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1-26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云南 >> 昆明 云南省第一监狱(对外名称:云南金马机械总厂,金马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男) >> 石建伟, 男, 56

石建伟
石建伟被云南监狱迫害致死、强制火化
个人情况: 宾川县一中的英语教师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云南省宾川县
个人近况: 2021年9月26日 迫害致死 (2013-03-2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3-03-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75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石建伟 肖竹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3-05:忆同修石建伟
今年三月八日,本是石建伟同修结束六年半冤狱,回家的日子。一直就期盼着能与石建伟同修再见上一面,掐指一算,已经是阔别了八年多。却不想,看到的竟是他于去年九月在监狱被迫害离世的消息,心中悲愤不已,久久难以平静。

脑海中石建伟同修的音容笑貌还历历在目,他热情、健谈、豪爽,有几分侠义之气,谈吐间又不失幽默、睿智。曾经跟他有过不少的接触,也一起配合做过一些事,很欣赏他做事干脆、利落又仗义的风格。在一些特殊的场合,他总是挡在前面,或者首先站出来,让问题的矛头对向自己,保护别人。就是这样一位同修,在二零一五年九月因参与诉江,被中共绑架并判刑六年半,在出狱前半年却被云南第一监狱迫害离世,年仅五十六岁。

在此,回忆几段石建伟同修生前的经历,缅怀这位好同修。

一、四·二五事件,走入大法修炼

中共央视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污蔑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的新闻,没想到,却成为了石建伟一家走入大法修炼的契机。

石建伟是云南大理宾川县县一中的一名英语老师,在九九年四·二五之前,他并不知道法轮功,当在电视上看到四·二五的消息后,对法轮功和修炼法轮功的这一群人产生了很大的兴趣,非常想了解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他到处打听县里哪里有法轮功学员,最后终于从一个朋友那里找到了法轮功书籍。回家后用了三天的时间,一口气看完四、五本大法书,被书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的震撼,从此再也放不下这些书了。同时,石建伟也将这么好的大法推荐给了妻子、女儿,一家人都走入了大法修炼。

二、勇于担当

二零零一年一月,石建伟曾被绑架,之后被劳教三年。当时,他因为邮寄法轮功真相信,刚从看守所拘留了一个月回来,是警察强迫家人交了保证金取保候审回来的,回家后公安让学校监视他。一月二十二日,石建伟和妻子在家中被一伙警察绑架并直接投入看守所。

在看守所,石建伟每天要被非法提审两三次,从提审中,石建伟才得知,在他们夫妻俩被抓那天,宾川县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都被抓捕。因为一月六日在宾川县文化馆篮球场上出现了好几幅法轮功真相横幅、条幅,引起当地警察的极大恐慌,专门成立了所谓的专案组,对石建伟的提审也都围绕着横幅的事。

实际上石建伟本人并没有参与挂横幅的事情,也不知情,但是石建伟认为悬挂大法横幅是证实大法的事,自己也是大法弟子,那么也有自己一份,于是就对专案组的领导说:“这件事我来承担,是我干的!”因此,其他的同修都陆续被放回家,而石建伟却被劳教三年。

三、县里最火的英语培训班,最受欢迎的老师

石建伟从劳教所回家后,与妻子一同被调离县一中,分配到离县城四十多公里半山区的一个小学教书,学校安排专人每天监视他们夫妻,还要做记录定期上报。一年后石建伟辞职离开了这所小学,在县城开了个小学和初中的英语培训班。这个培训班从最初的两个学生,发展到后来的每一期百余名学生。从二零零四年开始一直开到二零一五年石建伟被绑架,这个培训班开了十余年,保守的估计培训了三、四千名学生。这些学生的父母大部份都是县政府、事业单位、公检法人员,其中有县两任“六一零”主任、“六一零”人员,以及县国保百分之九十的国保大队警察,两任副县长及其他各级官员,他们都把小孩送来跟石建伟学英语,就连很多英语老师都把孩子送来让他教。这些人都知道他是修炼法轮功的,都知道他是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也按照这个原则教学生的,而且石建伟的英语教学水平在县里也是出名的。

大法开启了他的智慧,加上大法修炼者的气质和风貌,使石建伟的这个培训班门庭若市。石建伟曾说:“我深知,这些孩子,包括家长,都是为听大法真相才到我这里来的,是修大法把我烘托出来的。”因此他也不放弃机会,给学生及家长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真实经历以及被迫害的经历,珍惜每一个到身边的学生和家长。

最后县“六一零”的人跑来对石建伟说,他们做了个调查,石建伟所教的学生百分之九十八以上都对他的人品评价很高。多年来,石建伟的这个培训班也是县里最好的,开的时间最长的,用当地人的话说就是:教育局不承认他(剥夺他在县一中教书的资格),社会承认他(人们都把孩子往他那里送)!而县里其它类似的英语培训班都开不长,甚至请来外国教师,也热闹不了几天,最后都关了门。很多人都非常奇怪,甚至直接问石建伟,为什么他一个被调离了中学的教书匠、又被非法劳教过的人,竟然开个英语培训班能开的这么红火,简直是红的发紫。还曾经来实地观察过石建伟是怎么开的班。

后来因为石建伟在当地帮助被绑架同修家属请律师、积极联络营救同修,被当地邪恶视作重点。二零一二年,县政法委、公安局就给教育局施压,扬言要断了他的财路,让他的培训班开不下去。教育局迫于压力,在镇中心学校以及县里主要的几所小学、城镇中学联合,以政治任务的名义,逼迫各校校长及班主任对学生开展问卷调查,调查学生课外补习及补习的情况,其目的就是要看看有哪些学生在石建伟这里学习英语。调查后将在他那里所有学习英语的学生包括学生家长的信息全部都搞到手,然后在暑假前强迫各班班主任并雇佣社会闲散人员打电话给学生家长,让他们不要再把孩子送到石建伟这里来补习,不敢说是因为他炼法轮功,造谣说他不具备办学资质,会出问题。

可是等石建伟的培训班开班的第一天,和往年一样,来了很多家长,很多学生。通过他这么多年来持续讲真相,以及石建伟所教的学生的英语成绩每年在中考、高考都非常优异的现实面前,家长和学生都没有受任何影响,开班时学生家长依然络绎不绝,有的家长接到诋毁电话后直接说:“我们了解这个老师的为人,我们就信的过他!”

多年来,石建伟也经常接到以前教过的学生家长打来的感激电话,也有学生的,有的学生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了,还一直都记的他,说石建伟是他们终生的老师。

四、同修们心目中的热心人、好同修

石建伟在当地同修心目中,一定算是个热心人了,大家有什么事也喜欢找他帮忙,他也会把大家伙拢在一起,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你的事。有同修被绑架了,家属找到他,他积极联系切磋,想办法营救,找律师,陪着家属到各部门要人、讲真相,忙上忙下,接送律师,安排食宿等等,大小事都做,而且没一句抱怨和不乐意。哪个同修家有点什么事,或者一段时间修炼状态不好,他也会找同修一起去切磋,交流,鼓励同修突破提高。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心里总装着当地一方众生,就希望当地所有的同修,都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都能够走出来,使当地更多更多的众生都明白真相,得救。他曾开车几十公里,带几位同修到一个有些偏远的村子和那个村里的同修交流,因为那个村里多年来劝三退的事总是难以推动,他就把当地同修都约到一块,一起交流怎么讲。结果没多久,那个村的一位老年同修就送给了石建伟一张长长的三退名单,上面有近百个三退的名字,都是在那次交流后,当地同修一起做的。石建伟后来回忆时还忍不住兴奋的说:“我当时真的太激动了!”

在有一年法会交流稿的结尾,石建伟写了一番话,很能代表他的内心:“回顾走过的路,我深知我的这一切都是师父、大法所赐,所以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我从来不敢怠慢,走到哪就讲到哪,发神韵光盘,讲真相,劝三退,我觉的自己什么都能干,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干,干什么都行,干什么都很快乐。在剩下的不多的时间里,我要更好的和我县同修们整体配合协调好,更好的救度众生,让我们这一方众生因为有我们这里的大法弟子而生机勃勃、得救有望!”

写到这里,忍不住潸然泪下,这位心中怀揣着那一方众生得救的好同修,没能走到最后,是多么大的遗憾。然而相信,那一方众生,定会因为有这样一位大法弟子而感到自豪和荣耀。我们其他的同修,也将继续他的路,把真相传播给更多的世人,救度更多的众生。

仅以此文,为石建伟同修送行,愿同修一路走好!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5/忆同修石建伟-439406.html

2022-02-25: 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石建伟被迫害致死责任人补充
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法轮功学员石建伟,2015年9月7日被宾川县公安局警察绑架,遭祥云县检察院构陷,2016年9月被祥云县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半,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2021年9月26日被迫害致死,遗体被非法强制火化。

1、宾川县公安局
国保大队长杨瑜,13987205538
时任局长邓明,现任大理州公安局副局长,13987298198
政委刘文元,13887217487
治安大队长梁正楚,15911236947
禁毒大队长何永能,13988526160
2、祥云县检察院
检察长姚元龙,13887224681
刑事执行检察部主任陈恩平,0872-3120833
3、祥云县法院
时任院长朱雪东,13987269767
现任院长杨霄明,13887211390
时任刑庭庭长王永清,13987217744
审委会委员杨志坚,13577894995
审委会委员李福荣, 13987292245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25/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38474.html

2022-02-23: 石建伟被云南监狱迫害致死、强制火化
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法轮功学员石建伟,二零一六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六年半,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死,遗体被非法强制火化。

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云南省第一监狱人员打电话通知石建伟家属,石建伟已经病危,出现生命危险,正在“抢救”。家属提出要见面,监狱以“新冠疫情”为借口,继续剥夺家属的探视权。三个小时之后,家属再次接到电话,称石建伟已经停止呼吸,要求家属到监狱签字办理火化手续。

家属在殡仪馆看到石建伟的遗体背部出现淤青,有腹水,要求监狱出示石建伟生前的病历本,不同意签字火化。一周之后,家属到监狱部门处理石建伟火化一事,监狱向家属出示了三份石建伟的血液化验单,家属注意到三次血检甲胎蛋白(afp)指数正常均在正常范围内。甲胎蛋白异常是肝癌的重要指标,所以家属不认可监狱提出的“石建伟死于肝癌”的结论,家属要求做尸检并出示尸检报告。监狱要求家属提前支付十万元尸检费用,否则不做尸检,并威胁家属如果不认可死亡鉴定结论,可以到检察院投诉,结果都一样。

家属要求把石建伟的“病历本”、“血液化验单”带走,监狱人员拒绝,声称所有材料只能看不能带走。之后,石建伟的遗体被非法火化。

石建伟被迫害致死之前,云南省第一监狱一直以各种理由不让家属见石建伟。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五日,家人接到监狱打来电话称石建伟疑似“肝癌”,已经被送往监区中心医院。家属提出要见石建伟,监狱以“疫情”为理由不让接见。随后家属提出要看病例,要保外就医,监狱以石建伟不认罪,不签三书为借口,一一拒绝。

石建伟出生于一九六五年五月二十五日, 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健康。虽然多次遭到中共迫害,但一直坚修大法;在遭这次绑架枉判入狱之前,性格开朗,为人幽默,身体健康,无任何慢性疾病。

石建伟与妻子肖竹都曾是宾川县一中的教师,石建伟是英语教师,肖竹是体育教师。夫妇俩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不管在工作单位,还是在家里,都是人们称赞的大好人。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夫妇二人不仅被调离原单位工作,还曾遭非法拘留、劳教、洗脑等迫害。当时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石佳在父母都被非法拘留期间,孤苦伶仃,全靠周围好心人的接济、照料。

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下午四点半,宾川县国保大队警察闯到石建伟家敲门,石建伟没给开门。隔一会儿,来了个熟人敲门,说是来聊聊。门一打开,冲进来十几个特警和国保警察,不由分说将石建伟和他的女儿石珈按倒在地殴打。警察将石建伟、肖竹夫妇和女儿石珈绑架到宾川县公安局,抢走私人物品包括家门钥匙、车钥匙。当天下午六点多开始对三人分别进行审问,一直持续到九月八日下午六点半。警察轮番上阵,反复要求石珈“举报”她父母。并告诉石珈,如果她“举报”父母,拘留十五天后释放,否则要判刑。石珈拒绝警察的无理要求。九月八日六点半,石珈被放出。

石建伟被非法关押在宾川县看守所,肖竹被非法关押在大理州看守所。国保大队长杨瑜和副队长刘靖宇、教导员夏建国以及宾川县公安局的刘姓副政委的指使下,国保大队到宾川县十几户法轮功学员的家中进行非法搜查,抢劫了法轮大法书籍、光盘若干,并且对多名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属非法“传唤”,威胁、刑讯逼供,要求他们提供所谓的“证据、证言”,以此作为迫害石建伟、肖竹夫妻二人的“证据”。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石建伟与肖竹在祥云县法院被非法开庭,石建伟高呼着“法轮大法好!”走入法庭。石建伟讲述了自己在公安局的地下室被国保大队长杨瑜指使的十几个警察三次殴打,反扭他的手臂,用膝盖猛顶腰部,用脚猛踢腹部,并且用脚猛踩头部。肖竹也揭露了国保警察用其女儿的人身安全威胁她,诱供、刑讯逼供。夫妻二人都坚持信仰法轮功,坚持修炼无罪。

石建伟、肖竹夫妻二人被非法判六年半、五年。石建伟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肖竹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

云南省第一监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那里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药物迫害,导致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包括三名四川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四川省西昌市法轮功学员方征平,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罗江平,四川省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廖健甫。法轮功学员罗江平拒绝所谓“转化”,遭到残酷迫害,被戴脚镣手铐、肆意毒打体罚、关单间小号,每天十几个小时超负荷劳动,被打毒针后,肚子胀,五脏六腑疼痛难忍,大小便不通,双脚肿大,坐不起来,更无法站立,脸色蜡黄,瘦得皮包骨头。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短短的三个月,罗江平就被云南第一监狱迫害成肝硬化晚期,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离世,年仅五十一岁。

参与迫害的责任人:
大理州宾川县公安局国保队长杨瑜,副队长刘靖宇,书记夏建华,
大理州祥云县法院审判长高如金,审判员韩飞龙,陪审员钟龙芝,
大理州祥云县检察院检,员李斌,
云南省第二监狱武姓警察 警号5305836,对石建伟的死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23/石建伟被云南监狱迫害致死、强制火化-439295.html

2021-09-20: 石建伟被云南省第一监狱迫害患严重肝病
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法轮功学员石建伟,于2016年9月被绑架、非法判刑6年半,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其家人于2021年8月25日接到监狱打来电话,称石建伟疑似“肝癌”,已经被送往监区中心医院。目前石建伟体重下降10多公斤,情况已经很严重。

近两年来,云南省第一监狱一直以各种理由不让家属见石建伟。目前家属提出要见石建伟,监狱以“疫情”为理由不让接见。随后家属提出要看病例,要保外就医,监狱以石建伟不认罪,不签三书为理由,一一拒绝。

石建伟与妻子肖竹都曾是宾川县一中的教师,石建伟是英语教师,肖竹是体育教师。夫妇俩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不管在工作单位,还是在家里,都是人们称赞的大好人。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夫妇二人不仅被调离原单位工作,还曾遭非法拘留、劳教、洗脑等迫害。当时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石佳在父母都被非法拘留期间,孤苦伶仃,全靠周围好心人的接济、照料。

2015年9月7日下午四点半,宾川县国保大队警察闯到石建伟家敲门,石建伟没给开门。隔一会儿,来了个熟人敲门,说是来聊聊。门一打开,冲进来十几个特警和国保警察,不由分说将石建伟和他的女儿石珈按倒在地殴打。警察将石建伟、肖竹夫妇和女儿石珈绑架到宾川县公安局,抢走私人物品包括家门钥匙、车钥匙。当天下午六点多开始对三人分别进行审问,一直持续到9月8日下午六点半。警察轮番上阵,反复要求石珈“举报”她父母。并告诉石珈,如果她“举报”父母,拘留十五天后释放,否则要判刑。石珈拒绝警察的无理要求。9月8日6点半,石珈被放出。

石建伟被非法关押在宾川县看守所,肖竹被非法关押在大理州看守所。国保大队长杨瑜和副队长刘靖宇、教导员夏建国以及宾川县公安局的刘姓副政委的指使下,国保大队到宾川县十几户法轮功学员的家中进行非法搜查,抢劫了法轮大法书籍、光盘若干,并且对多名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属非法“传唤”,威胁、刑讯逼供,要求他们提供所谓的“证据、证言”,以此作为迫害石建伟、肖竹夫妻二人的“证据”。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石建伟与肖竹在祥云县法院被非法开庭,石建伟高呼着“法轮大法好!”走入法庭。石建伟讲述了自己在公安局的地下室被国保大队长杨瑜指使的十几个警察三次殴打,反扭他的手臂,用膝盖猛顶腰部,用脚猛踢腹部,并且用脚猛踩头部。肖竹也揭露了国保警察用其女儿的人身安全威胁她,诱供、刑讯逼供。夫妻二人都坚持信仰法轮功,坚持修炼无罪。

在法庭的最后陈述中,石建伟讲述了自己的十七年的修炼经历,讲述了自己身体得到净化,心灵得到升华;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师父的慈悲,以及世界上有上百个国家都有人在修炼大法。肖竹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获得的福报,也说明了法轮大法对整个社会的好处,如果人人修炼大法,社会道德将会回升。

石建伟、肖竹夫妻二人被非法判六年半、五年。石建伟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肖竹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20/石建伟被云南省第一监狱迫害患严重肝病-431313.html

2016-08-28:依法控告江泽民 云南石建伟夫妇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石建伟、肖竹夫妻二人因依法控告江泽民,被宾川县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分别非法关押在宾川县看守所和大理州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律师收到了祥云法院对石建伟、肖竹夫妻二人的非法判决书,非法判决石建伟有期徒刑六年半,肖竹五年。目前夫妻二人坚持自己无罪,要求上诉。

亲属为二人聘请了律师。在亲属陪同下,先后四次到看守所要求见人,国保大队长杨瑜以“案件涉嫌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律师指出其违法行为,并向检察院和人大提起控诉。

杨瑜和副队长刘靖宇、教导员夏建国以及宾川县公安局的刘姓副政委的指使下,国保大队到宾川县十几户法轮功学员的家中进行非法搜查,抢劫了法轮大法书籍、光盘若干,并且对多名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属非法“传唤”,威胁、刑讯逼供,要求他们提供所谓的“证据、证言”,以此作为迫害石建伟、肖竹夫妻二人的“证据”。

石建伟、肖竹案件到宾川检察院后,律师再次要求会见被拒绝并被剥夺了阅卷的权利,遭到了副检察长的粗暴对待。律师坚持控告后,才安排了会见。律师控告副检察长违法,并向上一级检察院提出要求,请宾川检察院依法回避。随后,案件被大理州检察院指派给祥云县(宾川县的邻县),随即祥云县检察院非法起诉。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在祥云县法院非法开庭,夫妻二人的亲属以及众多法轮功学员前来旁听,但法轮功学员不让进入旁听。法院对进入人员进行安检。法庭很小,被不明人员和警察占了大半。

石建伟高呼着 “法轮大法好!”走入法庭。庭审开始后,因案件涉及信仰,石建伟要求中共党员、无神论者回避。法官宣布休庭,走出法庭时,石建伟大声提醒大家 “常念法轮大法好,大难来时命能保。”

再次开庭,石建伟仍喊着“法轮大法好”入庭。法官非法驳回了石建伟提出回避的要求,继续进行非法庭审。

律师提出,“起诉书”上只写了一名代理检察员李斌,为何现在变成了三名,要求明示各自身份,法官不理会律师的要求,律师强烈抗议,法官不得不宣布再次休庭,石建伟被带出法庭,高呼“信仰法轮功无罪,修炼法轮功无罪,传播法轮功无罪。”

第三次开庭,检查人员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即大理市检察院 “特派检查人员”。法庭辩论激烈,律师作无罪辩护,声音洪亮、正气凛然,吸引了祥云法院的其他工作人员在法庭门口旁听。

石建伟讲述了自己在公安局的地下室被国保大队长杨瑜指使的十几名警察三次殴打,反扭他的手臂,用膝盖猛顶腰部,用脚猛踢腹部,并且用脚猛踩头部。肖竹也揭露了国保警察用其女儿的人身安全威胁她,诱供、刑讯逼供。夫妻二人都坚持信仰法轮功,坚持修炼无罪。

在法庭的最后陈述中,肖竹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获得的福报,也说明了法轮大法对整个社会的好处,如果人人修炼大法,社会道德将会回升。

石建伟讲述了自己的十七年的修炼经历,讲述了自己身体得到净化,心灵得到升华;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师父的慈悲,以及世界上有上百个国家都有人在修炼大法。

石建伟说:“我们一家修炼法轮功,夫妻和睦,身心受益。我们在宾川县的社会评价很高。女儿中考时全县第四名进入云南省重点高,高考考入四川大学,之后又进入华南理工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我做英语培训,多年来培训过数以千计的学生,其中有很多人都在中考高考中取得优秀的成绩。法庭本来是神圣的地方,法官和检察官本应该是高尚的职业,但此时此刻却在审判一名清白无罪的法轮功学员,正义何在?”

最后,石建伟又说:“感谢家人的支持和理解,特别要感谢律师的无罪辩护,你们的义举今后将会被载史册。”

庭审结束后,律师提出让女儿与父母见一面,被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8/依法控告江泽民-云南石建伟夫妇被非法判刑-333636.html

2015-11-28: 云南省大理州大理市宾川县石建伟夫妇诉江被绑架和非法抄家
2015年10月7日,法轮功学员石建伟夫妇被绑架,在其家中抄出宾川县大概20来人的诉江回执单。9日以后,这些人就被照单骚扰,涉及到的地方有:彩凤、后坝田、牛井、平川镇等,全部非法抄家,一些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还被非法传唤:审问、恐吓、填表、抽血、量身高、滚手印等。传唤单上只有公安落款,没有人的签名。

做这件事情的人,大都是大理州下来的,还带着几个小混混。所以直到现在,外界人员很难接近他们,无法了解到更多的细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8/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19672.html

2013-03-29:云南省宾川县教师石建伟一家被迫害的经历
云南省宾川县法轮功学员石建伟、肖竹夫妇都曾是宾川县一中的教师,石建伟是英语教师,肖竹是体育教师。夫妇俩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不管在工作单位,还是在家里,都是人们称赞的大好人,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夫妇二人不仅被调离原单位工作,还曾遭拘留、劳教、洗脑等迫害。当时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石佳在父母都被非法拘留期间,孤苦伶仃,全靠周围好心人的接济、照料。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的消息播出后,当时在宾川县一中教英语的石建伟便产生了极大的兴趣,非常想了解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他到处打听哪里有法轮功学员,终于从一位朋友那里找到了法轮功的书籍。石建伟用了三天的时间,一口气看完四、五本大法书籍,被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吸引,毫不犹豫的决定修炼法轮功。同时也将法轮大法介绍给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妻子、女儿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

短短三个月后的七.二零,中共就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迫害。石建伟一家就开始向宾川县各级政府机关、公检法部门邮寄法轮功真相信。

二零零零年八月底,石建伟一家到了下关县,又到当地邮局邮寄法轮功真相信。几天后回到宾川县一中教工宿舍自己的家里。八月二十五日,大理州政保科的两个人和五、六个便衣警察以及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向永祥及两个便衣就来到石建伟家,向永祥出示了搜查证,一群人就开始抄家,将李洪志师父法像、没有寄出的法轮功真相信和两部手机都抢走了,同时将石建伟也带到了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当时向永祥就问他谁组织他寄真相信,为什么要写真相信,邮寄了多少封。石建伟说:“就是要讲清法轮功是什么,都是我自己做的,没有人组织策划,是我自己要做的。”向永祥就威胁他说,他回不去了,要给石建伟送到宾川县看守所。接着三个便衣警察就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将石建伟刑事拘留二十八天,关押在宾川县看守所,最后石建伟的妻子肖竹向政保科交了两千元钱,石建伟取保候审。九月二十三日石建伟从看守所出来,当时宾川县一中的校长朱伟,副校长辛华双、警察吴银坤和另外一个警察开车来接他回学校正常上课。但是学校门卫谢东就经常问石建伟出学校干什么去,石建伟问他为什么这么问,谢东就说是学校安排他监视石建伟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宾川县一中门卫谢东发现石建伟、肖竹夫妇及女儿不在学校教工宿舍的家里,就报告到宾川县公安局,宾川县公安局政委陈继光就带着七、八个便衣冲到肖竹的父母家,宾川县江干村,陈继光当时伪善的骗他们夫妇说,没有什么事情,让他们回到宾川一中自己家里。

第二天,一月二十二日,石建伟一家就回到了宾川县一中自己家里。当晚九点左右,宾川县公安局四个警察就来到他家,其中有一个警察叫自汝涛的还出示了搜查证,紧接着,这些人就开始抄家,最后什么东西也没有抄到。就把石建伟、肖竹夫妇俩带到宾川县公安局门卫室,几分钟后,又将他们夫妇俩分别送到宾川县看守所和行政拘留所非法关押。看守所一个姓王的警察就对石建伟说:“你是取保候审,现在要收监!”

石建伟被非法关押期间,每天要被非法提审两三次,从提审中,石建伟才得知,在他们夫妻俩被抓的一月二十二日,那天宾川县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一月六日在宾川县文化馆篮球场上悬挂了法轮功真相横幅、条幅,引起当地警察的极大恐慌,专门成立了所谓的专案组,由宾川县公安局政委陈继光负责,组长是公安局政保科的向永祥,组员有吴银坤、赵胜、赵汝胜、丁维、自汝涛。对石建伟的提审也都全围绕着横幅的事。两个多月后的一天,向永祥又来提审石建伟石建伟认为悬挂大法横幅这是大法的事,自己也是大法弟子,也有自己一份,就对向永祥说:“这件事我来承担,是我干的!”从第二天开始,提审石建伟就不在看守所了,将他带到宾川县公安局,每次提审都给石建伟铐在铁椅子上,警察态度恶劣,向永祥等人将案情编造好,逼迫石建伟签字,还说这件事你自己还干不了,还有你妻子。在石建伟夫妇被非法关押期间,宾川县公安局专案组的赵胜、赵永胜、向永祥、陈桂芳又到石建伟家抄家,当时家里就只有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石佳,赵胜从石佳的床底下搜出一张黄色的纸,上面什么字都没有,却把这张纸作为石建伟夫妇制作大法横幅的证据。石建伟在宾川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半年多,被非法劳教三年,由宾川县公安局的警察赵汝胜和另一个女警察送到禄丰县云南省第二劳教所。

石建伟的妻子肖竹和丈夫同一天一月二十二日被抓,被送到了宾川县行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大冷的冬天,只盖一条线毯子,光板床上睡,晚上还不许上厕所。十五天后才从行政拘留所出来就被宾川县政法委直接送到洗脑班,这个洗脑班就是由宾川县政法委办的,在宾川县太和农场场部。

参与办洗脑班的有政法委的杨建军、倪乃金(政法委副书记)、李翠花(司法局人员)、赵家顺(宾川县610人员)、宾川县宗教协会人员、宾川县妇联主任王慧君、宾川县县委书记黄永华以及宾川县公安局人员。那一次被绑架到这个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多个,在洗脑班里,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观看中共造假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以及诽谤法轮功的视频,还逼迫法轮功学员诽谤大法,写揭批书。肖竹在这个洗脑班一个月后又被宾川县国保大队送到宾川县看守所,第二天又给转到大理州看守所关了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中,大理州公安局政保科一个姓段的人来威胁肖竹,对肖竹说她丈夫石建伟已经承认大法横幅的事是他干的,并威胁肖竹说肖竹也参与了,叫她在编造的案情上签字承认。肖竹也认为这是大法的事,自己也有一份,签就签,也就把字签了。五月四日,肖竹的哥哥交了两千元钱,就把肖竹取保候审接回家了。

石建伟被送到禄丰县第二劳教所五大队,也叫作集训队,就开始每天早上所谓的学习,被灌输中共邪党的歪理邪说以及对大法的诬蔑诽谤,还要定期写心得体会,体会中要诽谤师父诽谤大法。在劳教所参与给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的警察有:陈映斌(教育科科长)、刘正礼、姓施的纪委书记以及一个姓赵的警察。这样的灌输洗脑长达四五个月。四、五个月后的一天,姓施的纪委书记和一个警戒科姓曲的科长说是要给石建伟换个地方,当时叫来二三十个吸毒的犯人,将石建伟抬到劳教所副所长的车子里,将他拉到劳教所的第六大队。在第六大队,石建伟呆了两个月,又给他送回第五大队。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日,石建伟从劳教所回家。

这次回家后,工作单位宾川县一中不给石建伟安排工作,也不发工资,石建伟就去找到宾川县教育局人事科科长周协和,问他为什么不安排工作,不发工资,周协和不表态。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八日,宾川县教育局人事科发了个通知给宾川县一中,将石建伟和妻子肖竹调离宾川县一中,将他们夫妇调到距离宾川县城四十多公里的半山区的力角镇海良完小教书。海良完小隶属于力角镇中心学校,宾川县教育局还交代力角镇中心学校的校长陈建军,要监视石建伟夫妻的一言一行,并记录下他们和谁联系来往,肖竹由海良完小的教师黎声琴监视并记录,石建伟是由应如兴监视记录,石建伟教语文,肖竹教数学和体育,并把他们夫妇两个人由原先的中教二级降到最低一级的工资待遇。二零零四年七月下旬学校放暑假,石建伟、肖竹夫妇就离开了力角镇海良完小。二零零六年,肖竹被调到力角镇中心学校教体育,石建伟辞职离开了学校。

每年的四·二五、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宾川县610的杨青山都要打电话或者发短信找石建伟,奥运会期间是每天打电话给石建伟

二零零八年四月中旬,石建伟和妻子肖竹外出旅游,到八月底才回到宾川,在这期间,宾川县国保大队、肖竹工作的单位乱作一团,到处找他们夫妻。石建伟从劳教所回家后近十年,宾川当地610、国保都不间断的会骚扰他,监控手机,电话、短信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8/云南省宾川县教师石建伟一家被迫害的经历-271447.html

昆明 云南省第一监狱(对外名称:云南金马机械总厂,金马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男)联系资料(区号: )

2022-05-29: 2.云南省第一监狱相关部门信息
联系电话:0871-63834000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光明路1008号
邮寄地址:云南省昆明市62号信箱
邮编:650216

前任监狱长:
(1)梁军,2017年至2019年8月12日任云南省第一监狱监狱长,2019年8月13日被双开。
(2)施锦峰,2020年12月任云南省第一监狱监狱长,2022年3月19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现任监狱长:李华
副监狱长:丁鹏翔 李晔 自振华
政委:党予 张继东
副政委:黄家逵
纪委书记:吕锋
政治处:马轼云(主任) 何云鸿(副主任)
教育科:姜晓峰(科长) 欧锡耀(副科长) 赵智渊(副科长)
唐云锋(恶警,一级警长) 曾靖南(恶警,约五十八岁左右)

刑罚执行科:李丽霞(科长) 姚兰(副科长)
狱政管理科:钟宇(科长) 施德宏(副科长)
警察:陈黎 王志江
工会主席:李国云
狱内侦查科:张翔宇
科技信息科:李健全(科长) 闵洁芳
政治处宣传教育科:联系电话:0871-63834015
张雅婷(科长) 窦清(副科长)
政冶处组织干部科:符晓(科长)
陈芳(一级警长)
财务投资部:张萍(部长) 罗娅琴 邓永
离退休干部办公室:曹红芳
监狱办公室:谌波(主任) 太宗爱(副主任)
综合部:陈晓丹(部长) 敖乾燕(四监区长罗坚的妻子)
经审委:赵靖(主任)
劳动保护委员会:王顶飞(主任)
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陈晓丹(主任)
财务科:翟补琳(科长) 李平利

监狱医院:
副院长:莫淏 邓兴勇
教导员:罗志荣
医务工作者:黎颖
护士:瞿英
医院警察:杜立孝 普林燕 朱正雄 王国富 王宏辉 张荣华 赵治国 黄声才 张梁

一监区:
监区长:陈鹏宇
副监区长:丁熙 杨雪峰
教导员:武政伟
警察:柴正国

二监区:
监区长:李黎
副监区长:潘林高
一级警长:韦红云
警察:白燕 何宛霓 彭磊

三监区:
监区长:丁浩然
副监区长:寸志伟
警察:陈飞鹏 吴文栋

四监区:
监区长:罗坚
警长:高慧(一级警长) 万昌良(四级警长)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