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1-27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北京 >> 昌平区(朝凤庵;南口) >> 高桂华,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昌平区延寿镇北庄村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1-04-25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王雨(王宇)
兄弟姐妹/伯父母: 高桂华
  1.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11-4-15 在 北京 > 昌平区(朝凤庵;南口) >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6-14: 北京昌平区延寿镇高桂华遭十三陵派出所骚扰
2021年6月13日,昌平区十三陵派出所警察张海阳和一协警还有另外一人到北庄村法轮功学员高桂华家骚扰,他们开着执法仪非法录像。高桂华和家人问他们来干什么,他们就说来家看看您,其他的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14/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26965.html

2020-12-27:北京昌平区延寿镇法轮功学员高桂华和王雨遭派出所警察骚扰
2020年12月26日下午,昌平区十三陵派出所副所长张德真(警号056020),北庄社区片警张海阳(警号027345)和协警谷某(女,四十多岁,协警号490939),以疫情严重为由,到北庄村法轮功学员高桂华家骚扰,他们要高桂华手机号,遭到拒绝。

他们问高桂华还炼不炼法轮功了,高桂华说炼不炼是属于精神中的思想,和他们没关系。张德真说家里有困难和我们说,我们就是到家里来看看。

同日下午,北庄村大队高成兴带领张德真、张海阳和谷某又到王雨家骚扰。王雨的妻子给他们录像。他们说来家里看看,和王雨见见面。张德真问王雨还炼不炼功了,王雨说炼不炼跟他们没关系。他们说有甚么困难和他们说,疫情又严重了,冬天取暖注意煤气。王雨的妻子和母亲告诉他们不许再来家里骚扰了,她俩又没犯法没做坏事。王雨告诉他们公务员责任终身制,别再参与这些事了善恶有报,到时候追究责任别受到牵连。

片警张海阳说现在没有延寿镇派出所了,延寿镇派出所和十三陵镇派出所合并了,以后就是十三陵派出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7/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17091.html

2020-06-15: 北京昌平延寿镇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下午四点多,北京昌平区延寿镇派出所社区民警季新艳(男)和协警高金瑞(小名高金锁)到王雨家以立户口的名义骚扰王雨。同日又骚扰王雨的大妈法轮功学员高桂华

今年上半年王雨母亲到镇政府申请了给王雨单立户口,申请完后交到派出所户籍。派出所片警季新艳上个月给王雨母亲打电话说要到家核实一下情况才能给办理。

六月三日片警季新艳和一协警高金瑞(昌平区延寿镇北庄村人)到王雨家,王雨把他们让进家。他们说在院里就行,王雨说院里热,把他们让进屋。

坐下后警察季新艳让高金瑞拿着执法仪录像,王雨让他们把执法仪关上,不让他们录像,他们不听,还继续录。

季新艳问王雨是否还炼法轮功。王雨问:你们不是为了户口的事情来的吗?为啥又提法轮功?季新艳说户口是一个事,另一个就是法轮功的事。王雨说我不回答你的问题,是否炼法轮功属于信仰是精神领域的事情,思想不构成犯罪,你也不能问我这个问题。季新艳说法轮功是某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国家已经定性了。王雨说:不是,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就不违法,国务院办公厅和公安部规定的十四种邪教中不包括法轮功,新闻联播、人民日报不是法律条文,江泽民说的话更不是法律。王雨还真诚的告诉他们别再参与法轮功的事情,自己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利,给他讲了东德士兵的例子,现在公务员责任终身制,不希望看到法轮功被平反那一天他们受到牵连,希望善良的人都好。季警察对王雨说:我希望你也好。他问王雨是否和高桂华联系?王雨说:我们一家人,这是她婆婆家,你说这有用吗?你说联系不联系。季新艳问高桂华在哪上班,是否回来,说没别的意思就是见见面聊聊,王雨说不提供这些信息。季新艳要王雨手机号遭拒绝,就找借口说没有手机号不能给办理立户。王雨问:哪个文件上边写的得需要手机号才给办理立户,不行就问问你们所长去。季说给手机号以后联系就方便了,王雨说:我不需要和你们联系,以后因为其他事情来可以,为了法轮功的事情就别来了。警察季新艳说:那等你爸回来再办户口的事吧。王雨的奶奶还给他们沏了茶,他们也没喝。十多分钟就走了。王雨把他们送出来告诉他们把录像删掉,协警说回去删。

同时,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下午,延寿镇派出所片警和协警又到高桂华家敲门骚扰。家人没给开门,晚上八点多,高桂华来看公婆(公公婆婆和王雨生活在一起)。没多久片警季新艳和另一警察,还有协警王来宝(昌平延寿镇北庄村人)又敲王雨家门借助立户口的名义找王雨的父亲,其实是来找高桂华。街上乘凉的邻居们看警察又来了,都很担心,进来看啥情况。

警察和协警进屋后也没和高桂华提法轮功的事情,问问高桂华身体怎么样,五十多岁了要保重身体,愿意高桂华身体好好的。高桂华说我很好,我愿意你也好,愿意大家都好,今年你们来我家好几趟找我,弄得我们家人很反感,我在外上班当保姆,又没干啥坏事,你们以后别来了。季新艳说就是见见面,没别的事,见见面我们就放心了,还说别做坏事去,高桂华说我们都是最好的人,从不做违法的事。季新艳说我也愿意你们好,还说家里有什么困难就和我们说我们会帮助。季新艳要高桂华手机号,遭到高桂华的拒绝。季新艳又借着户口问王雨的爷爷是否同意王雨立户口,爷爷说同意,他们就走了。就呆了十几分钟。

走时儿媳高桂华和婆婆还有王雨往外送他们到门口,告诉他们别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事情了,法轮大法教人修心做好人,真正给国家找麻烦的是那些贪污腐败的共产党员。警察说我们不参与法轮功的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5/北京昌平延寿镇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407701.html

2020-03-02: 北京昌平延寿镇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高桂华家属
2020年2月29日,北京昌平区延寿镇派出所警察在延寿镇北庄村新任大队书记高成兴的带领下到高桂华家骚扰。高桂华的丈夫说高桂华没在家,没让他们进门。

2月28日,高桂华丈夫接到村大队书记高成兴电话说延寿镇派出所警察明天(29号)要上家里去。遭到高桂华的丈夫拒绝,高桂华丈夫告诉大队书记别让他们来,来了也不让进门。

2月29日下午,延寿镇派出所警察片警季新艳给高桂华的孩子打电话索要高桂华手机号码遭到高桂华儿子的拒绝。

近年来高桂华和她的家人多次遭到延寿镇派出所的骚扰,给她本人和家庭带来很大的伤害。奉劝那些“听上级指挥”的人,你的上级不会为你当替罪羊。善恶有报,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永远未来,真心的希望在这不公正的对待平反的那一刻,你不会受到牵连。好自为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2/二零二零年三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01898.html

2018-08-26: 北京昌平大法弟子高桂华遭派出所警察骚扰
2018年8月25日晚上,昌平区延寿镇派出所俩警察到高桂华家,呆了一会就走了,言语和善,没有恶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6/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2936.html

2018-08-19:北京昌平区延寿镇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高桂华家骚扰
8月14日,昌平区延寿镇派出所警察和协警共三人到法轮功学员高桂华家骚扰。高桂华在外上班没在家。警察对她丈夫说等周六(指8月18日)高桂华回来他们还会再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9/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72641.html

2014-08-31: 2011年:至少10人次,已知姓名5人次。
洗脑班地点:昌平区十三陵镇胡庄村明苑宾馆对面。
受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1年4月,高桂华
2011年9月,李旻、刘庆夫妇
2011年11月,阚淑清、李民夫妇
迫害责任人:梁士强 、康丽、孙爱平、廉学玉、刘刚、长陵镇的柴部长和一姓闫的等。

...高桂华,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
绑架洗脑:2011年4月。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31/北京昌平洗脑班历年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296708.html

2011-05-26: 北京昌平区“六一零”仍在迫害善良农妇高桂华
(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淳朴、善良的农妇高桂华,因坚定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被昌平区“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恶徒绑架到昌平区胡庄村“转化班”洗脑迫害;至五月二十四日,高桂华已被非法关押、洗脑长达四十天。期间高桂华的八十岁的婆婆等家人多次去洗脑班要人,都被以廉学玉为首的昌平区“六一零”恶人蛮横拒绝。近日,廉学玉更是公开叫嚣:把高桂华“送走”(即指非法劳教),再收拾那小子(高桂华的侄子王雨)。那么,廉学玉及北京昌平区“六一零”不法之徒到底对信仰真、善、忍的高桂华和她十七岁的侄子王雨都做了些什么呢?

高桂华的侄子王雨,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一年级学生。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年仅十六岁的善良少年王雨,因对同学讲大法真相,讲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和中共的邪恶,被电子科技职业学院的邪党副书记杜彤等人伙同昌平区“六一零”绑架到北京市昌平区“六一零”设在胡庄村的专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的所谓“转化班”,被强制洗脑十三天,遭受精神迫害。

回到学校后王雨一直遭昌平区“六一零”指使的学院有关人员的非法监视和盘查,学院邪党副书记杜彤找王雨,逼问王雨从洗脑班回家后,跟没跟炼法轮功的人联系、接触?昌平区“六一零”的人还对王雨说:看到有宣传法轮功的就举报,举报一个人两千元。见小王雨没有配合他们的邪恶要求,这些不法分子就恼羞成怒的又将同是修炼法轮功的王雨的大妈高桂华强行绑架到昌平区胡庄村洗脑班洗脑迫害。还威胁说高桂华的丈夫、儿子说:“要不去‘转化班’就得送走、判刑。”

四月十六日,王雨到昌平胡村的洗脑班看望大妈高桂华,与“六一零”人员据理力争,说:修真、善、忍没有错,高桂华是好人。侄子和高桂华要走,被在场的保安和另一人拦住了。廉学玉把高桂华的侄子推到门外,其他人把高桂华推回洗脑班。洗脑班的一个人还威胁高桂华的侄子王雨说:你要是再捣乱,就把你弄派出所去。

四月十七日,高桂华的儿子、儿媳、小孙子,侄子王雨,到昌平区胡庄村的洗脑班看望高桂华,给她送衣服,“六一零”人员廉学玉不让他们进,家人与他争辩说:在家没来的时候说的好好的,什么时候见人都行,可是我们来了就不让见了?廉学玉逼问王雨那篇文章是不是你上的网(指明慧网上三月三十一日发表的《少年王雨遭北京昌平区“六一零”洗脑班迫害》一文章)?廉还威胁说:齐主任(齐某,昌平区“六一零办公室”大头子,恶党党员)还要到你家里去呢!他也想去“看看”(骚扰、威胁)你的父母,要问你那东西谁写的。

四月三十日,高桂华年迈的婆婆和高桂华的侄子王雨,又到胡庄村“六一零”洗脑班去要人,到昌平区“六一零”转化班的门口,高桂华的婆婆对门缝里喊高桂华的名字,高桂华听到有人喊她就出来了。婆婆对高桂华说:“你跟我回家吧,你不在家家里都没法过了,你丈夫昨晚从这回去后身体又难受了,家里没人做饭,没人洗衣服,小子(指高桂华的儿子)还要开车送石头,丫头(指高桂华的儿媳,平时是高桂华帮儿媳带孩子,现在儿媳一个人带不了孩子)也回娘家了,我也做不了饭,你跟我回去吧”。高桂华说:“我也不想在这,可它们(“六一零”的人)不让我走”。知道儿媳回不了家,高桂华的婆婆坐在了“转化班”的门外不肯走。

这时 “六一零”头子廉学玉从屋里出来了,廉在门缝里威胁说:“快回去,不然我就打一一零”。老人说:“我要跟我儿媳妇一块走,我儿媳妇不回去,我就不走”。说话间老婆婆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在廉学玉等人的威胁下,高桂华只得劝婆婆回去。

高桂华自从修炼法轮功后,人人都知道她是个大好人儿,修炼法轮功以前的高桂华心眼小,不吃亏,对自己的公婆也是一百个不满意。她的身体不健康,老是病歪歪的,三十多岁的她吃不了凉的东西,隔三差五地去医院,吃药也不见好转。在偶然的机会,高桂华学了法轮功以后,身体好了,而且,她明白了“真、善、忍”的法理,处处用他来约束自己,做一个好人。她有了很大的变化,对公婆也好了,也不占小便宜了,村子里的人看到她的变化,都说:“这个法轮功真好,那样一个人学功以后都能变得这么好,法轮功李大师真了不起。”

如今,好人高桂华在罪恶的昌平区胡庄村“转化班”遭非法关押、洗脑四十天,
廉学玉还公开叫嚣:把高桂华“送走”(即指非法劳教),再收拾那小子(高桂华的侄子王雨)。现在高桂华和王雨家里的亲人都为这一老一小担心,高桂华年迈的婆婆更是无人照料,又担忧儿媳再遭劳教迫害,老人茶饭不思,家里的亲人们都想不通:修真、善、忍何罪之有,做好人有什么错?

在此正告昌平区“六一零”廉学玉等人: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桂华,不允许再做迫害王雨的打算,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告诫那些想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不要听信中共邪党的谎言欺骗、造假宣传,为邪党卖命最终是害人害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6/北京昌平区“六一零”仍在迫害善良农妇高桂华-241476.html

2011-05-04: 北京昌平区高桂华仍被洗脑班劫持
(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法轮功学员高桂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被昌平区“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绑架到昌平区胡庄村“转化班”洗脑迫害,“五一”假期前后,高桂华的家人几次去洗脑班要人,要求洗脑班放高桂华回家,照顾家里的老人、孩子,但以昌平区“六一零”廉学玉为首的恶人,蛮横无理,拒不放人,高桂华现仍遭非法关押洗脑迫害。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高桂华的丈夫和儿子去往北京昌平区长陵镇胡庄村的洗脑班看望高桂华,昌平区“六一零”的头子廉学玉仍不让见人。并且说:“高桂华现在还不稳定呢(指高桂华不放弃信仰,还没有被‘转化’,还不接受‘转化’的东西),等高桂华稳定了再叫你们来。”最后高桂华的家人还是没有见到高桂华的面。高桂华的丈夫和儿子只好回家了。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高桂华的儿子给“六一零”的头子廉学玉打电话,说要去看高桂华,廉学玉继续找借口推托不让见,说“还没到时候,到时候就让见了。”高桂华的丈夫、儿子说:“不行,都这么长时间了,一定要见。”廉学玉只好答应了高桂华的家人。

高桂华的儿子、丈夫来到胡庄村的洗脑班看到了高桂华。问廉学玉:“高桂华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廉说:“到时候(指高桂华写三书(揭批书、保证书、决裂书)或在三书上签字以后)就可以回家。”高桂华的家人在“六一零”廉学玉的谎言蒙骗之下回家了。高桂华被绑架到洗脑班以后是零口供、零签字。

二零一一年四月三十日,高桂华年迈的婆婆和高桂华的侄子(王雨)又来到高桂华所在的胡庄村“六一零”洗脑班去要人,一老一小到昌平区“六一零”洗脑班的门口,高桂华的婆婆在门缝外喊里边的人。里边一保安在门缝里对高桂华的婆婆说:“您找谁?”高桂华的婆婆说:“我找我儿媳妇高桂华。”保安说:“你等一下,我问问廉科长(廉学玉)。”保安刚进去里边又过来一个女的对高桂华的婆婆说:“您找谁?”高桂华的婆婆说:“找我儿媳妇高桂华。”李某说:“我们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婆婆说:“高桂华就在这里边。”

婆婆就在门缝里喊高桂华的名字,高桂华听到有人喊她就出来了。婆婆对高桂华说:“你跟我回家吧,你不在家家里都没法过了,你丈夫昨晚从这回去后身体又难受了,家里没人做饭,没人洗衣服,小子(指高桂华的儿子)还要开车送石头,丫头(指高桂华的儿媳,平时是高桂华帮儿媳带孩子,现在儿媳一个人带不了孩子)也回娘家了,我也做不了饭,你跟我回去吧。”高桂华说:“我也不想在这,可他们(“六一零”的人)不让我走。”知道儿媳回不了家,高桂华的婆婆坐在了洗脑班的门外不肯走。

这时候“六一零”头子廉学玉从屋里出来了,廉在门缝里说:“快回去,不然我就打一一零。”老婆婆就是不走,老人与“六一零”人争辩说:“我要跟我儿媳妇一块走,我儿媳妇不回去,我就不走。”说话间老婆婆的眼泪就流了下来。陪老人一同去的高桂华侄子对高桂华说:“咱一起走,您不回去我们也不走。”

这时候廉学玉进屋里要给“一一零”打电话,洗脑班里边的人就喊“廉科长别去,别把事情闹大了,老太太那么大岁数了,跟小伙子说说叫她们走吧。”高桂华在无奈之下对婆婆说:“您站起来,回去吧。”

高桂华的老婆婆今年八十岁了,在邪党迫害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今天,还要承受与儿媳、亲人骨肉分离的痛苦。老婆婆是高桂华的亲姨,高桂华的母亲是老婆婆的亲姐姐,他们是姨娘成亲,所以更是亲上加亲。侄子王雨把老婆婆搀了起来,老婆婆和侄子只好回去了。王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也被绑架到这个洗脑班,被迫害十三天。

祖孙俩刚走出农家院的大门口,农家院的老板陈某(男)骑着电动车也跟出来了,对祖孙俩说:“嘛来了?”高桂华的侄子说:“看人,看我大妈。”陈某说:“没事不在家呆着,瞎转悠什么。”说完就掉头回去了。很明显陈某是受洗脑班里边人员(廉学玉等)的指使,来看看老婆婆和侄子到底走没走。

陈某是农家院的老板,农家院的面积挺大的,从大门进去是采摘园,往里边走还有好几个院子,其中一个租给了昌平区“六一零”办公室办洗脑班使用。陈某本人也帮着迫害法轮功学员,为“六一零”人员提供便利条件,助纣为虐。

陈某作恶,连累他妻子已遭恶报,陈某还不醒悟。陈某的妻子身体有病,家里花了好多钱给妻子看病,买了专门治病的只有医院才有的治病仪器。可是其妻子还是走路不方便。我们从明慧网的报道中可以看到,中共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随中共干坏事者,自己遭恶报、家人受牵连的例子不计其数。

在此奉劝廉学玉、陈某等人,别被眼前的利益迷住双眼,自古道:善恶有报,害好人者终究没有好下场。如今大陆已有九千四百万民众加入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大潮行列,决裂中共,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请廉、陈等人也三思,给自己留条后路,悬崖勒马,将功补过,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非法关押在昌平区胡庄村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

望看到此消息的海外同修、正义人士,给下面的恶人打电话,要求他们无条件释放所有非法关押在昌平区胡庄村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

廉学玉:北京昌平区“六一零”科长,手机号:13681027211,QQ: 610294506

廉学玉某部队坦克兵转业,一九八九年“六四”镇压中,他曾经开着一辆坦克进天安门镇压学生。

齐某:北京昌平区“六一零”主任。

孙爱平:北京昌平区“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女)属猪,手机号:13651051478,QQ:812697549 孙爱平遭恶报癌症上身,从二零零二到二零零七年这几年里,她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她一直狂妄地说:见一个法轮功学员抓一个,抓一个,判一个,直到把法轮功学员都抓进监狱为止,她才死心。由于她坏事做绝,患上子宫癌,子宫全切除。

王重庆:男,二十岁左右,手机号:15210309534,他是昌平区某村的村官(大学生),他被洗脑后,相信邪党谎言,仇恨法轮功。他说:不写“保证”就送看守所,一本书判两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4/北京昌平区高桂华仍被洗脑班劫持-240103.html

2011-04-24: 北京昌平区高桂华被劫持洗脑 家人探视遭拒
(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农妇高桂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昌平区“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廉学玉和另一个人将高桂华绑架到昌平区胡庄村“转化班”洗脑迫害,高桂华现仍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昌平区“六一零”人员及长陵镇柴陪长到高桂华家骚扰,逼迫高桂华去洗脑班,遭到高桂华拒绝。

四月十五日,柴陪长和一个姓齐的人,另一开车的人(电话 13911563412)又来到高桂华家,强行绑架了高桂华。并对高桂华家人威胁说:如不去洗脑班,就逮捕、判刑,判十多年。高桂华家人都胆小,就听信了 “六一零”人员的谎言,只得同意叫高桂华去洗脑班。就这样他们把高桂华强行绑架走了。高桂华的丈夫是个石匠,整天在外边打石头,儿子开车送石头,儿媳在家看孩子。家里的家务和哄孙子也都离不开高桂华

高桂华的侄子于四月十六日到昌平胡村的洗脑班看望高桂华,与“六一零”人员评理,开始“六一零”的廉学玉说不让见,又说高桂华没有来,高桂华的侄子与“六一零”人员据理力争,说:修真、善、忍没有错,高桂华是好人。小侄子要带高桂华走,高桂华也不愿意呆在那里。侄子说,你怎么到这来了,修真、善、忍没有错啊,往哪转啊?高桂华说:我是让他们骗来的。

侄子和高桂华要走,被在场的保安和另一人拦住了。廉学玉把高桂华的侄子推到门外,其他人把高桂华推回洗脑班。可怜的侄子在外边大喊:“我大妈是个好人。她没有违法,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你们迫害好人会有报应的。”

洗脑班的一个人威胁高桂华的侄子说:你要是再捣乱,就把你弄派出所去。高桂华的侄子不管他们说什么,还是继续与 “六一零”人员要自己的大妈。他们把高桂华关回洗脑班,把大门锁上了。高桂华的侄子,年仅十六岁的王雨,因信仰真、善、忍,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也被非法绑架到这个洗脑班,被迫害十三天。

四月十七日,高桂华的儿子,儿媳小孙子,侄子(王雨)又来到昌平区胡庄村的洗脑班看望高桂华,给她送衣服,“六一零”人员廉学玉不让他们进,家人与他争辩说:在家没来的时候说的好好的,什么时候见人都行,可是我们来了就不让见了?廉学玉还问王雨那篇文章是不是你上的网(指明慧网上三月三十一日发表的《少年王雨遭北京昌平区“六一零”洗脑班迫害》一文章)?廉还说他的名字任何人都不知道叫廉学玉,他告诉他们(指洗脑班所有被转化的人员)的名字叫廉学正,廉学玉就你一个人知道,不是你还是谁?王雨说:我不知道,任何人都可以写,你叫什么名字与我没关系。廉学玉说:就是你,没别人。王雨问:你看到我写了吗?廉学玉威胁说:齐主任(齐某,昌平区“六一零”办公室大头子,恶党党员)还要到你家里去呢!他也想去“看看”(骚扰、威胁)你的父母,要问你那东西谁写的。

高桂华的儿子说:你叫我妈给我们打个电话我们就放心了。廉却说,你们到家就给你们打电话。这样高桂华的儿子儿媳侄子只好无奈的回家了。高桂华的儿媳妇在北庄看到北庄的大队书记李广成,李广成对高桂华的儿媳妇说:没人看孩子了吧,我跟他们说(指昌平区“六一零”及长陵镇柴陪长等人)说不要弄走人(指高桂华被绑架到洗脑班)可是他们就说不行,也没法子。

高桂华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变成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在村子里,人人都知道她是个大好人儿,可是在十几年前却不是这样。修炼法轮功以前的高桂华心眼小, 不吃亏,对自己的公婆也是一百个不满意。她的身体不健康,老是病歪歪的,30多岁的她吃不了凉的东西,隔三差五地去医院,吃药也不见好转。在偶然的机会, 高桂华学了法轮功以后,身体好了,而且,她明白了“真、善、忍”的法理,处处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她有了很大的变化,对公婆也好了,也不占小便宜 了,村子里的人看到她的变化,都说“这个法轮功真好,那样一个人学功以后都能变得这么好,法轮功李大师真了不起。”

可是,在当今邪党当道的中国,当好人却受迫害,自从九九年以后,昌平区“六一零”在胡庄村办的“转化班”就一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从“转化班”回去后,精神失常,有的得了精神病,有的疯了,有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4/北京昌平区高桂华被劫持洗脑-家人探视遭拒-239479.html

昌平区(朝凤庵;南口)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1-10-04: 610樊建中办公室的电话是:01069771897

11条社区主任办公室的电话是01080198262,这个电话可能是串机。11条社区主任叫徐锐锋、女50岁。现在南口镇政府也参与迫害法轮功(清零)说是政治任务。

南口大街的宣传牌上写着反邪教24小时开通的举报电话是:01069771004这个电话是镇政府的。 ( 十一长假都有领导在岗)

2021-07-29: 昌平区法院主审法官:欧春光 电话 80122303

2021-06-14: 十三陵派出所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十三陵镇泰胡路26号 电话:010-89761611
张海阳:18518861332、19810286791
警务室电话:69720641

2021-05-30: 相关信息如下:
1、北京市昌平法院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昌平镇西环路62号 邮编:102200
电话:010-80122022
责任法官 王莹:18501113080、010-80122253
刑事审判庭负责人: 欧春光18501113076
法院院长:薛春江010-84190096
副院长: 张宝武13311501093、卢尔平010-80122007、邢颖13311287030
政治部主任 王之学18501113310
审判委员会委员 强锡萍18501908008、李秀端13701287679、郑维岩13910311570
2、北京市昌平区检察院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政府街9号 昌平区检察院 邮编:102200
电话:010-60718222、010-60718214
检察长马天博:13311392120、010-60718201
公诉处副处长王雪鹏:18001227851、010-60718328、010-60718231
3、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齐炳瑞:手机 13701083776、010-89741657

2021-05-13: 海淀铁路公安、朱辛庄派出所宋愽、康元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