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2-0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北 >>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女子看守所;市七处一所, 桥口区二支沟) >> 黄红蔚(黄红卫), 女, 6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9-04: 武汉市大法弟子黄红蔚和骆元英被构陷 情况补充
湖北省武汉市大法弟子黄红蔚和骆元英,于二零二二年八月八日,被武汉市汉阳法院分别冤判为三年半和七年,本人和家属对一审判决不服,提出上诉,现在案子已到武汉市中级法院,负责的法官是张勇。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4/二零二二年九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48472.html

2022-08-18:武汉法轮功学员骆元英、黄红蔚遭中共法院诬判
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骆元英、黄红蔚二零二一年二月在给民众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构陷,二零二二年八月八日被汉阳法院非法判刑,骆元英被非法判七年、罚款七千元;黄红蔚被非法判三年半,罚款四千元。两人及其家属都要求上诉到武汉市中级法院。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骆元英、黄红卫在武汉市江岸区三眼桥附近给民众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江汉区国保大队、唐家墩派出所警察绑架。两人被劫持到东西湖二支沟第一行政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而在三月十日非法拘留结束当日,唐家墩派出所警察又将两人秘密劫持到一街之隔的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转为非法刑事拘留。二零二一年四月三日,江汉区检察院对骆元英、黄红蔚下达非法批捕书;六月上旬将两人构陷到汉阳区法院。

黄红蔚曾遭绑架、关押、洗脑、劳教迫害事实

黄红蔚女士,今年六十一岁,家住武汉硚口区长风路城市广场南区c3栋,武汉远大制药厂退休职工,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黄红蔚修炼法轮功前,患有多种疾病,颈椎病、头晕,睡在床上都天昏地转;关节不好,鼻炎等;上班经常请假,车间领导没办法,只好安排年纪轻轻的她负责考勤。修炼法轮功后,黄红蔚一身疾病不翼而飞,任何工作都能干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黄红蔚遭到骚扰、绑架、非法关押、劳教。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天下午,黄红蔚在家中被硚口区公安国保大队四、五个警察绑架到额头湾拘留所的洗脑班迫害三个月多。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黄红蔚上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警察绑架,先被非法拘留,后被劫持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一年半,期间遭各种折磨:强制洗脑“转化”,每天三、四个包夹整天围着她逼转化,不转化不让睡觉;强迫做奴工,完不成定额晚上加班干。没活干时就强制坐小凳,两手平放在腿上,腰直一动不动,屁股都坐黑了。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黄红蔚给民众讲真相遭人恶告,被警察绑架到民意派出所,后被劫持到武汉二支沟第一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到期那天又被“610”人员劫持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
……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8/18/武汉法轮功学员骆元英、黄红蔚遭中共法院诬判-447814.html

2022-06-30: 武汉黄红蔚和骆元英再次被视频开庭 律师据理力争
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七日,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黄红蔚和骆元英第二次在汉阳区法院被非法视频开庭。庭上,律师据理力争,与公诉人、法官辩论激烈。庭审历时五小时,法官申请延续三个月结案。

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七日上午九点半,黄红蔚的律师、法院指派的骆元英的律师和家属到达汉阳区法院。法庭进行了一上午,上午休庭时,在法庭外面的亲朋也没见律师和家属出来。

到下午一点半,在法庭外面的亲朋给庭内的家属打电话,家属说下,还在开庭,律师与公诉人、法官激烈辩论。

到下午接近三点钟,外面的亲朋才看见律师和家属走出法院,法庭共开了五个多小时。

两位律师给法官辩护词,汉阳法院法官申请延续三个月结案。

做好人 遭中共不法人员构陷

黄红蔚,女,六十一岁,武汉制药厂退休职工。她坚持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在迫害初期,她曾经在北京被关在铁笼子里,不给吃的,要上厕所,也不给开门,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两次被关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骆元英,女,国家公务员,硚口区工商局财务科出纳。一九九六年,骆元英修炼法轮大法后,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从不占单位任何便宜。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曾三次进京上访,因不放弃修炼,而被非法劳教两年。她还曾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次被绑架到江岸区丹水池洗脑班、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被取消公务员资格,分流出工商局,到物业中心,未到内退年龄,而被强行内退,不准上班。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骆元英和黄红蔚为让世人明白真相,躲避瘟疫劫难,在武汉市江岸区三眼桥附近,发放二维码,讲真相时,被武汉市江汉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便衣警察及唐家墩派出所警察绑架。

当天下午五点半,三个警察和两个社区人员到骆元英家非法抄家,劫走大法真相资料、光盘、大法书。同时,多个警察也到黄红蔚家非法抄家,也抄走许多大法真相资料。

之后,骆元英、黄红蔚两人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行政拘留所十五天。此期间,两人的家属被警察强迫做询问笔录。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日,骆元英、黄红蔚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到期,两家家属很早赶到武汉市第一行政拘留所接人。

当日九点左右,江汉区唐家街派出所五个警察开了一辆白色轿车,也停到了拘留所门口。两家家属上前,向警察要求自己接人。一警察说:还要送她们去洗脑班七个月。家属听到后,愤怒地大声说:“你们口口声声说依法治国,依法办案,你们把送洗脑班的文件拿出来……”一家属在拘留所的门口理直气壮讲了几十分钟,警察低头听着。

最后,警察还是把骆元英和黄红蔚戴上铐子,推上了警车,绑架走了。开始,办案警察一直隐瞒骆元英和黄红蔚被非法关押的地方。八天后,家人得知,骆元英和黄红蔚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已被非法刑事拘留。

二零二一年四月三日,黄红蔚的家属收到了武汉江汉区检察院下达对黄红蔚的批捕通知书。

二零二一年六月上旬,骆元英和黄红蔚被构陷到汉阳区法院。

二零二二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十点多钟,武汉市汉阳区法院对黄红蔚、骆元英非法视频开庭,由于黄红蔚的律师在庭上一一驳倒了检察院公诉人提出的构陷的证据,法院把案子打回到公安局重新审理,最多不超过十五天。

如今,武汉市汉阳区法院对黄红蔚、和骆元英再次非法开庭,法官申请延续三个月结案。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30/武汉黄红蔚和骆元英再次被视频开庭-律师据理力争-445593.html

2022-06-16:武汉市黄红蔚、骆元英再次面临非法开庭
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黄红蔚和骆元英两位女士被非法关押已经一年多,二零二二年五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开庭,律师一一驳倒了公诉人的所谓“证据”,法院宣布案件证据不足。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七日上午九点,两人面临汉阳法院的第二次非法开庭。

黄红蔚女士,一九六一年二月出生,武汉远大制药厂退休职工。以前患有颈椎病、头晕,睡在床上都天昏地转;同时关节不好还患有鼻炎等,导致上班经常请假,一九九六年黄红蔚修炼法轮功后多种疾病都好了,一身轻松。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首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后,黄红蔚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功,长期遭受中共当局的迫害,多次被绑架,一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两次被关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遭受折磨。迫害初期,她曾经在北京被关在铁笼子里,不给吃的,要上厕所也不给开门,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骆元英女士,一九五九年一月出生,国家公务员,硚口区工商局财务科出纳。一九八五年她生小孩时落下了一身的病,如:偏头痛、颈椎肥大、腰椎肥大骨质增生、肩周炎、胃炎、乳腺增生、神经衰弱症等多种疾病,常年吃药、做理疗、按摩、扎针灸也无济于事。一九九六年七月骆元英走入大法修炼。炼法轮功两个多月后全身的病痛奇迹般的消失了,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从不占单位任何便宜。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曾三次进京上访,因不放弃修炼而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次被分别绑架到江岸区丹水池洗脑班、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被取消公务员资格、分流出工商局到物业中心,未到内退年龄而被强行内退不准上班。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上午,黄红蔚、骆元英在江汉区三眼桥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武汉市江汉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便衣警察及唐家墩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下午五点半,三个警察和两名社区人员到骆元英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真相资料、光盘、大法书。同时,多个警察也到黄红蔚家非法抄家,也抢劫走许多大法真相资料。

骆元英、黄红蔚两人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行政拘留所十五天。此期间,两人的家属被警察强迫做询问笔录。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日,骆元英、黄红蔚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已到期,两家家属很早赶到武汉市第一行政拘留所接人。九点左右,江汉区唐家街派出所五个警察开了一辆白色轿车,也停到了拘留所门口。两家家属上前,向警察要求自己接人。一警察说:还要送她们去洗脑班七个月。家属听到后,愤怒地大声说:“你们口口声声说依法治国,依法办案,你们把送洗脑班的文件拿出来……”一家属在拘留所的门口理直气壮讲了几十分钟,警察低头不语,还是把两位学员戴上铐子上了警车,绑架走了。

办案警察一直隐瞒骆元英和黄红蔚被非法关押的地方。八天后,家人得知,骆元英和黄红蔚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已被非法刑事拘留。四月三日,黄红蔚的家属收到了武汉江汉区检察院下达对黄红蔚的非法批捕通知书。江汉区检察院非法把捏造的构陷她们的冤案转移到汉阳检察院进行公诉。

二零二一年年底,骆元英和黄红蔚被构陷到汉阳区法院,家属到汉阳区法院询问几次找不到案卷, 二零二一年四月六日家属接到汉阳法院电话说是要进行非法开庭。

二零二二年五月三十一日,骆元英和黄红蔚被非法视频开庭,黄红蔚的律师一一驳倒了公诉人的所有“证据”,汉阳法院宣布案件证据不足,退到江汉公安局重新补充“证据”,延期到六月十七日重新在汉阳法院视频开庭。

目前骆元英的家属也请了一名维权律师。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假法律之名,制造冤假错案,践踏信仰自由与基本人权、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不可悲吗?为什么还要推波助澜呢?!请相关公检法人员终止构陷,无条件释放黄红蔚、骆元英等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16/武汉市黄红蔚、骆元英再次面临非法开庭-445002.html

2022-06-13: 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黄红蔚、骆元英面临被第二次非法开庭
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七日星期五上午,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黄红蔚、骆元英将面临被非法第二次开庭。是视频开庭。请法轮功学员正念加持同修。

地点:武汉市汉阳法院(汉阳马鹦路159号)。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13/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44868.html#2261223213-1

2022-06-03: 武汉市汉阳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黄红蔚、骆元英案子重审
二零二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星期二上午10点多钟,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黄红蔚、骆元英非法视频开庭,由于黄红蔚的律师在庭上一一驳倒了检察院公讼人提出的构陷的证据,法院把案子打回到公安局重新审理,最多不超过十五天。骆元英的律师是法院指派的律师。请同修帮忙继续发正念。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3/二零二二年六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44352.html

2022-05-30: 湖北省武汉硚口区大法弟子黄红蔚、骆元英面临非法开庭
二零二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武汉硚口区大法弟子黄红蔚、骆元英将在汉阳法院被非法开庭。上回由于黄红蔚的家属给黄红蔚请了正义律师,时间紧张,上回非法开庭没有开成,请同修帮忙发正念。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30/二零二二年五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44273.html#22529231631-1

2022-05-18: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骆元英、黄红蔚面临被非法开庭
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骆元英、黄红蔚将于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九日在武汉市汉阳区法庭开内庭(不让家属、其他人進去旁听)。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18/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43775.html

2021-09-01: 法轮功学员骆元英、黄红蔚,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在街上讲真相时,被江汉区唐家墩派出所便衣警察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己有半年。
据说,骆元英、黄红蔚已被构陷到汉阳区法院,但两家的家属多次到汉阳区马鹦路159号汉阳区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咨询,查不到信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1/武汉市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汉阳区法院黑箱作业-430298.html

2021-08-24: 武汉骆元英、黄红蔚已被非法关押半年
武汉法轮功学员骆元英、黄红蔚,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在街上讲真相时,遭中共便衣警察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己有半年。据说已被构陷到汉阳区法院,但查到相关信息。

黄红蔚,女,60岁,武汉制药厂退休职工。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功,长期遭受中共当局的迫害,多次被绑架,一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两次被关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遭受折磨。迫害初期,她曾经在北京被关在铁笼子里,不给吃的,要上厕所也不给开门,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骆元英女士,国家公务员,硚口区工商局财务科出纳。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从不占单位任何便宜。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曾三次进京上访,因不放弃修炼而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次被分别绑架到江岸区丹水池洗脑班、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被取消公务员资格、分流出工商局到物业中心,未到内退年龄而被强行内退不准上班。

今年二月二十二日(大年初十一)上午十点左右,骆元英、黄红蔚二人为让世人明白真相,躲避瘟疫劫难,在武汉市江岸区三眼桥附近发放二维码讲真相时,被武汉市江汉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便衣警察及唐家墩派出所警察绑架。

当天下午五点半,三个警察和两名社区人员到骆元英家非法抄家,劫走大法真相资料、光盘、大法书。同时,多个警察也到黄红蔚家非法抄家,也抄走许多大法真相资料。

之后,骆元英、黄红蔚两人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行政拘留所十五天。此期间,两人的家属被警察强迫做询问笔录。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日,骆元英、黄红蔚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已到期,两家家属很早赶到武汉市第一行政拘留所接人。

九点左右,江汉区唐家街派出所五个警察开了一辆白色轿车,也停到了拘留所门口。两家家属上前,向警察要求自己接人。一警察说:还要送她们去洗脑班七个月。家属听到后,愤怒地大声说:“你们口口声声说依法治国,依法办案,你们把送洗脑班的文件拿出来……”一家属在拘留所的门口理直气壮讲了几十分钟,警察低头听着。

最后,警察还是把两位学员戴上铐子上了警车,绑架走了,不知送到什么地方去了。

办案警察一直隐瞒骆元英和黄红蔚被非法关押的地方。八天后,家人得知,骆元英和黄红蔚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已被非法刑事拘留。

四月三日,黄红蔚的家属收到了武汉江汉区检察院下达对黄红蔚的批捕通知书。

六月上旬,骆元英、黄红蔚被构陷到汉阳区法院。家属获知后,到汉阳区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咨询查找,但没有查到。

朱正兴,原武汉市江汉区公安分局局长;武昌区委原常委、区公安分局原局长,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一日消息:朱正兴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武汉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刘菊生(副厅级),二零二零年十二月消息,刘菊生涉嫌受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等罪,咸宁市检察院对刘菊生已作出逮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24/武汉骆元英、黄红蔚已被非法关押半年-429954.html

2021-07-17: 湖北省武汉市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的补充
武汉硚口区洗脑班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班长李昌荣、教员杨木云,还有几个来至湖北咸宁的妇女做“陪教”,每天逼学员看污蔑大法的碟子,诱惑学员写“三书”。

武汉法轮功学员骆元英、黄红蔚,于2021年6 月上旬,被构陷到汉阳区法院。家属到汉阳区马鹦路159号,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咨询查找,还没有查到。

纪委监察投诉电话 84586506
信访投诉电话 84586520
胡继宗 是汉阳 区检察院的检察长 85877120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17/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28279.html

2021-07-14: 湖北省武汉市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
2021年6月4日,武汉硚口区汉中街法轮功学员周明利被绑架到硚口区额头湾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地址在张公堤武汉市硚口区行政拘留所附近。

7月22日,周明利违心写下了三书,清醒后撕掉了。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又把她转移到江夏区洗脑班迫害离开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之前,周名利三天没有吃饭。

这次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有:邓秀琴,郭智慧,修了三年的小刘已经先后回家。犹大索汉华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做学员的转化工作。

武汉法轮功学员骆元英、黄红蔚于2021年6 月上旬案卷已经非法移送到武汉市汉阳区法院。地址:汉阳区马鹦路159号,法院诉讼服务中心 84586597。
纪委监察投诉电话 84586506
信访投诉电话 84586520
法官:胡继宗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14/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28155.html

2021-03-20:武汉市骆元英和黄红蔚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骆元英和黄红蔚,于二月二十二日被绑架,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三月十日非法拘留结束当日,唐家墩派出所警察将她俩秘密劫持到一街之隔的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转为非法刑事拘留。期间派出所警察隐瞒她们的下落,亲友十分焦急。
黄红蔚,女,快60岁,武汉制药厂退休职工。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时,黄红蔚到北京去上访,在北京被非法劳教关押几年,回武汉后,因坚持修炼,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多次被构陷非法关押。

骆元英女士,是国家公务员,原任硚口区工商局财务科出纳。一九九六年,骆元英女士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从不占单位任何便宜。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骆元英女士曾三次进京上访,因不放弃修炼,曾被非法劳教、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次被分别绑架到丹水池、汤逊湖、额头湾洗脑班迫害。骆元英仍信仰真善忍,被无理取消公务员资格,分流出工商局,到物业中心工作。骆元英女士未到内退年龄,就被强行内退,不准上班。

绑架、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骆元英和黄红尉(黄红卫)为让世人明白真相,在武汉市江岸区三眼桥附近,免费赠送二维码,被人恶意构陷。武汉市江汉区国保大队和武汉市江汉区唐家墩派出所警察将她们绑架。然而,绑架她们后,相关国保和派出所警察并不通知家人。

骆元英和黄红尉的家属多方打听,打了市长专线,才知道骆元英和黄红尉被非法关押在东西湖二支沟第一行政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家属赶到东西湖二支沟第一行政拘留去确实,第一行政拘留所的人员以武汉病毒期间等理由,不给予查询。

再遭劫持 非法刑事拘留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日,骆元英和黄红尉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已到期,两家家属很早赶到武汉东西湖二支沟第一行政拘留所接人,希望把自己的家人接回家。

三月十日当天九点左右,江汉区唐家街派出所五个警察开了一辆白色轿车,也停到了拘留所门口。

两家家属上前,对警察表示要求自己接人。一警察说:还要送她们去洗脑班七个月。家属听到后,愤怒地大声说:“你们口口声声说依法治国,依法办案,你们把送洗脑班的文件拿出来……”一家属在拘留所的门口理直气壮讲了几十分钟,警察低头听着。

家属轮番给市长专线打电话反映情况。然而,光天化日之下,警察还是把骆元英和黄红尉劫持走,家属看着骆元英和黄红尉被戴着铐子上了警车,不知送到什么地方去了。

家属追到唐家街派出所,办案警察说,俩学员在派出所,叫家属耐心等结果。两家家属共四人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半,警察又说人不在派出所。

办案警察一直隐瞒骆元英和黄红尉被非法关押的地方。八天后,家人得知,骆元英和黄红尉被非法关押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已被非法刑事拘留。

办案警察 黄宏宇 警号027297
罗俊成 警号 026974
电话 15927666254 18302716748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20/武汉市骆元英和黄红蔚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422305.html

2021-03-16: 湖北武汉市骆元英、黄红蔚被绑架失踪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日,武汉两位法轮功学员骆元英、黄红蔚非法拘留十五天到期,两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赶到东西湖区二支沟武汉市第一行政拘留所,准备接两位法轮功学员回家,却没接着。有人看见骆元英、黄红蔚被人铐手铐强行绑架走了。家属多方打听,却不知去向。

按照武汉市江汉区中共政法委、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的一贯做法,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到期后,如果没有转非法刑事拘留,那就把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非法之地——武汉市江汉区的玉笋山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

根据当地学员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底至今,先后在江汉区“六一零”洗脑班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几百人次,非法拘禁期限有的长达一、两年。其中,被江汉区洗脑班和屈申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十七人;被迫害致疯的至少有五人;致伤、致残无数。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万大久女士,遭四年冤狱迫害,二零一九年出狱不久,于五月六日再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汉阳玉笋山洗脑班,回家不知吃喝拉撒,神智不清,疑被药物迫害,大约于九月底十月初含冤离世。湖北浠水法轮功学员汪金平二零一五年三月被劫持到玉笋山洗脑班,遭到了以屈申为首等恶人的迫害,恶人偷偷在其吃的饭菜里下药,弄得他浑身难受、疼痛伴随着麻木,眼神也由之前的正常变得不正常,有时几乎整晚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偶尔睡着一会儿。

江汉区洗脑班作为中共邪党在湖北武汉地区迫害法轮功的主要黑窝之一,先后在武汉市民意医院、市第一医院、江汉区福利院等地多次办洗脑班,二零零零年五月迁入二道棚工业园,因此又称二道棚洗脑班。近年来,又搬迁到武汉市郊蔡甸区园林局老办公楼大院内(玉笋山陵园附近),故又称“玉笋山洗脑班”。

二零一八年九月,中共邪党中央还派人到武汉市江汉区的玉笋山洗脑班学习和借鉴武汉的迫害模式,并把武汉洗脑班作为全国迫害法轮功行动的重要策划基地,试图将毒素蔓延开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16/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22135.html

2014-06-17: 武汉黄红蔚遭受的非法劳教等迫害
武汉法轮功学员黄红蔚,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十五年来长期遭受中共当局的迫害,曾经在北京被非法劳教,多次被绑架,在洗脑班遭受折磨。

下面是黄红蔚女士自述其遭遇:

我叫黄红蔚,五十三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有颈椎病、头晕,睡在床上都天昏地转;关节不好,鼻炎等;炼功后多种疾病都好了,一身轻松,这是过去多种功法都未解决的。

一九九九年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派出所的管段户籍刘某,以及硚口区古雅社区主任等人员多次上门骚扰,给家人带来很大压力。那时只要有人敲门,心就“怦怦”跳。还几次窜到我工作单位无理要求我放弃修炼。

二零零零年上半年的一天下午,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国保大队四、五个男公安闯入我家 ,欺骗说有事问一下,马上就回。当时正好我女儿放学回家,吓得不敢进家,只好去了邻居家。结果我和陈家墩小区的一个爹爹被他们开车骗到六角亭附近的一个旅社,后转到额头湾拘留所的洗脑班,遭非法关押几个月。一天晚上我打坐炼功,第二天罚我们三位炼功学员到太阳底下打坐,不让脱鞋,姓金的等人在上面看着。

放我回家时, 反而向我丈夫勒索一千多元钱,说是伙食费。几个月后,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及六一零又再次找我工作单位车间领导索要一千多元钱伙食费的收费条子,我对车间领导说这钱早已交,如果你再扣我的钱,我就到你家吃饭。这样他们想再从我身上榨取钱财的阴谋破产了。

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劳教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我上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打横幅,被便衣发现,拽着我在地上拖了很远,衣服扣子都掉一个,进去就打耳光。一对年轻人将这一情景拍了下来,回头便衣将年轻人也叫了进来,把他们拍的照片都毁了。我被关到天安门派出所。

那天全国各地到天安门去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我们都被关在铁笼子里,不给吃的,要上厕所也不给开门。我们大概三十名法轮功学员齐背师父的法。为了能让大家上厕所,一位女学员撞破了头才开门。从厕所出来,我们想冲出去,可没成功,警察并很快锁上门再不让出去了,并用电棒电学员,晚上把我们带入北京西城拘留所。 到那排队登记时有位二十多岁的女学员喊发正念口诀,恶警不停的用电棒电她, 电到地上还在电。她被关在我隔壁,手脚都被铁链铐着。每天都听到铁链声。那时每个房间人很多,我们都是脚对脚人贴人在地上侧立着睡。炼法轮功进来的都先在厕所边睡,晚上起来上厕所就再也没地方睡下去了,只能到厕所边上。进去时未报姓名、地址,都被编个号。拘留所里的犯人和警察都说,前两天刚送走几大卡车未报姓名的炼法轮功的人到大西北去了,你们不报姓名也往那送,当时北京已转化的人骗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说;你说出地址就放你出去,还可以到我家里玩,我给你买票送你上车。我没听他们的,他们就开始行恶、“开飞机”、长时间蹲。最恶毒的是把师父的法像塞在你屁股底下,然后又骂你不尊敬师父。报姓名地址后,北京要各人户籍所在地交二万元钱才可回户籍地武汉,公安、单位不交,我家也交不起,这样我就在北京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到拘留所就要我们用大概是一百多元买一套棉被及生活必需品,牢头将新的给自己用,而给很旧的我们用,毛巾牙刷让我们俩人共用一个。在非法关押期间,不转化都不让我们购买日用品,手纸都没有,其他罪犯供给,我们也不情愿要人家的,也有很多善良的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后来一个学员走后将一小块布留给了我,我就上完厕所用这块布擦一下,然后用冷水洗一洗。半个多月才让我们洗一次澡,只给一高橙瓶子热水,北京的冬天刺骨的冷,可以说基本都是冷水了,热水只洗一下头,清洗就是冷水了。因时间长衣服很脏,洗澡换的衣服得用一块肥皂。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后连那块布都不让用了。

在北京大兴劳教人员调遣处关押期间,他们让我们做奴工,包一次性“消毒筷”(实际是未消毒的,上完厕所也不洗手,直接包,那些吸大烟的直接用筷子弄脚气的脚后直接包上,这就是所谓的消毒筷),每天数量很多,身体、大脑都不让闲着,包到很晚才让睡觉。为了赶任务多赚钱,有一次十多天未让洗内裤,裤上结了壳,并磨破了。洗漱只有几分钟时间,都是在自来水管上接水洗,来了月经同样洗。我们年轻还快点,年纪大的人只能洗了脸,就洗不了脚。还不让说话,哪怕一个眼神对视鼓励一下,都会受到包夹的谩骂。睡觉都不让腿弯着,要直挺着睡,怕你盘腿炼功,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说什么实行“军事化管理”,简直是人间地狱。没活干时就强制坐小凳,两手平放在腿上,腰直一动不动,这也是非常难受的,屁股都坐黑了,直到现在都是那颜色。

记得一次在调遣处,晚上被强迫观看遭殃电视台诬蔑大法的电视,一位法轮功学员带头喊“法轮大法好”,后各班都跟着喊,我也喊了,这时包夹过来阻止、捂学员的嘴。带头喊的被首先带走,关严管,喊了的就不让自己去打饭,由包夹打。看到还有一位学员脚被打坏了,跛着脚。那里真是颠倒黑白,坏人管好人。

“集训”折磨后转入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每到一个地方出一个地方都要把衣服脱光检查。到北京劳教所七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队)后首先就是强制洗脑转化,三、四个包夹整天跟着。身体上的痛苦不算什么,最痛苦的是进行强制精神洗脑,逼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写对师、对法不敬的文章,不转化不让睡觉。晚上二、三点才让睡觉,人家未起来,五点钟左右又叫起来。不让上厕所,在那人间地狱上厕所还要规定时间,尿便正急要上时不让上,那种感觉就是生不如死。

每天几个人围着你叨叨,不转化就说你自私、不顾家人、不顾国家,让你没正念,陷在他们设的圈套中。最恶毒的一招是你所谓“转化”了,还要让你去转化别人,看你转化是真是假,并要你说出其他人及资料来源。曾将我们派到不知是洗脑班的招待所去转化一个北京大概是电视插播的男同修。李副大队长教我们帮着拿西瓜强行让同修吃,我很少说话,因那时在明白的学员帮助下,我已经认识到自己对不起师父,感到做转化的可耻,这样他们就不要我去干了。

在劳教所里也有包筷子的活,起床后将被子卷起,然后将筷子放在床上包,灰尘满天。进劳教所后我的眼睛红肿很长一段时间。手、脚裂口子,灰尘又进去,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到回家几年以后才好。有时织毛衣、织手套,做坐垫、头饰,还干农活、种菜;有的还上车间做衣服,还做手工小珠穿的饰品等等。每天还有任务,这些活很费眼睛,到我回家时,眼睛过度疲劳看东西模糊不清。坐车、走路都随时要晕倒(因不让炼功,又要干活身体状况极差),回家后我一个人不敢上街、不敢过马路,因为怕晕倒。汽车一动我就有要晕倒的感觉。

在非法关押期间,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有一个很奇怪之举, 抽一大管血说“化验血型”,即使你告诉他们自己的血型也要化验, 每个月定期“检查身体”,并说是对法轮功的特殊照顾。几年后邪党活摘器官的罪行曝光后,才知道我们是被当作器官供体而查体配型。

讲真相被劫持洗脑、骚扰不断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给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不法警察绑架到民意派出所,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到期那天又被六一零劫持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洗脑班主要成员朱腊香、刘某(女)、六一零的吴明(音)(男)。

到洗脑班那天中午,大家都是用的一次性碗,可晚上就分碗筷,街道人员用自己带的碗,拿一个饭盒说是给我用。晚上吃完饭,我就觉得口干舌燥,人发软,我就不停的喝水。第二天、第三天也这样。我就对她们说这事,我怀疑放了药。她们不承认。每天三人换班看管,强迫看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录像和文章。她们每天还做笔记。她们把硚口区许多街道综治办的人员都找来换班,总结时说这办法好。社区人员说:你快点写了吧,快过年了,我们家都有孩子、老人,你要替我们着想。朱腊香说法轮功什么问题都不能给你解决,我跟拆迁的很熟,我可帮你解决房子问题。她一边又叫拆迁办的人来威胁我,还说要找我女儿单位。后来听丈夫说拆迁的是他们洗脑班叫去的。她们背着对丈夫说这里如何好,让她转化。丈夫就随他们说那只要她转化,关多久都没关系。

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一日,洗脑班的朱腊香,刘某及硚口区古田社区等六人又到我家搞什么回访,敲了很长时间的门。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上午八点左右,洗脑班的朱腊香、熊某及硚口区古田社区四、五人又上门骚扰,敲了很长时间的门。朱腊香说:说几句话就走,你把里面的门打开。这时,我丈夫赶回来了,也在门外。我丈夫说本来就烦,房子都未解决,你们又来了。朱说:没炼了吧!又讨好说:你的房子我会帮你的。他们这帮人刚走,又来一帮人,是硚口区汉水街营北社区的人,并叫来房东,要我们开门,并要我们搬走;又叫丈夫到社区谈,结果是要我们搬家。不多久,这边社区、派出所、六一零等人又来敲门。这时有人说,从隔壁窗户可翻过去,他们就从邻居家翻窗户。我和女儿已关了窗户,并锁上了,翻窗计划破产了,就又说要撬门。找来开锁的,他们把纱门划破了,打开了纱门。又要开锁的人开里面的锁。开锁人的弄了一会说,里面堵着打不开,因我女儿用手堵着,钥匙就在她手上撬。我女儿一直大声说:你们不要脸,拿着纳税人的钱害人,你们拿出搜查证,否则就是私闯民宅,是犯法的。他们哄骗女儿开门,女儿说我才不开,你们如果撬开门,我马上拍照到微博上曝光,谁也没有我懂法。他们撬门时,女儿大声给侄儿打电话,告诉他社区、派出所等人撬门的经过。

当时楼上楼下都是他们的人。这时丈夫又赶回来了,在楼下指责他们,并给市长专线、硚口公安副局长等人打电话,曝光他们的下三烂的行为。在家人的正义指责下,他们才未撬门,将丈夫叫到社区去谈话,过一会打电话来说要来家看看。我说为什么要来,什么目的?他们谎称有人举报你在家刻光碟。我说谁举报的,来对质。僵持很久,硚口分局国安的肖某来了,他说你不炼了吧,人家举报了你,你开了门我看一下,没有什么就撤人。我说什么意思,他说如果不开门,我们就像拆房子的一样给你断电、断水,我们轮流在外守着,你能熬多久?而女儿明天要上班,我只好让他进来了,他要女儿打开电脑,检查有无法轮功的内容,连厕所、厨房都看了。他又威胁说:国家不让炼,就不要炼了,听口气你还在炼,把《转法轮》交出来。我说没有。一会儿又来了俩人,一个是街道主任,一个是分局的。来人说,你家里早上是否有人来。我说一早上你们就来了,一直不停的来,我家哪有人?他们说不要跟法轮功人来往。一直到下午三点多钟他们才走。

在那里无论上厕所、洗漱,房间里都有监控器,还有监听器,就是你的一切都被人监视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7/武汉黄红蔚遭受的非法劳教等迫害-293526.html

2013-02-05: 武汉法轮功学员杨大清、黄红蔚于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从额头湾洗脑班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5/二零一三年二月五日大陆各地简讯与交流-268823.html

2013-01-14: 湖北省武汉黄红蔚、王招贵、杨大清又被转入洗脑班关押
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黄红蔚、王招贵、杨大清本应于1月12日回家,却又被武汉市公安局桥口区公安分局一科国保大队恶人接走,强行送進桥口额头湾洗脑班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4/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7790.html

2013-01-03: 武汉黄红蔚女士再次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武汉硚口区法轮功学员黄红蔚与另两名法轮功女学员王招贵、杨某在江汉区民主街顺店面讲真相时,被恶人诬告,遭到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分局民意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到武汉市公安局第一拘留所非法拘留。这是黄红蔚女士第三次遭劫持,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 的原则做好人修炼自己,却屡遭中共的迫害。

2000年3月曾被硚口区610诱骗到额头湾洗脑班非法关押3、4个月,回家时被勒索1000元钱;2001年11月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北京恶警绑架,北京恶人向其家人索要2、3万元钱才肯将人送回本地,最后被劫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半。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非人的折磨、强制洗脑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3/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7404.html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女子看守所;市七处一所, 桥口区二支沟)联系资料(区号: 27)

2022-09-04:
办案法官:张勇 027-65686762

武汉市中级法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常青路156号 电话:65686114(查号总机)
区号027 邮编430024 天平热线:65686333 咨询:027-12368
总值班室:65686000 政治部主任:65686919
武汉市中级法院政治部:65686961 中级法院电话027-65686114 监察室65686777
2021年武汉市中级法院最新名单职务
武汉市中级法院院长:秦慕萍
张卓立,2020年1月不再担任副院长职务,已调离武汉市中级法院。
副院长:李进、潘涛(曾任武汉市司法局副局长)027-65686333
江宁:女,武汉市中级法院审判员、审判委员会委员、执行局局长。
王艳:女,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1970年8月出生,籍贯湖北武汉
吴政喜: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2019年6月曾任刑事审判第二庭副庭长。男,1963年9月出生,籍贯:湖北鄂州
周伶俐:刑事审判第一庭副庭长;女,1981年9月出生,籍贯湖北钟祥
刘旎:刑事审判第一庭副庭长;女,1987年1月出生,籍贯湖北应城
李济森:刑事审判第一庭副庭长;
杨毅:刑事审判第一庭副庭长;
孔磊:刑事审判第二庭副庭长;男,1981年1月出生,汉族,籍贯河南焦作
曾琳:刑事审判第二庭副庭长; 吴晶:刑事审判第二庭副庭长;
熊青:立案一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女,1973年5月出生,汉族,籍贯:河南禹州
梅飚: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女,1969年1月出生,汉族,籍贯湖北武汉
李兵:男,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1970年8月出生,汉族,籍贯:河南南阳
肖曼:民事审判第三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女,1974年7月出生,汉族,籍贯:湖北武汉
夏丽华(女):民事审判第四庭庭长,1966年9月出生,曾任民事审判第二庭副庭长。2015年9月,任民事审判第三庭副庭长。2020年9月任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2021年7月,任民事审判第四庭庭长。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