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8-18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唐山市 >> 赵烨, 女, 42

赵烨
河北唐山法轮功学员赵烨
个人情况: 唐山某家装公司从事设计工作,作品曾获奖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河北省唐山
个人近况: 2012年12月15日 迫害致死 (2011-05-20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1-05-20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614

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的赵烨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11-22: 刘紫薇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简述
(一)赵烨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赵烨(四十二岁)从唐山开平劳教所转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赵烨在劳教所拒绝奴工迫害,三大队多个队长逼她每天到车间罚站,一直站到收工,然后还要在大厅逼坐小板凳,持续一个星期。同年八月十五日至十七日,恶警吕亚琴、刘紫薇到暗室用电棍电、毒打赵烨近两天,并用铁片砍,致使赵烨的右臂残废,赵烨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由于严重的营养不良与腹泻,赵烨的身体出现脱水症状,多次晕倒,有一次晕倒在厕所里。刘紫薇等狱警对赵烨下毒手,开始时是长时间用长电棍电击,后来改用高压的短电棍电击,电击同时还遭毒打,身体多处淤青黑紫。赵烨至少两次被刘紫薇施暴,被打成重伤。她的胳膊和肩头等处,肿得像馒头一样,右手的手指无法弯曲,右手也不能动弹,整个右臂都失去了知觉,长时间不能生活自理,无法正常洗漱。为了掩盖其罪行,三大队把赵烨长时间单独隔离关押,一直在大厅里罚站,直到九月初才让其到大厅里干活。

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赵烨被折磨得病情加重,劳教所才让赵烨住进医务室天天打点滴,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赵烨的家人得到消息,急忙赶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此时的赵烨已经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持续高烧达四十多度,骨瘦如柴体重五十斤左右……劳教所这才让办保外就医手续,把病危的赵烨推给了她的家人。最后奄奄一息时抬出劳教所,回家不久含冤离世。

参与迫害赵烨部份责任人:三队大队长王炘、队长吕亚琴、师江霞、王伟卫、刘紫薇、劳教所狱医马某。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22/原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狱警刘紫薇的罪恶簿-433865.html

2016-06-09: 17年来62名唐山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唐山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9/17年来62名唐山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329670.html

2012-12-18: 唐山妇女赵烨被劳教迫害致死
被河北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致生命垂危而保外就医的唐山法轮功学员赵烨,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五日深夜在家中离世,年仅四十岁左右。

二零一二年三月份,赵烨从劳教所保外就医时已骨瘦如柴,体重五十斤左右 ,右臂残废,神志不清、持续高烧达四十多度……。几个月来,家人已为她花了几万元的医药费,但她身体仍未恢复,每天均需输液、吃药维持。即使这样,实施迫害的责任方——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还逼她的家人每月汇报赵烨的情况。

根据赵烨的症状表现,有被中共恶徒下毒的可能。据她讲,在劳教所曾有过一次吃饭后,莫名其妙呕吐的经历。

赵烨女士是学艺术设计的,在唐山陶瓷研究所从事设计工作,她的作品曾获奖;后来在家装公司从事设计工作。在三十多岁时她身体纤弱多病,脾气急躁,后来炼了法轮功,全身的疾病一扫而光,而且脾气也温和了。家里人都很高兴。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赵烨给人送了一张弘扬中华神传文化的神韵艺术团演出的光盘,被唐山市火炬路派出所绑架。三月十一日,高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刘红及谢磊等人强行给赵烨戴上手铐、劫持到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五月份劫持到河北女子劳教所三大队继续迫害。

赵烨被劫入劳教所时一米六左右,面容红润,走路很有劲,说话很直爽。她有一个上中学的女儿,二零一一年要中考,正需要妈妈照顾,丈夫经常在外地工作,她的被抓,打破一家人原本宁静的生活。到劳教所后赵烨就被强迫谈话放弃信仰,赵烨以亲身体会证明大法的美好,断然拒绝,也不配合她们的奴工劳动。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在劳教所三队的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抗议非法的奴役劳动,赵烨也在其列。那天所有的人被集中在劳教所二楼大厅,几乎三队所有的警察凶神恶煞般冲出来,有的手里拿着电棍,吕亚琴让大家列队站军姿,中间夹杂着疯狂地叫骂,“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们。”“加期,都给我加期,加三个月。”没有参加劳动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她们叫出来。

赵烨是第一个被她们拉进去的,后来知道是被拉到了她们的办公室,那里没有监控录像,用高压电棍电她,电棍长20多公分,直径约3公分,8月份那时穿短袖衫,她们撩开衣服电她胸骨窝下方处,电她的颈项脖子。赵烨劝她们住手,她们就电她的嘴,以致她的牙、嘴疼了好几天。主要恶警是吕亚琴、刘子维动手。那天劳教所那个黑面孔、板着脸的冯可庄在旁边屋里坐镇,几名男警察在外面吆喝助淫威,隔着铁门可以听见隐约的啪啪响声,大约有半小时赵烨被拉了出来……

第二天赵烨被罚站了一天。第三天上午赵烨仍没有屈服,恶警刘子维再次把她拉到后面的办公室,气急败坏的刘子维用电警棍狠狠地打了赵烨多半个小时。赵烨出来后撩起衣服,大家看到她的右上臂已是青紫色。下午赵烨又遭到恶警师江霞威胁,强迫她背所谓的行为规定,师江霞的丈夫张宁(也是劳教所的警察)在旁边耀武扬威的恐吓,说着流氓话“不行咱们拉出去单独谈谈”。之后赵烨被逼在车间坐马扎,白天坐一天,晚上在大厅睡地铺。女警派人看着,不允许别人和她说话。她们为了掩盖她们打人行凶的真相,把赵烨和大家隔开。

赵烨在大厅的地上睡了大约三个月。因疼痛和神经受损不能活动,赵烨的右臂肌肉开始萎缩,右手掌明显比左手掌小。这给她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吃饭洗漱只能用左手,洗衣服只能用水涮涮,右手根本用不上力,一使劲儿就抖,右臂就象没和身体连着一样。她几次找队长要求到外面正规医院检查,劳教所医务室医生马某(男,四十多岁,戴眼镜)说不用看,骨头没折就没事。

从二零一一年底,赵烨已经消瘦得不象样,听力开始下降,一开始只是一只耳朵不好使,后来是两只耳朵,和她说话必须大声喊才能听清。到二零一二年初,她的身体就更差了,吃饭只能吃一点点,并伴有腹泻,咳出的痰呈灰黑色,行动迟缓,走路直打晃,渐渐意识不清醒。

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赵烨的状况已象风中残烛,劳教所这才让赵烨住进医务室天天打点滴,但由队长守着,不让任何人接触,连普教也不行,怕走漏消息。后来才把她转到外面正规的医院。三月十四日,赵烨的家人得到消息,急忙赶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此时的赵烨已经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持续高烧达四十多度,骨瘦如柴体重五十斤左右……劳教所这才让办保外就医手续,把病危的赵烨推给了她的家人。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参与迫害赵烨的部份责任人:三队大队长王炘、队长吕亚琴、师江霞、王卫伟(王维卫)、刘子维、劳教所狱医马某,其他责任人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8/唐山妇女赵烨被劳教迫害致死-266687.html

2012-10-28: 赵烨被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致奄奄一息
在二零一二年三月的一天,河北省胸科医院送进来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严重的恶液质已经很难看出她的年龄,而且让医院大夫感到奇怪的是她每天都有四名警察陪同。住院后她被确诊为重症肺结核、重度贫血、重度营养不良。治疗一段时间,状况仍不见好转,家人就把她接回。

这位女士是唐山市人,名叫赵烨,现年四十三岁。她是学艺术设计的,在唐山陶瓷研究所从事设计工作,她的作品曾获奖。后来在家装公司从事设计工作。在三十多岁时她身体纤弱多病,脾气急躁,后来炼了法轮功,全身的疾病一扫而光,而且脾气也温和了。家里人都很高兴。赵烨二零一一年被中共警察劫持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不到一年就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体重只剩五十多斤,右臂残废,意识不清。劳教所直到她生活无法自理,才让保外就医。

五个月来,她的家人已为她花了几万元的医药费,但她身体仍未恢复,每天均需输液、吃药维持。即使这样,实施迫害的责任方——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还逼她的家人每月汇报赵烨的情况。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赵烨给人送了一张弘扬中华神传文化的神韵艺术团演出的光盘,被唐山市火炬路派出所绑架。唐山高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很快接手迫害赵烨,在赵烨没有任何口供和签字的情况下,将她非法关入唐山市拘留所。三月十一日,高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刘红及谢磊等人强行给赵烨戴上手铐、劫持到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五月份劫持到河北女子劳教所三大队继续迫害。

赵烨入所时一米六左右,面容红润,走路很有劲,说话很直爽。她有一个上中学的女儿,二零一一年要中考,正需要妈妈照顾,丈夫经常在外地工作,她的被抓打破一家人原本宁静的生活。到劳教所后赵烨就被强迫谈话放弃信仰,赵烨以亲身体会证明大法的美好,断然拒绝,也不配合她们的奴工劳动。

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参加劳动是她们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手段之一,每天的劳动时间长达九个半小时,有时完不成她们规定的任务,中午和晚上还要加班。一年下来很多身体强壮二十几岁的普教人员都变的力气不支。这些与外面工厂合作的活,主要是为劳教所创收、发奖金。那些警察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强迫干活,还要延期。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在劳教所三队的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抗议非法的奴役劳动,赵烨也在其列。那天所有的人被集中在劳教所二楼大厅,几乎三队所有的警察凶神恶煞般冲出来,有的手里拿着电棍,啪啪的响声听着特别吓人。先是吕亚琴让大家列队站军姿,中间夹杂着疯狂地叫骂,“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们。”“加期,都给我加期,加三个月。”没有参加劳动的法轮功都被她们叫出来。

赵烨是第一个被她们拉进去的,后来知道是被拉到了她们的办公室,那里没有监控录像,用高压电棒电她,那东西长20多公分,直径约3公分,8月份那时穿短袖衫,她们撩开衣服电她胸骨窝下方处,那里可以看到把肉电焦的斑点,电她的颈项脖子,赵烨劝她们她们就电她的嘴,以致她的牙、嘴疼了好几天。主要恶警是吕亚琴、刘子维动手。那天劳教所那个黑面孔、板着脸的冯可庄在旁边屋里坐镇督战,几名男警察在外面吆喝助淫威,隔着铁门可以听见隐约的啪啪响声,大约有半小时赵烨被拉了出来,她们又逼着答应参加劳动。然后是刘素然、张妮……

那场面似乎又回到文革中的斗争场面,甚至还要恐惧。一边是警察歇斯底里的狂喊,一边是民众汗流浃背的两腿颤抖。年龄大的人心在抖,脸上冒着汗;年龄小的开始哭泣掉眼泪,而中间是法轮功学员面对施暴者平静的面庞,没有惊慌、没有恐惧,静静的看着、不知道还要发生什么?这种状况持续到晚饭时间。那天每个人惊恐之余谁都没有注意,天阴沉了,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苍天垂泪啊。

第二天赵烨被罚站了一天,第三天上午赵烨仍没有屈服,恶警刘子维再次把她拉到后面的办公室,气急败坏的刘子维用电警棍狠狠地打了赵烨多半个小时。赵烨出来后撩起衣服,大家看到她的右上臂已是青紫色。下午赵烨又遭到恶警师江霞威胁,强迫她背所谓的行为规定,师江霞的丈夫张宁(也是劳教所的警察)在旁边耀武扬威的恐吓,说着流氓话“不行咱们拉出去单独谈谈”。之后赵烨被逼在车间坐马扎,白天坐一天,晚上在大厅睡地铺。女警派人看着,不允许别人和她说话。她们为了掩盖她们打人行凶的真相,把赵烨和大家隔开。

赵烨在大厅的地上睡了大约三个月。因疼痛和神经受损不能活动,赵烨的右臂肌肉开始萎缩,右手掌明显比左手掌小。这给她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吃饭洗漱只能用左手,洗衣服只能用水涮涮,右手根本用不上力,一使劲儿就抖,右臂就象没和身体连着一样。她几次找队长要求到外面正规医院检查,劳教所医务室医生马某(男,四十多岁,戴眼镜)说不用看,骨头没折就没事。

九月份,一次家属接见日,赵烨和家人说起被打的事情,电话当即被切断。恶警生怕自己的恶行曝光,师江霞封锁赵烨的一切信息,包括写信和每月的电话。当家人后来辗转得到消息要求出所治疗,他们却欺骗家人说所里已经给看好了 。

大约在十二月份,所里来了两个戴牌的外来人员,听说是来检查一些事的,可能有人把她们打人的事反映了。早起、晚上、车间都录了像,三队的警察都很小心谨慎,不像平时那么凶。赵烨被安排到屋里睡。但她的健康状况却急剧恶化,开始是咳嗽、肺部有痰,晚上睡觉呼噜呼噜值班的都听得到,后来说不了几句话就咳嗽。每天的日常活动,她都挺着跟大家在一起。从二零一一年底她已经消瘦的不像样,听力开始下降,一开始只是一只耳朵不好使,后来是两只耳朵,和她说话必须大声喊才能听清。

到二零一二年初,她的身体就更差了,吃饭只能吃一点点,并伴有腹泻,咳出的痰呈灰黑色,行动迟缓,走路直打晃,渐渐意识不清醒,并出现幻觉。翻东西连自己的提包都不认识,明显的看出她变的发呆发傻了。但大队长王炘、师江霞都说她装的,根本不在意。一次在饭厅,赵烨腹泻,找队长王伟卫要求上厕所,王伟卫不耐烦把她拉回来,让她回座位,结果赵烨拉在了裤子里。好心人给她买的煮鸡蛋她吃了一口就全吐了。

由于严重的营养不良与腹泻,赵烨的身体出现脱水症状,多次晕倒,有一次晕倒在厕所里。后来连路也走不了,让人背着去车间。她的精神状况更是糟糕,说看到她爸爸在窗外来接她回家,她找到警察说要回家。那里的每一个人看到赵烨的状况都伤心落泪,就连普教也急着到值班警察那里反映,但那些中共统治下的警察人性麻木,对赵烨的状况置之不理。对中共不加思考的唯命是从,摧毁了她们的良知,看不到一丝对生命的怜惜与同情,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赵烨的状况已象风中残烛,劳教所这才让赵烨住进医务室天天打点滴,但由队长守着,不让任何人接触,连普教也不行,怕走漏消息。后来才把她转到外面正规的医院。

三月十四日,赵烨的家人得到消息,急忙赶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此时的赵烨已经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持续高烧达四十多度,骨瘦如柴体重五十斤左右……劳教所这才让办保外就医手续,把病危的赵烨推给了她的家人。

家人已花了几万的医药费,赵烨身体仍未恢复,每天都需输液、吃药维持。即使这样,将赵烨迫害致命危的凶手——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还逼赵烨的家人每月汇报她的情况。

赵烨刚被劫持到劳教所时,面容秀美,行动干练,她虽不善言谈,但乐于助人。甚至当她右臂被迫害致残时,还力所能及地帮周围人打水、打扫卫生。然而不到一年时间,石家庄劳教所就将这位善良妇女折磨得骨瘦如柴,将近一米六的个儿,最多只有五十多斤,颧骨突出,脸颊凹陷,脸色发青,嘴唇发紫,言语含糊,意识恍惚,整个人脱了相。

这种悲惨的故事,在中国大陆的劳教所、监狱一直上演着,赵烨的经历只是冰山一角,她们遭到迫害却只是因为信仰真、善、忍。她们善良、正直、品德优良,确在中共的统治下饱受苦难。孰正孰邪?相信每一个人会做出判断。法轮功学员在用生命的承受唤醒世人,天灭中共的天象已经拉开,退出邪共组织,站在善良一边,是上苍给予生命选择未来得救的慈悲之路。

参与迫害赵烨的三队队长吕亚琴,三十岁出头,自工作后多年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是转化法轮功的急先锋。这次打人后没几天就遭了恶报,出了车祸,四个月后上班,走路时腿还能看出不对劲。其它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也收敛了许多。她后来调到了二队。其他责任人有冯可庄、刘子维、师江霞、王伟卫、劳教所狱医马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8/赵烨被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致奄奄一息-264576.html

2012-08-23: 赵烨被迫害得骨瘦如柴 河北劳教所仍跟踪
河北唐山法轮功学员赵烨二零一一年被中共警察劫持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不到一年就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体重只剩五十多斤,右臂残废,意识不清。劳教所直到她生活无法自理才让保外就医。

赵烨的身体被迫害的非常严重,五个月来,她的家人已为她花了几万元的医药费,但她身体仍未恢复,每天均需输液、吃药维持。即使这样,实施迫害的责任方——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还逼她的家人每月汇报赵烨的情况。

赵烨,四十一岁,唐山陶瓷研究所从事设计工作,她的作品曾获奖。后在家装公司从事设计工作。

参与迫害赵烨的责任机构及人员罪行:

火炬路派出所: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火炬路派出所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赵烨。责任人待查。

唐山高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唐山高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很快接手迫害赵烨,在赵烨没有任何口供和签字的情况下,将她关入唐山市拘留所。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高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刘红及谢磊等人强行给赵烨戴上手铐、劫持到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期间未出示任何文件和手续。

参与迫害部分责任人:国保大队队长刘红、谢磊,其他待查。

唐山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唐山市政府法制处: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开平劳教所转出赵烨的行政复议委托书。同年四月二十五日,赵烨父亲向唐山市劳动教养委员会递交行政复议书。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赵烨的家人向唐山市政府法制处递交行政复议申请书。五月十二日,赵烨写了被构陷的过程,就高新开发区国保大队违法造成冤案提出申诉。六月十四日,赵烨收到行政复议决定书,上述机构非法维持劳教一年零九个月的决定。

经手迫害责任人待查。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赵烨被从唐山开平劳教所转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赵烨在劳教所拒绝奴工劳动,三大队多个狱警队长逼她就范,每天被叫到车间罚站,一直站到收工,然后还要在大厅逼坐小板凳,持续一个星期。队长吕亚琴扬言要给她加期、用刑,并派人围着她进行“转化”迫害。赵烨坚决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后来警察逼赵烨打扫车间卫生,有一段时间不让她去浴室洗澡。

二零一一年八月份,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的几名法轮功学员开始拒绝奴工劳动,以抗议非法加期、非法劳教。狱警队长吕亚琴认为是受赵烨的影响,把赵烨列为重点迫害的对象。尤其在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至十七日,以恶警吕亚琴、刘子维为主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残酷的迫害,动用了所里的男警,把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个弄到暗室用电棍电、毒打近两天,并用铁片砍,致使赵烨的右臂肌肉萎缩,不能恢复。后来赵烨被逼在车间坐马扎,白天坐一天,晚上因拒绝唱歌颂邪党的歌曲,赵烨被狱警大队长王炘、包班队长师江霞逼迫在大厅睡了四个月的地铺。

赵烨右臂神经受损,右手出现了肌肉萎缩,右手掌明显比左手掌小。这给她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吃饭洗漱只能用左手,洗衣服只能用水涮涮,右手根本用不上力,一使劲儿就抖,右臂就象没和身体连着一样。她几次找队长要求到外面正规医院检查,劳教所医务室医生马某(男,四十多岁,戴眼镜),没有起码医德,说不用看,骨头没折就没事。当家人得知后要求出所治疗,他们却欺骗家人说所里已经给看好了

赵烨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开始是咳嗽、肺部有痰,后来说不了几句话就咳嗽,接着从二零一一年冬天听力开始下降,一开始只是一只耳朵不好使,后来是两只耳朵,现在和她说话必须大声喊才能听清。到二零一二年初,她的身体就更差了,吃饭只能吃一点点,并伴有腹泻,咳出的痰呈灰黑色,行动迟缓,走路直打晃,渐渐意识不清醒,并出现幻觉,连自己的提包都不认识,一次说她看到她爸爸在窗外来接她回家。但大队长王炘说她是装的。

一次在饭厅,赵烨腹泻,找队长王维卫要求上厕所,王维卫不耐烦把她拉回来,让她回座位,结果赵烨拉了裤子。好心人给她买的煮鸡蛋她吃了一口就全吐了。

由于严重的营养不良与腹泻,赵烨的身体出现脱水症状,多次晕倒,有一次晕倒在厕所里。后来连路也走不了,让人背着去车间。直到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劳教所才让赵烨住进医务室天天打点滴,但由队长守着,不让任何人接触,连普教也不行。后来他们才把她转到外面正规的医院。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赵烨的家人得到消息,急忙赶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此时的赵烨已经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持续高烧达四十多度,骨瘦如柴体重五十斤左右……劳教所这才让办保外就医手续,把病危的赵烨推给了她的家人。

赵烨的家人已经花了几万的医药费,赵烨身体仍未恢复,每天都需输液、吃药维持。即使这样,将赵烨迫害致命危的凶手——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还逼赵烨的家人每月汇报她的情况。

赵烨刚被劫持到劳教所时,面容秀美,行动干练,她虽不善言谈,但乐于助人。甚至当她右臂被迫害致残时,还力所能及地帮周围人打水、打扫卫生。然而不到一年时间,石家庄劳教所就将这位善良妇女折磨得骨瘦如柴,将近一米六的个儿,最多只有五十多斤,颧骨突出,脸颊凹陷,脸色发青,嘴唇发紫,言语含糊,意识恍惚,整个人脱了相。

参与迫害赵烨部分责任人:三队大队长王炘、队长吕亚琴、师江霞、王卫伟(王维卫)、刘子维、劳教所狱医马某,其他责任人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3/赵烨被迫害得骨瘦如柴-河北劳教所仍跟踪-261900.html

2012-07-21: 揭露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奴工生产
唐山法轮功学员赵烨,二零一一年五月被绑架进劳教所时,身体很健康,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她被恶警用高压电棒电击和警棍毒打,后来感染肺结核,在迫害中身体日渐消瘦,到二零一二年二月瘦的不能站立行走,出现幻视,说胡话,大便失禁,在生命垂危时才被弄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1/揭露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奴工生产-260489.html

2012-06-14: 赵烨被河北女子劳教所迫害致命危 现情况不明
河北省唐山市法轮功学员赵烨,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长期遭到狱警各种折磨,健康情况极差,身体出现脱水症状,多次晕倒。有消息说,劳教所直到将把赵烨迫害致生命垂危时,才放她出狱。目前赵烨具体情况不明。

赵烨,四十一岁,在唐山某家装公司从事设计工作,她的作品曾获奖。二零一一年三月份,赵烨在生活小区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先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开平劳教所,后被转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迫害。

据了解,赵烨在劳教所拒绝奴工劳动,三大队多个队长逼她就范,她从法律等角度讲明劳教法轮功学员是非法的,拒绝劳动是抗议迫害。赵烨被狱警每天叫到车间罚站,一直站到收工,然后还要在大厅逼坐小板凳,持续一个星期。队长吕亚琴扬言要给她加期、用刑,并派人围着她进行“转化”迫害。赵烨坚决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后来警察逼赵烨打扫车间卫生,有一段时间不让她去浴室洗澡。

二零一一年八月份,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的几名法轮功学员开始拒绝奴工劳动,以抗议非法加期、非法劳教。吕亚琴认为这些法轮功学员是受赵烨的影响,把赵烨列为重点迫害的对像。

八月十五日,吕亚琴开始了所谓的“大整顿”。赵烨被吕亚琴和刘子维轮番用高、低压电棍电和毒打,身体多处瘀青黑紫,留下了许多电击成焦黑状的黑斑,她的胳膊和肩头等处,肿得像馒头一样,右臂被电得损伤到神经,开始是青肿疼痛,不能用力和抬起。过了一段时间不疼了但仍不能用力和抬起。八月十五日后,吕亚琴连续三天罚赵烨拒绝奴工劳动、不唱邪党歌的法轮功学员站军姿,三天后罚坐小板凳。后来逼赵烨在烫头车间坐马扎,烫头车间的气味很刺鼻。九月份,赵烨又被逼坐在缝纫车间,有几次她坐着马扎就睡着了,从马扎上摔下来。白天在车间坐一天,晚上只让在大厅睡地铺,根本睡不好,睡一会儿醒一会儿。

赵烨右臂神经受损,右手出现了肌肉萎缩,右手掌明显比左手掌小。这给她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吃饭洗漱只能用左手,洗衣服只能用水涮涮,右手根本用不上力,一使劲儿就抖,右臂就象没和身体连着一样。她几次找队长要求到外面正规医院检查,劳教所医务室医生马某(男,四十多岁,戴眼镜),没有起码医德,说不用看,骨头没折就没事。马某视人生命如草芥,曾多次给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

赵烨在大厅根本无法睡觉,而狱警大队长王炘、包班队长师江霞说不唱歌颂邪党的歌曲就不能回房睡。就这样赵烨在大厅睡了四个月的地铺。

现在赵烨的健康状况正在恶化,开始是咳嗽、肺部有痰,后来说不了几句话就咳嗽,接着从二零一一年冬天听力开始下降,一开始只是一只耳朵不好使,后来是两只耳朵,现在和她说话必须大声喊才能听清。到二零一二年初,她的身体就更差了,吃饭只能吃一点点,并伴有腹泻,咳出的痰呈灰黑色,行动迟缓,走路直打晃,渐渐意识不清醒,并出现幻觉,连自己的提包都不认识,一次说她看到她爸爸在窗外来接她回家。但大队长王炘说她是装的。

一次在饭厅,赵烨腹泻,找队长王维卫要求上厕所,王维卫不耐烦把她拉回来,让她回座位,结果赵烨拉了裤子。好心人给她买的煮鸡蛋她吃了一口就全吐了。

赵烨的遭遇所有人都同情,人们在私下纷纷议论:人都成了这个样了还不让回家医治?很多好心人看到赵烨走到身边时都帮着扶一把。一名上访的老太太实在看不过去了,哭着对狱医马某说:快救救赵烨吧!不然她就没命了!但队长师江霞却说:领赵烨到大医院看了,一切正常。

由于严重的营养不良与腹泻,赵烨的身体出现脱水症状,多次晕倒,有一次晕倒在厕所里。后来连路也走不了,让人背着去车间。这下劳教所慌了神,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让赵烨住进医务室天天打点滴,每天做病号饭,由队长守着,不让任何人接触,连普教也不行。监狱医务室根本治不好赵烨,他们又把她转到外面正规的医院。后来听说赵烨被放回家,至于她身体状况如何由于消息封锁就不得而知了。

赵烨刚被劫持到劳教所时,面容秀美,行动干练,她虽不善言谈,但乐于助人,她右臂动不了,还力所能及地帮周围人打水,打扫卫生。然而不到一年时间,劳教所就将她折磨得骨瘦如柴,将近一米六的个儿,最多只有七十多斤,颧骨突出,脸颊凹陷,脸色发青,嘴唇发紫,言语含糊,意识恍惚,整个人脱了相。

在整个迫害赵烨的事件中,三大队警察吕亚琴(现在二大队)负主要责任,她为了自己的所谓业绩,为了奖金,迫害法轮功学员可以说是不择手段。

很担心赵烨的近况,希望知情人能提供相关信息,并深度揭露赵烨受迫害的详细过程和恶警犯罪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4/赵烨被河北女子劳教所迫害致命危-现情况不明-258893.html

2012-03-20: 河北省唐山市法轮功学员赵烨生命垂危被“保外就医”
河北省唐山市法轮功学员赵烨,在河北女子劳教所拒绝“转化”,屡遭酷刑迫害,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被送到河北胸科医院抢救,现已“保外就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20/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54401.html

2012-01-15: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近期迫害事实
......
唐山市法轮功学员赵烨,被恶警吕亚芹、刘子维打的胳膊肌肉萎缩,手不停的哆嗦,吃饭时连筷子都拿不住。赵烨一再请示要求到医院去看胳膊,但劳教所不准。目前赵烨的情况很不好,令人担忧。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5/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近期迫害事实-251837.html

2011-11-14: 河北女子劳教所吕亚琴等恶警近期恶行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号,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内,大法弟子赵烨、张妮、冯瑞雪、奇俊玲、刘素然、卢迪及一名上访的女性被三大队警察吕亚琴电击后,赵烨又被三队大队长刘子微抡大号电棒暴打。当天右手就肿起来老高,右腿几天走路、上下楼都很艰难。由于右臂桡神经受损,导致拇指大鱼际肌肉萎缩,右手不能用筷子吃饭。赵烨曾一度申请到外边医院治疗,但都遭到拒绝。还是在一次家属接见后,赵烨被带去所内医院,一姓马的医生胡说“骨头没伤着,没事。”

冯瑞雪被吕亚琴电击头部后,神智不清、语无伦次,不认识人,把熟悉的人的名字都叫错了。奇俊玲被电击后又被关在禁闭室好长时间,不让她与外界接触,吃饭让普教送去,当时正值暑期,禁闭室内闷热难耐。奇俊玲、张国珍、杨志英一直被剥夺给家人打电话的权利。

虽然劳教所的墙壁上也有明文“干警不得体罚、打骂学员”的条条框框,但是,当一群男女警察在大厅里对着七、八十人大呼小叫的同时,所长冯可庄一直在监控室里,直到吕亚琴操起电棍她才“回避”了。

八月二十五号,强制洗脑“转化班”在四楼成立,及二、三、四队各抽调几人共二十人。三个大队各抽两名警力负责,其中有侯俊梅、丁佳佳、牛丽、王伟卫,要求百分之百转化,此行动代号为“飓风行动”。吕亚琴是此行动发起人之一及暗箱操控者。过程中,法轮功学员被面壁罚站 ,每晚只让睡两个小时,不准下楼,三顿饭由专门负责看管大法弟子的普教送。三个队中几名邪悟的“帮教”做转化骗人,她们是李亚、李国敏、檀平花、杨雪翠。除大法弟子陈立欣、冯瑞雪外,其馀十几人违心的被强制转化,直到九月十六号此行动结束。

这一时期的很多时候,整个劳教所都被大雾弥漫着。九月一号早晨六点多,刚黎明的天空,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大暴雨倾盆而下,地上的草坪被风吹的横躺在雨水里,整个劳教所又被笼罩在一片暮色中。这时,有人发现暴雨中掺着白色晶莹的雪花落在窗玻璃上,又瞬时间化掉。劳教所的前面,河北省女子监狱的两座楼则像两座雪山一样,昏天黑地中放着银光,景色甚是恐怖。

吕亚琴,三十多岁,人很瘦弱,她自己曾说浑身是病。自称在全国多个劳教所呆过,跟法轮功打交道十年多了。迫害之初,吕亚琴曾发誓“不扳倒法轮功不结婚”。十年多过去了,吕应验了自己的誓言,至今单身。

八月十五号,吕亚琴对六名大法弟子施暴后,又气急败坏的对三队所有人训话威胁,“以后干活的产量要加倍,完不成产量,别休息、别睡觉。”对拒绝唱饭前歌的大法弟子说“我的忍耐是有极限的,不要挑战我的极限。”这期间,站队、吃饭大法弟子谁和谁挨着,都有吕亚琴安排。早晨洗漱,赵烨四点半就被叫起,晚上要等到人们都洗完才让洗。洗漱、上厕所大法弟子间不能说话、不能碰面。她要人们完产量,生产科马上让益康公司调过满满一车货。别的队长都得按着她的安排做。

八月二十三号左右,吕亚琴像突然消失了一样,好长时间不上班了。有人猜测是要结婚了,有队长圆场说是崴脚了,她们一直不敢吐露实情,而她们还是口没遮掩,传出吕亚琴出车祸了。有人听到丁佳佳说“我可不敢开车了。”

今年春天刚从唐山女子劳教所调来的干警张宁,十月份请病假回唐山看病去了。

刘凤菊,张春辉是河北省益康针纺有限公司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的代理人,负责原料送货、及产品验收等事宜。她们不顾关押的都是些甚么人(大部份是法轮功学员及为正义鸣冤的上访者),为了益康公司的利益,他们急着要货,这里就得加班;他们说送货就送货,不管是否休息日。有时还跟一些普教吵起来。益康公司电话 1383119820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4/河北女子劳教所吕亚琴等恶警近期恶行-249259.html

2011-09-24: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恶警暴行
后女恶警刘子伟和李亚芹一起用充满电的电棍电大学教授、法轮功学员冯瑞雪,冯瑞雪的脸、腿、胳膊、脚被连续电击四十多分钟,也是满身的黑紫泡,脖子淤青。 她们同样还电击了唐山的赵烨,石家庄的芦狄、刘素然等法轮功学员。

上午共电击五人,一直到十二点。下午继续折磨,冯瑞雪、芦荻、齐俊玲、赵烨一直到下午六点才出来,都是被打了两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4/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恶警暴行-247087.html

2011-09-15: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近期暴行
......
唐山的赵烨也遭到刘子薇等恶警下的毒手,开始时是长时间用长电棍电击,后来改用高压的短电棍电击,电击同时还遭遇毒打,身体多处瘀青黑紫,留下了许多电击成焦黑状的黑斑。当日上午和下午,赵烨至少两次被刘子薇施暴,造成了严重的伤势。她的胳膊和肩头等处,肿得像馒头一样,右手的手指无法弯曲,右手也不能动弹,整个右臂都失去了知觉,此后长时间不能自理生活,无法正常洗漱。为了掩盖其罪行,三大队把赵烨长时间单独隔离关押,一直在大厅里罚站,直到九月初才让其到大厅里干活。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5/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近期暴行-246785.html

2011-09-11: 石家庄女子劳教所恶警电击折磨法轮功学员
河北石家庄女子劳教所恶警李亚芹等电击折磨法轮功学员,造成这些善良的女性们身上起满了黑紫泡。
.......
她们同样还电击了唐山的赵烨,石家庄的芦迪。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1/石家庄女子劳教所恶警电击折磨法轮功学员-246562.html

2011-06-09: 河北省唐山法轮功学员赵烨被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河北唐山法轮功学员赵烨五月十八日发真相材料,救度众生,被不明真相者构陷,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9/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2172.html#1168223948-32

2011-06-05: 翟玉平、李亚平等被绑架到山市开平劳教所
二零一一年五月中旬,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开平劳教所的(女)法轮功学员翟玉平、李亚平、赵烨(唐山地区)、谢国香(地址不详),还有未知姓名人等被转到石家庄市女子劳教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5/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2007.html#1164235550-32

2011-05-17: 赵烨被高新公安构陷,委托家人复议
赵烨在2011年2月25日,因送给人光盘,被人构陷绑架到火炬路派出所,随后被转到高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在赵烨没有任何口供和签字的情况下被送到唐山市拘留所。十五天后,高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刘红及谢磊等人谎称家人来接她骗到楼下强行戴上手铐被送到开平劳教所。枉判一年零九个月。期间未出示任何文件和手续。

4月20日,开平劳教所转出了赵烨的行政复议委托书,委托家人行政复议。5月5日赵烨的家属已把行政复议申请书上交唐山市政府法制处。

5月12日,赵烨写了被构陷的过程,并提出申诉。其中说明整个被构陷的过程都是违法的。是办案单位(高新开发区国保大队)滥用职权、枉法渎职,对明知是无罪的人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造成冤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7/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0832.html

唐山市联系资料(区号: 315)

2022-08-13: 赵宁办公电话:0315-2061981 李硕相关办公电话:18532588291 0315-2061981 0315-2061855 0315-2061736)

本案已确认参与迫害者:
唐山市路北区检察院检察长孙岩
路北区检察院承办人检察官孙明远 办公室电话:0315-2061276
本案路南区检察院承办人王志凯 办公电话:0315-2810626
本案公安口主要负责人:
唐山市路南区公安局副局长崔晓军081524电话:13832980638 0315-2534306
唐山市路南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杨志勇084004 电话:18832981431
国保大队教导员李飚083969 电话:15385839519
唐山市路南区国保大队办公室:0315-2534337 0315-2534340 0315-2570210

2022-08-13:唐海镇派出所:(2022年1月)
姓名 职务 警号 电话
周伟 所长 091314 13832985672
丁娜 教导员 091716 13832983037
王威 警长 081109 13832987037
常亮 081127 18832884080
杨磊 081447 18032986511
左国旗 警察 081140 18832984653
魏怀东 警察 081084 18032982068
赵海涛 警察 091686 13832986026
霍鹏辉 警察 091703 13832982273
张德海 警察 081080 18332980380
史军生 警察 091592 13832986269
刘子帅 警察 081185 18832981074
郑会新 警察 080843 18332985512
刘士俊 警察 081600 18332983766
姚立元 警察 091608 13832983911
刘志香 警察 081850 18332985295
裴珺瑜 警察 081848 1883159771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5)

2012-12-18: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地址:河北省鹿泉市铜冶镇(石铜路) 邮编:050222
电话:0311-83939196
刘维真 0311-83939138
所长   周占全 0311-83939188
副所长 冯克庄 0311-8393-9177、0311-83939125、13933840195
副所长助理 于衍 0133-83939166、13582132059(邪恶)
副所长 安焕娥 0311-83939168
办公室科长 郝某 0311-83939199、83939109、83939111、83939150
管理科 0311-83939125 83939124 83939133 科长尤杰 科员:张宁、张君
教育科(六一零)0311-83939129、83939130、83939162科长陈瑞
住所检察院0311-83939157
三大队:
大队长 0311-8393-9168、0311-83939125
恶警 师江霞 0311-83939112
恶警 吕亚琴 13483688101(已调二队)
三大队狱警还有:刘亚敏、郝明、师江霞、李哲、张晶晶、丁佳佳、梁倩、李鑫、刘佳、赵曼、翟冰清、宫丽萍、李洁、吕杰(洁)

相关人员电话:
唐山市法制办行政复议处办公室电话:0315-2803239
唐山国保大队书记办公室电话:0315-2530202
高新开发区分局局长办公室电话:金凯 0315-3163101
高新开发区分局书记办公室电话:韩东临  3163102
高新开发区分法治处办公室电话:刘稳昌  3163120
高新开发区分局国保大队长电话:刘红  3163112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