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1-1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丹东 东港市 >> 王大新, 男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2-01-2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5-02: 辽宁省东港市孤山镇王大新遭受的迫害
辽宁省东港市孤山镇王大新,在高中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后,被从高考录取中除名,以后,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当地邪党政府及恶警们都要骚扰其家人,企图迫害。严重干扰了王大新一家的正常生活工作。以下是王大新自述详细情况。

我叫王大新,是辽宁省东港市孤山镇法轮功学员。我于一九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我正上高中二年级,当我第一遍看完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时,我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这就是我人生的真正意义,我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法轮佛法是教人向善,返本归真的宇宙真理。我严格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学校老师公认的好学生,与同学关系也很融洽,同学们有什么事都喜欢找我帮忙,我也很愿意帮助他们。当年我以中考成绩超出重点高中十多分的成绩考入重点班,并且高中三年学习成绩一直处于中上等水平,在老师家长的眼中,上大学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电视、广播开始了铺天盖地地对法轮功的造谣诬蔑,毒害了全中国数以亿计的无辜善良的百姓(当时我刚高考完毕,填报完志愿,在家等高考分数)。本着还法轮功一个公道,还李洪志师父清白,向中共领导人澄清事实的目的,我和当地十几位同修一道,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依法进京上访,当时我只是想上访是国家宪法赋予中国公民的合法权利,受法律保护,神圣不可侵犯。可是这种权利却被中共邪党授权下的恶警无耻践踏了。

在北京,到处都是警车,警察和便衣。信访办和天安门已经成了抓捕法轮功的集中地。我们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向国家领导人申诉我们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二十天后,我和同修们被东港市公安局派驻北京的公安恶警王盛乙、周洪臣及两名女警非法抓捕。一高个女警当场威吓我,如果不老实交待,就将影响我的大学录取。在北京,王盛乙提审我时,就对我填报志愿中都有哪几个学校了如指掌,并且一再跟我重复如果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不让我上大学。当时我并不知道我的高考档案和填报志愿已经被东港恶警们非法扣押了,其实他们已经将我从高考录取中除名了。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因我坚持修炼,孤山镇恶警周远伟、小郭等人又将我非法抓捕。在孤山镇公安分局,一老年恶警恶狠狠地对我说,我炼法轮功,就不让我上大学。我反问他:是谁规定的炼法轮功就不准上大学?有什么法律依据时。恶警又支支吾吾矢口否认。后来他们把我非法关入东港市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后,又以莫须有的“扰乱社会治安罪”将我在半夜十一点多非法拉到东港市看守所。关押二十八天后,恶警周远伟在非法提审我时,恐吓我,如果不放弃修炼,就把我爸爸拉来看守所,当着我爸爸的面打我,并送马三家教养院劳教。后来周远伟等人又陆续非法多次提审我,威胁恐吓我。我当时由于怕心,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不修炼保证。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要坚修大法到底”。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孤山镇政府邪党宁书记、由书记、及镇长许德栋(音)、邹本国、老马等人又来到我家,逼迫我放弃修炼,并要保证不进京上访,并郑重宣布要炼法轮功就不让我复课,剥夺我考大学的权利。

在我自费去外地读大学期间,孤山公安分局又多次派人到我家骚扰我父亲,逼问我在哪个大学读书,并索要我的相片、大学地址、电话,被我爸爸严词拒绝。一年轻恶警猖狂叫嚣,你不说,我一个传唤令把你女儿抓回来,叫她念不成大学,你信不信。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恶警又一次要恶意抓捕我和家人同修。被逼无奈,我和家人同修被迫流离失所。期间,东港公安分局王远军(现本人及其家人已遭恶报)等人到我的姥姥家,姨家,乡下亲戚家,沈阳姑奶家,几乎走遍了所有他们认为我们能去的地方。并多次逼问我八十多岁的姥姥,我在哪里读书,并扬言要到学校抓我。

二零零九年在我去外地考试住旅店期间,三名当地派出所恶警又以查房为名两次询问我,是来干什么的,和谁来的,其中一名老年恶警问身边的年轻恶警,搜她带来的所有东西了吗?并往户口所在地派出所询问是否还炼法轮功。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我的身份证早被上了黑名单。

以后,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当地邪党政府及恶警们都要通过打电话,让我家人去一趟公安分局等流氓方式逼要我的联系方式,在哪里工作等。严重干扰了我和我家人的正常生活工作。

我们只是信仰“真、善、忍”的普通公民,我们有信仰的权利,也有言论自由的权利, 我们并没有参与政治,但是共产邪党却在迫害法轮佛法中自己把自己推向了无底深渊。

希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那些人能看清邪党的本质,及早停止迫害。如再不醒悟,薄熙来和王立军的今天,就是迫害者们的明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5月2日发表)-256454.html#125120831-1


2012-01-21: 辽宁东港市邹淑兰一家人的遭遇
按:辽宁东港市今年六十岁的邹淑兰女士,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但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经常遭受中共人员的骚扰等迫害,其女儿上大学的权利被剥夺了。下面是邹淑兰女士讲述遭迫害的经历。
我叫邹淑兰,家住东港孤山镇。我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当时我身患很多疾病,有胃病、胆囊炎、脑神经衰弱、全身关节疼痛等等。得法修炼后,我严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但身体上的病全都好了,无病一身轻,人也变好了。法轮大法帮我去掉了那些不好的思想,改掉了不好的习惯等,家人从我身体和思想的变化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都说:“法轮大法真好!”我两个女儿和我的亲人们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中。我们一家人和和美美,非常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江泽民团伙开始铺天盖地的造谣与污蔑法轮功,残酷的镇压法轮功,全国上下笼罩在恐怖之中。面对法轮大法与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无辜迫害,我受益于法轮大法,决不能坐等家里看着他们污蔑师父,七月二十三日我和女儿王大新去北京说明法轮大法好。到了北京之后,看到北京到处都是恶党安插的便衣、国安特务,天安门广场布满了便衣警察,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找不到说理的地方。广场上,警车呼叫,不一会就劫持走一大车法轮功学员。我被恶警跟踪绑架到北京一家旅店,这里是东港恶警在北京蹲坑绑架法轮功学员的窝点儿,他们自己叫什么“办事处”。我们被他们绑架到那儿非法逼供。一位东港去那儿的女恶警,一见到我就蛮横的说:“如果你不说实话,就直接影响到你女儿上大学的问题。”

我女儿王大新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在学校学习成绩优异,是有目共睹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迫害开始时,正赶在我女儿高考录取的当口,我和女儿去北京时,我女儿刚参加完高考,录取通知书还没有下来。就这样,我和女儿被他们拉回东港关进东港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早晨,东港市公安部门大批的抓捕法轮功学员。孤山公安分局恶警倾巢出动,到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有的是在山上抓的,有的是在家里抓的。当天上午约十点钟左右,孤山公安分局的恶警周远伟一人闯进我家里,骗我说:“我们局长要跟你们说几句话,说完就让你们回来。”就这样,将我和女儿骗到孤山公安分局。当时被恶警用这种办法欺骗的法轮功学员,我知道的就有十七、八人,都被关进东港拘留所。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说真话,办真事,当时谁都没有想到中共恶党政府人员是这样耍流氓!

更可耻、更荒唐的是,非法拘留法轮功学员的借口是 “妨碍交通,扰乱社会公共秩序”,拘留证上就这么明摆着写的。第一,谁开车不在公路上行驶,往山尖上开?到去山顶上散步会妨碍谁交通?住在大孤山山下的人一直都有早晨爬山锻炼身体的习惯,而且山路很陡。这里的人从没听说过早晨爬山会“扰乱公共秩序、妨碍交通”这一说;第二,恶警是闯进我们家里绑架我们娘俩。我和女儿呆在自己的家里,怎么会 “扰乱公共秩序、妨碍交通”呢?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就到了如此荒唐、流氓的程度!而能被中共恶党利用来迫害法轮功的人,也恰恰都是流氓痞子,社会渣质!有德行、有修养、有良知的好人是干不出这种缺德事的,也说不出这种缺德话。

在拘留所非法关押期间,恶警逼着我写什么 “保证书” ,不让我们炼法轮功。法轮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有利于百姓,也有利于国家。这么好的大法,凭什么不让炼?我们不写,他们就把我们拘留十五天后又转到东港看守所关押。非法关押四十三天的时候,恶警又来威逼我们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威胁我们说:“如果不写,就把你们送到黑龙江监狱去。”我当时想已经被关押这么长时间了,我女儿被他们关在这里再要不放,就要耽误女儿上学了。我们怕女儿失去升学的机会,就违心地顺从了他们。可是,我还不知道女儿的录取档案早已经被他们给扣押了。

我和女儿被非法关押期间,东港市公安局局长宋小河、政保科长王盛乙伙同东港市教委(当时教委书记兼局长刘春树)将我女儿的大学录取档案给扣下了。我女儿上大学的权利就这样被他们非法剥夺了。

回家以后,孤山镇政府、公安分局、街道的人多次上门骚扰,镇长戚淑华、镇政府综合治理办公室邹本国,还有许德栋、李丙山等搅得我们全家不得安宁,并且到处宣扬说我女儿因为了炼法轮功而不去上大学念书。为了澄清事实,同年腊月二十八,我和女儿以及另一名同修到孤山镇政府去找他们讲明事实真相。当时只有邹本国在,我们善意的向他说明情况:不是我女儿不想念书,是你们知法犯法,私自扣押了我女儿的升学录取档案,反而颠倒是非,污蔑我女儿炼法轮功不上大学。

二零零零年的正月,综合治理办公室邹本国恶意构陷我们,孤山公安分局的四个恶警把警车开到我家门口,闯进我家,强硬的逼着我和女儿到公安局去走一趟。我知道他们又要作恶。我质问他们:“我们犯了什么法,叫我们到公安局去走一趟?我们不去。”恶警周远伟冲我跟前,抓住我的手腕强行往外拖我。我女儿抓住周远伟的手腕大声说:“你放开我妈妈!我妈犯了什么法,你们凭什么大白天闯进我家里来抓人?你们统统都出去!”这时周远伟一边拖着我一边恶狠狠地说:“我是武警出身,我就不信对付不了你!”

这时,我家门口来了好多邻居,恶警怕曝光,都跑到大门外躲着去了。过了一会儿,一个姓宋姓的警察走进屋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想问一问你们,年前你们为什么要跑到镇政府那里去。”我一听就明白了,这是邹本国搞出的事。既然是这样,那正好是我要给他们讲清真相的机会,让这些生命了解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把他们挽救出来。我毫不顾虑地和女儿一同去了公安分局。我把我自己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的情况讲给他们听。我说:我修大法不但身体一身轻,什么疾病都没有了,还时时刻刻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修炼自己,严格要求自己,处处做一个好人,处处做好事为别人。法轮大法教导出来的都是这样的好人,大法有什么错呢?法轮功学员都在做好人又有什么错?同时被他们绑架的还有一名同修,也给他们讲,听完后他们都乐了,说:“那你们都回去吧。”同时把在北京扣押我们的身份证和钱也还给了我们。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恶警周远伟又一次给我打电话,还叫我到公安局去一趟,我接过电话说我不去。放下电话,马上收拾好东西,就和女儿搭车到了乡下亲戚家。我们前脚刚走,后脚恶警就开着警车撵到我家。恶警逼着我丈夫把我和女儿交出来,我丈夫没有配合他们。接下来的几天,警察多次到我家来骚扰,逼着我丈夫交出人来。丈夫没有办法,只好关掉唯一维持我们全家生计的小电话亭,离开了家。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开始了在外流离失所的日子。

孤山镇邪党委书记李丙山、东港公安局政保科长王润龙到我大哥家去逼着我大哥交人;又多次骚扰我七十多岁的父母亲,我母亲严厉警告他们:“你跟我要人?我还要跟你们要人呢!如果我女儿出现任何危险我就找你算账!”

直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家里打电话说,镇长戚淑华和书记李丙山让我回家去,并且保证不再抓我们,只要我们回来,在家可以随便炼。欺骗是恶党的本性,我心里明白这只不过是他们的又一个圈套。但我确实不想继续在外边流离失所,因为流离失所不是我们师父安排的,法轮功学员要应该堂堂正正的修炼,我们应该回到正常的修炼环境中修炼。另外,我们在外面只靠积蓄维持生活,经济也很紧张,我就回到家中。

回家的第三天,孤山镇政府、孤山公安分局的人陆续到我家来骚扰,我没有怕他们,我继续跟他们讲真相。几天后,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润龙和丹东政法委两人来到孤山公安分局,派人来我家叫我到他们那儿去一趟。我想,我们法轮功学员光明磊落,堂堂正正,有什么害怕你们呢?就和丈夫一起去了公安分局。王润龙手里拿了一摞子信件,问是不是我写的。其实我并不知道是谁写的信,但是,他要用它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我就不答应。当时我想的很简单,就是不想让其他同修再遭到迫害,所以就承认那些信是我写的(我没做到“真”),并在上面签了我的名字。可是我的做法恰恰上了邪恶圈套。他们把我关在那儿,不放我。晚上我继续给公安分局的人讲真相,讲完了我就打坐、炼功。第二天早上,他们把我放回家。

回家刚两天,孤山镇政府和公安分局又来抓我进洗脑班。早上七点镇政府就派两人来我家看着我,怕我知道信息再离开家。利用这个机会我就向这两个人揭露这几年来中共恶党对我们一家人的迫害事实,他们听后还觉的很吃惊。大约上午八点钟,孤山镇政府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邹本国带着七个人闯进我家,逼我跟他们到镇政府去。我严厉地回答他们:“我不去!你们一次次的迫害我,这一次谁敢动我,我就再次去北京告你们!”他们害怕自己的丑闻被人听见,叫我别喊、小声点儿。但是他们人多,最后我还是被他们挟持到孤山镇政府。到了镇政府,我质问他们:“你们不是保证我回来没事的吗?”当时在场的还有丹东市政法委来六一零来的人,我给他们讲述了我被迫害的经过不修炼的丈夫也在一旁补充。我说:“你们反反复复的迫害我,我丈夫已经被你们给吓出心脏病了。我把他给你们送到政府来,你们做饭给他吃吧。”

当时孤山镇政府副镇长宁成亮说;“你能不能保证进洗脑班后不说话,不讲大法好?”我坚定地回答:“做不到。只许你们迫害好人人,却不许我们说话?我一定要讲。”听后他说:“那你回家吧。”

二零一一年十月,东港市六一零操控孤山镇街道的人又打电话来骚扰我和家人。

“善恶有报”是永远不变的真理,谁都抗拒不了的宇宙真理。十二年来,法轮功学员一直不断的在给这些迫害者讲这个天理。但是,这些被共产邪灵控制、没有道德底线的人,他们却不相信他们作恶、迫害法轮功学员会遭到上天的报应,一直把法轮功学员对他们善意的规劝和警告当耳旁风,为所欲为。为了中共恶党的那点眼前利益,不惜牺牲自己与家人的未来,出卖自己的良知与道德,等待这些人的下场是最可悲的。

我把我们一家人遭受邪党迫害的事实写出来,将他们的罪行曝光,为的是让更多的民众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早日退出它的一切组织,远离这个恶魔,逃离大劫难,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也希望那些还在被邪党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能早一天醒悟,不要等到最后为它做陪葬。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辽宁东港市邹淑兰一家人的遭遇-252109.html

丹东 东港市联系资料(区号: 415)

2021-12-23: 相关人员:
邵长江15941566668,兼任东港市公安局党委书记、东港市副市长
东港市国保支队队长唐殿良:18841535353
东港市向阳派出所警察:
警长:陈永康手机18424535255.
周警察:18242495858
栾守军:警号604059手机15041594359
赫伟:警号602053手机15104158181
李开成:警号602204手机13050357129
程显利:警号602826手机13504154828
周兴宇(电话18242568678手机13050357129)
副所长 13941557334 肖景焕 13842571515
于海洋,东港市向阳派出所所长,警号604283
于本,东港市向阳派出所电话0415-7178736
向阳派出所指导员,警号604309

肖联滨 原公安局局长 手机 13841538977
孔宪敏 公安局副局长,宅电7136155手机13842578888
关志华 副局长 113942501958办公电话7144277
孙晓峰 纪委书记 13941567111住宅电话656106

宋诗和 副局长 办,7149617 手机 13898511777
冯忠国 副局长 手机 13604151555
徐福安 副局长 手机 18241519999
张西臣 副局长手机 13394263888
公安局办公电话7144774

赵义东 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 电话13941509889

花园派出所电话【7525315】报警电话【7867110

警察白双喜13470051789
王有平15941550577
刘成玉13942567588
衣芳楠13464561177
赵鑫哲18741587758
陶学良210623197001217294
所长602096。
李文升210623196903090013
副所长602381。
刘成强210526198607310674
副所长60454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