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6-3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济南市(泉城) >> 许文龙, 男, 32

个人情况: 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牡丹江穆棱市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六年半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3-02-1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5-20: 山东济南大法弟子许文龙被历下区智远派出所绑架迫害经过
四月六日晚9点左右,山东济南大法弟子许文龙在济南历下区智远派出所附近发放真相资料,被智远派出所人员绑架,当晚被双手背铐,用一根铁链子反穿起来,一直反穿到第二天下午,之后大法弟子许文龙被取保。

济南历下区智远派出所电话:(上网可以搜索到)工业南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20/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43862.html

2022-04-08: 山东济南大法弟子许文龙被绑架 现被“取保”回家
山东济南大法弟子许文龙在智远派出所附近发资料,被绑架,被警察翻出了400多份资料。因为是疫情期间,看守所不收人,现在他被“取保”回家。当时他被邪恶骗了,在确认物品(真相资料)的清单上签了字。

许文龙二零一零年六月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他需要聘请无罪辩护律师,请正义人士帮助。

许文龙姐姐电话:18904591343。请帮助请正义律师,联系他姐姐就行。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8/二零二二年四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41022.html

2019-06-30:黑龙江省牡丹江穆棱市法轮功学员许文龙如期走出黑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30/二零一九年六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89367.html

2019-06-13: 黑龙江省牡丹江穆棱市大法弟子许文龙冤狱即将期满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监狱的大法弟子许文龙八年冤狱,将于六月十六日期满,请同修们正念加持他走出黑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13/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88654.html

2019-01-11: 大法弟子许文龙和张作军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监狱遭受迫害
2018年10月31日,齐齐哈尔监狱二监区牡丹江穆棱市大法弟子许文龙,因不配合恶警做奴工,而坚持炼功,在恶警侯彦军(大队长)教唆下,犯人候振宝使用电棍、辣椒水迫害许文龙许文龙头部撞到暖气上,现在送到监内医院,禁闭半个月、严管一个月迫害。

齐齐哈尔监狱三监区的鸡西市鸡冠区大法弟子张作军在2018年11月,不配合恶警做奴工,被管事犯人崔小光毒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1)-380280.html

2018-11-04: 中央美院毕业生许文龙被转入齐齐哈尔冯屯监狱
北京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生许文龙,品学兼优,因坚持信仰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关押到齐齐哈尔泰来监狱,遭受了多种酷刑折磨,目前被转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二监区一分监区,因为坚持炼功,许文龙再被冯屯监狱关小号迫害,监区大队长是侯彦斌。呼吁海内外正义人士关注并制止对许文龙的迫害。

善良青年才子被冤判入狱

许文龙,男,一九八六年出生,黑龙江省牡丹江穆棱市人,二零一零年七月毕业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学士学位。许文龙在校期间很有才华、品学兼优,多次获得奖学金和各种奖项,受到老师和同学的嘉许。大概在大学期间偶得一翻墙软件能够上明慧网,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从此走入了大法修炼中,一直坚持法轮功真、善、忍信仰。

一位同学对他的评价是:“我只能用六个字来形容他:正直、诚实、善良。可以说他是我从小到大遇到的同学里最诚实,最值得信赖的一个人。”“他总是最乐于助人的,学习上我总是对软件用的不熟练,不管什么时候问他,他绝对放下自己的工作,把你教会为止,而且任何时候都是笑呵呵的。”

一位同学说:“说起许文龙,印象中是一个朴实、真诚、又乐于助人的东北大男孩。有一次出去参观,路过一个路边摊,是个年迈的老太太在卖东西,女生觉得东西太土,看了看都走开了,许文龙却买了好多指甲刀、鞋垫鞋带等很多几乎用不到的东西,我就开玩笑问他:你是不是要拿学校倒卖啊?他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看她那么大岁数了,在外面摆摊不容易,多买点让她早回家。’我一惊,真没想到这个粗糙的东北汉子有如此细腻的内心……”

另外一位同学说:“作为同学,学业上他帮到了我很多,从不吝啬自己的知识,是一个很值得交的朋友。在大学期间,他的成绩优秀,得过多次奖学金和优秀作品奖,毕业作品也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中央美院毕业后,许文龙在北京市一家大公司做环艺工作。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由于中共人员监听电话,二十五岁的许文龙与其他八人被北京警察绑架。许文龙被北京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半,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转到齐齐哈尔的泰来监狱非法关押,遭受了非人折磨。

关禁闭冷冻、饿饭一个多月

泰来监狱位于齐齐哈尔市泰来县境内,占地面积近九千平方米,性质上属于半企业性质,在生产加工上称为“黑龙江汽车制造厂”,强制服刑人员搞服装加工、座套编制、宝石加工等。

泰来监狱强迫各监区犯人加班加点的做奴工活,犹如包身工,从早上六点半出工,一直干到晚十点收工,有时到半夜十二点多,忙时犯人就得通宵达旦的干奴工活。二零一三年,十三监区一名犯人因为连续三天通宵达旦的干奴工活,最后累死在了机台上,被泰来监狱谎称是心脏病突发死亡。二零一四年以后,泰来监狱改为早四点多出工到晚八点。

泰来监狱还是黑龙江省六一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经常把在省内别的监狱“转化”不了的法轮功学员弄到这里来施刑。被劫持到泰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被高压强迫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四书”,拒绝写“四书”的人,会遭到多种酷刑迫害和体罚虐待,如:上大挂、架飞机、罚站、罚蹲、熬鹰(连续多日不让睡觉)、灌辣椒水、站水牢(冬天双脚站在凉水里)、关小号锁地环、坐老虎凳(铁椅子,审讯时经常用的,在监狱被当作刑具)、恶毒侮辱谩骂等等,体罚迫害手段数不胜数。已知遭受过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张玉良、关日安、张玉堂、许文龙等十几人。

许文龙被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十六监区二分区。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六日,十六大队队长刘春晓、副教导员武刚逼迫许文龙写思想汇报,许文龙在纸上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副教导员武钢恼羞成怒,把他踹倒在地上毒打,并把许文龙用手铐扣住并戴上脚镣,由两个犯人看着每天出工收工都带着刑具行走。到了车间,把他双手用绳子吊到高处暖气管上,只有脚尖粘地,吃饭也不放下来,由两个犯人来喂饭。到晚上收工时才把他放下来,当时腿和胳膊都不会动了,两个犯人架着他拖着走。到了监舍还不放过他,让他平躺在床上,四肢铐在床上,一熬就是一夜。

之后,政教高斌命令把许文龙关押禁闭(又称作“小号”) ,并说:“我要是整不服你,我的高字以后就倒着写。”许文龙被戴上冰冷的手铐脚镣送入小号。小号是狱中狱,牢中牢,是杀人不见血的地方。

那是怎样的折磨啊?一月的泰来温度在零下二十五摄氏度以下,小号的窗户透风,格外冷,里面没有被子和枕头,只有一个饭盒,每天给两口面汤喝。许文龙身上的衣服还是北京发的,很薄,又加上身上还有手铐与冰冷的脚镣,更是冷得无法睡觉。晚上偶尔能躺在冰冷的地上睡一会儿,又会被地面冰醒了。在饥寒交迫的折磨下,被迫害两个星期后,许文龙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但狱警仍不放过他。

又过了两周,二月十三日左右,指导员郑辉和武钢到小号里跟许文龙说:“你不写悔过书就别想出去。”许文龙还是坚持不写。

许文龙每天戴着手铐脚镣,身上没有热量,在冰冷的地上冻得瑟瑟发抖。每天那点面汤给的又少又没油,因吃的太少,他饿得躺在地上,两条腿却又不敢摞在一起,因为腿上的骨头会硌得生疼。许文龙被迫害得严重便秘,两次大便间隔十九天,还便不出来。

许文龙就这么长时间被冰冻着、饥饿着、熬困着,每分每秒都在死亡线上痛苦挣扎着,度日如年。在小号痛苦煎熬了三十六天后,许文龙被迫妥协了,在所谓“四书”上签了字。

三月十六日,许文龙即写了份声明交到副教导员武钢手中,声明高压迫害下所写的“四书”全部作废,却遭到狱警更残酷、恶劣的迫害。

当天下午,武钢给许文龙戴上手铐、脚镣链子,与狱警郑辉一起殴打许文龙。武钢用电棍猛烈电击许文龙,一直到电棍没电。过程持续了大约半小时。

第二天,监区焊了一个状如“U”字的“支棍”,每天出工在车间给许文龙上支棍,人呈倒“U”字,支在一个“工”字形上。早上八点到车间就上“支棍”,一直到下午四点,只有中午给一个馒头吃的时候才放下十分钟。到晚上收工时放下,人就象死了一样僵硬得瘫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头倒控得很大,眼睛控得一条缝,看不见东西,两个看管犯人拖都拖不动,没办法就找来推车推着走。每晚还被反吊在床梯子上,不让睡觉。

若是一般人,被上“支棍”一会就会受不了了,许文龙却被整整折磨了三天。武钢还让犯人徐铁刚把许文龙背吊在车床的电动机上,进行殴打,电击他的脸、生殖器、身体各个部位,狱警有郑辉、魏景南等四、五人,电棍电到没电。

所谓“省局检查”

十六监区迫害许文龙期间,给许文龙头上裹了一个棉帽子,每天二十四小时戴着,让他即使在超过人体承受极限时,也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活活受折磨。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省局到泰来监狱检查情况,许文龙从车间里面跑过去大喊:“我要举报”!遭犯人用棉被捂脸殴打,捂得许文龙喘不上气来。省局走后,许文龙再被戴上手铐、脚镣,铐在床腿上,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饭。

许文龙一直大喊:“我要见省局,停止迫害法轮功!”被狱政科科长熊德贵送进了小号。几天后,又让狱警郑辉把许文龙带回十六大队。

许文龙不想再遭那群流氓恶警残酷折磨了,就举报犯人徐铁刚骗取四千六百五十元钱的事,要求狱政科熊科长给调队。熊德贵不给调队,耍赖说:“你说他给你动刑了,证据呢?”许文龙说:犯人用手机给拍的照片就是证据。熊德贵仍然不管,许文龙被迫以死抗争(法轮功是禁止自杀和杀生的,许文龙之以死抗争,是因为实在承受不了那种生不如死的摧残折磨了),才被调到三监区,但被骗的钱一直没还给他。

八月二十三日省局又来检查,三大队就把许文龙锁在一个屋子里,怕举报他们。

善恶终有报。副教导员武刚残酷迫害许文龙等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六月初,武刚遭报应,在车间被断裂的钢索打断脚肌腱。十六大队队长刘春晓,多次积极参与迫害许文龙等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因肝癌死亡,也遭到恶报。

上老虎凳、喷辣椒水、锁地环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张玉良、关日安、张玉堂被从牡丹江监狱转入泰来监狱,省六一零办公室的人也跟着来了,要求泰来监狱全面转化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集训队对张玉良等人采用强制转化的迫害手段:熬鹰(不让睡觉)、扒光冷冻(衣服扒光,坐在地上,开开窗户吹冷风,眼睛都冻紫了)、殴打(双手握雪球,掉了就殴打),每天都坐在地上,没有被褥。

十二月三日,早上出工时,许文龙碰到正在被戴手铐、脚镣的张海涛,就拉着他去见执勤的郭科长,说:十一监区虐待服刑人员,违反监狱法。结果监区狱警未被追究,许文龙却被狱政科警察周某(警号:2307818)与杨某(警号:2307746)押小号,绑在“老虎凳”上迫害六天,对着他喷辣椒水,喷得满头满眼都是。一天喷了近二十次,持续喷了三天,致使其左眼视力骤降二百二十度。

许文龙劝诫道:“请你们选择善良,不要这样,这是在犯《监狱法》”。许文龙善意的劝说却招致他们更加疯狂的辣椒水迫害,辣得许文龙眼睛钻心的痛,不停的流泪、流鼻涕,脸和鼻子肿了,左眼下面都紫了。许文龙大声呼喊:“停止迫害法轮功!停止迫害好人!停止践踏中国人权!停止给我上老虎凳、辣椒水!”等等,同时用绝食的方式抗议迫害。

“老虎凳”持续上了六天,最后许文龙的臀部被硌出水泡,水泡又被坐破了,那种痛苦……之后狱警又给许文龙锁 “地环”上九天,而且是用那种最难受的“棒子”上的,并用电棍电击他。

关小号迫害半个月后,许文龙已经极其瘦弱,站都站不稳,走路发颤。

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月、十月,许文龙被三监区持续“六停一限”两个多月。所谓“六停”指“不让接见、亲情电话、邮寄信件、接收邮包、购物、娱乐”;“一限”指“限定区域活动,不让接触别的监区的人”,实质上都是为了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如今,历尽磨难的许文龙只因坚持炼功,再被冯屯监狱关小号迫害。

乌云蔽日终有时。今天,法轮大法已经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全世界正义组织与人士都在谴责这场无理性的迫害,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早已穷途末路。在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断地向民众讲清真相中,目前三亿多的明智的中国人已经觉醒,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退出了这个祸害中华民族近七十年的邪恶(党、团、队)组织。很多公检法人员都在保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给自己赎罪。在不久的将来,中共邪党必将如前苏联一样轰然倒塌,迫害法轮功的所有人员都将被清算,那时,所有选择善良的中国人都将幸运地走向崭新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4/中央美院毕业生许文龙被转入齐齐哈尔冯屯监狱-376663.html

2015-12-30: 最近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12月2日左右,15监区2大队双城区水泉乡大法弟子徐胜利,遭非法判刑7年,非法关押小号15天,不让家属见。

11月23日左右,11大队张海涛,非法关押小号15天。

3大队许文龙找狱政科熊科长说同修被关小号是非法的,熊科长以拖管的名义对许文龙非法关押小号15天。并酷刑折磨,电棍电击、辣椒水、老虎凳6天5夜,11月28日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30/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21316.html#151229234919-1

2015-09-22: 中央美院优秀毕业生在黑龙江监狱遭非人折磨
中央美术学院优秀毕业生、二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许文龙,在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泰来监狱遭受非人折磨。许文龙二零一零年七月毕业,二零一一年六月在北京市被非法抓捕,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被北京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

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许文龙,男,一九八六年十月十二日出生,黑龙江省牡丹江穆棱市人,二零一零年七月毕业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学士学位。许文龙在校期间品学兼优、才华横溢,并多次获得奖学金和各种奖项,受到老师和同学的一致嘉许。大概在大学期间偶得一翻墙软件能够上明慧网,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从此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一位同学对他的评价说:“要是让我来评价许文龙的为人,我只能用六个字来形容:正直、诚实、善良。可以说他是我从小到大遇到的同学里最诚实,最值得信赖的一个人。”“他总是最乐于助人的,学习上我总是对软件用的不熟练,不管什么时候问他,他绝对放下自己的工作,把你教会为止,而且任何时候都是笑呵呵的。”

一位同学说:“说起许文龙,印象中是一个朴实、真诚、又乐于助人的东北大男孩,刚入大学时,班上同学很多,每个班有五十人,大家交往并不多,真正开始对许文龙有了解是从大三分专业以后班上十个人,一起出去参观调研的机会多了起来。有一次出去参观,路过一个路边摊,是个年迈的老太太在卖东西,女生觉得东西太土,看了看都走开了,许文龙却买了好多指甲刀、鞋垫鞋带等很多几乎用不到的东西,我就开玩笑问他:你是不是要拿学校倒卖啊?他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看她那么大岁数了,在外面摆摊不容易,多买点让她早回家。”我一惊,真没想到这个粗糙的东北汉子有如此细腻的内心……”

另外一位同学说:“我和许文龙是在零五年大学的时候认识的,……作为同学,学业上他帮到了我很多,从不吝啬自己的知识,是一个很值得交的朋友。在大学期间,他的成绩优秀,得过多次奖学金和优秀作品奖,毕业作品也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中央美院毕业后,许文龙在北京市一大公司做环艺工作。

在北京被非法判刑八年,在黑龙江监狱遭折磨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在北京市,许文龙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非法抓捕。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被北京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泰来监狱十六监区,后又转到三监区迫害。

毒打、关禁闭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六日,泰来监狱十六监区教导员让许文龙写思想报告,许文龙写的是:“我无罪,中共在迫害好人”等话,被教导员高斌叫到二楼管教室要给做笔录,许文龙不做笔录,看他们要整人,赶紧把自己写的抢回撕做两半,后又被他们抢回去。随后,许文龙被高斌踹倒在地上一顿毒打,高斌命令把许文龙关押禁闭,并说:“我要是整不服你,我的高字以后就倒着写”。

手铐脚镣、冻、饿

许文龙被送入禁闭室(又称作“小号”),被戴上手铐脚镣。一月的泰来温度是零下二十五摄氏度以下,格外冷,小号的窗户透风,很冷。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饭盒,晚上只能躺在冰冷的地上睡觉。加之身上的衣服还是北京发的,很薄,又加上身上还有手铐与冰冷的脚镣,晚上即使偶尔能睡一会儿,也被冰冷的地面冰醒了。没有枕头,头枕在地上一会儿脖子就酸了,头被硌的生疼,每天只给两口面汤喝。饥寒交迫下,许文龙两个星期就瘦的不行了。当时的副狱长叫李明。

一月三十日左右,指导员郑辉与干警魏景南去小号,魏景南跟许文龙说:“你不配合还想出去吗?”给许文龙写了一堆笔录,根本不是许文龙说的,就让签字,可是签完字也没放人,还要把许文龙放入小号中冻、饿。又过了两个星期,二月十三日左右,指导员郑辉和武钢到小号里跟许文龙说:“你不写悔过书就别想出去”。许文龙还是坚持不写。

许文龙饿得躺在地上,两条腿不敢摞在一起,摞在一起腿上的骨头硌的腿疼。面汤给的又少又没油,两次大便间隔十九天,还是拉不出来。到二月十九日那天,许文龙坚持不住了。郑辉到小号说:“你不写悔过书,肯定是出不去了,这是大队要求的,我们只是执行的“。许文龙在高压迫害下违心的说:“我写,你说话算数不?”指导员说:“那现在放你回大队写”。小号中没牙具,许文龙牙烂了个洞。让人无法忘记的是那期间许文龙每天戴着手铐脚镣,在冰冷的地上被冻的瑟瑟发抖,吃的太少,身上没热量,也不能总站着。在高压迫害下,许文龙二月十九日写了一份所谓“四书”,大队干部看了说不行。二月二十日他们又拿来了一份“四书”让许文龙抄了一遍写上自己的名字。三月十六日,许文龙写了份声明交到武钢(副教导员)手中,声明之前所写的“四书”是违心的,全部作废。

电击、反吊

三月十六日当天下午武钢从监狱申请来了手铐、脚镣链子,又给许文龙戴上了,并把许文龙带到十六大队一楼管教室。武钢与郑辉对许文龙进行殴打,武钢用电棍猛烈的电击,一边电一边说:“来呀,用你的功把电棍挡回去!一直到电棍没电。过程持续了大约半小时。在这之前还扒光了许文龙的棉衣棉裤,只让穿单衣裳(当时的天气在零下二十摄氏度左右)。给许文龙头上裹了一个棉帽子,这样被打倒在地时头不会摔坏。当晚恶警把许文龙反吊在监舍的床铺铁梯子上,手铐背铐在梯子上,让犯人徐铁刚等人看着,不让睡觉。

“支棍”

第二天,十六大队给焊了一个“支棍”形如“工”字的铁棍子,状如“U”字,每天全天二十四小时穿单衣,每天出工在车间给许文龙上支棍,人呈倒“U”字,支在一个“工”字形上。早上八点到车间就上支棍,一直到下午四点才准上厕所,不让刷牙洗脸,每天只给一个馒头,每晚还是反吊在床梯子上。都是武钢与郑辉下令,犯人杂工才放下。只有中午给一个馒头吃的时候才放下十分钟,夜间非常冷。

许文龙被整整折磨了三天,头晕、恶心、全身酸痛、无力。白天持续八小时架到支棍上,下午四点给放下来时,腰疼的直不起来,夜间又背挂在床梯子上,肩、胳膊都酸痛,不让睡觉。武钢问:“想好没?没想好再想想”“这次要彻底转化你,给你长的记性,你说写就给你解开了?嗯?镣子给你批了三个月的,这刚开始,以后还得升级”,郑辉也说过这样的话!许文龙被迫同意再写一份“四书”,他们还是没有停止迫害。每天还是白天“支棍”,晚上不让睡,全天穿单衣,只给一个馒头,有时能多吃一点。

后来武钢让许文龙骂大法师父,许文龙坚持不骂,武钢就与郑辉让犯人徐铁刚给许文龙腿上绑木棍后给吊在“支棍”上,一会儿腿就又酸又痛。三月二十五日下午,武钢问许文龙骂不骂,许文龙还是不骂。武钢就让犯人徐铁刚给许文龙背吊在车床的电动机上,进行殴打、电击,电脸、生殖器、身体各个部位,电击的时候把车床旁边的犯人都撵走了,几个警察把许文龙围起来,不让犯人看见。狱警有郑辉、魏景南等四、五人,电棍电到没电。

有一天,许文龙家里人找了监狱,但他们不让接见,许文龙的姐姐给十六大队警察刘春晓、郑辉等人拿了钱,他们不要求许文龙骂了,但还是逼许文龙再写一份“四书”才停止迫害。

四月二日,许文龙的哥哥通过“关系”(给一个姓戴的狱警拿了几千元钱),才允许家属接见。但由于家属给十六大队干警拿了钱,他们吃到了甜头,这回之前不找许文龙麻烦的狱警也总找麻烦。如:郭大队长、宋队长、魏景南一直找许文龙麻烦,别人可以做饭改善,许文龙就不允许。他们还故意给许文龙头上裹一个棉帽子,不让摘下来。

所谓“省局检查”

五月二十二日省局到泰来监狱检查监狱情况,当进入十六监区车间后,许文龙从车间里面跑过去举报十六监区的迫害。被犯人徐铁刚、王文章、任华民、吴凡四人按倒在地,许文龙大喊:“我要举报”!他们就用一棉被捂在许文龙的脸上,一边捂一边殴打,捂的许文龙喘不上气来。由于在一排车床的后面,省局的人可能没看见,也可能看见了不管。

省局走后,武钢让犯人徐铁刚给许文龙戴上手铐、脚镣,晚上给许文龙铐在床腿上,只能睡在冰凉的地上,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饭。下午(五月二十二日)收工时,郑辉领着徐铁刚把许文龙拖在地上拖回监舍,许文龙大喊:“我要见省局,停止迫害法轮功”!徐铁刚就大打出手,郑辉看着犯人打人也不管。

第二天出工,他们怕许文龙喊,就派几个人把许文龙塞到垃圾车里。一个犯人捂着许文龙的眼睛,把许文龙踩在脚下,不让喊。郑辉说:“让你喊,到车间把电棍塞到你嘴里!许文龙当时还可以通过一个手指缝看到一点,当车子走到山门那,许文龙大喊:“我要见省局”!被狱政科科长熊德贵看见(许文龙一喊,几个犯人就打)。熊德贵问怎么回事,许文龙说:“我要见省局,他们迫害我”。熊德贵又把许文龙送进了小号,过了几天也没去问具体怎么回事,反而让十六大队的郑辉去小号把许文龙带回十六大队。

许文龙不想回十六大队再遭那群流氓恶警迫害,就用犯人徐铁刚骗许文龙钱的事要求狱政科熊科长给调队。徐铁刚骗了许文龙四千六百五十元钱(其中二千元是向许文龙骗取的,说是给许文龙买手机,但没给买;另二千元是在许文龙不知情的情况下,给许文龙的姐姐打电话,谎称许文龙要钱骗取的;还有六百五十元是划了许文龙的超市卡。许文龙为什么要给他超市卡呢?因为许文龙在被武钢上支棍时,他用手机拍下了照片,把照片存在了一个SD内存卡上,给了许文龙许文龙答应给他六百五十元钱的。后来许文龙把卡给了十大队的一个法轮功学员,结果徐铁刚向熊科长举报了卡的事,那张卡又被熊科长找十监区的教导员追要了回去。熊科长与十监区的教导员都看了卡里的照片,就是给许文龙上“支棍”的照片)。

熊德贵不同意许文龙调队,还把徐铁刚骗的四千六百五十元要了出来,自己贪扣了。许文龙向熊检举武钢给自己上“支棍”的事,他说:“你说他给你动刑了,证据呢?许文龙说:照片就是证据。他说不过许文龙,就找各种理由不管。许文龙在小号呆了二十多天后,还是要求他给调队,他还是不管。许文龙就绝食五天,然后飞身把头撞在小号墙上,撞了个大口子之后,熊科长才给许文龙调到现在的三监区,但四千六百五十元钱一直没还。

要强调的是:十六监区耍流氓,他们在迫害许文龙期间怕许文龙“自杀”或摔倒把头摔坏,身上留下迫害痕迹,给许文龙头上裹了一个棉帽子,每天二十四小时戴着。即使在被迫害到不行了的时候,想自杀都很难(法轮功讲自杀都是杀生,许文龙之所以撞墙是不堪折磨、没有办法了)。二月十六日~三月三十日间戴棉帽子,五月二十二日(已经快夏天了)又给许文龙戴上棉帽子殴打。

另外,许文龙家里给邮寄的油画颜料、油画笔、油画板(是八、九月份邮的)都被三监区副教导员赵文革扣留了。他用那些逼迫许文龙干活儿参与所谓的改造,不干活就不给许文龙。十二月份,许文龙大姐给邮了十几本书,都被泰来监狱收发邮包处给扣留了,都是许文龙建筑、画画、设计所需要的书。收发邮包处负责人有泰来监狱看守大队长张卫佳、向阳(收发邮包归看守大队管)。另外,泰来监狱不让许文龙家属接见,家人找人给了钱才让见。

八月二十三日省局又来检查,三大队就把许文龙锁在一个屋子里怕举报他们。这些年中,这里惨无人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例比比皆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2/中央美院优秀毕业生在黑龙江监狱遭非人折磨-316110.html

2014-12-20: 黑龙江泰来监狱目前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据了解,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有21人:张作君、赵文山、王兰生、武元龙、许文龙、邢延良、郑洪军、杨守臣、韦昌峰、叶良君、张化彬、孟庆国、鞠志远、韩利、张洪涛、张宝全、王洪周、李奇、徐胜利、宋寰宇、付朋冲;还有两人未确认,不在名单中,确认后再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20/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1731.html

2014-11-29: 法轮功学员王兰生、许文龙遭黑龙江泰来监狱关小号:现已解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9/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00892.html

2014-11-10: 泰来监狱小号迫害法轮功学员许文龙、王兰生、张宝全
2014年11月6日,泰来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许文龙,在三监区车间讲真相,被押小号迫害。

另外,10月18日,被押小号的法轮功学员王兰生(二监区))仍然在小号迫害。

法轮功学员张宝全,于11月7日,出小号。泰来监狱小号迫害法轮功学员许文龙、王兰生、张宝全

2014年11月6日,泰来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许文龙,在三监区车间讲真相,被押小号迫害。

另外,10月18日,被押小号的法轮功学员王兰生(二监区))仍然在小号迫害。

法轮功学员张宝全,于11月7日,出小号。泰来监狱小号迫害法轮功学员许文龙、王兰生、张宝全

2014年11月6日,泰来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许文龙,在三监区车间讲真相,被押小号迫害。

另外,10月18日,被押小号的法轮功学员王兰生(二监区))仍然在小号迫害。

法轮功学员张宝全,于11月7日,出小号。泰来监狱小号迫害法轮功学员许文龙、王兰生、张宝全

2014年11月6日,泰来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许文龙,在三监区车间讲真相,被押小号迫害。

另外,10月18日,被押小号的法轮功学员王兰生(二监区))仍然在小号迫害。

法轮功学员张宝全,于11月7日,出小号。泰来监狱小号迫害法轮功学员许文龙、王兰生、张宝全

2014年11月6日,泰来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许文龙,在三监区车间讲真相,被押小号迫害。

另外,10月18日,被押小号的法轮功学员王兰生(二监区))仍然在小号迫害。

法轮功学员张宝全,于11月7日,出小号。泰来监狱小号迫害法轮功学员许文龙、王兰生、张宝全

2014年11月6日,泰来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许文龙,在三监区车间讲真相,被押小号迫害。

另外,10月18日,被押小号的法轮功学员王兰生(二监区))仍然在小号迫害。

法轮功学员张宝全,于11月7日,出小号。泰来监狱小号迫害法轮功学员许文龙、王兰生、张宝全

2014年11月6日,泰来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许文龙,在三监区车间讲真相,被押小号迫害。

另外,10月18日,被押小号的法轮功学员王兰生(二监区))仍然在小号迫害。

法轮功学员张宝全,于11月7日,出小号。泰来监狱小号迫害法轮功学员许文龙、王兰生、张宝全

2014年11月6日,泰来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许文龙,在三监区车间讲真相,被押小号迫害。

另外,10月18日,被押小号的法轮功学员王兰生(二监区))仍然在小号迫害。

法轮功学员张宝全,于11月7日,出小号。泰来监狱小号迫害法轮功学员许文龙、王兰生、张宝全

2014年11月6日,泰来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许文龙,在三监区车间讲真相,被押小号迫害。

另外,10月18日,被押小号的法轮功学员王兰生(二监区))仍然在小号迫害。

法轮功学员张宝全,于11月7日,出小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0/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0096.html

2014-11-08: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关小号迫害法轮功学员许文、王兰生、张宝全
2014年11月6日,被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许文龙,在三监区车间讲真相,被关小号迫害。

另外,10月18日被押小号的法轮功学员王兰生(二监区)、张宝全(十三监区)仍然在小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8/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00019.html

2014-07-09: 许文龙在泰来监狱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省牡丹江法轮功学员许文龙,今年二十七岁,原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学生。由于中共人员监听电话,在就读大学期间,与其他八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北京警察绑架。

许文龙被非法判刑六年半,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从北京被转到齐齐哈尔的泰来监狱非法关押。以下的草图记录了许文龙在泰来监狱遭迫害的事实。

关小号

许文龙被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十六监区二分区,遭到狱方残酷迫害。他坚持“真善忍”信仰,拒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悔过书等“四书”,被大队长刘春晓、政教高斌等狱警关小号迫害一个多月。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六日,狱警逼许文龙写思想汇报,他写了“我无罪”等话,被政教高斌毒打一顿,之后关入小号。高斌说:“不写悔过书就别想出来”。

小号内非常冷,没有被子和枕头,许文龙晚上只能睡在冰冷的地上。由于没有枕头,侧身睡一会儿脖子就酸了。因为太冷,睡不着,困极了只能睡一会儿,就又被冻醒。监狱每天只给他两勺没油、没盐的面汤,许文龙每天又冷又饿。由于长期伙食没有油水,许文龙被迫害的严重便秘,二十天才能大便一次,并且排便很困难。在那里他没有牙具和肥皂,从小号出来的时候,他的牙上烂了个洞。由于长期吃不饱饭,他被饿得浑身皮包骨。睡觉时两条腿摞一起,硌的骨头都疼。即便这样,还被戴上手铐和脚镣。

一月份的天气,齐齐哈尔地区最低气温零下二十五度左右。许文龙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身上穿的又很少,寒冷是最难熬的,再加上饥饿,简直就是度日如年。在小号里煎熬了三十七天之后,他被逼妥协了。后来,他又声明所写“四书”全部作废,因此又遭到狱警残酷迫害。

电刑与毒打

三月二十五日,十六监区狱警武刚,为了逼迫许文龙骂李洪志师父,就把他吊在车间车床的电动机上,一顿毒打。又用电棍在他身上肆意电击,头上、脸上、生殖器等部位都电。每次打他、电他的时候,都是四、五个狱警把他围

济南市(泉城)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22-06-25:主要参与迫害警察张新如,手机:17853170905 办公电话:889322609
济南市历下区智远派出所人员电话:
孟钧 所长 17853189086 88520756 15505318839
杜云坤 教导员 17853178910 88935173 13361088958
王亮 副所长 88935173 15505315757
杨军 副所长 17853178897
赵克军 警察 17853178855 88935173 15339960981
刘雁 警察 17853178861 88935173 13969058968
张心如 警察 17853178905 88935173 15165165571
王静 警察 17853178866 88935173 15505318978
郭煜 警察 88935173 15505310860
马海超 警察 17853178909 88935173 15505312968
石伟 警察 17853178860 88935173 13235312636
张玲 警察 17853178870 88935173 15505316670
杨爱华 警察 17853178857 88935173 13205408826
农佳亮 警察 17853178878 88935173 15505311305
张亚东 警察 17853178893 88935173 13173030499
王田德 警察 17853178867 85084361 13082748789
宋忠军 警察 17853178876 85084361 15069036987
孙庆山 警察 17853178895 88935173 13853139152
矫岩松 警察 17853178894 88935173 15969710339
赵晓华 警察 17853178903 88935173 13011716552
韩云龙 警察 17853178856 88935173 1317668565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