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1-18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秦皇岛 青龙县 >> 殷桂华, 男, 5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朱丈子乡卧龙池村王寺沟人
有关恶人: 史玉存、高勇敬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3-11-30
交叉列在: 河北 > 秦皇岛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8-16: 河北青龙县多个乡镇警察伙同村干部扰民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二一年六月以来,河北省青龙县朱丈子乡、青龙镇、肖营子乡派出所警察伙同村干部骚扰法轮功学员,他们问是否还炼,偷着照相,还有的强迫法轮功学员打疫苗。

1、朱丈子乡派出所警察伙同村干部骚扰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一年六月到七月间,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县朱丈子乡派出所警察黄文达、邵凯峰等人伙同村干部陈少民、王保财、张松,分别到朱丈乡前白枣山、后白枣山、卧龙池村法轮功学员谢国、陈国显、陈丽、陈海侠、李素君(已两年不炼了)、张春香、张淑芬、陈海芹(到理发店)、李守林等家骚扰。他们有的进门就照相,给法轮功学员照,给家里照。有的村干部说:“我们核实一下情况”。

七月二十七日,派出所、乡里和村里去了两车人到法轮功学员殷桂华家,殷桂华夫妇没在家,有个人就对他儿媳妇说:“有人举报你们,说你家有五十多人炼功。你劝劝他们别炼了!”殷桂华儿媳妇严肃的说:“他们炼功身体都特别好,我可管不了他们,人家信仰自由。你们说我家有五十多人炼功,你们都看看,我家这小院子能阁下五十人吗?”这时来的人互相看看,都低头不语了,然后都走了。

警察 黄文达 手机号15028581313、16603357930
村干部 手机:王保林 13933599178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16/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29653.html

2003-12-25: 大法弟子刘建波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王玉林绷在床上(把两手铐在床的两侧,再用细绳把两脚紧捆在床的另两侧,使人极其痛苦,几天下来,重者可使 人致残),其他大法弟子整体抗议。为了蔽人耳目,恶警竟将几名大法弟子送去攻坚组,有高国昌、殷桂华、张小龙、刘建波。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5/63291.html

2003-11-30: 我是2002年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关押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的,在这里看到的是没有法律,没有道义、没有人性的对待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这里的法西斯暴行,迫害人权的行经是最怕暴光的,他们对家属接见实行监督,必须说劳教所好,不许说里边的真实情况,否则不许接见;每个人信件都必须开封检查,稍有不符合它们要求的地方就扣押,遇到上边检查就造假,让劳教犯说假话,如果谁要把他们暴光就报复。

这里所有被抓入的大法弟子都必须进“严管班”,也就是进六大队强制转化。六大队是全所最邪恶的地方,当时的负责人是:史玉存、高勇敬,人品邪恶的警察有:王玉林、李小忠、大马队长、王瑛等。这里警察还经常大调换。2002年有一次,6名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带到六大队绑在铁床上,百般蹂躏毒打(不让解大小便、火烧、用层层棉被盖上闷捂,在鼻子插管浇物等等),为了怕恶行败露,就进行了全所(六个队)警察大调换,这里对犯了罪的恶警也不追究。他们嘴上常说:“有老江头(指江泽民)支持,整死你们也不怕。”上面提到的王玉林和史玉存就曾经用电棍、杀绳折磨死一个大法弟子。我在里面还看到被迫害人的箱子一直被封条封着,他们看到人被折磨死了也害怕,当时恶警王玉林都吓蔫了。但有江泽民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密令,邪恶组织610等有恃无恐,还给恶警支持,把王玉林保护起来,不追究它的罪。

恶警们指使犯人随意打骂、体罚。加班加时的劳动,吃饭、喝水、解大小便全被限制,有不少人尿屎拉裤里,这又成为他们打人折磨人的理由。说什么不卫生。因为不能随便喝水(每人一天只给很少水喝约几百毫升)。不管吃咸吃淡,天气多热。如果因私下喝水,只能受毒打了,他们“想出”很多打人、折磨、摧残人的刑法毒招,什么“定”、“倔”、“绷”等毒招。

在严管班,每人早5点30起床,必须坐在很窄的小凳子上,一坐到天黑,中间三次吃饭,每次来回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有不少人下身都坐烂了,晚上睡觉裤子都难脱下,血和烂肉都和衣服粘在一起了。对于坚定、拒不屈服的大法弟子,恶警就动用酷刑折磨,早期是恶警和被其命令的犯人一起对大法弟子施暴。到后来由于大法弟子和正义之士把这些丑陋行径大量暴光后,恶警们就不敢当人多的时候动手施暴了,暗中叫被利用的犯人动手打人,并暗中许诺给其减刑,加分得好处。有时恶警也欺骗犯人,不给减刑,犯人就把内幕说出来,如有一次恶警王玉林指使一个吸毒犯对一名姓张的大法弟子施暴,把人绷到床上,用棍子乱打,当时把阴部都打坏了,头昏昏沉沉,十多天吃不了饭,走不了路。最后恶警也没给吸毒的减刑。而是给调石家庄了事。所以有些被利用的犯人也骂恶警们是流氓无赖。

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所里有两套邪恶组织,一个是六大队的严管班(还有专门打人的小号),再一个是邪恶的所谓“攻关组”。恶徒们对法轮功学员施暴,有许多犯人看后都震惊,他们有的都在为大法弟子叫不平。恶徒越残暴越失民心,因为人都明白,真理不在法西斯者手中!

恶徒们用罚站、坐凳子、定墙、罚马步、不让睡觉、电棍、杀绳、绷铁床、火烧、烟熏、鼻子插管、不让解大小便、绷捆住、蹂躏、往嘴塞脏物、毒打阴部等敏感部位、拨烧胡须等等没有人性的卑劣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放弃信仰。

现在能记忆曾受过以上迫害的法轮大法信仰者:张树成,刘五子、殷荣志、王海泉、王伟、王文利、张海舵、赵志补、刘文、李海东、韩学宇、刘文博、孙章柱、李学巨、殷桂华、许智强、党建民、李月青、王建辉、黄有林、宋有祥、逢金良、秦贵富、赵汉贞、朱景波。还有很多人不知姓名的受害人。

秦皇岛 青龙县联系资料(区号: 335)

2021-11-21: 青龙县木  木头凳镇派出所警察电话
木头凳镇派出所所长 谭军 13730352699
木头凳镇派出所指导员 张立国 13833533915
木头凳镇派出所副所长 孙建伟 13780580775
木头凳镇派出所警察 刘玉鹏
木头凳镇派出所警察 林义东
木头凳镇派出所警察 蒋尚
木头凳镇派出所文职 孔敏楠
青龙县国保大队长 宋学强 13903340818

2021-11-11: 木头凳镇派出所警察电话

木头凳镇派出所所长 谭军 13730352699
木头凳镇派出所指导员 张立国 13833533915
木头凳镇派出所副所长 孙建伟 13780580775
木头凳镇派出所警察 刘玉鹏
木头凳镇派出所警察 林义东
木头凳镇派出所警察 蒋尚
木头凳镇派出所文职 孔敏楠

2021-11-03: 木头凳镇派出所指导员 张立国 13833533915
户籍警 范志广 15233580896
警察 孙建伟 13780580775
警察 张文华 13582405727
警察 王大伟 18601744470
警察 杨柳 15354365551
青龙县国保大队长 宋学强 13903340818



2021-10-23:青龙镇派出所人员名单及电话号码
青龙镇派出所所长王振宇 15032390001
李宏浩 15233561775 徐文广 18230325800
于长国 13930301256 焦志阳 13597777772
李爱国 13933560189 杨再永 13933666288
韩立军 18833840888 杨 振 15032355550
王 秀 13833515428 陈力军 13333325866
韩 雷 13930317218 张 健 18333508086
沈连波 15930594518 马建新 18617811118
刘金宝 18633587683 付文杰 18630370285
胡 刚 13482991501 杜新广 1590333086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我叫殷桂华,男,46岁,是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朱丈子乡卧龙池村王寺沟人。
我1997年正月十五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8月4日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去信访办上访,被秦皇岛市青龙县公安局绑架到本县看守所,经刑侦毒打,非人折磨,历尽磨难77天,2001年5月被强行送至洗脑班迫害,后正念走出,免遭进一步迫害。

2002年因与其他法轮功修炼者共同揭露江氏当局对法轮功的迫害,于2002年5月9日被秦皇岛市公交分局强行抓捕,由恶警田佩春带领,两辆警车(轿车)共六人,在青龙县城抓住我,上背剑式背铐,象装货物一样将我塞入轿车后备箱,两车同时开到广莱山脚下石场河滩边对我严刑毒打,当时遇围观群众数人均怒目而视,恶警怕引起公愤才罢手,又把我塞进后备箱,把车开至无人的山谷里,扒光我的衣服,我身上带的1880元现金被强掠走(无票无收据),用扒下来的衣服蒙着我的头,恶警用警绳将我捆住再行毒打,打了两个回合,遍体血迹斑斑。他们的目的是逼迫我妥协,交出印刷机和揭露迫害的真象材料。因我抵制他们的无理要求,他们气急败坏,恶性大发,用石块击打我全身,用一种长有坚硬毒刺的木枝在我身上狂抽乱打,多个回合,把我打得死去活来,令人难以忍受,但我仍不屈服。他们一看黔驴技穷,就把我又扔进车后备箱,双手吊扣着,就这样我被关进秦皇岛市公交分局。到分局后,恶警把我关在二楼,铐在电椅上,二十四小时轮班审讯、折磨,每班都是用电棍、胶皮棍、铁钉等,轮番对我进行非人的折磨,杀绳三次,电击小便,铁钉刺身、木棍打折成数节,其残酷比渣滓洞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身上伤痕至今可见。这样折磨五天后,把我送进秦市第一看守所。

到看守所后,又遭到了监室内的刑事犯的非法折磨,它们用自来水管冷水浇了长达5、6个小时,我双手、上肢被打得不能动,恶徒仍强制我擦地,值班、出操、背监规,稍有差错,号长就指使犯人披头盖脸就是一阵毒打,每天都是如此重复,把我折磨晕倒在地数次。长达55天。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