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7-2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内蒙古 >> 赤峰 元宝山区 >> 王艳萍(王燕平,王艳平),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镇八家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12-3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艳萍(王燕平,王艳平) 王凤环(王凤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2-27: 内蒙古赤峰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附属实验小学教师姜海燕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目前已知法轮功学员李秀芳、王艳平、王凤华、薛向山、宁艳梅、刘亚茹、姜海燕、贾广林先后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洗脑班位于元宝山镇电厂立交桥附近“新世佳宾馆”地下室(宾馆地面两层,底下层)。

这里简述洗脑班中的恶人:

元宝山区政法委王冰亲自跳到前台,开始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王冰说要给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请来“专家”,他请来的“专家”,实际是吃喝嫖耍十毒俱全的人渣。办洗脑班投入的资金等费用,一定不是王冰个人出资,王冰等人拿著元宝山区百姓的纳税钱,请来这些恶人迫害好人。

元宝山洗脑班主要的头目是恶棍康建伟和刘刚。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攻坚(迫害)组”有三个专门从事迫害和洗脑的人员,他们是康建伟、刘刚、赵鹏程。

康建伟,男,48、9岁,天天“看”大法书,说甚么“以法破法”,“先哄后威胁”,恐吓威胁说,再不“转化”、写“四书”,就進监狱。(电话:15661095580、13947125460 、13947121546)

康建伟的凶残,在明慧网上有很多报导,毒打、电棍、踢踹、辱骂,这些暴行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有的法轮功学员被他毒打的致残,有的头发被揪掉、头皮脱落后,再也没长出头发来。对七旬老人,康建伟也不放过,专踢下身。

康建伟除了凶残外,还有更邪恶的,对女犯动手动脚,甚至对法轮功学员也肆意妄为。

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攻坚组”另一成员刘刚,46岁左右,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恶棍,专门从事迫害、洗脑的勾当,自称“心理谘询”机构老师,会点“催眠术”、经常利用(邪术)迷惑学员,使学员在迷糊睡觉、主意识不清醒状态中,做了醒后不知道的事情。

刘刚,原是赤峰第四监狱的一名干事,在赤峰监狱,法轮功学员周金鹏、吉晓东、马青海等都受过他的残酷毒打、电棍等迫害。他是个纯粹的流氓打手。后来,刘刚被内蒙古女子监狱看中,调入女监,专门从事迫害打压、洗脑的勾当。有的女法轮功学员被强行脱光衣服侮辱,这个恶棍刘刚就是其中参与迫害的一员。更多的详细情况请浏览明慧网。

元宝山洗脑班的主要行政领导人是政法委书记王冰,授权元宝山镇政府政法委兼综治办主任刘志辉(30多岁),怂恿他在洗脑班从事犯罪活动。

元宝山洗脑班把这些道德败坏的男女们集在一起,花著宝山百姓的血汗钱,在干著最邪恶的、天理不容的坏事,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

元宝山洗脑班的成员有从呼市和满洲里调来的两个女性犹大。犹大还有赤峰的:张翠敏,刘凤荣,高某(女)。还有一个叫吴爱红,另一个叫郭俊某(女13789702296,应该叫郭俊秀)。这些犹大随意解释大法,及散布种种邪悟言论。

请知情者继续曝光元宝山洗脑班的罪恶活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7/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17091.html

2020-12-14: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疯狂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
近日,元宝山区区委、政法委伙同其他相关单位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采用的手段有电话骚扰,上门骚扰,停发工资,绑架刑事拘留、绑架至洗脑班等手段。

元宝山区公安局恶警卢玉财、韩利民和包姓警察还有一不知姓名的警察,四人拿着一摞名单在元宝山镇到处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

现在已知法轮功学员王艳平、王凤华、薛向山、宁艳梅、刘亚茹已于12月10日左右,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洗脑班位于元宝山镇电厂附近某旅店内。
......
https://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14/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16490.html

2017-06-04: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2017年5月17日被绑架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镇八家村大法弟子王艳平于5月28日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4/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9092.html#1763232054-45

2015-09-20: 屡遭酷刑 内蒙古赤峰市王艳平控告元凶江泽民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元宝山区元宝山镇八家村四组的王艳平,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向最高检察院递交了控告书。

王艳平多年来因修炼法轮功被当地的公安机关、国保大队等迫害,三次被劫持进洗脑班累计三十一天,被拘留看押累计一次累计十五天,被劳教迫害二年,十多年来被迫抓进派出所多次。

以下是王艳平在控告书里自述遭迫害事实:

1、二零零零年三月份的一天晚上十点左右,元宝山镇派出所片警王军闯进我家中把我强行带到派出所,刑警孙玉路问我,知道找你干什么吗?我说不知道,他说,好好想想吧,又问你是炼法轮功的吧。我说是,他问我最近干什么了。我就把炼功后身体健康、身心受益的体会讲给他们,他们不让我往下说,让我说说正事,我说没干什么,炼功就是做好人,这时孙玉路生气滴从床上站起来,来回打了我两个嘴巴子。接着又过来一个戴眼镜的叫刘伟民(原国保大队队长)“啪”一拍桌子说,你给我站起来。走到我跟前就把我从凳子上拽起来,打了我三、四拳,口中说:“一个大老爷们不好好工作炼什么功,炼功能当饭吃吗?想起来了吗?”说着走到桌子跟前把一篇经文甩给我看,又拽着我的胡子瞪着眼看着我。夜里,片警王春看着我,嘴里说了很多不干净的话和不尊敬师父的话。第二天他们问经文到底哪来的,我说捡来的。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最后不得已说出实情。这样他们还不满意,勒索说要二千元钱,不然的话就拘留十五天,当时家里没有钱,借钱交足了二千元才被放回家中。从此后,片警经常进家骚扰,生活不得安宁。因为骚扰抄家的次数实在太多,时间相隔十五年之多我也记不清有几次。

2、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当地片警强行将我从家中带到八家派出所,强行洗脑五天,洗脑头目有元宝山区610的牛剑平和魏勇。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片警王军又强行将我从家中带到派出所,说是有点情况,上面想了解了解。进屋后,刘伟民(原国保大队队长)满嘴脏话,问我最近跟谁联系了,地区出现的大面积的法轮功真相传单是怎么回事,还说他们为了查清这件事件,已经“蹲坑”一个多月了,仍然没找到线索,想在我这突破。八家派出所副所长王校(音)说,只要我说出那些真相传单是从哪来的,就将上次(二零零零年三月份)罚的二千元钱还给我。我不知道真相传单哪来的,无法告诉他,他们没有任何证据,他们气急败坏第二次到我家中非法抄走的法轮功书籍为由,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半。后又将我送到平庄看守所,被关押到第三天的晚上,发传单的人被蹲坑的警察抓住了,这样我才被放回家中。

二零零一年五月份片警王军上我家说填个表,因上面有污蔑大法和不准炼法轮功的内容。我坚决不填,并给他讲明法轮功的真相,他不听怒气冲冲的走了,还扬言说把我的情况向上级反映。

3、二零零一年中秋节前一天,片警来到家中,让我到派出所里了解点情况。我说没时间去不了,没什么可说的,当晚就没去派出所。因我前一天没有跟去派出所,他们恼羞成怒,第二天中秋节上午又骚扰家中,让我去派出所,我没有去。当天中午再次上门骚扰,我又被片警强行带到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片警说:“你不是挺牛吗?我们是不想整你,你信吗?我现在到你家就能翻出法轮功的东西来。”就这样,他们当天下午第三次骚扰、抄家,抢走我师父法像和法轮图。下午,元宝山镇党委书记雷书记看我就跟派出所所长说:“就把他送看守所吧,他也不改”。指我还修法轮功。随后片警王春、郑军将我送到平庄看守所,并教唆管教好好管教我(随意打骂)。进号里后,犯人强行脱掉我的衣服,谁看衣服好谁穿。号里的迫害用在我身上有很多种:

第一种,浇凉水,中秋的天气很凉,剥去衣服用自来水浇身洗澡,还被犯人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用凉水浇身体,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号长跟犯人说用凉水给我浇一百瓢,被指使的犯人嫌少不干,又强加一百瓢。

第二种,“看电视”,就是把我的脑袋往便池里按,把整个头都堵在流水口,不断放凉水浇脑袋,并问“电视”里有什么,不说就一顿拳打脚踢。

第三种,喘气游戏,就是让我使劲喘气,并使劲用手按我胸口,直至缺氧休克。苏醒后,继续同样方式折磨迫害。

第四种,用牙刷敲打脚趾盖,先多人将我手脚身体按在地上,用牙刷使劲轮流敲打脚趾盖,十指连心,敲打心痛恶心后干呕不止,十个脚趾盖被敲打青了不能着地后还强制擦玻璃。

第五种,蹲地踢后背,就是让我蹲着,犯人用脚后跟使劲往我后背踢,肿起馒头大小的包。

第六种,手掌砍咽喉,夜里强制要求我打更,其中一个叫田小齐的犯人,见我瞌睡犯困就用手掌砍咽喉。

第七种,打肿脸充胖子,犯人见我脸瘦,就说让我胖点,用手打嘴巴子,后因用手打疼改用拖鞋打,把我脸打的肿起变形。

第八种,全身殴打,几个犯人同时打我身体的脸部、胸部、后背、咽喉等处。其中有个犯人,体质健壮,把我的梭子骨给打断了,咳嗽都不敢。

在这种白天被殴打,晚上还在号里打更的情况下,我熬过了十五个日日夜夜,当哥哥来接我时,距离不到五米,没能认出我来。才离开看守所,我就被强行直接送到元宝山区平庄洗脑班进行非法强制洗脑十二天。我给洗脑班的610头目们都看到过身上的伤。回到家后,一个多月才能平躺,因梭子骨被打坏了,三个多月不能干重活,脚趾头最少半年以上才不像开始那样疼。

二零零二年八月,片警王军又翻墙闯进我家,把大门打开后,让镇政府洗脑班头目崔桂芝、镇武装部孟凡仁、镇长、副镇长一行五人闯入我家,我当时正要去卖菜,他们不让,把我强行带到镇兽医站后院招待所,非法强行洗脑十二天。期间警察和610头目经常恐吓威胁。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中午开始,内蒙古赤峰市“610”对元宝山区法轮功人员进行非法抓捕,我也在被抓捕的名单上,为避免骚扰抓捕,我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在外。我在外流离期间的二零零四年四月三十日早晨,因去一位修炼法轮功学员翟翠霞(现被关押在内蒙古女子第一监狱)租住的房子,被蹲坑的警察郭云峰非法绑架并夺走金城AX100摩托车一辆和优盘一个,个人现金三百元左右。绑架到云杉路派出所后,我被不断用胶皮警棍往十个脚趾头上打,打累后,就把我双手反捆到背后吊到暖气管子上,脚尖离地,站不稳,疼的我汗水顺着脸颊流在地,负责看着我的是警察王彦军喝着茶水抽着烟悠闲的走着。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后,把我从暖气管子上放下,送到元宝山区平庄公安局。强行脱掉我的上衣,把我困在铁椅子(专用刑具)上,双手被分别铐在扶手上(铁椅子扶手上有固定好的手铐),双脚被脚镣分别固定在铁椅子的前腿上。他们问我是否还认识其他流离在外的法轮功学员,我说不知道。他们就用电棍电击我的胸口、腋窝、头顶,双耳根等敏感触处,另有一人用胶皮警棍打击我的后背、大腿内外两侧,肩膀和大腿的内外侧被打青黑一片,因为被打被电棍电身体来回的挣扎,我的双手腕被手铐磨进皮肉里。中午他们吃饭时才停止对我的刑讯逼供,但我仍然被铐在铁椅上,被铐肿的双手腕将手铐盖住。下午上班后,他们把我从铁椅子上放下,将我送到平庄看守所。现在手腕子上仍有痕迹。

到了看守所里,管教丛某来回打我嘴巴子,进号里后,犯人们想给我浇凉水,扒去我衣服后,看到我全身青紫,有一个人犯于心不忍说,就算了吧,找个地方坐下吧。这样我才没被迫害。期间,国保大队队长刘伟民多次非法提审我。想让我交代同修事情,都没能得逞。最后我被送往内蒙古五原县劳动教养所,非法劳教两年。同时送往非法劳教还有翟翠霞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0/屡遭酷刑-内蒙古赤峰市王艳平控告元凶江泽民-315991.html

2015-07-04: 内蒙古赤峰市法轮功学员王艳平被迫离家
2015年6月中旬,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王艳平遭到赤峰市元宝山区政法委人员的威胁,政法委的人首先去了王艳平的工作地点去找他,王艳平不在,晚上政法委的人又去了王艳平的家里企图绑架王艳平王艳平不在家。现在王艳平有家不能回。

王艳平及妻子王凤华都曾遭到残酷迫害。王凤华被非法判刑七年,还在内蒙古女子监狱遭受冤狱迫害。王艳平日前控告首恶江泽民,在诉江状中讲述遭迫害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4/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11879.html

2015-06-11: 多次被酷刑摧残 内蒙古王艳平控告江泽民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元宝山区元宝山镇八家村的王艳平,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向最高检察院递交了控告书,已签收。王艳平提请司法机关依法对江泽民立案严惩。

王艳平与妻子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被绑架迫害多次,王艳平曾经在赤峰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里遭受十种酷刑,身体被致残;妻子王凤华被非法重判七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女子监狱。

王艳平控告江泽民作为迫害善良民众的主犯、教唆犯,利用“610办公室”传授犯罪方法(610提供百余种刑具及酷刑办法、毒药迫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以及对控告人的打压迫害,指控江泽民已构成多种犯罪:滥用职权罪;刑讯逼供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敲诈勒索罪;非法监禁罪;酷刑罪。

王艳平多年来被绑架到转化洗脑班三次累计三十一天。被拘留关押累计一次累计十五天。被非法劳动教养两年,十多年来被迫抓进派出所无数次。这里仅仅列出王艳平前后在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当地派出所、元宝山公安局里遭受的十种酷刑,可见江泽民犯下的滔天罪恶。

二零零一年中秋节前一天,王艳平被片警强行带到了派出所。警察当天下午第三次骚扰抄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和法轮图像。下午,元宝山镇党委书记雷书记跟派出所所长说:“就把他送看守所吧”。随后片警王春、郑军将王艳平送到平庄看守所,并教唆管教好好管教 (随意打骂)。进号里后,犯人强行脱掉王艳平的衣服,说谁看衣服好谁穿。号里的迫害用在王艳平身上有很多种酷刑:

第一种:浇凉水

中秋的天气很凉,剥去衣服用自来水浇身洗澡,还被犯人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用凉水浇身体,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号长跟犯人说用凉水给王艳平浇一百瓢,被指使的犯人嫌少不干,又强加一百瓢。

第二种:“看电视”

就是把的王艳平脑袋往便池里按,把整个头都堵在流水口,不断放凉水浇脑袋,并问“电视”里有什么,不说就一顿拳打脚踢。

第三种:喘气游戏

就是让王艳平使劲喘气,并使劲用手按住胸口,直至缺氧休克。苏醒后,继续同样方式折磨迫害。

第四种:用牙刷敲打脚趾盖

先多人将王艳平手脚身体按在地上,用牙刷使劲轮流敲打脚趾盖,十指连心,敲打心痛恶心后干呕不止,十个脚趾盖被敲打青了不能着地后还强制擦玻璃。

第五种:蹲地踢后背

就是让王艳平蹲着,犯人用脚后跟使劲往王艳平后背踢,肿起馒头大小的包。

第六种:手掌砍咽喉

夜里强制要求王艳平打更,其中一个叫田小齐的犯人,见王艳平瞌睡犯困就用手掌砍咽喉。

第七种:打肿脸充胖子

犯人见王艳平脸瘦,就说让他胖点,用手打嘴巴子,后因用手打疼改用拖鞋打,把他的脸打的肿胀变形。

第八种:全身殴打

几个犯人同时打王艳平身体的脸部、胸部、后背、咽喉等处。其中有个犯人,体质健壮,把王艳平的梭子骨给打断了,咳嗽都不敢。

在这种白天被殴打,晚上还在号里打更的情况下,王艳平熬过了十五个日日夜夜,当哥哥来接他时,距离不到五米,没能认出他来。才离开看守所,他就被强行直接送到元宝山区平庄洗脑班进行非法强制洗脑十二天。他给洗脑班的610头目们都看过他身上的伤。回到家后,一个多月他才能平躺,因梭子骨被打坏了,三个多月不能干重活,脚趾头最少半年以上才不象开始那样疼。

第九种:被胶皮警棍打 被吊铐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中午开始,赤峰市“610”对元宝山区法轮功人员进行非法抓捕,王艳平也在被抓捕的名单上,为避免骚扰抓捕,王艳平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在外。在外流离期间的二零零四年四月三十日早晨,因去一位修炼法轮功学员翟翠霞(现被关押在内蒙古女子第一监狱)租住的房子,王艳平被蹲坑的警察郭云峰非法绑架,并夺走金城AX100摩托车一台和优盘一个,个人现金三百元左右。他被非法绑架到云杉路派出所后,警察不断用胶皮警棍往王艳平十个脚趾头上打,打累后, 就把他双手反捆到背后吊到暖气管子上,脚尖离地,站不稳,疼的他汗水顺着脸颊流在地,负责看他的是警察王彦军喝着茶水抽着烟悠闲的走着。大约又过了半个 小时后,把他从暖气管子上放下,送到元宝山区平庄公安局。

第十种:被电击

到了公安局,警察强行脱掉他的上衣,把他捆在铁椅子(专用刑具)上,双手被分别铐在扶手上(铁椅子扶手上有固定好的手铐),双脚被脚镣分别固定在铁椅子的前腿上。警察问他是否还认识其他流离在外的法轮功学员,他说不知道。警察就用电棍电击他的胸口、腋窝、头顶,双耳根等敏感触处,另有一人用胶皮警棍打他的后背、大腿内外两侧。肩膀和大腿的内外侧被打青黑一片,因为被打被电棍电身体来回的挣扎,他的双手腕被手铐磨进皮肉里。中午警察吃饭时才停止对他的刑讯逼供,但王艳平仍然被铐在铁椅上,被铐肿的双手腕将手铐盖住。下午上班后,他们把他从铁椅子上放下,将他送到平庄看守所。现在手腕子上仍有痕迹。

到了看守所里,管教丛某来回打王艳平嘴巴子,进号里后,犯人们想给王艳平浇凉水,扒去他衣服后,看到他全身青紫,有一个人犯于心不忍说,就算了吧,找个地方坐下吧。期间,国保大队队长刘伟民多次非法提审他。想让他交代同修事情,都没能得逞。最后他被送往内蒙古五原县劳动教养所,非法劳教两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1/多次被酷刑摧残-内蒙古王艳平控告江泽民-310729.html

2015-05-18: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镇八家村大法弟子王艳平被绑架
2017年5月17日早晨六点多,元宝山镇八家村大法弟子王艳平在元宝山工业园区的工作单位被绑架。之后,七点多,多名警察来到大法弟子王艳平家非法抄家。他们自称是国家安全保卫某部门的,其中一个叫鲁豫什么的,具体名字不详。他们在王艳平家翻箱倒柜,专门查找黄色炼功服、条幅。警察找到后说:找到了,就是这个东西。之后又抢走家里学生用的笔记本电脑、大法书、大法师父照片等物品。

大法弟子王艳平目前被挟持关押在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已被非法拘留。据悉,这次绑架应该是与赤峰市个别地区近期出现的个别学员在广场上穿黄色炼功服、打大法横幅炼功有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8/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48333.html

2004-06-19: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元宝山镇八家乡大法弟子王艳萍、翟翠霞于2004年4月末被赤峰市元宝山区元宝山镇八家乡派出所恶警绑架,被关押在赤峰市平庄看守所,截止2004年6月1日,她们已绝食抗议30天左右。因看守所封闭消息,详细情况很难得知。望见到此消息的同修正念帮助她们破除邪恶安排。

2004-05-08:4月16日,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赵庭军因书写大法真象标语被恶人举报,(政府悬赏举报一个大法弟子5000元),在家中被绑架,现下落不明。

4月24日张翠花,郑大芹,继文灵,有的在田间干活、有的在家被绑架到赤峰洗脑班。同日孟庆超也被绑架,下落不明。

4月30日一资料点被破坏,王燕平,翟翠霞被绑架,损失设备折合近两万元。被破坏的原因正在调查中。现两位同修正在平庄看守所遭迫害。望见到此消息的本地同修发正念窒息邪恶。

2003-11-24: 2003年12月,内蒙古赤峰市610牵头,红卫煤矿派出所、元宝山镇派出所、元宝山矿派出所、元宝山发电厂公安处、建昌营镇派出所、元宝山镇八家乡派出所几家勾结,疯狂抓捕元宝山区法轮功学员。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建昌营学员王道荣,元宝山发电厂职工阎志强,红卫矿职工王贵生。元宝山镇八家村的王艳萍被迫流离失所。

赤峰 元宝山区联系资料(区号: 476)

2021-01-28: 元宝山区政法委
王 冰:0476-355898913847681418
刘玉柱:0476-355868613947647996
林树权:0476-351626913150946116
李丛芳:0476-351043018647619388
王风波:0476-353393918847681518
鞠文轩:0476-351095415004760111
办公室:0476-3510954(传真)

综治办:0476-3523656
维稳办:0476-3533535、0476-3512890(传真)
防范办:0476-3523657
政工办:0476-3519018

2021-01-06: 赤峰市元宝山镇,元宝山区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员名单
镇政府人员;政法委;刘志辉
马林镇派出所;郑军
玉皇村;书记;孙永宁 电话;13704763608
副主任;魏延强 电话;13948463787
妇联主任;马翠芳 电话;15847602506
王家店村委会;耿志刚 电话;15847615000
刘主任 电话;15847381930
(姓王) 电话;15604767415

2020-12-30: 附:部份相关信息
赤峰市委书记:孟宪东18804767116
赤峰市政法委书记:许振山
赤峰市公安局长:李志刚
赤峰市元宝山区政法委
书记:王冰0476-3558989、13847681418
办公室:0476-3510954(传真)
综治办:0476-3523656
维稳办:0476-3533535、0476-3512890(传真)
防范办:0476-3523657
政工办:0476-3519018
赤峰市元宝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王贺然13904763585
王艳军13947686101
卢玉财15504863220
柴景民13624766996
张海清13848888882
徐春山13847646531
王辛午15560352233
纪文华1504866281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