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1-2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广东 >> 广州 海珠区(昔称河南区) >> 曾加庚(曾家庚), 男, 79

曾加庚(曾家庚)
78岁高工曾加庚被非法关押近两年 广州公安伪造笔录

出生时间: 一九四二年十一月出生
个人情况: 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高分子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原广州珠江轮胎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广东广州市海珠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0-08-31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曾浩
儿媳: 曾丽波(曾利波)
夫妻/父母: 曾加庚(曾家庚)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8-01:被迫害致命危 广州79岁高级工程师被非法判五年
广州79岁的高级工程师、法轮功学员曾加庚被非法关押已逾两年,被迫害致血压高达240mmHg、双耳几乎失聪、双眼视力模糊。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八日,曾加庚被广州市海珠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勒索罚金一万元。当天下午,广州市大雨滂沱,电闪雷鸣,为善良的老人鸣冤。

曾加庚,男,一九四二年十一月出生,今年79岁,住广州市海珠区。他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高分子材料专业,原广州珠江轮胎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退休前,他是单位的技术骨干。曾加庚的家族有高血压病史,从小身体不好。修炼法轮功后,曾加庚身体健康,二十多年来,从不用打针吃药。

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怀疑曾加庚使用服务器传播法轮功真相,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曾加庚被公交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跟踪绑架。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六日,他被广州市检察院非法批捕。

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二零一九年九月初,曾加庚血压高至190mmHg。九月九日,广州市第一看守所送曾加庚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医院体检结果是:高血压3级(很高危组);左心房扩大,二尖瓣关闭不全,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心功能1级;颈动脉硬化,认为“曾家庚病情严重”。

九月十日,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警察谭军华向广州市公安局预审支队一大队提交了病情告知函,告知函陈述:“鉴于曾加庚病情严重,为保障在押人员的合法权益,现将病情告知你队并请加快刑事诉讼进程”。律师和家属立即向预审支队提交取保申请,向广州市检察院提交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都被无理拒绝。

二零一九年十月初,广州市公安局将曾加庚构陷到广州市检察院。二零一九年十月中旬,曾加庚被构陷案转到海珠区检察院,十一月上旬被海珠区检察院检察员许为国构陷到海珠区法院。二零二零年二月底,曾加庚被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转押到海珠区看守所。

检察院阶段,律师争取到了复制视频的权利。发现经办警察为了构陷曾加庚,笔录造假。公共交通分局刑侦二大队经办警察潘艳娥、陈仲濠、李进林、刘慈敏为了坐实所谓证据,在曾加庚不配合非法审讯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的情况下,伪造笔录。比如,警察问:被抓时,你身上携带了什么?你的WIFI发射器哪里来的?你有没有传播法轮功?如何使用WIFI设备传播法轮功的?你家里是否搜出书、资料、电脑等。曾加庚全程沉默,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非法审讯笔录上,对上述问题的回答,却是警察填写的,变成了:随身携带了一台白色WIFI发射器、在一个市场别人给的、我只是使用WIFI传播法轮功、我在外出时就打开WIFI开关、家里搜出的书籍、资料等详见搜查清单等。

曾加庚的案卷中还有一个秘密卷,海珠区检察院和法院拒绝律师阅这个秘密卷。律师多次维权,但检察院和法院互相推诿,律师最终也没能阅到这个秘密卷。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七日,海珠区法院对曾加庚进行了第一次非法视频庭审,曾加庚因为严重高血压致使听力受损,基本听不见法庭上的问话。中午休庭后,审判长周征远让律师把要问的问题写好,发到看守所,让曾加庚看着问题回答。但周征远并没有把律师的全部问题都发过去,只是选择性的发了些。法庭上有关法轮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等话一律不让说。曾加庚营救儿子时向有关部门邮寄了谢燕益律师的意见书,这个邮寄回执也被当成了所谓证据。开庭至下午五时,曾加庚身体严重不适,体力不支,非法庭审暂停。

九月二十三日上午,海珠区法院对曾加庚进行了第二次非法庭审。

期间曾加庚的健康不断恶化,血压从190mmHg上升到240mmHg,双耳逐渐失聪,两眼也视力模糊,晚上也经常失眠,走路身体晃动,生命处于危险之中。经办的公检法人员玩忽职守,对曾加庚的健康状况视而不见,取保拒绝、羁押必要性审查不立案。非法庭审以后,法官贾存锦不再接律师电话,不再回复律师的取保申请。家属、律师只好多次投诉、控告。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八日上午,海珠区法院通过视频非法宣判,曾加庚被非法判刑五年,勒索罚金一万元。

曾加庚被迫害情况,详见《广州高级工程师被公检法构陷 律师、家属控告》、《78岁高工曾加庚被非法关押近两年 广州公安伪造笔录》、《政法委操纵迫害 78岁工程师被非法关押逾一年》、《被非法关押一年半 广州78岁高级工程师曾加庚命危》等报道。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1/被迫害致命危-广州79岁高级工程师被非法判五年-428982.html

2021-07-17:广州高级工程师被公检法构陷 律师、家属控告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时年76岁的曾加庚外出时,遭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到海珠区看守所。曾加庚被经办警察、检察院、法院人员构陷,两次被非法庭审。律师和家属向公、检、法多个部门投诉和控告相关人员。

曾加庚,现年78岁,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高分子材料专业,原广州珠江轮胎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退休前,曾加庚是单位的技术骨干。曾加庚的家族有高血压病史,从小身体不好。修炼法轮功后,曾加庚身体健康,二十多年来,从不用打针吃药。

曾加庚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二月底,转到海珠区看守所。曾加庚已被非法关押两年多,被迫害致严重高血压,目前高压为240mmHg,低压为136mmHg,身体严重不适,体力不支,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讯问笔录造假 公安局信访科规避律师的质疑

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怀疑曾加庚使用服务器传播法轮功真相,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下午,将曾加庚绑架。

经办警察潘艳娥、陈仲濠、李进林、刘慈敏为了坐实所谓证据,在曾加庚不配合非法审讯、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的情况下,伪造笔录。比如,警察问:被抓时,你身上携带了什么?你的WIFI发射器哪里来的?你有没有传播法轮功?如何使用WIFI设备传播法轮功的?你家里是否搜出书、资料、电脑等。曾加庚全程沉默,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非法审讯笔录上,对上述问题的回答,却是警察填写的,变成了:随身携带了一台白色WIFI发射器、在一个市场别人给的、我只是使用WIFI传播法轮功、我在外出时就打开WIFI开关、家里搜出的书籍、资料等详见搜查清单等。

律师在仔细比对了非法审讯视频和笔录后,确认经办警察笔录造假,向广州市检察院、广州市公安局进行了投诉和控告。广州市公安局信访科答复:事项已转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办理。

公共交通分局信访科致电律师时,非常心虚,完全不提笔录造假的事情,反复强调几个经办警察没有刑讯逼供、按要求进行了全程录音录像等,还说如果办案警察有违法行为,可向广州市检察院投诉。该信访科人员不回答律师提出的公交分局内部应如何处理这几个笔录造假警察的问题。

鉴定程序非法 构陷材料为非法证据

广州市公安局网警大队对从曾加庚家里非法搜查得到的电脑、手机、播放器进行所谓鉴定,形成电子资料;广州市公安局“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支队将抄家获取的法轮功书籍等纸质材料和上述电子资料进行鉴定,形成意见书。以上电子资料和认定意见书是构陷曾加庚的主要材料,但都是非法证据。

上诉所谓电子资料鉴定书和邪教支队的认定意见书没有鉴定人的资格证、没有鉴定机构的证书,没有鉴定过程和方法,所谓认定意见连认定人姓名都没有,不符合相关专业的规范要求,属三无鉴定,是非法证据。

《司法鉴定文书规范》(2007年11月1日 司发通[2007]71号),第六条规定:司法鉴定文书的封面应写明司法鉴定许可证号;第七条规定:司法鉴定文书正文落款由司法鉴定人签名或者盖章,并写明司法鉴定人的执业证号。

《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五条规定:鉴定意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一)鉴定机构不具备法定资质。(二)鉴定人不具备法定资质,不具有相关专业技术或者职称,或者违反回避规定的;(五)鉴定程序违反规定的;(六)鉴定过程和方法不符合相关专业的规范要求的。

因此,广州市公安局的所有所谓证据都是非法的,是构陷,应该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检察院玩忽职守、听命于政法委

二零一九年九月中旬,曾加庚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出现严重高血压,广州市第一看守所送曾加庚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医院体检结果是:高血压三级(很高危组);左心房扩大,二尖瓣关闭不全,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心功能一级;颈动脉硬化,认为曾家庚“病情严重”。

家属和律师多次向检察院提出“羁押必要性”审查,检察院一律无理拒绝。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海珠区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科还致电律师说:因为政法委不同意,“羁押必要性”审查不予立案。

中国《宪法》第一百三十一条规定,检察院依照法律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政法委只是个党务机构,宪法和法律没有赋予它任何权力。海珠区检察院听命于政法委,使法律成为一纸空文,是真正的破坏法律实施。

办案检察员许为国玩忽职守,对案件的基本情况都不了解,并在法庭上拍桌子。曾加庚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是高级工程师,许为国在起诉书上却将曾加庚描述成文化程度:初中。非法庭审时,面对律师对非法证据的合法质证,许为国竟然拍着桌子,叫嚣自己是“国家公诉人”,还建议量刑八年。

法官贾存锦渎职 不接律师电话 不答复取保申请

被非法关押近两年以来,曾加庚的健康状况持续恶化,目前血压已高达240mmHg,身体严重不适,体力不支,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家属和律师多次反映,要求取保。海珠区公安分局在收到“曾加庚生命健康权”投诉后,答复:该事项按法定程序,应向法院提出。海珠区法院对取保申请,则一律拒绝。更有甚者,非法庭审至今大约一年的时间内,经办法官贾存锦一直不接律师电话,对律师提出的取保也不回复。

《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七条规定 :家属或者辩护人有权申请变更强制措施。法院收到申请后,应当在三日以内作出决定;不同意变更强制措施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并说明不同意的理由。

《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第二十二条也规定:辩护律师书面申请变更或者解除强制措施的,办案机关应当在三日以内作出处理决定。辩护律师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的,办案机关应当及时变更或者解除强制措施;经审查认为不应当变更或者解除强制措施的,应当告知辩护律师,并书面说明理由。

海珠区法院玩忽职守 严重超期关押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以及有本法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情形之一的,经上一级法院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

海珠区检察院许为国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将曾加庚构陷到海珠区法院,现在已经超过一年零八个月,海珠区法院严重超期关押。

针对广州市公安局、海珠区检察院和海珠区法院的上述严重违法行为,律师已经依法向广州市中级法院、广东省高级法院、广州市检察院、广东省检察院、广州市监察委、广东省监察委进行了投诉和控告。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17/广州高级工程师被公检法构陷-律师、家属控告-428274.html

2021-04-07: 78岁高工曾加庚被非法关押近两年 广州公安伪造笔录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现年78岁高级工程师曾加庚外出时,遭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到海珠区看守所。曾加庚被经办警察、检察院、法院人员构陷,两次被非法庭审。参与的公、检、法人员联合作恶,严重违法。
曾加庚,78岁,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高分子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原广州珠江轮胎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退休前,是单位的技术骨干。曾加庚的家族有高血压病史,从小身体不好。修炼法轮功后,曾加庚身体健康,二十多年来,从不用打针吃药。

曾加庚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二月底,转到海珠区看守所。曾加庚已被非法关押一年九个月,被迫害致严重高血压,目前高压为240mmHg,低压为136mmHg,身体严重不适,体力不支,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曾加庚'
曾加庚
经办警察造假讯问笔录

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怀疑曾加庚使用服务器传播法轮功真相,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下午,将曾加庚绑架。

经办警察潘艳娥、陈仲濠、李进林、刘慈敏为了坐实所谓证据,在曾加庚不配合非法审讯、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的情况下,伪造笔录。比如,警察问:被抓时,你身上携带了什么?你的WIFI发射器哪里来的?你有没有传播法轮功?如何使用WIFI设备传播法轮功的?你家里是否搜出书、资料、电脑等。曾加庚全程沉默,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非法审讯笔录上,对上述问题的回答,却是警察填写的,变成了:随身携带了一台白色WIFI发射器、在一个市场别人给的、我只是使用WIFI传播法轮功、我在外出时就打开WIFI开关、家里搜出的书籍、资料等详见搜查清单等。

律师在仔细比对了非法审讯视频和笔录后,确认经办警察笔录造假,向广州市检察院、广州市公安局进行了投诉和控告。广州市公安局信访科答复:事项已转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办理。

公共交通分局信访科致电律师时,非常心虚,完全不提笔录造假的事情,反复强调几个经办警察没有刑讯逼供、按要求进行了全程录音录像等,说如果办案警察有违法行为,可向广州市检察院投诉。该信访科人员不回答律师提出的公交分局内部应如何处理这几个笔录造假警察的问题。

检察院玩忽职守、听命于政法委

二零一九年九月中旬,曾加庚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出现严重高血压,广州市第一看守所送曾加庚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医院体检结果是:高血压三级(很高危组);左心房扩大,二尖瓣关闭不全,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心功能一级;颈动脉硬化,认为曾家庚“病情严重”。

家属和律师多次向检察院提出羁押必要性审查,检察院一律无理拒绝。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海珠区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科还致电律师说:因为政法委不同意,羁押必要性审查不予立案。

中国《宪法》第一百三十一条规定,检察院依照法律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政法委只是个党务机构,宪法和法律没有赋予它任何权力。海珠区检察院听命于政法委,使法律成为一纸空文,是真正的破坏法律实施。

办案检察员许为国玩忽职守,对案件的基本情况都不了解,并在法庭上拍桌子。曾加庚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是高级工程师,许为国在起诉书上却将曾加庚描述成文化程度:初中。非法庭审时,面对律师对非法证据的合法质证,许为国竟然拍着桌子,叫嚣自己是“国家公诉人”,还建议量刑八年。

法院滥用职权、草菅人命

被非法关押近两年以来,曾加庚的健康状况持续恶化,目前血压已高达240mmHg,身体严重不适,体力不支,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家属和律师多次反映,要求取保。海珠区公安分局在收到“曾加庚生命健康权”投诉后,答复:该事项按法定程序,应向法院提出。海珠区法院对取保申请,则一律拒绝。更有甚者,非法庭审至今超过半年的时间内,经办法官贾存锦一直不接律师电话,对律师提出的取保也不回复。

《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七条规定 :家属或者辩护人有权申请变更强制措施。法院收到申请后,应当在三日以内作出决定;不同意变更强制措施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并说明不同意的理由。

《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第二十二条也规定:辩护律师书面申请变更或者解除强制措施的,办案机关应当在三日以内作出处理决定。辩护律师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的,办案机关应当及时变更或者解除强制措施;经审查认为不应当变更或者解除强制措施的,应当告知辩护律师,并书面说明理由。

在律师和家属的反复投诉下,海珠区法院才于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五日答复:对网上信访反映的案件进展情况问题,予以受理,将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办结。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在未来法制昌明之时,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面临未来正义法庭审判和终身追责。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7/78岁高工曾加庚被非法关押近两年-广州公安伪造笔录-423072.html

2021-04-07:78岁高工曾加庚被非法关押近两年 广州公安伪造笔录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现年78岁高级工程师曾加庚外出时,遭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到海珠区看守所。曾加庚被经办警察、检察院、法院人员构陷,两次被非法庭审。参与的公、检、法人员联合作恶,严重违法。

曾加庚,78岁,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高分子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原广州珠江轮胎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退休前,是单位的技术骨干。曾加庚的家族有高血压病史,从小身体不好。修炼法轮功后,曾加庚身体健康,二十多年来,从不用打针吃药。

曾加庚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二月底,转到海珠区看守所。曾加庚已被非法关押一年九个月,被迫害致严重高血压,目前高压为240mmHg,低压为136mmHg,身体严重不适,体力不支,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曾加庚'
曾加庚

经办警察造假讯问笔录

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怀疑曾加庚使用服务器传播法轮功真相,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下午,将曾加庚绑架。

经办警察潘艳娥、陈仲濠、李进林、刘慈敏为了坐实所谓证据,在曾加庚不配合非法审讯、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的情况下,伪造笔录。比如,警察问:被抓时,你身上携带了什么?你的WIFI发射器哪里来的?你有没有传播法轮功?如何使用WIFI设备传播法轮功的?你家里是否搜出书、资料、电脑等。曾加庚全程沉默,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非法审讯笔录上,对上述问题的回答,却是警察填写的,变成了:随身携带了一台白色WIFI发射器、在一个市场别人给的、我只是使用WIFI传播法轮功、我在外出时就打开WIFI开关、家里搜出的书籍、资料等详见搜查清单等。

律师在仔细比对了非法审讯视频和笔录后,确认经办警察笔录造假,向广州市检察院、广州市公安局进行了投诉和控告。广州市公安局信访科答复:事项已转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办理。

公共交通分局信访科致电律师时,非常心虚,完全不提笔录造假的事情,反复强调几个经办警察没有刑讯逼供、按要求进行了全程录音录像等,说如果办案警察有违法行为,可向广州市检察院投诉。该信访科人员不回答律师提出的公交分局内部应如何处理这几个笔录造假警察的问题。

检察院玩忽职守、听命于政法委

二零一九年九月中旬,曾加庚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出现严重高血压,广州市第一看守所送曾加庚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医院体检结果是:高血压三级(很高危组);左心房扩大,二尖瓣关闭不全,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心功能一级;颈动脉硬化,认为曾家庚“病情严重”。

家属和律师多次向检察院提出羁押必要性审查,检察院一律无理拒绝。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海珠区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科还致电律师说:因为政法委不同意,羁押必要性审查不予立案。

中国《宪法》第一百三十一条规定,检察院依照法律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政法委只是个党务机构,宪法和法律没有赋予它任何权力。海珠区检察院听命于政法委,使法律成为一纸空文,是真正的破坏法律实施。

办案检察员许为国玩忽职守,对案件的基本情况都不了解,并在法庭上拍桌子。曾加庚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是高级工程师,许为国在起诉书上却将曾加庚描述成文化程度:初中。非法庭审时,面对律师对非法证据的合法质证,许为国竟然拍着桌子,叫嚣自己是“国家公诉人”,还建议量刑八年。

法院滥用职权、草菅人命

被非法关押近两年以来,曾加庚的健康状况持续恶化,目前血压已高达240mmHg,身体严重不适,体力不支,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家属和律师多次反映,要求取保。海珠区公安分局在收到“曾加庚生命健康权”投诉后,答复:该事项按法定程序,应向法院提出。海珠区法院对取保申请,则一律拒绝。更有甚者,非法庭审至今超过半年的时间内,经办法官贾存锦一直不接律师电话,对律师提出的取保也不回复。

《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七条规定 :家属或者辩护人有权申请变更强制措施。法院收到申请后,应当在三日以内作出决定;不同意变更强制措施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并说明不同意的理由。

《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第二十二条也规定:辩护律师书面申请变更或者解除强制措施的,办案机关应当在三日以内作出处理决定。辩护律师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的,办案机关应当及时变更或者解除强制措施;经审查认为不应当变更或者解除强制措施的,应当告知辩护律师,并书面说明理由。

在律师和家属的反复投诉下,海珠区法院才于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五日答复:对网上信访反映的案件进展情况问题,予以受理,将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办结。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在未来法制昌明之时,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面临未来正义法庭审判和终身追责。

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侦查二大队
潘艳娥 13503020009
陈仲濠 13924026721
李进林 13609712679
刘慈敏 13902247257
海珠区检察院
许为国13560320618
刑事执行检察科:020-89017703
海珠区法院
审判长周征远, 13570056518
审判员贾存锦, 18126766762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7/78岁高工曾加庚被非法关押近两年-广州公安伪造笔录-423072.html

2021-01-04: 广东省广州78岁曾加庚现在血压高至240
广东省广州78岁高级工程师曾加庚,2019年7月9日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绑架。从2019年9月开始,血压高达200.目前,曾加庚被非法关押在海珠区看守所,血压很高,高压为240mmHg,低压为136mmHg.耳朵几乎完全听不见。

法官贾存锦一直不接律师电话,对律师提出的取保申请也不予答复。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4/二零二一年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18100.html

2020-12-11:被非法关押一年半 广州78岁高级工程师曾加庚命危
高级工程师曾加庚,今年78岁,家住广州市海珠区。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被劫持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二月底转到海珠区看守所,已被两次非法庭审,非法关押至今。因为严重高血压,听力受损,身体严重不适,体力不支,目前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曾加庚,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高分子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原广州珠江轮胎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退休前,是单位的技术骨干。曾加庚的家族有高血压病史,从小身体不好。修炼法轮功后,曾加庚身体健康,二十多年,从不用打针吃药。

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怀疑曾加庚使用服务器传播法轮功真相,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曾加庚被公交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跟踪绑架。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六日,被广州市检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十月初,广州市公安局将曾加庚构陷到广州市检察院。二零一九年十月中旬,曾加庚被构陷案转到海珠区检察院,十一月上旬被海珠区检察院构陷到海珠区法院。二零二零年二月底,曾加庚被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转押到海珠区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九月中旬,曾加庚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出现严重高血压,广州市第一看守所送曾加庚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医院体检结果是:高血压三级(很高危组);左心房扩大,二尖瓣关闭不全,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心功能一级;颈动脉硬化,认为“曾家庚病情严重”。

一年多来,曾加庚的血压一直高达200mmHg,心脏受损,听力、视力严重下降,头晕,身体晃动,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二零二零年二月底,曾加庚被非法转押到海珠看守所后,看守所除每周给曾加庚测量一次血压外,没有进行任何检查和治疗。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七日,曾加庚被海珠区法院非法庭审,因为严重高血压致使听力受损,他基本听不见法庭上的问话。开庭至下午五时,曾加庚身体严重不适,体力不支,非法庭审暂停。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三日,海珠区法院第二次对曾加庚进行非法庭审,检察员许为国竟然拍着桌子叫嚣自己是“国家公诉人”,建议量刑八年。

除了曾加庚老人,被怀疑使用WIFI提供法轮功被迫害真相,遭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侦查二大队和地铁黄沙站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的至少还有:林作英(女,80岁)、谭初英(女,76岁)、吴丽娟(女, 76岁)、王雪祯(女,76岁)、梁惠婵(女,76岁)、张惠(女,75岁)、杨志刚(女,57岁)、马民庆(男,王雪祯之子,50岁),他们也被非法关押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并被构陷到海珠区检察院和海珠区法院。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海珠区看守所的有:吴丽娟、王雪祯、梁惠婵、张惠、杨志刚、马民庆、胡吉秀、李源东、杨秀华、余清清、李玉薇。76岁的王雪祯已被迫害致无法站立。

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的上乘高德大法,在中共二十一年的残酷打压迫害中,法轮功学员遵纪守法,秉承着善念、慈悲,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表彰和弘扬。

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正义,维护良知,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根本就不应被抓、被关押、判刑,理应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11/被非法关押一年半-广州78岁高级工程师曾加庚命危-416329.html

2020-11-16: 广州海珠区看守所侵犯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健康权
目前广州市有近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海珠区看守所。海珠区看守所草菅人命、玩忽职守,二零一八年以来,至少有王雪祯、曾加庚、李常兴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身体出现严重问题,严重侵犯了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健康权。

(二)78岁曾加庚被迫害致严重高血压逾一年

曾加庚,男,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原珠江轮胎厂退休高级工程师。因怀疑曾加庚采用WiFi传播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便衣警察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将曾加庚绑架,非法关押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二月底,被转到海珠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二零一九年九月中旬,广州市第一看守所送曾加庚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医院体检结果是:高血压3级(很高危组);左心房扩大,二尖瓣关闭不全,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心功能1级;颈动脉硬化,认为“曾家庚病情严重”。

一年多以来,曾加庚的血压一直高达200mmHg,心脏受损,听力、视力严重下降,头晕,身体晃动,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二零二零年二月底,曾加庚被非法转押到海珠看守所后,看守所除每周给曾加庚测量一次血压外,没有进行任何检查和治疗。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七日,海珠区法院对曾加庚进行了非法庭审,曾加庚因为严重高血压致使听力受损,基本听不见法庭上的问话。开庭至下午5时,曾加庚身体严重不适,体力不支,非法庭审暂停。九月二十三日,海珠区法院第二次对曾加庚进行非法庭审,检察员许为国竟然拍着桌子叫嚣自己是“国家公诉人”,建议量刑八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6/广州海珠区看守所侵犯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健康权-415170.html

2020-09-16: 广州市78岁法轮功学员曾加庚面临第二次非法庭审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法院拟于2020年9月23日上午9点,对78岁法轮功学员、高级工程师进行第二次非法庭审。

8月17日,海珠区法院对曾加庚进行了第一次非法视频庭审,曾加庚因为严重高血压致使听力受损,基本听不见法庭上的问话。中午休庭后,审判长周征远让律师把要问的问题写好,发到看守所,让曾加庚看着问题回答。但周征远并没有把律师的全部问题都发过去,只是选择性的发了些。法庭上有关法轮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等话一律不让说。开庭至下午5时,曾加庚身体严重不适,体力不支,非法庭审暂停。

9月23日上午9时,海珠区法院将对曾加庚继续开庭。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6/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11856.html

2020-08-16: 广州市二十八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到海珠区检察院
目前,广州市法轮功学员被构陷案大部份移送到海珠区。从二零一八年始,至少有二十八位广州市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到海珠区检察院,其中至少八位六十至八十岁的老人。王雪祯、马民庆母子同遭海珠区检察院非法起诉迫害;曾加庚、曾浩父子也同遭海珠区检察院迫害。

被海珠区检察院非法起诉的法轮功学员中,有多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其中黎桥森八十二岁,林作英八十一岁,谭初英七十九岁,曾加庚七十八岁,吴丽娟七十八岁,梁惠婵七十八岁,王雪祯七十六岁。张惠和李玉薇六十多岁,还有一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年龄不详。

曾加庚,七十八岁,高级工程师,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外出时,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警察绑架,劫持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曾加庚血压高达200mmHg;心脏受损;右眼几乎失明,左眼视力模糊;双耳听力严重障碍,同时头晕,头和身体晃动。二零二零年二月底,转到海珠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身体每况愈下,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二零一九年十月,曾加庚被构陷到海珠区检察院。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16/广州市二十八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到海珠区检察院-410547.html

2020-08-06: 广州市78岁法轮功学员曾加庚面临被非法庭审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法院拟于2020年8月17日上午9点,对78岁法轮功学员、高级工程师进行非法庭审。

曾加庚于2019年7月10日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已经超过一年。非法关押期间,曾加庚血压高至200,视力模糊、听力严重下降。近两个月来,曾加庚血压还是高达200,同时头疼、腰痛,身体严重不适。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6/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10114.html

2020-07-25: 政法委操纵迫害 78岁工程师被非法关押逾一年
自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被绑架,广州市工程师,78岁的曾加庚老人被非法关押已逾一年,因高压,心脏受损,听力、视力严重下降。近日,政法委指使继续关押,海珠区检察院拒绝律师和家属的“关押必要性申请”。

法轮功学员曾加庚,78岁,高级工程师,家住广州市海珠区。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外出时,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警察绑架,劫持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二月底,被转到海珠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二零一九年八月以来,曾加庚的血压高达200mmHg,心脏受损,听力、视力严重下降,头晕,身体晃动。二零二零年二月底,曾加庚被非法转押到海珠看守所后,看守所都没有给曾加庚测量过血压,更没有送曾加庚到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和治疗。

由于曾加庚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家属和律师都分别向海珠区检察院提交了《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和《取保申请》,但检察员许为国和贾存锦都没有去核实曾加庚的健康状况,强行推进开庭。

后来基于曾加庚本人和辩护律师向海珠区法院提交了《非法证据排除申请》和《要求证人出庭申请》,海珠区法院才将原定于六月三日的庭审改成了庭前会议。

庭前会议是指开庭之前,法官召集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律师,对人员回避、证人出庭、非法证据排除等与审判相关的问题,了解情况、听取意见的一种会议。但海珠区法院的庭前会议,法官贾存锦却没有让曾加庚到场,曾加庚只是在看守所内通过视频和现场连接,由于曾加庚听力严重受损,又是远程,根本听不清现场在讨论什么,他的合法权益完全没有得到保障。

人员回避方面,律师要求检察员许为国回避,因为他玩忽职守,对案件的基本情况都不了解。曾加庚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高级工程师,许为国在起诉书上却将曾加庚描述成文化程度:初中。开庭在即,许为国还不熟悉案卷,如何能当公诉人?

非法证据排除方面,本案中指控曾加庚的所谓证据—与法轮功有关的书籍和资料,都是非法证据,因为没有法律依据。同时,广州市公安局反×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支队将上述非法证据进行所谓的认定,形成的《认定意见》也是非法证据,因为《认定意见》不是《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据类型,不具备法律效应。

证人出庭方面,要求广州市公安局反×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支队所谓《认定意见》的认定人出庭质证,因为所谓的认定人没有资质,不具备鉴定资格。

七月二十三日,海珠区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科致电律师说:因为政法委不同意,羁押必要性审查不与立案。

中国《宪法》第一百三十一条规定,检察院依照法律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政法委只是个党务机构,宪法和法律没有赋予它任何权利。海珠区检察院听命于政法委,使法律成为一纸空文,是真正的破坏法律实施。

海珠区是广州市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区之一,目前广州市法轮功学员被构陷案基本由海珠区检察院和法院起诉和开庭。

海珠区看守所草菅人命,曾加庚生命处于危险之中,看守所却不送医院检查、不进行治疗,连最基本的血压也不给测量。

海珠区看守所迫害修炼人早有先例。二零一八年四月,海珠区法轮功学员、中医师李常兴被劫持到海珠区看守所,铅、锰中毒症状复发,十个月左右,李常兴体重由一百三十多斤下降到八十来斤,呈间隙性昏迷。期间,海珠区看守所没有送李常兴到医院检查和治疗,也没有通知家属,任由李常兴的健康不断恶化。

海珠区看守所由海珠区公安分局管辖,他们都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25/政法委操纵迫害-78岁工程师被非法关押逾一年-409557.html

2020-06-13: 广州78岁高级工程师曾加庚被非法关押十一个月
广州市海珠区78岁法轮功学员、高级工程师曾加庚,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外出时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警察绑架,劫持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二月底被转到海珠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二零一九年八月以来,曾加庚的血压高达200mmHg(很高危组),心脏受损,听力、视力严重下降。曾加庚于二月底转到海珠看守所后,看守所连血压都没有给曾加庚测量过,更没有送曾加庚到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和治疗,严重侵犯了曾加庚的生命健康权。

由于曾加庚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家属和律师都分别向海珠区检察院和海珠区法院提交了《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和《取保申请》,但检察员许为国和贾存锦都没有去核实曾加庚的健康状况,强行推进开庭。后来基于曾加庚本人和辩护律师向海珠区法院提交了《非法证据排除申请》和《要求证人出庭申请》,海珠区法院才将原定于六月三日的庭审改成了庭前会议。

庭前会议是指开庭之前法官召集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律师,对人员回避、证人出庭、非法证据排除等与审判相关的问题,了解情况、听取意见的一种会议。但海珠区法院的庭前会议,法官贾存锦却没有让曾加庚到场,曾加庚只是在看守所内通过视频和现场连接,由于曾加庚听力严重受损,又是远程,根本听不清现场在讨论什么,他的合法权益完全没有得到保障。

人员回避方面,律师要求检察员许为国回避,因为他玩忽职守,对案件的基本情况都不了解。曾加庚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高级工程师,许为国在起诉书上却将曾加庚描述成文化程度:初中。开庭在即,许为国还不熟悉案卷,如何能当公诉人?

非法证据排除方面,本案中指控曾加庚的所谓证据—与法轮功有关的书籍和资料,都是非法证据,因为没有法律依据。同时,广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队将上述非法证据进行所谓的认定,形成的《认定意见》也是非法证据,因为《认定意见》不是《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据类型,不具备法律效应。

证人出庭方面,要求广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队所谓《认定意见》的认定人出庭质证,因为所谓的认定人没有资质,不具备鉴定资格。

海珠区是广州市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区之一,目前广州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构陷案基本由海珠区检察院和法院起诉和开庭。

海珠区看守所草菅人命,曾加庚生命处于危险之中,看守所却不送医院检查、不进行治疗,连最基本的血压也不给测量。海珠区看守所草菅人命早有先例。二零一八年四月,海珠区法轮功学员、中医师李常兴被劫持到海珠区看守所,铅、锰中毒症状复发,十个月左右,李常兴体重由一百三十多斤下降到八十来斤,呈间隙性昏迷。期间,海珠区看守所没有送李常兴到医院检查和治疗,也没有通知家属,任由李常兴的健康不断恶化。海珠区看守所由海珠区公安分局管辖,他们都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3/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07627.html

2020-05-21: 广东省广州市78岁高级工程师曾加庚面临被非法庭审
广州市海珠区法院将于2020年6月3日上午9点对高级工程师曾加庚进行非法庭审。

曾加庚2019年7月10日被绑架,非法关押至今。现在血压高达200多,听力、视力严重受损,头晕、身体晃动。由于曾加庚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律师和家属都提交了取保申请。但法官贾存锦不但不去核实曾加庚的身体状况,反而不负责任的答复:一定要开庭,在法庭上看看曾加庚的情况后,才考虑是不是取保。曾加庚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海珠区看守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21/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06625.html

2020-05-18: 被非法关押十个月 广州高级工程师命危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78岁法轮功学员、高级工程师曾加庚,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外出时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警察绑架,劫持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二月底转到海珠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身体每况愈下,目前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78岁法轮功学员、高级工程师曾加庚,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外出时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警察绑架,劫持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二月底转到海珠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身体每况愈下,目前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目前,曾加庚血压仍高达200mmHg;心脏受损;右眼几乎失明,左眼视力模糊;双耳听力严重障碍,会见时完全听不清律师说话,无法和律师沟通,同时头晕,头和身体晃动。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下午,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警察曾致电家属说:曾加庚现在血压非常高,身体健康有严重问题,不适宜继续羁押,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受高血压的影响,曾加庚的心脏功能也受到损害。二零一九年九月中旬,广州市第一看守所送曾加庚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医院体检结果是:高血压3级(很高危组);左心房扩大,二尖瓣关闭不全,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心功能1级;颈动脉硬化,认为“曾家庚病情严重”。

曾加庚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高分子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原广州珠江轮胎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退休前是单位的技术骨干。公共交通分局怀疑曾加庚使用服务器传播法轮功真相,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曾加庚外出时,被公交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跟踪、设伏、钓鱼式绑架,八月十六日被广州市检察院非法批捕。十月初,广州市公安局将曾加庚构陷到广州市检察院。十月中旬,曾加庚被构陷案转到海珠区检察院,十一月上旬被海珠区检察院构陷到海珠区法院。二零二零年二月底,曾加庚被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转移到海珠区看守所。

因为被怀疑使用服务器,和曾加庚一起被绑架、非法关押的年近八旬老人至少还有:林作英(女,80岁,非法庭审后已回家)、王雪祯(女、75岁)、梁惠婵(女,77岁)、吴丽娟(女,75岁)、张惠(女,60多岁)、杨志刚。

海珠区是广州市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区之一。二零一五年以来,广州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构陷的案件主要集中在荔湾区和海珠区办理。目前则主要集中在海珠区。海珠区法院办理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构陷案的法官以前主要是邹世发、陈澎。二零一九年开始,增加了贾存锦、刘颖和王洁。

二零一六年以来,海珠区法院至少对九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冤判,他们是:黄潜、郑景贤、牛奔、李常兴、曾浩、易朝玲、谢宇、李庆华、董丽娟。

其中,曾加庚的儿子,广东技术师范学院教师曾浩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被海珠区法院冤判三年六个月,八月十五日,被劫持到广东省北江监狱迫害。董丽娟女士因念“法轮大法好”救醒昏迷路人,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六日上午被海珠区法院诬判两年,她被绑架时,丈夫去世仅二十八天。德高望重的中医师李常兴,在海珠区看守所被迫害体重从一百三十多斤下降至八十来斤,出现间隙性昏迷,双脚不能正常站立的情况下,仍被海珠区法院冤判四年,劫持到广东省北江监狱迫害。青年法轮功学员谢宇,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被海珠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五日冤狱期满时,海珠区看守所将谢宇交到越秀区公安分局警察手上,导致谢宇冤狱期满后直接被劫持到广州市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九个月。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份以来海珠区法院至少对林作英(80岁)、马民庆及他的母亲王雪祯(75岁)、三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以来,被构陷到海珠区法院的法轮功学员,除曾加庚外,至少还有凌建民和李源东。

显而易见,近年来特别是二零一九年以来,广州市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起诉和冤判,主要集中在海珠区检察院和法院。特别是对八十岁高龄的老人进行长时间非法关押,这是对人类良知和道德底线的公然挑战,与纳粹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18/被非法关押十个月-广州高级工程师命危(图)-406478.html

2019-12-13: 被关押五个月 广州七旬高级工程师曾加庚健康受损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年近八旬法轮功学员、高级工程师曾加庚,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外出时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至今。
近半年的非法关押,曾加庚的身体受严重损害。目前,曾加庚血压高达200mmHg;心脏受损;右眼几乎失明,左眼视力模糊;双耳听力受损严重,沟通困难。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八月十九日下午,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曾警察致电家属说:曾加庚现在血压非常高,身体健康有严重问题,不适宜继续羁押,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受高血压的影响,曾加庚的心脏功能也受到损害。九月中旬,广州市第一看守所送曾加庚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医院体检结果是:高血压3级(很高危组);左心房扩大,二尖瓣关闭不全,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心功能1级;颈动脉硬化。

现在看守所每天上、下午各给曾加庚测一次血压,每次结果都是:低压100mmHg左右,高压高达200mmHg。看守所至少三次送曾加庚到外面医院检查血压,每次去之前先吃降压药,到医院检查仍超过200mmHg。

高血压也导致曾加庚的视力和听力迅速下降。目前,曾加庚右眼几乎失明、左眼视力模糊,看东西很吃力;同时双耳听力受严重损害,律师会见时沟通都困难。

曾加庚的家族有高血压病史,他从小身体不好,父母希望他身体健康,因此取名“加庚”,就是希望生命不断延续。修炼法轮功后,曾加庚身体健康,二十多年,从不用打针吃药。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下午被公交分局警察绑架时,曾加庚身体没有任何问题。非法关押迫害导致他出现了严重高血压,并引发其它器官受损。

曾加庚一九四二年十一月出生,今年77岁。老人需要充分的营养和休息,血压高的老人更需要静养。在看守所,二十几人一个仓,整天闹哄哄不说,睡觉都得侧身才能躺下。睡水泥地板,地板一周用水冲洗两次,没干直接铺上被子睡觉,非常潮湿。据说看守所的锅炉也坏了,喝热水都很难保障。

曾加庚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高分子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原广州珠江轮胎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退休前是单位的技术骨干。公共交通分局怀疑曾加庚使用服务器传播法轮功真相,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曾加庚外出时,被公交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跟踪、设伏、钓鱼式绑架,随后曾加庚被非法抄家,劫持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至今。目前已经被构陷到海珠区法院。

因为被怀疑使用服务器,和曾加庚一起被绑架、关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的年近八旬老人至少还有:林作英(女,80岁)、王雪祯(女、79岁)、梁惠婵(女,77岁)、吴丽娟(女,年龄不详)、陈耀兰(女、年龄不详)。

这些老人并不熟悉服务器,甚至还不会使用,据说因为是公安部国保处督办的什么专案,所以家属、律师多次办取保均被拒绝。但无论如何,年近八旬的老人决不应该被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13/被关押五个月-广州七旬高级工程师曾加庚健康受损-397004.html

2019-08-22: 广州市公安局非法逮捕六位年近八旬的老人
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刑侦二大队二零一九年七月中旬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六人年近八旬。八月十六日,这八位法轮功学员被广州市公安局非法逮捕,案子现处在广州市公安局预审监察处。

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由公交分局黄沙站派出所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非法立案构陷,于七月九日、十日实施绑架。据称警察绑架这些老人是因为怀疑他们用服务器传播法轮功真相,要找到所谓的“源头”。

这八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抄家,目前都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这些被非法逮捕的法轮功学员中,王雪祯79岁,林作英80岁,曾加庚77岁,梁惠婵77岁,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80多岁,张慧60多岁,马民庆50多岁。

众所周知,老人身体健康就是对子女最大的分担。这些修炼法轮功的老人,无一例外全部身体健康、精神矍铄、心态阳光。不仅不需要儿女照顾,平时还买菜做饭、料理家务、照看孙辈,让儿女们无后顾之忧安心工作,真是儿女们的福份,备受子女尊重。

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下午,公交分局警察绑架这些老人时,大多数老人正在买菜回家的路上,手里还拎着给家人做晚饭用的南瓜、红薯。曾加庚的妻子常年身体不好,加上儿子又被非法判刑,伤心欲绝。曾加庚高级工程师总是耐心细致的照顾着老伴。

好几位家人向广州市公安局提交了取保申请,希望接老人回家。广州市公安局以“因其到案后拒不交代服务器的来源,有通风、串供的可能”、“因其到案后拒不交代传播的事实,有继续传播的可能”等等理由,拒绝了家属的取保要求。

非法关押对这些老人的健康造成了严重伤害。八月十九日下午,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曾警察致电曾加庚家属说:曾加庚现在血压非常高,身体健康有严重问题,不适宜继续羁押,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看守所希望家属与办案机关沟通,提交文书不予以继续非法关押曾加庚

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这些长者集人生智慧、经验与一体,身心健康,是年轻人学习的楷模、尊重的对象,也是社会应该赡养的群体。希望广州市公安局立即无条件释放这些老人回家。

向检察院提请逮捕、提起上诉、处理取保、变更强制措施等由广州市公安局法制处负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2/广州市公安局非法逮捕六位年近八旬的老人-391757.html

2019-08-20: 广州高级工程师曾加庚被迫害患严重高血压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77岁的高级工程师曾加庚,因为信仰真善忍,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下午外出时,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关押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现在已经四十天。曾加庚出现了严重的高血压症状,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八月十九日下午,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曾警察致电家属说:曾加庚现在血压非常高,身体健康有严重问题,不适宜继续羁押,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看守所希望家属与办案机关沟通,提交文书不予以继续非法关押曾加庚

家属接到电话后非常焦虑。曾加庚的家族有高血压病史,他从小身体不好,父母希望他身体健康,因此取名“加庚”,就是希望生命不断延续。修炼法轮功后,曾加庚身体健康,二十多年,从不用打针吃药。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下午被公交分局警察绑架时,曾加庚身体没有任何问题。非法关押迫害导致他出现了严重高血压。

现在家属已经向广州市公安局提交了“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0/广州高级工程师曾加庚被迫害患严重高血压(图)-391694.html

2019-07-18: 儿子陷冤狱 高级工程师曾加庚再被绑架
广州市海珠区高级工程师曾加庚,因为信仰真善忍,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下午外出时,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关押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

曾加庚,今年七十七岁,原广州珠江轮胎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他工作勤勤恳恳,业务能力强,是单位的技术骨干,他主持的项目曾获广东省科技奖,奖金十万元。因他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被单位取消了获奖资格。

曾加庚的儿子曾浩,广东技术师范学院教师,二零一七年八月,被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分局绑架,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被广州市海珠区法院冤判三年六个月,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六日,广州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海珠区看守所。

七月十日,广州市公安局公交分局绑架曾加庚的原因是怀疑他用服务器传播法轮功真相。同样的原因,七月九日,公交分局还在地铁绑架了马民庆、王雪祯、张慧等六位法轮功学员,其中四位已经八十高龄。目前,这些高龄老人都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

七月十五日,律师到看守所见到了曾加庚曾加庚坚信自己无罪,拒绝坐到那个标志着犯人身份的凳子上,要求站着和律师说话。曾加庚告诉律师,自己当时根本没有用服务器,不知警察为何绑架他。但只说了几句话,就被看守所警察野蛮带走,剥夺了见律师的权利。

今年七十七岁的曾加庚,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高分子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曾在广州珠江轮胎有限公司任高级工程师。曾加庚是单位的技术骨干,他主持的项目曾获广东省科技奖,奖金十万元,就因他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被单位取消了获奖资格。

曾加庚的家族有高血压病史,他从小身体不好,父母希望他身体健康,因此取名“加庚”,就是希望生命不断延续。修炼法轮功后,曾加庚身体健康,二十多年,从不用打针吃药。曾加庚的妻子身体不好,患有心脏病、抑郁症。曾加庚买菜、烧饭,照顾妻子。

二零一六年,家里的电热水器坏了,需要拆下来。曾加庚踩着凳子去拆电热水器,螺丝全部卸下来了,六十多斤重的电热水器已经抱在手里,但这时垫脚的凳子突然一歪,曾加庚抱着热水器重重的摔到地上。那年曾加庚已经七十四岁。

摔倒后,曾加庚全身剧痛,不能坐也不能躺。整整四天,曾加庚不能吃、不能睡、也不排泄,家人以为他在劫难逃了。凭着对法轮大法的正信,曾加庚坚持每天听法,六天后,身体渐渐康复了。整个家族都非常震撼,感激法轮大法洪恩浩荡。

因为坚持信仰,曾加庚屡遭迫害。他先后三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还被工作单位软禁了两年。

曾加庚的儿子曾浩两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被迫流离失所近两年。二零一七年八月曾浩被绑架,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被广州市海珠区法院冤判三年六个月。

一次一次的抄家、绑架、非法关押,给家人造成了严重伤害。儿子还身陷囹圄,曾加庚又被绑架,失去相依为命的丈夫,曾加庚的妻子伤心欲绝、欲哭无泪。

受警察当面野蛮抄家的刺激,曾加庚妻子的抑郁症、老年痴呆更严重了。她现在已经想不起警察抄家的情况,记不起丈夫被绑架,但吃饭时,又不断念叨:这从一九九九年开始的迫害,何时才能结束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8/儿子陷冤狱-高级工程师曾加庚再被绑架(图)-390176.html

2019-07-14: 广东省广州市77岁法轮功学员曾加庚被绑架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法轮功学员曾加庚,今年77岁,7月10日下午六点左右,被广州市公安局公交分局警察从家里绑架、抄家。7月11日,被非法刑拘。

目前,曾加庚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4/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9965.html

2017-09-04: 广州教师曾浩被非法关押 家人学生盼他回家
国保大队带头人:女便衣,五十多岁,扎长发,高一米六,讲粤语,称转化过几个法轮功学员;男便衣,近五十岁,身高一米七,戴眼镜,讲粤语,态度凶恶,威胁曾浩认罪签名、否则抓曾浩父亲(曾加庚,现年七十六岁,因信仰法轮功被非法拘留过三次,曾被单位软禁近二年)。

曾浩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以来,家人多次去江南中街派出所、国保大队、海珠区公安分局,向警察了解案情、劝善,七十六岁的老父亲四处找人,求诉无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4/广州教师曾浩被非法关押-家人学生盼他回家-353345.html

2015-12-09: 广东省广州市莫炎燊等法轮功学员因诉江被骚扰
最近因诉江被骚扰的广东省广州市法轮功学员有莫炎燊、徐徤琼、叶凤群、徐细女、吴燕卿、戴有才、郑映英、林婵英、梁惠贤、李玉微、曾家庚、陈慧珍、车燕常、骆丽萍、杨秀华。

12月8日,法轮功学员沈雅莉本人不在,上门警察拿出搜查证扬了一下给她家人看,就非法抄家,抢劫了大法书、师父法像、U盘等私人财物。沈雅莉回家知道了,马上到居委会要,都没能拿回,因多人难为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9/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20250.html#15128231012-1

2010-10-18: 中共广州当局利用亚运会迫害法轮功事实
第16届亚运会将于2010年11月12日至27日在广州进行。本文收集的部份事实表明,中共正在利用举办亚运会加重迫害法轮功。担任广州亚运会组委会执行主席的广东省省长黄华华,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已在台湾、加拿大、美国等多国(地区)被起诉。

2010年8月26,广州市法轮功学员曾家庚、曾丽波被江南中街派出所绑架。曾家庚,男,年约68岁,广州华南理工大学毕业,广州市轮胎厂退休职工,曾丽波,曾家庚的儿媳,约35岁,外资企业会计主管,湖南籍。广州江南中街因其修炼法轮功不给落户广州市户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8/231149.html

2010-09-01: 广州市法轮功学员曾家庚、曾丽波、小妹等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广州市法轮功学员曾家庚、曾丽波被江南中街派出所绑架。

曾家庚,男,年约68岁,华南理工大学毕业,广州市轮胎厂退休职工,家住江南西骨伤科医院附近。曾叔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多年顽疾不治自好。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镇压大法后,曾叔多次向有关部门上访反映情况,被中共迫害:拘留、洗脑班、软禁在厂、监视居住、抄家等手段用尽。

曾丽波,女,约35岁,外资企业会计主管,曾叔的儿媳妇,湖南人,大学毕业后嫁到广州,广州江南中街因其修炼法轮功不给落户广州市户口。

这次绑架曾叔,邪恶之徒说曾叔是散发资料、曾丽波是寄真相信,并以其作为“罪状”入他们各自居住处抄家(均在江南西骨伤科医院附近)抢劫,抢去两台电脑及一些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

开始曾家庚、曾丽波被关押在江南中派出所,现被送往海珠区南州看守所。

同一天,中大附近的潮洲籍法轮功学员小妹也被绑架。目前朱姓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海珠区南州看守所B129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229085.html

2010-08-31: 广州市法轮功学员曾加庚、曾丽波等被610迫害
邪恶之徒以迎亚运为名加紧迫害广州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广州市海珠区的法轮功学员曾加庚、曾丽波等于8月27日被恶人绑架至当地派出所,目前二人已被转移至海珠区南洲路的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31/229047.html

2010-08-30: 广州法轮功学员曾家庚、曾丽波等被绑架
广州法轮功学员曾家庚、曾丽波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被江南中街派出所绑架。

曾家庚,男,年约68岁,广州华南理工大学毕业,广州市轮胎厂退休职工,家住江南西骨伤科医院附近。曾叔自1995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多年顽疾不治自愈。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后,曾叔多次向有关部门上访反映情况,多年来被中共邪党用各种手段迫害:拘留、抄家、恐吓、关洗脑班、软禁在厂、监视居住、跟踪等。

曾丽波,曾家庚的儿媳,约35岁,外资企业会计主管,湖南籍。广州江南中街因其修炼法轮功不给落户广州市户口。

这次绑架,邪恶之徒说曾叔是因散发真相资料,曾丽波是寄真相信,并以此为“罪状”入他们各自居住的两处屋子抄家(均在骨伤科医院附近),抢劫,夺去两台电脑及一些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现其家人陷入无助与痛苦之中,即将开学的曾丽波的九岁儿子,没有了妈妈和爷爷的照顾,生活将是一大难题。

同一天,中山大学附近的潮州籍法轮功学员小妹(不知全名)也被绑架。不知两件事有没有联系。请知情的法轮功学员尽快补充。

开始,曾家庚、曾丽波被关在江南中派出所,到现在已超过24小时,不知恶警会将他们送往何处。小妹也不知关在哪里。还有谁被绑架现也不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30/228999.html

广州 海珠区(昔称河南区)联系资料(区号: 20)

2021-11-18: 1、海珠区法院
审判长周征远,男,刑庭庭长, 1979年1月27日出生,020-83005550、13570056518
审判员王洁,女,1986年11月12日出生,020-83005423、18126766736
陪审员骆彩云,女,1972年12月出生,18928911536
书记员王赞,1990年1月16日出生,18620945765
书记员冯志焕
2、海珠区检察院
检察员林继深
3、番禺区公安分局
办案国保何桂烽,男,1993年9月25日出生,13682258694、18198977792

2021-11-17:海珠区法院
法官:王洁,020-83005423、18126766736
刑庭庭长周征远,020-83005550、13570056518
院长邬耀广,020-83005301、18126766888、13502400817
海珠区检察院
检察员林继深

2021-11-17: 海珠区法院参与迫害的法官信息
邬耀广,男,1965年8月19日出生,2011年开始至今,任海珠区法院院长,电话,020-83005301、18126766888、13502400817
邓玉林,男,审委会专职委员,1968年12月3日出生,020-83005314、18126766642
周征远,男,刑庭庭长, 1979年1月27日出生,020-83005550、13570056518
刘颖,女,刑庭副庭长,1981年1月23日出生,020-83005567、18126766669
邹世发,男,现广州中级法院刑二庭,1978年11月19日出生,手机18126766885
陈澎,男, 1985年6月28日出生,020-83005594、13826472522
贾存锦,男,1985年12月31日出生,020-83005518、18126766762
陈荫亭,男,1979年12月10日出生,020-83005516、1812676666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