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7-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泸州市(沪州市) >> 李全英, 女

个人情况: 兰田镇重湾老29路车站旁的游戏厅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泸州市纳溪区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0-08-18
案例分类: 洗脑班  非法拘留/绑架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李全英 唐世奎(唐士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7-23: 四川泸州纳溪法轮功学员贺世芳、李全英等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晚上六点钟左右,泸州纳溪区不法之徒从法轮功学员贺世芳家中将其绑架,目前贺志芳下落不明。详情在调查中。

同日早上8时左右,纳溪棉花坡镇九个不法之徒到泸州蓝田镇对法轮功学员李全英、唐世奎夫妇实施绑架,说是“去学习”十五天。李全英夫妇不在家,绑架没得逞。

实施绑架李全英夫妇的恶人:

杨正,纳溪区棉花坡镇镇长;电话:13747376222
田太云,纳溪棉花坡综治办主任(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六一零人员);
杨志强,纳溪区棉花坡镇政府竹林村干部;
王安彬,纳溪区棉花坡镇竹林村书记;电话:13518372091等等

二零一零年八月,纳溪邪党党委、政府伙同当地六一零(中共江氏集团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机构)在纳溪建陶厂私设监狱,办洗脑班,以“学习”的名义,在光天化日下将多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建陶厂洗脑班非法拘禁,非法剥夺其人身自由并实施强制性洗脑的精神迫害。七十高龄的贺志芳与李全英曾被劫持到建陶厂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3/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4286.html

2010-11-07: 中共流氓本色:重拍自焚伪案强制洗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7/232136.html

2010-09-26: 四川泸州市纳溪区国安绑架、监视法轮功学员

八月二日至四日,纳溪区国安大队警察将法轮功学员熊志英、罗某、李全英、周建芝、蒋吉云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八月四日,纳溪区国安大队警察闯到泸天化下东村,监视法轮功学员蒋永芳十天,后又到其住所周围监视十多天。八月二十六日又到她家楼前、楼后进行监视,九月一日窜到蒋永芳的女儿家砸门,在她女儿住宅周围监视,蒋永芳上街买菜、办其它事,到学校接小孩,都有两人跟踪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6/230149.html

2010-08-22: 四川泸州市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撬门绑架
......
目前,只有李全英于八月十五日下午返回家外,其余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古蔺黄金老林洗脑班和纳溪区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2/228640.html

2010-08-18: 四川泸州李全英被绑架去“学习”
二零一零年八月四日上午,四川省泸州市法轮功学员李全英女士被三个不明身份的人绑架,下落不明。政府有关部门拒绝透露李全英的下落,说她是“去学习”,“没必要担心”等等。

一、艰难的寻找

泸州市兰田镇重湾老29路车站旁有一个游戏厅,李全英被绑架前在这里打工。

八月四日上午十点钟左右,来了三个不明身份的人,将正在上班的李全英劫持上车。店老板目睹这青天白日下的绑架,惊呼:你们是干啥子的?来人拿出一个小本子虚晃一下,说:纳溪派出所的,一会儿人就可以回来。

李全英被绑架,家中老小惊魂不定,李全英下落不明,儿子、丈夫更是心急如焚。相关政府部门包括实施绑架的部门均不透露李全英的下落。烈日当头,李家父子奔波在外,进行着艰难的寻找。

事发当天的下午,李全英的儿子到棉花坡镇派出所、纳溪区安富派出所询问母亲的下落,又打电话到纳溪区国安去问,都说不知道。

直到晚上八点过,李全英的嫂子告知李家的人:把李全英的衣物拿到棉花坡派出所去。李的家人以为有了李全英的下落了,晚上十点多钟赶到棉花坡派出所,值班人员说不知道这事。打电话去问竹林村村长王安兵等人后,值班人回答说:不晓得人在哪里,明天把衣服拿到这儿来就行了。

八月五日一大早,李全英的家属得到了一个公安留给李全英嫂子的联系电话,李的家属立即打电话询问对方是谁,对方支支吾吾,说自己是公安,当追问他是哪个公安时,对方一会儿说自己是纳溪区的,后又改口说是棉花坡镇的,家属问:是不是田公安?对方承认:是。而后叫家属带上李全英的衣服到棉花坡镇政府去找他。这位田公安,名叫田太云,是纳溪棉花坡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

上午十一点左右,李全英的儿子到镇政府找到了田太云,田说:你母亲在这儿很安全,我们也不会打她,跟其他一些老人在一起学习学习,她认识好了就回家。田太云还说,如果隔一段时间李全英还没认识好,就叫儿子去见她(帮助她“认识”)。原来,李全英被绑架是为了要她“学习”,而田太云最清楚事情的根底,可是当李全英的儿子问母亲被关在哪儿时,田说:“在区……”然后就闭口不言了,对“学习”地点严守秘密。

李全英出事已经十天了,她的丈夫、儿子从乡里找到区里,级级相关部门的人都说不知李全英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学习”。

二、公检法都不能知道的秘密

顶着炎炎烈日,李全英的儿子、丈夫焦急地寻找亲人。李全英的儿子在打工,丈夫靠摆摊为人修补鞋谋生,每天还要买菜做饭照顾八十多岁的老父。为找到妻子,他不顾艰辛劳累,不断的走访有关部门。

八月八日,李的丈夫与儿子再次找到田太云。田太云从二零零一年起就主管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参与了二零零一年至零三年纳溪区委、区政府、“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办的洗脑班,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李全英的丈夫曾被非法关押其中,遭受失去自由、身受虐待等长达两年半的折磨。

李的丈夫问田太云:李全英是不是你来弄走的?你们把人弄走,出示手续和证件没有?通过店老板没有?店老板询问时,你们是怎么回答的?你们分明是棉花坡派出所的,却自称是纳溪派出所的,为何撒谎?

面对质疑,田太云不作回答,后来他不高兴了,然后到外室连打两个电话说:那天那个事……某某某来闹事,快点。

一会儿驾车来了两个便衣警察,一名姓蒋的问:你来闹事?李全英的丈夫回答:不是。我来咨询。我妻子被弄走六、七天了,人不知在何处,说是“安全的”,却不让我见人,至少应该告诉我人关在哪里?犯了什么法?犯了哪一条?

姓蒋的警察不语,另一不知姓名的警察态度凶恶地回答:无可奉告!这是秘密,公检法都不能知道。

李全英的儿子问田太云:什么时候见我妈?田回答:不知道。我跟你爸谈不清。李全英的丈夫就对田太云说:你一个基层干部,我一个平民百姓,有什么说不清的?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你有啥子怕的。我不是来找你闹事的,是来找你咨询、找你讲道理的。田不语。

三、基层官员漠视法律助恶为虐

宪法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李全英下落不明,她的人身自由、人身安全受到侵犯。她的家人一次次踏进政府大门,向相关人员反映实情,希望政府部门能及时制止这一无故剥夺人身自由的违法事件,解救李全英回家。可是事情的结果却令人难以置信。

八月十日,李全英的丈夫找到棉花坡镇中共党政办公室某书记反映情况,书记说:该学习就学习,说安全就安全,人家有人家的道理。我们管不了这件事。这位书记对发生在眼皮下的这桩绑架事件并不在意;对遭受人身侵害的人并不在乎;对于给李全英全家造成的伤害和痛苦也不关心,相反,对非法拘禁他人、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所谓“学习”倒蛮支持,认为“有道理”。

八月十一日上午李全英的丈夫第二次到纳溪区委综治办反映情况。这个本应专管社会治安问题的部门,对于本地区发生的这起绑架,丝毫没有要治理、要追究、要严惩的意思。这里的部门接待人说:你那个事给你问了,她在那边很好,生活过得很好,很舒服,有电视,有空调,没必要担心。

这仿佛是说,如果某人被绑架到某处囚禁起来,过着失去自由的舒适生活,那么绑架他人,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违法行为就可以变成了合理、合法的了。

说没必要担心,日子过得再“舒服”也是失去自由的囚徒呀!这些官员把绑架他人、囚禁他人,这么严重的违法事件看得如此轻描淡写,仿佛失去人身自由的秘密“学习”如轻歌曼舞般的美妙。

既然“学习”如此舒服、美妙,为什么人人都象贴了封口胶一样,个个不敢透露“学习”地点呢?

学习什么东西非要采用违法手段把人抓起来、囚禁起来、藏起来学呢?这个“学习”既然这么见不得人,那一定是罪恶的。

李全英的丈夫在走访政府部门时,一再强调这件事是违法的。把人带走无凭无据,没出示证件,没有合法手续,将人劫持,没有正当的法律程序等。面对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不公,作为政府官员首先是应该用法律来衡量这事情本身是否违法,自己作为国家公务员,应该怎样维护宪法的尊严与保护人民的合法权利?他们不是这样想的,也不是这样做的。那么,他们首先维护的是什么呢?

这些年来,一些政府的官员屈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指使,助恶为虐,为迫害法轮功推波助澜,甚至直接参与迫害。在法律与强权面前,在人民与强权的天平上,他们选择屈服强权——邪“党”的集团利益。视党魁迫害法轮功的个人意志高于国法。

所谓“建立健全法制社会”“以人为本、以法治国”,不过是哄骗老百姓的空话。是自己手中玩腻了的旧牌。

四、信仰不可辱

宪法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

李全英在修炼法轮大法前一身是病。有严重的贫血病,经常头晕、疲倦;胃病也很严重,经常吐血;又患有鼻炎;小腿患有风湿,常常到了夜晚就发痛,要丈夫给她按摩。服用治胃病、治鼻炎的药长期不断。炼了法轮功之后,这些疾病全好了。不但病好了,心灵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以前,她与婆婆和嫂子的关系水火不容,三天两头吵架,就连大年三十都在干仗。彼此不相往来,形同路人。李全英修炼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努力去同化宇宙的特性 “真、善、忍”,主动去向婆婆、嫂子道歉,由于积怨太深,婆婆与嫂子不肯原谅,李全英没有气馁,通过不断的修炼提高,李全英的真诚努力最后化解了婆婆与嫂子之间的恩怨,一家人从此变得和和美美。

李全英修炼后不再对个人利益斤斤计较,帮人做钟点工,活干得好,也不会拿别人的东西,赢得了客户的信任。当她改变工作时,客户出高价来挽留她。

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改变了李全英的命运,她的生命因拥有健康变的美丽,她平凡的人生因拥有高尚的信仰变得更加充实、有意义。这样的好人为何要抓她,关她?这样的好人身心健康、有利于国家有利于社会,为何要强迫她“学习”给她洗脑?

难道非要把好人“转化”成坏人吗?

田太云说“她认识好了就回家。”认识什么?认识的好与坏以什么为标准?难道非要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信仰才算达到了所谓的认识标准?达不到目的就无期限的关下去?囚笼中空调、电视意味着什么?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在被蹂躏;向善的心灵在遭受践踏;善良、正义与良知在囚禁中哭泣……

最近,泸州市纳溪区、江阳区已有包括李全英在内的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下落不明。希望知情人提供他们的下落,希望正义人士伸出援手解救危难中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8/228484.html


2010-08-17: 四川泸州市国安警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

8月5日,四川泸州市纳溪区国安警察闯进纳溪区棉花坡镇,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全英、邹建芝和蒋吉荣,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8月11日,江阳区华阳乡法轮功学员李世贵在上班路上被江阳区华阳乡国安恶警伙同龙马潭区红星社区拦截绑架。与此同时,另一伙又闯进蓝田镇刘克群家撬门入室不成,叫来开锁王开门绑架了刘克群,将二人劫持到古蔺洗脑班迫害。

8月12日,恶警又将江阳区阳桥镇马德群送绑架到古蔺洗脑班迫害。

8月12日,龙马潭区红星派出所杨健超带一群打手十余人,在李世贵家没有人的情况下,直接敲门入室不成,拿钱请来开锁王开门,赶走围观群众,关门乱翻乱造,强行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7/228451.html

2010-08-05: 泸州法轮功学员李全英被绑架
2010年8月4日十点钟左右,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镇派出所有三个不明身份的人来到兰田镇重湾老29路车站旁的游戏厅,将在这里上班的法轮功学员李全英绑架。

这三个人对李全英的侄女(店老板)说,一会儿人就可以回来。下午家属去找人,李全英已下落不明,至晚人也没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5/227975.html#108423138-30

泸州市(沪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830)

2021-02-01: 重庆市永川区法轮功学员罗太秀、邓万英等面临非法开庭补充

泸县法院 8308193080 8308180138 8308180721 8308080821 8308180909 8308182710
现党组书记、代理院长 陈刚 原院长 谢杰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泸县玉蟾大道404号 邮政编码:646106

2020-09-09:
泸县公安局副局长苟治权(管国保):137082871578308195303
司法局局长李生元830818285813982476666
副县长喻斌13982755678

泸县公安局国保队:0830-8195319
泸县检察院8308180283,办公室8308192652830818028183081802908308180293
检察一部8308806213,缪雯18384045588
检察一部主任钟宇明8308183568
政治部8308180297
泸县法院刑庭8308193081
刑庭商晟8308193092,办公室8308193080830818013881807218180821
副院长陈志超13508030159,chenzc_159@163.com
副院长赖杰(管刑庭)

2020-07-12:
参与迫害涉案人员
泸县国保办案人员 石跃彬(音)
泸县检察院公诉人 廖雯
泸县法院审判长 郑利平
2019-10-06:
纳溪区公安分局8304292003 8304292007
办公室 8304292632
局长 周云波
工会主席 李晓华 13980242188
政工监督室 13708287522 13882739696
四川省泸州市看守所 8304270508 8304270570 8304270190
2016-08-11: 四川泸州江阳区茜草镇参与迫害的部份相关责任人

茜草街道机关人员
党工委书记 付海兵
人大工委主任 蒋奎
办事处主任 王天泉
党工委书记 纪工委书记 阳刚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30)

2010-09-26:
相关迫害部门部份人员电话:
纳溪区公安局
局长黄智华 办0830-4118601、13508038938
杨成树局长(纳溪区公安局) 办0830-4118605、13608286208
值班电话 0830-4118678、24小时值班0830-4118679

泸州市公安局
副局长何文君 0830-3199007
局长办公室  13568136789
应急支队值班电话 0830-3101801(24小时值班)

徐兵(市政府应急办) 0830-3190751、0830-3115792
汪洋(现任职泸天化公司保卫部负责人)办0830-4122243、13309085551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