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2-0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重庆 >> 永川区(永川市) >> 肖继英, 女, 68

个人情况: 重庆市永川石油四大队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永川
拘留时间: 2002年8月28日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7年
个人近况: 2017年5月1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1-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665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汤酥兰(汤苏兰) 汤健(汤键,汤建,母肖继英,妹汤酥兰)
儿媳: 李萧
夫妻/父母: 肖继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6-12:曾被冤判七年 重庆肖继英被迫害致瘫痪多年后离世
重庆永川区法轮功学员肖继英,二零零二年八月与儿子女儿一同被绑架,母女被非法判刑七年、儿子被枉判四年,肖继英在成都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瘫痪多年,在中共人员的不断骚扰、恐吓中,于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含冤离世,终年68岁。

肖继英原本有一个美好的家庭,儿子汤健和女儿汤酥兰学业有成,邻里羡慕。出生于一九七五年的儿子汤健,一九九九年西南石油学院(现在称西南石油大学)研究生毕业。女儿汤酥兰是四川外语学院九八级英语系学生。

汤健从小体弱多病,出于对健康的渴望,在读大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时时处处做好人,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心态平和了,身体健康了,学习更有上进心了,顺利考研考博。

一双优秀儿女被迫害离开校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学校方面要挟汤健必须写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才能就读该校博士,汤健同几个考取博士的同学(修炼法轮功)一样,没有妥协,因此失去了读博士的机会。但学校认为汤健优秀,让他留校当教师。

一九九九年十月,汤健因为去北京为大法鸣冤,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学校逼迫他离开了讲台。

女儿汤酥兰也因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四川外语学院开除学籍,并被永川市公安局非法关押。

母子三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肖继英,与儿子汤健、女儿汤酥兰,被成都抚琴派出所非法抓捕。当时与他们一起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段世琼、谢才乐、谢先枝等人。也有消息说,汤健是在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被成都警察绑架的。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九日,肖继英、汤酥兰、段世琼等法轮功学员被金牛区法院非法庭审。当时法轮功学员们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在看守所门口、在法庭上高唱“法轮大法好”,被拖出法庭。肖继英、汤酥兰、段世琼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7年。

肖继英、汤酥兰被劫持到四川成都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段世琼绝食抗议迫害,于八月十一日被转移到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遭残酷折磨,于九月十六日凌晨3点惨死在所谓的“医院”。

汤健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四川乐山沐川县五马坪监狱迫害。四年间,汤健受到很多的酷刑折磨,至今手腕上还留有伤痕。

肖继英在成都女子监狱被迫害成高血压和脑干萎缩,不能正常走路,不能正常说话,生活无法自理,二零零七保外就医。

在不断的骚扰恐吓中离世

被迫害的半瘫痪的肖继英回家后,重庆永川宣花路派出所,宣花路社区人员时不时上门骚扰,她丈夫又恐慌、又气愤,家庭矛盾也由此非常激化。肖的丈夫是中共邪党党员,经常参加社区党委的各种活动会议,在会议上被别人指责他家人修炼法轮功,又进一步激化家庭矛盾,所以只要派出所和社区骚扰,以及党员生活会议后,他便对卧床的妻子辱骂殴打。她儿子不得不多次把她接到自己身边照顾,她又担心丈夫一个人在家照顾不好自己,过段时间又回去陪伴丈夫。

有段时间社区的工作人员给已经半瘫痪且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她,施加一些压力,社区党支部也教唆她丈夫回家怎么对付家里修炼法轮功的妻子、儿女。多重迫害压力导致肖继英的病情愈发恶化,人彻底瘫痪,还时不时地昏迷。由于中共邪党迫害,多年来她一直没有领到过退休金,也没有医保。

儿女商量后决定把父母接到武汉女儿家,一是可以更好的照顾老人,一方面也能回避一下派出所和社区的骚扰迫害。

就是这样一个已经瘫痪,时不时昏迷的老人都已经搬到900公里外的武汉了,中共人员们还不放过,还是给她丈夫打电话骚扰。每次骚扰后,派出所和社区的人也知道,等待肖继英和她女儿的又是反复的辱骂及殴打。母女俩既要面对邪党迫害的压力,又要面对这个被邪党谎言毒害后的家人常态化的家暴。

二零一六年七月,肖继英在被社区骚扰及丈夫辱骂后不久,病情突然加剧,陷入昏迷。这个生死关头,她丈夫听说想送她去医院抢救便暴跳如雷,不准女儿送她去医院,表示要让肖继英在家“平静地离开”。后来在儿媳妇的坚持下,最后送往医院,医生说人已经不行了,在她女儿一再恳求下才勉为其难送到重症监护室。后来肖继英苏醒过来了。由于没有医保,20来天的医疗费是靠儿女的一点存款和刷信用卡支付的。(儿女都是修炼人,被反复迫害,手里也没什么钱。)

出院后,社区和派出所也没有放过瘫痪的她,还是会继续打电话找她和她儿女的麻烦,在这种高压迫害下,在长期被刻意激化的家庭矛盾中,在被反复家暴的情况下,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于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含冤离世,终年68岁。

儿子、媳妇遭受的迫害

儿子汤健二零零六年出冤狱后,回到重庆,在中兴通讯上市公司重庆分部任职,其间很受领导器重。二零零七年重庆分公司仅有一个转总部名额,公司领导认为汤健最适合。后来在重庆交通大学忠诚预应力公司上班期间,参与了该公司几个产品专利项目及行业规范制定,为公司带来了丰厚的效益,公司老板在三年内主动给汤健涨了两次工资,以示褒奖鼓励。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日,汤健被海棠溪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重庆南岸区看守所。当时其妻子在流离失所之中,母亲和妹妹都在外省,岳母去看守所几次也见不到人,所有家人很是担心,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什么情况。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三日,汤健被重庆南岸区法院第一次开庭,三月十六日再次开庭,被非法枉判三年。妻子李箫拖着瘦弱的身躯,跑到重庆市政法委,想为汤健申诉,却被保安拦了下来,不准他们进去,也不准李箫递交申诉书,并急忙催他们走。

二零一二年五月底,汤健被绑架到永川监狱继续迫害,家人在六月十七日见到他时,汤健已经非常憔悴瘦弱。而家属七月九日再次见到他时,发现除了消瘦外,汤健的两只脚明显肿大,走路像老年人一样缓慢,走路时一只脚有些跛,人显得也很疲惫虚弱,而且说话很费力,半小时后,已没有力气和家人继续交谈。

汤健的妻子李箫,在她十九岁时就被绑架到重庆女子劳教所(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因坚定法轮功信仰,拒绝“转化”,遭到种种酷刑折磨,九死一生。二零零五年,重庆开亚太市长峰会,李箫又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仅三天就被送到医院去抢救……

这几年里,重庆南岸区弹子石派出所警察多次骚扰汤健及家人。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日上午,弹子石派出所、弹子石社区一行几个人,又一次骚扰汤健、李箫,说是弹子石司法所安排他们来的。十多天以前,他们还冒充快递投递员,给汤健打电话,让他下楼取快递,他们并没有网购,遂未下楼。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12/曾被冤判七年-重庆肖继英被迫害致瘫痪多年后离世-426879.html

2013-10-10: 优秀人才的苦难(上)
重庆风云二十年(5)
.......
妹妹汤酥兰原在四川外语学院上学,因修炼法轮功被学校非法开除。汤健的母亲肖继英与妹妹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被恶警绑架,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九日分别被非法判刑七年。汤健的母亲在成都女子监狱被迫害成高血压和脑干萎缩,不能正常走路,生活无法自理,保外就医期满后,邪党还拒发退休金,只得住在妹妹汤酥兰家里。由于七年的非法关押,汤酥兰经济状况也很窘迫,都是靠汤健承担一部份房租和母亲的生活费。现在,汤健再受冤狱,妹妹的房租和妈妈的生活都成问题了;岳父经常酗酒浇愁;岳母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一伤心惊吓,又多了几种新的疾病,医生要求她做手术,并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妻子李箫更是伤心绝望,拖着瘦弱的身躯,跑到重庆市政法委,想为汤健申诉,却被保安拦了下来,不准他们进去,也不准李箫递交申诉书,并急忙催他们走。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0/优秀人才的苦难(上)-280996.html

2010-11-29: 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
46、肖继英,女,49岁,重庆永川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8月28日被警察绑架,2003年6月19日被非法判刑7年,被劫持在四川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被迫害得不能正常走路和说话。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9/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233063.html

2005-03-10: 重庆永川有一家人,母亲,儿子,女儿都是大法弟子。如今全家被非法判刑,在监狱中受迫害。

母亲被关在成都龙泉驿监狱12监区45分监区;
女儿汤酥兰在同一监狱16监区44分监区;
儿子汤键在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四分监区;

汤酥兰在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期间是四川外国语学院的学生。汤键在99年上半年以优异成绩考取本校(四川石油学院)博士,并留校任教。学院强迫他在博士资格和信仰之间作选择。因其坚定信仰,他被剥夺博士進修权利。

如今,他们只因坚持做好人而身陷囹圄,他们家中唯一的亲人无钱供给三人的买日用品的费用。而且他们身处黑窝,处境堪忧!

2004-07-16: 重庆市永川石油四大队退休职工、大法弟子肖积英,女,2002年8月,在成都市被非法抓捕判刑7年。现情况不明。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7/16/79504.html

2004-04-14: 重庆大法弟子一家四口三人被非法判刑
重庆永川市大法弟子一家四口,因坚持修炼,遭受严重迫害,母亲和一双儿女分别被非法判刑4至7年。
母亲肖继英,49岁,2002年8月28日被恶警绑架,2003年6月19日被非法判刑7年,现关押在四川成都女子监狱,目前被迫害得不能正常走路和说话。

女儿汤酥兰,25岁,大学毕业,于2002年8月28日在成都被不法人员绑架,2003年6月19日被非法判刑7年,现关押于四川女子监狱。

儿子汤健,27岁,毕业于南充石油管理学院研究生,2002年7月20日被成都恶警绑架并判刑四年,现关押在四川乐山沐川县五马坪监狱。

目前老父一个人在家,孤苦伶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14/72325.html

2003-12-19: 大法弟子汤酥兰(汤丹),四川永川市人,现年23岁,在成都抚琴北路暂住。汤酥兰原在四川外语学院上学,因修炼法轮功被学校非法开除。2002年8月29日被恶人绑架,已被送往成都市龙泉劳改农场,非法判7年。

汤酥兰的母亲:肖继英,,于2002年8月29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劳改7年,于9月29日被送往龙泉劳改农场。

汤酥兰的哥哥:汤健,四川石油学院教师,博士生,因修炼,被迫失学,失业,被非法判10年或12年不详,地点不详。家里人都不知他的下落。

汤父不修炼,因怕受牵连、迫害,也不知去向,永川家中是人去楼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1.html

2003-11-08: 成都大法弟子遭非法判刑和野蛮折磨的事实
一、被判重刑的有:汤酥兰 7年;肖继英 7年;段世琼 7年(已迫害致死);彭琼贤(双流)7年;李素华 7年;谢采乐、谢先枝 5年;汤健10年;徐开放(已屈服)三年半;刘晖4年;顾群三年;杨秀清、刘晓君、杜培阳、肖淑华等七人均三年;方静三年;夏永蓉三年;胡金花三年。

永川区(永川市)联系资料(区号: 23)

2021-07-15: 补充骚扰重庆市永川区戴先明、许克琴的村社长的电话
村社长李文容:电话:13883499765
胜利路社区:蒋友成:电话:18716670054
刘晓霞。


2021-07-04:
陈姓警察的电话:13609424315.
另一人电话:13640524646.
2021-04-17: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电话:办公电话:023-49577060 023-49581913
永川政法委张道国电话:13908382463
永川区政法委高良先(区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区综治办主任):13657608001
永川公安局:  办公电话:023-49577060 023-49581913
局长公开电话:023-49581916
公安局一科:023-49577143(办) 023-49577140(办)
国保涉案警察:何成钧13996285373


2020-10-18:
社保局段科长办公室电话:023-49573496
2020-08-08: 重庆永川区胜利路司法所肖必春等两人
他们的电话号码是:
18602397872
02349863211

2019-02-02: 请给这些手机号码打电话
18502846454、18613280540
18581842457、18502841854
18613280575、18502846485
13996271932、13629018321
18613280593、18502846485
18508227465、18581841240
18783240290、18613280651

2016-12-22: 永川区委政法委 邮编:402160
办公地点: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191号
联系电话:49807872
刘义全(区委常委、区委政法委书记)
高良先(区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区综治办主任):13657608001
张道国(区委政法委副书记、610办主任)
张 鹏(区综治办副主任)
国家安全工作科:副科长:李化龙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