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10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成都 青羊区 >> 周慧敏(周惠敏), 女, 44

周慧敏(周惠敏)
四川省简阳市周慧敏先后六次被非法绑架三次被关進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劳教。在被非法关押的856天中曾多次遭到各种酷刑折磨
个人情况: 户口所在地四川省简阳市简城镇正中街121附9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成都市
拘留时间: 1999-12-5
有关恶人: 护卫队警察杨队长,廖管教,警察李军,警察陈管教,警察詹队长,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九中队,七中队,警察李干事(四川德阳人),七中队警察张小芳,成都郫县看守所,一名姓蒋的警察,都江堰市610的徐文海和都江堰市中心派出所的何勤,都江堰市林业中心医院
个人近况: 2008年3月13日 迫害致死 (2008-03-2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1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4-23: 四川新津洗脑班的毒药、酷刑、无期关押……
周慧敏,女,四十五岁,四川省简阳市简城镇人。曾被绑架六次,三次被非法劳教,遭受到难以想像的酷刑折磨。周慧敏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晚被成都圣灯派出所、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分局国保大队等绑架、抄家,先被绑架至新津洗脑班,又被非法转至成都看守所,后被转至成都青羊区医院。一直被非法关押的周慧敏绝食抗议迫害。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早上五点半,周慧敏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3/四川新津洗脑班的毒药、酷刑、无期关押……-239448.html

2011-03-09: 资阳市中共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 网通讯员四川报导)四川省资阳市在搞迫害的头子们直接指挥参与下,迄今为止,据不完全统计(不包括简阳女子监狱,我们将另篇单独曝光),已迫害致死、因迫 害后导致死亡、直接导致家人死亡三十多人,非法判刑六十多人,非法劳教上百人,绑架后强制洗脑近三百人,被绑架、关监、抄家、劫财、罚款、骚扰人员成千上 万;构建特务网以指挥、教唆、煽动城市、乡村、企事业单位基层参与各种迫害、恶告、监视等直接犯罪人员无计其数;受毒害、谎言洗脑欺骗的民众五百多万人。

鉴 于上述,市政法委书记唐永良、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主任王安鹏、市公安副局长何春苹(注:各级国保由各级公安副局主管)、 国保支队长陈小聪及手下李卫国等、二娥湖洗脑班主任肖慧、徐红艳及手下刘德彬等,简阳政法委书记钟世全、副局长王建勇、国保大队长鄢宜权、范增学及手下罗 蛟等、六一零主任杨宗楷、原主任唐宪国、简城镇副镇长杨文逊、综治办主任陆勇,安岳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杜勇、六一零主任陈冬梅、国保大队长蒋明全及 手下,资阳市雁江区政法委书记刘斌、姜崇德、公安分局局长曹修光、国保大队长兰柏林、黄光武及手下、六一零主任杨勇,乐至县政法委书记曾祥、公安局副政委 邓志勇、国保大队长熊方林、余勇及手下、六一零主任杨益等及一切参与迫害人员,利用广电文宣、学校、洗脑班、国保、监狱等对法轮功学员及其修炼人的诽谤、 诬陷,无任何手续的暴力绑架、高额罚款、盯梢骚扰、关监、洗脑,枉法劳教、冤判、酷刑虐杀,对法轮功学员家庭的破坏、对民众的毒害等等,已构成以下几个方 面的严重犯罪:下面分类概述。
一、触犯了中共自定的妄称国法的宪法、刑法等法律
《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上述所有人员均已构成此罪。
中 国《立法法》第八条、第九条规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中国《行政处罚法》第九条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行 政处罚,只能由法律设定。而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大都依据A:《刑法》第三百条、B:《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 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C:《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答》,以所谓 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名,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判刑。此三条不算法律、不是法律,而是知法犯法,以法犯法,枉法冤判。
故意杀人罪,按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量刑规定,相关责任人应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下面只举三例。
....
周慧敏:女,二零零八年四十五岁,户口所在地四川省简阳市简城镇正中街一百二十一附九号。
她曾被六次绑架,三次非法劳教,遭受到难以想像的酷刑折磨。在周慧敏撰写的纪实文学《破晓》上有详细记载。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在青羊医院被迫害致死。
二 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周慧敏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九日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释放了周慧敏周慧敏紧接着又被简阳市国保继续绑架到简阳市中 医院三楼内科住院部迫害三十天。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周慧敏从成都青羊医院被绑架到简阳市中医院三楼内科住院部,当时医院已对周慧敏下发了病危通知。资阳 市六一零,简阳市六一零和简城镇综治办以及中医院医生把周慧敏强行绑在床上输安眠药。邪恶之徒将奄奄一息的周慧敏关押在简阳市中医院单独的一间屋子里,用 脚镣、手铐将她固定在床上,不能动弹。镇政府几名干部和简阳市城中派出所的便衣二十四小时轮流把守、监视,不许任何人(包括亲属)接近和探视,妄想封锁周 慧敏生命垂危的消息。到简阳拘留所、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和简阳市六一零处总共迫害周慧敏八十九天,周慧敏绝食抗议了八十九天。周慧敏的内脏和肌肉出 现严重萎缩。
周慧敏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晚被成都圣灯派出所、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分局国保大队等绑架、抄家,先被绑架至新津洗脑班,后又被 非法转至成都看守所。一直被非法关押的周慧敏绝食抗议迫害。期间,资阳、简阳的六一零、国保等参与了迫害。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早上五点半,周慧敏被迫害 致死。(在本地杀害本地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9/资阳市中共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37340.html

2011-01-03: 简阳市“精神文明”幌子下的黑暗恐怖
(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导)四川省简阳市,离成都五十公里,是地级市资阳市属下的一个小市,在资阳市搞的、号令全市五百万人参与的精神文明活动中,简阳高调参与:广电宣传、贴标语、挂招牌、推选献爱心先進个人、团体,沸沸扬扬,好像真是那么回事。然而,多少触目惊心的人间惨剧掩盖在堂皇的“法治”和“精神文明”闹剧中。

在轰轰烈烈的“精神文明”的幌子的掩盖下,简阳市中共邪党不法人员对真正践行真、善、忍精神文明的善良法轮功民众是甚么表现呢?在政法委指挥下,全民动员:媒体造谣煽动全市仇恨,教委蛊惑师生参与,国保伙同乡镇坏人疯狂谋财、抄家、绑架、劳教、骚扰,检察院大肆批捕,法院大肆重判(最长九年半),监狱酷刑虐杀,洗脑班玩尽花招、残酷摧残,特务跟踪,城乡监视,坏人构陷、社会践踏;制造了无数触目惊心的人间惨剧!对法轮功迫害范围之广、程度之深、绑架骚扰之频、致死人员之多、洗脑人数之众,可能在全国的小县城中也不多见。

就在世界上很多正义人士对迫害法轮功進行严厉的谴责下,政法委书记钟世全、610头目杨宗楷、原头目唐宪国、公安副局长王建勇、国保正副队长鄢宜权、范增学、鄢利邦及手下汤元彬、吕会、陈克、罗蛟等,反而更猖獗:过去对法轮功学员绑架洗脑、关监、判刑还要随意按上“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现在罪名都不按、甚么手续都没有,就是直接劫持到资阳二娥湖洗脑班,实施无期限的谎言洗脑、各种残酷的精神折磨和关押,而且骚扰、抄家、绑架、洗脑数量更大。特别是直属上司唐永良2004年任资阳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鹏2005年任资阳市610主任、何春萍、姚某某、陈小聪2004年负责国保支队、肖惠、徐红艳2008年底取代宋力、李森任二娥湖洗脑班正副主任后,简阳的610、国保就整得更来劲了。2009年,简阳有十四人被非法洗脑、六人判重刑,黎茂书、张国栋等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被迫害致死,八十八岁的老人钟华姿被绑架关监。特别是2010年,有二十来个法轮功学员在自己家里被绑架,没有任何手续、没有任何罪名,抄家后直接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在资阳,2010年有四十多人被这样直接劫持到洗脑班。

据局部调查,简阳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约有四、五百人之多。其中(没算在简阳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的蒙潇、陈文艾、李玉华、毛开明等好几个人和好几百位被迫害人数)迫害致死八人:陈举文、黎茂书、郑戴容、徐彬怀、老三哥、郑朝云、张国栋、周慧敏(简阳国保直接参与绑架迫害),二十五人判重刑,十五人劳教,七十一人强制洗脑,一人致残,一人被绑架到精神病院迫害成精神病人,五人开除教师公职,五人被多次迫害后至今没拿到退休养老金、已停发十一年,被绑架、关监、抄家、谋财、骚扰的人就多得无计其数,更有黎茂书、刘顺琴等多少人家家破人亡、房屋空空,周慧敏、钟芳琼等未成年的子女成了孤儿,年少孑然、孤苦无依。而被迫害者中,绝大多数是六、七十岁以上的妇女、老人,直令大地呜咽,山河色变,天地震撼,一片恐怖黑暗。

以下掲露简阳法治、文明外衣包裹下的恐怖黑暗。这些案例统计只是冰山一角。比如2010年资阳大绑架中,乐至县至少有四、五人被绑架進洗脑班,可是却没有一个曝光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简阳市“精神文明”幌子下的黑暗恐怖-234454.html

2009-02-08: 成都市中院欲密判 家属及十五律师抗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8/195057.html

2009-01-19: 成都市中院欲故伎重演、维持枉法诬判
一月十二日至十五日,成都法轮功学员钟芳琼等十一人案的辩护律师连续到成都市中院要求见主审法官,以及复印案卷,成都市中院均以主审法官外出调研为由,拒绝律师与其见面;甚至当其中一位律师通过院长投诉电话联系到主审法官林乔时,他竟公然违法说“你们(律师)无权复印案卷”。就此,律师已向法院纪检部门和成都市人大投诉。

主审法官避而不见律师,甚至不让复印案卷,另一方面,却急着催促律师提交辩护词,妄图密判,并想草草结案。就此,辩护律师均表示:二审案件不开庭,必须是事实清楚、证据充份、程序合法。而本“案”完全不是这样的情况,本“案”一审认定的“事实”有重大矛盾和错误,取证更是违法,主要表现在侦察阶段严重的刑讯逼供(甚至有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的嫌疑)和非法拘禁;同时本案适用法律错误,一审程序严重违法,名为“公开开庭”,却不允许家属旁听……这些情况,依据法律,二审必须开庭,否则就是公然违法。目前,辩护律师已相继向成都市中院提出公开审理的要求。

所谓的“法官”想回避本案中严重的违法的问题,想掩耳盗铃的草草结案。成都市中院前两个月对大法弟子严小平的所谓“终审判决”即是如此。就严小平案严重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的问题,严小平的辩护律师一再致电、致函成都市中院及主审法官汪明要求公开审理,并多次到成都市中院要求面见汪明,汪明及合议庭人员均以各种理由回避,也一直未正面回应律师的要求,只是一再要求律师提交答辩状。最后在明显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枉法诬判三年。根据《刑诉法》第三百九十九条,汪明及合议庭人员已构成徇私枉法罪。目前,严小平母亲已对汪明等向四川省高检、高法提出控告。如今,所谓“法官”林乔等似乎又欲故伎重演,试图逃避舆论、蒙混过关,枉法对钟芳琼等十一人草率下判。

成都三十多名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八月至九月在单位或家里被绑架,其中包括钟芳琼等十一人。这些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后,几乎都遭受了难以想像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周慧敏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在成都市看守所的定点医院──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钟芳琼等十一人被武侯法院枉法判重刑后提出上诉,辩护律师克服了邪党当局种种刁难,递交了上诉状。

1月12日,为法轮功学员刘嘉辩护的律师到成都市中院,要求见主审法官以及复印案卷时,书记员声称法官外出开会不在,并声称没有收到两位律师以“特快专递”寄来的委托手续文件,企图将两位律师排除在二审之外。但一位律师有回执可证明寄出的委托手续文件寄达成都市中院,并有法院签收;另一律师则是亲自将委托手续文件交给武侯法院,并有法院的签收。可即使证据确凿,成都中院仍硬说“没有收到”。

1月12日至14日,来自北京的十名律师连续三天到成都市中院要求见主审法官,并要求复印案卷,法院人员均以“法官外出调研”为由推诿,并拒绝告知相关信息。

鉴于此,请全世界正义善良的民众关注此事,制止冤案和罪恶的发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9/193748.html

2008-11-10: 律师就周惠敏意外死亡及钟芳琼遭刑讯提出检举
九月二十七日和十月十日,成都武侯法院两次对钟芳琼等十一位成都大法弟子及家属非法审理并非法诬判。在二十七日的法庭调查中,八位大法弟子表示被非法关押于洗脑班时受到残酷的刑讯逼供;而另一位与钟芳琼等大法弟子一起被武侯检察院非法“批捕”的大法弟子周惠敏已在成都市看守所的定点医院──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当律师在法庭上就此事及检察机关是否对本“案”中如此严重的刑讯逼供進行监督时,“审判长”和“公诉人”皆以各种理由搪塞和回避。

在武侯检察院提出的《起诉书》的第4页“经依法审查查明”部份的第3行写着:周惠敏(已死亡)。律师称,《起诉书》中提到的周惠敏与本“案”有着重大的关联关系;并且,在庭审中,11位当事人中8人都声称自己遭到过刑讯逼供和非法拘禁,并且,案卷中的一些内容也能够提供初步的佐证(如:案卷笔录显示,对当事人之一蒋宗林的第三次询问时间长达65个小时;而且仅仅时隔一个小时之后又开始第四次问询。也就是说,“侦察人员”对当事人采取了至少连续六十多个小时不让睡觉的折磨方式)。律师认为,该案侦查机关在办案过程中存在非法拘禁的事实并具有刑讯逼供的重大嫌疑,并且已根据《宪法》第四十一条以及《刑诉法》第八十四条,就周惠敏的死亡事件向武侯检察院提出检举建议,要求立即对周惠敏的死因以及钟芳琼案中侦查人员是否存在刑讯逼供等违法犯罪活动展开立案侦查,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追究可能存在的违法犯罪行为。

附:相关背景简介:

周惠敏,女,四十四岁,是成都市一家模具厂的经理。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晚在家中被成华区国保等绑架。家人一直未得到任何法律文书,其后也未得到任何说法或关于周惠敏的任何消息。当家人辗转打听到武侯国保在负责周惠敏的事并到武侯国保打听周惠敏的消息时,周惠敏已病危。家人见到周惠敏时,周惠敏已不能说话,脚仍被用脚镣铐在床上。家人要求放人,看守所一警察说“省国安说死也要周惠敏死在这里”。

去年八月到九月间,成都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在家或单位被绑架。其中钟芳琼、周惠敏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武侯检察院非法批捕。这些大法弟子被绑架后都曾被长期关押于洗脑班。相关“侦察人员”的此举已构成非法拘禁罪。今年九月二十七日对钟芳琼等十一名大法弟子及家属的非法庭审上,八名大法弟子提到自己在洗脑班期间遭到过刑讯逼供。尤其钟芳琼对自己被非法拘禁于圆圆大酒店时所遭受的惨绝人寰的酷刑迫害,令人发指。在场的律师深感震惊!对于钟芳琼所提供的刑讯逼供的证据,主审法官却以钟芳琼是“零口供,故不存在刑讯逼供”这样荒唐的逻辑予以拒绝。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0/189497.html

2008-10-06: “公开庭审” 家属旁听为何受阻?
成都武侯区法院原定于九月十日的对去年八、九月被绑架的钟芳琼等十多名大法弟子的“不公开开庭”,由于家属的抗议和律师的要求先被延期至九月二十七日。事实上,家属事先未得到任何通知,只是在到法院打听情况时无意中才听说的。而武侯区法院刑庭副庭长、此次非法审判的所谓“主审法官”税长冰公然对家属说:“不关你们的事,不需要告诉你们,判了自然会通知你们……”

由于对法轮功学员“不公开开庭”完全违背法律上对“不公开开庭”的规定,也由于家属的一再要求,为逃避舆论关于其“秘密审理、暗箱操作”的谴责,武侯区法院给律师的通知说是“公开开庭”,但却暗地里将旁听证全部发给610官员等特定人员。开庭当日家属全部被拒入内。已一年多未见到亲人的家属在武侯区法院的大厅里强烈抗议,却没有任何回覆。家属在突然降温的寒冷天气里等待了一天,包括川大丁泽扬教授九十四岁高龄的老父。其间,武侯国保数人、双楠派出所的警察等在现场出现过。

据悉,被非法开庭的大法弟子在庭上陈述了他们被非法关押于洗脑班期间所遭受的残酷的刑讯逼供,他们几乎都受到连续多日不让睡觉的非人折磨,如刘嘉曾被连续十五天不让其睡觉,并在其脸上、鼻孔等处涂抹青芥、清凉油等,并掐、拧其大腿内侧肌肉……而大法弟子钟芳琼更是遭受了各种残忍的迫害折磨;同时,对这些大法弟子的所谓“审理”过程严重违法,尤其是他们都曾被非法关押于洗脑班,而所谓的“口供”、“笔录”几乎都是在洗脑班这种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非法场所、在严刑逼供下得来的,根本不能作为证据,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同时被武侯区检察院非法逮捕的还有已于今年三月在看守所的定点医院--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周慧敏。据说,律师曾在法庭上郑重提出周慧敏被迫害致死、以及检察院是否对如此严重的刑讯逼供進行监督等问题,却被“法官”搪塞或回避。过程中,旁听席上有人对律师恶语辱骂。

这些,是否就是武侯法院害怕民众、甚至家属旁听的原因之一?

由于下午法院以“时间不够,第二天安排了其它案子的庭审”为由,要求每位律师将辩护意见压缩到五分钟之内,遭到拒绝。目前,这个所谓“案子”已被延期至十月十日。

目前,家属正就旁听一事四处找武侯区法院、武侯区相关责任人等,却收到各种各样藉口的推诿。连家属都不能旁听,这算甚么“公开开庭”?当局究竟有甚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究竟谁在违法?谁在犯罪?其中曲直,不言自明。

请善良的人们关注并予以帮助,制止武侯区法院的公然违法、暗箱操作,欺瞒世人、迫害善良的违法行为;同时请海内外正义之士和我们一起吁请当局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释放钟芳琼等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6/187210.html

2008-10-05: 李军,女,中队长。2000年6月,王(女所长)、李自强、张小芳、李军等为了强迫大法弟子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封锁了七中队,调来所里的“护卫队”(全是男子)和十七名吸毒人员做打手,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在一片谩骂声中,打手们用电棍、警棍,拳打脚踢,毒打白发老人和年轻姑娘,手段之残忍,叫人目不忍睹。2000年6月20日李军毒打大法弟子周慧敏,并叫民管会把她吊起来一整天。2001年6月20日,李军指使犹大把陶菊花反铐在禁闭室的铁窗架上,陶菊花被它们迫害晕过去了,又被犹大用凉水浇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5/187145.html

2008-10-02: 成都市武侯法院对钟芳琼等九名大法弟子非法开庭
九月二十七日,武侯法院对钟芳琼等九名大法弟子及两名大法弟子家属非法开庭,在法庭上钟芳琼等八名大法弟子皆在陈述中讲述自己在洗脑班遭受了严刑逼供:暴打及连续多日不让睡觉,其中刘嘉和钟芳琼被王鹏飞等恶警连续暴打及不让睡觉十五天后,又被用清凉油涂抹脸部伤口,祝仁彬被打的满脸鲜血,昔日的白面书生被迫害的非常瘦弱,脸色很黑很黄。感觉是身体已受到了损伤四川大副教授丁泽扬是从医院被直接送来的,而大法弟子周慧敏则早已被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的陈述让在场的律师非常震撼,表示以前看高智晟律师的信还认为有高律师个人的感情在里面,今天听了大法弟子特别是钟芳琼的陈述才真的相信了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真实性。很想了解是甚么力量使这些大法弟子在遭受了如此迫害还这样坚定。而与之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些不法警察及六一零份子的表现,其中一名到庭作证的所谓笔录人员面对是否对大法弟子严刑逼供的询问时,竟然狂妄的说出:就这样对他们又怎样。旁听席上一些不知时务的党徒甚至当庭辱骂律师,

退庭时钟芳琼和毛坤都高喊“法轮大法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186963.html

2008-09-29: 成都武侯区法院对11名大法弟子及家人非法开庭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上午,成都市武侯区伪法院对钟芳琼、毛坤、刘邦成、蒋宗林、刘嘉、祝仁彬、丁泽杨、姜洪媛、陈世坤九名大法弟子和两名大法弟子家属非法开庭。事先给律师的通知是公开开庭,但却不让家属旁听,藉口是家属没有旁听证,但他们事先根本没有让办旁听证,甚至根本没有通知家属。

事实上,法院事先将旁听证全部发给610等的特定人员,假冒“公开开庭”之名,以逃避舆论关于其“秘密审判、暗箱操作”的谴责。而此案的所谓承办人事先一直声称:不可能公开,不可能让家属旁听,成都还没这个先例。

下午,法院又以时间不够、第二天安排了其它案子的开庭为由,要求每位辩护律师将辩护意见压缩到5分钟之内,遭到律师拒绝。目前,这个恶党为迫害老百姓而制造的案子被延期到十月十日。

成都三十多名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八月至九月在单位或家里被绑架,这些大法弟子被绑架后几乎都遭受了难以想像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周慧敏2008年3月13日在成都市看守所的定点医院──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钟芳琼等大法弟子被绑架后被非法拘禁于圆圆大酒店时所受到的惨绝人寰的折磨。2008年9月25 日,四川大学副教授丁泽扬家人为他请的律师一大早就到看守所,始终未见到自己的当事人丁泽扬,直到下午看守所警察才支支吾吾说他住医院有几天了,但拒不说出医院的所在地,经多方打探才知道在成都青羊区万和路的医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9/186804.html

2008-09-18: 制止武侯法院对大法弟子非法审判的阴谋
原定于九月十日四川省成都武侯邪党法院对钟芳琼等十一名大法弟子的非法秘密诬判在家属的强烈抗议、律师的要求及大法弟子的正念营救下暂时破产。法院称此次非法审判延期,时间另行通知。是否公开开庭尚不知道。请海内外正义人士继续关注并要求当局立即无罪释放被非法关押的这十一名大法弟子。

这十一名大法弟子的家属几乎都未收到过任何通知。所谓“书记员”雷星则对闻讯赶到法院打听情况的家属谎言相欺;所谓“主审法官”税长冰更是公然对家属说:“不关你们的事,不需要告诉你们,判了自然会通知你们……”

这十一名大法弟子及已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周慧敏自去年被绑架后至今,家属几乎未收到过任何所谓“法律文书”,家人对他们的情况了解之少,令人震惊。相关责任单位违背起码法律程序,很多做法和行为已构成犯罪(如将这些大法弟子非法关押于“洗脑班”已至少构成“非法拘禁罪”)。

对法轮功学员“不公开开庭”,明显违背法律上对“不公开开庭”的要求,是公然违法。

武侯法院预谋对这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不公开开庭”,显然是想暗箱操作,掩盖更深的罪恶。

据资料显示,武侯法院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审判大多是“不公开审理”,而且家属根本不知情,只是在大法弟子被诬判之后得到一张“判决书”,如去年被武侯法院非法诬判四年的北师大研究生、大法弟子陶渊。

已知的被武侯法院非法诬判的大法弟子至少包括:四川大学数学博士、副教授汪海波、四川大学外语学院讲师房慧、四川大学华西公共卫生学院英语教师骆平、七十岁的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保护学院教授、世界环保专家杨靖霞、四川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宁红、王扬芳(所谓“审判长”为税长冰)、范秀英(七十岁)、陶渊、周益群、涂启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8/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186080.html#0891723328-32

2008-09-11: 武侯法院公然违法 到底想隐藏甚么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法院欲对钟芳琼等法轮功学员的不公开开庭,是公然违法。武侯区法院到底想隐藏著甚么“机密”?

钟芳琼等法轮功学员于去年被恶警绑架,在历经遭受一年多的非法关押和酷刑折磨后,武侯法院欲于九月十日对他们進行诬判。然而所有家属至今均未收到过任何通知,很多家属都还毫不知情。

此次诬判的主审法官税长冰,竟公然对到法院打听情况的家属声称:“想知道甚么?跟你们没关系!不需要告诉你们!判了自然会通知你们的!”税长冰并称,此案“涉及国家机密”,即不公开开庭。

对于不公开开庭,法律上有明确规定:只有涉及国家秘密和个人隐私的情况才不公开开庭。那么,武侯法院的不公开开庭到底隐藏著甚么“国家机密”?

在这十一名即将面临“诬判”的人中,包括九名法轮功学员和两名不修炼的人,其中周慧敏已被迫害致死;钟芳琼遭受了吊刑、连续毒打、被抹药物等折磨,曾昏死过去五次,并被迫害致面部严重毁容;川大丁泽扬教授在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期间,武侯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曾对家属叫嚣:“死了就火化,会通知你们的。”这些,可能就是税长冰所说的“国家机密”吧?

目前,四位来自北京的律师正要求法院公开开庭,同时律师和这些面临诬判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也都在向法院申请延期,因为家属未收到任何“通知”,根本不知此事,也根本没有时间请律师。

希望海内外人士都关注关注此事,制止成都武侯法院的暗箱操作、公然犯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1/185688.html

2008-09-08: 钟芳琼等数名大法弟子面临被成都武侯邪党法院诬判
去年八、九月间,钟芳琼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其中十来名大法弟子在历经一年多的非法关押和残酷折磨后如今面临武侯邪党法院九月十日的秘密诬判。至今,家属未收到任何通知。

这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后,家属为得到过任何通知或“说法”。据辗转传出的有限的一点消息显示,钟芳琼等大法弟子在这一年中遭受残酷迫害折磨。其中,周慧敏已于今年三月被迫害致死;钟芳琼曾被迫害致面部受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8/185432.html

2008-04-28: 四川大法弟子周慧敏被迫害致死的后续报导
四川大法弟子周慧敏于3月13日被迫害致死后,其家属考虑到周慧敏的儿子还尚未成人,要求相关责任单位就此事做出应有而且是起码的赔偿。相关单位拒绝,并声称:迫害死法轮功给赔偿,还未有过先例。

国安、610等为推脱责任,一直企图找其直系亲属在所谓“死亡通知书”上签字,遭其家属拒绝。家人要求责任单位给予应有的补偿。目前,周慧敏的遗体仍停放在成都人民北路花圃路附近的公安安抚苑内,至今未火化。

周慧敏曾经先后六次被绑架,三次被关進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在被非法关押的856天中曾多次遭到各种酷刑折磨。2002年9月7日至19日,周慧敏在成都青羊区医院所受到的酷刑迫害:每天晚上9点至早上9点用一副脚镣把周慧敏吊在床上,还用一副手铐铐在小腿上吊在床上,同时将另一只手铐在床架上。 2007年9月26日晚被成都圣灯派出所、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分局国保大队等绑架、抄家,先被绑架至新津洗脑班,后又被非法转至成都看守所。2008年2月 1日被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国保大队所谓的“逮捕”,2月5日被转至成都市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青羊区人民医院)。3月10日,亲友找到武侯分局国保大队时,相关负责人才告知周慧敏已生命垂危,并说省国安厅不放人,省国安说“死也要死在那里”。3月13日早上5点半,周慧敏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8/177407.html

2008-03-25: 悼念我的妈妈周慧敏  文_周翰洋(四川成都市)
几天前我刚满15岁,我妈妈叫周慧敏,44岁,是成都市一家模具厂的经理。可是就在几天前,健康、善良的妈妈却被迫害致死了。我不敢相信在妈妈被抓走后的198天里,亲人们日夜担心害怕,盼来的竟是这样的噩耗。

我怀着悲痛,回忆起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以此悼念我敬爱的妈妈,同时呼吁停止迫害,让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

在我刚满几个月的时候,爸爸就和妈妈离了婚,从此不再来往,因此,连爸爸长甚么样我都不知道,甚至连他的名字妈妈都未告诉过我,因为妈妈不希望我将来长大了对他有任何报复行为。

为了抚养我,妈妈一个人又要工作又要照顾我。她很能干,很早就和外商合资,生意得心应手,买了车子,分了房子。可是繁重的工作和巨大的压力使她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患了严重的神经官能症、心动过速、胃病、扁桃体炎等。最严重时,疼痛使她失去工作能力,几乎成了废人,就在这时,她接触了法轮功,98年开始修炼后,不久妈妈神话般的变成了一个健康快乐的人,身上所有的病全部消失。特别是,原来有点尖刻的她变的平和了。

可是不久就发生了迫害法轮功的事。妈妈因为亲身体验,身心受益而坚持信仰,却遭受了许多非人的迫害。曾有一次,2003年5月21日至7月8日,妈妈在都江堰一朋友家遭绑架,都江堰市610办的徐文海、都江堰中心派出所所长何勤将她的双手铐在床头,双脚铐在床板上,49天不让身体动一下,致使妈妈心跳速度达每分钟160多次,双臂僵硬,右腿被致伤处肌肉全部坏死,腐烂(后来腿上留有伤疤)导致右腿无法弯曲(详情在《破晓》一文中有记载)。

2007年9月26日晚9点,成都成华区国保大队恶警闯入家中将妈妈又一次绑架,先非法关押于新津洗脑班迫害。2008年2月1日,妈妈绝食抗议武侯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非法逮捕,2月5日被强行送到臭名昭著的原青羊区人民医院,送去时,有人听到她在大门口处声音洪亮的喊:“法轮大法好”!

可是到了医院不久就出现“病危”,参与迫害者:省国安、市国安、武侯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等却不通知家人,直到3月10日妈妈的堂哥找上门,武侯分局国保大队才告知:人已生命垂危。等看到妈妈时,她已昏迷,说不出话来,骨瘦如柴。妈妈的堂哥要求放人回家,由家人照顾,两名看守警察却要家人准备后事,说省国安不放,并说:“周慧敏死也要死在医院”。

后来听说:当时一些参与此事的警察都对妈妈和法轮功起了同情,提出放人,但省国安不同意,藉口是:上面指示,奥运临近,“严密防范,严厉打击”法轮功。就这样活活夺走了我妈妈的生命。

悲愤之际,我想说:我爱和平,希望(中共)能兑现为获取奥运举办权时,对世界许下的承诺——改善人权,包括停止迫害法轮功,别把奥运变成血腥虐杀的藉口。

回想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因为工作忙加上身体不好,就把我寄养在养父母家。养父母一家很宠爱我,但我很任性、不听话,常气的养父母叹气发愁。上小学时,有一次我差点被学校开除。以前妈妈常来看我,可六岁那年起,妈妈先后七次被抓,其中三次被送非法劳教,根本无法照管我。2005年底妈妈回来后,寒暑假就把我接到身边,妈妈修炼后的变化也改变了我,我变的懂事了,听话了,安静了。学习成绩从班上倒数几名变成名列前茅。

和妈妈在一起,她的言行和为别人着想的境界,教会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为了报答养父母,妈妈在我被送去时就给了养父母一家一笔不少的钱,后来妈妈回来后重新工作,又每月资助养父母,但妈妈却从来没有告诉我(给过养父母钱),因为怕我知道后影响我对他们的感恩之情,直到妈妈被迫害死后,我才知道。平时妈妈让我称养父母为爸、妈。

妈妈,儿子感受得到您为别人好的那颗善良的心。妈妈,我知道你是在用生命证实“法轮大法好”,用生命唤醒太多麻木了的良知,用生命挽救那些被谎言迷住了的生命,因为你不愿看到那些因为不相信法轮大法好、还在继续迫害大法学员的人,不久将难逃大难,就是人不治天治。

这会儿,天空正下着雨,妈妈,您冷吗?不,一定不会冷,因为我看到你身上一直闪着光芒——“真、善、忍”。妈妈走了,如果妈妈的死能唤醒更多的生命,也许对我们是一种安慰。

叔叔阿姨们,我想真心的告诉你们:别再迫害像妈妈一样的好人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待大法学员你们会有好的未来。

妈妈,我知道你是因为无私所以无畏。敬爱的妈妈,我会永远记着你,未来的人会感谢大法学员们的无私付出。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5/175124.html

2008-03-21: 周慧敏在成都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
四川大法弟子周慧敏2007年9月26日晚被成都圣灯派出所、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分局国保大队等绑架、抄家,先被绑架至新津洗脑班,后又被非法转至成都看守所。2008年2月1日,一直被非法关押的周慧敏被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国保大队所谓的“逮捕”。周慧敏绝食抗议迫害。

2008年2月5日,大法弟子周慧敏被转至成都市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青羊区人民医院),被劫持到医院时,门口有人听到她高喊“法轮大法好!”,声音洪亮。

3月10日,周慧敏朋友找到武侯分局国保大队时,相关负责人才告知周慧敏已生命垂危,并说省国安厅不放人,省国安说“死也要死在那里”。朋友去医院看望时,狱警告诉朋友说,前两天吃了两顿稀饭和一顿干饭。

3月13日早上5点半,周慧敏离世。

3月17日周慧敏朋友与省国安厅、武侯区检察院、法院、武侯分局国保大队、成都看守所和其他人员等一起去沙湾东一路安抚苑(殡仪馆)。

周慧敏曾经先后六次被绑架,三次被关進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在被非法关押的856天中曾多次遭到各种酷刑折磨。2002年9月7日至19日,周慧敏在成都青羊区医院所受到的酷刑迫害:每天晚上9点至早上9点用一副脚镣把周慧敏吊在床上,还用一副手铐铐在小腿上吊在床上,同时将另一只手铐在床架上。由武警和看守所的警察同时轮班看守。

成都青羊区医院这些年来与“610”、公安局看守所配合,已迫害死了多名大法弟子,可证实的就已达八名。他们声称的死因都是“因绝食而致器官衰竭”。2007年8月原乡镇企业局副局长、大法弟子黄敏被迫害死后,口中的不明黄色药物一直蔓延到脸上,发出刺鼻的药味,这到底是甚么“液”?是救人的“液”还害人命的毒药?重庆大法弟子段世琼2003 年9月被害死后,她丈夫见到的却是一具无名女尸,段世琼的遗体至今也未找到。为何要将遗体调包?那位无名女尸又是谁?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1/174793.html

2008-03-14: 成都大法弟子周慧敏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四川大法弟子周慧敏于2007年9月26日晚被成都市邪党恶警绑架,2008年2月1日被成都市成华区公安分局劫持往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周慧敏一直绝食反迫害。据悉,她于2月5日被送成都(万和路)青羊区医院,现已处于昏迷状态,不能说话,生命垂危。邪党人员放出话来,要家属准备后事。

周慧敏曾经先后六次被绑架,三次被关進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在被非法关押的856天中曾多次遭到各种酷刑折磨。2002年9月7日至19日,周慧敏在成都青羊区医院所受到的酷刑迫害:每天晚上9点至早上9点用一副脚镣把周慧敏吊在床上,还用一副手铐铐在小腿上吊在床上,同时将另一只手铐在床架上。由武警和看守所的警察同时轮班看守。

成都青羊区医院这些年来与“610”、公安局看守所配合,已迫害死了多名大法弟子,可证实的就已达八名。他们声称的死因都是“因绝食而致器官衰竭”。2007年8月原乡镇企业局副局长、大法弟子黄敏被迫害死后,口中的不明黄色药物一直蔓延到脸上,发出刺鼻的药味,这到底是甚么“液”?是救人的“液”还害人命的毒药?重庆大法弟子段世琼2003年9月被害死后,她丈夫见到的却是一具无名女尸,段世琼的遗体至今也未找到。为何要将遗体调包?那位无名女尸又是谁?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14/174290.html

2008-03-08: 紧急营救生命垂危的四名成都大法弟子
据知情人透露,四名被非法关押的四川省成都市大法弟子现已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他们是被非法关押于新津洗脑班的刘应旭、被非法关押于乐山五马坪监狱的蒋云宏、被非法关押于资中楠木寺的周慧敏以及被非法关押于成都市郫县看守所的钟芳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8/173910.html

2008-02-29: 成都法轮功学员周慧敏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据悉,法轮功学员周慧敏被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分局非法送资中楠木寺劳教后,现已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9/173317.html

2008-02-28: 周慧敏被成华区公安分局送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
2008年2月1日,法轮功学员周慧敏被成华区公安分局送往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以前,周慧敏曾多次遭到邪恶之徒绑架和残酷迫害,但恶人仍然继续对她加以迫害,现已经因为迫害,被送入医院抢救,并于14日下达病危通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8/173258.html

2008-02-11: 成都法轮功学员周慧敏被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
据悉,成都法轮功学员周慧敏于2008年2月1日被成都市成华区公安分局送往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一位和周慧敏同时被绑架的男法轮功学员被重庆市江津县公安带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1/172230.html

2007-09-28: 成都大法弟子周慧敏、李诚遭邪恶之徒绑架
成都大法弟子周慧敏、李诚于2007年9月26日晚九点过被恶警绑架。请知情者提供更详细的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8/163478.html

2004-12-23: 破晓(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23/91857.html

2004-12-20:破晓(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20/91823.html

2004-09-26: 周慧敏,女,现年41岁,户口所在地四川省简阳市简城镇正中街121附9号。周得法前患有严重神经官能症,心动过速,胃病,扁桃体炎等,自98年学炼法轮功以后,身上所有病症全部消失。

从1999年12月5日到2003年7月8日之间,周先后六次被非法绑架,三次被关進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劳教。在被非法关押的856天中曾多次遭到各种酷刑折磨。为了争取信仰自由,周曾8次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绝食时间最长达89天(自2002年9月2日至11月29日),绝食期间周的内脏和全身肌肉严重萎缩,最后终于凭着正信正念,闯出魔窟。2003年5月21日至7月8日四川省都江堰市610办公室徐文海,都江堰中心派出所所长何勤将周双手铐在床头,双脚绑在床板上,平躺在床上达49天,不让身体动一下,周的心跳速度达160多次,双臂僵硬,右腿被打伤处肌肉全部坏死,腐烂,导致右腿无法弯曲。回家后,通过继续修炼法轮功,3个多月的时间,周奇迹般的站起来了,双腿恢复正常,心脏恢复正常。如今周仍然流离失所。

镜头一 1999年12月6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周被警察强行搜身,抢去身上的大法书,并用木棍对着周的鼻梁猛打一棍。周的眼睛肿胀变形,全部成紫黑色,一个月以后才退完。

镜头二 1999年12月7日在四川省成都市驻北京办事处,周慧敏及其他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集体背《论语》,周遭驻京办警察拳打脚踢,连续多次被打翻在地。周的臂一个月都拿不起来,翻身都困难,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镜头三、镜头四、镜头五 2000年4月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三中队,周打坐炼功被警察詹队长指使的民管会吸毒人员踢翻在地。它们还乱踢乱踩周的腿部。整个4月份,周几乎天天挨打,全身伤痕纍纍。2000年5月因周烧毁了一本诽谤和诬陷师父和大法的书,被警察陈管教指使民管会吸毒人员用恶臭的抹布堵上周的嘴,然后押出去毒打。

镜头六 2000年6月20日周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三中队因不交大法书,被护卫队警察拉着手铐拖几十米,臀部大片肌肉被拖落掉,还被警察毛伟汉反铐在大树上用高压电棍电几十分钟。

镜头七 2000年6月20日周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受警察指使的吸毒犯人押去新成立的法轮功七中队刚進中队大门,就被警察李军狠狠的打了几耳光,李叫嚣“民管会,给我把她吊起来”。就这样,周被吊了一整天。

镜头八 2000年7月初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周因拒绝听国家司法局组织的马三家转化团做转化,被罚做下蹲,一天两次蹲了一千多次,周的双腿无法行走,全身疼痛难忍。

镜头九  2000年7月初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周晚上在监室打坐被警察李干事(四川德阳人)用狼牙棒抽打。

镜头十  2001年1月13日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召开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会议,周拒绝去听,被七中队警察队长张小芳,廖管教和护卫队警察杨队长同时踢很长时间。

镜头十一 2001年1月13日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召开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会议,周拒绝去听,被警察乱踢后,又被强行戴铐,护卫队警察杨队长抓住周的棉衣把周摔在地上,棉袄被撕破,长裤被摔破。杨又指使邪悟人员把周按在小塑料凳上,强迫周听。

镜头十二 2001年3月份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徵集对诽谤大法的签名,周拒绝签字,并以打坐炼功形式来证实大法,被七中队警察张小芳用电棍电。

镜头十三、十四 2001年3月份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九中队,周因拒绝做广播操,被七中队调到九中队的警察李干事(四川德阳人)指使吸毒犯人对其進行殴打迫害。

镜头十五、十六 2001年10月13日在成都 天府广场证实大法被成都西御河派出所非法绑架至成都龙泉看守所。警察魏所长和几个警察晚上把周拖出监室外走廊上毒打,泼冷水。

镜头十七 从2001年10月13日起在成都市龙泉看守所,周被警察强行戴上手铐和三个大铁锤一副的脚镣進行毒打,或是与同修被铐同一副脚镣,或是将周已被铐上的手与同修连铐,最后强行让周戴龙抱柱。周经受了三十四天这样的酷刑迫害。

镜头十八 2002年1月在成都郫县看守所,一名姓蒋的警察指使短刑犯用它们装订书的竹块撬周的嘴强行灌稀饭。周的嘴唇,牙床全都被撬破了也没灌進去。它们把一碗稀饭泼在周的脸上和衣服上。

镜头十九、二十 2002年12月9日在成都光荣西路1号市场公寓622室成都市610办公室和光荣小区派出所的警察对周進行非法绑架,将周从六楼抬下去。

镜头二十一 周在监狱里绝食抗议89天后回到家中,仅呆了十天,于2002年12月9日又被成都市610办公室,成都市光荣小区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抄家,再次被绑架到成都白芙蓉宾馆四楼,警察脱掉周的外套,只剩一件贴身的薄毛衣,然后用浴巾浸水往周头上挤水。周像这样被连续迫害五天五夜,衣裤全都湿透。

镜头二十二 2002年12月12日,周被成都市610办公室、成都市光荣小区派出所的警察非法绑架到成都白芙蓉宾馆進行迫害时,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警察拿着一支放在小柜上逼周写东西的圆珠笔戳周的额头,直到笔被戳断,警察才把圆珠笔扔掉。

镜头二十三 2002年12月9日至13日,周被成都市610办公室、成都市光荣小区派出所的警察非法绑架到成都白芙蓉宾馆進行迫害过程中,警察把周铐在木凳上不让周睡觉、闭眼。周一闭眼,它们就用浸过水的毛巾抽打她的脸。周脸上的皮肤和肌肉都被打烂,它们还用强光台灯二十四小时直射周的双眼。

镜头二十四 2002年9月7日至19日,周在成都青羊区医院所受到的酷刑迫害:每天晚上9点至早上9点用一副脚镣把周吊在床上,还用一副手铐铐在小腿上吊在床上,同时将另一只手铐在床架上。白天用脚镣把脚吊在床上强行输液。由武警和看守所的警察同时轮班看守。

镜头二十五 2002年9月下旬,周从成都青羊医院被非法绑架到四川省简阳市中医院三楼内科住院部,当时医院已对周下发了病危通知。四川资阳市610办公室,简阳市610办公室和简城镇政府综治办以及中医院医生把周强行绑在床上输安眠药。2002年9月29日,周被非法判刑劳教两年。2002年10月29日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释放了周。周紧接着又被简阳市610继续绑架到简阳市中医院三楼内科住院部迫害三十天。此次从成都黄瓦街派出所绑架到成都郫县看守所,到简阳拘留所、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和简阳市610处总共迫害周慧敏89天,周绝食抗议了89天。周的内脏和肌肉出现严重萎缩。

镜头二十六  2003年6月4日在四川都江堰市林业中心医院,都江堰市610徐文海和都江堰市中心派出所何勤等7、8个警察按住周强行插管灌食。此图为它们插管失败。胃管在周嘴里,警察郑着福想拖出来再插。为了破除迫害,周将此胃管咬了三天三夜。周的腹部因绝食已肿胀得很大了。

镜头二十七 2003年6月中旬周被绑架到四川都江堰林业中心医院迫害,双腿大部份血管断掉。都江堰市610的徐文海和都江堰市中心派出所的何勤2次指使医生对周進行全身麻醉(每次麻醉时间要持续4小时左右),然后插胃管灌食,当时周的心跳达140多次。此次迫害从2003年5月21日至2003年7月8日持续49天,警察把周铐起来,绑在床上,不让周动弹,周的双腿和双臂被迫害得已不能弯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6/85039.html

一位名叫周慧敏(音)的大法弟子,不堪忍受看守所中犯人的野蛮灌食和打骂,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被犯人用洗便池的抹布堵住嘴……

2002-10-02: 四川大法弟子周慧敏被劫持在简阳市中医院遭受摧残 生命垂危
大法弟子周慧敏,女,40多岁,1999年12月到曾经到北京为法轮大法上访,被公安非法关进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一年半(超期关押半年),于2001年6月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她为维护大法经常被恶警殴打、电棍电击、长时间罚站等各种体罚,却不曾动摇一丝她坚信大法的心。她告诉功友:“每次被电棍电时,我就背师父的法,反复地背,不停地背,电多久就背多久,所以我一点儿都不觉得疼……”
2001年10月,为证实大法,周慧敏和另三位功友在成都市中心天府广场炼功,被成都市西御河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强行送到龙泉驿看守所关押。她们坚决抵制恶警的一切要求,坚持在狱中证实大法,炼功、立掌发正念,遭到残酷迫害。她们被一个一个地拉出去毒打,打昏后被冷水浇醒,又浑身湿漉漉地被拖回监室。她们被手铐脚镣串在一起,甚至被“龙抱柱”(一种酷刑)折磨了一月之久。但是,她们坚定的正念令恶人胆寒,也带动了狱中其他的大法弟子。她们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正念正行为其他大法弟子开创了狱中的环境。周慧敏并以绝食抵制非法关押。西御河派出所竟然在周慧敏绝食一个月、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再次将她送进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她绝食抗议对她的非法劳教,要求无罪释放。狱医凶狠地对她强行灌食,胃被管子插破了,鲜血直冒,输液针头插不进血管,劳教所害怕出人命,只得保外就医让她出去。

2002年9月,周慧敏向路人赠送讲大法真相的光碟时被便衣绑架。从被抓开始,周慧敏又一次绝食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和非法劳改,迄今有一个月了,现生命垂危。

现在邪恶之徒将奄奄一息的周慧敏关押在简阳市中医院单独的一间屋子里,用脚镣、手铐将她固定在床上,不能动弹。简城镇镇政府几名干部和简阳市城中派出所的便衣24小时轮流把守、监视,不许任何人(包括亲属)接近和探视,妄想封锁周慧敏生命垂危的消息。

请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共同制止这场江氏独裁政权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救救善良的大法弟子,救救我们的功友周慧敏

迫害周慧敏的单位和负责人:
四川简阳市简城镇镇长:汪勇,0832--7222086(办公室)
四川简阳市中医院:0832--7019217(办公室)
四川简阳市城中派出所所长:李海成
四川简阳市城中派出所办公室电话:0832--7222175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0/11/27444.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2/37403.html

成都 青羊区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0-08-25: 青羊区公安分局黄瓦街派出所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吉祥街33号
电话:02886630345
邮编610031
化新春 13608026889李成涛 13518150606 陈帅 13518211114 文玺 13980977273周建 13688036860曾湘琪 13540427139马程 13458525998张纳新 13880040156 彭小平 13981943528 邹宏涛 13982016101 祝晓静 13088077020 侯霞 18980760137 赖全欣 13880298825 缪川 13541237722 何涛 13980420213 吴铭一 15828106560 王欣 13438003879 王一 13881998022 舒军 13699015252 常纯 13808012742程黎明 18981753366谢明 13438141507陈海波 13880669265 李志勇 13881839720 谢君伟 15881127179 谷毅斌 13981971368刘涛 18981963699何小军 13558638228 张仁俊 13730606608 建文 15308234022 喻晓成 13880996895 梁楠林 13080971327 余国徽 13568762183刘帆 13989142615

2019-11-07: 所长电话:18702838886 座机87074575
文家派出所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日月大道2段837号 邮编610031
电话:02887074575
张勇 13881745453
张德理 13541066064
郑攀 13880867439
姜冰 13808233361
邹澄 18628141242
吕珑 13980015585
翟万国 13550106077
崔生飞 13689092406
王蜀军 1354100892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8)

2009-01-22: 多名律师就周惠敏被迫害致死检举成都武侯分局局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19394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