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2-0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内蒙古 >> 赤峰 元宝山区 >> 卜国琴(步国芹,李小花), 女, 6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8-18:内蒙古学员步国芹生前所遭遇的残酷迫害
步国芹,内蒙古赤峰元宝山人,原是做买卖经商的。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中共迫害大法后,步国芹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酷刑折磨、迫害,导致她身体越来差,最后含冤离世,当时六十多岁。

在修炼大法之前,步国芹满身是病,长期吃西药、中药,病情得不到好转,极其痛苦。一九九七年修炼大法后,她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把自己做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做买卖不坑人、不骗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不让别人受到伤害。时间不长,全身的病痛全部消失,她真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喜悦。

步国芹的丈夫是职工,吃喝嫖赌、不务正业,步国芹得法之前,夫妻俩经常打架、生气,气大伤身得了一身重病,她怨恨她的丈夫。修炼后,她放下了怨恨心、私心,做什么事都要替别人着想。

步国芹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儿子一出生时就有病,脑积水,十多岁都走不了路,头特别大。步国芹每次学法时,都坐在儿子身边读法,让儿子听法,教儿子读法。渐渐地,儿子能下楼自己走路了。她喜悦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她感谢师父又一次救了她的儿子的命。

下面是步国芹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遭迫害的一些经历。

一、说真话遭迫害,导致家庭破碎

一九九九年十月,步国芹到北京上访,遭到警察多次绑架,劳教迫害两次。遭到中共灭尽人性的迫害,被强制跪着、蹲着、撅着、掏镣子、开皮、坐铁椅子、背铐、暴晒、电棍电击、罚站、掐、踢、站马步、走鸭子步、跳蛤蟆步、不让睡觉、逼迫在太阳底下走正步,被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精神和肉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和伤害。

丈夫因为步国芹被绑架关押、抄家抢劫而害怕。在她被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她的丈夫领着法院的人逼迫她签字离婚。有两个条件:一个是强制逼迫她放弃修炼,一个强制逼迫她签字离婚,如果离婚,所有的楼房、家产、财、物一切都归她丈夫所有。步国芹什么都没有、分文皆无。步国芹不签,她的丈夫和法院人员不让,逼迫她两个条件只选一个,没办法只有签字离婚。

步国芹想的是:这么好的大法,不能遭到攻击陷害。我要给大法讨个公道,还师父清白。她知道共产党历次运动的残酷迫害,她必须放下生死,无论是死是活她都要说真话,她把自己攒下的两万多元钱拿出来,交给她的丈夫一万多,给她的女儿一万多,那时她的女儿还在读书。

二、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讲公道话,被警察迫害

步国芹和同修翟翠霞为了给大法讨个公道,还师父清白,她们俩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份进京,到中南海上访。到中南海大门口时,被站岗的拦住,问她们是干什么的,她们说是为法轮功上访的,就不让她们进去,她们说不让进就在这炼功,站岗的就打电话叫警车来。不一会儿,来一辆警车,把她们拽上警车拉到了派出所。警察问为什么来访,她们就给警察讲真相,警察不但不听,还破口大骂她们,逼迫她们签字,拒签后被送进北京西城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先扒光衣服,用冷水浇身,浇得浑身打冷战,那个号里的号长特别残忍邪恶。进到号里的每个人发给一双塑料底布鞋。

第一关叫做洗澡,让人蹲在厕所里,号长让犯人拿水桶接自来水管的凉水,接满以后,再叫犯人把接满的凉水从这个人的头上往下泼,要泼多少桶号长说了算,如果这个人喊的越厉害泼的越多。

第二关泼完水以后,从厕所里拖出来,号长一使眼色围上几个打手对这个人拳打脚踢,第三关打完以后,让犯人拿着塑料底布鞋再抽打这个人,哭喊的越厉害,抽打的越多、越狠。把身体抽打的满身青紫伤痕累累。这个号长是卖淫被抓进去的,心狠手辣、非常残忍。

此外,还逼迫步国芹背监规,步国芹没有背监规,逼迫她整天整夜罚站、蹲着。她在那里被非法关押13天后,又被押回当地看守所。

一进看守所大院,看见院里大约二、三十人,有扛着录像机的,有对着押送她们警察拍照的,还有记者拿着话筒采访步国芹。问她为什么到北京去上访?她说:“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电视宣传的是假的,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修炼真善忍没有错,镇压法轮功是不对的。我以前满身是病,就是因为炼了法轮功才好的。”

元宝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刘伟民一听她在证实法,破口大骂,他一看记者那么多人都在场,还有录像机也在举着,他没动手。于是把记者和录像都叫走,看守所副所长白杰把她俩大骂了一顿,让她俩脱鞋站在走廊里,一直站到半夜,才送她俩进号。那是十一月份,屋里暖气不热特别冷,没有行李,只有木板铺。

有一天,步国芹被警察叫到值班室,问刚才是不是炼功了。她说是,副所长白杰拳打脚踢,让她撅着。同修对警察说:“你屋里墙上挂的规定,不是不准体罚刑讯吗?”警察说:“对待你们法轮功就是这样,上边有令‘打死你们算白打,打死算自杀’,打死你们都不当死一个小鸡小鸭。”半夜才把她俩放回。

第二天早上又把步国芹提出号子,在值班室,狱警又叫犯人给她“掏镣子”酷刑,把脚戴上脚镣,再把两手围在腿后戴上铐子,这种酷刑,套上后人坐也坐不住,躺也躺不下,时间一长,是极度痛苦。不能站不能躺,坐着也不能伸直,痛苦不堪。过了几天也不给打开。不让上厕所,她开始绝食反迫害,警察一看她不吃不喝,最后打开了镣子。警察每天都在体罚她,让她每天跪着、蹲着、撅着、站马步,一直关押一个多月才放回去。

三、二零零零年,在看守所遭“开皮”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的一天,步国芹又被绑架到平庄看守所。刚到看守所没几天,610的人来了(三男一女),女的叫崔桂芝,还有个姓郭的,还有个不知姓名(这个很邪恶),一个男的叫孟凡任(孟凡仁?),是来转化她们的。当时同在的有八个女学员:新秀英、张秀芹、翟翠霞、王秀芳、李翠兰、张玉玲、步国芹、刘小欣(后被迫害离世)。一天24小时,采用各种迫害手段,连续很多天不让睡觉。

有一次,610的人及所长张海清,还有几个警察让她们围着看守所的大墙走鸭子步,就是人蹲在地上,两只手背在后边,蹲着往前走。大墙底下全是砂石,不让穿鞋穿袜子。那时是六、七月份,天特别热,火辣辣的太阳底下,一走就是一上午,汗水顺着身体往下淌。中午放回监号吃饭,回到监舍大家就开始炼功,警察冲进来一顿暴打。接着拉出去在走廊里走鸭子步,他们还让犯人给每个法轮功肩上压上一袋玉米面,大约60多斤重。这八个人中年龄最大的55岁,最小的30岁,背上一袋玉米面,逼迫她们走了一中午。有的同修把脚磨烂了,血肉模糊。步国芹因为体型胖,蹲着走不了,就背着玉米面爬着走,两个膝盖全部磨烂。汗水从每个人的身体往下滴,即使蹲着不动,肩头的面袋还得扛着,最后,还得自己把玉米面送到库房里。

然后,恶人让犯人给每个法轮功学员拿来一个大盆,放满冷水,让她们坐在水里打坐。刚刚出的满身是汗,步国芹正来例假,就逼迫坐在冷水里,冰冷刺骨。让几个男犯人把自来水打开一盆一盆接冷水,再从每个法轮功的头上一盆一盆的往下泼。警察看她们打坐纹丝不动,对迫害没有任何反应,就让大家出来跳正步。一个警察说:他在部队当兵时,连跳正步15分钟,心脏就停止跳动,如果你们不放弃修炼,就强迫你们跳正步,如果跳的不够高,一寸粗的硬塑料管子就狠狠地抽在腿上。

610四个人,及所长张海清,副所长白杰,还有很多警察一直看着她们,看她们跳了很长时间还能跳,就让停下来了,到屋外太阳底下跳正步。那时天正热,加上身体大量出汗,大家都口干舌燥,冒了烟一样,她们要水喝,610的人提来一壶水说:谁要说个不炼,马上给水喝。大家谁都不说,他们一边往地上倒水,一边说:你们看这水都倒掉了多可惜呀。大家没人理会,又迫使这些法轮功学员跳了一个多小时才让停下来。

自从610三男一女来了以后,连续很多天,黑夜白天都不让睡觉,采用各种手段迫害。逼迫跳蛤蟆步:八个人站成一队蹲下,背后的人拽着前边的人的耳朵,八人连在一起,然后一起往前跳,有的耳朵都拽出了血。单腿跳,还是一个人拽着另一个人的耳朵,一圈一圈围着跳。逼迫站马步,逼迫跪着。有一次让大家到看守所菜园的水沟里打坐。因为菜园里是机井,水流特别猛,他们用浇园子用的大黑胶皮管子,拿起来冲着她们每个人的头上脸上哧水,哧的一时上不来气,地下水特别冰冷,冻得直打牙巴骨。

有一次,晚上十一点多,把大家押回监号,说:你们好多天没睡觉了,今天让你们睡觉。把门打开,狱警把人都叫起来,都起来接水往地上泼,让她们趴在地上睡觉,再让往每个人的头上身上泼水。因为是连在一起的大板铺,床底下全是犯人的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他们不停的往法轮功学员身上泼水,水都流进床底下。有的同修就和狱警说:“水都流进床底下,把她们东西都弄湿了,你们要泼我们,不如打开风场让我们趴在风场,那里有下水道,你们尽管泼我们。”狱警说:“这些傻种,眼看都被折磨死了,还惦记别人。”又说:“是呀,我怎么就没想起来把风场打开呢?”所长张海清破口大骂:“今天晚上我要不制服你们这些法轮功,我这个所长都不当,你们看无产阶级专政怎么专政你们,打不零碎你们!打不死你们!”把铁门打开,把步国芹和另一个同修拽出掏上镣子逼迫她俩撅着往前走,张海清使出全身的力气,穿着硬底的皮鞋往她俩的头上狠命的又踢又踹,一脚紧接一脚,好像踢皮球一样。当时在场的狱警实在看不下去了,当时就给所长张海清跪下了,他哭着说,求求张所长别再踢了,再踢就把人踢死了。“把她们拖出来开皮!”他们把步国芹的半袖撩起来盖在头上,露出后背,让她趴在地上,用折叠的三角皮带暴打。这个恶警,打人最狠,敢下手,他使出全身力气,拼命抽打,只听啪啪的震耳声好像放鞭炮一样。因为还有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同时开皮,打步国芹的恶警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就这样一直折磨到半夜两点多钟。然后给他们几个法轮功戴上手铐和脚镣送回监号。铁门打开,犯人们惊呆了,他们以为她们被打死了,即使打不死,也得抬回来,让她们吃惊的是:法轮功学员是戴着手铐脚镣走回来的。

进号以后,大家衣服都是湿的,戴着手铐脚镣也没法脱衣服,每两个人连在一起铐着,根本没法睡觉。就让号里的犯人帮助把被褥卷起来,连着很多天黑夜白天都不让睡一点觉,真想睡上一会儿。犯人们说:“你们背上肯定是血肉模糊,打烂了,还睡得着吗?那开皮的声音像放鞭炮一样响,我们全都吓哭了,都哭出声来了。”她们把几个法轮功学员的后背衣服撩起来,一看,被连个印迹都没有。一个个目瞪口呆:“哎呀,太神奇了!以前你们给我们讲真相我们还不太相信,今天我们亲眼所见,我们相信了,出去后我们也要炼法轮功,太神奇了。”

早晨刚吃完饭,警察又把步国芹他们提出去,带进一个大房间,屋里有所长张海清,610的几个人,还有几个警察。张海清问大家:“你们谁去过北京上访把手举起来?”步国芹和另外几个人把手举起来。张海清猛地一脚把步国芹踢到走廊里。他又高又壮,脚上穿着硬底皮鞋,抬起脚狠狠的往步国芹的头上踢,边踢边骂:“我让你炼。”步国芹大声喊:“炼!炼!炼!”张海清踢步国芹的头就像踢皮球一样,又来了几个人,对步国芹大打出手。张海清又拿起电棍开始电击,于是步国芹又大声喊:“炼!炼!炼!”

就这样,在看守所关押了两个多月后,送来一张劳教票,非法劳教一年,又送到赤峰看守所关押。赤峰看守所让她们背监规,她们拒绝背,遭到警察辱骂。炼功遭到毒打和体罚,就开始绝食反迫害,在那里关押了半个月。

四、被转到图牧吉劳教所,遭奴役、酷刑

二零零零年八月份,步国芹被转押到内蒙古图牧吉女子劳教所。一起被押走的法轮功学员有十五人。到那里她们被关押在一个很大的房间,当天晚上步国芹她们就开始集体炼功,然后冲进来很多警察大打出手。警察武红霞拿起法轮功的硬底拖鞋拼命抽打,一边打一边骂,有的被打的鼻口流血,有的被打的身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打完后让步国芹她们蹲着,一蹲就是一夜。白天让她们上课,就是转化。大队长武红霞专管法轮功,她最狠毒,打人敢下手,不计后果,张口就骂举手就打。那些真正的犯人看见她就发抖。狱警武红霞让学监规,然后对每个人提问题,回答合格就过关。当她提问到步国芹时问:“步国芹你今后怎么去做?”步国芹说:我要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按着大法去做。她说:“你再说一遍。”她又说一遍。她在讲台上站着,说:“你给我过来。”步国芹走过去站在她面前。她猛地一把揪住步国芹的头发,另一只手攥着拳头,拼命的往她的脸上捶,一边捶一边说:“我看你还炼不炼!”她又用脚踢,用脚踹,打了很长时间,她打不动了,累的武红霞气喘吁吁。两、三个月过去了,还不让下中队。

那时,只有步国芹等6个法轮功没有被转化,还是天天逼迫她们转化,逼迫她们站在太阳底下暴晒,暴晒使刘晓欣昏厥过去,他们几个开始绝食反迫害。绝食大约五、六天的时候,才让她们几个全部下中队了。

图牧吉劳教所共有三个中队,步国芹被分到一中队。进了中队,就让她出工干活了。那时候的大东北天气特别冷,雪特别多,大地长期被厚厚的雪覆盖着,只有春天雪地才开始慢慢融化。大家个个穿着小棉衣,外面再套上大棉衣,裹着头巾,再戴上帽子,只露一双眼睛。如果脸上露一点肉,那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痛。大冬天出工的任务是到雪地里扒玉米。一眼望不到边的玉米堆,需要把带皮的玉米扒掉外皮。大家把扒下的玉米外皮垫在地上坐上去。如果在扒玉米的时候,把手套拿下来,不马上戴上,一会儿就戴不进去了。因为在雪地里扒玉米手套是湿的,刺骨的寒风一吹,立刻冻得梆梆硬。

这样的天气,早上出工干活,到了晚上才用厂车把人拉回来休息。之后就是无休止的奴役,步国芹从没干过重体力活,在这里却强迫她干农活儿,当地农家雇劳教人员干活,是去很远的地方通常坐四轮子车,所以中午不回劳教队。干的农活儿有:翻地,铲地,撸蓖麻籽,劈苞米,打苞米,起羊粪,拔绿豆(要连根拔的,没点力气根本拔不动,哈着腰拔,拔不动,后来就跪在地上一边爬一边拔),在劳教所每天早晨起床,手疼得穿衣服都困难。

每天中午根本不让回宿舍休息,中午吃饭,没有树荫凉,有时在鸡窝旁,羊圈墙边吃饭,每个人都端着一个铁盆里面有点菜和汤,手里拿着凉馒头吃饭,有时刮过一阵风,盆里边漂着一层羊粪沫子。每天干活出的汗衣服好像水洗过的一样。过度的劳作,使步国芹每天都处在体力透支的状态,所以周身都非常的疼。

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劳教期满,步国芹走出劳教所。

五、精神身体遭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和伤害,含冤离世

步国芹走出劳教所也是难上加难,没有了家,分文皆无,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在姐姐家住了一段时间,她考虑不能给姐姐曾加负担,她姐姐家住在偏远农村,那个村子有空房子没有人住的,她就住了进去,夏天还好过一点,冬天特别难熬,天天出去拾柴火烧炕,屋里特别冷,满墙上挂的都是白霜。一袋大米吃几个月,生活过得非常艰苦。

后来,女儿结婚有了小孩,女婿把步国芹接回去看小孩去了。她不忘她的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她在师父的法像前发过誓,她要风雨不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她把女儿给买菜的钱一点点的节省下来,用在救人上,天天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下雪下雨也挡不住救人的步伐。

有一次步国芹出去讲真相,又被绑架,又一次她被转押到内蒙古图牧吉女子劳教所,在那里又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图牧吉的恶警们无法无天,没有任何人性,更不谈什么法律、人权,打人、骂人、超期关押,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无所顾忌。被绑架到图牧吉的法轮功学员,一开始先进入“严管队”,不许和劳教队的人说话,上厕所、去洗漱都有人看着,每天都被强迫洗脑迫害。步国芹在那里不配合邪恶,不听邪恶的任何要求。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

步国芹走出劳教所,精神身体遭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和伤害,身体越来不行了,含冤离世。

这么多年来,法轮功学员是遭了怎样的酷刑折磨,是遭了如何的不白之冤!我们呼吁每一个有正义有良知的人,都发出一个正义的呼声:停止迫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8/18/内蒙古学员步国芹生前所遭遇的残酷迫害-447808.html

2022-05-19: 迫害后含冤离世:88人
元宝山区:刘国华、崔桂兰、孙淑贞、杨俊强、杨永春、王玉兰、张维忠、杨桂芝、步国芹卜国琴 李小花)、刘晓欣、赵淑兰、杨俊连、王玉和、史永禄、刘素珍、李清、张丽梅、李玉莲、王玉杰、张凤云、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19/从季云芝被谋杀谈起-442830.html

2017-04-30: 遭劳教、酷刑 内蒙古卜国琴控告元凶江泽民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法轮功学员卜国琴,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十多年来遭到中共人员的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在看守所、劳教所受到鞭刑、电刑、冻刑等折磨,她的家庭也被拆散。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时年五十九岁的卜国琴向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卜国琴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学法后头痛、白内障、乳腺炎、腰痛、背痛、腿疼等等十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修炼前我因病魔折腾的脾气不好,暴躁,经常和丈夫打架。修炼后我严格按照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的内心,开始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我的行为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更没有任何违法之处。这些都为周围的人所共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公开对法轮功学员发动残酷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去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警察绑架到北京当地的某派出所,在那里我们被非法关押十一天,之后我们被赤峰市元宝山矿的派出所接回到元宝山看守所。在元宝山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

在元宝山区看守所遭体罚、鞭刑折磨

在元宝山区看守所期间,我和其他一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非人的折磨。炎热的夏天里,警察强迫我们在太阳下站着暴晒,到了晚上,警察让我们在灯光下坐着让蚊子咬;经常让我们冲着墙跪着,双手上举,贴在墙上,体罚持续半天时间,有时在晚上这样的体罚就持续半个晚上。

还有一次,一个叫王磊的警察拿宽皮带抽打我们,有的法轮功学员后背被打的皮开肉绽,酷刑持续半个小时。有一个叫张玉霞的法轮功学员被张海青踢得差点丧命,看要出人命了,一个姓从的警察才将警察张海青拉开。

警察折磨完我们后,又给我们戴上手铐和脚镣,警察将我和法轮功学员张玉霞套在一起,让我们在院子里一圈一圈的走,没走几步,我的脚脖子就被磨流血了。我实在走不动了,就坐在地上,就这样张玉霞也走不了,警察王磊骂骂咧咧的将我俩放回监舍,我们回到监舍,同屋的普通犯人都在屋里哭呢,他们以为我们都被打死了。

在看守所里,警察强迫我们跪着,肩上还要抗五十斤的粮食,让我们蹲着走,我走不了,只好爬行,我的膝盖全都被磨出血。还有一次警察用水管子往我们的身上浇水,就像浇园子一样,警察在旁边看着我们,浑身被浇的透湿。

这种酷刑之后,在浑身湿透的情况下,警察还强迫我们给他们种菜。元宝山区看守所的警察还发明了一种酷刑,让我们一个人揪着另一个人的耳朵跳着走。

在图牧吉劳教所遭电刑、冻刑折磨

三个月后,我被转入图牧吉劳教所继续迫害。我们法轮功学员拒绝被洗脑迫害,图牧吉劳教所狱警对我们施以电击酷刑,我靠在门框上,电击我的手,酷刑长达十多分钟。有时我被罚站,有时让我们戴着背铐撅着。在冬天最冷的时候,我们被脱光衣服,只穿着短裤让我们在走廊冻着。在劳教所里,警察武红霞打我的嘴巴子。在经常被施以种种酷刑折磨的情况下,我们还被强迫劳动,每天的劳动时间长达十四五个小时。

这一次我被非法关押一年。

家庭离散 再遭劳教

警察残酷的迫害了我的肉体和精神,也摧毁了我的家庭。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我的丈夫出于对这场迫害的恐惧,到看守所里和我办理了离婚的手续。

我回到家后,迫害还在继续,当地派出所的警察经常来我家骚扰,我被迫流离失所。十多年来警察不停地打探我的消息。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我再次被红山区昭乌达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在图牧吉劳教所迫害一年。在图牧吉劳教所里,我们拒绝接受洗脑,警察就辱骂我们,对我们罚站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30/遭劳教、酷刑-内蒙古卜国琴控告元凶江泽民-345669.html

2013-05-25: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李青文已平安回家。
◇河北秦皇岛法轮功学员张杨于五月十九日安全到家。谢谢同修们的关心!
◇内蒙古赤峰市法轮功学员刘淑兰、卜国琴、杨艳华、于树林已回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5/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大陆简讯及交流-274327.html

2013-02-16: 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紧急呼救
目前图木吉劳教所至少非法关押着二十三位北京法轮功学员、六位内蒙古法轮功学员。

北京法轮功学员有:王日华、刘亚春、曹健欧、唐桂林、王少华、卢琳、张秀丽、刘海宏、沈越千、郭亢、李春莲、周丽娜、敬章秀、王丽、王春霞、王素萍、林凤莲、李秀芬、付英、黄汝佳、程富兰、谭珍、岳军。

内蒙古法轮功学员有:梁作娟、张红、腊梅、杨艳华、刘淑兰、李小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6/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0117.html

2013-02-10:被劫持在图牧吉劳教所的27名女学员联名申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0/被劫持在图牧吉劳教所的27名女学员联名申诉-269708.html

2013-02-04: 被非法关押在图牧吉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
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

北京法轮功学员名单:王日华,刘亚春,曹健欧,唐桂林,王少华,卢琳,张秀丽,刘海宏,沈越千,郭亢,李春莲,周丽娜,敬章秀,王丽,王春霞,王素萍,林凤莲,李秀芬,付英,黄汝佳,程富兰,谭珍,岳军,共23人

内蒙古法轮功学员名单:梁作娟,张红,腊梅,杨艳华,刘淑兰,李小花,共6人共23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4/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8770.html#1323214537-1

赤峰 元宝山区联系资料(区号: 476)

2022-06-13: 元宝山区政法委(区号:0476)
刘玉柱 3558686 手机:13947647996
林树权 3516269 手机:13150946116
李丛芳 3510430 手机:18647619388
王风波 3533939 手机:18847681518
办公室 3510954(传真)
鞠文轩 3510954 手机:15004760111
综治办 3523656
维稳办 3512890(传真) 3533535
防范办 3523657
政工办 3519018

赤峰市元宝山区公安局
国保大队
王贺然 13904763585
王艳军 13947686101
卢玉财 15504863220
柴景民 13624766996
张海清 13848888882
徐春山 13847646531
王辛午 15560352233
纪文华 15048662816
武勇 13948634193
陆志 13948769828

2021-09-09: 内蒙古赤峰地区电话区号:0476
赤峰市元宝山区
刘志会 元宝山镇 主管迫害法轮功负责人:15848982828
王久燕 元宝山镇610 洗脑班负责人
吕晓杰 玉皇村居委会主任,(参与骚扰迫害)15048372189
刘晓青 马林司法所所长 18747696909
李伟东 马林街道党委副书记 13694768587

元宝山区政法委
王冰 (政法委书记) 3558989 手机:13847681418
刘玉柱 3558686 手机:13947647996
林树权 3516269 手机:13150946116
李丛芳 3510430 手机:18647619388
王风波 3533939 手机:18847681518
办公室 3510954(传真)
鞠文轩 3510954 手机:15004760111
综治办 3523656
维稳办 3512890(传真) 3533535
防范办 3523657
政工办 3519018

赤峰市元宝山区公安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