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南 >> 娄底 双峰县(双丰县) >> 孙莉华, 女

孙莉华
孙家遭迫害一死三失常 610图谋嫁祸法轮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省双峰县工农南路41号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1-07-05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孙莉虹(孙莉红) 孙莉华 孙莉萍 孙辉
夫妻/父母: 杨菊生(杨菊松)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8-01: 孙家遭迫害一死三失常 610图谋嫁祸法轮功
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孙莉华一家几年来,被双峰县“六一零”恶徒王健康、阳紫腾,公安局国保恶警陈春华、张定青等一群中共流氓打手迫害致家破人亡,孙莉华的母亲杨菊生被迫害致死,弟弟孙辉和两个姐姐孙莉虹和孙莉萍均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参与迫害的直接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

“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操纵公检法等部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最近,中共“六一零”又想剥夺孙莉华的信仰自由的基本权利,还逼迫孙莉华接受他们安排的记者造假采访,企图将孙家被中共恶徒迫害致一死三疯的罪恶,反过来诬蔑是炼法轮功造成的,由此也看出所有诬陷法轮功的谎言是如何经过造假造出来的。由于中共控制所有电视报纸“一言堂”的欺骗宣传,好人被剥夺说话的机会,当地很多人还相信中共恶警的谎言,却不知这完全都是由于中共的残酷迫害造成的。下面揭示的就是孙莉华一家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邪恶政治运动中,所受中共残酷迫害的真实情况。

一、采访的骗局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上午,双峰县供销社副主任杨志强将孙莉华叫到供销社,说娄底市“六一零”要来双峰县做诽谤法轮功的三个典型材料,孙莉华是其中一个,要她接受娄底市来的记者采访,并要照着“六一零”提供的诬陷文字材料念,诬蔑孙莉华家因为炼法轮功而造成一死三疯,还逼孙莉华保证以后不炼法轮功,中共“六一零”人员竟企图将他们造下的罪恶,反过来诬蔑法轮功,企图用媒体造假,继续欺骗、毒害民众,向中共邀功请赏。

孙莉华对此断然拒绝,她斩钉截铁的说:“你们把我们家迫害成这样,还要我去说一些违心的话,我决不会那样做的。我以前一身皮肤病,到处治也没治好,修炼法轮功以来,十多年也没复发过,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没有错。”杨志强见孙莉华不配合他们,无计可施,便说:“那你走算了。”随后杨志强打电话给娄底市“六一零”,“六一零”员说:“随她怎么说都行,只要她接受记者采访。”杨志强又找到孙莉华擦皮鞋的地方,对她说:“今天下午两点钟,你到你弟弟孙辉住的家里等着,在那里,娄底市的记者对你来采访,随你怎么说都没关系。”孙莉华没搭理他。孙莉华没有被他们的这些伎俩所欺骗,知道这是一个阴谋,有了她的镜头,再配音、造假诬蔑法轮功。下午她即既没到她弟弟家去,也没在擦皮鞋的地方,杨志强不断打电话给她的丈夫,问孙莉华是否在家,她丈夫说不知道去哪里了。

傍晚六七点多钟,孙莉华刚回家,杨志强又打她丈夫的手机,她丈夫让她接,杨志强在电话中说:“孙莉华你哄骗我,下午两点没到你弟弟那去。娄底来的那两个人现在住在宾馆里,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到宾馆里去接受采访,你去了,我们不会害你的,会解决你弟弟的病退工资。”孙莉华说:“中共没一句真话,都是欺骗老百姓的,要解决早就解决好了。我不会相信你们的。”杨志强见她不同意,便又翻脸道:“你们家以后有什么困难,我们不会帮你的。”挂了电话后,过了一会儿,娄底市那两个男的,一高一矮,都是三十多岁,突然闯到孙莉华在国土局(她丈夫在国土局工作)家属区的家中,孙的丈夫说:“采访你的人来了。”孙莉华见他们来了,二话没说,甩门而去,那两个人最后无趣地走了。

二、威胁利诱的迫害手段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双峰县供销社的贺有德又将孙莉华叫去,说娄底市及双峰县“六一零”迫使他们,要孙莉华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并要她代弟弟孙辉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及放弃修炼等的诬陷法轮功的材料,孙莉华断然拒绝,说:“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权利,你们剥夺人的信仰自由权利是违法的。”贺有德说:“这是上面的指示,你不写,以后你家的困难我们就不管了。”孙莉华说:“你们要不把我们家迫害成这样,我不会找你们要一分钱,现在我们家的人被迫害成精神失常,丧失劳动能力,连本应得的低保你们还要扣压吗?你们该解决的困难还是要解决,你们无权扣压。”孙有德理屈词穷,哑口无言。

三、曾经的美满之家
孙莉华的父亲孙忠烟,原双峰县人民法院永丰法庭的审判员,为官清廉,忠厚朴实,一九九五年去世,也没有让其子女到法院抵职工作。

母亲杨菊生,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一日出生,双峰县饮食公司职工,她是几十的药罐子,曾患有支气管炎、肾炎、类风湿、骨质增生、头痛等八九种疾病,曾练过多种气功,也不见效,每天要花一百多元的医药费,而她仅有四百多元的退休金,负债累累。一九九六年杨菊生修炼法轮功后,这些久治不愈的疾病一扫而光,精神焕发,多年来再没花一分钱的医药费,这是众所周知的。

弟弟孙辉,一九七零年九月一日出生,住在双峰县工农南路四十一号,即双峰县人民法院永丰法庭的老家属楼一楼,他原是双峰县食品加工厂职工,后在双峰县司法局办的法律电大毕业,做过几年律师,他多年没治愈的肝炎病在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好了。

姐姐孙莉虹和孙莉萍是双胞胎,一九六三年一月二日出生,孙莉虹原双峰压板厂职工,孙莉萍原双峰县饮食公司职工,她们在一九九九年上半年修炼法轮功后精神面貌、身体状况都得到了全面改善。

孙莉华,一九六七年四月十二日出生,原双峰县供销社职工,她久治不愈的皮肤病在一九九九年二月修炼法轮功后彻底好了。全家都亲身体验到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真善忍,教人做好人,无怨无恨,心态平和,与人为善,全家关系融洽和睦,过得幸福快乐。

四、依法上访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和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杨菊生和孙辉前往北京依法上访,说明真相,想把自己修炼法轮功的好处告诉政府人员,在火车上就遭到了公安的非法盘查,被公安人员拦住,强行带回双峰县,非法拘留三个多月,并非法罚款三千多元,孙辉是学法律的,知道宪法规定公民有上访的权利,上访没有错,是公安人员在执法犯法。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九日,双峰县“六一零”王健康,公安局国保恶警陈春华等恶人采用阴谋诡计,哄骗杨菊生和孙辉说到公安局去问一些情况,然后将他们秘密绑架到早已准备好的车子上直接劫持到劳教所,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也没有任何理由。杨菊生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所因杨菊生不肯“转化”,被非法加一年教期。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的两年期间,遭恶警丁彩兰、尹彬唆使的吸毒犯多次毒打辱骂。

孙辉被劫持到恶贯满盈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孙辉在新开铺劳教所期间,受到非人的残酷折磨,恶警不让他睡觉,关禁闭,一天只让他睡两小时,有时整日整夜的做奴工,派二三个“夹控”人员(恶警从犯人员挑选出的邪恶歹毒之徒),灌输诽谤大法之词,如果不依,就大打出手,抓住他的头往地上、墙上使劲撞,孙辉高喊“法轮大法好”,恶徒们还想出各种各样的折磨花样,把他吊铐在树上,寒冬用冰冻,用针刺,用电棒电,不让睡觉,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等等邪恶手段,最后仍改变不了孙辉的信仰,就强行给他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并在他的饭里下药,致使孙辉的身心遭到严重摧残,导致其神志不清,精神失常,经常遗尿,流口水等。好好的年轻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劳教所达到迫害的罪恶目的后,就以“精神分裂症”为由将孙辉送回家。

孙辉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逐渐恢复。后来他在长沙打工期间,在向世人讲真相过程中,被恶人告密、包围、绑架;长沙雨花公安分局警察抢走他的四百六十元现金,将他非法拘留三天,期间对他进行毒打、吊铐。

五、再次被劳教迫害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杨菊生在向当地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被坏人诬告,被绑架到双峰县看守所,家中遭到双峰县“六一零”王健康、阳紫腾(现双峰县司法局局长),公安局国保恶警陈春华为首的一群警匪的洗劫,翻箱倒柜,柜子全部被撬烂或砸烂,孙莉虹当时在家,就和这伙人理论,指出这是违法行为,恶警竟把孙莉虹也绑架到双峰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其间她受到凌辱折磨,被迫害成精神分裂症,又被勒索三百多元的伙食费。孙莉华全家遭到几十次的非法抄家、威逼、恐吓、非法监控、跟踪,孙莉萍在焦急和恐惧中也被迫害成精神失常。

杨菊生在双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绝食反迫害七天,恶警们就采用管道强行播入灌食,杨菊生的牙齿都被撬坏了,恶警还要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迫害,杨菊生对公安局政保科陈春华说:“陈春华,你把我们家迫害成这样,你不要做得太绝了,你就不怕遭报应吗?”陈春华狂妄的叫嚣说:“我不怕报应,我就是要把你关进劳教所,我就要把你家迫害成这样。”一副“我就是流氓,你又能把我怎么样”的恶棍无赖嘴脸,穿着警服为害百姓,道貌岸然却心狠毒辣。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杨菊生被双峰县公安局国保恶警张定青等非法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杨菊生被绑架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一直坚决不写“三书”。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至二十七日,劳教所调动了七十名警察以及吸毒犯近二百人组成所谓“攻坚队”,分五个“攻坚点”,对二十九名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人的迫害。由副所长张燕平、管理科科长朱志刚亲自上阵;特警队队长及有关警员天天到场,负责“攻坚队”的主要恶警有劳教所纪检书记赵晋岳、教育科科长龚超连、管理科副科长王焕生、办公室主任符军,七大队(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大队长袁利华、副大队长郑霞等。

杨菊生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被关进强行“转化”的严管队,由二十多岁的女恶警袁佳负责对六十多岁的杨菊生“攻坚”迫害,在这里恶警袁佳对杨菊生实施了灭绝人性的迫害。从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下午七时开始,杨菊生被强制立正站好,一直站到第二天上午八时,十三个小时不准动一下,稍微动一下,值班员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不准睡觉,眼睛不准向上、向下看,不准合眼,只准注视前方,连续十三昼夜不允许睡觉,眼睛不许眨一下。有一次困极了,闭了一下眼,被恶警袁佳指使吸毒犯照她的眼睛打了一百多下。人睁眼闭眼是天赋人权,古往今来没有哪个说闭眼睛也犯法,而这个黑窝里的一群流氓就这么干着,他们把人的眼睛、四肢、思想等等,统统用所谓的所规队纪进行邪恶的规定,把人的一切合法权利甚至于上厕所等都控制起来,就这么骂着、打着,就这么折磨着,企图把人的精神整垮。是非、正邪全颠倒过来。

遭到残酷的罚蹲迫害,整天整夜的蹲着,连续蹲了一百九十多个小时,双腿肿到膝盖上,脚筋痛得无法忍受,稍动一下就招来一顿毒打。恶警袁佳还说她蹲的不好,用脚重重的踢她,还说死了连狗都不如。长时间的蹲、毒打致使杨菊生两脚受到严重的伤害,脚板都成了紫红色,脚板硬皮开始脱落,两腿筋骨痛得很厉害,两脚麻木得没有知觉。同时不准大小便,强迫憋着,最后造成小便解不出,并导致肛门脱肛,大肠从肛门拖垂下来好几寸(当时由副所长赵桂保的老婆卢咏泉诊断过),鲜血直流,把裤子弄得脏兮兮的,即使这样,恶警袁佳也不允许她换裤子、洗澡。干警袁佳强制杨菊生蹲下,两手放在腿上,两脚并拢,蹲了六天六夜,吃饭也不许站起来;脚筋痛得无法忍受,稍动一下就招来一顿毒打,打得杨菊生的脖子都伸不直,头昏眼花蹲不稳,不是向后倒,就是向前倒,不知摔了多少跤,头上也摔了好多包,只要叫一声痛,值班员王芳就把脚上的袜子脱下来强行塞在杨菊生嘴里。最后右脚腕弯不得,就拖着走路,走路一瘸一瘸的,已被迫害致残。她曾经向白马垅法庭起诉过,但它们狼狈为奸,最后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答复。

杨菊生第二次被非法送入攻坚队,她被连续罚站十二天十二夜,恶警及坏人日夜轮番对她进行迫害,又威迫她写转化书,杨菊生不写,又把她两个胳膊拉直,分别铐在两张床上,再用电棒电击腰部,致使昏死几次,造成严重伤残。一个快七十岁的老人,怎能承受那么大的折磨?一次一次的非人残酷折磨,要不是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时时保护,不知早已被劳教所迫害致死多少次了,那是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无法承受的巨难。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杨菊生本应该释放,说什么没有人来接,拖至三月十日才放。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孙辉在双峰县沙塘乡讲真相中再次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电棍毒打,被迫害成“精神分裂”,后恶警还非法判孙辉劳教一年零七个月,所谓“监外执行”,但“六一零”人员后将他绑架到精神病医院迫害。

六、迫害持续至今

杨菊生回到家中后,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又得到神奇般的康复。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八日,双峰县“六一零”主任阳紫腾,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张建良等一群恶人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又非法闯入,抢走大法书籍,几年来每天二十四小时非法监控,跟踪,随时闯入,非法翻箱倒柜,如果有亲戚朋友来玩,就会立即遭到盘问。县“六一零”和供销社人员及孙忠烟原工作的法院里的法官也经常来家里来做转化工作,并指使周围的邻居监视。为什么这些机构动用如此大的人力、物力来对付一家善良的老百姓呢?就是这些机构迫害无辜的善良百姓,还要将好人转化成坏人,使之人们都和它们一起腐化堕落,同流合污,打击善良的一定是邪恶的,这些道貌岸然的中共人员怕其邪恶本质暴露出来,怕其犯下的迫害罪恶被揭露出来,做贼心虚,所以才拼命封锁消息,如此严密监视。在这种强大的精神压力下,孙辉越来越精神恍惚,杨菊生的精神也处于高度紧张之中,不敢出远门,不敢走亲戚,说话都要小声,不敢讲大法的真相,修炼后受益无穷的她深想把大法蒙冤的真相告诉世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明白真相的世人,才不会被中共的诽谤造谣所欺骗,不跟随中共去迫害大法,生命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由于中共邪党的非法监控,跟踪,在这种恐怖环境下,杨菊生没能大法蒙冤的真相去告诉世人,心中很痛苦,在面对这种强大的精神压力与内心的极度痛苦中,杨菊生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含冤离世了,留下了深深的遗憾走了,一个家庭的支柱走了,给她的四个子女带来极大的痛苦。

孙辉共八次被双峰县“六一零”人员送往双峰县梓门桥精神病医院和邵阳市精神病医院,当作精神病人治疗,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至今精神失常,沉默寡言,到处乱走,将家里的电视机和电灯整日开着,由于长时间在用电,电线发热,引发火灾,当时孙辉不在家,法院家属区里的邻居发现了,打火警电话,才将火及时扑灭,才没有烧到邻居家,但孙辉家里的箱柜门窗等全被烧掉了,四姊妹都失业了,孙莉萍靠其丈夫照顾,孙莉虹早已离婚了,靠妹妹孙莉华照顾,孙莉华自己也失业在家,双峰县相关人员看她坚持修炼法轮功,不给她办低保,她靠在县城擦皮鞋维生,最后孙莉华借钱才将烧坏的房子修整好。“六一零”及供销社人员竟卑劣地要挟孙莉华写保证书及诽谤大法的材料,否则不给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孙辉、孙莉虹、孙莉萍的办困难补助。孙莉华全家祖祖辈辈都没有精神病史,中共扭曲人的灵魂,坏事做绝,将一家好好的三个人迫害致精神失常,真是邪恶至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孙家遭迫害一死三失常-610图谋嫁祸法轮功-244767.html

2011-07-04: 一家五人遭迫害 母死三子女精神失常
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孙莉华一家人,因修炼法轮功,几年来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母亲被迫害致死,弟弟和两个姐姐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近日,中共“六一零”人员竟企图将他们造下的罪恶,诬蔑法轮功。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娄底市及双峰县“六一零”(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闯到孙莉华家,逼迫孙莉华接受他们带来的记者采访,要求她照着他们提供材料念,材料诬蔑她家因为炼法轮功而造成一死三疯,并要保证以后再也不炼了等等,想在电视等媒体上来欺骗、毒害世人,并想以此作为向上级“六一零”邀功请赏。孙莉华对此断然拒绝。

孙莉华说:“你们把我们家迫害成这样,还要我去说一些违心的话,我决不会那样做的。”过了几天,那伙人又来说,只要你上镜头接受采访,你说什么都可以,他们阴谋想利用邪恶人员来诬蔑配音来做诬陷材料。孙莉华仍然断然拒绝了他们的邪恶要求,最后那伙人灰溜溜地走了。

法轮功学员孙莉华,女,三十多岁,原双峰县供销社职工,被迫害失业,现在每天靠在县城里擦皮鞋维持生计,还要照顾被邪党迫害致疯的姐姐孙莉红、孙莉萍和弟弟孙辉,她的母亲杨菊生已被邪党迫害致死。

母亲杨菊生被迫害致死、两姐姐被迫害精神失常

杨菊生,女,六十多岁,原双峰县饮食公司职工,住湖南省双峰县工农南路四十一号。杨菊生原身患多种疾病,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得到了很大的改变,四个儿女也都相继走上修炼的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独裁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杨菊生、孙辉母子俩进京依法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却被绑架到双峰县非法关押三个多月,还被以伙食费的名义勒索三千多元。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杨菊生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四年四月,杨菊生因讲真相被绑架,家中被非法抄走大法书籍及资料。杨菊生老人的女儿因恶警绑架母亲而跟他们理论,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十五天,其间受尽折磨,被迫害成“精神分裂”。孙莉红、孙莉萍现在仍精神失常。

杨菊生曾两次被非法送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迫害,第一次是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所因杨菊生不肯转化,被非法加一年教期。在此期间遭恶警丁彩兰、尹彬唆使的吸毒犯多次毒打辱骂。第二次是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至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邪恶的警察袁佳为了让杨菊生老人所谓转化,对她进行电棍打、连续蹲或站多少天、不准大小便等流氓式的残酷迫害。后看到法轮功学员杨菊生不“转化”,又被非法加教几个月,

酷刑演示:电棍打
酷刑演示:电棍打

杨菊生在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被绑架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一直坚决不写“三书”。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至二十七日,劳教所调动了七十名警察以及吸毒犯近二百人组成所谓“攻坚队”,分五个“攻坚点”,对二十九名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人的迫害。由副所长张燕平、管理科科长朱志刚亲自上阵;特警队队长及有关警员天天到场,负责“攻坚队”的主要恶警有劳教所纪检书记赵晋岳、教育科科长龚超连、管理科副科长王焕生、办公室主任符军,七大队(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大队长袁利华、副大队长郑霞等。

杨菊生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被关进强行转化的“严管队”,由二十多岁的女恶警袁佳负责对六十多岁的杨菊生“攻坚”迫害,在这里恶警袁佳对杨菊生实施了灭绝人性的迫害。从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下午七时开始,杨菊生被强制立正站好,一直站到第二天上午八时,十三个小时不准动一下,稍微动一下,值班员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由于立正站得太久,同时不准大小便,致使杨菊生肛门脱肛,大肠从肛门拖垂下来好几寸(当时由副所长赵桂保的老婆卢咏泉诊断过),流了不少血,把裤子弄得脏兮兮的。即使这样,恶警袁佳也不允许她换裤子、洗澡。从八时起,恶警袁佳又强制杨菊生蹲下,两手放在腿上,两脚并拢,连续蹲了六天六夜,吃饭也不许站起来;脚筋痛得无法忍受,稍动一下就招来一顿毒打。恶警袁佳说她蹲的不好,用脚重重的踢她,还说死了连狗都不如。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只要哼一声,吸毒犯王芳就把脚上的袜子脱下来强行塞在她嘴里。她们用尽全身的力气对杨菊生暴打,杨菊生被打得脖子都伸不直,头昏眼花蹲不稳,不是向后倒,就是向前倒,不知摔了多少跤。她们还不许杨菊生上厕所,她只好憋着,憋的时间太长,小便都憋没了,两只小腿及两只脚肿得好大,站也站不稳。

杨菊生还被连续十三昼夜不允许睡觉,眼睛不许眨一下。有一次困极了,闭了一下眼,被恶警袁佳指使吸毒犯照她的眼睛打了一百多下。

长时间的站、蹲、毒打致使杨菊生两脚受到严重的伤害,脚板都成了紫红色,脚板硬皮开始脱落,两腿筋骨痛得很厉害,两脚麻木得没有知觉。特别是右脚腕弯不得,就拖着走路,不知摔了多少跤,头上也摔了好多包,走路一瘸一瘸的,已被迫害致残。她曾经向白马垅法庭起诉过,但石沉大海。

杨菊生第二次被非法送入攻坚队,她被连续罚站十二天十二夜,恶警及坏人日夜轮番对她进行迫害,致使昏死几次,造成严重伤残。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杨菊生本应该释放,说什么没有人来接,拖至三月九日才放。

杨菊生从劳教所出来后,因身体遭受到严重摧残,一直不能吃东西,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含冤去世。

弟弟孙辉两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孙辉被劫持到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所恶警指使吸毒犯、包夹强迫孙辉整日整夜的做奴工,孙辉高喊“法轮大法好”,遭到恶警关禁闭、殴打的折磨,恶警还给孙辉注射不明药物,并在他的饭里下药,致使孙辉的身心遭到严重摧残,神志不清。劳教所达到目的,就以“精神分裂症”为由将孙辉送回家。

孙辉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逐渐恢复。后来他在长沙打工期间,在向世人讲真相过程中,被恶人告密、包围、绑架;长沙雨花公安分局警察抢走他的四百六十元现金,将他非法拘留三天,期间对他进行毒打、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孙辉在双峰县沙塘乡讲真相中再次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电棍毒打,被迫害成“精神分裂”,后恶警还非法判孙辉劳教一年零七个月,所谓“监外执行”,但“六一零”人员后将他绑架到精神病医院迫害。孙辉现在仍精神失常。

共产邪党蔑视生命,娄底市及双峰县参与迫害的邪恶人员不但不忏悔自己对杨菊生一家迫害的恶行,反而想诬陷法轮功,利用造假宣传想继续毒害世人,迎合邪党的非法迫害,想作为自己在邪党里升官发财的邀功品,完全丧失人的良知底线,自甘沦为邪党迫害人民的杀人工具。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4/一家五人遭迫害-母死三子女精神失常-243412.html

娄底 双峰县(双丰县)联系资料(区号: 738)

2021-06-25: 湖南省双峰县政法委对双峰县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电话补充
湖南省双峰县政法委
书记 曾春谷 13807383358
副书记 赵琳平(分管综治维稳) 18673813989
副书记 曾江海 18075689555
县委政法委四级调研员 罗恒旦 13973827879
朱伟华 18973855055
宋海波 13907383200
凌敏 18152789222
彭国梅 18973855189
左持 15080819908
曾繁贵 13973883698
匡卫超 13723813995
刘一元 18973855199
陈鹃 15115818118
曾嵘 15367280888
曾军怀 13786829397
谭丽 13348786999
彭卫斌 13607383080
吴朝强 15173809778
赵克纯 13787483108
周瑛 13786887385

2017-11-18: 双峰县政法委:
610主任曾江海18075689555、13609676958、0738-6820791
610副主任宋海波13907383200、0738-6831969

双峰县卫计局副局长李三清13973847670
双峰县国保大队:李卫13607383559张建良13707383832
双峰县杏子铺派出所:所长肖景明13347389000副所长聂海涛0718-6333110
2012-11-01: 双峰县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员:
双峰县电话区号:0738 邮政编码:417700
双峰县沙塘乡专管迫害法轮功的胡楚南:15080804455
双峰县沙塘乡派出所所长:刘永盛6591110(办)6826735(宅)13875486768(手机)
双峰县沙塘乡派出所副所长:冯和泉 13873820000
双峰县沙塘乡邪党书记:朱新桥6591002(办) 13973826838
双峰县沙塘乡乡长:刘小惠6591002 13873805958
双峰县原“610办”主任:张波6822380(办)6828298(宅) 1332728029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