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2-1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七台河市 >> 张长明, 男, 50

张长明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大法弟子张长明被佳木斯劳教所集训队教导员杨春明和干警杨文兵打得不省人世、头部肿大严重变形,次日就去世
个人情况: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矿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人
个人近况: 2003年3月2日 迫害致死 (2003-09-0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9-0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571
案例分类: 工人  联合国人权案例  劳教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5-10: 黑龙江大法弟子赵君奥运期间被绑架劳教至今
。。。。。。
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九年,在七台河被非法关押劳教和非法判刑的法轮功修炼者人数至少三百以上。除了赵君,仍然被邪党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还有:

张长明,新建矿工人,因修炼法轮功被新建矿保卫科和“六一零”组织非法绑架押送佳木斯西革木劳教所非法迫害被活活打死。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0/200557.html

2006-11-13: 佳木斯劳教所是怎样害死大法弟子的
大法弟子吴春龙被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迫害致死已经一年多了。另外一个大法学员遭受了同样的迫害,他将自己亲眼看见、亲身遭受的迫害揭露出来。

一、吴春龙被害死的情况

吴春龙因修炼大法两次被非法劳教三年。第一次曾在2000年的冬天被恶警扒光衣服弄到零下20多摄氏度的室外浇凉水。就此事,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曾向恶警郭刚提问,郭竟瞪着眼睛说谎:“哪有此事?我用人格担保!”由此看来邪党的爪牙人格就是如此!

吴春龙第二次被劳教三年,被劳教所恶警刘宏光、郭刚等人迫害致死。因为发现吴春龙有大法经文,恶人刘宏光下令横加迫害,刘问能不能服管教,吴春龙说:“大法弟子没犯罪,为什么服管教?”刘宏光气急败坏的说:“那就收拾他!”

就这样,吴春龙在北屋8号房间里,被郭刚指使两个犯人王福、赵颜财迫害长达一个多月。这期间遭了很多罪,他的门前总是站着人,大多数是周作胜(音)不让别人往里面看,只有吃饭或扫卫生时,能偷看一眼。常在收工时看到干警穿着大棉衣,匆忙的将那大敞四开的门窗关上,怕别人看见,后来我遭受同样迫害时才知道,那是在故意冻他。每天,王福和赵颜才都把吴春龙架到水房,给他脱光衣服浇凉水,冬天的水寒冷刺骨,可见他遭受的是怎样一种迫害呀!

由于吴春龙一直绝食抗议迫害,邪恶每天插鼻管给他灌入大量的盐卤(一点奶粉加上两大把盐),然后把他铐在床上不能动,灌的盐水过量,吴春龙内脏受到严重损伤,大小便失禁,拉尿在床上,郭刚却对大家胡说:“吴春龙太坏,故意往床上拉尿。”王福和赵颜才分成上半夜下半夜看着不让吴春龙睡觉,一睡觉就折磨他。

经常听见吴春龙喊:“法轮大法好!”每当喊两声时突然中断,因为王福又将他的嘴用胶带粘上了。由于长期遭到非人迫害,加上两名犯人经常用残忍的手段卡脖子、堵嘴、抠眼睛,赵颜才还用床板子使劲打他,致使吴春龙被迫害的意识丧失、生命垂危;大量的盐卤灌食,使吴春龙造成肾衰竭,送回家中不久就含冤而死。可队里的干警却造谣说:“吴春龙得了精神病,保外就医。在王福受到干警的殴打时,曾经说过,吴春龙是被干警折磨死的,让他背黑锅。

二、佳木斯劳教所男队的几个恶魔

刘宏光是这里的邪恶魁首,他在女队担任大队长期间,有两名大法弟子被迫上吊。而后,担任男大队长,又把大法弟子张长明送到集训队,被集训队的恶警伙同犯人给打死了。这一次吴春龙被害死,他又是主要凶手。后来他被调到所里当纪委书记,上任之前,还邪恶的说:“我迫害你们大法弟子‘有功’,被提拔当了纪委书记。”在他的罪恶簿上又添加一笔。

郭刚:此人对大法弟子极其凶恶,其实不过是个狐假虎威的胆小鬼,他依仗邪党撑腰,专门用洗脑来迫害大法弟子。他自己说:“我是大队长挑选来的,让我负责转化工作。”为此他还沾沾自喜,迫害大法弟子尽心尽力,经常唱“党对我寄托无限希望”。吴春龙在生命垂危时,他怕事后对他不利,为推卸责任,就向学员讲:“迫害吴春龙是老王头干的!我们干警没动手。”他还说:“你们说我将来会遭报应,我不信××党会倒,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他和一个犯人闲谈时说:“我也承认法轮功好,确实是好!只是有些人炼偏了。”他明知道好,还搞迫害,为邪党出卖良心。后来,郭被提为教导员。一次,因为我没有称呼他“教导员”竟然很生气,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以后跟我说话得叫我教导员,你啥也不叫,你不尊重我。”我说:“你尊重别人吗?你让我坐小凳,把屁股都坐烂了,是尊重我?你把大法书翻开把我们的师父像放在我的屁股下是尊重我?你对我的迫害是尊重我?”杨春龙来后明知道事情不怪我,可是为了维护邪恶势力强词夺理,说不尊重干警,让我向他道歉。我说:“我被你们迫害成这样,你们谁向我道过歉?”他遭到拒绝之后,威胁我说:“实在不行,把你送集训队去!或者把你送哈尔滨异地改造!张长明被打死咋的了?吴春龙也死了咋的了?女队还吊死了两个又咋的了?”这话让我想起了王福迫害我时说的话:“你死了没事,劳教所填一张死亡报告就可以了!谁都不会负什么责任!”事后我才知道,吴春龙早已被他们害死了。

杨春龙:此人戴眼镜,原来是教导员,刘宏光调离后,由他接任大队长。对本市的大法学员表现的比较伪善,背后操纵迫害,而对外市县,就明目张胆的迫害了。2005年,有一个大庆的大法弟子60多岁,在床上打坐被他发现,进屋就给这个老人一个大耳光!吴春龙没有因为换了队长免遭迫害,杨成了新的魁首,配合反而变本加厉。

杨春明,此人善于搬弄是非,迫害大法弟子时,他张牙舞爪非常卖力,据说,他以前在集训队,他就是指使犯人打死张长明的恶警之一。他还是一个赌徒,因赌博造成离婚,现在如同丧家之犬。

李负国是一个十足的病秧子,脸色煞白,没一点血色,像一个活僵尸一样一身的阴气,一身病,没有一点善念。经常骂大法、骂师父,此人因邪恶不但自己一身病还殃及家人,他老婆才三十多岁就得了脑溢血,可他还是执迷不悟,更不敢承认是报应,

王福是一个多年到处流窜的盗窃犯,善于诈骗,个子不高,长了一双贼溜溜的鼠眼,40多岁,是一个十足的社会人渣,害人手段恶毒,被恶警郭刚利用,成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吴春龙被迫害致死,他就是凶手之一。

三、我遭受了和吴春龙一样的迫害

劳教所有两间屋子在北侧,是专门用来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的。在迫害时,不许别人看,有一次迫害赵庆祥时,我顺着那个100*300mm的小窗口往里看,恶警杨春明向我吼叫,不让我看,为此还和他发生了口角。吴春龙就是在北侧8号屋被迫害了一个多月后直至生命垂危,送回家不久离开人世的。吴春龙死后,他们又用同样的手段迫害我,想把我变成第二个吴春龙。

2004年9月,我在鹤岗市打工,被鹤岗市向阳区难翼派出所恶警抓捕,我们夫妻被劳教三年,送佳木斯劳教所,在这里饱受郭刚、杨春明等恶警残酷迫害,为了强迫转化,把我的双手铐在床上,扒掉我的棉裤,强制我坐在线轱辘上,还把大法书拿来翻开师父的像放在我的屁股下。但我并没有屈服,后来,郭刚和坐班的犯人,两个人轮番的抽烟往我脸上吐,说:“你们法轮功不抽烟,我就让你们抽烟!”

他们强制我坐了很长时间的线轱辘,由于上面有螺丝杆突出,使我的屁股坐烂了,血肉模糊与内裤连在一起。第二次迫害还想让我坐小凳,我拒不服从,他们依仗人多势众,强行把我铐在床头,杨春明搬起我的双腿,把小凳放在我的屁股下面,把我的双腿向空中一扔,企图摔我,但是摔了两次都没摔成,这时刘宏光来了说:“你想干啥?你们法轮功什么也不是!”我说:“你们是什么?是地狱之鬼,法正人间时你们必下地狱!”刘宏光最忌这句话,气急败坏的对我大打出手,打了我好几个耳光之后,见我毫无惧色,就蹲到我跟前用手背往我的鼻子上打,一下接一下的打,血从鼻子里不断的流了出来。

这时我高喊:“法轮大法好!”,刘宏光就让犯人用一个布带子,把我嘴勒上,又让犯人快一点把我脸上、身上的血和地上的血擦掉。因为我拒不坐小凳,他们只好把我铐在床上躺着。在这期间,郭刚又请邪悟者刘志民来当说客,说一些鬼话让我转化,被我毫不客气的开走了。恶警病秧子李负国经常开窗户冻我,北方的冬天是零下20-30多度,一开就是半个多小时,就这样把我折磨20多天。因为快过年了,他们未能制服我,也只好不了了之。

大约是2005年7月,我被恶警杨春明再一次迫害,那天我家人来接见刚回来,在屋里和同修谈法轮功的事,他们在外偷听之后开门狂叫:“你说啥?讲演呢?所里有规定,不许谈论法轮功的事你知道吗?”我说:“没那事,你们不让我说,不让我往边上的屋里看,我自己的嘴,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耳朵,想说什么,看什么,听什么,受自己的大脑支配,这是我们最基本的权利。”他把我叫到办公室,打电话把郭刚和杨春龙找了回来,说:“你敢不敢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说:“别说一遍,再说十遍、百遍我都敢说!因为我修炼的是大法,想的是法轮功,说的也是法轮功,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是法轮功,你不让我说,可能吗?”

这个恶警杨春龙说:“那好,没办法,只能对你严管!拿手铐来!”说是严管,其实就是迫害,因此经历了一场迫害与反迫害的激烈搏斗,三四个警察和三四个犯人一起动手,把我强行束缚在椅子上。郭刚和杨春明你一拳我一脚的往我头上打,王福也狠狠的往我后脑上打了一拳,我的后脑勺被打了一个大包。

这次迫害,我的嘴角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疤痕,成了佳木斯劳教所迫害的永久见证。从此我开始了绝食抗议,他们把我铐在束缚椅上两天一夜,后又把我铐在床上强行灌食,灌的是一小袋奶粉加两大把盐,溶化的盐水黑糊糊的,特别脏。我抵制灌食,三个恶警典型郭刚、杨春明、李负国在场指使犯人强行灌食,无赖的王福为了减刑,丧心病狂的充当郭刚的黑手,他用一条腿跪在我身上压着,,双手按着我的头,黑心的李雪娜(卫生所所长)用胶皮管往我鼻子里插,我不配合,李雪娜恶狠狠的高喊:“这样不行!快点!整!整!整!”这时,王福就到我的头上,用双手抠住我的下巴,往上使劲抠,当时下巴就抠破了皮。

因为我双手被铐在床的两头不能动,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王福就用双手掐我的脖子,在卡得不能喘气之际,黑心妇人李雪娜就把胶皮管狠狠的插入我的鼻子直到我的胃里。由于太咸,胃里受不了就呕吐出来。

就这样,每天都等于上一次刑一样,时间一长,体内的盐过量,再加上经常不给水喝,口渴难忍,有窒息的感觉,张嘴喘不上气来。越是这样,王福越是掐我的脖子,几次都差点被他掐死,他有时还把袜子弄成团塞我的嘴里,他说:“我整你们是有一整套办法的。”又一次,他趁另一个坐班的不注意,对我暗下黑手,用大拇指对着我的眼睛使劲一按到底,我钻心的痛,有气无力的问他:“你是一个流浪者,没人管你,都是我们这些大法弟子照顾你,你为啥这样没人性?”他说:“对!我就这样没人性,我就愿意做恶人,我吃你们,喝你们,回头就整你们,我是上指下派,政府给我减刑,告诉你,你要不转化就整死你!你死了没事,所里填一张死亡报告就妥了,谁都没事。”

王福的嘴脸就是恶党本质的写照。王福说的是事实,恶警告诉他才敢这样做的。吴春龙已经这样被害死了,他们也没受到任何惩罚,害死人很平常,但消息封锁很严密,外面不知里面,里面不知外面。吴春龙死的消息当时里面一点都不知道,所以,当时他们也想把我向吴春龙一样害死,就肆无忌惮的利用王福这样的人渣来害我,但是,我比吴春龙幸运点,在我被迫害20多天时,我家里知道了消息,强烈要求接见,他们不得不停止迫害。有一次给我灌食的时候,杨春龙在一旁观看我呕吐,鼻子出血,还伪善带威胁的说:“吃饭吧!时间长了你挺不住!”

王福因为迫害大法弟子被减期提前释放了,他在走之前还对别的犯人说:“干吧!不白干,看我提前释放了,这帮法轮功欠整,你们就整他,你看杨大队长和郭刚给我减了这么多期!”这人渣出去不几天就跑到一个大法弟子家里行骗,但没成功。可见当今的恶党就是这些恶人生存的土壤,就是利用这些坏人来迫害我们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彻底暴露了共产党的邪教本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3/142329.html

2006-04-17: 张长明,50岁,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张长明被抓后被送到佳木斯劳教所。他在劳教所里被打得奄奄一息。他被送到医院抢救,医院看到他已濒死而拒收。张长明被回家,到家中即去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7/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的立案名单-125441.html

2006-04-10: 据目前所知,先后有十余名大法学员被佳木斯劳教所迫害致死,分别是:汤红、房翠芳、尹玲、吴玲霞、赵福兰、门晓华、王淑君、王冬霞、张长明、吴春龙、周永亮、毕佳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0/124854.html

张长明(Zhang, Changming),男,50岁,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大法弟子。2003年3月1日,佳木斯劳教所集训队教导员杨春明和干警杨文兵,对张长明進行疯狂迫害,最后将张长明打得不省人世、头部肿大严重变形。送到医院抢救,医院看到人已濒死拒收,3月2日下午,劳教所恶警为逃避责任,慌忙将张长明拉回双鸭山家中,张长明回到家中即去世。

张长明,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新建煤矿工人。在1999年7月20日后,为伸张正义,为大法讨还公道,毅然進京上访,被绑架回七台河市后,在当年12月份,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劳教所。在2000年11月3日与其他十位男大法弟子一起,正念闯出劳教所,流离失所一年后,被新建煤矿保卫科恶警再次绑架,送回佳木斯劳教所,受尽酷刑折磨。

2003年2月15日,家属接到通知,让带一千元钱到劳教所看人,由于家庭困难,只交二百元钱,没让看人。

2003年3月1日,家属接到劳教所通知说张长明有病,速到劳教所接人。详情是杀人凶犯杨春明和杨文兵用东西将张长明的头蒙住,然后用螺丝刀等凶器疯狂地往张长明的头上狠狠地扎、砸,当时场面极其恐怖。等他们停下来时,张长明头部已严重变形,大面积淤血,颅内出血,不停地吐血。送到医院抢救,医院看到人已濒死拒收。

2003年3月2日下午,大约3点30分左右,劳教所派专车把张长明送回家,并索要500元钱(没钱给),到家后,张长明吐血、便血不止,已无法说话,无法進食,于当晚7点30分去世。整个后背都是青紫色,双腿萎缩,前胸、下腭、右手均有大块青紫色。死后第二天,嘴里还在往外淌血。其家也被恶警看管起来。

2003年1月中旬,只因为大法弟子张长明在监舍里闭眼睛,被刑事犯人梁金贵报告恶警管教(佳木斯劳教所恶警为了阻止大法弟子炼功,严密监控大法弟子不准盘腿、甚至不准闭眼)。恶警把张长明押進小号,用手铐子铐在地上,拳打脚踢暴打一顿。然后,在恶警刘红光、郭刚的唆使下,刑事犯坐班人员杜红军用钉子把张长明的脚掌扎了二十多个眼子。第二天又把张长明送進集训队关小号,铐在水泥地环上,在小号折磨毒打了三天三夜。第四天,人已经被折磨得不行了,集训队要把人送往转化队,转化队一看人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怕死了担责任,也不收,后来不知为什么又收了。但是,张长明已经被折磨疯了,单独关一个号里,恶警派两个刑事犯看管。

2003年要过年前,恶警又把张长明送回集训队看押严管,过了十五之后,又送回转化队,放在一个病号班关押,由刑事犯看着。在二月二十八日半夜,张长明被值班中队长杨剑涛、管教刘殿猛拽到办公室铐在暖气管子上毒打,可能当时就活活把他打死了,而不是3月2日拉回家后去世的。三月一日送医院,狱警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谎称张长明“病保”了,然后,马上干警管教大调动。

这是第九位被佳木斯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汤红、房翠芳、无名老者、贾永发、吴玲霞、赵福兰、王淑君、毕佳新、张长明)。

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也就是佳木斯劳教所,佳木斯就这一个劳教所。佳木斯劳教所关押法轮功学员之前,是一个开不出工资的穷单位。自从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江氏流氓集团给其拨了大量资金,还盖了一栋楼,工作人员的工资也大幅提高,尤其是若能迫使一个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就能得一定额度的奖金。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2000年11月的一天,劳教所开所谓的“转化庆功会”,会上发给作恶多端的凶犯一、两万元的奖金,这时劳教所11名被非法关押的男大法弟子却成功地冲出了魔窟,给做恶者当头重重一棒。后来所长也给换了。然而新上任的所长非但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近一段时间更是疯狂得失去了理智,为了完成所谓的“转化指标”,他指使恶人给所有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动用酷刑,种种恶行罄竹难书。

2004-04-10: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大法弟子控诉江××
2000年1月19日,七台河市刘虹、刘喜祥、候波、张长明、刘瑞元、朱俊和、张桂燕、岳淑菊、邵淑静、唐丽云、刘金魁等11人;七台河市勃利县孙九龄等3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判刑3年。这些法轮功学员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老百姓都知道是好人。刘瑞元是退修工人,修炼法轮功后原来的一身病全好了,他是在向市民政局捐款5000元资助孤寡儿童时被捕的,并被判刑劳教3年。当地老百姓流传着“捐款招来3年牢”的故事,群众纷纷表示不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10/7203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2000-05-07: 不争的事实,公开的秘密 (续)
黑龙江省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0年1月19日,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刘虹、刘喜祥、候波、张长明、刘瑞元、朱俊和、张挂燕、岳淑菊、邵淑静、唐丽云、刘金魁等11人,黑龙江省勃利县孙九龄等3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判刑劳教三年。他们没有做任何不好的违法的事情,老百姓都知道是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7/3813.html

七台河市联系资料(区号: 464)

2022-08-11: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姓 名 手机号码 警务通号码
毕树庆 13029790001 17604649057
王玉森 13946593234 17604649091
陈 举 13089556565 17604649325
常 飞 18304655155 17604649178
周广彤 13945599736 17604649181
张立志 13846445456 17604649359
于洪达 15846417177 17604649349
尚伟健 13206765180
梁 超 18346466311 17604648175
林 涛 15846467770 17604649566
杨 帆 13614679505 17604649342
崔永飞 13946585566 17604647709
董冠华 13946565917 17604649041
王 辉 15811530199 18646420006
许龙真 15214640157 17604649058
刘海鹏 18346470005 17604649124
张津铭 18646457733
王禹淇 13846448013 17604649362
何 汀 18604647003 17604649043

七台河市公安局 市看守所
姓 名 手机号码 警务通号码
张东来 13946530095 13089530095领导
王春雪 13946560298 17604649339
张剑峰 13945597891 17604649286
宿明学 18714645333 17604649306
郑贵毅 13946531224 17604649308
孟庆阳 15146480007 17604649411
邱元新 13945574599 17604649302
林松阳 14704648885 17604649174
孙宝林 13946577758 1760464926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5-09-14:佳木斯劳教所执行恶党“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4/110378.html

2005-08-17: 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关于法轮功的2005年人权报告与工作备忘录(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7/108525.html

2005-04-16:2002年11月9日,我们听到痛苦的叫喊声,大法弟子张长明(已经被恶警打死)说:这是大法弟子邵殿印的声音。他当时被打得胸骨骨折,行恶者是:梁金贵、张洪军、李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16/99724.html
-----------
大法弟子张长明生前遭佳木斯劳教所残害的事实
    某天听到一楼走廊里有人高喊:“法轮大法好!李洪志师父好!-----”后来声音含糊不清,似被什么东西堵上了。
后来张长明被分到我们监舍,呆了一天一夜。才知那喊声是他被恶警刘殿猛指使犯人王江往小号里拖时喊的,后来被邪恶之徒用胶带把口封上。

当时听张长明亲口讲,他在小号里经受了非人的折磨,恶徒把他用极残忍的方式绑在铁椅子上,把木棒塞到他口里搅,用椅子猛击他的前胸、阴部、腿部等许多酷刑折磨。他说人是无法忍受的。这是在他当时精神不稳定的情况下断续所讲的部分情况。实际的残酷迫害无法形容。当时看到:张长明嘴不能吃东西,只能喝一点稀的、说话含糊不清、不能独立行走、骨瘦如柴。同监舍同修看到张长明两脚心赫然有几十个黑色钉眼伤痕。张长明被迫害得精神失常、经常喝自己的尿。而進小号之前他和我们在一起,他很胖、精神正常。听说后来恶警把他弄到精神病院检查。迫害的残酷程度可想而知。

这次直接参与在小号迫害张长明的邪恶之徒有:犯人佳木斯化工厂离退工人杜红军,恶警杨剑涛、刘殿猛,六大队队长刘宏光,管理科、教育科、集训队恶警等。(这里是仅知的)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