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3-02-08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山东其它 >> 许洪宾, 男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5-5:◇法轮功学员许洪宾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日结束十个月冤狱从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出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5/二零一三年五月五日大陆简讯及交流-272921.html

2012-07-16: 法轮功学员许洪宾再次被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

法轮功学员许洪宾二零一二年三月被警察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济南章丘官庄劳教所),七月三日,劳教所把身体严重虚弱的许洪宾放回家。七月十日,许洪宾再次被绑架到第二劳教所。由于恶警切断了他和外界的一切联系,许洪宾已将近三年没有见到家人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6/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60267.html#127160271-12

2012-07-05: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对许洪宾强灌不明药物
近几年来,法轮功学员许洪宾遭山东第一、第二劳教所恶警毒打、竹签扎手指甲缝、八根电棍连续电击、火烤等酷刑折磨。二零一二年三月,许洪宾在家里被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除了被各种酷刑折磨外,每天被恶警逼迫服用不知名的药片,他会突然眩晕、摔倒,腹泻出黑绿色液体。即使这样,恶警剥夺他的睡眠,使他困倦、头晕等等,再强迫他吃所谓治这些“病”的药。

药片灌入体内 腹泻出黑绿色液体

起初,恶警逼迫许洪宾服用一种药片时,许洪宾拒绝。恶警指使十来个犯人踩住许洪宾的四肢,捏住他的鼻子,将几片药片强行灌入。就这样,每天恶警逼迫他服用不知名的药片,不知有多少种。每次药片进入体内后,许洪宾头晕、恶心、呕吐,腹泻的都是黑绿色的液体。即使这样,恶警还不许许洪宾上厕所,不准洗澡。

在不知名药物作用下,许洪宾走路经常会突然眩晕,摔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之后,又出现许多异常反应,比如四肢无力,头晕目眩,手脚抬不起来。恶警还剥夺他的睡眠,把他折磨得困倦、头晕等等症状之后,就强迫许洪宾吃所谓治这些“病”的药。

在劳教所里,许洪宾遭到了犯人、恶警的毒打。他绝食抗议,恶警把他的双腿、双臂抻成大字型,用手铐铐在地面四个固定环上,不能移动。

为了逼许洪宾“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恶警利用“熬鹰”手段,将他的双手倒背吊铐了五天五夜。夏天的时候,许洪宾被吊在小屋内的火炉边,用火烤。恶人关上大门,许洪宾在里面被热浪闷的喘不过气来,几次被热的昏过去。

在劳教所恶警抓着许洪宾的头发,猛搧耳光,并拳打脚踢,几次把他打的昏迷过去。他的脸被打得肿起来,眼睛打成黑眼圈。

恶警强迫许洪宾坐板凳,从早晨坐到晚上十二点。恶警把他关到一间小屋里,窗户被遮得严严实实,把窗户封闭起来,在里面进行这种非人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至十二月:冷水泼身 铁棒毒打 打火机烧手心脚心

二零一一年九月,许洪宾在他的公司被恶警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济南章丘官庄劳教所),他的公司也被吊销营业执照,恶警在他的办公室抢走大量私人物品。

在劳教所,许洪宾不配合恶警的要求,被强迫夜里在外面站到天亮,并且不让睡觉。每天又被强迫奴役劳动十几小时,制造包装纸箱和小方巾。在奴役劳动的同时,恶警利用劳动空闲时间灌输邪党的东西,对他反复洗脑。

许洪宾拒不“转化”(强迫放弃信仰),每天遭到冷水泼身,用铁棒毒打,用打火机烧手心脚心,他的手脚被严重烧伤,不能走路。一次,恶警强行叫他坐在地上,把腿伸直,让几个人站在他的腿上使劲踩,之后,用皮鞋猛踢他的小腹,他顿时痛得昏了过去。

二零一一年十月,许洪宾的朋友到章丘公安局找他,公安局说不知道在哪里。又到派出所,回答说他们不管这事。找了好几个部门,他们之间互相推诿。

在劳教所,许洪宾绝食反迫害,被捆绑在床上野蛮灌食,导致他一直呕吐,痛苦不堪。被劳教期间,恶警曾经把许洪宾送到济南一家大型医院给他做全面的体检,验血,后来许洪宾一直被关押在医院。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许洪宾摆脱监控从医院走出。

二零一零年一月至二零一一年七月:毒打、竹签扎手指甲缝、八根电棍连续电击

二零一零年一月,许洪宾被山东济南恶警绑架,劫持到山东省第一监狱迫害。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一年零七个月期间,他遭受各种各样的折磨与迫害:几个打手围着毒打四个小时;用竹签扎手指甲缝,用带钉子的木板打腿、打胳膊;八根电棍充足电后连续电击;被迫赤着脚站在雪地里,脚被严重冻伤。二零一一年七月被释放后,中共恶警的恐吓、骚扰一天也没有停止过。

在此期间,许洪宾遭迫害的详情请见:《许洪宾在山东省第一监狱惨遭毒打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8/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对许洪宾强灌不明药物-259936.html

2012-05-27: 山东省第二劳教所酷刑迫害许洪宾

法轮功学员许洪宾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在家里被山东济南恶警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恶警,打手对他进行刑讯逼供。一连两天恶警用车轮战不许他睡觉,还将他捆绑在柱子上,动弹不得。

恶警强迫许洪宾坐板凳,从早晨坐到晚上十二点。恶警把他关到一间小屋里,把窗户封闭起来在里面进行迫害,在小屋里恶警把管子插进他的鼻子,再从嘴里拽出来,进行强制灌食,导致他痛苦不堪。

恶警对许洪宾连续长时间熬夜,毒打,又把他捆绑在床上,进行野蛮灌食,灌浓盐水等等手段摧残折磨,最后恶警用“熬大鹰”(长时间不让睡觉)的刑罚来使他放弃信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7/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58127.html

2012-02-07: 许洪宾在山东省第二劳教所遭受的折磨

--- 冷水泼身,铁棒毒打,打火机烧手心脚心

法轮功学员许洪宾于二零一一年九月在公司被恶警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济南章丘官庄劳教所),他的公司也被吊销营业执照,恶警在他的办公室抢走大量私人物品。

在劳教所由于他不配合恶警的要求,被强迫夜里在外面站到天亮,并且不让睡觉。每天又被强迫奴役劳动十几小时,制造包装纸箱和小方巾。在奴役劳动的同时,恶警利用劳动空閒时间灌输邪党的东西,对他反覆洗脑。

恶警每天对他做所谓的“转化”(强迫放弃信仰),因为他拒不转化,每天遭到冷水泼身,用铁棒毒打,用打火机烧手心脚心,他的手脚被严重烧伤,不能走路。一次恶警强行叫他坐在地上,把腿伸直,让几个人站在他的腿上使劲踩,之后用皮鞋猛踢小腹,他顿时痛得昏了过去。

二零一一年十月他的朋友到章丘公安局找他,公安局说不知道在哪里。又到派出所,回答说他们不管这事。找了好几个部门,他们之间互相推诿,不肯承担责任。

在劳教所他绝食反迫害,被捆绑在床上野蛮灌食,导致他一直呕吐,痛苦不堪。被劳教期间恶警曾经把他送到济南一家大型医院给他做全面的体检,验血,后来一直被关押在医院,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许洪宾摆脱监控从医院走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7/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52775.html

2012-02-04: 许洪宾在山东省第一监狱惨遭毒打折磨
许洪宾二零一零年一月被山东济南恶警绑架后送山东省第一监狱迫害,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一年零七个月期间,他遭受各种各样的折磨与迫害。二零一一年七月被释放后,中共恶警的恐吓、骚扰一天也没有停止过。

法轮功学员许洪宾于二零一零年一月被山东济南恶警绑架时,恶人绑架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通知他的家人。许洪宾被绑架后送進严管组,恶警让他写污蔑法轮功的所谓“五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被他拒绝后,恶警命令刑事犯罪份子蔡和杰、张登云、周云龙等等充当打手对他進行殴打。打手用棍棒打身体,用皮鞋打头打脸。

许洪宾所在的单位是济南新闻出版局,局里负责人要求他写出书面检讨材料,并保证以后不再修炼法轮功,否则就会被开除。许洪宾拒绝了,并说明要坚修大法到底。单位对他降职并告诉他如果保证以后不再修炼就可以恢复原职,他又一次拒绝了。

在山东省第一监狱,恶警不停地找他谈话、威胁他,不断地加重许洪宾的精神压力。采取疲劳战术,威胁利诱,把他与外界隔离,不让他打电话和家里联系。有一次被几个打手围着毒打四个小时,腰部被踢成重伤,浑身不能动,四肢僵硬。随后打手对他進行残酷迫害,手段很凶残,用竹签扎手指甲缝,他的两手顿时被刺的鲜血直流。用带钉子的木板打腿、打胳膊,打得他在床上两个星期没有康复。

许洪宾被迫害致伤后,被隔离开了,他见不到任何监狱负责人和恶警。他的伤好了以后,恶警和打手又开始疯狂迫害他。打手都是刑事暴力犯罪份子,专门配合做转化工作的。他几乎每天都遭到体罚、毒打。

二零一零年八月,许洪宾几乎每天都在烈日下被罚站五个小时,汗都淌光了,渴得几乎虚脱。他要喝水,恶警却禁止他喝水,并对他说:“我们是执行上级命令。”许洪宾说:“迫害法轮功靠行政指令,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为甚么都是口头密令?”恶警无言以对。

许洪宾不受威胁利诱,恶警对他加倍折磨,他的身心受到了严重摧残。有一次许洪宾和一个犯人讲真相,恶警听见后又找来七个恶警,每人拿一根电棍,一共八根电棍,充足电后连续电击。八根电棍同时电击他身体的各个部位,直到他被电晕才住手。

由于受到残酷迫害,许洪宾严重虚脱、高烧、身体冷的直打颤,站不住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被血水凝固,脱不掉。他经常在低温下被铐在柱子上,赤着脚站在雪地里,四肢都失去了知觉,脚被严重冻伤。

在监狱期间,有人到单位找他,新闻出版局里的领导告知没有这个人,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许洪宾晚上被罚站四、五个小时,夜里持续不让睡觉,一合上眼马上被捅醒,导致他眼睛视力下降,看不清东西,体重也明显下降。

二零一一年五月,上级人员要求尽快解决许洪宾的“转化”。由于许洪宾不配合迫害,被关“小号”,窗子封起来不让人看到,在里面秘密迫害。一次他被折磨的筋疲力尽,恶警对他采取刑讯逼供,由于不配合就被拳打脚踢,双手反铐。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4/许洪宾在山东省第一监狱惨遭毒打折磨-252695.html

2012-01-26: 山东省第一监狱两年非法关押百名法轮功学员
......
法轮功学员许洪宾晚上被罚站;夜里不让睡觉,一闭上眼就被捅醒,持续剥夺睡眠以后,眼睛看物体出现模糊,体重急剧下降十几斤。后被关押一年零七个月,二零一一年七月被释放。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6/山东省第一监狱两年非法关押百名法轮功学员-252384.html

山东其它联系资料(区号: )

2022-06-10:隐珠所 0532-55586547
所长(逄永利) 55586537(办) 15066801678(手机)
指导员(张 莉) 55586538(办) 13730978000(手机)
副所长(杨素珍) 55586539(办) 15866880158(手机)
副所长(高尚来) 55586198(办) 86612538(宅)13964236682(手机)
联防中队长(李丹岭) 55586195(办) 82131888(宅)13792493566(手机)
内勤 55586197
户籍 55586196
治安组 55586199
警区组 55586548
资料室 55586540
值班室 55586547、83195110

2020-01-30: 参与此次绑架的责任单位及责任人其中有: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0546-6563918
大队长:王翠宝
办公室电话:0546-6563958
手机:18706665259、13906473806
家庭住址: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广饶街道阳光北区

广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姓个警察:孙朋杰
警号:039583
办公室电话:0546-6563918 手机:15205469691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公安局大王分局地址: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大王镇常春路22号 邮编:257335

广饶县公安局大王分局办公室电话:0546-6882098、0546-6881038、0546-6564038
局长:聂连军 警号:039527
办公室电话:0546-6564067 手机:13906473399


2019-07-06: 龙口开发区派出所、龙口东莱派出所、龙港派出所、石良派出所,东江派出所等
龙口市国保大队(指使策划)
部门:龙口市公安局局领导11人(2018年)地址:山东省龙口市港城大道699日 邮政编码265400
姓名 职务 警务通  办公外线  手机  邮箱

李卫 局长 18660069009 05358501002(2019年)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3-01-29, 0:45 上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