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7-02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丹东 东港市 >> 王炳林(王丙林), 男, 65

个人情况: 东港市孤山苇场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东港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1-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0-21: 自己遭酷刑迫害 妻子离世 辽宁王炳琳控告江泽民
辽宁省东港市原孤山镇苇场退休职工王炳琳,于八月十日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发动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他说:“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我没有触犯国家任何法律法规,没有给社会带来任何危害,相反,我在提升自己道德境界的同时,还鼓励身边的人多做善事,这不是在造福社会吗?为什么给我施加了如此惨重的迫害?”目前,王炳琳的控告书已被二高签收。

王炳琳在控告书中的陈述:

我于一九九五年秋季有朋友送我一本《转法轮》看完后,我心灵深处无比的震撼。多年来寻求健康,对生命的探索中,在《转法轮》一书中,找到了真正的答案,做人的真正的标准,那就是按“真、善、忍”来衡量自己。

以前,我是个脾气暴躁、不让说一说就炸、经常打骂老婆的一个人。学炼法轮功后不久,逐渐的竟变成家里发生什么事不发脾气、不打骂老婆,能冷静的看自己哪地方做的不好。妻子儿女看到我身体越来越健康、以及为人的变化。相继开始修炼法轮功。一家人和睦相处,都在大法中受益,法轮功真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集团公然发动这场对法轮功的最邪恶、最残酷的迫害。我身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受益者,深知学炼后能使人道德回升、人心向善。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污蔑、陷害。我作为一个公民有权履行一个公民的义务和责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进京上访回来后,被刑拘一个月,在看守所里被死刑犯和盗窃犯殴打,我的腰被打得不能行走,一动就汗流满面,同时警察提审时也打我脸、耳光。我被罚款五百元后才放出。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访后,我被送到东港市看守所,一个月后送丹东教养院一年,期间我要求无条件放人,遭到教养院叫杜彪的警察酷刑折磨。他把我衣服扒光,在水泥地上泼水(导电好)用两根电棍连续电了我两个多小时,电棍用完后,又换新充电的电棍。我全身的皮肤因疼痛在水泥地上滚来滚去,身上是血肉模糊,口干舌燥,要点水都不给。

我每天被奴工十五至十六小时,经常全天加班,吃的猪狗食,经常强制洗脑,关铁笼子严管。警察操纵犯人打骂,更是家常便饭,度日如年,他们强制我们学法轮功的人转化,期间还叫我坐三角铁,不让动,一动就打,疼痛无比。这一次被罚款2500元,还把腰包里的200元没收。我当时还没有工资。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被强迫到东港市洗脑班进行一个月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在家,警察突然到我家抄家,把大法资料抢走,我被送到东港市拘留所拘留半个月。后又转东港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行拘我三个半月。又被转到丹东市教养院,教养两年。因丹东教养院强制转化,丹东教养院八大队指导员秦德财用十五万伏高压电棍,电我这近六十多的老人,八大队大队长刘化林(一米八高),用反正巴掌打我脸部,我的满口牙都被打动了,后不长时间我的牙全都掉了。当时打完后我的上牙床一吃饭就痛,连续疼了二十多天,后来我被送严管队的铁笼子里,待了大约半个月,又被转到本溪市教养院迫害。

本溪市教养院利用犹大和警察一起来转化我们法轮功学员。当时我被连推带打,他们打我头部和脸部,并用脚踹我腿,他们的招都使尽了,我还不转化。他们就把我双腿绑起来,强制超时双盘腿。我还不转化,犹大就坐在我双腿上,疼得我汗流满面。在本溪教养院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被强制做奴工,和在丹东教养院做奴工一样,都不给工资。

我的妻子由于我多次被非法教养、拘留、劳教、家人被多次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骚扰,加上每次被非法抓捕后单位在上面的指令下都扣发我的工资。妻子在家中承受的精神上压力、心灵深处的痛苦,担惊受怕,沉重的家庭生活经济负担压在她一个人的肩上。不幸的是于二零零二年身体出现乳腺癌,二零零五年冬天,含冤离世,年龄59岁。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我到丹东市内的弟弟家串门,丹东警察把我弟弟和弟媳诱骗到外面,非法抓走。警察回到弟弟家的房间里抄家时,他们把门诱骗开,把我也抓走,绑架在丹东市派出所。我在丹东市派出所被他们非法拘禁二十小时,又转到孤山公安分局。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又被孤山公安分局和派出所的警察绑架,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1/自己遭酷刑迫害-妻子离世-辽宁王炳琳控告江泽民-317823.html

2013-12-27: 东港市孤山镇法轮功学员王炳林和祝延波被绑架(附电话)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星期二)下午,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孤山镇法轮功学员王炳林和祝延波被东港市孤山公安分局的四、五名警察非法抄家、绑架,当日关押在孤山公安分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7/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84567.html

2013-12-26: 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孤山镇王炳林、祝延波遭受迫害补充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辽宁东港市孤山镇大法弟子王柄林和祝延波二人被东港市孤山公安所(公安分局)四、五名警察非法抄家、绑架。傍晚,王炳林在孤山公安分局关押时,警察录口供期间,身体出现血压升高、心脏病,迫害部门没有立即放人。三名男警,两名女警分别把王炳林、祝延波弄上同一辆警车,共五名警察押车。

王炳林被送往东港拘留所,在东港中医院体检,结果是高血压、心脏病。拘留所拒收,当晚十二点四十分返回家中。祝延波被送往丹东拘留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6/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84503.html

2009-03-10: 东港孤山镇苇场职工王丙林遭受迫害的详情
王丙林,男,今年65岁,东港市孤山苇场退休职工。因坚持信仰法轮功,而遭到中共当局的残酷迫害。

他原先有21种疾病: 肩周炎、腰椎盘突出、气管炎、颈椎增生、低血压……别提多难受了。1996年喜得大法后,这些症状不翼而飞,红光满面,整天乐呵呵的。同年,受益的他又把法轮功介绍给妻子、女儿,她们也跟着受益,身心健康,神清气爽,一家人快快乐乐的过日子。

1999年王丙林遭绑架

1999年7月20日,中共和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全面开始。在中共强权统治下,省、市、县的各个部门都在执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王丙林怀着纯朴的心,上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东港市公安局、孤山公安分局知道后惊慌失措,派出四帮人去抓王丙林:东港公安局、孤山公安分局、孤山苇场派出所的三帮人到北京抓王丙林;东港公安局又派出一帮人去山东非法搜捕王丙林。公安局长宋小河下令给手下人说:“活了见人,死了见尸,一定要抓到。”99年10月,王丙林已经顺利从北京回到家中。东港市公安局、孤山公安分局就在王丙林的女儿家强行将王丙林绑架。把王丙林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到期后,又强迫王丙林的家里人。

99年12月起王丙被非法关押在丹东教养院

99年12月,王丙林再次上北京依法为法轮功上访,被东港市公安局与孤山公安局绑架后非法关押在东港看守所。孤山公安分局的恶警(1米75左右,黄白脸,不胖不瘦)到看守所提审王丙林,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被王丙林拒绝。恶警便对王丙林拳打脚踢,暴力摧残。

12月26日,王丙林被非法劳教一年关在丹东教养院。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王丙林的弟弟给他买了件价值700多元的好衣服。王丙林被非法转押到丹东教养院时,看守所的一名干警说:“到那(教养院)还穿那么好干啥?我替你送回家吧。”结果根本没给送回,家人根本没收到这件衣服。

2000年春天,王丙林和被非法关押在丹东教养院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丹东教养院就对法轮功学员动用酷刑。王丙林的上衣全被扒光,赤裸着上身,一名姓杜的恶警(外号杜彪子,身高1米74左右,微胖)同时用两根电棍电他的头、脖、胸、心、腋窝等神经敏感区,电棍电的没电了,再拿一个充足的电棍继续电。电击的同时,往地上浇水,把他的鞋扒掉,光脚站在水上,把电棍沾上水,猛电他的脚,疼的他死去活来。就这样一直电了一个多小时。当时参与绝食的五、六个学员(有丹东的刘伟、姓陈的学员等)都被他用电棍电过。

恶警又指使吸毒劳教人员毒打王丙林多次。吸毒犯人用木板抽打王丙林的全身。后背、腿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打够了又强迫王丙林罚站,并用拖鞋打脸,持续打七、八分钟,王丙林的脸被打后肿得都变了形。

教养院的管教及警察们在指使劳教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往往都是用减期等好处引诱或用威胁的手段强迫他们才达到的。这说明在中共强权统治下,教养院里宣传的如何如何人性化教育改造犯人全是假的。

2000年12月27日,王丙林结束非法劳教终于回家。

2001年王丙林再次被非法关押在丹东教养院

2001年11月30日,孤山公安分局以“有人说王丙林進京”为由,在家中再次把他绑架。拉到分局后,就逼王丙林写放弃修炼大法的保证书。同时,东港市公安局的王润龙与孤山公安分局合谋迫害王丙林,他们非法抄家后,以“抄出传单”为藉口,将王丙林非法拘留半个月。在这期间,又将王丙林押到东港市政法委与公安局合办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地点在桥东老年福利院,当时非法关押了三十多名本地的法轮功学员。恶警赵玉龙(现任东港司法局副局长)等人每天都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大法师父、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录像片,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即所谓的“转化”。因王丙林坚持不放弃信仰法轮功而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王丙林被非法关押在丹东教养院。

2002年7月,随着中共及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密令的加剧,丹东教养院开始疯狂的“转化”法轮功学员。因王丙林坚决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拒绝写“三书”(指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当时丹东教养院8大队的恶警队长刘华林,一口气猛扇王丙林三、四十个嘴巴子,当时,门牙就松动了,鼻口出血,脸也肿了,头昏耳鸣。刘华林用手打不过瘾,就用穿皮鞋的脚踢王丙林的全身。

一顿暴打之后,见王丙林仍不屈服,就气急败坏地喊:“看我能不能治的了你!”接着又指使恶警秦德才用15万伏的特高压电棍电王丙林。在头、脖子、胸、心、腋窝等敏感部位长时间反覆电击。这种电棍电压高,电棍电人又猛又狠,每电一下,就像被重重的大铁锤猛劲砸了一下似的,咚咚的,极伤神经、皮肤。电棍电击王丙林时,电棍放出的火苗有六、七寸长。王丙林被电得满地打滚,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痛不欲生。恶警秦德才一直电击王丙林半个小时,直到王丙林奄奄一息时才罢手。

第二天早上,王丙林发高烧、浑身疼痛难忍,直冒虚汗,加上前几天他的脚背骨不慎骨折,身体已经动弹不了。恶警秦德才领着四、五个人闯進监狱宿舍,强行将王丙林从上床位拽到地上,摔得王丙林当时身子就不好使了。王丙林虚弱地说:“我现在发高烧不能去,你们难道一点良知和人道主义也没有了吗?”秦德才恶狠狠的大声吼叫道:“ 甚么人道?对你们不讲人道!绑也得绑去,抬也得抬去!”王丙林被逼的走投无路,一头猛撞在旁边的铁暖气片上(此举修炼人不可取.),当时头破血流。秦德才等人这才将王丙林送到教养院里的卫生所,简易包扎后,就把他关進铁笼里严管,蹲小号一个多月。铁笼宽仅一米,高一米八,长两米,吃喝拉撒全在里面,阴暗、潮湿,活动范围极小。

2003年8月,有两名大法弟子从丹东教养院逃脱,恶警又怀疑跟王丙林有关,再次把他关進阴暗、潮湿的铁笼里,时间长达半个月。从铁笼里出来后,当时八大队长刘华林,教导员刘德才等恶警强迫王丙林及其他法轮功学员干劳役活,缝编织袋,经常加班加点,每天都超过12个小时,有时长达十五、六个小时。如果活儿太多,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就得出工。外出劳役干活还得出大力,大夏天又晒又累,脸都曝皮了,浑身酸疼,苦不堪言。挣来的钱都被丹东教养院及那些恶警得了。丹东教养院的恶警们为了赚钱,根本不顾别人的死活,有时拚命的敲诈犯人,勒索法轮功学员亲属的钱财。

王丙林被转入本溪教养院非法关押

2003年8月31日,王丙林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转入本溪教养院非法关押。在这里,教养院的恶警们利用、指使“犹大”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所谓的“转化 ”。(注:“犹大”是指被中共歪理邪说蒙骗了,帮着监狱、劳教所等部门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炼法轮功的人。“转化”是指中共利用各种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大法。)

2003年9月开始一个多月,王丙林被这些“犹大”们折磨迫害了十五、六次。这些犹大们把王丙林的双手反绑在后背,双腿强行双盘上,再在腿上面压一个木板,两个人坐在木板上一起使劲压腿。本溪教养院戒毒所所长刘邵实,指使邪恶的帮教人员李悦华等人迫害王丙林时,用毛巾使劲堵住王丙林的嘴,不让他喊出声,折磨一次就是两个小时,疼的他满脸通红,疼痛难忍。有时这帮恶人还将大法师父的照片往王丙林的裤裆里放、往屁股底下放,侮辱大法师父,让王丙林内疚从而在精神上折磨他。有一次恶人李悦华指使“犹大”李某等四个彪形大汉,把王丙林两手反绑在后面。两个人在后,使劲往上抬他胳膊;两个人在前,使劲往上抬他腿,这种酷刑叫架“小飞机”,胳膊、腿像要断了似的疼。而王丙林的嘴里被毛巾紧紧地堵着,想喊也喊不出声来,都快窒息了,差点昏死过去。这次遭非法劳教迫害一直到2004年1月才让王丙林回家。

王丙林的单位孤山苇场在他第一次被非法教养期间,一点生活费也没给,第二次被非法教养期间,每月仅仅给了140元。王丙林的妻子在家中因担惊受怕,加上生活上的重担整个压在她一个人的肩上,于2002年患上乳腺癌,2005年冬天,睁着眼结束了她59年的人生。王丙林两次被非法教养回来后,都多次到单位找他被教养期间的工资,单位一分钱也不给,还推诿说:“不怨我们,这是上边的指示,你到上边找去。”直到现在也没给。

这就是在中共及江氏集团操纵下,东港政法委、公、检、法及丹东、本溪教养院对王丙林及他的家庭残酷迫害的全部事实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0/196893.html

2004-06-27: 肉体折磨与精神侮辱并用是辽宁省本溪劳动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惯用伎俩。肉体上的折磨主要采取关小号(轻刑禁闭室)、关抻房(重刑禁闭室)等手段。小号里阴森、寂寞,使人压抑,透不过气,一般关10天。抻房是用钢铁制的刑具把法轮功学员两手腕、两脚腕死死固定,将人平放地上,使其动弹不得,大小便、吃饭靠普教收拾、喂,最少抻7天。

本溪教养院杨满志、丹东刘波等多名法轮功学员都因坚持修炼而被关進抻房,施以上述惨无人道的酷刑。他们从抻房出来,有的胳膊不敢弯曲,生疼;有的大腿不听使唤,几乎不能行走。

本溪市图书馆副馆长、法轮功学员王景生,副处级领导,没被绑架“教养”前精神正常,口才非常好,但经过本溪教养院一年多的精神折磨,精神变得抑郁、苦闷,每天目光发呆,很少说话。

劳教院利用从马三家教养院释放的邪悟者犹大李跃华、大梁、老李等十馀名所谓的社会帮教人员,白天晚上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侮辱,灌输一些胡言乱语,有时半夜也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使法轮功学员精神上十分压抑、反感。劳教院恶警还纵容帮凶的犹大们采用压腿等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

本溪法轮功学员马明被帮凶犹大大梁摔倒后,帮凶李跃华不知羞耻的坐在小伙子马明的身上,压着他不能动弹,还有的帮凶犹大按住马明的头,本溪某退休女教师帮凶拿椅子卡住马明双腿,使他躺在地上挣脱不了。然后挖苦、讥笑、羞辱,种种小丑般的表演,令人作呕!

丹东法轮功学员宋吉威被这些恶徒压腿近一个小时,疼得差点昏死过去。丹东60多岁老学员王丙林也被它们压腿压得死去活来。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都先后不同程度的被它们压腿折磨、羞辱。

辽河油田勘探局振兴公司监理工程师高东,毕业于辽河油田大学,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绑架迫害,2003年10月被辽宁省盘锦教养院折磨半疯半傻,后又被强行转移到本溪教养院关押迫害,遭受恶警和犹大帮凶们的侮辱、挖苦、讥笑,使他白天晚上不能睡觉,最后不能吃饭,大小便失禁,最后精神失常。有关责任人造谣说“高东炼法轮功炼偏了”。

2004-01-07: 辽宁丹东教养院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近三十人,岁数大的66岁,小的27岁,亲兄弟有3名,有4名被关押的男大法学员的妻子也曾因修炼大法,被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丹东教养院管教警察明知道炼功人素质高,是好人,但仍以“政府的规定”为藉口,坚持执行江氏迫害指令,迫害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王丙林、宋积微,曾因不写“三书”被严管,被用电棍电击,罚蹲铁笼。

2002-10-17: 辽宁丹东教养院不法警察毒打、折磨大法弟子
...将大法弟子一起关进笼子中50多天,说我们是主要顽固者,同时并用两电棍往眼睛、嘴里、耳边、脚心、手心、还有小便等要害部位电击,一次长达3小时多。同时遭受迫害的弟子有:王丙林、邵中业、王长龙、宋积威、高天洪。同修宋积威、王丙林被逼上下楼扛砖头(80~100斤),中午36~37度高温体验等等。被关笼的时间从6月10日开始(60天、50天、40天、20天不等)。恶警的邪恶口号是:“打死算白死(算自杀)”,这就是中国邪恶之首江XX的政治流氓团伙苟延残喘的悲劣行径,也是他们穷途末日的真实面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7/38152.html

丹东 东港市联系资料(区号: 415)

2022-04-13:东港市向阳派出所警察:
警长:陈永康手机18424535255.
周警察:18242495858
栾守军:警号604059手机15041594359
赫伟:警号602053手机15104158181
李开成:警号602204手机13050357129
程显利:警号602826手机13504154828
周兴宇(电话18242568678手机13050357129)
副所长 13941557334 肖景焕 13842571515
于海洋,东港市向阳派出所所长,警号604283
于本,东港市向阳派出所电话0415-7178736

2021-12-23: 相关人员:
邵长江15941566668,兼任东港市公安局党委书记、东港市副市长
东港市国保支队队长唐殿良:18841535353
东港市向阳派出所警察:
警长:陈永康手机18424535255.
周警察:18242495858
栾守军:警号604059手机15041594359
赫伟:警号602053手机15104158181
李开成:警号602204手机13050357129
程显利:警号602826手机13504154828
周兴宇(电话18242568678手机13050357129)
副所长 13941557334 肖景焕 13842571515
于海洋,东港市向阳派出所所长,警号604283
于本,东港市向阳派出所电话0415-7178736
向阳派出所指导员,警号604309

肖联滨 原公安局局长 手机 13841538977
孔宪敏 公安局副局长,宅电7136155手机13842578888
关志华 副局长 113942501958办公电话7144277
孙晓峰 纪委书记 13941567111住宅电话656106

宋诗和 副局长 办,7149617 手机 13898511777
冯忠国 副局长 手机 13604151555
徐福安 副局长 手机 1824151999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3-12-28: 孤山公安所电话
报警:0415-7501677
潘宝昌 所长, 办公7501988,手机13941531233 。
孙景广 教导员, 办公7501977,手机13841521998 。
邵天亮 副所长,手机13942539116 。
王守信 副所长,办 7501977 ,手机13942587599 ,
张以宪 副所长,办 7501566 ,手机13842505518 。
王金堂 民警, 7501322 ,13941575896 。
李茂生 民警, 7501303, 13704955582。
马吉海 民警, 7501300 ,13942529157 。
肖春臣 民警 ,7501309 ,13942588695。
王卫东 民警,办 7501300,13842594188 。
张 伟 民警, 7501305 ,13464529262。
宋维刚 民警, 7501305,13941591719。
赵立庆 民警, 7501305,13704955626 。
王 鹏 民警, 7501306 ,15941525800。
周学智 民警 ,7501307, 13942583455。
姜传芳 民警 ,7501306, 13470095118 。
孙德慧 民警, 7501318   13470011667
林洪先 民警, 7501307,15841541958 。
范同良 民警, 7501309,13841551348 。

东港市公安局
张振喜 局长 办电:7561666, 手机:13904158755
哈合才 政委 办电:7551178, 手机:13942501777
关志华 副局长 办电:7144277, 手机: 13942501958
徐福安 副局长 办电:7146368, 手机:18241519999
张西臣 副局长 办电:7144266, 手机:13394263888
冯忠国 副局长 办电:7145959, 手机:1360415155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