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3-03-3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江西 >> 南昌 新建县 江西省女子监狱 >> 吴志萍(吴志平,吴智萍), 女, 68

吴志萍(吴志平,吴智萍)
吴志萍(吴志平,吴智萍)
个人情况: 南昌市钢铁厂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江西南昌市人,流离失所来到萍乡。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0-09-23
交叉列在: 江西 > 萍乡市
交叉列在: 江西 > 南昌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3-07: 江西萍乡市赖欢萍、吴志萍被非法判刑三年多
江西萍乡市法轮功学员赖欢萍(六十七岁)、吴志萍(六十八岁),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四日分别遭芦溪县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三年零一个月。

吴志萍已被劫持回南昌入狱迫害。赖欢萍因身体多处有病,在家人的要求下,现在在家,由家人看守、监视,不能出家门。

赖欢萍,女,市妇幼保健院退休职工。吴志萍,女,南昌市人,南钢退休职工,由于受邪党的判刑迫害,退休工资被停发,每个月只给一千元的生活费;她为了躲避骚扰,流离失所来到萍乡。

二零二一年九月底,赖欢萍、吴志萍在公交车站跟路人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共青团、退少先队)时,被萍乡安源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江萍绑架到八一派出所,然后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赖欢萍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了三个多月,身体出现异常,在家人的要求下,才被放回家,警察让她家人监视她,她被监视居住。

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四日,赖欢萍、吴志萍分别遭芦溪县法院非法庭审。她们在法庭上讲真相并自我辩护,审判长打断她们讲话,并说:这不是你们说这些话的地方。整个庭审进行了不长时间就匆匆结束了,非法判赖欢萍刑三年半,吴志萍三年一个月。

吴志萍坚持修炼法轮功,告诉民众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多次遭到骚扰、盯梢、绑架、非法关押、抄家及拘留,曾遭受两次共计六年半的非法判刑,在狱中饱受了各种酷刑折磨,身心遭受严重摧残。详细报道,请见《吴志萍在江西女子监狱遭受的酷刑折磨》、《江西南昌市吴志萍多次遭受绑架关押迫害》。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四日,在青山湖罗岗路机修社区,南钢街道办主任陈伟、穿公安制服的警察、社区人员等六人,来到吴志萍家中。他们进门就要吴志萍签字“转化”,并威胁不签就要送“学习班”(即洗脑班),吴志萍坚决地说:“不签!” 随后十九日上午下午,街办社区人员又来了两批人敲家门,吴志萍抵制骚扰,没有再开门了。当天晚上,时年六十七岁的她在街上待了一整夜,又一次处于流离失所、有家不敢回的艰难境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7/江西萍乡市赖欢萍、吴志萍被非法判刑三年多-439765.html

2022-02-15: 江西萍乡市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和监视
法轮大法在萍乡市弘传二十几年了,萍乡市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受益。然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直在进行。二零二一年下半年至今,多位萍乡市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如今,吴志萍仍被非法关押,江了清、赖欢萍被非法监视居住,施冬芬和邬春梅被非法拘留,所外执行。

法轮功学员江了清,女。二零二一年七月份左右,江了清在大街上跟百姓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劝三退(退党、共青团、少先队),并给了他一个护身符。江了清刚离开,萍乡安源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江萍,就绑架了江了清。在看守所,江了清被非法关了十五天,才被放回家。回家后,警察让她丈夫监视、控制她,不让她离开家,一直到现在。

法轮功学员赖欢萍和吴志萍,女,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二零二一年九月底,她们在公交车站跟百姓讲真相、劝三退时,被萍乡安源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江萍绑架到八一派出所,然后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并起诉到法院,企图判刑迫害她们。

赖欢萍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了三个多月,身体出现异常,在家人的要求下,才被放回家,警察让她家人监视她,她被监视居住。

吴志萍是南昌市法轮功学员,由于受邪党的判刑迫害,退休工资被停发,每个月只给一千元的生活费。她为了躲避骚扰,流离失所来到萍乡。现在吴志萍仍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施冬芬和邬春梅,女,都是七十岁左右的人了。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七日,她俩在公交车站背后讲真相时,江萍不知从什么地方一下冲过来,抓住她们的包,将施冬芬包内的一千六百多元真相币和邬春梅包内的一千元真相币全部抢走。江萍将两人绑架到八一派出所迫害。从上午九点多钟一直到下午六点多钟,并作出十五天的非法拘留处罚,所外执行。

法轮功学员杨庭先,男,六十三岁,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中旬被判一年半刑期,现已回到家中。在豫章监狱的一年多时间里,杨庭先受尽了折磨:恶人用弹弓打他的脸、几个人对他拳打脚踢,他的牙被打掉了,身体被打伤了,现在还在痛。恶人在他的饭中下不明药物等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15/江西萍乡市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和监视-439004.html

2021-12-04: 江西省南昌市的吴志萍在萍乡市被绑架关押
近悉,南昌市的法轮功学员吴志萍在其老家萍乡市被绑架关押,具体情况待查。

吴志萍,女,一九五四年六月出生,现年六十七岁,南昌市南钢(南昌钢铁厂)退休女职工。吴志萍坚持修炼法轮功,告诉民众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多次遭到骚扰、盯梢、绑架、非法关押、抄家及拘留,曾遭受两次共计六年半的非法判刑,在狱中饱受了各种酷刑折磨,身心遭受严重摧残。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4/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34367.html

2021-07-01: 南昌吴志萍被从洗脑班转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四日和十九日,南昌市吴志萍多次遭街办社区人员“转化”骚扰后,被迫流离在外,期间吴志萍被绑架到洗脑班,因她坚定不“转化”,已被劫持到精神病院继续迫害。

吴志萍,女,一九五四年六月出生,南昌市南钢(南昌钢铁厂)退休女职工。吴志萍坚持修炼法轮功,告诉民众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多次遭到骚扰、盯梢、绑架、非法关押、抄家及拘留,两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六年半。

屡遭“转化”骚扰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四日,在青山湖罗岗路机修社区,南钢街道办主任陈伟、穿公安制服的警察、社区人员等六人,来到吴志萍家中。他们进门就要吴志萍签字“转化”,并威胁不签就要送“学习班”(即洗脑班),吴志萍坚决地说:“不签!”

然后,吴志萍真诚地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法轮大法弘传100多个国家,获全球各国嘉奖3000多项,法轮功不是×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自己修炼身体与心灵得益等等。

吴志萍说:“我是不可能不炼的,如果我违心签了字,说不炼,讲了假话,那我还怎么修炼真、善、忍?”

面对这些有理有据的真心话,街道、派出所与社区的人只能用所谓“国家不让炼、在院子里就不要宣传”等话语应对。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九日上午下午,街办社区人员又来了两批人敲家门,吴志萍抵制骚扰,没有再开门了。

眼见这样密集骚扰,经受多年中共迫害的吴志萍觉得事态不太对……近年来,她曾经老是做噩梦,那是长期受到中共摧残、骚扰给她留下的精神创伤。为了避开可能出现的再次被抓、被强制关押洗脑迫害,吴志萍不得不选择连夜逃离自己的家。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九日晚上,她在街上待了一整夜。时年六十七岁的老太太又一次处于流离失所、有家不敢回的艰难境地。

被非法关押洗脑班 并转精神病院迫害

吴志萍的老伴已离世,女儿因承受不住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和压力,被迫与母亲断绝来往。吴志萍在被迫流离失所中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同时被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舒明、陈敏刚、夏明金、唐满香,这四个人已回家。

近日获悉,因吴志萍坚定不“转化”,已被劫持到精神病院继续迫害。

南昌市610副主任刘志斌亲自参与、操控洗脑班的迫害,是直接和主要责任者。将坚定信仰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送精神病院摧残,是完全非法的、也是极其卑劣的手段。

吴志萍信仰真、善、忍,在过去二十年中,遭到残酷的迫害。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八日,吴志萍在南昌市郊区发放真相资料时,遭青云谱公安分局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省女子监狱遭到长时间的罚站、剥夺睡眠和关小号等酷刑折磨,被迫害致尿血,身体极度消瘦。

二零一五年六月,吴志萍再次被绑架、构陷,后被非法判三年半,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遭受长期的精神折磨与肉体折磨,至今身体非常消瘦,经常头昏头疼,不能见太阳。详细报道,请见《吴志萍在江西女子监狱遭受的酷刑折磨》、《江西南昌市吴志萍多次遭受绑架关押迫害(图)》。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1/南昌吴志萍被从洗脑班转精神病院迫害-427621.html

2021-04-25:南昌市68岁吴志萍被迫流亡 女儿被株连
南昌市南钢(南昌钢铁厂)67岁退休女职工、法轮功学员吴志萍因坚持信仰与讲大法真相,曾遭到长达6年半的冤狱摧残,期间受尽精神与肉体折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吴志萍出狱后,仍然在中共邪党的胁迫与经济压迫中艰难度日,被迫流离失所。

吴志萍,出生于一九五四年六月,是南昌市南昌钢铁厂的退休职工。她原来患有严重的关节炎、胃病及鼻炎,这些病痛给她的生活带来诸多的不便及困扰。一九九七年四月份炼法轮功不久,原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吴志萍坚持修炼法轮功,告诉民众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多次遭到骚扰、盯梢、绑架、非法关押、抄家及拘留,分别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零一五年六月两次被非法判刑,刑期共计六年半,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遭受了九死一生的酷刑折磨,瘦得形如枯槁,上下牙齿全部掉光,嘴巴耷拉陷进去。

一、养老金被扣

吴志萍出狱后不到两年,到二零二零年八月,突然领不到养老金了,经查问,才知社保局不给她发养老金了,说这是要扣回在监狱被迫害3年半期间已经发给过她的养老金。这样,吴志萍就突然失去了生活来源。

经与社保局进行交涉,指出他们停发养老金是违法的,难道要把依法交了社保、应享有养老保险的退休公民饿死?社保局才答应每月不扣光,但只能发给1100元生活补助费。这个金额距离吴志萍原来每月可得到2900元养老金相差了1800元,而且1100元是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才开始发,此时已停发养老金4个月了。

二、母女被迫“脱离关系”

中共邪党无法阻止吴志萍修炼大法,就实施“株连九族”的迫害手段,逼迫她女儿要求母亲签字“转化”并交代其母亲在何处的行踪。由于公安在境外网站上发现了曝光江西省公安、法院、监狱等部门迫害吴志萍的消息,从二零二零年五月开始,街道派出所等部门就不断的打电话骚扰她女儿,说这是吴志萍做的“违法”的事,要其女儿劝母亲进行转化,“向党靠拢”,只有这样,才可以把“曝光”的事在档案里删掉,不追究了,并说:“转化任务是上面压下来的,不见到你母亲我们工作怎么做?由于转化不了她,我们每个人要损失几万元钱。”

中共不法人员半年多来连续打过几十个电话来骚扰、威胁吴志萍女儿,并威胁说如果其母亲不签字转化,就要用女儿家房子做抵押,外孙考大学也要受牵连。女儿为此担忧的身心交瘁。以前,女儿曾经在法庭开庭中亲眼见母亲被判刑,伤心得失声痛哭……

随着母亲的不断被迫害,女儿受惊吓愈发严重,健康出了状况,身体因病动了手术,她恐惧地哀叹:“要死人的!”最后,女儿不得不悲哀地对母亲提出:“妈妈,我承受不住了,我们母女断绝关系好吗?”吴志萍含泪回答:“可以,你说这个话我也理解……”

为了女儿一家的平安,吴志萍不得不直面告知有关部门,自己已经与女儿“划清界限”,再不来往了。中共的株连迫害活生生的逼出了个舍弃天伦之乐、同城母女难相见的悲剧。

三、被迫流离失所

四月十四日,在青山湖罗岗路机修社区,南钢街道办主任陈伟、穿公安制服的警察、社区人员等6人来到吴志萍家中,进门就要吴志萍签字转化,并威胁不签就要送学习班,吴志萍坚决的说“不签!”然后就真诚的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法轮大法洪传100多个国家,获全球各国嘉奖3000多项,法轮功不是×教,即使国内公安部公布的14种邪教都没有法轮功,自己修炼身体与心灵得益等等。

吴志萍说:“我是不可能不炼的,如果我违心签了字,说不炼,讲了假话,那我还修炼什么真善忍?”

面对这些有理有据的真心话,街道、派出所与社区的人只能用所谓“国家不让炼、在院子里就不要宣传”等无力的话语来应对。

四月十九日上午下午,街办社区人员又来了两批人敲家门,吴志萍抵制骚扰,没有再开门了。眼见这样密集骚扰,吴志萍觉得事态不太对……多年来,她曾经老是做噩梦,那是长期受到邪党摧残、骚扰给她留下的精神创伤。为了避开可能出现的再次被抓、被关押强制洗脑的迫害,吴志萍不得不选择连夜逃离自己的家。十九日晚上,她在街上待了一整夜。

目前,这个67岁老太太,又一次处于流离失所、有家不敢回的艰难境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25/南昌市68岁吴志萍被迫流亡-女儿被株连-423778.html

2020-07-24:江西南昌市吴志萍多次遭受绑架关押迫害
江西南昌市现年66岁的吴志萍坚持修炼法轮功,告诉民众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多次遭到骚扰、盯梢、绑架、非法关押、抄家及拘留,两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六年半。
有缘修炼法轮功 身心受益

吴志萍,出生于一九五四年六月,是南昌市南昌钢铁厂的退休职工。她原来患有严重的关节炎、胃病及鼻炎,这些病痛给她的生活带来诸多的不便及困扰。

一九九七年,吴志萍的小叔子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原来患有的白内障消失了;吴志萍的女儿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原本愈来愈严重的肝病也明显好转。四月份,吴志萍抱着好奇的心态也去炼功点学炼法轮功。刚到炼功点,她就观察到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动作优美自然,而且炼功人个个都是面容慈善祥和。

当她学炼第五套静功时,感受到了强烈的能量场,身体四周的蚊子似乎被一层屏障所阻隔,根本无法近身叮咬她。当天晚上,她就开始看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对“真善忍”的法理非常认同。炼功后不久,她原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从此,她坚定的修炼法轮功,从未动摇过。

告诉民众真相 遭多次绑架关押

一九九九年十月,面对中共及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无理迫害,吴志萍为法轮功去讨公道,她和另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上访。刚到南昌火车站,因为身穿鹅黄色的炼功服而被警察盘问,当得知她是法轮功学员要去北京上访时,即遭到训斥和拦阻。

二零零零年十月,吴志萍再次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在北京火车站验票出站时,被警察拦住,询问是否是上访,并要求出示身份证。吴智萍拒绝出示身份证,就被警察非法关押在一个临时关押票贩子的房间,从上午九点一直关押到下午六、七点。

吴志萍后被劫持回南昌,在南钢公安分局遭非法关押一天一夜。期间,国保科科长侯金锁及警察廖学祖对吴志萍进行了连续的讯问,并且她的丈夫及女儿都被叫去,企图用亲情迫使吴志萍放弃修炼法轮功。

后来吴志萍被非法关押到南昌市沙子岭第一看守所,侯金锁还多次到看守所威胁、恐吓吴志萍如不放弃炼功,就要用牙刷刷下身。在被关押二十八天后,吴志萍被释放回家。

南钢公安分局还指使吴志萍所在的机修分厂的保卫科,派两个女工作人员长期骚扰、盯梢、跟踪及阻拦吴智萍,防止她再次去北京上访。

有一年的冬季,天下着大雪,吴志萍在递给另一法轮功学员经文、资料时,被家属区一个不明真相的住户打电话恶告,南钢公安分局随即来了一群开着警车的警察,拼命拍打她家的房门,欲绑架她,吴志萍拒绝开门。警察在敲门没有动静的情况下,就在她家楼下蹲坑,从上午九点一直蹲到晚上。吴志萍在外办事的丈夫闻知后,有家不敢回,怕一打开家门,警察就会蜂拥而入绑架吴志萍;又因为怕被警察看见、被威胁开门,只能避开行人,在大雪天顺着铁轨行走……

二零零二年春季,吴志萍所在单位大门口值班室宣传栏里的黑板报上,书写有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吴志萍将其擦抹后,遭侯金锁及廖学祖绑架,被非法关押到老福山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一次,吴志萍和另俩位法轮功学员外出发放真相资料时,遭人恶告,被南昌市徐家坊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了一天。

一天,吴志萍和另俩位法轮功学员外出给民众讲真相,上午九点左右遭人恶告,被临时非法关押在南昌市建设路55号的一个公司里面。下午五点左右,一个自称国保大队警察的人员将吴志萍反绑双手、强行抬到警车上。吴志萍大声抗议:“我没犯罪,放我回家!”后来吴志萍被绑架到十字街派出所关押一晚后,又被劫持到二七北路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一次,吴志萍和另一老年法轮功学员一起外出发放神韵光盘时,被臂戴红袖章的联防人员绑架到筷子巷派出所,从上午九点被非法关押到半夜十一点,才将她释放回家。另一次吴志萍和另俩位法轮功学员发放真相资料时,再次被绑架到筷子巷派出所,傍晚才将她释放回家。

吴志萍有一次乘坐火车从娘家萍乡市返回南昌时,在萍乡市火车站遭到骚扰,被强制抄包查看随身携带的私人物品。

二零一五年上半年,吴志萍在南昌洪城大市场发放神韵光盘和真相资料时,被一个不明真相的警察跟踪,并被绑架到洪城大市场派出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释放后,又被秘密监视、盯梢。

吴志萍还分别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零一五年六月两次被非法判刑,刑期共计六年半,她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遭受的九死一生的酷刑折磨在明慧网上曾做过深度报道。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24/江西南昌市吴志萍多次遭受绑架关押迫害(图)-409442.html

2019-12-30: 遭冤狱迫害形如枯槁 南昌吴志萍控诉责任人
江西省南昌市今年六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吴志萍,二零一五年六月被洪城派出所警察绑架、构陷,后被非法判三年半,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遭受长期的精神折磨与肉体折磨,瘦的形如枯槁,上下牙齿全部掉光,嘴巴耷拉陷进去,经常头昏头疼。吴志萍女士控诉主要责任人——原洪城派出所所长辜国华(现在马桩派出所)。

下面是吴志萍女士诉述她这次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

我叫吴志萍,今年六十五岁。二零一五年六月,我被南昌市洪城派出所警察绑架、构陷,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由于江西省女子监狱对我长期的精神蹂躏,肉体折磨,惨无人道的迫害,我的身体状况很差。二零一九年三月,我熬过了三年半的非法刑期,九死一生从江西女子监狱出来。

出来时,我与三年前判若两人,我身体虚弱,瘦的形如枯槁,弱不禁风,头昏头疼,记忆力很差,不能见太阳,不能被吵闹,上下牙齿全部掉光,嘴巴耷拉陷进去,就象一个八九十岁的老太婆,我本一个非常健康的人被摧残成这样,而且我的两个至亲的亲人在我被关押期间先后离世,这是江泽民犯罪集团对我的迫害,是中共邪党对我的犯罪,是洪城派出所所长辜国华对我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行,我要控诉!

(一)警察构陷,设陷阱诱捕我

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我在南昌洪城大市场发光盘和真相资料救人时,被一个不明真相的警察盯住,他一把抓住我胸前的衣服,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对我刑讯逼供,我一直善意的给他讲真相,他不听,并且构陷我,非法对我刑事拘留了十五天。

我被释放出来后,洪城大市场派出所警察不放过我,又有预谋的对我秘密监视,蹲坑、盯梢。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我去菜场买菜,刚回来一到家门口按门铃的时候,原南昌市洪城派出所(现系马桩派出所)所长辜国华、警察陈伟等三人把我的自行车往里一推,强行把我劫持进汽车,我说我不去,他们撒谎说只是问一下情况。

在那里,他们对我非法审讯。我一直在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洪传后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你们这样抓人是非法的,我家还有九十岁的婆婆,瘫痪卧床不能动,需要我照顾,还有我老伴因高血压刚出院,也需要我照顾,请你们赶快放我回家。可是他们不听,一意孤行,强行把我抬上汽车,逼我去南昌第三医院检查身体。我说我不能去,我是炼法轮功的,没有病。他们说如果你真的没病,我们也跟你炼法轮功。

在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早上,大约四点钟,他们强行把我押送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接着南昌西湖公安分局立即向南昌西湖检察院呈报逮捕黑材料。

(二)法官枉法,冤判我三年半

南昌市西湖区公、检、法在“610”的操控、指使下,不顾我丈夫患病卧床,婆母瘫痪的家庭实际情况,在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证据的情况下,仍然对我构陷。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由西湖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十二月西湖区检察院非法立案。

我在南昌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大约一年半,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大约十点,南昌市西湖区法院在二楼大审判庭对我进行非法开庭,押送我的囚车驶进位于嫁妆街33号的西湖区法院时,我拒穿囚服、拒戴手铐,一下囚车就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

在法庭上,我的律师当庭为我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充分阐述了修炼法轮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条文,并呼吁应该无罪释放我。我自己也作了无罪答辩,强调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度众生,包括救度公检法司的人员。主审法官询问公诉人有何陈述,公诉人沉默无语。

我的家人及一些法轮功学员(凭身份证可进入)旁听了非法庭审;我的女儿看到我被迫害的样子,失声痛哭。

庭审于上午十一点草草收场,主审法官匆匆宣布休庭,当庭没有宣判。我又被强行带走了,囚车驶离法院时,我和法庭外的法轮功学员都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后来我被西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被送到江西省女子监狱进行迫害。

(三)在江西省女子监狱九死一生

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那里的恶警就象魔鬼一样折磨着我们法轮功学员。我每天被狱警操控的包夹(犯人)要求背监规,写作业。吸毒犯包夹杨丽红、李正红、吴婷在狱警的怂恿下,肆无忌惮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们强制把我们的双手举过头顶,然后用帆布束缚带吊在劳动车间的铁架上,她们说是狱警路缘叫她们干的。

第二天恶警吴记名又派包夹犯对我进行迫害,她们用帆布束缚带把我吊在厕所的旁边,要让来来去去的所有刑事犯都来观看,以此来羞辱我们。我一直在给她们讲真相。杨丽红气极了,就放诽谤法轮功的碟片。她们轮番对我辱骂,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晚上把我关到一间小房间。这种小房间是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叫“攻坚班”。房间的墙上,地上都贴满了辱骂法轮功的标语,为了不叫外界知道,房间里的窗帘、门帘都被拉起来关闭住,我只要一给她们讲真相,包夹犯杨丽红、宋连英、李卫红、吴婷就会把我吊在铁窗栏架上迫害,并且开始辱骂我们,说如果我们不转化,就把我们吊高一些。

她们强迫我的脚站在凳子上,在凳子上写上师父的名字,要我踩在上面,然后把凳子抽掉,让我悬空吊着,我的手瞬间痛的直穿心。看着我那么痛苦,她们纹丝不动。把我放下来之后,她们用手捂住我的嘴和鼻子,说要让我窒息。还不解恨,就又打我耳光,来回扇耳光。

一计不成又施一计,她们把纸写上我的名字与师父的名字,一边辱骂一边贴在我身上,然后又把我的脚抬起来说是开飞机,就这样轮番来回撞来撞去,我被撞的晕头转向,当时心里很慌,就闭着眼,吸毒犯杨丽红就把我的眼睛扒开,说要把你整的生不如死,还说我是反华势力,是反党分子,捏死你就象捏死一只蚂蚁。中共的残酷暴力在这些人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白天在劳动车间里,她们整天放着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录像带,从精神上摧残法轮功学员,而盯着你看,还要你复述里面的内容。整个迫害过程都在恶警吴记名的掌控之下,她在录像里监控着,观看着,操控着,指挥着。她们助长犯人们的恶行,扭曲着犯人的心灵与人生观。当我正念说出真相: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说它漏洞百出时,她们就强迫我污蔑法轮功。我拒绝,她们又对我惩罚,叫我罚站两个星期,不准上厕所,只准每天下午三点上一次厕所。她看我不动心,又罚我白天下蹲,晚上就关到迫害法轮功的小房子里去,重复着以前的迫害过程:关上门,拉上窗帘门帘,逼我坐在凳子上,双手用束缚带反铐在凳子后面,两只脚也绑上,每天整我要整到晚上两点多钟,剥夺我的睡眠,只准我睡四个小时,不准我洗漱,一天就限制我用一杯水。我除了喝一点,就只好用卫生纸打湿一下擦一下脸。晚上她们还要把我的手用帆布带反铐锁在床架上,脚也要捆起来,说怕我炼功。晚上手铐得太紧,痛得我直叫,犯人吴婷用手捏我全身,说是给我“按摩”。更痛的我在床上打滚,当时我就象要发疯一样,她们要送我去医院,我是清醒的,我拒绝了。我还有这一念,我没病,是她们在迫害我,使我出现了这种状态。

就这样她们酷刑折磨了我二十天,后来来了一个法轮功学员,我才被从“攻坚班”放出来。犯人杨丽红说,迫害还没结束,不会放过我的。

第二天“攻坚班”又叫我写“作业”,我就写大法的美好,我在大法受益,写真善忍好。结果不符合包夹犯人杨丽红的要求,又把我关进小房间迫害,白天罚站,晚上又把我吊在铁窗栏杆上。包夹李卫红说不写作业就不准上厕所,我就拉在地上。两个吸毒犯杨丽红、黄海珍威胁我,监督我不写作业就不准睡觉,罚站还要站军字桩,站不好就打我骂我。我跟她们讲信仰自由,信仰无罪,真善忍好,停止迫害,我写在纸上,杨丽红说我交上去还要整死你,加你刑。她把我写的撕了,又派两个包夹犯来轮番迫害我,强制我走队列,背监规,做的不好就打我,用手使劲打我,把我左侧胸前和腿打的青一块紫一块。

她们说要治得我以后再不出去发资料。晚上她们用束缚带把我绑起来,还把我拉到四楼楼下小房间里逼我骂法轮功,不骂就打我的头。四个包夹犯一起上阵,杨丽红、宋连英两个人抓住我的头发,用拳头使劲打我的头,我的头经常痛,一出太阳或是在喧闹的地方,头就发昏,头疼的很厉害,这种头疼整整折磨了我一个月。

吸毒犯包夹杨丽红对我们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最恶毒的,监狱只要攻不下来的就叫她去包夹攻坚,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对我的罚站的迫害一直延续到十一月二十六日最后一天,我被刑满释放。

(四)三年失去两条人命,迫害法轮功血债累累

我婆婆当时九十多岁,身体不好,瘫痪在床,每天都是我照顾她。我被判刑迫害后,我婆婆本来就身体不好,经过这么一惊一吓,病情加重,尤其是我不在身边照顾,不久就去世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惊闻我老伴也不幸去世了,狱警无情,监狱不让我去见我老伴最后一面,我心里很难过,觉得对不起老伴,他为我付出太多。我无法控制我自己,我就去找包夹和狱警讲真相。十多年来,我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迫害,我被威胁,被非法抓捕、抄家、拘留、判刑,对我老伴打击很大,我老伴本来身体就不好,患有高血压,刚住院回家,就碰上我被绑架,又因为精神压抑,恐惧,惊叫,担心,最后去世。

我去找狱警讲真相,我说我没有犯罪,我的信仰是合法的,必须无罪释放。她们气极了,说我反弹,又要逼我写“四书”,结果又把我关进小房间迫害。早上七点到车间罚站一直到下午收工,晚上我又被带到小房间罚下蹲,每天下午三点才能上一次厕所,我不蹲不服从,杨丽红、黄海珍就打我,虐待我,两个人一人拉我一只手抬起来又放下来,来回在地上摔。我说你们这样不断的对我一个老人迫害是要遭报应的,善恶有报是天理,杨丽红,黄海珍说:“我们是无神论,不信。”这是我第三次又被关进攻坚班。

由于我被无辜构陷,抓捕,我的两个至亲的亲人在痛苦,孤独,无助的情况下先后离世了,我很内疚。但我也很庆幸,要不是我修炼法轮大法,我可能死上十回了,要不是师父保护,我能活着出来吗?要不是大法超常,祛病健身,要不是我炼功,我能有今天吗?这么大的迫害,一般人是走不过来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30/遭冤狱迫害形如枯槁-南昌吴志萍控诉责任人-397996.html

2019-03-04: 吴志萍在江西女子监狱遭受的酷刑折磨
江西省南昌市今年五十九岁的妇女吴志萍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在家照顾瘫痪的公公和腿伤的丈夫,多次遭中共人员绑架迫害,并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五年六月再次被绑架、构陷,后被非法判三年半,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遭受长期的精神折磨与肉体折磨,至今身体非常消瘦,经常头昏头疼,不能见太阳。

下面是吴志萍女士诉述她这次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

买菜回家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零一五年我在南昌洪城大市场发神韵光盘和真相资料时,被一个不明真相的警察盯住,他一把抓住我胸前的衣服,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我一直善意的给他讲真相,他不听,并且非法把我拘留了十五天。释放后,他们对我秘密监视,盯梢,我不知道。

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我去菜场买菜,刚回来一到家门口,按门铃的时候,南昌市洪城派出所的所长辜国华、警察陈伟等三人把我的自行车往里一推,强行把我劫持进汽车,我说我不去,他们撒谎说只是问一下情况。

在那里,他们对我非法审讯。我一直在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弘传后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你们这样抓人是非法的,我家还有九十岁的婆婆,瘫痪卧床不能动,需要我照顾,还有我老伴因高血压刚出院,也需要我照顾,请你们赶快放我回家。可是他们不听,还一意孤行,强行把我抬上汽车,逼我去南昌第三医院检查身体。我说我不能去,我是炼法轮功的,没有病。他们说如果你真的没病,我们也跟你炼法轮功。

在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早上,大约四点钟,他们强行把我押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年零三个月。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我被西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被送到江西省女子监狱进行迫害。

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遭残忍折磨

(一)束缚带吊挂

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那里的恶警就象魔鬼一样折磨着我们法轮功学员。我每天被恶警操控的包夹(犯人)要求背监规,写作业。吸毒犯包夹杨丽红,李正红,吴婷在恶警的怂恿下,肆无忌惮地残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们强制把我们的双手举过头顶,然后用帆布束缚带吊在劳动车间的铁架上,她们说是恶警路缘叫她们干的。

第二天恶警吴记名又派包夹犯对我进行迫害,她们用帆布束缚带把我吊在厕所的旁边,要让来来去去的所有刑事犯都来观看,以此来羞辱我们。我一直在给她们讲真相。杨丽红气极了,就放诽谤法轮功的碟片。她们轮番对我辱骂,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晚上把我关到一间小房间。这种小房间是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叫“攻坚班”。房间的墙上,地上都贴满了辱骂法轮功的标语,为了不叫外界知道,房间里的窗帘、门帘都被拉起来关闭住,我只要一给她们讲真相,包夹犯杨丽红、宋连英、李卫红、吴婷就会把我吊在铁窗栏架上迫害,并且开始辱骂我们,说如果我们不转化,就把我们吊高一些。

她们强迫我的脚站在凳子上,在凳子上写上师父的名字,要我踩在上面,然后把凳子抽掉,让我悬空吊着,我的手瞬间痛的直穿心。看着我那么痛苦,她们纹丝不动。把我放下来之后,她们用手捂住我的嘴和鼻子,说要让我窒息。还不解恨,就又打我耳光,来回扇耳光。

(二)来回撞、不准上厕所、铐锁在床架上睡觉

一计不成又施一计,她们把纸写上我的名字与师父的名字,一边辱骂一边贴在我身上,然后又把我的脚抬起来说是开飞机,就这样轮番来回撞来撞去,我被撞的晕头转向,我当时心里很慌,就闭着眼,吸毒犯杨丽红就把我的眼睛扒开,说要把你整的生不如死,还说我是反华势力,是反党分子,捏死你就象捏死一只蚂蚁。中共的残酷暴力在这些人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白天在劳动车间里,她们整天放着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录像带,从精神上摧残你,而且用眼睛盯着你看,还要你复述里面的内容。整个迫害过程都在恶警吴记名的掌控之下,她在录像里监控着,观看着,操控着,指挥着。她们助长犯人们的恶行,扭曲着犯人的心灵与人生观。

当我正念说出真相: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说它漏洞百出时,她们就强迫你污蔑法轮功。我拒绝,她们又对我惩罚,叫我罚站两个星期,不准上厕所,只准每天下午三点上一次厕所。她看我不动心,又罚我白天下蹲,晚上就关到迫害法轮功的小房子里去,重复着以前的迫害过程:关上门,拉上窗帘门帘,逼我坐在凳子上,双手用束缚带反铐在凳子后面,两只脚也绑上,每天整我要整到晚上两点多钟,剥夺我的睡眠,只准我睡四个小时,不准我洗漱,一天就限制我用一杯水。我除了喝一点,就只好用卫生纸打湿一下擦一下脸。晚上她们还要把我的手用帆布带反铐锁在床架上,脚也要捆起来,说怕我炼功。晚上手铐得太紧,痛得我直叫,犯人吴婷用手捏我全身,说是给我“按摩”。更痛的我在床上打滚,当时我就象要发疯一样,她们要送我去医院,我是清醒的,我拒绝了。我还有这一念,我没病,是她们在迫害我,使我出现了这种状态。

就这样她们酷刑折磨了我二十天,后来来了一个法轮功学员,我才被从“攻坚班”放出来。犯人杨丽红说,迫害还没结束,不会放过我的。

(三)吊在铁窗栏杆上、打头、体罚

第二天“攻坚班”又叫我写作业,我就写大法的美好,我在大法受益,写真善忍好。结果不符合包夹犯人杨丽红的要求,又把我关进小房间迫害,白天罚站,晚上又把我吊在铁窗栏杆上。包夹李卫红说不写作业就不准上厕所,我就拉在地上。两个吸毒犯杨丽红、黄海珍威胁我,监督我不写作业就不准睡觉,罚站还要站军字桩,站不好就打我骂我。我跟她们讲信仰自由,信仰无罪,真善忍好,停止迫害,我写在纸上,杨丽红说我交上去还要整死你,加你刑。她把我写的撕了,又派两个包夹犯来轮番迫害我,强制我走队列,背监规,做的不好就打我,用手使劲打我,把我左侧胸前和腿打的青一块紫一块。

她们说要治得我以后再不出去发资料。晚上她们用束缚带把我绑起来,还把我拉到四楼楼下小房间里逼我骂法轮功,不骂就打我的头。四个包夹犯一起上阵,杨丽红,宋连英两个人抓住我的头发,用拳头使劲打我的头,现在我的头经常痛,一出太阳或是在喧闹的地方,头就发昏,头疼的很厉害,这种头疼整整折磨了我一个月。

第三次我又被关进攻坚班。这一次是因为我惊闻我老伴不幸去世了,我无法控制我自己,我就去找包夹和恶警讲真相。十多年来,我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迫害,我被威胁,被非法抓捕、抄家、拘留、判刑,对我老伴打击很大,我老伴本来身体就不好,患有高血压,又因为精神压抑,恐惧,惊叫,担心,最后去世。我去找恶警讲真相,我说我没有犯罪,我的信仰是合法的,必须无罪释放。她们气极了,说我反弹,又要逼我写“四书”,结果又把我关进小房间迫害。

早上七点到车间罚站一直到下午收工,晚上我又被带到小房间罚下蹲,每天下午三点才能上一次厕所,我不蹲不服从,杨丽红、黄海珍就打我,虐待我,两个人一人拉我一只手抬起来又放下来,来回在地上摔。我说你们这样不断的对我一个老人迫害是要遭报应的,善恶有报是天理,杨丽红,黄海珍说:“我们是无神论,不信。”

吸毒犯包夹杨丽红对我们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最恶毒的,监狱只要攻不下来的就叫她去包夹攻坚,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没过多久,杨丽红遭了报应,痔疮疼痛难忍,只要她骂法轮功,她的痔疮就出血痛的坐不住,后了到医院开刀,住院一个月,可是还不悔改。回来她看到我还在被体罚,就骂黄海珍,迫害力度不够,连一个老太太都搞不定,就这样,又继续对我迫害了三个月。

二零一八年十月份,包夹犯杨丽红骂我劳动时间少,多拿了政府的钱。我说我不要这个钱,并且拒绝签考核表,杨丽红告诉恶警丁险,又对我进行体罚迫害,从早上七点罚站到晚上十二点,我想上厕所,都要被逼骂大法,否则不行。对我的罚站的迫害一直延续到十一月二十六日最后一天,我被刑满释放。

因为江西省女子监狱对我长期的精神折磨与肉体折磨,我的身体状况很差。我身体非常消瘦,而且经常头昏头疼,记忆力很差,我不能见太阳,不能被吵闹,一听就头疼,落下了后遗症,这是监狱对我的迫害,我要控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4/吴志萍在江西女子监狱遭受的酷刑折磨-383453.html

2016-03-23: 吴志萍被江西省南昌市西湖法院非法冤判三年半
近日获悉,南昌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吴志萍被南昌西湖法院非法冤判三年半。

吴志萍于1999年11月2日曾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2000年11月8日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2008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2015年4月15日,吴志萍被非法行政拘留10天。在释放一个月零二十天后,于2015年6月5日被洪城大市场派出所人员有计划的蹲坑非法抓捕并刑事拘留。接着南昌西湖公安分局立即向南昌西湖检察院呈报逮捕黑材料。

2015年6月19日,由西湖检察院批准逮捕。

2016年1月25日上午10点,在西湖区法院二楼大审判庭非法开庭,尽管当事人请的律师当庭作了无罪辩护。当事人亦作了无罪答辩;但是,南昌市西湖区公、检、法在“六一零”的操控、指使下,不顾当事人丈夫患病卧床,婆母瘫痪的家庭实际困难情况,在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证据、当事人零口供的情况下,又再次非法冤判当事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3/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25729.html#16322232514-1

2016-01-30:曾被冤判三年 南昌吴志萍再遭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十点,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吴志萍,律师为吴志萍做了无罪辩护,庭审于上午十一点草草收场,当庭没有宣判。
吴志萍,女,现年五十八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在家照顾瘫痪的公公和腿伤的丈夫。她曾多次遭绑架和关押,并曾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八日,吴志萍在南昌市郊区发放真相资料时,遭青云谱公安分局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省女子监狱遭到长时间的罚站、剥夺睡眠和关小号等酷刑折磨,被迫害致尿血,身体极度消瘦。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吴志萍在外出发放真相资料时,遭南昌市海关派出所绑架。二零一四年七月三日,遭南昌市十字街派出所绑架并被拘留半个月;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在自家门口被南昌市洪城大市场派出所警察跟踪、劫持,后被非法关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同年十二月被西湖区检察院非法立案。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约十点,非法押送吴志萍的囚车驶进位于嫁妆街33号的西湖区法院,吴志萍面容消瘦,拒穿囚服、拒戴手铐,一下囚车就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法庭上,吴志萍的家人及一些法轮功学员(凭身份证可进入)旁听了非法庭审;法庭外,法轮功学员在向市民讲述法轮功被残酷迫害的真相。吴志萍从容地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要求无罪释放;律师也为吴志萍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充分阐述了修炼法轮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条文,应该无罪释放吴志萍。主审法官询问公诉人有何陈述,公诉人沉默无语。

上午十一点左右,主审法官匆匆宣布休庭,当庭没有宣判。囚车驶离法院时,吴志萍及法庭外的法轮功学员都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过往的行人都被深深感染并受到了很大的震撼。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30/曾被冤判三年-南昌吴志萍再遭非法庭审-322911.html

2016-01-16: 江西省南昌市法轮功学员吴志萍面临非法庭审
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法院欲于2016年1月25日上午10时在二楼大审判庭非法庭审58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吴志萍吴志萍家属已聘请北京律师张科科为吴志萍作无罪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6/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2324.html

2015-12-27: 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检察院、法院构陷女法轮功学员吴志萍
南昌女法轮功学员吴志萍,现年58岁,曾于2015年4月份,被当地”六一零“、公安警察拘禁在南昌市第三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

从南昌市第三看守所出来不久,又于2015年6月5日失踪,近期获悉,吴志萍是在自家居住地门口,被中共“六一零”操控南昌市洪城大市场派出所警察熊伟、袁龙等人,对她非法跟踪并劫持。目前,她被拘禁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由于假牙掉到厕所里,现在吃饭都很困难。

办案单位已将对吴志萍构陷的黑材料上报到南昌市西湖区检察院,近期构陷的黑材料已由检察院移送到南昌市西湖区法院立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7/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21170.html

2015-07-20: 南昌法轮功学员吴志平遭绑架补充情况
南昌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吴志平2015年6月5日,在本市区内向有缘人面对面派发真相资料,被南昌西湖公安分局,桃花派出所警察跟踪,在自己居住地宿舍门口遭绑架、劫持到南昌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已关押了23天。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9/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11609.html#15628233447-1

2015-06-29: 南昌法轮功学员吴志平遭绑架补充情况
南昌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吴志平2015年6月5日,在本市区内向有缘人面对面派发真相资料,被南昌西湖公安分局,桃花派出所警察跟踪,在自己居住地宿舍门口遭绑架、劫持到南昌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已关押了23天。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9/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11609.html#15628233447-1

2015-06-27: 南昌大法女弟子吴志平半月前再次遭绑架
江西省南昌女法轮功学员吴志平,58岁,于半月前在自己家门口被“六一零”人员、警察绑架,家中亲人四处打听却不知下落。请本地同修们发正念,加持吴志平同修正念正行,闯出黑窝。

南昌法轮功学员吴志平, 2015年4月15日,在南昌洪城大市场面对面发送神韵光盘救度世人,遭中共“六一零”、警察劫持到南昌第三看守所(南昌二七北路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于2015年4月26日上午释放,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7/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11546.html

2015-06-14: 江西南昌法轮功学员吴志平失踪多日
江西南昌法轮功学员吴志平已经失踪多日,有人说其在桃苑附近被绑架。现在家人正焦急寻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4/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10837.html#1561484216-6

2014-07-13: 江西南昌吴智萍、赵才妹被绑架情况补充
南昌市法轮功女学员吴智萍(约60岁),赵才妹(约70岁)7月3日被绑架,目前被非法拘留在南昌市二七北路第三看守所。吴智萍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赵才妹被非法拘留十二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13/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94598.html

2014-07-06: 江西南昌市法轮功学员吴智萍、赵才妹被绑架
2014年7月3日,南昌市吴智萍(女,约60岁)和赵才妹(女,约70岁)两位老人在洪城大市场附近讲真相时,被南昌市十字街派出所警察的绑架,现被关押在南昌市二七北路的第三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6/二零一四年七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94251.html

2012-01-22: 吴志萍在江西女子监狱遭受的折磨
(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导)江西省南昌市南钢法轮功学员吴志萍被送往江西省女子监狱,遭百般残酷折磨,被迫害得尿血,身体极度消瘦。她曾长期被每天二十四小时罚站,不让睡觉,眼睛只要一眯,包夹就会往她眼睛喷风油精。

吴志萍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八日下午被青云谱公安分局恶警绑架,遭非法判刑三年,司法部门以减刑为藉口向她家属讹诈一万元,同年六月三日,吴志萍被劫持到监狱。

二零一零年,吴志萍在女子监狱一直遭受警陈莉、王芬迫害。恶警叫吴志萍去六一零恶人那里所谓“验收转化”,吴志萍就跟她们讲真相,她们不但不听,还当着两百多人强迫吴志萍罚站,并威胁说你不转化就送你关小号、关禁闭。吴志萍当时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人舒影静急步的跑过来,恶狠狠地捂住她的嘴,并与恶警陈莉用帆布带锁扣把吴志萍手锁在车间水管柱子上,恶警陈莉叫邪悟的人转化她。吴志萍说还:“我师父清白”,恶警就把她关禁闭、关小号四个月。

第一天晚上,恶警在禁闭小号室放了一种不知叫甚么的毒害性药物,吴志萍一進去就感到头晕、呼吸困难、心很闷,就在感觉心脏要停止呼吸时,吴志萍叫师父救弟子,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渐渐恢复正常。第二天恶警伪善地问:“你昨天晚上还好吧”。

关禁闭的前两个月是,早上不给饭吃,上午体罚站一个半小时,下午站两个小时。恶警王芬、陈莉经常到禁闭室威胁,还用亲情来恐吓,对吴志萍女儿说如果你妈妈不转化就進行隔离。

后来恶警气急败坏对吴志萍進行轮流“攻坚”转化迫害,全天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白天是曹魏红、戴国珍,晚上是舒影静、陈胜红,白天晚上都对吴志萍進行攻击,骂她,骂大法师父,罚站,从白天到凌晨三点多钟,吴志萍的脚都肿了,她们还不肯放过,就派两个人扶着站,站到第九天。

恶警王芬、陈莉一直用各种手段行恶,又叫吴志萍到六一零恶人那所谓验收转化。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吴志萍抵制,并说法轮大法好,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恶警陈莉又气极了,叫了邪悟人员進行攻坚,洗脑转化。几乎三中队的所有人员都参与了对吴志萍進行攻坚洗脑等迫害,开始所谓学习到晚上十二点,后来到凌晨四点半。

因为长时间被迫害,不让睡觉,吴志萍的身体开始出现拉小便很痛出血,腰也痛,直不起来,走路都是弯着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吴志萍在江西女子监狱遭受的折磨-252189.html

2011-06-18: 我在江西省新建县女子监狱遭到的迫害
和我们关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吴志萍(修水人),因不愿“转化”,屡次被攻坚迫害,结果迫害得她拉血尿,身体极度消瘦。还要每天二十四小时罚站,不能坐、不让睡觉、不准眯眼,眼睛只要一眯,包夹就会用风油精往她眼睛喷射。法轮功学员胡黄菊因罚站时间太长,脚都站肿了。

并且,强制我们看攻击、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相,邪恶警察李静,专门被派到辽宁“马三家”学习,取经“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她每个月都要印制出一些骂大法与师父的试题,每月测试一次,要每个人都要过关,骂大法,骂师父,不然就要遭到恶警或者包夹者迫害,打骂,扣分,你还不能辩解,你要辩解,她就让你关禁闭,那些杀人犯还有辩解的机会,而对法轮功学员甚么人格也没有了,给我们的心灵制造极大的伤害。

当我们逐渐清醒了头脑,明白了自己“转化”不对时,许多法轮功学员都声明“转化”不算数,坚信大法。恶警们就会更加肆无忌惮的加强迫害。

法轮功学员胡芳菊(修水县人),刚進监狱不久,因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故,孙女摔断了肱骨,丈夫又得了偏瘫痪,没人照顾,在恶警“攻坚战”下,身心脆弱不得不写了转化。后来声明不“转化”,这些恶警就加倍折磨她,并且打电话告诉她家里瘫痪的丈夫,威逼家人,使得她丈夫病情激剧加重,不久含恨离开了人间。恶警隐瞒她丈夫离世的消息,不告诉她,反而继续对她進行二十四小时的轮流迫害,致使她摔断了的脚,红肿老大,最后,她还是正念走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8/我在江西省新建县女子监狱遭到的迫害-242645.html

2010-09-22: 江西省女子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江西省女子监狱恶警用各种手段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利用犯人当迫害打手,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
....
吴志萍被二十四小时罚站八天

法轮功学员吴志萍,二零一零年四月被关禁闭三个多月,二十四小时罚站八天,恶警陈莉、王芬、王娟利用犯人舒影静、陈省红、邓国珍、曹伟红对她進行洗脑,犯人舒影静死掐她的眼睛,狠掐她的腋下,对她進行百般残酷折磨。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2/229999.html

2008-10-30: 近期南昌市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江西省水文地质队南昌大法弟子周禄锦(男),在厦门打工期间于2008年8月21日在网吧面对世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世人恶意告发,遭翔安公安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厦门同安看守所,现已被签捕。
翔安公安局局长范锦昌电话:13606059366
江西南昌罗家地区女大法弟子卢林香、吴志平,于2008年10月18日在南昌市包家花园附近讲真相发资料时遭青云谱派出所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负责经办民警高双章电话:13767199281
青云谱派出所副所长胡德明电话:1397009507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30/188885.html

南昌 新建县 江西省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791)

2023-02-09: 江西宜春市78岁徐根英被秘密冤判三年入狱信息补充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徐根英的相关单位信息补充。
袁州分局国保大队
13767553167林象军
13907058455张家枚

袁州区秀江派出所
13879584188周二保 所长
17879521687邹维清 副所长
18720615628王峰 指导员
17879521571陈治国 副教导员
15170544694夏明历 副教导员
18379511002谌顺国
15870673090朱豹
13607958204刘斌平
18807952256朱警察
15107953706何艾15907958868陈琳
13607957556易林活
13907957958易建平
18470503059易兵
13697058959谢凯
13397954557张鑫
13617050850彭丁发
13707008848周政
15707953587陈根
15070540854施勇
18770953336袁亮平
15170586012张xuan
18607057691李玉超
13870596767朱建辉
15970534176谢晶亮
18146659797杨警察

2022-04-17: 江西省女子监狱相关信息:
地址:南昌市新建区长堎镇前卫路1号(兴国路站台西面)
邮寄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916信箱
邮政编码:330100
电话:0791—83711658、 0791—83751980、 0791—83711612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

2021-12-14: 办案警察:吴警察 手机号码:15797856968


2021-03-28:
国保大队队长:占园鹏:13970253968
国保大队教导员:陶剑:13979203096

2020-06-18: 监狱长:徐耀旺0791—83711687(办电)
副监狱长:万雪红
教育科负责人:甘警察,警号:3615044
教育改造科科长:胡睿华
监区长:万敏英
一监区: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91)

2015-12-27:
南昌市洪城大市场派出所经办警察:熊伟电话:13767058163,
南昌市洪城大市场派出所经办警察:袁龙电话:1339700220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3-01-29, 0:45 上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