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6-29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本溪 桓仁县(恒仁县) >> 王德清, 男

个人情况: 桓仁县政府史志办工作人员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本溪市桓仁县
拘留时间: 2013年6月4日
有关恶人: 桓仁县国保大队王琪等三名警察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3-06-1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11-27:好警察王德清在沈阳康家山监狱遭受的残酷迫害
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法轮功学员王德清,从一九九四年底开始做警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工作兢兢业业,不计较个人得失,是公认的好警察。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王德清多次遭迫害:二零零二年二月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关小号、背铐、毒打等折磨,导致右耳被打穿孔、患腰椎间盘突出。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王德清被单位无理开除。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王德清再次被桓仁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迫害得奄奄一息,遭非法庭审,昏倒在法庭,后保外就医,被迫流离失所。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王德清被桓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郭学义及四个警察通过网络等不可告人的手段,秘密行动,去青海省绑架,王德清被桓仁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同年十一月被送到沈阳市康家山监狱迫害。

下面是王德清在沈阳市康家山监狱遭受的种种惨无人道迫害。

一、坐小板凳

到监狱的当天下午,王德清被分到二监区(监区长叫鄢铁德,教导员叫齐刚)。到达二监区时被犯人李强(当时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的帮凶)直接领进监区洗澡池里折磨,那里面没有摄像头,谁也看不见里面发生的事情,就是当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这里都是由恶警指使犯人对学员用各种方式迫害,同时伴随恶警的恶行。

王德清每天被迫到那里坐小板凳,面对墙壁,不许随便动,常常不让去厕所,随时都有被殴打的可能,记不住打骂多少次了。晚上回到监舍时先在走廊里与其他刚来的犯人一起面壁坐板凳,别的犯人坐完回监舍休息了,王德清回监舍后还被强制坐一段时间,就是变法不让睡觉。不让睡觉是中共检察机关常用的用刑手段。当时主要是李强(涉及毒品犯罪)和张铁军(重伤害犯罪)看管迫害王德清,以李强为主。

二、上绳(也叫掰腿)

在十二月份的寒冷天气里。李强和张铁军把王德清的棉衣扒下来,用绳子把双手背过去,绑在铁椅子靠背上,人坐在冰凉的地砖上,两个恶人往两侧横掰王的两条腿,使人处于极度痛苦中。这是公安恶警刑警常用的酷刑手段。有时用布堵住嘴不让别人听到惨叫声。在康家山监狱里,每当酷刑法轮功学员时,车间里都会放音乐,目的是不让犯人听到学员的痛苦惨叫声。平时干活时是不给犯人听音乐的,偶尔给放音乐都是恶警觉得活干的好的奖励。

三、利用犯人毒打

犯人李强是一个犯罪里的“惯犯”,总进监狱,善于领会恶警的意图,也从中共恶警那里学了很多害人的手段。他常把手里看的十六开本大小的书卷成筒状专门抽打王德清脖子两侧动脉处,很多人都不会用这阴招的,很是痛苦的。张铁军他俩还用雪碧瓶(饮料瓶)里面装有一半铁砂粒,连续击打王德清的头顶部,当时打晕了。犯人常用空饮料瓶里装进大蒜后用力摔打地面,里面的蒜瓣就粉碎了,再倒入酱油就是蒜酱。李强说过自己打人不留伤。

四、恶警亲自殴打用刑

一次恶人李强与张铁军对王德清毒打后,浴池里进来一个大高个子警察(后来知道就是当时二监区的教导员齐刚,身高约一米九)。李、张二人喊“齐大”,恍惚中王德清礼貌地称“齐大”,随之而来的是齐刚一拳就把王德清的鼻子打出血了,接着就是连续地左右打嘴巴子。也记不住打了多少个、打了多长时间。再接下来就是狠狠地一脚把王德清踹倒,头差一点撞到瓷砖墙上的一个自来水头上。他嘴里说了一句“叫你信仰”(后来想起来了,当时分监区之前都到教育科的教室里时,曾经有一个高个子警察问王德清什么罪时,回答说“信仰”)。

齐刚临走的时候告诉李、张二人“中午不给他饭吃”,中午也真的没给王饭吃,也没让去食堂,主要是不让其他犯人看到他表面的伤害。当天晚上走的很晚,也没有去食堂,在走路都费劲的情况下,也没有回监舍休息,而是由李、张二人直接将王德清送到齐刚的办公室,把王德清的双手分别铐在椅子的两侧扶手上就出去了。

齐刚领两个警察进屋后其中一个年轻姓刘的手里拿一根电棍,齐刚手里拿两根电棍。嘴里还说了一句“共产党有时也不讲理”,用三根电棍同时电击王德清。桌子上放了一堆电棍。平时每个监区只能有一个电棍的,是有规定的;有关督察部门也总到监狱检查的。可见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真的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就像有的人说的那样,共产党的邪恶,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到的。

五、残酷奴役,不许说话

每个法轮功学员从这里出去后都面临监区的繁重劳役。监区是监区长承包的,都是给他干活,当时王德清干的活和另一个服刑人员是一样的,那个人干完的时候就可以稍休息一会儿,可是王德清干完后,管事犯人(靠利益贿赂监区长管事不干活,相当于半个警察)姓朴的人马上让王德清干别的活,当时有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知道后两天晚上不睡觉,以示抗议。

同时,法轮功学员不管是车间干活、吃饭、休息,总之全天候都有包夹(两个或以上犯人监管)看管,不许法轮功学员,尤其是经过酷刑迫害的学员,与其他任何人说话。就是家属接见时,警察也是亲自监听、监管的,他们也是作恶心虚的,怕他们干的违法的事,伤天害理的事曝光伤及其身。

二零一七年的下半年,在严酷恶劣的迫害环境中,王德清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状况,被紧急送到院外抢救,才保住生命。

在二零一七年下半年的所在监狱的地区选举中,那天监狱把所有监狱在押人员集中在操场上,以监区分别排队投票,同时有录像,走形式,票上的名单都是固定的,选谁也是固定的,根本没有自主权。尽管是这样,恶警还是不放心,当时二监区的教导员是常征(音)。把所在监区的法轮功学员专门集中一起,不许参加投票,赤裸裸地公开剥夺中国《宪法》规定的公民享有的选举权。

二零一五年到二零一八年,康家山监狱二监区先后迫害过约二十个法轮功学员,其中大连金州区的徐广铸,一个很善良的老人,在二监区被当时的恶人高峰(音)一伙在恶警的指使下用各种方式迫害,老人自己讲高峰用竹子条抽打他的脑袋等,几乎使老人活不下去了。高峰是当时监狱臭名昭著的狱霸,后来因严重违反监规被调到别的监狱了。

六、恶人齐刚、沈卫东、张铁军、刘晶

当时的教导员是齐刚,为掩人耳目,将徐广铸安排到了四监区;二零一六年到二零一七年,一个本溪市的老师(曾经被非法判刑过九年),又被非法判刑,分配在二监区,被恶人沈卫东等人在恶警指使下,打掉了四颗牙,牙都没给本人。当时的教导员是常征。二监区的监区长始终是鄢铁德。他曾经告诉过王德清,十多年至二十年前他就在沈阳张士劳动教养院工作,也是那个时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齐刚二零一六年被提升为四监区监区长。四监区本是监狱环境最好的,相当于老残队,也没有迫害法轮功的事,齐刚到四监区以后开始了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八月,一个盘锦的学员,只剩几个月就回家了。到四监区的那个下午,齐刚一伙为了迫害这位学员,提前收工了,留下几个恶人,极其残酷迫害这位学员,残酷性当时犯人都知道,很多犯人都觉得不敢想象。不久,齐又提升少犯(未成年犯罪)学校的校长了。

给教育科干活的一个服刑人员曾经问过王德清一句话:你知道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给警察、给监区、给监狱多少钱么?还说过沈阳市的司法局长刘晶(音)就是从康家山监狱提升的。

二零一四年到二零一八年间,康家山监狱残酷迫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当时的康家山监狱在全省监狱中有三个排名第一(犯人没有手机、二十年无事故、法轮功转化率)。知情人透漏过,二零一四年为了达标,曾经把一批法轮功学员一起弄到监狱教育科的楼上会议室,有恶警指使四个人折磨一个学员不许睡觉,持续了一个星期。参与迫害王德清的张铁军原来是三监区的服刑人员,因违反狱规被调到二监区的,曾经对王德清说过“赵成林在三监区遭老了罪了”,本溪市法轮功学员赵成林离开康家山监狱回家后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27/好警察王德清在沈阳康家山监狱遭受的残酷迫害-434003.html

2018-05-04: 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法轮功学员王德清遭火车站警察非法搜身检查
2018年5月1日早8点,法轮功学员王德清在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五女山火车站安检。当结束准备進站时,一个警号033722的警察又强行彻查了一遍随身所带包裹,一无所获后,又强行将王德清带到火车站派出所非法搜身,及对手机等个人物品详细检查,当被问及警察工作证和搜查证等时,警察只回答姓富,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情况下,进行非法搜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4/二零一八年五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64941.html

2015-06-17: 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好警察被非法判刑四年
五月二十六日,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德清非法庭审,公诉人完全违背法律法规,不听律师的质疑,最后,法官在没有任何人证、物证的情况下,判王德清四年冤狱。

从一九九四年末,王德清开始做警察,由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他工作兢兢业业,不计较个人得失,是公认的好警察。

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王德清被绑架后,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日,遭非法庭审,昏倒在法庭,后保外就医,半年到期后,法院人员多次骚扰、恐吓家属要人,王德清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桓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郭学义及四个警察,通过网络等不可告人的手段,秘密行动,去青海省将王德清再次绑架。

五月十三日,郭学义等将王德清非法关押在本溪市溪湖看守所(大白楼看守所)迫害。

这期间,桓仁法院刑庭庭长王思杰迫不及待的要在一周内开庭,在正义律师的严正要求下,定于五月二十六日在本溪市溪湖区看守所非法开庭。

五月二十六日当天,桓仁法院及国保大队出动了大量警力,王德清的直系亲属及朋友也赶到了,可是只有律师和其妻子在法警严格搜身后,才被允许进入法庭,此行为已侵害了公民的正当权益,其他人员都被警察限制了自由,不准入庭旁听。

在庭审过程中,公诉人在拿不出任何人证、实物证据的情况下,无视宪法、法律,蓄意构陷。而且,公诉人不听律师的质疑,在不提供任何王德清犯罪的法律依据情况下,向法庭提出完全违背法律规定的公诉意见,最终,王德清被非法判处四年刑期。

在中共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王德清多次遭迫害:二零零二年二月无故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关小号、背铐、毒打等折磨,导致右耳被打穿孔、患腰椎盘突出。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王德清被单位无理开除。

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上午,王德清再次被桓仁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二零一三年九月,他被非法逮捕。十月份,家人为他请了律师作无罪辩护。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日上午,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的王德清被人搀扶着走进法庭,他还未等正式开庭,就支撑不住了,全身抽搐、休克了,被送到桓仁县医院抢救,住了三天院,未见好转,又被警察拉回看守所。结果,他的身体愈加恶化,又被转回医院,被医院诊断为肺结核,大约住院二十三天。

当时,王德清体重只剩九十来斤,眼睛紧闭,不能进食,针也打不进去,奄奄一息,仍有四个警察在医院整日看守,盘查来看望的人。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王德清取保候审半年,回到家中。

如今,王德清被本溪市桓仁县国保、法院不法人员迫不及待的非法判处四年徒刑。

迫害相关人员:
桓仁县政法委书记:崔喜文
工作人员:孙锋
桓仁法院刑事院长:包建国
刑庭庭长:王思杰朱福才
桓仁国保大队队长:王成刚
指导员:郭学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7/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好警察被非法判刑四年-310995.html

2015-05-21: 辽宁本溪桓仁县王德清在5月26日面临非法开庭
王德清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市大白楼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1/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09770.html#1552102420-7

2015-05-20: 辽宁本溪桓仁县王德清在5月26日面临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0/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8067.html

2015-03-29: 面临非法庭审 好警察被迫流离失所
辽宁省桓仁县法轮功学员王德清,二零一三年十二月遭非法庭审时昏倒在法庭,后被保外就医。如今保期已过,桓仁县法院欲对他非法庭审、判刑。王德清被迫流离失所,遭到警方非法通缉。

王德清于一九九四年末开始从事警察职业,由于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他工作兢兢业业,不计较个人得失,也从不骂人、不说脏话,是公认的好警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王德清多次遭迫害:二零零二年二月无故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的关小号、背铐、毒打等折磨,导致右耳被打穿孔、患腰椎盘突出。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王德清被单位非法开除。

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上午,王德清再次被桓仁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二零一三年九月,他被非法逮捕。十月份,家人为他请了律师作无罪辩护。

桓仁县法院准备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开庭审理王德清案,却不通知律师,还欺骗王德清签了“不用律师也可以出庭”的书面文件。当时兰志学律师到东北办案,得知此事后,于第二天一早驱车赶到看守所见了王德清王德清明白后写下“必须律师到场,否则不同意开庭”的声明。兰志学律师并准备就公检法人员诱骗当事人的违法行为提出控告,法院庭长只好做了妥协,把开庭时间延后六天,为王德清的律师出庭辩护赢得了时间。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日上午,被迫害的骨瘦如柴的王德清被人搀扶着走进法庭,他还未等正式开庭就支撑不住了,全身抽搐、休克了,被送到桓仁县医院抢救,住了三天院,未见好转,又被警察拉回看守所,结果他的身体愈加恶化,又被转回医院,被医院诊断为肺结核,大约住院二十三天,当时王德清体重只剩九十来斤,眼睛紧闭,不能进食,针也打不进去,奄奄一息,仍有四名警察在医院整日看守,盘查来看望的人。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王德清取保候审半年,回到家中。

取保候审半年到期后,法院又要对他开庭,王德清被迫离家。法院人员多次找王德清的家属要人,并于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八日、十九日、二十日,连续三天强迫王德清的家属去法院、去公安局做材料,恐吓要株连家属,并在网上非法通缉王德清王德清目前被无法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9/面临非法庭审-好警察被迫流离失所-306829.html

2015-03-23: 辽宁本溪桓仁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王德清的家属
辽宁桓仁法轮功学员王德清被取保候审回家后,在已经过了取保候审期限(2014年6月23日,法院定的半年担保期)出外治疗身体期间。中共法院人员多次无理找王德清的家属要人,2015年3月18日、19日、20日,又强迫王德清的家属到法院做材料,到公安局做材料,并进行恐吓,搞株连迫害,给其工作、生活造成很大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3/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06593.html#1532223101-22

2013-12-28: 辽宁本溪桓仁县王德清生命垂危 已回到家中
桓仁县法轮功学员王德清被医院诊断为肺结核,住了大约23天医院,在住医院期间,自己已经无法正常進食進水,生命危在旦夕。2013年12月24日平安夜,在家人与国保单保下,取保候审半年,现已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7/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84567.html

2013-12-23: 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法轮功学员王德清被迫害奄奄一息
2013年6月4日早晨八点左右,辽宁省桓仁县法轮功学员王德清被桓仁县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王奇等四人在单位绑架,当日上午,又去家里非法搜查,有十几本大法书和一台电脑被掳走,王德清被非法关押在桓仁县看守所。家属一直不让接见,直到九月份,下批捕文书,王德清拒绝签字,十月份,家属请律师進行无罪辩护。

2013年12月2日,在桓仁县法院开庭,上午九点左右,王德清被搀扶着走進法庭,人已经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律师刚到还未开庭,王德清身体已经极度虚弱,支撑不住,当庭全身抽搐,休克了。亲人朋友想上前看,警察拦着不让看,王德清被担架抬上车,送到桓仁县医院,只让妻子在身边陪护,住了三天院,只能很少量的進食,未见好转,又被转入看守所继续迫害,结果身体愈加恶化,后又转回医院。

现在王德清只剩九十来斤,眼睛紧闭,不能進食,针也打不進去,奄奄一息,现在仍有四名恶警在医院整日看守,盘查来看望的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3/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84375.html

2013-12-22: 辽宁桓仁县法轮功学员王德清仍昏迷不醒
辽宁桓仁县法轮功学员王德清于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被绑架,桓仁县法院十二月二日对他非法开庭,开庭当日王德清忽然浑身抽搐,被送到县医院急救,现在仍昏迷不醒,吃不進饭,打不進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2/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84324.html

2013-12-05: 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王德清被非法关回看守所
本溪桓仁县法轮功学员王德清昨天12月3日又被送回桓仁县看守所,医院说他身体没有病,一切正常。但是王德清身体很虚弱,让人很担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5/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83557.html

2013-12-04: 辽宁省本溪桓仁王德清开庭当场昏迷 已在当地住院
桓仁大法弟子王德清,12月2日被非法开庭,俩位正义律师到场做无罪辩护。开庭没有多长时间,就见救护车开到桓仁法院门前,紧接着,担架抬着王德清从法院出来,救护车把他拉到桓仁县人民医院,因为脑梗,上午11点左右办理了住院手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4/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83538.html

2013-11-30: 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王德清近期面临非法开庭
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法轮功学员王德清将于12月2日在桓仁县法庭非法开庭,会有两位正义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9/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3278.html

2013-11-30: 正义律师努力下 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王德清被延缓开庭时间
本溪市桓仁县政法委,用诱骗的手段让关押在看守所半年之久的法轮功学员王德清签了“不用律师也可以出庭”的书面文件,没有给他的律师张科科发出书面开庭通知或电话通知,并且在律师无法到庭的情况下,非常急切的欲在11月27日准备开庭。

当时正好兰志学律师到东北来办案,知道此事后二话没说,立即于24日晚连夜从沈阳直接坐车到桓仁。可是天气非常恶劣,雪太大,路很滑,车开到一多半的路程,就再也无法往前走,只好半夜又返回来旅店。

第二天,兰志学律师早餐都没有吃,就又继续往桓仁县看守所去,驱车4个小时,终于在中午见到了王德清,写了“必须律师到场,否则他不同意开庭”的声明。于是兰志学律师又急忙把声明交给了法院,交涉过程中说:第一,我们是正当的辩护律师,你们没有理由准备第三天就开庭,第二,如果你们这样做,我会告诉当事人不出庭,你们这是违法的。”法院还是不同意改时间。兰志学律师出来准备把他们这种违法行为和诱骗当事人的违法行为提出控告。就在这时,庭长打电话问家属,律师走了吗?兰志学律师就又返回法院交涉。庭长对他说:你们北京来的律师也不容易,我们把开庭时间改为下星期一,12月2日”。

就这样在正义律师不断的努力下,终于赢得宝贵的时间,也为张科科律师出庭辩护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9/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3278.html

2013-06-10: 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王德清被绑架
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王德清于6月4日被绑架,主要是安全局策划绑架,国保大队长于相江下令抓人,到王德清家里绑架人的有:荀希生等。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0/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75163.html

2013-06-06: 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大法弟子王德清被绑架
辽宁省桓仁县大法弟子王德清于2013年6月4日上午,被桓仁县国保大队王琪等三名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桓仁县看守所。王德清是桓仁县政府史志办工作人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6/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4980.html

本溪 桓仁县(恒仁县)联系资料(区号: 414)

2021-12-12: 本溪市桓仁县法院
法官:王思杰18641468567、024-48871870

本溪市桓仁县检察院
检察官:严寒13942445010、024-48860307

2021-12-05: 警察电话:18941489747

2021-08-19: (下面提供相关电话多来源于明慧网,或有变动)

王成刚,男,现年50岁,工作单位: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610,职务:国保大队长:家庭住址: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西关村28号楼4单元202号 。王成刚原是桓仁
县五里甸子镇派出所所长,至2013年任桓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电话:13841474555、18340401117

王奇(琪),男,工作单位:工作单位: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610,职务: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家庭住址:桓仁镇龙启二期15号楼 3单元201,(基本参与对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电话:13842450422

包谏国,男,满族,1963年9月出生,桓仁县人,原是桓仁县法院刑事庭庭长,后任桓仁县法院副院长,主管迫害法轮功。电话:02448871805、18641468678

王思杰,男,1969年7月19日出生,工作单位: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法院,职务:刑庭庭长,电话:18641468567

陈晓云,女,1983年12月12日出生,工作单位: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法院,职务:刑庭副庭长,电话:18641468568

朱福忱,男, 1981年3月10日出生,工作单位: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法院,职务:法官,多次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电话:18641468522

孙金甲,男,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检察院公诉科:024-4886030513842481825
王宏军,男,批捕科(侦查监督科):024-48105103

桓仁县法院
电话:024-48871809
院长:王其林

桓仁县公安局
办公室02448825506传真8829900 882550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4)

2013-12-22:
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电话号 区号是0414 邮编:11720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