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7-02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 ) >> 李佩贤, 女, 59

李佩贤
李佩贤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铁锋区四家子村
有关恶人: 哈尔滨市女子监狱集训队队长郑杰
个人近况: 2022年2月23日 迫害致死 (2022-04-1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0-02-0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781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李瑶光(李耀光)
夫妻/父母: 李佩贤

李佩贤今年五月中旬走出黑龙江女子监狱一个月之后拍摄的,她被迫害得腹部肿大,双腿严重浮肿。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4-12: 齐齐哈尔市李佩贤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佩贤,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骨瘦如柴、腹部肿大,双腿严重浮肿,于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

此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王桂荣于二零二一年春离世;王序秋遭警察和社区人员骚扰后去世;张世民因对恶党的惧怕而违心签字,内心创痛无法化解,出现肝腹水,全身浮肿,于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二日含冤而逝。

1、李佩贤被迫害离世

李佩贤一九九九年因去北京合法上访,而遭看守所林所长用小白龙抽打,后背腿部青紫淤血,只能趴着不能仰卧。二零零二年她到天安门为大法鸣冤而被非法劳教,在齐市双合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三年,被轮番强制暴力转化、围攻、逼着听看诬蔑大法录像,寒冷的冬天被扔到一个空屋、空床、无被褥、无暖气,直到二零零三年二月被迫害的大出血而被保外回家。

二零一零年她因向世人澄清法轮功遭迫害事实而被绑架入狱,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众犯人按在床上、四肢拉抻、用束缚带捆绑。犯人用手铐把她铐在床上整整三个月;她经常被几个犯人抬起来往地上摔,差点被摔死;她被迫害得肚子里长瘤,腹部肿大,双腿严重浮肿、骨瘦如柴,她被用轮椅推着,二零一五年获释。

二零二二年初,曾在狱中被迫害得腹部瘤子病症复发,她于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三日离世。

2、王桂荣于二零二一年春离世

法轮功学员王桂荣曾就职于齐市农行干校培训中心。二零零一年一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齐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三年,因其立掌发正念,狱警任玉霞找来了郝所长,郝冲上板铺,抬起穿着大皮鞋的脚,一脚踢在她的头上,她的头立刻撞在水泥墙上。她说:你这是人民警察的形象吗?郝气急败坏的又找来几个警察,将她及另一法轮功学员从铺上拖拽到走廊里,疯狂毒打后,把她俩戴上手铐脚镣,且手铐脚镣被从后面反串在一起,拖回到铺上,致使她俩痛苦不堪,坐也不能坐躺也不能躺。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六日,王桂荣和她丈夫被正阳派出所恶警夜晚入室绑架,并施以各种酷刑。正阳派出所所长田春力将王桂荣吊起上大挂、抹芥末油、烟熏、棒打、辱骂,胯骨被打劈……

二零二一年大年前夕,苦难的王桂荣含冤离世。

3、王序秋遭警察和社区人员骚扰后去世

二零零八年二月三日晚,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王序秋被樊凯等警察绑架到曙光派出所,遭毒打、酷刑折磨。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她被齐齐哈尔铁锋区法院非法开庭枉判入狱。

二零二零年在中共所谓的清零骚扰中,建华区东五派出所警察及亨达明苑社区人员,多次到王序秋家非法要求签字,并多次打电话骚扰王序秋的子女,遭到严词拒绝。王序秋在明慧网迫害简讯中说:在这里奉劝那些派出所及社区工作人员,迫害信仰佛法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要分清善恶。公民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的权力。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不要再打扰我孩子的正常工作,生活。

被多次无理骚扰后,王序秋老人身体愈渐消瘦每况愈下,直到她含冤离世,警察和社区人员才停止骚扰。

4、张世民被要挟、恐吓含冤而世

二零一七年春,张世民为使民众明辨善恶,挂条幅向民众澄清法轮功遭迫害的事实,被正阳派出所警察非法跟踪多日后,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被铁锋区刑警队绑架,在齐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多,遭威胁、恫吓、蒙骗、经济勒索。他被非法判刑两年八个月,缓刑三年,罚款两万,被逼写三书后获释。在所谓的“清零”骚扰中,他又被正阳派出所姓李的副所长叫到派出所,要挟、恐吓,对他说:不写三书就收监。逼他在三书上签字。张世民因对恶党的惧怕而违心签字,内心创痛无法化解,整天抑郁、沉痛,致肝腹水,全身浮肿,于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二日含冤而逝。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12/齐齐哈尔市李佩贤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441179.html

2017-08-21: 母女修大法获新生 屡遭冤狱酷刑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佩贤及女儿,因向世人澄清法轮功遭迫害事实而双双入狱,历经生死:母亲因合法上访遭看守所林所长小白龙抽打致大小便失禁;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众犯人按在床上、四肢拉抻、用束缚带捆绑;用手铐铐在床上整整三个月;经常被几个犯人抬起来往地上摔,差点摔死……

当时二十几岁的女儿遭铁锋光荣路派出所一群警察拳打脚踢、揪她头发撞墙、罚坐老虎凳,还要挟她:你再不说就给你扒光衣服扔到外面的铁笼子里!几个警察将她踢倒趴在地上、用皮鞋踢踹她胯骨和大腿、还猛踩、使劲儿碾她的手指;在女子监狱一群犯人对她拳打脚踢、扇耳光、将双臂绑到上铺铁床铁栏上大挂、绑束腹带、身上嘴上都缠上胶带、毒打折磨、关小号、手脚锁地环儿、不让睡觉、闭眼就被牙签扎眼睛……

下面是李佩贤诉述她们的遭遇:

一、修大法多年病症不治而愈 合法上访遭非法劳教

在修炼前,我患有心脏病胃病失眠等综合病症,不能确诊多年治不好,修炼法轮功后一切病症不治而愈。

可九九年教人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被诬陷,我履行合法权益去北京上访,途中被乘警拦截。江岸派出所韩所长、铁锋派出所倪所长将我送到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说我所谓的干扰社会。在看守所常常听到“打死我吧”的惨叫声,尤其夜半听来非常瘆人。

一天,林所长杀气腾腾的来到监舍:谁叫某某某?给我站起来!冲过来一把揪住我的头发,从铺上扯到地下,连踢带踹把我弄到走廊大厅,靠墙站着,吼道:把裤子褪下来!我裤子褪到膝盖以下,只剩内裤。林举起小白龙(白色硬塑料管)猛抽我大腿和臀部,双腿和双臀顿时青紫肿大,我的大脑轰然作响,大小便失禁,我被打了整整一个小时左右,(至今二十来年了大腿还留有硬硬的疤痕)又被拖回监室。我不能坐,只能脸朝下趴在铺上,四十多天后写了不去北京的保证才获释。回家后生不如死,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去铁锋派出所声明我违心所写的保证作废。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来到天安门,巡查的警车一圈一圈的绕来绕去,警察便衣三步一岗两步一哨到处都是。我正在选择合适的位置拉横幅,警车突然停在我的脚前,下来几个警察搜身,将横幅抢走,我被带到站前派出所后送到齐齐哈尔市驻京办事处。铁锋派出所倪所长、单位领导将我带回当地送到齐齐哈尔市看守所(一、二看守所合并迁至联通大道出城口附近)。十月二十日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当时检查身体确诊为子宫肌瘤,铁锋派出所警察到家里跟家人说:拿钱就放人,没钱就直接送走。

我被送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到双合劳教所我被送到转化监舍,被轮番做转化工作、围攻、逼着听看诬蔑大法录像,我决不昧着良心说假话。她们看转不了就将我弄到二楼一空屋,两张空床、无被褥、无暖气设备,由犹大谢艳杰继续看管。直到二零零三年二月因大出血而被保外回家。

二、向世人澄清遭迫害真相 母女双双入狱

二零零四年九月女儿看了《转法轮》后,开始走入修炼,丈夫担惊受怕而撞墙,我们娘俩就拽。女儿修大法身心发生巨大变化,原来自私、身体多病,变得在利益和矛盾面前能内修忍让,无病一身轻,感慨宇宙间有让人遵循的法理存在,体味到找到人生真谛的快乐。

二零一零年元月五日,女儿因向不明真相的世人发真相资料而遭铁锋区光荣路派出所绑架,七八个警察来抄家,将我绑架。

在派出所,二十几岁的女儿遭一群警察拳打脚踢,揪她头发撞墙,罚坐老虎凳,还要挟她:你再不说就给你扒光衣服扔到外面的铁笼子里!610人员和警察轮番恐吓:你要不说就给你判。夜里将她铐在暖气管子上饿了一夜,第二天将她拖到楼上双手反铐,几个警察将她踢倒趴在地上,将垃圾筐扣她头上,用皮鞋踢踹她胯骨和大腿,还猛踩、使劲儿碾她的手指……

第二天晚上李立杰等警察将我们娘俩送到市看守所。二零一零年十月我们母女被双双枉判五年送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三、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我们母女的迫害

女儿在黑龙江女子监狱九监区,被包夹轮番围攻、码坐小板凳、侮辱人格、耳朵里灌的都是犯人诬蔑师父和大法、你母亲如何如何。女儿未经“文革”等历次运动,对邪党本质只是书本上的肤浅认识,在监狱里真正体验到正邪的对比,内心更坚信大法修炼。她一段时间被迫害的心脏病、心律不齐。一群犯人对她拳打脚踢、扇耳光、将双臂绑到上铺铁床铁栏上大挂、绑上束腹带、身上嘴上都缠上胶带、毒打折磨她。送到小号,手脚分别扣在地环儿上,不能动,没有暖气设备、不让洗漱、十五天后被架出来。

一次报数时,女儿和老年法轮功学员刚凤清高喊:“法轮大法好!”刚凤清被手脚捆绑塞到床底下;女儿被送到小号,被绑了十九天束缚带,不让喝水、不让随便上厕所、不让睡觉,闭眼就用牙签扎眼睛,犯人还吼道:“你再闭眼就用针扎!我也没办法,警官让的。”女儿出小号回监舍后,身体虚弱,让坐小板凳面朝墙,她不从,便又被送到小号十五天;再次回到监舍,女儿绝食抗议迫害、号服脱了扔了、喊“法轮大法好”,又被关小号一个月之久。

我被送到九监区,被罚码坐小板凳长达十几天,裤子都坐破了,臀部上硌出两个血洞、迫使我听看诬陷电视、后半夜才能睡觉,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警察王珊珊:你提个条件吧,在我权力范围内答应你。我说:我不该关在这里,我太冤了!

后来我被转到医院,在医院,内蒙法轮功学员里玉书被五花大绑弄到隔离室迫害,我在隔壁听到噼里啪啦打人的声音,我趁包夹不备冲出监舍在走廊大喊:不许打人!呼啦一下都来围攻我,连推带搡将我推回监舍,吼道:你也想那样啊?和你有啥关系?我说和我有关系!里玉书因多年绝食反迫害,监区犯人的头儿曾经一段时间自作主张,几天才给她灌一次食,想暗暗把她饿死,后来消息传到监狱长那里,才每天继续给她灌食。

大队长劝我吃饭时我说:你们对待里玉书这样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如此残酷,能下的去手?!她说:全监舍不穿号服的都必须得穿上,不穿就这样对待。我将号服脱下:谁让你们给里玉书绑上了,我也不穿号服!我坚持每天炼功发正念。后来发现我肚子里有瘤,队长:这两天就让你回家了,别炼了。我说:我在这里一天我就炼一天。我由于长瘤,枯瘦如柴,被用轮椅推着,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被保外获释。

被保外就医时,腹部肿大,双腿严重浮肿

二零一一年年底,我被警察骗到铁锋派出所,二零一二年初又被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十监区我始终绝食抗议,我、里玉书、贾世荣坚持不穿号服,一直抄法、炼功、发正念。一天一群警察冲入监舍,把我们所有的衣服强行打上“犯”字,弄上犯字的衣服我们就脱掉,最后连背心裤头都打上犯字。我们光着身子,披着被单子,被单子也被打上犯字,被褥棉衣被反复打上犯字我们就反复的拆,最后棉被棉衣都成了开花衣被。这时期我们只好光着身子在光板铺上打坐,犯人羞辱我们时,我说:我的身体和你的身体一样,你羞辱我就是羞辱你自己,人的身体是神造的,不可耻,你们的行为才可耻!她们还在我的后背、脸上写犯字。心想:无论严寒酷暑我都坚持到底,决不穿犯人衣服。两个多月后,包夹被感动了,拿出她自己新的名牌裤头:姨啊这个我送给你。我接受了,有人还送给我个大背心。

二零一三年一月,我被转到监狱三楼严管区。每天我坚持炼功,三楼严管区恶人邢国辉、高福燕、郭佳、王景和韩秀芹等把我按在床上,四肢拉抻,用束缚带捆绑;后来她们改用手铐把我铐上,整整三个月。因此三个多月没洗漱,天气渐暖了还穿棉袄、棉裤被捆绑着,浑身臭烘烘的,被褥也脏的不成样子。后来我每天晨炼,被巡道子的犯人串高扇耳光阻止炼功,我天天坚持炼,因身体太瘦用束腹带最紧的扣我也扣不住,用绳子绑,我依然能发正念、五套功法照样炼,后来我就可以自由炼功了。

一段时期后几个包夹组长抢经文,不让炼功,又调来一个犯人组长叫杨晶,她跟韩秀芹、关淑芹(七十八岁),她们经常把我抬起来摔在地上,有一次差点把我摔死,不让我上床往地下推。

四月份中旬的一天,我被迫害的蹲在地上起不来,身体每况愈下,狱方又带我去监外司法鉴定中心去做法鉴做彩超,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我被“保外就医”释放回家。出狱后,建华区社区人员时常到我家问这问那,还让我定期对他们做“思想汇报”,我不得不流落在外。

二零一四年九月,我身体调养刚刚恢复,铁锋派出所、建华中华街社区司法所人员来我家,将我抬走直接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监区,我还是坚持炼功、学法、发正念。

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我们母女历经生死魔难,终于被家人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1/母女修大法获新生-屡遭冤狱酷刑(图)-352691.html

2015-01-15: ◇黑龙江齐齐哈尔大法弟子李佩贤、李耀光母女结束五年冤狱迫害,于2015年1月5日平安回家。李佩贤曾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两次保外就医,两次又被劫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5/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03173.html

2014-07-13: “保外就医”后 李佩贤仍有家难回(图)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佩贤,二零一零年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到“束缚带”等酷刑折磨。今年五月三日她被保外就医时,腹部肿大,双腿严重浮肿。辖区派出所不让她回家。李佩贤只好流落在外,心中还挂念着也被非法关押在狱中的女儿……

这两张照片是李佩贤今年五月中旬走出黑龙江女子监狱一个月之后拍摄的,她被迫害得腹部肿大,双腿严重浮肿。

下面是李佩贤自述遭受中共邪党人员迫害的部份经历。

我叫李佩贤,今年五十九岁,家住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我三十多岁就疾病缠身:失眠、胃痛、心脏病、腰腿痛,例假不正常。直到一九九五年左右,我修炼了法轮功,多种疾病都不治而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从此,我屡遭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再次进京为大法鸣冤。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抓捕了,第二天被齐齐哈尔驻京警察及我单位领导接回当地,被直接关进齐市第一看守所,后将我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末,我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劳教所狱警察对我施行暴力“转化”,天天对我播放诽谤大法的谎言;一群“帮教人员”黑天白天的冲我叫嚷。三个月后,我出现“大流血”症状,低压四十,血色素只剩三克,子宫肌瘤重达十七克多,随时可能大流血,随时都有失去生命的危险。劳教所只好放我回家。

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下午,女儿李瑶光在外面发放真相资料,被齐齐哈尔铁锋区光荣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铁锋公安局刘刚、刘守义带领公安局及光荣路派出所刘志东等十几人闯入我家,翻箱倒柜,劫掠电脑、大法书籍及许多个人财物。又把我绑架到光荣路派出所非法审讯,期间警察用拳头猛打我的后脑勺。第二天,他们把我关进齐市第一看守所。

半年后,铁锋区法院对我们母女非法开庭,三个月后对我们分别判刑五年。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将我们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我被关进九监区,并立即被暴力“转化”。我坚决抵制,狱警就强制我坐小凳子,长达十几天,裤子都坐破了,屁臀部上硌出两个血洞。当时参与迫害的警察队长是郑杰、王姗姗,“包夹”是李双丽、苗薇薇。

我开始绝食抵制迫害。狱警队长、监狱长等几次让我放弃绝食,我都不配合。一个月后,狱方带我去哈尔滨第二医科大学医院去体检,查出我患有严重的子宫肌瘤。医生说我时刻有生命危险。狱警立马把我从监狱九监区转到监狱医院。这时狱警劝我做手术,并伪善的说狱方替我付手术费。我不上当,抵制做手术,因为我是被迫害出来的病症,不是医院可以解决的了的。

有一天,我听到医院走廊里一声高喊“法轮大法好”,原来是法轮功学员里玉书被关在隔壁的隔离室。我经常听到她被暴打的声音,她经常高喊“打人了”。后来得知,里玉书拒绝穿囚服,因此被长期捆绑在床上。后来还得知,里玉书因为立掌发正念,被恶人掰断了拇指。

二零一一年七月,狱方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放我回家。回家后,我找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集体学法。而铁锋派出所警察不断上门骚扰,并偷偷跟踪我。同年十二月七日,我们四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铁锋派出所,虽然当晚警察将我们四人放回家,但第二天,警察叫来黑龙江女监的狱警,再次把我劫持到监狱。后来才知道,铁锋派出所所长曾经向我家人勒索钱财,因为没得逞,恼羞成怒就把我弄回监狱。就是说,我被非法判刑五年,绝食九个月走出哈女监。之后在家待了几个月,又被当地派出所警察劫持回监狱。这一关就是近三年。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那天,一群警察对各监室大搜查。把我们珍藏的大法经文都抢走,将我们所有的衣服都写上“犯”字,包括背心、裤头都写上。我和里玉书拒绝穿带“犯”字的衣服,狱警就唆使恶人强制我俩光着身子,然后用墨汁往身上涂写大大的“犯”字,后背、脸上都写上。在众目睽睽之下,逼我们裸露着身体出入监舍,故意侮辱我们,企图逼迫我们屈从,然而我们坚决不屈服!警察和犯人狂笑,辱骂我俩不知羞耻。当时我说:我们不可耻,我们又没干啥坏事。是你们可耻,你们逼得好人没衣服穿。我们上厕所,她们也刁难,动辄不让去。

当时的警察队长叫戴莹,包组警察叫生娜。参与迫害的刑事犯人是:张芳青(齐齐哈尔人,四十多岁),李英富(哈尔滨人,四十岁),韩秀芹(肇东市人,六十四岁),王景(哈尔滨人,三十四岁),郭佳(哈尔滨人,三十六、七岁)。

二零一三年一月,我被转到监狱三楼严管区。我每天都坚持炼功。三楼严管区恶人邢国辉、高福燕、郭佳、王景和韩秀芹等把我按在床上,四肢拉抻,用束缚带捆绑。后来她们改用手铐把我铐上。整整三个月,我被每天二十四小时捆绑,再用手铐铐上。我因此三个多月没洗漱,都五月份了,我还穿棉袄、棉裤被捆绑着,浑身臭哄哄的,被褥也脏的不成样子。

后来又调来一个犯人组长叫杨晶,四十多岁。此人无比的邪恶,她跟韩秀芹、关淑芹(七十八岁)狼狈为奸迫害我。经常翻弄我的衣物,然后肆无忌惮的扔掉。还阻止我炼功。另有两个恶人,李迎春(五十岁,哈尔滨人),徐兵(三十多岁,哈尔滨人),她俩经常把我抬起来摔在地上。有一次差点把我摔死。当时十监区警察队长叫姜婷,包组警察叫孙岩。

今年四月份中旬一天,我被迫害的蹲在地上起不来。监室组长向上反映。狱方又带我去监外司法鉴定中心去做“法鉴”。五月十三日,狱方突然再次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释放我回家,但要求必须有接收地点和相关责任人的签字才能放人。可是我户口所在地的铁锋区派出所就是不肯办理接收手续,不让我回到铁锋区。我在齐市建华区的家人,只好找到建华区相关人员,求他们办理了接收手续。

我出狱后,建华区社区人员时常到我家问这问那,还让我定期对他们做“思想汇报”。这令我很难过上一天安宁的日子,不得不流落在外,心中还时时挂念着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的女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13/“保外就医”后-李佩贤仍有家难回(图)-294657.html

2014-05-20: 黑龙江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佩贤母女被迫害情况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佩贤、李瑶光母女2010年10月20日被从齐齐哈尔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狱方对他们進行 “转化”迫害(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与十一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转化的监区)。

母亲李佩贤,50多岁,一直没“转化”,绝食抵制迫害,身体状态不强,现被关押在十监区或病号监区。

女儿李瑶光,30多岁,现在被关押在九监区,她三次被劫持到九监区 “转化”迫害。今年三月份,二次 被关進小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0/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92390.html

2012-03-14: 齐齐哈尔李佩贤再次被劫持到监狱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佩贤,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在法轮功学员牛凤钦家被恶警绑架,第二天被铁锋派出所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当时十多个便衣非法闯入室内,不由分说乱翻抢走私人物品和大法书籍等,把在场的四名法轮功学员沈桂荣、李佩贤、牛凤钦和她的女儿李向荣绑架到铁锋派出所又转送到光荣派出所迫害,又到沈桂荣、李佩贤家乱翻,抢走大法书籍。

李佩贤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六日和女儿李瑶光在光荣四区向百姓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被恶人构陷诬告,而遭铁锋公安分局刘刚、刘守义,铁锋光荣派出所刘志东等十几人绑架,铁锋法院竟将其母女非法冤判五年,二零一零年十月劫持到哈女监遭迫害。

李佩贤绝食反迫害,经常遭遇野蛮灌食,在齐齐哈尔看守所遭迫害期间已患子宫肌瘤,一直在哈女监监狱医院住院,身体长三个瘤子,生命垂危,监狱不得不让家人以所谓“保外就医”把她接回家。

回家时,李佩贤被折磨得都变了样,皮包骨,骨瘦如柴。刚刚回家不到半年,又被绑架到监狱遭迫害。据了解,恶警此次绑架迫害蓄谋已久,一眼线自称跟踪李佩贤已多日。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光荣路派出所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五日至七日先后绑架十馀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

仅仅因信仰真、善、忍,仅仅因向民众告知法轮功遭迫害真相,遭受如此迫害。信仰自由,信仰真、善、忍无罪,迫害好人天理不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4/齐齐哈尔李佩贤再次被劫持到监狱-254202.html

2011-02-20: 李佩贤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女子监狱迫害的情况
李佩贤,女,五十多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十月份和女儿一起被强行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关押,在集训队被迫害。

十月中旬,李佩贤绝食抗议集训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被强行灌食。集训队队长郑杰以李佩贤身体有病为由,要强制其住院手术,准备用李佩贤的钱卡上的几千元钱作为医疗费。

十一月份,李佩贤被强行送入监狱狱内医院继续迫害。

参与人:集训队队长郑杰,女,四十八岁。该人从一九九九年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就是急先锋,一直迫害法轮功学员,死不改悔。

二零零五年郑杰任哈女监八监区大队长时,高压、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哈尔滨法轮功学员杜景兰被打得鼻青脸肿,就连入监前跟她非常熟悉的同修见了她都认不出来了,之后杜景兰被迫害死在那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0/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36546.html

2011-01-16: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佩贤在哈女监境况危机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佩贤,于二零零一年十月被劫持到哈女监,因其绝食反迫害,经常遭遇野蛮灌食,且在齐齐哈尔看守所迫害期间已患子宫肌瘤,一直在哈女监监狱医院住院,目前她身体已长三个瘤子,境况堪忧。

二零一零年一月六日,李佩贤、李瑶光母女因在光荣四区向百姓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被恶人构陷诬告,而遭铁锋公安分局刘刚、刘守义、铁锋光荣派出所警察刘志东等十几人绑架,又被铁锋区法院冤判五年。

只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只因向民众告知法轮 功遭迫害真相,便遭致如此深重的迫害。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只是一纸空文,这就是所谓和谐社会的真实写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6/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34937.html

2010-10-20: 齐市铁锋区法院对李佩贤、李瑶光母女非法判五年
今年一月六日晚,齐齐哈尔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人员指使铁锋公安分局刘刚、刘守义、铁锋光荣派出所警察刘志东等十几人,驱车到铁锋区四家子村李佩贤家,野蛮抄家;劫掠私人物品。公安分局刘守义直接办理此案。

李佩贤、李瑶光母女在光荣四区向百姓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被恶人构陷诬告。仅仅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仅仅因向民众告知法轮功遭迫害真相,便遭致深重的迫害。如今铁锋区法院公然践踏宪法,无视公民“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竟将其母女非法判五年,近日即将送往哈女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0/231222.html#10102053147-1

2010-01-28: 齐齐哈尔“六一零”指使恶警绑架李佩贤、李瑶光母女
(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一月六日晚,齐齐哈尔市“六一零”人员指使铁锋公安分局刘刚、刘守义、铁锋光荣派出所警察刘志东等十几人,驱车到铁锋区四家子村李佩贤家,野蛮抄家;劫掠私人物品;将李佩贤、李瑶光母女及邻居李月强行绑架。当夜将李佩贤、李瑶光母女劫持到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继续迫害。李月当日释放。公安分局刘守义直接办理此案。

李佩贤、李瑶光母女在光荣四区向百姓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被恶人构陷诬告。仅仅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仅仅因向民众告知法轮功遭迫害真相,便遭致更深重的迫害。这就是所谓和谐社会的真实写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8/217093.html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 )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22-05-25:通东路派出所
副所长:谢平17745207177 13836241922
唐亮13604523168
铁峰分局国保大队 卢亮:13945268839 18946296356 18845211212

2022-05-17: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建华区新华派出所电话
张建国 所长 手机 13359570777
王柳 内勤 13796864567
闫晓云 内勤 15845651171
杨晓涛 警队长 13796339997
沈飞 警察 13351823123
李玉龙 警察 18745220245
王继明 警队长 13904525218
骆勇 警察 13339526511
宋新生 警察 13845206630
王冰 警队长 13946297299
毕明顺 警察 13945226456
刘少勤 警察 13946225574
张国柱 警察 18714302163
张喜跃 警队长 13604827000
吴志强 警察 15845630007
白丹 警察 13846285668
程学民 警察 15214404455
李小川 警察 18714308660
张瑛 警队长 13079635555
曹杰 警察 13089736670
苏东伟 警察 15326528817
关文忠 警队长 13009734666
孙胜德 警察 13019738787
何振祥 警察 13846263125
亨达名苑社区书记:李丹丹:15204522220
社区王艳红:15946252922



2022-04-23:参与迫害的单位与个人:

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政法委副书记 孙天奇0452-2338855
齐齐哈尔市龙沙分局局长 陈立春

北局宅派出所警察电话:189462101115、13352524111、13836298716、18714307987
龙江县国保大队长 李国锋 13763488833


2022-04-17: 齐齐哈尔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郭晓锋 13314654777 0452-2791601 0452-279668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11-01-16:
相关单位与个人:(区号:0452 邮编:161000)
齐市政法委六一零主任李佳明0452—2791608(办) 0452—2791613(办)
工作地址:齐市建华区新明大街27号,市政府1号楼16楼
齐市政法委书记邓力,手机:15245831111,工作地址:齐市建华区新明大街27
号,市政府1号楼16楼13室办公室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政法委610办公室:2188661 2188663: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公安分局局长刘刚:局长室电话:2126304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电话:2124609,2125039,2126767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电话:2126456
铁锋分局指挥中心:0452-2148110
铁锋光荣派出所:0452-2511541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2891544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副局 办公室:0452-2468283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办公室:2423410
齐齐哈尔市政法委电话:2791601  2796688(办)齐齐哈尔市政法委书记马占
江、李文杰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