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18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香坊区(香房区,含动力区) >> 吴晓丰(吴晓峰)(小吴), 女, 4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2-18:哈尔滨吴晓峰女士在劳教所遭受的非人折磨
哈尔滨市48岁的法轮功学员吴晓峰女士,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及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遭非法关押,一度被迫害丧失语言及生活自理的能力,出现精神失常症状。二零一一年三月开始,吴晓峰被前进劳教所的警察和犯人残酷的精神和肉体折磨,伤痕累累。迫害手段包括:不给饭吃、用针刺手、性虐待、饭食里吐痰、倒鸡鸭粪、各种殴打、暴打致她左侧肋骨骨折、罚站、不让睡觉、冷冻等等。

一、修大法 身体健康

吴晓峰从小就身体不好,有过敏性紫癜,鼻子出血时血量很大,从胸口以下身体上有成片的出血点;皮肤裂口不愈合;心脏病、甲亢、腰痛起来不能走路。吴晓峰平时身体无力,不能正常的学习和劳动。她得甲亢时,脖子和下巴一样粗。

一九九五年,二十二岁的吴晓峰跟随母亲一同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一个月后,她由过敏性紫癜引起的出血点消失了,鼻子由原来的经常性出血到再也不出血了。身体原来有的各种疾病都痊愈了。修炼法轮功以后,吴晓峰没有吃过一粒药。甚至在被非法劳教所严重迫害,身体被严重损害后,吴晓峰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使身体恢复了健康。

二、被北京派出所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吴晓峰为了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还大法师父清白,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天安门派出所非法抓捕。当时吴晓峰被警察用手铐铐住手腕,并且紧铐到肉里,致使她双臂浮肿。并且警察用带有硬壳的挂历猛抽她耳光,问她从哪里来、家庭住址,吴晓峰遭非法关押两天一夜。

之后,吴晓峰被天安门派出所非法转到北京郊区的派出所,转送期间,把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压进吉普车的后排座后面,看不到外面。然后,吴晓峰被非法强迫照相,她不配合,警察就掐她的脖子使她窒息。

当警察问吴晓峰家庭住址,她不配合时,在当时十一月份的晚上,警察把她的衣服扒掉,只穿一套线衣线裤让她到外面冻着。一个警察还伸手要抓她的胸,让吴晓峰用手给挡住了。警察威胁吴晓峰说:你要再不告诉我们你的家庭地址,我就让我们这的强奸犯强奸你。

在北京的这个郊区派出所,吴晓峰被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又被非法关押到北京昌平派出所十一天。在那里,警察让吴晓峰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晚上睡在蹲便旁的有积水的水泥地上。

三、第一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吴晓峰又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十多天。在此期间,吴晓峰被强行灌食,致使她的鼻子和嘴都出血。在吴晓峰被非法抓捕后,警察还非法侵入到她家里、非法搜查。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至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九,吴晓峰被第一次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吴晓峰遭电棍电击、被限制上厕所、不背监规不让睡觉、罚站、在晚上长时间的坐小板凳、强迫参加非法劳动等迫害。被强迫劳动,干的活包括挑牙签、冰棍杆、有毒的彩棍、拔草。

四、第二次被非法劳教:遭前进劳教所野蛮迫害

二零一一年二月份,珠江路某军队管辖区的军人非法抓捕吴晓峰。在抓捕时,很多军人拧伤她的胳膊后,将她送至珠江路派出所。过程中,派出所三个警察强迫她按手印,吴晓峰不同意,他们就拧、掰、拽和扯吴晓峰的胳膊和手,致使吴晓峰的胳膊和手长期浮肿。后来在劳教所期间,加重了她手臂的损伤,一度使她的胳膊无法抬起,致使吴晓峰的手一直都不能完全握紧,手指关节损伤。

吴晓峰被非法抓捕后,警察到她家非法侵入、搜查,抢走了她的法轮功书籍。

二零一一年二月六日至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吴晓峰遭第二次非法劳教一年半。大约二零一一年三月,吴晓峰被绑架到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当时她左臂被迫害伤残,右眼窝呈青紫色,没有语言表达能力,生活不能自理。

1.吴晓峰被注射不明药物

期间,吴晓峰被非法注射损害精神的不明药物,致使她眼前总出现黑东西等、总想睡觉、萎靡不振、浑身无力。而且遭受了警察用电棍电击腰部和大腿。

2.包夹殴打、虐待等残酷折磨吴晓峰

吴晓峰还遭受长时间不让上厕所,几次尿到裤子里,尿水都是红色的。她长期没有大便,有一次上厕所时想大便,被包夹从蹲便的台阶上拽下来,致使吴晓峰将大便拉在地上和裤子里。这些迫害还使她长达一年半的时间无例假。

迫害方式还包括长时间不给吴晓峰饭吃,加重对她肉体的严重迫害,一个月的时间,吴晓峰体重从一百二十多斤掉到九十斤,她一米六二的身高,最后体重甚至掉到七十多斤。

包夹用针刺吴晓峰的手,使她手部出血。包夹用手掐、拧、抠她的乳房;多次用拐棍捅她的阴部;在室外走路时,还当众扒下吴晓峰的裤子。

包夹往吴晓峰的饭食里吐痰、吐口水、倒鸡鸭粪;往她的脸上吐痰、吐口水;把厕所的垃圾往她嘴里搥;把拖布往嘴里搥;用鞋底抽打脸部;用大竹扫帚打吴晓峰的脸部和全身;用铲猪粪的铁锹打她,往身上扬猪粪;往衣服里边扔洋辣子和屎壳郎;把死老鼠往她嘴里放;还扒光她的衣服殴打,造成吴晓峰左侧肋骨骨折,致使她躺时不能向左侧躺,一喘气都疼。

有几次,包夹抓吴晓峰头发往墙上撞、往水管子上撞、往凳子上撞,造成鼻子和口腔出血;在澡堂更衣间,包夹推她,致使她摔倒,头部受伤。对她罚站,一般都是在晚上,罚站时不让睡觉。

后来吴晓峰去劳教所的卫生所,警察队长刘畅和其他警察在场。医生说吴晓峰头上口子太深,应该拍一个脑CT,结果没拍。并且医生在没有消炎、没有打麻药的情况下,给吴晓峰缝了四针。头部还没完全愈合,就给她拆线,造成伤口出血,以致后来,吴晓峰的头部总是不自觉的往一侧倒。后来包夹在给她洗头时,故意将结好的伤痂抠掉,以避人耳目。

吴晓峰在走路时,包夹经常推她,致使她经常的摔倒,膝盖受伤出血。一次在上楼时,包夹将吴晓峰推下去,致使她从二楼半腰上的楼梯滚下去;包夹把她的洗屁股水、洗脚水往她衣服里倒;一年四季,无论冬夏,经常性的长期的往她穿的鞋里倒水,造成吴晓峰脚趾甲脱落,脚两侧的骨头突出和变形,得了原来没有的灰趾甲;包夹抽打她的眼睛,使她眼睛充血,眼睛周围一大片淤青。有一次,包夹还对她强行灌浓盐水。

冬天睡觉不给吴晓峰被盖;家里给拿的秋冬衣服也不给穿;在秋冬天,天天让她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到室外风口处;在室内,把她座位处的窗户打开,让冷风吹吴晓峰的颈椎和后背,致使她颈椎麻木,扭头时颈椎发出响声;吴晓峰家里拿的食物,不给吴晓峰吃,有的是被劳教所人员和包夹吃掉,有的甚至是当着吴晓峰的面踩碎扔掉。

包夹的这些迫害所为,都是因为背后有劳教所警察的指使。

3.警察殴打吴晓峰

警察也直接动手打吴晓峰。一大队大队长王敏,至少两次对吴晓峰毒打,把她摔倒,造成她门牙松动,嘴和鼻子出血;警察张艳丽把她打倒;一大队小队长刘畅用脚踢她软肋,使吴晓峰当时喊都喊不出来;抓吴晓峰头发往墙上撞,吴晓峰用右手护头,使她右手食指受伤,现在她的手指出现增生;在警察队长刘畅面前,包夹王芳对吴晓峰强行灌食。

卫生所所长在吴晓峰刚进前进劳教所时,当时吴晓峰胳膊已经受伤,他以检查胳膊的名义,对吴晓峰的胳膊连掰带拧。由于疼痛,吴晓峰喊出声来,他非但不停止,还继续打吴晓峰;并且对吴晓峰灌食,使吴晓峰鼻子和口腔出血;因为吴晓峰不经常说话,他用树杈往吴晓峰的嘴和嗓子眼捅,使吴晓峰口腔出血,在吴晓峰喊叫时,还打她耳光。

吴晓峰在两次被非法劳教期间,都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录像,被强制洗脑迫害。在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吴晓峰遭非法关押和迫害一年半。期间,由于她不配合警察的所谓“转化”思想的作业,被加期五天。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8/哈尔滨吴晓峰女士在劳教所遭受的非人折磨-420749.html

2021-02-14:哈尔滨吴晓峰女士在劳教所遭受的非人折磨
哈尔滨市48岁的法轮功学员吴晓峰女士,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及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遭非法关押,一度被迫害丧失语言及生活自理的能力,出现精神失常症状。二零一一年三月开始,吴晓峰被前进劳教所的警察和犯人残酷的精神和肉体折磨,伤痕累累。迫害手段包括:不给饭吃、用针刺手、性虐待、饭食里吐痰、倒鸡鸭粪、各种殴打、暴打致她左侧肋骨折、罚站、不让睡觉、冷冻等等。

一、修大法 身体健康

吴晓峰从小就身体不好,有过敏性紫癜,鼻子出血时血量很大,从胸口以下身体上有成片的出血点;皮肤裂口不愈合;心脏病、甲亢、腰痛起来不能走路。吴晓峰平时身体无力,不能正常的学习和劳动。她得甲亢时,脖子和下巴一样粗。

一九九五年,二十二岁的吴晓峰跟随母亲一同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一个月后,她由过敏性紫癜引起的出血点消失了,鼻子由原来的经常性出血到再也不出血了。身体原来有的各种疾病都痊愈了。修炼法轮功以后,吴晓峰没有吃过一粒药。甚至在被非法劳教所严重迫害,身体被严重损害后,吴晓峰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使身体恢复了健康。

二、被北京派出所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吴晓峰为了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还大法师父清白,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天安门派出所非法抓捕。当时吴晓峰被警察用手铐铐住手腕,并且紧铐到肉里,致使她双臂浮肿。并且警察用带有硬壳的挂历猛抽她耳光,问她从哪里来、家庭住址,吴晓峰遭非法关押两天一夜。

之后,吴晓峰被天安门派出所非法转到北京郊区的派出所,转送期间,把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压进吉普车的后排座后面,看不到外面。然后,吴晓峰被非法强迫照相,她不配合,警察就掐她的脖子使她窒息。

当警察问吴晓峰家庭住址,她不配合时,在当时十一月份的晚上,警察把她的衣服扒掉,只穿一套线衣线裤让她到外面冻着。一个警察还伸手要抓她的胸,让吴晓峰用手给挡住了。警察威胁吴晓峰说:你要再不告诉我们你的家庭地址,我就让我们这的强奸犯强奸你。

在北京的这个郊区派出所,吴晓峰被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又被非法关押到北京昌平派出所十一天。在那里,警察让吴晓峰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晚上睡在蹲便旁的有积水的水泥地上。

三、第一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吴晓峰又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十多天。在此期间,吴晓峰被强行灌食,致使她的鼻子和嘴都出血。在吴晓峰被非法抓捕后,警察还非法侵入到她家里、非法搜查。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至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九,吴晓峰被第一次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吴晓峰遭电棍电击、被限制上厕所、不背监规不让睡觉、罚站、在晚上长时间的坐小板凳、强迫参加非法劳动等迫害。被强迫劳动,干的活包括挑牙签、冰棍杆、有毒的彩棍、拔草。

四、第二次被非法劳教:遭前进劳教所野蛮迫害

二零一一年二月份,珠江路某军队管辖区的军人非法抓捕吴晓峰。在抓捕时,很多军人拧伤她的胳膊后,将她送至珠江路派出所。过程中,派出所三个警察强迫她按手印,吴晓峰不同意,他们就拧、掰、拽和扯吴晓峰的胳膊和手,致使吴晓峰的胳膊和手长期浮肿。后来在劳教所期间,加重了她手臂的损伤,一度使她的胳膊无法抬起,致使吴晓峰的手一直都不能完全握紧,手指关节损伤。

吴晓峰被非法抓捕后,警察到她家非法侵入、搜查,抢走了她的法轮功书籍。

二零一一年二月六日至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吴晓峰遭第二次非法劳教一年半。大约二零一一年三月,吴晓峰被绑架到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当时她左臂被迫害伤残,右眼窝呈青紫色,没有语言表达能力,生活不能自理。

1.吴晓峰被注射不明药物

期间,吴晓峰被非法注射损害精神的不明药物,致使她眼前总出现黑东西等、总想睡觉、萎靡不振、浑身无力。而且遭受了警察用电棍电击腰部和大腿。

2.包夹殴打、虐待等残酷折磨吴晓峰

吴晓峰还遭受长时间不让上厕所,几次尿到裤子里,尿水都是红色的。她长期没有大便,有一次上厕所时想大便,被包夹从蹲便的台阶上拽下来,致使吴晓峰将大便拉在地上和裤子里。这些迫害还使她长达一年半的时间无例假。

迫害方式还包括长时间不给吴晓峰饭吃,加重对她肉体的严重迫害,一个月的时间,吴晓峰体重从一百二十多斤掉到九十斤,她一米六二的身高,最后体重甚至掉到七十多斤。

包夹用针刺吴晓峰的手,使她手部出血。包夹用手掐、拧、抠她的乳房;多次用拐棍捅她的阴部;在室外走路时,还当众扒下吴晓峰的裤子。

包夹往吴晓峰的饭食里吐痰、吐口水、倒鸡鸭粪;往她的脸上吐痰、吐口水;把厕所的垃圾往她嘴里搥;把拖布往嘴里搥;用鞋底抽打脸部;用大竹扫帚打吴晓峰的脸部和全身;用铲猪粪的铁锹打她,往身上扬猪粪;往衣服里边扔洋辣子和屎壳郎;把死老鼠往她嘴里放;还扒光她的衣服殴打,造成吴晓峰左侧肋骨骨折,致使她躺时不能向左侧躺,一喘气都疼。

有几次,包夹抓吴晓峰头发往墙上撞、往水管子上撞、往凳子上撞,造成鼻子和口腔出血;在澡堂更衣间,包夹推她,致使她摔倒,头部受伤。对她罚站,一般都是在晚上,罚站时不让睡觉。

后来吴晓峰去劳教所的卫生所,警察队长刘畅和其他警察在场。医生说吴晓峰头上口子太深,应该拍一个脑CT,结果没拍。并且医生在没有消炎、没有打麻药的情况下,给吴晓峰缝了四针。头部还没完全愈合,就给她拆线,造成伤口出血,以致后来,吴晓峰的头部总是不自觉的往一侧倒。后来包夹在给她洗头时,故意将结好的伤痂抠掉,以避人耳目。

吴晓峰在走路时,包夹经常推她,致使她经常的摔倒,膝盖受伤出血。一次在上楼时,包夹将吴晓峰推下去,致使她从二楼半腰上的楼梯滚下去;包夹把她的洗屁股水、洗脚水往她衣服里倒;一年四季,无论冬夏,经常性的长期的往她穿的鞋里倒水,造成吴晓峰脚趾甲脱落,脚两侧的骨头突出和变形,得了原来没有的灰趾甲;包夹抽打她的眼睛,使她眼睛充血,眼睛周围一大片淤青。有一次,包夹还对她强行灌浓盐水。

冬天睡觉不给吴晓峰被盖;家里给拿的秋冬衣服也不给穿;在秋冬天,天天让她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到室外风口处;在室内,把她座位处的窗户打开,让冷风吹吴晓峰的颈椎和后背,致使她颈椎麻木,扭头时颈椎发出响声;吴晓峰家里拿的食物,不给吴晓峰吃,有的是被劳教所人员和包夹吃掉,有的甚至是当着吴晓峰的面踩碎扔掉。

包夹的这些迫害所为,都是因为背后有劳教所警察的指使。

3.警察殴打吴晓峰

警察也直接动手打吴晓峰。一大队大队长王敏,至少两次对吴晓峰毒打,把她摔倒,造成她门牙松动,嘴和鼻子出血;警察张艳丽把她打倒;一大队小队长刘畅用脚踢她软肋,使吴晓峰当时喊都喊不出来;抓吴晓峰头发往墙上撞,吴晓峰用右手护头,使她右手食指受伤,现在她的手指出现增生;在警察队长刘畅面前,包夹王芳对吴晓峰强行灌食。

卫生所所长在吴晓峰刚进前进劳教所时,当时吴晓峰胳膊已经受伤,他以检查胳膊的名义,对吴晓峰的胳膊连掰带拧。由于疼痛,吴晓峰喊出声来,他非但不停止,还继续打吴晓峰;并且对吴晓峰灌食,使吴晓峰鼻子和口腔出血;因为吴晓峰不经常说话,他用树杈往吴晓峰的嘴和嗓子眼捅,使吴晓峰口腔出血,在吴晓峰喊叫时,还打她耳光。

吴晓峰在两次被非法劳教期间,都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录像,被强制洗脑迫害。在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吴晓峰遭非法关押和迫害一年半。期间,由于她不配合警察的所谓“转化”思想的作业,被加期五天。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4/哈尔滨吴晓峰女士在劳教所遭受的非人折磨-420749.html

2013-04-23: 哈尔滨前進劳教所的帮凶打手
……
有位叫吴晓峰的法轮功学员,我看到她时已经精神失常。我心里想怎么能把一个傻子也抓来哪!后来我才知道她是被打成这样的,手都残废了腿也不能走路,胳膊抬不起来手肿的黢黑,嘴,眼,都是歪的,张不开,也闭不上,直流口水,饭也不能吃。赵宝香和王英根本就不让她吃,把她的饭菜都抢了去她们吃,她们不吃就把它拿去喂鸭、也不给吴晓峰吃。

王芳在这里当班长,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她说了算。有时队长和狱警不让她们那么做可是她们还是一意孤行。后来我问王芳:你们做的叫人不可理解,为甚么狱警和队长不叫你们这么做,你们为甚么就非得这么做呢?她们说你新来的你不懂,她们叫你这么做了,你要这么做了那你就错了;她们叫你这么做你就反过来做(我不理解),她们就拿不是当理说,没有的事,她们也能凭空捏造出来,说成真的,甚么都能干得出来。

王英是最坏的一个人,她出主意让赵宝香和她俩干。吴晓峰就是她们三个的出气筒,有事没事就拿她开心,随便打骂。上厕所她们也不让,尤其王英、赵宝香,经常的把吴晓峰推倒摔倒便池里摔的鼻青脸肿的,洗脸也不让洗,别人给接点热水王英就把水给倒了,洗衣服也不让她洗,把水和衣服给倒地上用脚踩,不解气,还把衣服给扔到卫生间的垃圾桶里,吴晓峰的卫生纸,也给扔了,冬天她们不给吴晓峰穿棉鞋,让她穿单鞋,还要往鞋里倒上水,让她在雪地走,还不让在有阳光的地方走,得在没有阳光的地方走,不给戴帽子手套,别人给戴上她王英就给摘下来,摘下来给藏起来不让戴。谁都知道骨折和打伤不经冻的。王英还把雪塞到她脖子里,那真是惨不忍睹。

有一次赵宝香用铁锹打吴晓峰,狱警都看不下去了,制止她都不听,只有王方骂她,她才住手,然后还得骂上一阵子才算完。还有一次赵打我,用扫鸭子粪的大竹扫把打我,我不知道她为甚么打我,把赵气的脸都变形了,徐狱警好容易才制止住这事。当天徐狱警就在饭厅里跟王队,还有好几个狱警,一队,二队都有把她说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3/哈尔滨前進劳教所的帮凶打手-272392.html

2012-03-08: 被迫害无法自理 吴晓峰仍被前進劳教所凌虐
吴晓峰(音),女,四十岁左右,未婚,哈尔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已丧失语言及生活自理的能力。这是目前我们所能知道的有关这位黑龙江女性的信息。现在,她正在前進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

据从狱中传出的信息,吴晓峰约于二零一一年三月被绑架到前進劳教所,当时她左臂被迫害伤残,右眼窝呈青紫色,没有语言表达能力,生活不能自理。这种情况,按照规定,劳教所应该拒收,或让其保外就医,但是前進劳教所不但非法将吴晓峰收监,还教唆犯人对她進行惨无人道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末四月初,盗窃犯王芳在劳教所一大队队长王敏的授意下,往吴晓峰所吃的玉米粥和菜汤里放不明药物。

二零一一年五月底一天晚上九点左右,狱警大队长王敏把吴晓峰从二队门口拖拽到门外连踢带打。还有一次,王敏竟把吴晓峰关進猪圈里迫害。

吴晓峰被迫害得自己不知道吃饭、上厕所。她刚被劫持到前進劳教所时,还有人照顾她。但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劳教所狱警就授意普教犯人逼她自己吃饭、自己上厕所。这对于生活不能自理的吴晓峰来说,根本就做不到,致使她经常挨饿。

牢头盗窃犯王芳(女,五十多岁)逼迫没有语言能力的吴晓峰自己亲口说出“上厕所”三个字,否则就不允许别人帮助吴晓峰上厕所。可是吴晓峰根本就说不出话来,这样曾导致吴晓峰长达二十多个小时不能上厕所。有一次因长时间没人照顾她上厕所,她就把尿就尿到棉裤里了,牢头盗窃犯王芳不让人给吴晓峰换棉裤,就让她穿湿裤子。一位法轮功学员把自己的棉裤脱下来给吴晓峰穿上,竟遭到一大队副队长刘畅的谩骂。

在劳教所恶警的纵容下,盗窃犯王芳、王英(五十多岁)、赵宝香(五十八岁)经常欺负、折磨吴晓峰。瘸子王英经常用自己的拄棍戳吴晓峰的后背,赵宝香用手掐吴晓峰,更为歹毒的是,她还用手掐吴晓峰的乳头。吴晓峰的脸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有良知的普教犯人都看不下去了,骂赵宝香不是人,太损了……

据悉有多人多次跟向前進劳教所副所长叶云反映吴晓峰遭受虐待的事,叶云要么表面走走形式,假意调查一下,然后不了了之,要么置若罔闻,置之不理;明明吴晓峰脸上有伤,叶云却说:“是吗,我怎么没看见?”

由于劳教所严密封锁消息,恶警、恶犯们经常在封闭的条件下迫害法轮功学员。以上所述的吴晓峰被迫害的情况,也仅是她遭迫害的极少一部份。希望知情者补充曝光吴晓峰被迫害的情况,包括吴晓峰工作单位、被哪个机构绑架、劫持到前進劳教所的,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8/被迫害无法自理-吴晓峰仍被前進劳教所凌虐-253981.html

2011-03-12: 哈尔滨市吴晓峰被迫害现情况
哈尔滨市吴晓峰于二月五日晚在哈市珠江路挂大法真相条幅被邪恶绑架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被迫害的左胳臂肿的厉害不能动,不能碰。送哈市前進劳教所时拒收,现被非法关在万家劳教所遭迫害。三月十四日(周一)去公安医院体检。

参与迫害者:哈市香坊区分局国保大队,哈市公安局六一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2/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37513.html

2011-02-17: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吴晓峰被绑架到香坊珠江路派出所
哈尔滨香坊区法轮功学员吴晓峰,女,年龄38岁左右。正月初三,在香坊公滨路附近挂法轮功真相条幅,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被劫持到香坊珠江路派出所。吴晓峰现在被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2月18日上午,香坊区国保将带家属去见吴晓峰,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7/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36425.html

2011-02-14: 哈尔滨香坊区法轮功学员吴晓峰遭绑架
哈尔滨香坊区法轮功学员吴晓峰,女,三十多岁,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五日(正月初三)晚八点左右,在珠江路街口附近挂“法轮大法好”条幅时,被不明真相便衣跟踪构陷,后被四、五个穿警察服的恶警伙同三、四个便衣将其绑架,当天夜间吴晓峰被劫持到哈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4/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6204.html

2011-02-08: 哈尔滨香坊区法轮功学员吴晓峰遭绑架
哈尔滨香坊区法轮功学员吴晓峰在二零一一年二月五日(正月初三)晚八点多遭绑架,当天夜间被送哈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8/二零一一年二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6021.html

2009-11-16: 哈尔滨大法弟子吴晓峰于10月29日一回家(被加期5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6/212643.html

2009-11-05: 哈尔滨市前進劳教所超期非法关押大法弟子
在黑龙江哈尔滨市前進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大法弟子孙丽凤、王燕、吴晓丰,由于长期坚定正念不放弃法轮大法的正信、不“转化”被邪党恶徒延期关押。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5/211967.html

2008-06-12: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补充
四月二十五日被绑架的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的情况补充:
4月25日,在哈尔滨道外区被绑架的四名法轮功学员韩香华、王艳、小孙、吴晓峰,现在她们已经绝食好些天了,恶警每天都在野蛮的灌食迫害她们。其中韩香华、王艳、吴晓峰她们三人没通过任何手续被邪党于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点送往前進劳教所進行迫害,还有另一名孙姓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2/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180134.html

2008-05-19: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韩香华、王艳等遭迫害情况补充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韩香华、王艳、小孙、小吴在2008年四月末在大方里与滨江站附近的学校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学生举报。国保大队来了十多辆警车,僵持了两个多小时,把她们四人强行绑架。

邪党人员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翻出九十多元的纸币上面有真相话语,以此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藉口,宣称她们不只是炼法轮功的问题,还有反党的问题。邪党人员叫嚣着说拿她们当典型,并且准备在最近这几天(大约5月18到19日)進行非法开庭。不法人员害怕他们的阴谋被曝光,不敢把开庭时间和地点告诉法轮功学员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9/178713.html

2008-05-15: 哈尔滨市失踪的小吴、大孙、王艳、韩姓法轮功学员情况补充
上期明慧登出的在大方里与滨江站有多辆警车围攻的那四个法轮功学员就是小吴,大孙,王艳和韩姓学员,现他们被关在“鸭子圈”,每人一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5/178471.html

哈尔滨 香坊区(香房区,含动力区)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1-04-15: 参与迫害的是香坊区国保大队:邓雪松13359510300;王殿斌:15104690118 13019007926
哈尔滨市香坊区委610书记:王洪斌 单位电话:0451--55662918
哈尔滨市香坊区委610书记:刘英俊 单位电话:0451-55662938
哈尔滨市香坊区610主任:李恒:单位电话:0451--55648610
哈尔滨市香坊区公安分局局长电话:0451--55661199
副局长电话:0451--55662512、0451--55653607

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1、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公安分局
局长 刘光宇
国保大队长 邓雪松13359510300
王殿斌13019007926(办案人),13019007926
于淼(办案人);
李维兴 13704801789
于亚英 13836109222
钱路平 13796678267
于喜春 13603645125
邹金彦 0451-88780197
李立军 13936666788
王国辉 13836186970
陈红英 13945177428
袁兆祥 13604885769
李印 13304815098
张凯 13304511154
邹军 13946128650

2021-04-15: 道外区法院主审法官:何静波,13654685277(多次参与构陷法轮功学员)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长江路81号 邮编:150001
电话:0451-82377430

姓名 办电 职务 宅电 手机
步延胜 82377022 院长 13804500663
杨雪晨 副院长
宋世杰 副院长
南岗区法院: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大成街22号 电话:0451-82722560 邮编:150001
院长:刘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15/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23384.html# color='red'>21414225845-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