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9-2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江苏 >> 苏州市 >> 梅红娟, 女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江苏苏州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1-03-07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媳: 梅红娟
夫妻/父母: 朱火妹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8-26:苏州梅红娟被劫持三月多 家人遭警察余文飞骚扰
自2021年5月10日苏州全市非法秘密抓捕15名法轮功学员后,苏州国保和非法组织610,一直在绞尽脑汁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使用各种软硬兼施的非法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签写“四书”。其中高新区警察余文飞多次骚扰、胁迫、诱供梅红娟的亲属,以此胁迫梅红娟放弃修炼。

8月2日,梅红娟的父亲去世了,余文飞等中共不法人员也不让梅红娟见最后一面。

梅红娟被绑架、女儿被威胁诱供

5月10日上午,梅红娟被苏州市木渎派出所绑架。根据周围邻居提供的信息推测,梅红娟应该是在九点后去上班途中被非法抓捕的,邻居说十点半左右有三、四辆汽车和十几个人押着反铐着手铐的梅红娟去她家抄家。当家人去木渎派出所要人时,对方谎说二十四小时后给答复。

5月13日,木渎镇综治办蒋春荣为了阻止梅红娟的婆婆营救儿媳,上午9点左右来梅红娟婆婆家敲门,因为没有开门,他在门口谩骂至少十分钟。

5月21日,梅红娟的女儿接到苏州高新区警察余文飞的电话,叫她于5月24日上午去木渎派出所,说有几句话要讲,有东西给她。

5月24日,梅红娟的婆婆和女儿在木渎派出所见到了余文飞在内的三个警察,三个警察强行将祖孙二人分开,把婆婆挡在外面,并安排一个警察看守,将梅红娟的女儿一人带进派出所的房间录像,录像进行了约一个半小时。

在录像过程中,余文飞不让梅红娟的女儿说话,直接对她反复灌输中共邪党对法轮功栽赃陷害的陈词滥调进行洗脑,还反反复复地引诱式的问话,意图让梅红娟的女儿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构陷梅红娟作“证人”。伪善的问话约二十分钟,梅红娟女儿自己也不记得当时说了什么,而这20分钟的“问候”录像内容就会被余文飞等人用来编造、构陷梅红娟的所谓罪证。因为此前已有实例——杨虎男夫妇的儿子“意外”成为了他俩“犯罪”的证人。此前610人员以伪善骗取杨虎男18岁儿子的信任,假意聊天,实则诱导杨虎男儿子说出他们所要的话当作构陷的所谓“证据”。

余文飞问,你妈包里有很多资料,当天她还骑着电瓶车在发。你母亲学法轮功是你奶奶教的,你知道吗?余文飞还威胁说:梅红娟如果不转化要关六个月,还不转化,我们就要搜集“证据”判刑、坐牢。你妈再进去一次,下次从里边出来你外公就是一块墓碑。

最后要求梅红娟的女儿另外录视频,劝说梅红娟转化签字。并追问梅红娟父母的住址,企图上门骚扰。这些无理要求被梅红娟的女儿拒绝了。

这个所谓的“见面”结束,梅红娟婆婆问余文飞及另一位办案警察姓名,余文飞遮遮掩掩不敢说。

亲属被骚扰、威胁

从这天之后,余文飞开始打电话对梅红娟亲属进行骚扰,6月9日叫梅红娟的丈夫和女儿第二天到派出所“见面”,说梅红娟的婆婆也是修炼法轮功的不能同去。梅红娟的家属没有理会。

6月10日,余文飞跑到了梅红娟的大姐家中,诽谤大法,造谣毒害不知真相的亲属,离间梅红娟的姐妹关系,并以亲情所谓“感化”为名,鼓动梅红娟的大姐劝说梅红娟放弃修炼。之后又打电话通知梅红娟的女儿要她和爸爸晚上一起到派出所,以执行公务为借口推脱迫害及构陷梅红娟,骚扰其亲属的责任。

梅红娟的女儿质问余文飞为什么要去骚扰亲属,破坏亲戚之间的关系。余文飞恬不知耻地说:“我这是在帮你,让你妈妈早点回家。”当余文飞在电话里听到梅红娟婆婆的声音时,吓得立即挂掉电话。梅红娟的女儿又连续回拨了5次电话,余文飞一直不接。随后余文飞发短信说以后不接电话了,并且拉黑了梅红娟女儿的电话。之后关于梅红娟的一切消息,梅红娟的丈夫和女儿都要经过梅红娟的大姐转述才能知道。

在中国古时的司法体系中,有亲亲相隐的制度,目的是维护人类社会中的亲缘感情和最基本的家庭伦理。余文飞哄骗梅红娟的女儿到派出所,企图用录像做所谓的“证据”,滥用和歪曲法律强迫亲人之间相互揭发指证,诱骗女儿作为揭发母亲的证人,让毫不知情的谈话变成了定案的“证据”,家属不签字可以用录像代替,骚扰其他亲属给当事人施加压力,以达到转化目的。如此有悖人性人伦的手段,在中共历次整人的迫害运动中屡见不鲜,层出不穷。

家人被迫请律师维权

为了营救被非法关押的母亲,梅红娟女儿聘请了维权律师与奶奶、爸爸一行四人于2021年7月8日去常熟服装城派出所提出三点要求:一、要求和当事人见面;二、要求见办案警察了解情况;三、对当事人进行所谓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滥用法律。家属至今未收到任何书面通知,要求放人。

在律师拨打了常熟市公安局法制内勤电话要求会见后,服装城派出所副所长邵某(音)说如果安排会见,48小时内会通知律师,随后避开了家属和律师。

当天13:30律师又拨打了法制内勤电话,指出对当事人进行指定监视居住不合法。(说明:常熟是苏州的县级市,苏州是地级市。)公安法制内勤居然回答说:“当事人在常熟市确实没有住所啊”。

苏州610采取了大市内异地公安机关办案的方式,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秘密抓捕,以没有当地住所为由,名为监视居住,实为使用黑监狱进行秘密关押的手段,滥用法律。

14:00左右,派出所给律师一张梅红娟写的拒绝会见律师纸条的照片,要求律师签收。律师说连复印件都不算的东西不能作为梅红娟拒绝会见律师的依据,拒绝签字并且怀疑文字的真实性,要求看原件。

所长邵某将打印的照片放在律师面前并且拍照,律师依旧坚持不肯签字,并要求和案件的主办人见面了解案情。邵某说自己是协办人,有资格和律师说话。律师怀疑文字的真实性,要看原件;并指出指定监视居住不合法,把指定监视居住合法性审查书和梅红娟本人分别于5月和7月的对比照片一起给了邵某。邵某说,16:00常熟公安局政保科的人来和律师见面。

15:30,律师和家属到达常熟检察院,将合法性审查书给了案件管理检察官,要求他们给刑执。然而检察院却在几天之后以资料不齐为借口退回了。在家属补齐资料后,2021年7月29日常熟检察院又打电话给梅红娟女儿说违反刑法300条的案子是张家港检察院(苏州的县级市)专门负责的,他们管不了。

16:00,律师一行人在派出所见到了国保警察高翔。高翔说,梅红娟在里面很好,每周两次有医生检查身体。梅红娟婆婆说,你看这两个前后对比,这张照片是5月拍的,这个是现在拍的视频,梅红娟讲话都不正常了,对比差别这么大,怎么叫好?高翔问,你炼不炼?我知道,你是同修。然后又问梅红娟的女儿炼不炼。

高翔拿出一份梅红娟写的原件和复印件让律师和家属确认真实性,把复印件给了律师,律师要求给原件。高翔说,不行。

梅红娟女儿问高翔,梅红娟写的每晚都能睡觉,是睡多久?为什么只有蔬菜吃?高翔说,你们觉得不合法的事情都可以去控告,我们接受监督,我们都是按法律办事的。律师表示从字迹上无法辨认是否当事人真实意愿,强烈要求会见本人。在家属和律师的再三交涉下,高翔同意让女儿和梅红娟通话确认真实性,但梅红娟婆婆不能讲任何话。两个月未见的母女在国保和警察的监视下第一次通上电话。梅红娟说,如果知道家属一定要律师会见的话,就不会写那个纸条了。她要跟警察商量下能不能会见。

在律师的协助下以及家属的不断努力中,律师和当事人进行了视频会见。

高翔对律师说:是我们抓了人,家属对余文飞有意见是正常的。余文飞是办案警察,我也是。律师说:今天没来之前,我们联系过余文飞,他说可以视频会见的。可是你们当天下午就给梅红娟录了一个视频,微信发给梅红娟的姐姐。为什么?高翔对梅红娟女儿悄悄地说:你母亲马上要脱离法轮功了,你难道不感到开心吗?

2021年7月9日下午2点,律师去了常熟服装城派出所,视频见面了梅红娟大概1个半小时。律师问了在里面的日常,梅说:一天三顿,早上有鸡蛋粥和馒头。中午和晚上是饭蔬菜,警察会分给她荤菜,饭菜没有给她下药。每天7点半起床,9点半睡觉。上午和下午两个警察会和她“谈话”,有时候会看电视。每三天会有医生来给她测血压,心跳,脚。周末休息。律师问梅红娟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梅说她也不知道。律师问有没有被虐待,梅红娟说没有。

梅红娟自己讲述了当天经过:5月10日早上九点半左右在小区门口南边的路口被警察强行抓捕,直接劫持到了木渎派出所,然后又被强行带回家中。到了家后就开始抄家了一个小时,给梅红娟看了搜查令,还有物品清单,梅红娟拒绝签字。当天晚上九点左右就把梅红娟带到了常熟服装城派出所。常熟派出所警察对梅红娟说:我们去年五月份就开始跟踪她了,拍到了一张她发资料的照片给梅红娟看,警察问梅红娟是什么时候的?梅红娟说不知道。

父亲去世不得见

2021年8月2日,梅红娟的父亲去世了。在老人病危前,梅红娟的大姐多次发老人病危视频和照片给余文飞,让梅红娟回来见老父亲最后一面。在丧事期间也给余文飞拍了照片,让梅红娟回来奔丧。余文飞每次以此来推脱要请示领导。

在这期间,梅红娟的女儿多次打电话到常熟市派出所,永远只有一个回答:“已经告知领导,但领导没有任何回应。”老人病危已经不行了,梅红娟大姐再次联系余文飞,余终于给出了所谓的理由:疫情不能来。

梅红娟最终没能看到父亲最后一眼,也没能给自己的老父亲奔丧。梅红娟被非法关押在黑窝中还不知道老父亲已经离世了。

参与迫害的警察们,你们也有父母子女,自己也为人父母子女,在坏事做尽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报应来时,会不会后悔当初不听劝告,被工作和奖金蒙蔽双眼,放弃了做人最基本的道德与良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26/苏州梅红娟被劫持三月多-家人遭警察余文飞骚扰-430029.html

2021-05-22:苏州市13名法轮功学员同一天被非法抓捕
苏州市13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二一年五月十日上午被非法抓捕,经核实,他们是:嵇勇、潘宁、袁惠芬、赵海波、崔萍、梅红娟、吴小明、董婉玉、朱莹、常铮、李守洁、韩桂香、小雯(音)。法轮功学员朱秋玲和姬翠平同一天失踪。

五月十日上午六点至十点间,苏州市国保和六一零操控各区段的当地派出所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突击大抓捕,从家中绑架13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中出动的人员无警察着装、无证件,便衣人员众多。这些人几乎都说这是市公安局的“统一行动”,是上边交代我们这个派出所来抓人的,不是我们要来抓的,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抓你们。

但也有些便衣说只要你们在“清零名单”上签个字马上就可以回家;还说:我们已经监视跟踪你们七八个月了,收集了很多“证据”,照片监控录像等等。有家属收到监视居住通知单。

一、法轮功学员董婉玉被非法抓捕经过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日早六点十分,有一批共计12人闯入董家,有两人在董婉玉的丈夫面前晃了一下警官证,董的丈夫要仔细看清警官证持有人的姓名时,遭到拒绝,当时董婉玉拿出纸笔要求他们签名,并留下警号,董婉玉的要求直接被无视了。

这十二人中有一男二女是社区工作人员,东港新村警务室警辅一人,其余八人为市公安局、园区公安局和国保大队人员。上述人员无人穿警服,全是便装,这就是违法。他们直接闯入房间进行搜查抄家,拿走了两台电脑主机,唱戏机一台,收音播放机二台,十字绣飞天画框一个,有关书籍十余册,及各种挂件、贴纸若干,拿走的东西未给开具收据。

非法抄家持续四十五分钟左右,于七点左右将董婉玉绑架,先带到园区斜塘派出所关押。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察告诉董婉玉的丈夫说:这次(绑架)行动是市里统一组织安排的,行动时间也是统一的,是为了“建党百年大庆”的安全,这次共抓了几十人,这些人要关两个月以上,不过“七一”是不会放人的。

第二天董婉玉的丈夫去斜塘派出所要人,被告知,董婉玉已转移到常熟市公安局专案组拘押,第三天(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二日)董婉玉的丈夫即赶赴常熟市公安局要人,常熟市公安局门卫即与有关部门联系,被告诉常熟市公安不知道此事,也不知道董婉玉这个人。并说常熟市公安局内是不会关押人的。建议董婉玉的丈夫去常熟市看守所打听。董婉玉的丈夫当即赶往常熟市看守所,一问三不知,无奈返回苏州。

五月十四日上午九时,董婉玉的丈夫收到手机信息,让他将董婉玉的衣服送到娄葑派出所门卫,发信息人自称唐警官,送衣物时经娄葑派出所门卫证实:唐警察名为唐从政(音),从而可以断定,董婉玉现被关押在常熟市某秘密地点。

二、法轮功学员嵇勇和潘宁夫妇被非法抓捕经过

五月十日周一上午七时多,法轮功学员嵇勇、潘宁家被暴力开门,铝合金纱的房门被击破后,十多个人一窝蜂的冲进屋内,都没有穿警服,其中两个是女的,直冲到二楼,左右两边各一人拉着嵇勇和潘宁下楼,并且一直带到外面马路边的警车上,所有邻居都看到了。

不法警察抢走了三台笔记本电脑,一台台机,六台手机,插卡收音机两台,四、五本大法书,法像等。抄家两多小时,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其中一人将一张警察证在潘宁父母面前快速晃了一下,两位老人什么都没看到,他们就赶快收起来了。

三、法轮功学员崔萍被非法抓捕经过

五月十日周一上午九时多,上来七、八个便衣对崔萍说,你现在是自己跟我们一起走下楼,还是要我们把你抬头抬脚的搬下去?

崔萍的丈夫说:她犯了什么罪你们要这般对待?便衣说我们对你的情况都掌握了,已经对你跟踪了半年时间了,到什么地方和谁见面,在哪发资料等都有照片监控的,这次是全市统一行动。

这伙人然后抄走了一台电脑主机。家属几天后收到常熟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一张。

四、法轮功学员梅红娟被非法抓捕经过

五月十日周一上午九时,法轮功学员梅红娟被苏州市木渎派出所绑架。根据周围邻居提供的信息推测,梅红娟应该是在九点后去上班途中被非法抓捕的,邻居说十点半左右有三、四辆汽车和十几个人押着反铐着手铐的梅红娟去她家抄家,抄走台式电脑一台,惠普喷墨打印机一台,小型塑封机一个,大法书籍大概一套,手机一个,插卡收音机二~三个。

当家人去木渎派出所要人时,对方说二十四小时后给答复。但至今不仅杳无音信,连梅红娟在哪里都不知道。并且木渎镇综治办蒋春荣和六一零(未知姓名)还多次敲门梅红娟婆婆的门,不给开,就对婆婆谩骂,目的是阻止婆婆为媳妇奔走。

五、其它情况

法轮功学员李守洁(女,五十岁左右),五月十日被非法抓捕:家里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几十本、光盘等很多资料被拿走了。

法轮功学员吴小明被非法抓捕经过:二零二一年五月十日周一上午被胥口派出所绑架。她老公去了胥口派出所发了火,警察才说不是我们要抓的,是上边交代抓的,还说是上面统一行动的,还有人要抓呢。胥口派出所还想让吴小明的老公和儿子转化吴小明,如果签字就把你放出来,但被吴小明拒绝了。胥口派出所拿走了书和手提电脑。吴小明的老公去派出所取回了吴小明的电瓶车。

参与绑架的便衣说全市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全都送到常熟公安局服装城派出所,但是学员家属到了常熟公安局服装城派出所都不让会见。直至目前这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扣押的具体地点尚未得知。

这些参与非法抓捕的人员,每到一处法轮功学员家中如入无人之地,大肆洗劫,非法查抄家、劫走私人物品、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任何法律文件,就这样将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关押到秘密的黑窝中施行见不得光的迫害。

正告这次所谓统一行动对正直善良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的警察们,“道在人走,事在人为”。请在法轮功的问题上明辨是非,“上级”不是你的天,上苍才是你的天!请三思再三思!你们在所谓的抓捕中干下的一切罪恶,你们今后怎么还呢?这场迫害不久将结束,作恶人员面临正义与老天爷的惩罚,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命令你们作恶,逼迫你们放弃道德底线,羞辱你们的良知,你们这不是在干着助纣为虐的事吗?你们是中华儿女,不是马列中共子孙,可到头来你们还得承担罪责,充当替罪羊。请担负起你应有的惩恶扬善的职责,以自己的良知,维护公平、正义,不能再做这种伤天害理的迫害善良的事了,尽你所能帮助法轮功学员,匡扶正义、保护善良就是在保护你自己和家人,等待你的是美好的未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22/苏州市13名法轮功学员同一天被非法抓捕-426040.html

2021-05-14: 江苏省苏州市赵海波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
江苏省苏州市610邪恶之徒在513法轮大法日到来之前,加紧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五月十日左右,先后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赵海波、梅红娟、吴小明、蔡萍、常铮(常铮独身只知失联,无法确定)。还有其他法轮功学员,由于联系困难,还不很清楚。

近期,苏州610紧跟江泽民集团,前段时期迫害也严重,法轮功学员季桂珍、金长玲已被非法宣判,姚伟敏被绑架到看守所,还有几位也面临法院非法庭审。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14/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25658.html

2021-05-12:江苏省苏州市木渎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梅红娟
江苏省苏州市木渎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梅红娟,现人还在木渎派出所,不让家属见面,说24小时后给答复。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12/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25218.html

2015-01-06: 要求警察释放婆婆 梅红娟反被劫持
苏州法轮功学员梅红娟女士,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日去狮山派出所要求释放当天被绑架的婆婆,自己反被劫持。下面是她被非法关押一天的经过: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有个女士打电话给梅红娟丈夫,问:你们家搬地方了?怎么找不到你们了?而后又有一男警骚扰梅红娟的丈夫。十二月一日狮山派出所顾姓警察再次骚扰她姐夫,打听她的消息。

十二月二日下午二点四十五分,木渎派出所两位女警去梅家敲门,谎称来查一下有没有外来人员租房,梅红娟回答没有,她们却说要进屋看看,梅没开门。她们站在门外打电话叫来了一个联防队的人。这个人来敲了几下门,说不开门我也没办法就走了,两个女警说要向上面汇报,过了片刻也走了。

当天晚上六点左右,梅红娟婆婆朱火妹被不法警察绑架了,梅红娟和丈夫的妹妹一起赶到狮山派出所要人,进到派出所大厅见有七到八个警察,妹妹上前说我们找朱火妹。警察问你是谁,妹妹说是朱火妹女儿,问梅红娟是谁?梅说是媳妇,他们一听说:正要找你。

这时七、八个警察就围了上来,其中两个男警不容分说就把梅红娟硬拽到里面房间。里间有十多个警察,其中一稍年长的警察说:又来了一个。梅红娟便问他,我是来看妈妈的,违法吗?为什么绑架我?你是负责人吗?答:不是。顺手指了一下从房间出来的警察说:他是头。梅走上前问:你是负责人吗?答:不是。

一会儿从外面进来一个便衣男人,问梅的姓名和家庭住址,梅反问请告知你的姓名?便衣避而不答,稍后对梅说:你上明慧网,还打真相电话,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梅说,我妈被你们绑架来,我来看看不行吗?现在还绑架我,是谁给你的权力,是法律允许的吗?便衣却无耻的说:“我就这么做了,咋地?你去告好了,随便上哪告都行。”这时又来一个女警,名叫徐蕾,以前在洗脑班做过包夹,梅问她:我妈在哪?我来接她回家。女警说在做笔录,做完笔录就会让她回家,不会把她怎么样,放心。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这个女警察又来了,梅问:向婆婆转达我来了吗?她说今天肯定让你婆婆回家。女警又问梅:你现在新的住址在哪?是木渎吗?梅说:是。女警说:你要配合我们去木渎派出所做个笔录就可以回家。梅说我是来要人的,凭什么做笔录,我不会去的。

这时一扇边门打开了,梅看到白天去她家的两个女警、两个男警察,一辆警车停在门外,他们上来就拽梅,梅说你们想干啥?这男警恶狠狠地说,这由不得你,不去也要去,强行把梅红娟拉上了车,从狮山派出所拉到了木渎派出所。

到晚上十点钟,木渎派出所来了一个苏州吴中区610的便衣男人,问梅红娟你叫什么,你去狮山派出所干什么?梅没理他。一直到深夜零点左右,便衣男人看梅红娟沉默不语,自觉没趣便离开了。而后又进来两个女警察看住梅,一直到次日(十二月三号)早晨九点警察都下班了。替换了一个女警察监视梅,一会儿又换了一个男人监视。

十二月三号上午十点左右,梅红娟走到了外面大厅,值班男警问,你干啥,梅说:我没犯法我要回家,直到现在还没吃饭,这是我的权利。男警问:你怎么来的,是610叫你来的?梅说:610是非法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江泽民说的是法律吗?他们慌张的把梅拽回了里间,直到中午十二点三十分,来了两男一女便衣问梅红娟说不说话,梅不语;又问为啥炼法轮功?别人七、八十岁为了健身炼还说的过去,你身体挺好的不为家庭考虑,不为子女考虑,炼法轮功能挣钱吗,现在这个社会就是挣钱养家,没钱瞎折腾,别以为不说话就不能把你怎样,不说话照样判你刑,这次放你回家,下次可不好说了。

到下午一点四十分,对方撂了句:你再不说话我们就走了;又拿了一张打印纸叫梅签字,梅不签。他们又说:你不签字那我们来签。完了就走了。一会来一便衣说:梅红娟你不说话回家吧,要不要叫你老公或女儿来接。梅说不用,就这样两点放梅红娟回家了。

当时参与的警察警号:044857、042946、x11070、043584、043249、053602、044815、044082、04367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6/要求警察释放婆婆-梅红娟反被劫持-302806.html

2011-03-07: 苏州法轮功学员梅红娟遭绑架
苏州法轮功学员梅红娟,约四十多岁,家住苏州木渎金枫美地小区,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上午约九时遭当地狮山派出所绑架,并且直至当天晚上都没有通知家属,梅红娟丈夫和女儿晚上回家不见人,便四处打听,甚至报了一一零说家里遭窃,电脑主机不见了,妻子梅红娟也突然失去联系,而一一零以门锁没有撬动痕迹为由不予追查。最后,好不容易打听到是妻子工作地派出所狮山派出所绑架了人,丈夫便连夜带着上高中的女儿和年迈的母亲前往狮山派出所讨说法。

狮山派出所的警察们承认梅红娟是在他们那里,当被质问为什么不通知家属时,对方反而蛮横地说“二十四小时之内会通知家属的”。当婆婆担心修炼前体虚的儿媳的身体而想见一见人时,十几个警察连拖带拽把老太太往派出所外面撵,并恐吓梅红娟的丈夫,如果明天再来就要把他也抓起来。

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梅红娟的婆婆和儿子继续前往狮山派出所要人,警察们还是一副强盗嘴脸,根本不让人讲道理,粗暴地对待梅红娟的家人,并出示了一份行政拘留十天的处罚通知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7/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37293.html

苏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512)

2021-08-26: 参与迫害的人员信息:
木渎派出所金山浜社区片警:曾荣富 电话18761924292
包勇:电话13862405300、职务:610转化处副处长
何小弟:电话051268551806 移动电话13862026650 职务:610转化处处长 现已退休,目前依然在作恶。
余文飞:电话13862159179苏州高新区
张震华:电话13806131353 宅电:051265282488 职务:苏州吴中区610办公室专职副主任

2021-07-31:相关信息:
苏州市市长:李亚平,男。2017.03 至今:苏州市委副书记、市长
苏州市公安局:地址:苏州市相城区人民路3998号 电话:0512-65225661
常熟市公安局服装城派出所:地址:苏州市常熟市商城中路9号
电话:0512-52742110 0512-52751783
江 海 苏州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兼督察长
刘凤珠 苏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省公安厅警察训练总队苏南训练基地支队长
顾 丰 苏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
黄 戟 苏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市新市民事务中心主任
范志芳 苏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市纪委监委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组长
马景亮 苏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苏州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区管委会副主任、姑苏分局局长
魏 杰 苏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王永章 苏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相城分局局长
冯 晋 苏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施伟华 苏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昆山市局局长
花秋实 苏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


2021-07-08: 苏州市吴中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地址苏州市吴中区越溪塔韵路178号吴中人力资源大厦二楼
法定代表人:郑琪磊 职务:主任
委托代理人:顾国平,江苏力信律师事务所律师,联系方式 13092615487
吴中区社保局 “行政事业单位社会保险科” 科长:徐玮 电话0512-6605609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