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泸州 叙永县 >> 陈贵珍(陈桂珍), 女, 6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9-06: 二零零零年二月至四月,叙永县城有赵生云、范小琴、陈桂珍、黄殊兰、黄静兰、李家卫、陈启华、丁启蓉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当地公安非法截访,把他们押送回来直接投进看守所非法拘禁,并每人非法罚款五千元以上。

叙永商贸局职工陈桂珍在北京上访因不报姓名和住址,被北京公安用多种酷刑折磨。如:转圈:两腿、手臂抻直,两手各提一个很重的包包转圈圈,直至转晕摔倒在地上;其二“飞”:腰弯成七、八十度,两手往后向身后抬起,两腿、手臂抻直,也称作“飞”;其三“苏秦背剑”:把一只手从腋下反背过去往上,另一只手从肩上往下反背铐在一起;其四,就用拳打脚踢;导致她的小手指一年多都没有知觉。

叙永县公安局警察与其单位外贸公司经理李富华等陈桂珍押回后,非法关押看守所十五天,罚款六千元(向家人罚款五千元,陈桂珍身上的现金全部被搜光)。

...陈桂珍是叙永县外贸职工。她诉说: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公安国保队长郭振宇带队,其中有政法委的一个高个子,还有商贸局范泽贵,西外社区刘二妹,及四个警察闯入我家。进门声称:陈桂珍,今年天气热(那时气温43度)我们特来送你到古蔺黄荆老林去乘凉。我答:不去!那不是我去的地方。其中一人说: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非去不可。

此时我还穿着室内休闲的短衣短裤,光着脚,他们就开始强行绑架,拉手的拉手,抬腿的抬腿,抬着我快速的飞跑,我的身体在楼梯间撞来撞去的,从六楼抬到楼下,塞进警车。我立即高呼:警察抓好人啦!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急忙关上车门飞快的开走。大概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到达古蔺黄荆老林的一家宾馆—洗脑班所在地。据说古蔺县的,泸州市江阳区的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到了这里来洗脑,封闭式的单个隔离关押。

洗脑班全是封闭的,我被关进一间卧室,四十多度高温,没有电扇,还不准我开窗子。姓陈、姓雷的两个警察,和两名中年妇女二十四小时轮流包夹我。他们可以轮换出去透气。我分别给他们讲真相,其中三人都默默地听着不作声,只有那个姓陈的警察不听,还扬言说:我干了多年转化法轮功的事,在我手下没有谁不转化的(此人第二年遭恶报死亡)。

我告诉他们我曾多种疾病缠身,一九九八年开始炼法轮功,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炼功后不久,多种疾病痊愈,给单位和家庭节约了一大笔医药费。我脾气也变好了,家庭更加和睦了,工作也比原来做的更好了。我往哪里转化?我坚决不 “转化”,绝食反迫害。绝食四天半后,出现严重高血压,人都变形了。他们怕出问题,才叫我儿子把我接回家。野蛮绑架时,胸口和膀子撞出的瘀血,回家后十多天都没有散。这是我遭到的第二次洗脑迫害。

...陈桂珍遭劳教所药物迫害左眼失明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六日早上七点钟,陈桂珍正在喂孙女牛奶,经贸局范某某、黄烦宣来敲门,陈桂珍把门打开,说叫她到办公室去谈几句话。结果把陈桂珍骗到公安局。到了公安局,大约等了二十分钟,几个公安强行把陈桂珍拉到警车上,再拉到新区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叫她签字劳教一年,陈桂珍不签、绝食,待第二天一早就把她送到劳教所。

陈桂珍被劫持到劳教所不久,陈桂珍的父亲就悲愤去世,死前还叫着她的名字。

在四川省资中女子劳教所七中队,队长张小芳逼迫陈桂珍放弃“真善忍”信仰,安排三个杂犯包夹她,对她进行体罚:面壁罚站、蹲军姿,坐军姿,不准睡觉,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晚上双手交叉背铐在床头铁架上。陈桂珍仍然不“转化”

一天下午,他们用小碗装了半杯冷豆奶强叫陈桂珍喝,当时陈桂珍认为他们是好心就喝了。到了晚上她心速加快,好象心都要蹦出来了,全身抽筋,走不动。第二天上午,他们又把陈桂珍弄到医院里强行打针,打的什么针不晓得,过后她大脑失去记忆,然后三个包夹强行把笔拿到陈桂珍手里,就抓住她的手写“三书”。吃豆奶、打针后,没几天她的左眼发痒,慢慢就看不见了,到现在完全失明了,一点都看不见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6/四川叙永县不法人员多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392283.html

2017-02-07: 四川陈桂珍遭药物迫害致左眼失明
四川省叙永县叙永镇居民陈桂珍因修炼法轮功,十多年前在劳教所遭药物迫害,导致左眼失明。以下是陈桂珍自述遭迫害事实:

我因多种疾病缠身,于一九九八年开始炼法轮功,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炼功后不久,多种疾病痊愈,给单位和家庭节约了一大笔医药费。我脾气也变好了,家庭更加和睦了,工作也比原来做的更好了,

进京上访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我二零零零年二月下旬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关押,被逼问名字、住址?我们为了不给地方找麻烦,不报姓名,警察就用酷刑折磨我们。

酷刑一:两腿、手臂抻直,两手各提一个很重的包包转圈圈,直至转晕摔倒在地上;

酷刑二:腰弯成七、八十度,两手往后向身后抬起,两腿、手臂抻直,也称作“飞”;

其三,“苏秦背剑”,把一只手从腋下反背过去往上,另一只手从肩上往下反背铐在一起;

其四,就用拳打脚踢;导致我的小手指一年多都没有知觉。后由叙永县公安局警察与我单位外贸公司经理李富华和泸州一个头头把我押回,关在叙永看守所二十天,身上一千多元钱被没收,家人也被勒索五千元。

两次遭洗脑班迫害

我曾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正在家照顾一岁多小外孙女。叙永县经贸局范某某、公安局“六一零”警察黄烦宣来叫我到办公室谈几句话,我只好抱起小外孙女跟他们走,结果被绑架到消防大队洗脑班,祖孙俩被饿了一天。到晚上,小外孙女被舅舅接回,我被洗脑班关押迫害一个月。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多钟,我丈夫买菜回来开门时,社区、街道、派出所、政法委、“610”一行十几个人闯进我家。叫我去学习几天,去乘凉。我不配合他们,不去,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我们就强行把我抬起,在楼梯间撞来撞去的,从六楼抬到楼下停警车的地方塞进车里,立即就把我拉到了洗脑班。洗脑班全是封闭的,四十多度高温,没有电扇,还不准我开窗子。两个包夹轮换出去透风。强迫要我“转化”,我不“转化”。到洗脑班我就绝食,绝食四天半后,出现严重高血压,人都变形了。他们怕出问题,才叫我儿子把我接回家。胸口和膀子全撞成了瘀血,回来家后,十多天都没有散。

遭劳教所药物迫害左眼失明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六日早上七点钟,我正在喂孙女牛奶,经贸局范某某、黄烦宣来敲门,我把门打开,叫我到办公室去谈几句话。结果把我骗到公安局,到了公安局,我质问他们,你们要谈啥子,快点谈,谈了我好走,我要照顾小孙女,他们叫我等着。大约等了二十分钟,喊我出去上一两警车,我不去。几个公安强行把我拉到警车上,再拉到新区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叫我签字劳教一年,我不签,我就绝食,待第二天一早就把我送到劳教所。

我被到劳教所不久,我父亲就悲愤去世,死前还叫着我的名字。

在劳教所七中队,队长张小芳逼迫我放弃“真善忍”信仰,安排三个杂犯包夹我,对我进行体罚:面壁罚站、蹲军姿,坐军姿,不准睡觉,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晚上双手交叉背铐在床头铁架上。我仍然不“转化”。一天下午,他们用小碗装了半杯冷豆奶强叫我吃,当时我认为他们是好心就吃了。到了晚上我心速加快,好像心都要蹦出来了,全身抽筋,走不动。第二天上午,他们又把我弄到医院里强行打针,打的什么针不晓得,过后我大脑失去记忆,然后三个包夹强行把笔拿到我手里,就抓住我的手写三书。

吃豆奶、打针后,我没有了自己的思想,叫做啥就做啥,没几天左眼发痒,慢慢就看不见了,到现在完全失明了,一点都看不见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7/四川陈桂珍遭药物迫害致左眼失明-342806.html

2013-05-29: 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陈桂珍致失明
泸州市叙永县外贸公司六十四岁退休职工陈桂珍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变得无病一身轻,家庭和睦。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陈桂珍曾被非法关入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期间被非法打针造成失明,父亲受打击而离世。现在陈桂珍一家仍被当地不法之徒监视。

以下是她自述多年来被中共迫害的经历。

我因多种疾病缠身,于1998年开始炼法轮功,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炼功后不久,我的多种疾病痊愈,脾气也变好了,家庭更加和睦了,工作也比原来做得更好了,给单位和家庭节约了一大笔医药费。因法轮功功法好,功效显著,简单易学,免费教功等特点受到广大群众的喜爱,在传出的短短七年间就有上亿人修炼。可是,小肚鸡肠,无德无能的江泽民出于强烈的妒嫉和惧怕,在99年7.20开始了对法轮功史无前例的迫害。

我由于在大法修炼中受益匪浅,知道大法好,于2000年2月下旬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人恶警强行抓到警车上拉去关在某处铁栏里。问名字、在哪住?我们为了不给地方找麻烦,不报姓名,他们就用酷刑。脚杆、手杆打抻,两手各提一个很重的包包转圈圈,直至转昏摔倒在地上;还不说,就用飞刑:脚杆、手杆打抻,弯腰70、80度,两手往后向上举;再不说,就把我一只手从腋下反背过去往上,另一只手从肩上往下反背铐在一起,即“苏秦背剑”;再不,就用拳打脚踢,(从而导致我小手指一年多都没有知觉)。

后由叙永县警察吴某某、外贸公司经理李富华和泸州一个头头来把我押回,关在叙永县看守所,身上1000多元钱被没收,然后他们又勒索家人5000元,20天后放回。

2001年1月22日,我在家照顾小外孙(一岁多),叙永县经贸局范某某、警察610黄烦宣来叫我到办公室谈几句话,我把小外孙抱起跟他们走,结果在出我家门口不远,就把我和小外孙绑架到消防大队里面设的洗脑班饿了一天。到了下午6点过,消防队一个李姓小伙子看不下去了,他去买了两个馒头来,拿给小外孙吃,到了晚上,外孙女的舅舅才把外孙女接回,我被关了一个月才放回家。

2004年2月16日早上7点钟,我正在喂孙女牛奶,经贸局范某某、黄烦宣来敲门,我把门打开,叫我到办公室去谈几句话。结果把我骗到公安局,到了公安局,我质问他们,你们要谈啥子,快点谈,谈了我好走,我要照顾小孙女,他们叫我等着。大约等了20分钟,喊我出去上一两警车,我不去,几个警察强行把我拉到警车上,再拉到新区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叫我签字劳教一年,我不签,我就绝食,待第二天一早就把我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到了劳教所已经下午两点了。

来到劳教所七中队,队长张小芳就叫我面壁,安排三个杂犯包夹我,叫我蹲军姿、坐军姿,不准睡觉,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晚上双手交叉背铐在床头铁架上,我仍然不“转化”。下午,她们就用小碗装了半杯冷豆奶强行叫我吃,当时我认为她们是好心,我就吃了。可是,吃后到了晚上心速加快,好像心都要奔出来了,全身抽筋,走不动。第二天上午就把我弄到医院里强行给我打针,打的什么针不晓得,过后大脑失去记忆,然后三个包夹强行把笔拿到我手里,就抓住我的手写所谓“三书”。“三书”写了还是不让我上厕所,不准喝水,叫我挑粪,挑了几天,全身都是粪,挑起脚杆打闪闪,走不动,但还是要做。挑粪后不准洗澡、洗脸,只准洗手,白天苍蝇几十、上百的在身上扒着,撵都撵不走,肚脐眼又发炎、流脓、流黄水,真是苦不堪言。

吃豆奶、打针后,没有自己的思想,叫做啥就做啥,没几天左眼发痒,慢慢就看不见了,到现在完全失明了,一点都看不见了。把我抓到劳教所不久,我父亲就活活被气死了,死前还叫着我的名字。因我对他最孝顺。

在劳教所里,洗头、洗澡就一瓶温水兑小半桶冷水,不准讲真话;家属接见时,恶警事先威胁说:你们不该说的话就不要说,说了你们要晓得。比如:同我接见的一法轮功学员,她与她儿子接通电话后,说了几句简单的话,回队后,恶警廖洁如就给张小芳讲,张小芳就拳打脚踢老太婆。当时我儿子也与我接通了电话,我怕承受不了酷刑,我不敢接电话,我就没挨打。

2010年8月13日上午10点多钟,我丈夫买菜回来开门时,社区、街道、派出所、政法委610一行十几个人闯进我家,叫我去学习几天,去乘凉。我不配合他们,不去,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强行把我抬起,在楼梯间撞来撞去的,从6楼抬到楼下停警车的地方塞进车里,立即就把我拉到了洗脑班。

洗脑班是全封闭的,40多度的高温,没有电扇,还不准我开窗子。两个包夹轮换出去透风。目的要我“转化”,我不“转化”。拉到洗脑班我就绝食,绝食4天半后,出现严重高血压,人都变形了。他们怕出问题,才叫我儿子把我接回家。胸口和膀子全撞成了瘀血,回来后,十多天都没有散。

2011年10月20日,叙永县警察、政法委610、社区、派出所、女儿药店的药监和一个执法队、一个领导一起到我女儿家5天,做我的“转化”工作,强行给我拍录像。政法委王书记叫我百分之百的必须“转化”,我回答:百分之百的不“转化”。

在家里、楼下、送孙子上学的路上,他们都开着小车给我录像。他们为了个人、小集团的利益,肆无忌惮地干着坏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9/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陈桂珍致失明-274625.html

2011-10-27: 四川叙永县中共恶人连日骚扰陈桂珍老人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二十一日、二十四日,叙永县中共人员窜到泸州,骚扰居住在泸州的叙永法轮功学员陈桂珍老人。

二十日早上九点左右,叙永县公安、国安“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政法委姓王的书记、伙同叙永西城派出所叶某某、药监局头目、西外社区二名女子一行七人窜到泸州。陈桂珍的丈夫不知谁敲门,开门后这伙人闯进了陈桂珍的家。这日早上陈桂珍从外面回家,见两个女人拿着摄像机对她非法摄像。陈桂珍制止摄像,抵制公开侵犯公民人权的违法行为。

来人要陈桂珍签字说明自己不修炼法轮功了。邪党政法委姓王的书记对她说:你签个字,拿枝笔拿个本本做做样子就行了,走走过场,我们回去好交差。这时摄像机对着陈桂珍,企图拍摄她拿笔签字的镜头。陈桂珍老人坚决的告诉他们:我不会签字的。

这伙人威胁说:你百分之百的要签。陈桂珍老人义正辞严的回答:我百分之百的不签。那伙人又胁迫她的丈夫说服陈签字,陈桂珍的丈夫说:你们整死她她都不会给你签的。

二十一日这伙人又来骚扰,仍然逼迫着签字表态。

二十四日周一早上七点过,陈桂珍老人送孩子上学,见两名女子躲在单元对面树下,鬼鬼祟祟对着自己家拍照、摄像,她想,家中常常是老俩口在家,不知这些人要干什么坏事,于是上前质问:你们在干什么?随即准备叫小区保安来查看,两名女子就仓惶跑掉了。陈桂珍明白这是对着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来的。

陈桂珍与孩子走在街上,一辆小面包车悄悄尾随在后,被陈桂珍发现后才溜走。

九点过陈桂珍买菜回家,一会儿这伙人又来进行骚扰。陈桂珍当面揭穿他们说,你们喊些人来录像,侵犯公民的肖像权,你们这是在犯罪。陈桂珍老人不断的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说知道法轮功好,只是上面压下来要应付。他们又哄着陈桂珍配合他们的迫害行为,说:明日有市里领导要来“关心”你,如果你欢迎的话……陈桂珍表示“不欢迎”。邪党政法委书记又说,领导还是要来,希望配合,问到你炼没炼,你就说事情多,忙的很,没时间。这件事就算过去了,要不然这几天我们就白忙了。陈桂珍说,那怎么行?我修炼“真善忍”实话实说。

这伙人十八号就到了泸州,二十日出动骚扰。每次折腾到十一点多钟,一连骚扰了三次。这伙人没得到他们要得到的签字,自知迫害违法,理亏心虚,走时打招呼说,不要对外说他们到这里来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7/四川叙永县中共恶人连日骚扰陈桂珍老人-248381.html

2010-11-07: 中共流氓本色:重拍自焚伪案强制洗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7/232136.html

2010-09-16: 四川叙永县陈玉珍、陈贵珍老人被绑架
四川叙永县当地中共人员及警察绑架了两位老人──七十多岁的陈玉珍和六十多岁的陈贵珍,借口是她们修炼法轮功。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大环社区主任严淑均设下圈套,以问话把陈玉珍老人骗到社区,陈玉珍一到社区,已等在那里的县国保大队恶警马玉良及一女警就将她绑架上车,开到陈玉珍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十本法轮功书籍,十多盘真相光碟。陈玉珍老人被非法拘留十天。在看守所老人以绝食抵制迫害,三天三夜不吃不喝。

大环社区主任严淑均经常迫害法轮功学员陈玉珍,曾在大街上夺走陈玉珍手中的真相资料,还闯进陈玉珍的家中抢走了法轮功书籍,更恶毒的是,常常以克扣“低保”对老人进行经济威胁。八月四日、五日,严淑均还威胁法轮功学员:不准到处发传单,抓到后立即判刑。

陈贵珍,六十多岁,退休工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上午,叙永县政法委国保大队及西外社区共十来个人急匆匆的闯到陈贵珍老人家,当时陈贵珍正在给她孙儿洗头。来人问:“你是陈贵珍吗?请你去乘凉、学习。”陈贵珍说:“学什么,我哪儿也不去。”陈贵珍不理睬他们,盘腿打坐。这伙人不由分说,野蛮抬起陈贵珍老人从六楼往下抬,当时陈贵珍还光着脚,孙儿吓得发抖,惊的连话都说不出。老伴儿闻声出来阻止:“她炼功错在哪?我这个家离不开她呀!”这伙恶人恶警哪管这些,把老人塞进警车,劫持到古蔺黄荆老林洗脑班。

黄荆老林洗脑班设置在古蔺黄荆镇北纬28度宾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6/229708.html

2010-08-22: 四川泸州市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撬门绑架
......在泸州市六一零操控下,八月十三日,泸州叙永县陈贵珍也被绑架到古蔺黄金老林洗脑班。据说古蔺的法轮大法学员熊志英被绑架到纳溪区洗脑班。此外还有一不知姓名的学员被绑架。在这些绑架事件中,恶警们均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2/228640.html

2010-08-19: 四川法轮功学员陈贵珍今日已回家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被四川省叙永县政法委,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到古蔺县黄荆老林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陈贵珍今日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9/228527.html

2010-08-14: 四川叙永县恶警上门绑架法轮功学员陈贵珍
据悉:2010年8月13日上午,叙永县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出动七、八个恶警到法轮功学员陈贵珍家,将她强行带到古蔺县黄荆老林洗脑班进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4/228320.html

2005-03-09: 华丽的高楼背后──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自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以来,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先后关押和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达数千人。这个邪恶“黑窝”内的恶警追随江氏集团,为了升官发财竟无视法律,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大罪。就个人所知举例如下,看看该“黑窝”是怎样对大法弟子施暴的:

1、苏世辉:成都人,大学生。恶警为了达到“转化”目地,把她关在小号,并派犹大赵燕专门打她。一次被吊铐4天4夜,只要眼睛一闭,就被恶人抹风油精。而且不准她小便,不准换例假纸。
2、叶佩琪:成都人。常被恶警毒打得半夜惨叫,几乎被迫害成疯子,连上厕所都需要人搀扶。
3、耿小俊,32岁。常被恶警拳打脚踢,乃至鼻青脸肿,面目全非,几乎是长年累月被吊铐。
4、康贵珍,49岁。恶警为了让她“洗脑”,一次用几根铝心条合一起抽打她,浑身被毒打得呈青红紫绿的“铅条印”,真是惨不忍睹。
5、杨珍茹,德阳人。一次同几个同修小声哼大法歌曲,被犹大举报,她为了不牵连同修,就承担下来。不料立即遭到李恶警用电棍猛击头部,当场被击昏死。后被一犯人掐住人中,慢慢才苏醒过来(被折磨两个多小时)。恶警仍不放过她,又强迫她去干活。
6、陈贵珍,泸州人,50多岁。常被恶警吊铐、下蹲、罚跪。恶警为了“转化”她,经常轮流逼她骂大法和大法师父。一次,恶警还叫全室人半夜起来骂,由于部份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恼羞成怒,竟叫全中队大法弟子排着队依次骂。真是邪恶致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9/96915.html

泸州 叙永县联系资料(区号: 830)

2021-05-27: 曝光叙永县西城社区的人员
职位 电话
支部书记 13980258799
副主任 18982741820
1小组长 13183613132
2小组长 18383059536
3小组长 15228286947
4小组长 18982753122
5小组长 15183080365
6小组长 13547344873
7小组长 15884194482
8小组长 17380337239
9小组长 17341519004
10小组长 15183002202
11小组长 13118037726
12小组长 19138586832
13小组长 13540988665
14小组长 13778445922
15小组长 13808281737
西城社区网格员15283077570
宝珠社区8306253842

2019-09-04: 参与迫害的部分人员:
叙永县政法委书记黄邦华、李勇
叙永县国保大队 王科长、郭定义 郭振宇 张元龙(内线便衣)冯光勇
叙永检察院检察人员黄勇、曾笋,夏忠文
叙永县法院 审判长龙兴明 刘远平;审判员张勇、彭霄霄、魏兴才、王元彬
叙永县法院书记员 靳斯琴、李财源
叙永县公安局看守所:伍刚(所长)、罗辉玲(所长)
泸州市中级法院审判长马兰、万晓波
审判员李旭东 程德朋
代理审判员雷刚 徐翻翻
书记员杨凯 杜宏丽
泸州市检察院检察员王德虹,周瑶 李彬

2015-01-10: 叙永县法院:
地址: 叙永县叙永镇和平村二社,邮编646400
电话:0830-6066070、0830-6066007、0830-6066117
立案庭0830-6066121
监督电话0830-6066072
叙永县两河法庭0830-6922666

2013-12-12: 叙永县检察院电话:

检察长李华超住宅3158766、13980241888;院领导古智敏6221349、13808283522、雷著昭6236199、13568148382、先春6236099、13909083866、钱山6225632、13982461568、曾永光6226032、13700983006、云川6221355、13518385917、宋向东6221341、13982723138、公诉科王進琪6222269、13458711330、毛敏6652568、13982456900、反贪局金晓军6224552、13518373711、反渎局罗伦勇6227332、13540977227、监所科胡蓉6232683、13989136789、民行科叶志红6225620、13982453167、控申科郭丽6224980、13688201711、预防科张小刚6224122、13568128666、技术科岳凤平6227302、13882756599、研究室谢直波6221399、18982780616、监察室张清贵6224353、13708283368、法警队夏图先6224995、13982435988、计财科张立江6224713、13989136928、工会祝友谊6221359、13982437888、人监办曾虹6224553、1898278063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