押,造成老人受惊吓,大病一场。

刘红枢,今年四十七周岁,家住陕西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多年来,因为坚持信仰,修炼法轮大法,刘红枢经常受到本地县、乡政府“六一零”组织的骚扰、非法关押,曾在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遭受迫害。

最近,刘红枢从打工地回家,得知在她打工期间,祝家庄乡派出所三个警察突然无缘无故地窜到她家,拿出所谓的“搜查证”,吓得近八十岁的老父、老母呆若木鸡,人家叫干啥就干啥,警察威逼善良的她的母亲打开了她的房门,搜走了她的法轮大法经书、师父法像等许多物品,没有开任何清单,并拉着吓蒙了的老父亲手,在一张他不知道写着什么的纸上面强按手印,还哄骗老人在上面写上了名字。

经过这次惊吓,刘红枢的父母大病一场。生病期间,他们怕女儿遭受迫害,不敢和她联系,独自承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痛苦。这只是中共政府对刘红枢和她的家人最近迫害的一部分。

下面是刘红枢自述十几年,遭受县、乡政府不法人员迫害的经历。

1. 乡政府车祸 被撞严重脑外伤

在一九八九年(那时还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被岐山县祝家庄乡政府的汽车撞成严重的脑外伤,祝家庄乡政府与岐山县交警大队官官相护,没有以医生当时的诊断证明“基本康复”为依据,却以“完全康复”处理了事。

这次车祸给我留下了脑外伤后遗症,得不定期服用脑心舒、脑复新等常用药,才能正常生活,身体时常不舒服,经常服药,给原本不富裕的家庭造成经济负担,由于身体原因,我也找不到稳定的工作,在适婚年龄没能成家。这十年,就在痛苦中煎熬,曾经都有过轻生的念头。

2. 修炼法轮大法 身心恢复健康

一九九九年冬季,我因缘喜得大法,经过修炼,不长时间,我无病一身轻,从新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从得法到现在,我身体健康,着凉也不感冒,从未吃过药,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恩,我无以言表。

3. 讲真相 在新疆被非法劳教

有了一个健康身体,我常常外出打工养家,在法轮大法遭受邪党迫害的最初那几年,我在新疆打工,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在讲真相中,被当地“六一零”恶徒绑架、失去了正常工作的机会,被非法劳教。

4. 本地“六一零”骚扰 劫持入皂树洗脑班

回到本地后,本地县、乡政府“六一零”邪恶组织,经常上门骚扰,使得我们家无宁日。

“六一零”就是类似于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法西斯成立的“盖世太保”的邪恶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

在我遭受祝家庄政府汽车撞伤后,在十年的痛苦挣扎中,作为本乡本土的祝家庄乡政府从未关心过我的个人生活和工作问题,我现在都不计较。在我通过学习法轮功,身体得到了康复,他们不为我高兴,反而配合中共迫害我。

二零一三年七月份,我因为状告新疆“六一零”邪恶组织对我的劳教迫害,被宝鸡“六一零”非法扣押,祝家庄乡政府谭涛等七、八个我叫不上名字的人,和戢武村邪党书记曹红星、主任曹白星,还有营四队队长等人,把我从宝鸡软硬兼施,哄骗到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企图迫使我放弃对真、善、忍佛法真理的信仰。

来到汉中皂树洗脑班,想到中共连活体摘取大法弟子人体器官、把年轻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推到男牢等魔鬼勾当都能做的出来,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呢?我只能放下生死,面对中共的邪恶迫害。

戢武村邪党书记曹红星看到把我骗到此处的目的已经达到,多次向我承诺,等我这次回去后,给我发工资。等我绝食反迫害回家后,问他工资一事时,他若无其事的改口说,这要问乡政府。这就是共产党惯用的欺骗手段。

在皂树洗脑班,我被非法剥夺了人身自由,每天由祝家庄乡政府两名人员监控,强制看歪曲事实真相、诽谤大法师父与大法的电视录像。我拒绝转化成说假话的坏人,他们就不让我亲自打饭吃,由别人“特殊照顾”打饭,从他们的片言只语中听出,想把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送进精神病院,我以防他们给我饭中下药的机会,我坚持自己亲自打饭才吃,他们就让我绝食,七天七夜后,他们很不甘心地把我送回了家。

5. 干扰正常工作

从此,他们对我跟踪监控。一次,我告诉他们去外地打工,他们跟踪到外地来骚扰,干扰我正常工作。这次,我没有告诉他们我打工所在地,也没有告诉父母,他们想迫害我,无处下手,就欺负我年迈父母,对大法再次犯罪。

他们以上的所作所为,严重违反中国宪法和现行法律法规,也严重违反国际公约、国际法。这些被中共邪党当作使用工具的乡村干部、和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如此践踏法律,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昧着自己的良心干坏事,给善良的修炼者生活带来危害和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

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和父亲都不承认祝家庄乡派出所警察用恐吓、暴力行为强迫老父亲按的手印和签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7/陕西刘红枢遭610骚扰-八旬父母被恐吓-292665.html

2013-09-02: 曝光汉中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电话
7月22日将法轮功学员刘宏书送入汉中洗脑班迫害的恶人名单如下。后得知,在汉中洗脑班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12人,都已回家。其中,刘宏书是8月22号绝食闯出洗脑班的,是最后一个回家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二零一三年九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8976.html

2013-08-25: 陕西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宏书绝食反迫害七天后于八月二十二日回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5/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8518.html

2013-08-07: 陕西省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宏书被绑架到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刘宏书,男,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村民,曾经在新疆打工,期间讲真相被当地“610”恶徒绑架、非法劳教,最近非法期满出狱回到老家。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刘宏书去宝鸡市中级法院和检察院申诉遭新疆“610”迫害的冤情被拒,次日又去检察院控告时,被宝鸡市“610”组织绑架,据说已被劫持到汉中洗脑班继续迫害。详情请知情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7/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7810.html

2013-08-05: 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陕西省汉中市洗脑班
陕西省政法委下达命令,2013年7月初,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张恒先后流窜到铜川市、汉中市、安康市公安局,610、国保、反x教恶警布置迫害法轮功学员。陕西省各地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都与陕西省政法委在汉中市办洗脑班有关系。

现在已知被绑架的有汉中市法轮功学员张桂芳,女,60岁左右,2013年7月19日被一伙人强行绑架至洗脑班。这是张桂芳老人第三次被绑架迫害。

同一天被劫持的还有50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刘春兰。

法轮功学员刘宏书,男,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村民,曾经在新疆打工,期间讲真相被当地“610”恶徒绑架、非法劳教,最近非法期满出狱回到老家。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刘宏书去宝鸡市中级法院和检察院申诉遭新疆“610”迫害的冤情被拒,次日又去检察院控告时,被宝鸡市“610”组织绑架,据说已被劫持到汉中市洗脑班继续迫害。

绑架到汉中洗脑班的咸阳市法轮功学员刘丽。

还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恐吓,有的不知去向,陕西省神木县法轮功学员赵文彪七月二十三日晚被绑架,家人也不知去向。

此次,汉中的邪恶之徒在汉中市铺镇皂角树村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中不但有汉中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而且有外地市的法轮功学员。近期,在宝鸡、咸阳、榆林等地都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事件发生,可能与此有关。

陕西省政法委在汉中市办洗脑班,根子在陕西省政法委、610,如果陕西大法弟子在揭露邪恶上多下工夫,多揭露陕西省政法委、610,劳教所、监狱等黑窝的恶人恶行,邪恶在那里也办不起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5/二零一三年八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77446.htm

2013-08-04: 陕西省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宏书被绑架到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刘宏书,男,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村民,曾经在新疆打工,期间讲真相被当地“610”恶徒绑架、非法劳教,最近非法期满出狱回到老家。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刘宏书去宝鸡市中级法院和检察院申诉遭新疆“610”迫害的冤情被拒,次日又去检察院控告时,被宝鸡市“610”组织绑架,据说已被劫持到汉中洗脑班继续迫害。详情请知情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4/二零一三年八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7683.html#1383233719-17

宝鸡 岐山县联系资料(区号: 917)

2021-09-05:
寄信地址:陕西省渭南市乐天大街118号渭南监狱十六监区 警官收 邮编:714000
咨询电话:0913-2065835

2021-07-17:陕西省岐山县对九位大法弟子非法庭审的相关责任人信息

大法弟子是:李惠琴、王亚兰、曹录侠、徐明侠、王瑞芹、王会会、邵启虎、沈红奇、焦炳南。

立案人“李立 岐山县检察院公诉人:张军峰
岐山县法院(2020)陕0323刑初17号于2020年11月30日下达判决书。
审判长:晁宽宁
审判员:陈永辉
陪审员:张洪恩
书记员徐颉
陕西省岐山县法院枉法冤判岐山县大法弟子:
沈红奇七年,罚金1400元;
徐明侠四年,罚金8000元;
焦炳南三年,罚金6000元;
李会琴(李惠琴) 2年6个月 ,缓刑3年6个月,罚金5000;
王瑞芹 2年,缓刑2年6个月,罚金4000;
曹录侠 1年9个月,缓刑2年6个月,罚金4000;
韶启虎 1年6个月,缓刑2年6个月,罚金4000;
王亚兰 1年5个月,缓刑2年,罚金3000;王会会 1年,缓刑2年,罚金2000;

其中徐明侠、沈红奇、焦炳南三人上诉到陕西省宝鸡市中级法院,收案日期是2021年4月19日
立案人:郭斌
承办部门:刑一庭
审判长:杨瀚黎
审判员:王乖明、曹维丽
书记员:童锦宇
案号:(2021)陕03刑终90号
审判长 晁宽宁 办公室电话,0917—8566952 手机:13891770866
审判员 陈永辉
陪审员 张洪恩
书记员 徐颉
相关责任人:
立案庭电话 0917—8566900
公诉人 张军峰 办公室电话09178589126
陕西省岐山县法院地址: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蔡家坡镇渭北东路
邮编:722405
院长:卫文杰
副院长 杨恩科 邓珍 杨军华
检察院公诉人:张军峰,办公室电话:8589126 检察长是田望松
检察院地址: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蔡家坡镇渭北西路 邮编722405
现任政法委书记:刘玉广 原来政法委书记:苏勤科 158091730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