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14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青岛 黄岛区 >> 孙全俊, 男, 47

孙全俊
二零零二年三名风华正茂的高材生孙全俊被非法判刑

出生时间: 一九七四年出生
个人情况: 西安交大研究生毕业。曾在青岛海信软件、青岛浪潮海风软件等四家公司工作,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青岛李沧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3-07-17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崔鲁宁(崔卢宁)
夫妻/父母: 王月芳(王悦芳)
女婿: 孙全俊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4-05: 青岛市孙全俊、崔鲁宁夫妇多次遭非法判刑迫害
青岛市李沧区今年47岁的孙全俊和妻子崔鲁宁,都是高学历的知识分子,分别拥有硕士、大学学位,夫妻俩原本都可以有一个很稳定、高收入的工作,但是因为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遭非法抄家、罚款、骚扰、歧视,或受到精神压力等迫害,还被绑架,非法关押、判刑,在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监狱遭肉体与精神折磨;并遭严重经济迫害,被勒索、开除、扣押工资或退休金,在社会上受到歧视,他们的父母和其他亲人都承受了难以承受的痛苦。

一、孙全俊喜得大法,身心受益

孙全俊上初中就得过十二指肠溃疡,他在西安上大学得了胃溃疡和严重的神经衰弱。饭吃多了胃就疼,晚上经常4个多小时睡不着觉,睡着后经常做一晚上梦,早晨起来头痛头晕脸发黑,非常累,就如同干了一晚上活一样。二零零零年四月,孙全俊从西安交通大学硕士毕业,在青岛海信工作,感觉自己的身体连8小时正常工作都很难坚持。孙全俊到处医治无效,丽珠得乐、三九胃泰、中成药、草药,每天一把一把的吃药都无济于事。从农村出来,原本觉得学业有成、前途无限、可以出人头地的孙全俊真的感到前途一片灰暗。

幸运的是,在这时孙全俊遇到了法轮大法,修炼后,一个月之内,胃溃疡和严重的神经衰弱不知不觉都好了。从二零零零年修炼法轮功到现在没有吃过一粒药(在监狱里被强迫吃药打针除外),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心里装着善良、真诚、忍让,心胸也越来越宽广,以前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着的孙全俊,首次感觉到未来是那么光明。

修炼法轮功后,孙全俊知道应该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人,在家庭里尽量的为别人着想,发生矛盾的时候都先找自己的原因,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与家人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和谐。在工作中,不贪占公司的利益,以认真、兢兢业业的态度对待工作,对待同事都能够宽容,为别人着想。孙全俊在离职以后,前同事说,同事中没有说他不好的。

二、孙全俊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五年冤狱 惨遭虐待殴打电击酷刑

二零零二年八月,孙全俊开始在青岛科声商贸有限公司上班。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八日晚上七点左右,他从公司(地址:青岛市南区东海中路十二号乙)下班准备回家,被青岛市国家安全局的警察绑架,车子七拐八拐,后来到了珠海路的邮电宾馆,他们把他按倒在地,双手背到身后铐起来,摘掉眼镜,期间来了一位他们称呼为国安局长的很胖的警察,上来就打了孙全俊好几个耳光。他们晚上不让孙全俊睡觉,坐在一个高凳子上,不停地让孙全俊交代怎么上网,下载资料,和谁联系等问题。孙全俊绝食绝水抵制迫害,他们于十一月九日下午将他送进青岛市第一看守所(现在移到青岛即墨市普东镇)。

孙全俊被青岛国安绑架后,国安警察拿着他的钥匙,到他的租住地青岛市北区伊春路64号楼201户,将他的桌面计算机,打印机1台,移动硬盘1个,硕士毕业证、学位证、英语六级证书、身份证抢走,至今没有归还。

后来李沧区李村派出所开始“接手”这场非法的审讯。派出所警察刘亚军和小平头自称是“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专职机构)的人开始非法审讯,因孙全俊拒绝回答,那个小平头就狠命地揪着他的头发不停地拽,不停地打耳光,当时他的头发就一绺一绺地往下掉,小平头打累了就用手来抠琵琶骨。孙全俊回去后洗头的时候,头发还是一绺一绺地往下掉。

十二月九日,孙全俊从青岛市第一看守所被劫持到青岛市李沧区李村派出所,被监视居住,实际上是被用手铐铐在李村派出所的留置室内。十二月十三日,他被非法逮捕,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第二看守所内。被非法关押在青岛第一看守所期间,孙全俊声明不参加这种强迫的奴役劳动,但仍被看守所警察强迫犯人头干了一些轻微的活。被非法关押在青岛第二看守所期间,他被强迫参加手工劳动。不干活则会遭到犯人殴打,甚至遭到警察的其它惩罚。在此期间他们并不通知家属,后来,孙全俊亲戚通过关系才打听到了孙全俊被非法关押在哪里。


二零零三年四月,孙全俊被非法判刑5年,和孙全俊被一同迫害的李刚被非法判刑四年,刘健三年。二零零三年七月二日,他们被劫持到山东潍北监狱加重迫害。

二零零三年七~八月份,在潍北监狱入监队,孙全俊不背服刑人员行为规范,管教队长赵兵为了转化孙全俊,让他每天晚上脱光衣服只剩内裤,然后必须保持半蹲姿势喂蚊子,甚至指使其他犯人把他推到厕所喂蚊子。在一次发高烧时,故意让孙全俊在电风扇下吹,说是给他降温,在入监队限制上厕所,喝水。潍北监狱是在盐碱滩上,夏天温度很高,孙全俊光着头在露天干活和进行军训队列,他的整个头和脸都被晒红到晒黑,很痛。最后整个揭下来一层皮。后来,孙全俊向教育科反应赵兵的违法行为后,赵兵对孙全俊说“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二零零三年八月,孙全俊在潍北监狱办的洗脑班被强制转化期间,被用“熬鹰”方式折磨,每天半夜零点之后才能让睡觉。不停地威胁,再不服就要对孙全俊实施电刑。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二日,孙全俊因为拒绝参加奴役劳动,被从潍北监狱七监区转到三监区继续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五日上午,三监区教导员冯刚见孙全俊还是不参加奴役劳动,指使六分监区长崔玉臣、管教队长徐宝华用电棍对孙全俊实施电刑(当时在场的还有管教股长胡新勇),强迫他参加劳动。当时孙全俊根本不记得被迫害多长时间,只记得他们用电棍不停的点击他的脑后部份,致使他的额头部不停的撞击着地面,额头撞破了,出了不少血。冯刚在一旁说,“不行的话,把我的那根电棍(电压和功率更大)拿来,看他还服不服?每天上午、下午电他一次,看他服不服?”孙全俊被迫参加劳动。

二零零四年下半年,孙全俊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传递大法经文,潍北监狱三监区的管教股长胡新勇、分监区长崔玉臣,用电棍电他,强迫他说出经文的去向。

二零零五年七月份左右,因为部份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孙全俊同一分监区部份)认识到所谓的“转化”是错误的,监狱方面认定是孙全俊在背后做的工作,将孙全俊隔离一星期,用“熬鹰”方式折磨他,每天晚上零点甚至更晚才让睡觉,让犯人看着他,逼他写所谓的认识。最后,见孙全俊写不出他们所要的材料,潍北监狱三监区的管教股长胡新勇,副管教股长杜明,分监区管教队长臧日华就用电棍电他,逼他写关于对法轮功的反面认识,并且逼迫孙全俊所谓“交代” 和谁传递过经文等事,以妄图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八月份左右,恶警再次以传递大法经文为由,逼迫孙全俊写检查。因为孙全俊拒绝写检查,潍北监狱三监区的教导员冯刚、副管教股长杜明、分监区管教队长韩法奎,用手铐将孙全俊铐在椅子上,再次用电棍迫害,直到他答应写出检查才算完。

潍北监狱三监区车间主要用工业缝纫机缝纫大型编织袋。整个二零零四年直到二零零五年四月份左右,早晨五点起床,洗刷吃饭后就出工了,主要是工业缝纫机制作编织袋,任务繁重,经常到晚上十一点至十二点才收工。干活完成定额后可以回去,干不完的只有到点才能收工。回去晚的连洗澡水都没有。回去洗漱,还要再吃点饭(一般都是自己留下来的),要到凌晨一点左右睡觉。周六周日很少有休息时间。到二零零五年四月份左右才改到晚上十一点左右收工。到二零零七年,孙全俊已经瘦得皮包骨头,里面的犯人都叫孙全俊“排骨队队长”。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孙全俊才被他的父亲在青岛市610的人陪同下接回家。

三、二零一三年孙全俊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孙全俊在青岛黄岛区宋吉玲家中做客,被黄岛区国保大队和长江路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禁地点在黄岛区长江路派出所。七月十五日下午,在没有任何所谓“证据”的情况下,他被劫持到黄岛看守所。八月十二日被长江路派出所以“监视居住”的名义释放,并由市北区政法委接回,以黄岛区和市北区没有交接完毕为由,在青岛市绍兴路洗脑班住了一晚上。八月十三日,才以“监视居住”的形式放孙全俊回家。

孙全俊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黄岛看守所期间,被强迫干折叠和粘贴纸袋子的活。干得慢了都要被侮辱谩骂,甚至安排干监室里最脏的活。由于没有必要的劳动工具,很多任务程序得用人工,比如因为孙全俊用脚跺纸袋子粘胶的部位,几天时间,他的双腿很多地方都呈紫色,很痛,就这样也不能休息,仍被强逼着干活。

四、妻子崔鲁宁因揭露酷刑 二零一四年又被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

在青岛市政法委、“六一零”指使下,青岛市公安局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出动警察七十多人包围民宅,绑架了陆雪琴、崔鲁宁、袁少华、杨乃健、刘秀贞、李浩、冯华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当时警察给出的荒唐理由是“法轮功学员聚会”。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晚九点左右,青岛市李沧区国保大队和兴城路派出所的警察到孙全俊家非法抄家,将崔鲁宁的工作用台式计算机1台,孙全俊的工作用笔记本一台,打印机1台,传真机1台,移动硬盘2个,手机3部,MP3一个,艾诺MP4一个,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籍一套。除了崔鲁宁随身的包和银行卡、护照,孙全俊去派出所要回之后,其余物品一直到现在仍未归还。(当时孙全俊和崔鲁宁都没有在现场)

五月八日,孙全俊和妻弟鲁文到兴城路派出所询问崔鲁宁刑事拘留的原因,并要求见人,派出所的警察也没有出示搜查令和物品扣押清单。崔鲁宁被绑架后,他因为要给妻子请律师等事情,而单位很忙,需要长时间在外出差,根本请不下假来,加上面对繁忙的工作,孙全俊也静不下心来,最后被迫辞职。

六月四日,央视、新华网等突然高分贝宣称,青岛警方“破获”一起模拟演示法轮功学员在狱中遭酷刑折磨的照片的案件,将法轮功学员曝光中共酷刑的正义之举,诬陷为犯罪行为,对揭露酷刑的正义行为进行污蔑和诽谤。

六月九日,警方给家属非法逮捕通知,“罪名”是所谓的“组织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随后,警方像是接到了统一命令一样,把所谓的“罪名”改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期间,青岛市警方非法更改罪名,采用各种卑鄙手段阻挠律师会见,孙全俊为妻子聘请了律师,律师去会见当事人时,却遭到了阻挠,借口是“泄漏国家机密”。

孙全俊家属聘请的律师们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联名写了意见书,要求当局撤销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并立即释放当事人。青岛市警方还是一意孤行,把妄加的所谓“罪名”移送青岛市检察院,由于编造的“罪名”漏洞百出而被退回。青岛市六一零、不法警察又故技重施,又一次改变罪名,拆分这个伪造的“大案”成三小“案件”。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迫害陆雪琴、袁少华的案子被移送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在没有详细审查下,就迅速非法起诉到市北区法院;迫害崔鲁宁、李浩的案子被非法移送至李沧区检察院,也是在没有审查的情况下迅速被非法起诉到李沧区法院;而迫害杨乃健、刘秀贞母子和冯华的案子被非法移送到城阳区检察院。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日,李沧区法院对崔鲁宁、李浩非法开庭。二零一四年七月,崔鲁宁被枉判五年六个月。崔鲁宁提出上诉,二零一四年九月青岛市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十月二十二日被劫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在这期间,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李沧区国保大队孙巍峰,李沧区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局、青岛市文化市场执法局相关人员总共10人左右,到青岛市李沧区孙全俊家庭所在地,将孙全俊家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的卫星接收器和机顶盒抢走。

六、经济上的迫害:从高薪到失业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单位知晓孙全俊炼法轮功后,强迫孙全俊辞职(其实就是开除)。后来孙全俊在青岛浪潮海风软件、青岛英特软件、青岛东软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工作,总共四次因为信仰问题被公司开除,这是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手段。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孙全俊从潍北监狱回到青岛。再重新找工作,很多公司一听是炼法轮功的,根本不敢接收,所以自己一直干着低收入的工作。

孙全俊和妻子原本都可以有一个很稳定、高收入的工作,但是因为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孙全俊经常处于失业状态,非常贫穷的境地,在社会上受到歧视,孙全俊们的父母和其他亲人都承受了难以承受的痛苦。

七、其它方面的迫害

1. 孙全俊家属被骚扰、威胁

因为江氏集团的污蔑宣传,孙全俊们的亲朋好友都受到了毒害,原先的亲戚、朋友很多都开始疏远孙全俊们,有的甚至不敢、不愿和他联系。同时青岛公安国保、“610”在迫害孙全俊们的同时,还指示不法人员骚扰、威胁孙全俊们的家人。

孙全俊的妻子被绑架后,指使居委会威胁孙全俊,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七日上午十时左右,青岛李沧区唐山路小区居委会主任任士安和一个女办事人员敲孙全俊家的门,不怀好意地说非要进屋去和孙全俊谈谈,被孙全俊拒绝并说:“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任士安嚣张说:“以后不准你在这儿住。”孙全俊就反问他:“你有什么权力不让我在这住?”任士安说:“你户口不在这儿,不能在这儿住,否则我把门给你锁起来。”任士安的态度嚣张、蛮横。为躲避骚扰,孙全俊到外住了一个多星期。期间,有四个自称政府部门的人到孙全俊家敲门。青岛市市北区政法委姓郭的书记也打电话骚扰孙全俊

二月二十六日孙全俊回家发现门打不开了。后来才知家门的锁里被人堵上东西了,孙全俊费了好大劲才把门锁打开。回家一看没电,电闸被人给拉下来了。冰箱里的蔬菜都烂了,冒出股腐烂的味道,冷冻的食品全泡在水里了。三月三日,居委会的主任任士安和女办事员又来到崔鲁宁的家,任士安反复问崔的丈夫这几天都干什么事了,到哪里去了,并无赖地说,以后到哪儿去要给他打报告。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5/青岛市孙全俊、崔鲁宁夫妇多次遭非法判刑迫害-422893.html

2013-09-01: 青岛法轮功学员孙淑英被绑架迫害经历
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孙淑英、宋吉玲、王德同、孙全俊四人,七月十四日被绑架、非法关押,现已经全部陆续回到家中。孙淑英被非法关押30天,于八月十二日下午从即墨普东看守所出狱回家,被监视居住。

七月十四日,宋吉玲、孙淑英等在宋吉玲家被长江路派出所和黄岛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关到长江路派出所一天一夜。

孙淑英回忆说:一天一夜大约20个小时的时间,她被强制坐在老虎凳上,手有固定的姿势和洞洞放着,脚也有固定的姿势和洞洞放进去,只能保持这一个姿势。第二天去体检和宋吉玲阿姨见了一面,之后就被关到即墨普东看守所。关在一个号里,号有20多个人,有一个班长,班长选了5、6个人协助班长管事,分给一床被褥和犯人要穿的统一的衣服,不穿就要挨打。在号里处处都要小心。

第二天,孙淑英的一条腿膝盖后面的筋很痛,心想是不是坐老虎椅坐的?第三天,狱警递给她一张打印纸让她签字,内容大概是她被抓犯了什么罪,让她签名,她没签。

在这个号里关了9天之后又换了一个号,这个号也20来人,但是这个号需要干活,从早干到晚,做手工制品,她干的是一种红色的纸按要求折叠之后放在盒子里,说是外贸出口的要求很严格,折的不好看会挨训,干的慢了也要挨训,处处都要小心,气氛很压抑。

八月十二日下午刚满30天,孙淑英正在干活时,被叫出来获释放。还是抓她的长江路派出所的警察去接的她,并给她一张印有:“青岛市公安局黄岛分局 监视居住决定书”。

出狱后,孙淑英的一条腿疼仍很痛,上下楼疼的厉害,直到一周后基本恢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二零一三年九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78926.html#1383123842-2

2013-08-25:◇八月十三日,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王德铜、孙全俊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5/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8518.html

2013-08-10: 孙淑英家人频要人 山东青岛警察推诿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王德同、孙淑英、孙全俊仍被非法关押。王德同、孙全俊仍被非法关押在黄岛看守所,因黄岛没有女子看守所,孙淑英被关押在即墨普东女子看守所。七月二十七日明慧网报道过家人去看守所和派出所看望孙淑英遭搪塞。

从七月二十五日到八月二日,孙淑英家人天天去黄岛长江路派出所要人,办案警察高绪诚和一姓宋的警察分别和家人面谈。家人说了孙淑英善良孝敬父母,是个好人,警察不能抓好人啊。宋说“我跟她谈过,人是不错”。高绪诚说:你们天天来也没用,我们只负责抓人,具体怎么处理还是上面说了算。家人问:你们说30天之内接人,大热天的,现在都20多天了也该去接回来了。高回答说:我们也说了不算。家人问那谁说了算,高绪诚说:局长说了算。

还有一次去要人,高绪诚说:刑事拘留三十天,交检察院七天,如果没有事就出来了,有事还要判。家人说:串个门会有什么事,这么好的人被关押老天爷也不愿意啊。

人被抓了二十天,家人才看到通知书,上面给安的罪名是“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注: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奉行“假恶暴”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家人问:她就去串个门,怎么就这么大的罪名?高说:你有疑问可以去上级部门反映。父母出面把孙淑英的包要回来了,里面有几张五元的真相币被没收了,其余的个人东西手机等都在。

八月二日,家人又去派出所要人,办案警察不在,家人要求见所长,值班警察说所长也不管案子,叫去分局国保大队找宫骞。八月五日,家人去黄岛公安分局国安大队找宫骞继续要人。办公室里坐着一男二女,男警说宫骞休假了,问什么事。家人说有关孙淑英无辜被抓的事。男警说知道孙淑英,她对像判刑了,她也不是一次被抓了,以前也拘留过。家人说:炼法轮功做个好人,对家庭好,对工作也好,怎么就把好人抓起来了。男警说:你是不是也练轮功。家人说:社会上炼不炼功的都知道法轮功讲真善忍好。该男警最后说:我们是指导工作的部门,你还是去派出所找,他们抓的人,找他们。家人无奈,只好又去派出所找高绪诚,高绪诚还是让家人在家等着。家人说给部手机吧,办公室电话有时候你不在。高绪诚说:手机号我刚换了,两个手机号都让法轮功打爆了,我可不敢给你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0/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77941.html

2013-07-24:山东青岛王德铜、孙淑英、孙全俊仍被非法关押
七月十四日上午,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王德铜(王德同)、孙淑英、孙全俊、宋吉玲被绑架。截止到7月22日,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路派出所恶警还是对仍在看守所非法关押的三名大法弟子王德铜、孙淑英、孙全俊给不出具体“破坏法律实施”事实,给不出明确说法,只是说“就是因为炼法轮功”。炼法轮无罪,青岛市恶警应尽快无条件释放三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4/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7147.html#1372323323-22

2013-07-20: 山东青岛孙淑英、宋吉玲、王德同及王德同及孙全俊遭迫害更新
7月14日上午10点半左右,法轮功学员孙淑英、宋吉玲、王德同及崔鲁宁的丈夫孙全俊在青岛市黄岛开发区宋吉玲家中被绑架。目前,孙淑英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王德同及孙全俊两人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黄岛看守所,宋吉玲已回到家中被监视居住。

王德铜、宋吉玲、孙淑英均60岁左右。孙全俊39岁。王德同住青岛四方区,宋吉玲青岛开发区(即黄岛),孙全俊住青岛李沧区。

孙淑英丈夫田勇健,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监狱;

宋吉玲系王占所律师的妻子,青岛市黄岛区恒信通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王占所,因修炼法轮功,被黄岛区政法委(610)及黄岛公检法司,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秘密非法判刑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济南监狱第十一监区。

王德同,退休教师。

孙全俊,男,一九七四年出生,西安交大研究生毕业,曾在青岛海信软件、青岛浪潮海风软件等四家公司工作,因为修炼法轮功,公司迫于中共邪党的压力,将他无理开除。

崔鲁宁,于2013年5月2日,被非法抓捕,现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4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9/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6856.html

2013-07-17:青岛市黄岛开发区绑架法轮功学员情况更新
7月14日上午10点半左右,法轮功学员孙淑英(丈夫田勇健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监狱)、宋吉玲、王德同及崔鲁宁的丈夫(崔鲁宁现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4人在青岛市黄岛开发区宋吉玲家中被绑架。

目前,孙淑英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王德同及崔鲁宁的丈夫两人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黄岛看守所,宋吉玲已回到家中被监视居住。

据了解,主导此次迫害的主要人员是黄岛区国保大队及610的负责人宫骞,此人最近两年被邪党提拔上来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为了升官发财,2012年和2013年黄岛开发区的许多学员被绑架都有他的主要参与,学员曾向其讲大法真相,他表面和气,迫害学员却毫不手软,希望大家能加大力度向他讲清真相;另一主要参与者是黄岛区长江路派出所的张磊东,他积极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曾对其劝善,但仍无悔改之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7/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6782.html#137170932-2

2011-09-05: 二零零二年三名风华正茂的高材生被非法判刑
孙全俊,男,一九七四年出生,西安交大研究生毕业。曾在青岛海信软件、青岛浪潮海风软件等四家公司工作,因为修炼法轮功,公司迫于中共邪党的压力将他开除。这其实是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手段。二零零二年八月份起他在青岛科声商贸有限公司(青岛市南区东海中路十二号乙)上班,现更名为青岛科声电子工程有限公司,任公司研发部经理。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八日,孙全俊刚从公司所属的大楼拐出来,忽然听到后边有人喊他的名字,他不自主回头看时,有两三个人从后面扑上来抓住双臂,与此同时一辆白色轿车顺着公路开了过来,他被推进车里。车一启动,后面还有一辆车跟了上来,听到一个人打手机汇报说“孙全俊已经抓到了”。车子七拐八拐,后来到了珠海路的邮电宾馆。恶警说:“我们是青岛市国家安全局的,有人把你举报了。”就要想把人铐起来,孙全俊不配合他们,拼命的大喊“救命啊,救命啊”,目的是想让宾馆里的人知道他们的恶行。他们一边威胁“把他吊起来”,一边把他按倒在地,双手背到身后铐起来,摘掉眼镜,让他“交代”,孙全俊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态度很粗暴,根本不听。其中一个开车的人(个子挺高,长相白净)说:“怎么能不让人说呢,让他说。”其实他们在演双簧,红脸白脸那一套。他们两三个人一班看着孙全俊,整晚不停的问都认识谁,如何上的网,资料从哪里来,都送给谁等。参与迫害的主要负责人是一个姓赵的处长,四十岁左右,此人在其后多次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第二天又把他和法轮功学员刘健一起绑架到青岛市第二看守所迫害。

安全局的人非法提审的时候,孙全俊就把自己当时如何因为身体不好(胃溃疡和严重的神经衰弱)因为炼法轮功一个月全好了的事实讲给他们听,其它一概不配合,不签字。后来李村派出所开始“接手”这场非法的审讯。派出所警察刘亚军和自称是“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专职机构)的人开始非法审讯,因孙全俊拒绝回答,就揪着头发,不停的打耳光,当时的头发就一绺一绺的往下掉,打累了就用手来抠琵琶骨。回去后洗头的时候,头发还是一绺一绺的往下掉。三十天后被非法批捕。

二零零三年孙全俊被李沧法院非法判刑五年,李刚四年,刘健三年,并于二零零三年七月二日被送至山东省潍北监狱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被迫加班加点超时干奴工活,每天都超过十四个小时,没有午休、双休日,以及其它法定节日。孙全俊因拒绝参加奴工劳动,被恶警冯刚、管教股长胡新勇、崔玉臣、管教队长徐宝华施加电刑。恶警宋立国,使用高压电棍酷刑迫害李刚。在二中队,法轮功学员刘健(山东青岛市、本科学历)由于修改床头牌上非法强加的罪名,被7监区教导员刘、中队长宋立国、张松良,股长冯和另外一个股长,把刘健叫到办公室,五个人用高压电棍电击刘健,脖子等处被严重电伤。后来又不断用奴工活不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5/青岛国安、公安狼狈为奸迫害法轮功学员-246295.html

青岛 黄岛区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21-04-08: 山东济南监狱写信地址:
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世纪大道3777号 (大正路路口西北方向) 传真:85838026
邮政编码:250104
山东济南监狱写信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孙村办事处822信箱111分箱
邮政编码:250104
电话号码:济南监狱(总):0531--85838310
狱政科:0531--85838049

2021-01-07: 黄岛分局:
刘同章 局长 13905422398
赵光启 政委13853292288宅 53255586666
张杰录 副局长13806428555宅53255586888
潘月光 副局长 18953280823
卢清民 副局长 18106393796宅53255586008、13505427298
张玉坡 纪委书记13963972608宅 53255586670
翟贵福 副局长 18106393699宅 53255586005、13589360999
国保大队:
大队长孙宏光 53255586151、18678902098
教导员赵均鹏 13864893590
副大队长丁桂勇 53255586112、13953299324

黄岛区政法委:
书记柴方利 532-86989559
常务副书记陈桓辉13969836887
综治办主任杨泽信13863987877
办公室负责人王新华13791927877
副书记张松涛13589337222
综合科负责人赵辉13706308099

拘留所:
所长庞尊褘53266578779、13963968218
指导员于波 53266578971、13969676889
副所长王敬军53266578772、15908968577

2020-08-07:  青岛市黄岛区法院:地址:长江中路190号
电话:0532-86988355(0532)12368
承办法官:欧晓彬(女,三十多岁)
院长王光金0532-86989817、13808978908
副院长丁培增0532-86988368、1395326926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